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尤尼克-库勒是叶惟?

    叶惟是尼克-库勒?

    之前《多伦多太阳报》那条八卦是真的?这两个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可以让人笑爆的《婚期将至》,这部$200万制片费(重制费$20万),$3856万北美票房/$6248万全球票房,烂番茄新鲜度稳定在86%,观众喜爱度92%,IMDb-7。5分的恶搞喜剧经典,16岁时铸造它的天才叶惟。

    可以吓坏人的《驱魔录像》,这部仅$50万制片费,仅18天制作用时,$1。423亿北美票房/海外未发行,91%新鲜度,74%喜爱度,IMDb-8。0分的,掀起了驱魔疯潮,重新定义了什么是伪纪录片,奠定了这个电影类型的崛起的惊悚恐怖经典,“25岁以下时(其实制片时16岁,上映时17岁)”铸造它的天才尤尼克-库勒。

    这两部类型不同、风格迥异的经典,这两个不同程度的商业奇迹,这两位天才……

    现在他们俩说,从来没有我们,都是我。

    开什么玩笑……!?

    “噢我的天。”、“这不可能。”、“我不相信,肯定是库勒的恶作剧!”、“库勒在拿叶惟寻开心而已。”、“是黑客盗号发的!”

    当听闻这消息,再是确切消息,不想叶惟好的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瞪着眼睛,不由自主地说着各种粗口或粗口的委婉说法……

    该死的,诅咒他!!!

    不是黑客盗号,也不是库勒发神经。在库勒的第七篇日志发布后没十分钟,叶惟和库勒的博客几乎同时地更新了不同标题的一篇日志“别开枪,是我(开枪吧,是我)”。

    两篇日志的文字内容不多,只是说:“我就是尤尼克-库勒(我就是叶惟),大家惊喜吧?那正是我想要的!BANG!!!”

    所有人都惊愕地看到,图片内容很多,这些《驱魔录像》的片场工作照足以证明了一切,叶惟在雪地上给妮娜-杜波夫导戏,叶惟肩扛着胶片摄影机亲自掌机,叶惟拧着灰猫凯蒂,叶惟展示着摔伤包扎的左手……

    而在紧接着的同样一篇日志“我的女孩”里也有好几张图片,一张似乎拍摄于去年的普通生活照,叶惟和妮娜在雪人边的亲密合影,两人比现在都小了点,几张近期的妮娜的摄影照,她在自行车边时而娇嗔时而活泼。文字内容:“这是我的女孩”

    信息量太大!

    叶惟终于公布了恋情,不是泽维尔-多兰,是妮娜-杜波夫,两人恋爱了!显然在TET制作之前就开始了。

    那条八卦的妮娜密友知情人怎么说的来着,两人很早就开始约会,TET是叶惟为了哄妮娜-杜波夫开心拍的电影……

    但现在除了八卦媒体谁管这些……尤尼克-库勒=VIY!

    当听闻消息,《纽约邮报》总编辑科尔-艾伦完全愣住了,小报出丑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一回,连他这个被前雇员曝光经常去脱衣舞俱乐部后听从公关承认的无耻之徒都感到尴尬,不是多丢脸,是被狠狠地耍了……

    《国家询问者报》的记者比尔-德莱顿也是愣住,憋了很久才是一声“该死!”

    “确定?真的确定?”从手机收到的消息,琼-格雷夫的脸一下全绿,比给《阳光小美女》重新评级时真看到了艾伦-阿金大骂三声“FUCK-MPAA”时还要绿,这场风波完不了了,CARA和MPAA都麻烦大了……

    另一边,MPAA主席丹-格利克曼得知后像是中风一般,60多岁的老脸松驰的皮肉颤抖,“拍电影的都是些什么人?”

    一个个喉舌记者,一张张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的脸庞!

    这下该怎么办?

    ……

    “哈哈哈!我就说了,为什么当初没有人相信我,我是对的!”

    凯尔茜-周知道这惊世消息是被好友惊急的电话告知的,她顿时激动得脸红耳赤,说不出话,急忙奔回家打开电脑上网查看,一边看一边笑得停不下,虽然VIY和妮娜-波夫的恋情让身为女粉丝的她还是有点不爽,但是!

    他不是同性恋,他有漂亮女朋友,他当然会有了,他是叶惟,他是库勒!

    她当初的推断没有错,很多人的推断也没有错,不可思议的VIY!

    极度兴奋之中,凯尔茜笑看起了几篇日志的评论留言板,已经有着一页页的惊呼,还在快速地增加着,她先扫了几下,怎么见不到有什么惟黑?很好奇那些人去哪了,不会是吓晕过去,羞晕过去,或者躲进了地洞里了吧?

    VIY热身完毕,开始上场比赛,一上场就连进数球反超比数,惟密们大举反击!

    他们不躲的话,死定了!

    Mousalop惊叹说:“这根本说不通,你怎么能前一秒让人笑翻,后一秒让人吓翻,疯狂的天才!疯子!”GMM207大笑说:“干得漂亮VIY!我就看还有没有人说你是偶然是炒作是傀儡什么的废话,虽然我也不理解你是怎么做到的!”

    “太棒了!”Danbeta兴奋地说,“VI,你真的把他们全耍了!现在我再看《纽约邮报》那些文章,真是笑得像看了一场《婚期将至》。还有所有那些拿库勒攻击惟的人,他们被恶魔附体了,刚刚踢爆了自己的屁股,一定很痛吧?真想看看那些傻子的表情!”

    Curtis_AE说:“放心吧,网上的我已经截图保存下来了,就算他们现在要撤掉那些文章,也没有用,他们的愚蠢丑态,已经永远、永远记载于历史中!而VIY的大逆转,也永远、永远记载于历史中!”

    “这是真的?是不是叶惟杀了库勒?我喜欢他们,可我真的接受不了这个!”jojofish无法接受。

    “当然是真的,你个笨蛋!”shulma2004回复说。Terry-P则说“我也接受不了,VIY不是一直忙着LMS吗?耶稣!他让我像个白痴!”CharLI说“我记得惟曾经在哪个访谈中说他有想拍恐怖片,然后我们看到了,什么都太吓人了些。”

    有着很多激动得爆粗的留言,J-Clane笑骂:“该死的老兄!你他马的太帅了!我不是同性恋,我知道你也不是,但你想操-我的话,来操-我吧!”franklilj喊着般说:“今天开始你是我唯一的偶像!!!我现在疯了,我不能控制自己该死的激动,我着火了!”……

    在他宣布恋情的日志中也有很多留言,关于跨族裔恋爱的,Wiild70说:“噢噢,我不奇怪,这样的亚裔男生,谁都想和他约会!”Brihe说:“注意!!提防叶惟这个家伙,他正在把我们的漂亮白人女孩抢走!”

    Janice-57说:“爱情不该扯上种族来谈论,你们这些傻瓜不理解就永远得不到真爱。”Melissa1986说:“VIY,我想为你生下一个漂亮的混血宝宝,欢迎给我私信!”

    关于羡慕祝福的,Madge-T说:“妮娜-杜波夫的样子说着她正活在爱情的梦中,为什么这种好事没落到我头上?”、“你们真配!”、“为什么之前要隐瞒呢?你们是这么甜的一对!”JudySuss说:“天啊,这太浪漫了,为了女朋友开心为她拍一部电影,VIY,有哪个女孩不会爱上你?期待看到你们更多的街拍照片!”……

    “我有个问题,妮娜-杜波夫应该是惟后来才约会的吧,他说自己是个幸运儿时的女朋友是谁?艾玛-罗伯茨?”Minton这个问题没人能回复清楚。Inasafep就大叫般说:“不是艾玛-罗伯茨?我一直以为你们在约会!惟,你不会同时跟几个女孩交往吧?!”

    凯尔茜看着笑了声,肯定不会!VIY是个好男生!

    再看看库勒那边的博客,很多的笑骂声,E_Tech说:“该叫你VIY还是库勒,你不是说不是同一个人吗?!LOL!”Picvoid说:“无论你是谁,你这么做太卑鄙了,看看把《纽约邮报》那些傻子骗得多惨,我现在真认同了一些他们的说法,你是个坏蛋!”

    Yarmen1说:“我不会原谅你的,害我还和我的朋友们争论,我说库勒绝对不是VIY,好了我丢脸大了。”BlueSky_回复说:“我也是!!!但我是VIY派的,我跟别人说‘嘿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拍那种骗人的低廉玩意?’现在我只能买DVD或者到外国去才能看TET,真糟糕!”Amanda-21说:“惟,你还有其它身份吗?都说了吧,HAHAHA。”

    “惟没有骗人。”凯尔茜敲动键盘回复说,她已经明白过来了,“《沙漠妖姬》的故事主角是易装癖和变性人,VIY是在打趣自己,而且告诉我们了,他是在伪装!”

    对于这一点,影迷们都反应过来了,媒体们也是,其实叶惟或库勒从来没有否认那条八卦,只是也没有承认而已,怎么解读从来是外界的事。“只希望这沙漠足够大,可以容得下你我。”有着误导性,他却早已说了别的话,让人无法生气的恶作剧。

    生气?这个时刻,没有叶惟的支持者会生气。

    这是惟密们的时刻,这是库勒密们的时刻!

    不管接受不接受,现在,两个阵营同为一个,你可以离开,你也可以留下,留下的人们都有同一个名字,胜利者!

    凯尔茜不会离开,她在欢欣大笑;海蕾也不会离开,就算一直知情也那么亢奋;黛比不会离开,她是库勒粉丝,也不讨厌叶惟,只有17岁,真是天才!贝瑟妮不会离开,虽然她不喜欢TET的结局,但她知道那是一种放弃信念的黑暗,她那么希望VIY以她的故事告诉世人坚持信念的光明!

    惟密们一个都不会离开,很多人涌了回来,更多的新人也在涌来,涌向这座永不陷落的城堡!

    成为那个人的支持者,分享他的荣誉,沐浴他的胜利光芒!

    那个史上最强的电影天才,神一般的少年。

    拿出《驱魔录像》让他反反手掌就粉碎了这场风波中几乎所有对他的评击和质疑。轻狂嚣张??吧。新史蒂夫-宾?不懂电影?没见过高票房?裙带关系?没有任何裙带关系可以导演出驱魔疯潮,没有。

    这场公关战,原本占着绝对上风的大制片厂方,突然不但一败涂地,还成了彻头彻尾的小丑……

    原来一切只是假象,原来他们只是帮助着叶惟和LMS提高名气……!

    难以相信,不想相信,但是……

    胜负已分。

    ※※

    洛杉矶还没有入夜,消息公布后,整个世界乱成了一团,一个个电话在打通,有的狂喜,有的震惊,慌乱,沮丧。

    “立即通知开去全部停止,不要再发布一切的公关文章!我们他马的完了……莱斯利-达特赢了。”

    “这会是莱斯利-达特的主意吗?是那小子的主意!他挖了一个巨大的陷阱,把我们全部骗进去……他们不会就这样算的,这肯定只是个开始,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他们会把我们吃得骨头都不剩下……”

    谁都知道这只是叶惟方反击战的第一枪,LMS已经处于上映前夕,它的评价口碑随时都会铺天盖地到处是,叶惟的纪录片应该早就找到下家播放了,叶惟会上脱口秀,这样那样的宣传……

    属于VIY的时刻,才刚刚开始。

    “他们要做什么,我们也没办法了,不是吗?除非能搞到那小子抽大麻吸毒乱搞的照片,可他连该死的夜店都不去!委托方也让我们做好危机公关算了,现在再继续只是给他们做更多的宣传,我们输了。”

    “这……这真……糟透了。”

    ※※

    “竟然连我都瞒着。”听闻消息后,罗杰-艾伯特的脸色很难看,连一个60多岁的抗癌老人都瞒着,还有没有良心!过不多久,老头儿又大笑不已,嘿嘿嘿……活到这把岁数还能见到这种事,真有趣。

    很快,他接到了好友兼节目搭档理查德-罗佩的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对方惊道:“罗杰,叶惟就是尤尼克-库勒!!”

    “知道了。”艾伯特发出几声慨笑,“我有被他征服了的感觉。”

    与此同时,整个影评界都一片震惊,还不等《阳光小美女》上映,他们为VIY再次震撼竟然是这样一回事。

    奇闻!奇景!奇迹!

    炸锅了!

    网络媒体们、社交网站们得益于即时通讯,傍晚消息出来,当晚就已经报道开了。而那些之前抨击叶惟、高捧库勒的媒体网站一片鸦雀无声,就像忽然间成了聋子瞎子哑巴,别说评论,甚至都没有报道这件事。

    那些刚开始转向的大网站立即又转回来,情愿不情愿都要如实报道,这件事必然惊爆全世界,必然点击量很高,必然人们关注很久……不管是电影娱乐网站,还是主流门户网站,争相报道!

    消息也在海外迅速传开了,特别关注叶惟的中文网络尤其传得火热,震惊!!!注定是惟黑们无地自容、无比郁闷的一天,刚还说着叶惟是个傻子基佬的话呢,他又成天才了,又有了漂亮女朋友……

    “惟哥好样的!!!”也注定是惟密们欢呼激动的一天。

    Indiewire等力挺叶惟的网站更是疯狂地挖掘和报道着叶惟=库勒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传言!把反击声吼向全世界!

    “叶惟以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回击了外界对他的一切质疑。”——雅虎新闻

    “对VIY的一些可笑质疑可以停了,某些媒体上演了一场滑稽秀。”——slashfilm。

    “现在没有人再会说《VIY》过于夸张花哨了,任何一个年仅17岁的少年取得这样辉煌的成就,都应该有关于他的纪录片,而且在任何频道播放都十分适合。没有偏见的人,是不会对他吝啬赞美的,有偏见的人则总说自己没有偏见却冷眼相待。

    无论如何,叶惟,请做一个被别人佩服、怀疑、憎恨、总想着毁掉你,却怎么也毁不掉的天才电影人!”—Indiewire

    消息在持续传开,全世界为之震惊,人们在期待着更多,更多!

    ……

    在IMDb和Boxofficemojo,叶惟的个人页面都变了,和尤尼克-库勒整合在了一起。从此以后,每个影迷粉丝、每个普通游客搜索打开这两个人时,都会进入相同的页面,看到同一个人的信息。

    像IMDb的作品大全信息:

    Vigor-Yeah(Unique-Cooler)

    Producer|Director|Writer

    Filmography

    Director-(4credits)

    Little-Miss-Sunshine——2005

    The-Exorcism-Tapes(as-Unique-Cooler)——2005

    Wedding-Day-is-Coming——2004

    Angel‘s-Dance(Short)——2003

    ……

    像Boxofficemojo的影人票房信息:

    Vigor-Yeah(Unique-Cooler)

    Date——Title(click-to-view)——Studio——Lifetime-Gross/Theaters——Opening/Theaters——Rank

    4/22/05——The-Exorcism-Tapes——Lions——$142,341,986——2174——$21,057——2——1

    5/28/04——Wedding-Day-is-Coming——IFC——$38,567,660——1089——$76,412——1——2

第三百零二章 是时候介绍一下我了    泽维尔-多兰-泰德罗斯,1989年3月?0日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法国裔,演员及歌手曼努尔-泰德罗斯和老师詹妮薇芙-多兰的儿子。泽维尔5岁起开始活跃于加拿大法语区影视业,并表现出了极大的电影才华。

    2008年,他以导演、编剧、第一制片人和男主角的四重身份,拍了16岁写的剧本《我杀了我妈妈》(制片费80万加元)。

    多兰这部导制编处女作次年开始亮相各大电影节,在第62届戛纳电影节首映后,这位20岁的年轻人得到了全场各国电影人长达八分钟的起立鼓掌,并赢得了当届的“导演双周-法国作家和作曲家协会奖”、“国际艺术院线协会奖”、“年轻视线大奖”三项殊荣。

    影片随后卖出了20多个国家的版权。温哥华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萨格勒布电影节大奖……代表加拿大角逐第82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

    几年前的一场电影风波时,有媒体提出一个设想,叶惟没有遭受不公平?如果他是个白人孩子,他会被捧到什么程度?

    以《我杀了我妈妈》这部非常小众的欧式法语文艺片,多兰犹如一位新国王般受到电影业疯狂的赞美,奖项青睐、媒体追捧、影评界一片高呼“与众不同的深度感觉”、“他才19岁时拍了这部电影,难以置信的年龄”、“天才新人”……

    天才!天才!天才!

    多兰也绝对佩得上这个称号。

    当有媒体向这位电影天才谈起他和叶惟的友谊,提起几年前两人的一段绯闻,他说“我倒想。我的约会大门永远都向惟打开。”

    泽维尔-多兰,他是出柜的同性恋。

    ※※

    “确定,叶惟是同性恋!”

    人在娱乐行业走,被八卦媒体说是同性恋不但不出奇,家常菜而已,哪个红人没被说是同性恋过?

    因为叶惟年纪小才没被怎么说,而说得像《国家询问者报》这次报道这么像真的还是第一次,它曝出了一套照片,拍摄于前段时间,叶惟和一个神秘白人少年在洛杉矶圣莫尼卡街头密会,之后进了JiRaffe餐厅就餐。

    虽然没有“主道的漏勺”等餐厅那么热,JiRaffe仍是一家以法国加州菜著名的名餐厅,时不时就会有狗仔队到那里溜达,那天就有人拍到这套叶惟和男友人就餐的照片,之前没什么价值,现在忽然不同了。

    经过《国家询问者报》的起底,确定那男子叫泽维尔-多兰,16岁,是加拿大魁北克的演员/配音演员,《哈利-波特》的鲁伯特-格林特是他配的,《婚期将至》的叶惟也是他配的。

    据知情人透露多兰是同性恋,再看看两人那样子,笑谈、对视、手势,十分开心,明显就是共坠爱河之中。

    “同性恋是上帝的赐予,两位年轻人,大胆地出柜吧!”《国家询问者报》评论称,“你们的爱将得到祝福!”

    叶惟方面的团队对这个八卦迅速地进行了严厉回应,“惟格和泽维尔只是普通朋友。他们在去年多伦多电影节上认识后,一直有着联系,那天是泽维尔来了洛杉矶,他们就聚了聚,谈的都是电影。惟有感情稳定的女朋友。”

    多兰方面的经纪人虽然避谈多兰的性取向,却也明确表示“他们是普通朋友。”

    这样编排两个青少年,真的是无良透顶,双方团队扬言要联合状告《国家询问者报》虚假报道,因为当事人的年纪,真告的话有着很大的胜算,但那也是越闹越大,双方其实是要一个澄清。

    几天后,《国家询问者报》的当事记者比尔-德莱顿惊讶无辜地回应:“这只是娱乐,为什么会有人当真?”

    八卦小报的一贯推卸风格。

    当然会有人当真了,而且看了报道的人远比还看了澄清的人要多,这就造成了些不可挽回的坏影响。

    更不要说一些海外媒体,尤其是特别关注叶惟,却不清楚或报道不清楚八卦小报是什么性质的中文媒体就有了很多“据美媒报道”的新闻引述,让更不清楚当“美媒”是Tabloid时信一成都多的普通网民错愕,叶惟竟然是同性恋!?

    惟黑们很惊喜,怪不得叶惟上个月出席特柳赖德电影节后大赞李安的《断背山》为“感人肺腑的完美爱情电影”,大赞希斯-莱杰和杰克-吉伦哈尔的演绎优秀得“让人落泪”,原来全是一群变态基佬!

    惟密们很震惊和难以接受,刚还说着哈韩族什么洞房神器都是些娘娘腔,惟哥一个能把他们全部KO,就曝出惟哥是基佬,这……

    也只有腐女们才会欢呼雀跃了,惟哥和泽维尔-多兰颜值都爆标,一个高大,一个矮小,真是天生一对!

    而在英文网络,因为熟悉八卦小报是什么玩意,除了惟黑们的恶意攻击,大多数人是不相信的,VIY的铁杆们一个不信。

    这种程度的“绯闻”,坏小子VIY跟好些女星闹过了好不,他受女生欢迎不是什么秘密了,曾有少女模特向媒体表示想和叶惟约会“他是那种就算你之前很讨厌他,从来不对亚裔男生有感觉,但跟他相处一个小时,你就会爱上他的人”。

    尽管那有自我炒作之嫌,后来叶惟也没和她约会。不过相比多兰,他和艾玛-罗伯茨的照片亲密多了,还一堆堆的,还疑似与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有过一段情。他也一向都承认有女朋友,只是外界不知道是谁。

    所以这条新闻更多是成了笑话,“我以自己100%准确的同性恋雷达确定,VIY不是同性恋,多兰可能是。”、“他们的手都没有拖一下。”、“太蠢了!VIY和艾玛-罗伯茨约会很久了。”……Master-GIA的留言“哈哈哈哈,这是要笑死我啦。”

    “只有一种情况下叶惟是同性恋,他是个女生。”NILOVENI留言说,“造谣的人去死!!!”

    “无聊。”某个粗眉少女听闻之后,不感兴趣的说。

    最近叶惟的私生活八卦不只是同性恋,还有说他情绪崩溃要看心理医生的,因为LMS的品质不怎么好,再加上这场风波,知情人透露“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后悔自己在申诉会的言论,很害怕会对自己的事业不利,他到处问人‘我不会有事吧?’”

    又有说叶惟的学业成绩跟不上,他正准备辍学,知情人说“惟认为上学是浪费时间,他觉得自己已经学够了。”

    都是没有凭证的经不起追问的传言,全是些丑闻!突然间汹涌而来,明眼人都知道有问题,是LMS的宣传吗?

    绯闻是电影宣传的利器,有时候以适度的丑闻做宣传也会收到奇效。可现在这么搞,分明是要彻底搞臭VIY……

    而让大家都有点疑惑的是,叶惟团队说得很少,叶惟自己也说得很少。

    ※※

    对此,汹涌的暗流同样感到不对劲。

    “情况不太对,对手那边太平静了。私生活方面不奇怪,叶惟应该真的有女朋友,公布了就能解决。他的事业形象方面,他们的反应不正常,什么都不说?莱斯利-达特和叶惟都不是这种人。”

    “他们对评级也没再说什么了,好像在等我们把事情做完,然后一下可以翻盘似的,他们哪来的信心?”

    “我想是《阳光小美女》的品质,MPAA也说了它的品质非常高。”

    “怎么都不该任由负面舆论加剧才对,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可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

    “我问过委托方那边,没有新情报。”

    “他们有调查吗?”

    “没时间了,他们要求我们快点结束,连负面宣传也不要继续做。莱斯利-达特可能是要用影片的口碑还击,梦工厂随时就要办影评人试映会,是得结束了。”

    “很快就是万圣节,我们把焦点从叶惟那里转移到尤尼克-库勒上,《驱魔录像》那个导演。”

    “尤尼克-库勒?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

    视线焦点?立即转移,从MPAA到叶惟,从叶惟到另一个人,一转移了留给叶惟的是毁誉参半的评价和公众印象,LMS会带着这些负面影响上映,效果怎么样没人知道,但它的票房和奖项前景都要受损,这已经就是完胜。

    尤尼克-库勒为什么是最佳人选,一是因为他也是评级受害者,容易转移,二是万圣节的到来让恐怖片成为市场最热点,《驱魔录像》的海外发行像箭已经搭在弦上,不管有没有转移,库勒都正在又热了起来。

    三是这家伙是个不露面的人,最多在博客说句话引起短暂的关注,这场风波移到他身上,万圣节一过,事情就算完了。

    四是库勒和梦工厂、和叶惟都似乎关系良好,拿他来抨击叶惟,只会让人感觉大公无私。

    ※※

    这一周里,《阳光小美女》修改言语问题后重新送审,MPAA这回送瘟神般迅速评了PG-13级,那段性谈论改了,那句Bitch和那句Bastard也改了,用满了四次的非色-情语境下的Fuck,Shit和宗教感叹没有变动。

    这场评级风波终以MPAA颜面尽失地“胜利”告终,但是后续风波还在继续。

    现在人们最关心的不是评级、不是MPAA有多腐朽了,因为没什么好说的,事件本身是非对错早已有定论,MPAA顽固到底兼做缩头乌龟,又没有公司愿意联合起来搞事,也只能这样。

    后续的焦点都在叶惟那!没有停下来,正有一股暗力要把他打成一个狂妄、愚蠢、肤浅的史蒂夫-宾式堕落天才。

    “至少一千万人听到看到F词-MPAA”

    这句话已经成了叶惟的又一句个人名言,而它被暗力盯上了,以另一种方式进行解读和宣传,刊登于《纽约邮报》等娱乐传媒,散布于很多专注电影新闻、采访、传言和新片影评的网站,以及那些关注这场风波的社交网络:

    “VIY的《阳光小美女》票房宣言!”

    其它国家和地区的评级都不同,一千万人是指美国境内,就算北美好了,那要多少票房才够一千万人?2004年北美平均票价$6。21,LMS虽然有众多明星却不是大片,票价只会稍贵一点,优惠折扣什么的都算上,取个整数,大概需要1亿美元票房!

    一亿美金北美票房!?

    这就是叶惟内心的预期?

    有汉克斯、罗伯茨、斯特里普……一亿好像不高?然而电影从来不是11=2的游戏,有巨星明星不代表就一定有票房,《夏威夷金钱游戏》想收一千万都登月那么难。有宣传,有话题热点,有影迷粉丝?

    2003年,《蒙娜丽莎的微笑》,罗伯茨邓斯特斯蒂尔斯,时代戏剧,PG-13级,索尼发行,$6386万北美票房。

    2004年,《老妇杀手》,科恩兄弟汉克斯,犯罪喜剧,R级,博伟发行,$3979万。

    2004年,《幸福终点站》,斯皮尔伯格汉克斯,喜剧/戏剧,PG-13级,梦工厂发行,$7787万。

    2005年,《逃出克隆岛》,迈克尔-贝麦克格雷格斯嘉丽,科幻动作,PG-13级,梦工厂发行,$3581万。

    哪怕是2004年华纳兄弟的《十二罗汉》,PG-13级,索德伯格皮特克鲁尼罗伯茨达蒙泽塔-琼斯等这部超级巨星集结犯罪喜剧,也才是北美$1。25亿!前作2001年的《十一罗汉》则是北美$1。83亿。

    这几年汉克斯和罗伯茨的票房号召力在走下坡路,他们已经不再是巅峰时每部都能保证1亿2亿的神人了。而那几部影片做的宣传不比LMS要少,结果怎么样?

    叶惟竟然张口就是一亿!?

    对于LMS的北美票房,其实早已有众多的专业机构做了预测,保守点的说$5000-$8000万,贪婪的华尔街的期望也只是$8000万-$9000万。为什么都不敢往一亿以上喊,巨星影响力下降、梦工厂令人悲观、虽然分类为家庭喜剧/剧情,这也是一部文艺片,公路片。

    文艺片是个属性,公路片是个类型,以下是公路片从1978年至今的票房排名情况:

    排名——电影——北美票房——评级——类型——制片成本——发行商——上映日期

    第一位:《阿呆与阿瓜》,$1。271亿,PG-13级,喜剧,$1700万,新线,1994-12-16

    第二位:《我们到了没?》,$8267万,PG级,家庭喜剧(黑人电影),$3200万,索尼,2005-1-21

    第三位:《杯酒人生》,$7150万,R级,喜剧,$1600万,福克斯探照灯,2004-10-22

    第四位是2000年的《哈拉上路》、第六位是2002年的《关于施密特》,第九位是《亡命寻宝》……

    虽说近年来公路喜剧火热了很多,而按文艺属性分LMS和《杯酒人生》最相近,LMS当然在评级、卡司、宣传、话题性等各方面都占有巨大优势;但《杯酒人生》评价口碑完美(96%新鲜度,78%喜爱度),有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五项奥斯卡提名(赢下最佳改编剧本一项),它是凭这些慢慢发行收的票房,第15周才大规模公映,整个发行历时30周。

    而LMS将开幕周就公映,梦工厂没有走《杯酒人生》的发行路线的原因,正是人们预测八千万票房的原因,对于一个17岁少年导演有着深深的顾虑!积口碑有风险,没有奖项表现白费劲还自毁,倒不如在大家满怀期待时就一口气冲刺。

    综合考虑和分析,$8000万已是一个乐观的数字,前提还要LMS的品质过得去。

    现在叶惟喊出一亿!?很乐观,有点狂。在暗力的推波助澜之下,就成了十分狂妄!

    “一事归一事,MPAA是不对,VIY也的确有些嚣张了,一亿票房不是喊喊就有的,他该学一些电影发行知识。”

    “叶早就因为《婚期将至》那小小的成绩而烧坏脑子,他以为有很多明星就行了吗?他和史蒂夫-宾一样不知道电影是什么!”

    “也许这是VIY的气话,却暴露了他的无知,难道他不清楚《逃出克隆岛》的事情?”

    在这些导向性的评论轰炸下,惟黑们自然肆意地嘲笑“我就知道我身边的人都没兴趣看这部垃圾片”、“这蠢蛋什么时候才消失”,“一千万人是把免费DVD那些全算上吧?”、“他以为这里有中国那么多人吗?”……

    也有娱乐记者们在博客等地为之调侃打趣:“VIY说自己的数学不怎么好,看来是真的。”

    惟密们很生气很郁闷,突然间叶惟说什么都不对似的,突然间叶惟什么方面都不行似的,明知道不是这样,却没有话语权。一些大娱乐网站也开始转向了,只有像Indiewire这种独立电影大本营网站还在力挺VIY,甚至直言他正遭到大制片厂的迫害。

    叶惟作为漩涡中心,固然有了更大的名声,LMS受到更大的关注。

    可这些新闻太坏了:叶惟是富家子、叶惟是同性恋、叶惟口出狂言、叶惟是新史蒂夫-宾、叶惟颁奖礼次次零蛋、叶惟要辍学、叶惟是假天才,其实是靠裙带关系才得以成名,他只是拍了部明星堆彻片,就敢无脑地嚣张……

    一条条都暗藏杀机要毁他形象,毁民众的兴趣和期望,讨厌他就讨厌LMS,一亿票房?一美元一张票都不看!

    那些对叶惟的怀疑、失望和观望的普通人声音的确多了起来,LMS成功还好,一失败他就万劫不复。

    与此同时,另一位电影天才被暗力作为VIY的反衬面高高地捧起,喉舌们、惟黑们纷纷附和,尤尼克-库勒。

    人家尤尼克-库勒也受过MPAA的气,还是上映了突然修改评级,也不见库勒多说什么,他是何等的风轻云淡,那才是天才气派。人家库勒一部全业余演员银幕初秀、超低成本的TET北美票房$1。4亿,影史的最大商业奇迹之一,也不见库勒摆显什么,还是神秘而低调,最多在博客上写一句两句话。

    尤尼克-库勒是一个真正成熟睿智的电影人,而叶惟只是个幼稚嚣张瞎嚷嚷的被宠坏孩子。

    尤尼克-库勒是一个传奇,且毫不自傲,而叶惟只是个偶然,还不懂感恩。

    尤尼克-库勒值得任何赞美,而叶惟值得任何批评。

    “相比尤尼克-库勒,无论是电影方面还是做人方面,叶惟还有很多的路要走。”——《纽约邮报》

    一片纷扰之中,10月23日星期天傍晚,尤尼克-库勒突然更新了一篇日志,第七篇。一改深夜时间的常态,但内容仍然是一句电影台词,而这次……不管什么阵营,所有人一看都愕然了,变了脸色,傻了……

    这是,这是……《婚期将至》的台词。

    尤尼克-库勒:

    “是时候介绍一下我了。我就是才华横溢的、英俊无双的婚礼之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