0

    为什么叶惟的前任女友们会默契选择挑他做鬼ю的合照发?

    也许是因为宣布消息后次天的《洛杉矶时报》的报道里,用了一张他顽皮地吐舌头的摄影照做配图,轻狂不羁的样子,设计台词:“说够了吗?该我说了。”

    主流媒体们的宠儿!

    尤尼克-库勒等于叶惟。《洛杉矶时报》惊叹称“天才的恶作剧摆了每个凡人一道”,《旧金山纪事报》赞美为“电影史上最难以置信的奇迹时刻”,《纽约时报》感慨说“所有对叶惟的低估受到了惩罚”,《华盛顿邮报》说“VIY导演了惊世事实”……

    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这些通讯社巨头也都发放了新闻稿件。

    在美联社的文章“叶惟的光与暗震动世界”中,年轻版《人物》杂志《Teen-People》主编艾米-巴内特表示:“从未有过这样的电影奇才。投资叶惟的人都成了赢家,他用成就强行成为了好莱坞新一代里最热的人。”

    狮门影业的发行部主管汤姆-奥登伯格说:“人们也许很难相信,我们也是刚刚才知情,这真的震撼了我们的人生。现在人们可以安心期待《阳光小美女》了,那肯定是一场天才的盛况。”

    “错失《驱魔录像》可能是梦工厂今年最愚蠢的事。”华尔街分析师理查德-格林菲尔德表示,“他们原本有机会不至于这么难堪。但他们又该庆幸还有《阳光小美女》可能挽回一些颜面。”

    “我们都该庆幸叶惟不是流星。”文章最后写道,“这个倍受争议的神童,正用他的光与暗让全球为之兴奋。叶惟说‘大家惊喜吧?那正是我想要的。”

    而路透社的报道称“惴惴不安的MPAA又要紧张了,叶惟的最终一击如他在申诉会上所向披靡的表现,无法控制的事态将催促MPAA做出让步。”法新社称“世界开始沉浸在对叶惟的狂热之中”,合众社则称“惊人程度正在增加,世人的反应难以溢美,叶惟是人类的胜利。”……

    正如路透社说的,因为库勒等于叶惟,今年的两个评级风波主角同为一人!这让刚刚退潮的LMS评级海啸再一次汹涌回来。

    人们在关注,反抗军在反击,罗杰-艾伯特又撰文炮轰MPAA的腐朽,托德-索伦兹、柯比-迪克、凯文-史密斯等多位独立电影人齐齐发声,口诛笔伐着MPAA的愚蠢和腐朽。

    在24日周一《洛杉矶时报》的“VIY说了”专栏上,叶惟也真的说了些话,这篇名为“驱不走的恶魔”的评论文章连续第二周地抨击MPAA的评级制度模糊不清,像一只恶魔附在独立电影人身上,简直是罪孽深重!

    文章里也谈到了“尤尼克-库勒”的真正想法:“对于这两次评级,愤怒是私利,失望和怀疑是公利,如果一个行业协会不能正视自身不足并加以改进,那它就是行业的肿瘤。

    权威之所以是权威,不是没有遭到质疑、有效监管和自身的公开透明,而是经受这些后,它还能给人信心。”

    他再次要求MPAA早日发布完整的规章制度,别再让人失望了。

    这篇没有参杂多少个人情感的社论得到了一致好评,以及卷土重来般的反响关注,网上一直没有停止的请愿人数也已经突破至20万,这是个让人无法忽视的数字。

    本以为结束了的风波突然就这样反转,尽管LMS的评级已经不会再被改变,MPAA和CARA却终于顶不住舆论压力了。

    就在25日,这两个协会显然是要做危机公关,它们通过《纽约时报》做了联合声明,依然不认可对LMS的评级有错,但承认现行制度下自身确有不足的地方,可以做到更好,并承诺将会尽快发布完整的章程。

    这场公关战MPAA最终输得很难看,这一手先发制人的自抽嘴巴又很漂亮。

    如果不抽这一下,谁都不知道反抗军会怎么狂抽,现在基本上他们想怎么抽就怎么抽了,一直紧张着的纪录片《影片未分级》明年又要亮相,到时的舆论压力肯定会更大

    倒不如趁他们还来不及抽,赶紧小小地认个栽,摆出一副“我知错了,我会改的,大家给我个机会”的样子,给这场风波画上结论,不给叶惟等人指责的空间,“你们看我都认错了,还想怎么的?改进也要个过程!”

    是承诺发布而不是考虑发布,够诚意了吧?够先进了吧?其实只是发布又不是要修改,很多条文照样可以让评委左右摇摆。

    但对于媒体和普通民众来说,已经满意这个抗争结果,很多电影人也满意了,至少终于可以看到全部的章程!

    叶惟显然早已明白能到什么程度,一直说的都是要完整章程,没有天真地要一个如英国的12A的新评级,现在争到了,他没多高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博客上说:“先听着吧。”

    MPAA的认栽得到的只是些“好吧”而不是“做得好”,并不是立即就全无批评。PTC(美国家长电视协会)就暴怒地指责:“各方面不足的MPAA怎么实行正确引导青少年观看电影的功能?这样的机构形同虚设。”

    MPAA输了,不过除了输了颜面什么都没输,脸皮够厚的话什么都没影响。

    叶惟阵营赢了,并没有赢得评级结果,却是整个舆论,LMS的正面形象已经不可阻挡!全世界对VIY的狂热已经开始!

    因为这件事,因为尤尼克-库勒,因为LMS的宣传,叶惟的名字和身影,到处出现!

    这一周里,他就有多个专访刊登于《洛杉矶时报》、《好莱坞报道者》、《综艺日报》等报纸上,如果把这些访谈综合起来,会看到阳光、文艺和坏小子完美结合的少年的图片,会看到才华、幽默和亲切的回答,难怪VIY的粉丝数量直线上升。

    《洛杉矶时报》:人们很好奇《驱魔录像》都怎么回事?

    叶惟:事情传得很神,其实没那么复杂,去年12月LMS完成了一个阶段的筹备工作,我有了些空闲时间,又想在LMS开拍前提高自己的才能和经验,以及打消对我的能力仍有怀疑的同事的疑虑,就有了TET这个项目。说清楚了,不是我有双重人格,不是为了哄女孩。如果要用拍电影哄女孩,拍恐怖片只会搞砸。

    《综艺日报》:你和妮娜-杜波夫怎么开始的?怎么评价她的表现?

    叶惟:在多伦多上学时,我们是同校同学,认识后不久自然而然就恋爱了。妮娜是个非常有天赋的人,她的表现是神奇的,因为她演TET前从未有过任何影视表演,但她成功塑造了“玛姬”。这跟她的刻苦好学离不开关系,拍赤脚在雪地奔跑的那场戏,片场里每个人都不忍心,我拍多久心痛多久,但她就是坚持完成了,我为她骄傲。

    《洛杉矶时报》:为什么会有“尤尼克-库勒”?这名字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叶惟:一开始是叫尤尼克-顾,名是中文的惟,姓是我母亲的姓。后来发行时觉得这个名字太容易被人认出,就改用了库勒,中文的酷了。之所以这样发行,是因为不想让人们以为我闹着玩,而且从头再来也是有趣的挑战。

    《好莱坞报道者》:你认为TET的成功是个偶然吗?

    叶惟:我认为世间所有的成功都有偶然性,成功和失败就是由偶然性所决定。但如果之前没有做好必然性,也就不会有偶然性的光顾。我们剧组全体人员对TET的用心制作、狮门的优秀发行,才是它成功的最大原因。

    《洛杉矶时报》:你的前两部电影是这么截然不同,LMS呢?

    叶惟:是的,很大不同,TET里少了一位天才演员,是的是我。(笑)还好它们都是电影,是电影就有相同的本质,像如何释放自己的想法和情感,如何去讲故事。LMS是另一个不同的故事,大家会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家庭,很多的黑色幽默,很多有意思的冲突,可以在欢笑中获得某种人生共鸣,我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

    《综艺日报》:你怎么对待TET为你创造的巨大成功、声和财富?

    叶惟:我感激这一切,我是个天大的幸运儿。我尽量不多做成功的喜悦,物质的享乐,我也是人,这些会让人松懈下来,什么都做不了了,我让自己想着还不够,还可以做到更多更好,别让自己停下来。

    《洛杉矶时报》:面对最近的种种非议,你有什么想说?

    叶惟:我不会全对,但最近我真没做错什么。我希望有人告诉我要怎么做,所有人才会都说那小子没问题。这是不可能的,无论你怎么做,总会有人不喜欢你,别人喜欢不喜欢你你可管不着,做好自己的事情,让喜欢你的人开心,这是最重要的。

    《好莱坞报道者》:关于你对LMS票房期望的抨击?

    叶惟:一亿票房?虽然这话不是我说的,但我收下了。我不会否认自己对LMS有着巨大的期望,它是那么好。

    《洛杉矶时报》:你的纪录片就要播出了,经历了更换频道的风波,从科幻频道到IFC频道。

    叶惟:那不只是我的纪录片,是一群人的纪录片,我能走到现在从来都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更换频道是件好事,它可以出现在最适合它的频道了,谢谢科幻频道。

    ……

    在叶惟公布身份和恋情的当天晚上,梦工厂和IFC有线频道就联合宣布达成合作,《VIY》将在10月30日星期天晚上黄金时段8:00PM在IFC首播!

    这真是个让惟密们扬眉吐气的好消息。

    都是有线频道,IFC比Sci-Fi的用户数是低了几百万、全美有线电视家庭开通率低二十几%,但IFC是个专注独立影视和像《电影学校》这种节目的频道(Independent-Film-Channel,独立电影频道),它的观众群对叶惟和LMS有着更大兴趣。

    “always-on,slightly-off(总是开着,偶尔关闭)”是它的口号,几乎一天24小时都有节目安排,通常20:00-24:00会播放两部电影,《VIY》的电视宣传版只有55分钟,但现在IFC要播的是90分钟完整版,视为一部独立电影来播,而非宣传纪录片。

    IFC频道和IFC电影同属彩虹传媒控股集团,跟普雷通、叶惟有着良好的合作经历,这回是患难见真情,也是利益使然。主要是后者,如果叶惟不是库勒,不是一宣布必定火得一塌糊涂,还不用花什么钱,IFC频道哪会做出这个节目调动安排。

    IFC的发言人乔恩-克拉斯诺夫表示:“《VIY》是一部高品质的纪录片,真实动人的故事、大量VIY未曾被揭秘的细节,我们看到了一个传奇的诞生,没有所谓形象不符的问题。”

    对于这件事,叶惟在博客、YouTube等地方都向影迷粉丝进行了通知,并说“谢谢IFC的援手,期待未来更多合作!”

    他还说“每个人想看都可以看到”!没有开通IFC频道的人怎么看?互联网!当在电视首播后,《VIY》将会登陆网络,到时候不管是老牌视频共享网站IFilm还是新兴的YouTube,或者雅虎视频,所有这些地方都可以免费观看!

    在IFilm观看免费的电影预告片、片花、电视广告、新闻片段等都不出奇,宣传纪录片也有。

    但宣传片有贵有便宜,从数千美元到数万美元放网上没什么,可《VIY》的制片预算是$30万,当时梦工厂刚刚上市心高气傲,它打从开始就不是定位为廉价宣传片,是纪录片,要不纳内特-波斯特恩也不会接手项目。

    首播后立即投放网络?普通人不了解,行业人却知道这不是正常手笔,《VIY》单独出DVD靠粉丝销量赚不了钱,而作为LMS的精装DVD的附送内容会有它的价值,这一放上去价值就低了。

    雅虎电影采访到了梦工厂发行部主管特利-普莱斯,他透露了几个原因,除了重视网络上的宣传,还因为“惟私人收购了这部纪录片,它已经属于惟朵图像,惟没有以它钱的想法。”他没说成交价是多少,雅虎的估算是50万-100万。

    “VIY这样的败家,我喜欢!”、“一定会看!”、“太期待了!”……

    这条新闻的评论板里充满着影迷粉丝们的兴奋欢呼,这对海外粉丝尤其是个福音,之前都不知道要何时才能看到,现在不同了!叶惟喜欢败家,却都发生于慈善、奖金、回馈粉丝上面,这让人怎么不喜欢他呢?

    从同性恋、裙带关系、傀儡等传言争议,到纪录片的播放,这场叶惟方的反击战,完胜!

    而这只可能是热潮的开端,万圣节的到来,《驱魔录像》的海外发行会有什么表现?

    10月29日,《阳光小美女》参加的第一个电影节东京国际电影节会有收获吗?叶惟能否实现奖项的零的突破?

    10月30日,《VIY》的首播又会怎么样?

    LMS多场的影评人放映会、观众试映会,都已经开展!

    大幕,才刚刚掀起!

第三百零四章 我都是结婚了的人了    MPAA的维基百科词条不知道被谁编还通过了,在History(发展史)大项里的The-modern-era(现今年代)小项,结尾段落成了这样:“Because-of-shame,the-MPAA-was-announced-to-be-dissolved-in-October-2005。As-yet,all-employees-on-the-streets。”

    (因为羞耻,MPAA于2005年10月宣布解散。所有雇员至今流落街头。”

    而在基本信息的内容里也多了一条信息:

    Members

    20th-Century-Fox

    Paramount-Pictures

    Sony-Pictures-Entertainment

    Universal-Studios

    Walt-Disney-Studios

    Warner-Bros-Entertainment

    Chairman-and-CEO:Dan-Glickman

    Husband:Vigor-Yeah

    (会员:20世纪福克斯,派拉蒙影业,索尼影视娱乐,环球影业,华特迪斯尼影业,华纳兄弟娱乐

    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丹-格利克曼

    丈夫:叶惟)

    MPAA的丈夫是叶惟?显然是指“FUCK-MPAA”。最搞笑的不是这个,是词条被修改后持续了两天才突然引起关注,网络媒体们纷纷报道,在社交网络上更成了爆笑的美谈,数不尽那么多的LOL。

    虽然一传开就立即被改了回去,但已经成了事实,成了截图,成了这场风波的一个标志,成了胜利者们的凯歌和音!

    很多东西都被截图保留下来,像之前那些狂捧“尤尼克-库勒”贬低叶惟的新闻报道:

    “库勒对电影的深度理解、对艺术的感性感知,是叶惟还不具备的素质。从电影到生活,叶惟还像个撒泼胡闹的孩子,这样的他以独立艺术精神自诩,恐怕并不适合。”——Wesmirch。

    “为什么说库勒相比叶惟更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新人,因为他更成熟。年少成名的VIY正走着一条典型的好莱坞童星堕落之路,名利让他变得傲慢古怪。库勒的远离名利是对的,也是独立电影人真正的风范。”——Aintitcool。

    “万圣节的临近让驱魔疯潮再度来袭,TET即将会在海外多个国家发行。它的评级都遇到严格对待,仅在英国它就被评为18级,所以英国的青少年想观看它得费些心思了。这也表明MPAA给它R级毫无问题。今年这两场评级风波,尤尼克-库勒的从容让人印象深刻,叶惟就有些孩子气了。据说两人是朋友,不知道叶惟是否可以向库勒学习一些道理呢?”——JoBlo。

    现在它们都哑了。它们不报道,多的是主流媒体报道。在消息宣布后的次天星期一,《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等日报纸媒都争相刊登,而叶惟和妮娜-杜波夫的恋情也被报道,《综艺》等娱乐媒体更为关注,八卦小报们更已经眼放青光。

    对于两人的恋爱,说什么的都有。

    从叶惟成名以来,很多媒体都编排过或者建议过他和谁好,似乎很希望他和白人女生约会。当真的发生了,一些媒体兴奋祝福;一些媒体则原来只是打趣他,这下酸溜溜的,满是叶惟高攀了,妮娜怎么和亚裔男生约会真丢脸的语气,仿佛她背叛了族群。

    而叶惟博客的宣布恋情的日志也不是全得到祝福,还有不少的漫骂声:“恶心!”、“你们烂透了!”、“中国小子,我要杀了你!”

    因为叶惟是名人,“BarlowR11”刷了多遍的死亡威胁没有被轻视,别忘了约翰-列侬怎么死的。

    在叶惟团队的报案下,FBI介入调查。几天后,叶惟的发言人莱斯利-达特表示:“死亡威胁解除了。是个青少年不负责任的乱发,他及其家长已经向惟郑重道歉。我们保留进一步追究的权利。”她又说短期内,IY出门都会带上保镖,让影迷粉丝放心。

    这件事直接引发了两件事,一是媒体们严肃的社会探讨,关于跨族裔恋爱,关于网络上的种族主义者。

    二是很多人对此愤怒和难过,接着发生了一场令人意想不到的支持行动,叶惟的前女友们,很多。

    先是一个叫莎娅的白人漂亮棕发少女在她的博客上晒出了一张老照片,她和叶惟的亲密合影,照片上的叶惟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一个小青少年,学校草坪上,他搂着莎娅向镜头做鬼脸。

    “VIY,作为你的前任,我支持你和妮娜!”莎娅写道。她的博客立即得到了极大关注,有媒体报道,也有大量的惟密(女生居多)涌入她博客纷纷惊奇询问起来,什么时候的事!?真的!?

    大享明星待遇的莎娅一一地认真回复,“我和他是伯克利霍尔的同学,六年级时我们约会了大半个学年。我们是和平分手的,虽然那是个巨大错误,小学毕业后我们读不同的中学,就那么分手了。”

    她回复一堆“叶惟怎么样”问题:“我们约会的时候他还没现在这么酷,他是个小坏蛋,但他真是个好男朋友。我们没有文化差异,他有美国男孩一切的优点,还有亚裔男生一些特质,像细心。他有趣、浪漫、男子气,我回忆起来,他是我恋爱史中最棒的一任,他现在肯定更好了。但他也有缺点,花心!混蛋,有时候能气死你。”

    莎娅因为自曝火了一把,惟密们也因为对VIY有了更多了解而高兴,然而让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又有一个叫丽贝卡的白人金发女孩不甘示弱般晒出了她和叶惟的亲密合影,照片上的叶惟更小了些,大概十岁左右。在不知什么河边,他笑嘻嘻的搂着她,像是鬼脸。

    丽贝卡说:“我们在夏令营认识的,交往过半年,和平分手。时间有些远,除了记得很开心,具体的我不太记得了,但始终记得他跟我打招呼的第一句话,‘你的头发像金色的月亮’。”

    惟密们还没有怎么采访她,又来了!!

    一个叫艾琳的黑发亚裔女生也晒出她和叶惟的亲密合影,也在十岁、十一岁左右,不知什么公园的林边,她小鸟依人地被叶惟搂着,他又在做鬼脸。这打破了叶惟不和亚裔女生约会的谣言。

    艾琳说:“我们约会过差不多三个月,他是个非常好的人,有时候又很混蛋。我们也是和平分手的,其实是我受不了他太受女生欢迎,他现在应该不同了,他应该变了很多,我是说怎么照顾女朋友的妒忌。”

    “我和叶惟约会过几个月。”一个叫卡拉的拉丁裔青春少女也晒了,这回的叶惟有十三、十四岁了,在游乐园搂着她,做鬼脸。

    这些少女有一个默契,故意挑他做鬼脸的照片发。

    卡拉说:“好几年前的事了,我家是VIY父亲叶医生的客户,有天我们在诊所浪漫相遇,他追求我,我们就开始约会了。如果不是我们读不同学校,无法经常一起,我想我们会继续到现在的,因为他真的很好,也很坏。惟格,我不支持你和妮娜,和我复合吧,LOL。”

    看着一个个VIY前任空降兵般出现,城堡里的惟密们,一片震惊!城堡外的人们,也十分复杂!

    不是每个女生都会自曝,那要是算上没有晒的、不是和平分手的、假如还有同时交往的……叶惟有多少前任?

    “原来VIY真是个花花公子!”jerseys惊道。“我发现惟和亚裔女生、拉丁裔女生、白人女生都约会过,就是没有非裔!难道他不喜欢黑人女生?真失望!”Regina15叹说。Breyz回复她说:“再等等,应该会有的。”CharlotteWire调侃说:“VIY完了,我就不信妮娜-杜波夫不生气,换我肯定气疯,HAHAHA。”……

    凡事都有两面,这事对叶惟有好影响也有坏影响。

    坏影响是坏小子、花花公子这些头衔跑不掉了,就算是改邪归正了亦?过曾经。这些少女出于善意,却把他好好的宣布恋情变为了前任发布会,就像她们联合起来砸场一般。或者……出于恶意!?

    不过她们也把叶惟是同性恋、他不受女生欢迎、他不懂跟女生打交道,他害怕什么的等八卦谣言统统砸碎,《国家询问者报》说的那些东西一下烟消云散。

    但八卦小报是不会停的,而这些女生不是公众人物,照片不能随便用,又没人在乎,在叶惟的情史新闻里说说就完了。

    他现在的感情生活才受最大关注,他和名人明星的情史也受关注,有吗?

    同样在近日,《人物》杂志的官网People。爆出一条像模像样的八卦,叶惟和菲尔-柯林斯的女儿莉莉-柯林斯约会过!

    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表示:“他们的关系在哈佛-西湖都不是秘密,你随便问一个学生都能知道,他们约会时很高调,总是在一起。有一个学年吧,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了,好像是柯林斯甩了他。”

    《天使之舞》能使用菲尔-柯林斯的名曲是因为莉莉?而不是跟柯林斯的神童梦想童基金有关?

    《人物》在娱乐八卦媒体里影响力名列前茅,相比八卦小报不会毫无根据地胡扯,这次曝料虽然没有照片,却说求证多方后基本可以确实。另外按时间推测,两人的分手跟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介入很可能有直接关系。

    尽管很像真的,也只是成了叶惟众多新旧绯闻的其中之一,没有照片就等于可信度低,还比不上他和艾玛-罗伯茨。

    惟密们大都倾向这是假的,而且很生气。

    Viyfan99非常肯定的说:“假新闻!按这种逻辑,为什么不说VIY和菲尔-柯林斯约会过?”Complio怒说:“惟和杰克-吉伦哈尔约会过!哈佛-西湖、有人说惟是同性恋、吉伦哈尔演《断背山》,我这八卦才华怎么样?”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VIY是靠哈佛-西湖,靠菲尔-柯林斯才成功的对吧?到现在还想说这一套?停止!”KTgirl怒斥。Patdrox56无奈说:“好啦最近叶惟是吃了什么,突然谁都跟他恋爱过。”leary-2警惕说:“这可能是《勇敢者游戏2》的炒作!真恶劣!”……

    对此传言,双方都没有任何回应。

    从宣布恋情后,叶惟方一直就没有回应过所有的感情八卦,但影迷粉丝们太想知道叶惟对前任们的自曝支持是什么想法,很多人在他博客留言询问,VIY,说点什么吧!

    “你们想我说什么呢?我都是结婚了的人了。”这一天,叶惟忽然发了篇短日志,算是回应最近的失控绯闻。

    惟密们一看纷纷笑了,只有知道MPAA维基词条被改的事,才知道这话笑点在哪里。

    反击战,可不只是在是不是同性恋方面!

    ※※

    某个粗眉少女听闻这些八卦后,什么他的这个那个前任,什么被曝光了,沉默了一会,不感兴趣的说:“无聊。”

    ……

    “尤尼克,我打死你!你给我一个一个说清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