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泽维尔-多兰-泰德罗斯,1989年3月?0日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法国裔,演员及歌手曼努尔-泰德罗斯和老师詹妮薇芙-多兰的儿子。泽维尔5岁起开始活跃于加拿大法语区影视业,并表现出了极大的电影才华。

    2008年,他以导演、编剧、第一制片人和男主角的四重身份,拍了16岁写的剧本《我杀了我妈妈》(制片费80万加元)。

    多兰这部导制编处女作次年开始亮相各大电影节,在第62届戛纳电影节首映后,这位20岁的年轻人得到了全场各国电影人长达八分钟的起立鼓掌,并赢得了当届的“导演双周-法国作家和作曲家协会奖”、“国际艺术院线协会奖”、“年轻视线大奖”三项殊荣。

    影片随后卖出了20多个国家的版权。温哥华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萨格勒布电影节大奖……代表加拿大角逐第82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

    几年前的一场电影风波时,有媒体提出一个设想,叶惟没有遭受不公平?如果他是个白人孩子,他会被捧到什么程度?

    以《我杀了我妈妈》这部非常小众的欧式法语文艺片,多兰犹如一位新国王般受到电影业疯狂的赞美,奖项青睐、媒体追捧、影评界一片高呼“与众不同的深度感觉”、“他才19岁时拍了这部电影,难以置信的年龄”、“天才新人”……

    天才!天才!天才!

    多兰也绝对佩得上这个称号。

    当有媒体向这位电影天才谈起他和叶惟的友谊,提起几年前两人的一段绯闻,他说“我倒想。我的约会大门永远都向惟打开。”

    泽维尔-多兰,他是出柜的同性恋。

    ※※

    “确定,叶惟是同性恋!”

    人在娱乐行业走,被八卦媒体说是同性恋不但不出奇,家常菜而已,哪个红人没被说是同性恋过?

    因为叶惟年纪小才没被怎么说,而说得像《国家询问者报》这次报道这么像真的还是第一次,它曝出了一套照片,拍摄于前段时间,叶惟和一个神秘白人少年在洛杉矶圣莫尼卡街头密会,之后进了JiRaffe餐厅就餐。

    虽然没有“主道的漏勺”等餐厅那么热,JiRaffe仍是一家以法国加州菜著名的名餐厅,时不时就会有狗仔队到那里溜达,那天就有人拍到这套叶惟和男友人就餐的照片,之前没什么价值,现在忽然不同了。

    经过《国家询问者报》的起底,确定那男子叫泽维尔-多兰,16岁,是加拿大魁北克的演员/配音演员,《哈利-波特》的鲁伯特-格林特是他配的,《婚期将至》的叶惟也是他配的。

    据知情人透露多兰是同性恋,再看看两人那样子,笑谈、对视、手势,十分开心,明显就是共坠爱河之中。

    “同性恋是上帝的赐予,两位年轻人,大胆地出柜吧!”《国家询问者报》评论称,“你们的爱将得到祝福!”

    叶惟方面的团队对这个八卦迅速地进行了严厉回应,“惟格和泽维尔只是普通朋友。他们在去年多伦多电影节上认识后,一直有着联系,那天是泽维尔来了洛杉矶,他们就聚了聚,谈的都是电影。惟有感情稳定的女朋友。”

    多兰方面的经纪人虽然避谈多兰的性取向,却也明确表示“他们是普通朋友。”

    这样编排两个青少年,真的是无良透顶,双方团队扬言要联合状告《国家询问者报》虚假报道,因为当事人的年纪,真告的话有着很大的胜算,但那也是越闹越大,双方其实是要一个澄清。

    几天后,《国家询问者报》的当事记者比尔-德莱顿惊讶无辜地回应:“这只是娱乐,为什么会有人当真?”

    八卦小报的一贯推卸风格。

    当然会有人当真了,而且看了报道的人远比还看了澄清的人要多,这就造成了些不可挽回的坏影响。

    更不要说一些海外媒体,尤其是特别关注叶惟,却不清楚或报道不清楚八卦小报是什么性质的中文媒体就有了很多“据美媒报道”的新闻引述,让更不清楚当“美媒”是Tabloid时信一成都多的普通网民错愕,叶惟竟然是同性恋!?

    惟黑们很惊喜,怪不得叶惟上个月出席特柳赖德电影节后大赞李安的《断背山》为“感人肺腑的完美爱情电影”,大赞希斯-莱杰和杰克-吉伦哈尔的演绎优秀得“让人落泪”,原来全是一群变态基佬!

    惟密们很震惊和难以接受,刚还说着哈韩族什么洞房神器都是些娘娘腔,惟哥一个能把他们全部KO,就曝出惟哥是基佬,这……

    也只有腐女们才会欢呼雀跃了,惟哥和泽维尔-多兰颜值都爆标,一个高大,一个矮小,真是天生一对!

    而在英文网络,因为熟悉八卦小报是什么玩意,除了惟黑们的恶意攻击,大多数人是不相信的,VIY的铁杆们一个不信。

    这种程度的“绯闻”,坏小子VIY跟好些女星闹过了好不,他受女生欢迎不是什么秘密了,曾有少女模特向媒体表示想和叶惟约会“他是那种就算你之前很讨厌他,从来不对亚裔男生有感觉,但跟他相处一个小时,你就会爱上他的人”。

    尽管那有自我炒作之嫌,后来叶惟也没和她约会。不过相比多兰,他和艾玛-罗伯茨的照片亲密多了,还一堆堆的,还疑似与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有过一段情。他也一向都承认有女朋友,只是外界不知道是谁。

    所以这条新闻更多是成了笑话,“我以自己100%准确的同性恋雷达确定,VIY不是同性恋,多兰可能是。”、“他们的手都没有拖一下。”、“太蠢了!VIY和艾玛-罗伯茨约会很久了。”……Master-GIA的留言“哈哈哈哈,这是要笑死我啦。”

    “只有一种情况下叶惟是同性恋,他是个女生。”NILOVENI留言说,“造谣的人去死!!!”

    “无聊。”某个粗眉少女听闻之后,不感兴趣的说。

    最近叶惟的私生活八卦不只是同性恋,还有说他情绪崩溃要看心理医生的,因为LMS的品质不怎么好,再加上这场风波,知情人透露“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后悔自己在申诉会的言论,很害怕会对自己的事业不利,他到处问人‘我不会有事吧?’”

    又有说叶惟的学业成绩跟不上,他正准备辍学,知情人说“惟认为上学是浪费时间,他觉得自己已经学够了。”

    都是没有凭证的经不起追问的传言,全是些丑闻!突然间汹涌而来,明眼人都知道有问题,是LMS的宣传吗?

    绯闻是电影宣传的利器,有时候以适度的丑闻做宣传也会收到奇效。可现在这么搞,分明是要彻底搞臭VIY……

    而让大家都有点疑惑的是,叶惟团队说得很少,叶惟自己也说得很少。

    ※※

    对此,汹涌的暗流同样感到不对劲。

    “情况不太对,对手那边太平静了。私生活方面不奇怪,叶惟应该真的有女朋友,公布了就能解决。他的事业形象方面,他们的反应不正常,什么都不说?莱斯利-达特和叶惟都不是这种人。”

    “他们对评级也没再说什么了,好像在等我们把事情做完,然后一下可以翻盘似的,他们哪来的信心?”

    “我想是《阳光小美女》的品质,MPAA也说了它的品质非常高。”

    “怎么都不该任由负面舆论加剧才对,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可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

    “我问过委托方那边,没有新情报。”

    “他们有调查吗?”

    “没时间了,他们要求我们快点结束,连负面宣传也不要继续做。莱斯利-达特可能是要用影片的口碑还击,梦工厂随时就要办影评人试映会,是得结束了。”

    “很快就是万圣节,我们把焦点从叶惟那里转移到尤尼克-库勒上,《驱魔录像》那个导演。”

    “尤尼克-库勒?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

    视线焦点?立即转移,从MPAA到叶惟,从叶惟到另一个人,一转移了留给叶惟的是毁誉参半的评价和公众印象,LMS会带着这些负面影响上映,效果怎么样没人知道,但它的票房和奖项前景都要受损,这已经就是完胜。

    尤尼克-库勒为什么是最佳人选,一是因为他也是评级受害者,容易转移,二是万圣节的到来让恐怖片成为市场最热点,《驱魔录像》的海外发行像箭已经搭在弦上,不管有没有转移,库勒都正在又热了起来。

    三是这家伙是个不露面的人,最多在博客说句话引起短暂的关注,这场风波移到他身上,万圣节一过,事情就算完了。

    四是库勒和梦工厂、和叶惟都似乎关系良好,拿他来抨击叶惟,只会让人感觉大公无私。

    ※※

    这一周里,《阳光小美女》修改言语问题后重新送审,MPAA这回送瘟神般迅速评了PG-13级,那段性谈论改了,那句Bitch和那句Bastard也改了,用满了四次的非色-情语境下的Fuck,Shit和宗教感叹没有变动。

    这场评级风波终以MPAA颜面尽失地“胜利”告终,但是后续风波还在继续。

    现在人们最关心的不是评级、不是MPAA有多腐朽了,因为没什么好说的,事件本身是非对错早已有定论,MPAA顽固到底兼做缩头乌龟,又没有公司愿意联合起来搞事,也只能这样。

    后续的焦点都在叶惟那!没有停下来,正有一股暗力要把他打成一个狂妄、愚蠢、肤浅的史蒂夫-宾式堕落天才。

    “至少一千万人听到看到F词-MPAA”

    这句话已经成了叶惟的又一句个人名言,而它被暗力盯上了,以另一种方式进行解读和宣传,刊登于《纽约邮报》等娱乐传媒,散布于很多专注电影新闻、采访、传言和新片影评的网站,以及那些关注这场风波的社交网络:

    “VIY的《阳光小美女》票房宣言!”

    其它国家和地区的评级都不同,一千万人是指美国境内,就算北美好了,那要多少票房才够一千万人?2004年北美平均票价$6。21,LMS虽然有众多明星却不是大片,票价只会稍贵一点,优惠折扣什么的都算上,取个整数,大概需要1亿美元票房!

    一亿美金北美票房!?

    这就是叶惟内心的预期?

    有汉克斯、罗伯茨、斯特里普……一亿好像不高?然而电影从来不是11=2的游戏,有巨星明星不代表就一定有票房,《夏威夷金钱游戏》想收一千万都登月那么难。有宣传,有话题热点,有影迷粉丝?

    2003年,《蒙娜丽莎的微笑》,罗伯茨邓斯特斯蒂尔斯,时代戏剧,PG-13级,索尼发行,$6386万北美票房。

    2004年,《老妇杀手》,科恩兄弟汉克斯,犯罪喜剧,R级,博伟发行,$3979万。

    2004年,《幸福终点站》,斯皮尔伯格汉克斯,喜剧/戏剧,PG-13级,梦工厂发行,$7787万。

    2005年,《逃出克隆岛》,迈克尔-贝麦克格雷格斯嘉丽,科幻动作,PG-13级,梦工厂发行,$3581万。

    哪怕是2004年华纳兄弟的《十二罗汉》,PG-13级,索德伯格皮特克鲁尼罗伯茨达蒙泽塔-琼斯等这部超级巨星集结犯罪喜剧,也才是北美$1。25亿!前作2001年的《十一罗汉》则是北美$1。83亿。

    这几年汉克斯和罗伯茨的票房号召力在走下坡路,他们已经不再是巅峰时每部都能保证1亿2亿的神人了。而那几部影片做的宣传不比LMS要少,结果怎么样?

    叶惟竟然张口就是一亿!?

    对于LMS的北美票房,其实早已有众多的专业机构做了预测,保守点的说$5000-$8000万,贪婪的华尔街的期望也只是$8000万-$9000万。为什么都不敢往一亿以上喊,巨星影响力下降、梦工厂令人悲观、虽然分类为家庭喜剧/剧情,这也是一部文艺片,公路片。

    文艺片是个属性,公路片是个类型,以下是公路片从1978年至今的票房排名情况:

    排名——电影——北美票房——评级——类型——制片成本——发行商——上映日期

    第一位:《阿呆与阿瓜》,$1。271亿,PG-13级,喜剧,$1700万,新线,1994-12-16

    第二位:《我们到了没?》,$8267万,PG级,家庭喜剧(黑人电影),$3200万,索尼,2005-1-21

    第三位:《杯酒人生》,$7150万,R级,喜剧,$1600万,福克斯探照灯,2004-10-22

    第四位是2000年的《哈拉上路》、第六位是2002年的《关于施密特》,第九位是《亡命寻宝》……

    虽说近年来公路喜剧火热了很多,而按文艺属性分LMS和《杯酒人生》最相近,LMS当然在评级、卡司、宣传、话题性等各方面都占有巨大优势;但《杯酒人生》评价口碑完美(96%新鲜度,78%喜爱度),有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五项奥斯卡提名(赢下最佳改编剧本一项),它是凭这些慢慢发行收的票房,第15周才大规模公映,整个发行历时30周。

    而LMS将开幕周就公映,梦工厂没有走《杯酒人生》的发行路线的原因,正是人们预测八千万票房的原因,对于一个17岁少年导演有着深深的顾虑!积口碑有风险,没有奖项表现白费劲还自毁,倒不如在大家满怀期待时就一口气冲刺。

    综合考虑和分析,$8000万已是一个乐观的数字,前提还要LMS的品质过得去。

    现在叶惟喊出一亿!?很乐观,有点狂。在暗力的推波助澜之下,就成了十分狂妄!

    “一事归一事,MPAA是不对,VIY也的确有些嚣张了,一亿票房不是喊喊就有的,他该学一些电影发行知识。”

    “叶早就因为《婚期将至》那小小的成绩而烧坏脑子,他以为有很多明星就行了吗?他和史蒂夫-宾一样不知道电影是什么!”

    “也许这是VIY的气话,却暴露了他的无知,难道他不清楚《逃出克隆岛》的事情?”

    在这些导向性的评论轰炸下,惟黑们自然肆意地嘲笑“我就知道我身边的人都没兴趣看这部垃圾片”、“这蠢蛋什么时候才消失”,“一千万人是把免费DVD那些全算上吧?”、“他以为这里有中国那么多人吗?”……

    也有娱乐记者们在博客等地为之调侃打趣:“VIY说自己的数学不怎么好,看来是真的。”

    惟密们很生气很郁闷,突然间叶惟说什么都不对似的,突然间叶惟什么方面都不行似的,明知道不是这样,却没有话语权。一些大娱乐网站也开始转向了,只有像Indiewire这种独立电影大本营网站还在力挺VIY,甚至直言他正遭到大制片厂的迫害。

    叶惟作为漩涡中心,固然有了更大的名声,LMS受到更大的关注。

    可这些新闻太坏了:叶惟是富家子、叶惟是同性恋、叶惟口出狂言、叶惟是新史蒂夫-宾、叶惟颁奖礼次次零蛋、叶惟要辍学、叶惟是假天才,其实是靠裙带关系才得以成名,他只是拍了部明星堆彻片,就敢无脑地嚣张……

    一条条都暗藏杀机要毁他形象,毁民众的兴趣和期望,讨厌他就讨厌LMS,一亿票房?一美元一张票都不看!

    那些对叶惟的怀疑、失望和观望的普通人声音的确多了起来,LMS成功还好,一失败他就万劫不复。

    与此同时,另一位电影天才被暗力作为VIY的反衬面高高地捧起,喉舌们、惟黑们纷纷附和,尤尼克-库勒。

    人家尤尼克-库勒也受过MPAA的气,还是上映了突然修改评级,也不见库勒多说什么,他是何等的风轻云淡,那才是天才气派。人家库勒一部全业余演员银幕初秀、超低成本的TET北美票房$1。4亿,影史的最大商业奇迹之一,也不见库勒摆显什么,还是神秘而低调,最多在博客上写一句两句话。

    尤尼克-库勒是一个真正成熟睿智的电影人,而叶惟只是个幼稚嚣张瞎嚷嚷的被宠坏孩子。

    尤尼克-库勒是一个传奇,且毫不自傲,而叶惟只是个偶然,还不懂感恩。

    尤尼克-库勒值得任何赞美,而叶惟值得任何批评。

    “相比尤尼克-库勒,无论是电影方面还是做人方面,叶惟还有很多的路要走。”——《纽约邮报》

    一片纷扰之中,10月23日星期天傍晚,尤尼克-库勒突然更新了一篇日志,第七篇。一改深夜时间的常态,但内容仍然是一句电影台词,而这次……不管什么阵营,所有人一看都愕然了,变了脸色,傻了……

    这是,这是……《婚期将至》的台词。

    尤尼克-库勒:

    “是时候介绍一下我了。我就是才华横溢的、英俊无双的婚礼之神。”

第三百零二章 叶惟必须死    10月17日星期一,科幻频道向外界宣布取消纪?片《VIY》的播放,原因是“叶惟现今形象与纪录片不符”,并拒绝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的评论。

    当消息传开,网络上随之一片愤怒的声音,娱乐媒体和影迷粉丝都指责着“大制片厂的报复”、“无耻的对叶惟的个人针对”、“科幻频道正在失去它仅剩无几的脸皮”……

    “哪方面不符?是因为他太过坚持理想?还是他在申诉会上的表现太过天才?”跟踪关注的讽刺影评网站Mr。Cranky的评论极具代表性,“最近的VIY只是告诉了我们,他是个男人中的男人。”

    看看过去几天主流媒体们对这场评级风波的结语评论就知道,舆论支持着叶惟。《洛杉矶时报》称“LMS的申诉失败是败给虚伪腐朽的强权”,《旧金山纪事报》称“独立电影之殇,走不出的评级怪圈”,《纽约时报》称“MPAA欠公众一个交待”……

    而同样在关注的外国媒体方面,香港《明报》称“好莱坞片商的各怀鬼胎是MPAA行凶的最大靠山”,加拿大《多伦多星报》称“LMS评为R级是MPAA对美国人的一次嘲笑”

    嘲笑什么?除了漠视舆论等,还有LMS的评级对比。

    LMS近日在加拿大的评级已出,14A级(14岁以下的儿童需要成年人陪伴才能观看)。因为加拿大是没有PG-13级的,叶惟自己都说LMS不该评毫无年龄限制或建议指导的G级和PG级,所以这是最低的了。

    之前因为《驱魔录像》的评级惹过争议的FCO解释称“影片的粗俗语言、性和毒品内容不适合儿童单独观看,但对于青少年并无不适”,而在加拿大的魁北克省(法语区,有不同的制度),LMS的评级是G级,理论上一个三岁小孩自己去看都行。

    这也让法国裔的列夫向众人自豪地说:“这就是法国佬!”

    这一周里LMS在很多国家和地区的评级一一出炉,有是为了参加电影节,有是准备年底上映,却对这场风波形成了支持,真是梦工厂始料不及的情况。

    在澳大利亚是M级(建议仅成人观看,有中等程度过激镜头),在日本是PG-12级(一些素材可能会不适合低于12岁的儿童,建议由家长陪伴观看),在德国是FSK6级(适合6周岁以上观众)。

    就算是在评级比美国还要严厉、保守、古板得多的英国,也只是15级(适合15岁以上人群观看。15岁以下者禁止在电影院观看,租借或购买该级别影片)而不是18级。

    英国评级有多严?当年R级的《驱魔人》在英国禁映,14年后才重定为18级;三年前PG-13级的《谍影重重》评为12级,当时闹了几个月后,BBFC推出了一项新评级12A级(12岁以下者到影院观看需由成人陪同),《谍影重重》立即以12A级重新发行而成为先驱,后来像PG-13级的《蜘蛛侠》等片在英国都是12A级。

    通常英国会比美国高一级,但现在LMS在美国反而要年满17岁才能单独观看,说是对美国人的一次嘲笑也不为过。

    “开玩笑吗?难道美国年轻人特别低能?”

    “这么说我到加拿大魁北克就不用父母跟着看了?好主意……可我听不懂法语!”

    这个新闻惹来了很多影迷粉丝的调侃,不过死咬规定的MPAA已经不再回应此事,回应也只是找骂,民心在叶惟那里。

    但民心是一个很容易变化的东西……暗流在涌动,过去周末开始有了叶惟做法欠妥的声音,多家娱乐网站点评MPAA固然有不对,叶惟的粗鲁骄纵却是一个更大的错误,“他言语间对脏话的推崇,以及对F词的使用,毫无值得肯定之处”。

    叶惟没有公开道歉,不但没有,还在17日周一《洛杉矶时报》电影版的长期个人专栏“VIY说了”上又批判了MPAA一番。

    他以旁观者的角度与平和的言辞,表示着锐厉的态度:要求MPAA早日发布完整的评级、申诉等条?。

    “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打压,虽然没人愿意走进那个假法庭,只要独立艺术精神不死,独立电影人的抗争还将继续。

    而电影存在一天,独立艺术精神就存在一天。”

    这篇《独立艺术精神死不了》让电影人拍手叫好,它能登刊出来,显然叶惟已经得到其幕后各方的全力支持。不支持也不行,两年来各方被温水煮青蛙一般,一点点地把巨额赌注押在他和LMS上面,上映在即了,谁舍得VIY被别人毁掉?谁都不能动他!

    另一方面,毁掉叶惟是MPAA不得不打的公关战,因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LMS都会是市场热点,如果大获成功那更加不得了,这意味着对评级风波冷处理是没什么效果的,及早扰乱视线、转移焦点才行。

    这也是六大对叶惟的报复,对LMS的打击。

    随着科幻频道的发难,涌动的暗流渐渐成了巨浪,一场公关战已经打响了。

    从17日到21日,短短几天里,网络和纸媒上都多了很多抨击、质疑、抹黑叶惟的言论。

    比如娱乐八卦事件少不了它的《纽约邮报》,成了攻击叶惟的一大矛头,“被宠坏的富家子弟VIY复活?”

    这篇代表性的公关文章阐述探讨了叶惟的家庭背景,给他打上了“富家子(Rich-Kid)”的标签,从小生活优越,住布伦特伍德,读哈佛-西湖,家里开电影公司,还盛传有许多的败家事迹,根本就是《飞跃比弗利》里那些家伙。

    所以叶惟的成功和美国梦无关,不是公众印象中的一个普通人靠着努力出头,他父辈的成功才是美国梦。

    而他的成功离不开他身处的圈子、获取的资源,这是其他有着和他同等电影才能的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成功土壤,而叶惟对此毫无谦虚和感恩,反倒因而嚣张无礼,这更加不是美国梦。

    “只有当VIY懂得正当自己为什么成功,我们才算拥有一个神童。”

    这篇文章用心十分险恶,是要把叶惟的平民光环拿走,把他定为一个享受着富人资源却横蛮无理的被宠坏孩子。社会对于富家子弟是一切都有着高要求的,低调谦逊会赢得赞许,高度狂妄会招来斥责,这放在全世界都合乎情理。

    当此类新闻流传于网络,果然得到不少的网民调侃打趣声、和惟黑们的狂欢攻击:“在返校节撒钱?这亚裔老兄还真是个富家子!”、“《婚期将至》是他家给他策划好的吧?越想越可怕!”、“今天才知道叶惟这些秘密,太失望了。”、“早就说他烂透了!”……

    而同时VIY的铁杆们都很愤怒,这完全是一篇夸大其词误导人的文章!

    反击的声音随之而起:“VIY家是中产家庭,他爸爸是个牙医,不是任何商人,所以他是中产孩子!《婚期将至》还几乎让他家破产。”、“一个亚裔孩子做到叶惟那样不是美国梦,你相信吗?”、“在返校节撒钱是凭空捏造的谣言,可靠的证据在哪里?”

    还有谁说叶惟不谦虚?熟知他的言论的人都知道,他经常都会表达对谁人的敬佩,发表在“VIY说了”的文章里一大堆对什么电影和电影人的大赞,像《大人物拿破仑》当初都得益于他的力荐。

    所谓的“嚣张无礼”只是他年少轻狂、个性、酷劲的一面,要说真正的嚣张无礼兼无脑,还是去指责那些童星吧。

    不懂感恩?VIY做了多少的公益慈善,成名了有钱了还开着那辆被娱乐媒体们揶揄过的大众二手车。而且VIY从来没有隐瞒自己以前曾经任性过,从他进入公众视线第一天起,他就是个被家庭危机唤醒的新孩子。

    “同等电影才能的同龄人”?如果有那么个白人孩子,随处都是成功土壤,轻易就会被捧上天!

    随便一个VIY铁杆都可以驳翻这篇文章,只是他们没有话语权,而一般人不会熟知VIY那么多,一看就信了大半。

    列夫、巴德等叶惟好友们?不愤怒,不是读哈佛-西湖就等于富家子,大部分学生是中产阶层,追梦联盟里最富的是莉莉,她倒真是富家女。除了她,大家的投资都要么是、要么几乎花光自己的积蓄,哪个富家子的全部积蓄是几千块一万块?

    还需要众筹?50万直接全出了。当时除了莉莉,那少数的富家子弟根本没兴趣,还说惟是搞庞氏骗局。

    哈佛-西湖那么多学生,怎么不见有另一个VIY?约翰-威廉姆斯家比惟家有钱多了,也不见他搞出什么来。

    然而人们对于一所学校的感官印象,很大程度视乎以其哪位著名学生去谈论它。就哈佛-西湖而言,以秀兰-邓波儿去谈论,人们竖起两只大拇指,以史蒂夫-宾去谈论,人们呸的一声。

    这周里关于叶惟的丑闻一件接着一件,对他的抨击也一个接着一个。暗流显然要在“叶惟是个被宠坏的富家子”这点上继续发力,《纽约邮报》再刊登一篇带头文章“叶惟,哈佛-西湖的新史蒂夫-宾?”

    史蒂夫-宾,现年40岁的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富家子兼败家子。

    他是哈佛-西湖的一张臭名牌(他读书时还是哈佛男校,与西湖女校未合并),18岁继承房地产大亨爷爷的六亿美金遗产,曾经也天才过,18岁起就写了剧本《越战先锋》(1984年上映,$2281万票房)和《越战先锋2》(1985年,$1075万),凭强力的人脉找人拍了出来,发行,都卖得不错。

    不过他很快就迷失在六亿遗产之中,玩,多年来却玩不出什么样子。大臭特臭是因为近几年连续的桃色丑闻,而电影事业上继续他保持了很久的风格,砸钱下去打水漂,去年的《夏威夷金钱游戏》亏了个够,$5000万制片费请来欧文-威尔逊、摩根-弗里曼、查理-辛、加里-西尼斯主演,$648万北美(2304家开幕影院)、$680万全球票房,16%新鲜度,23%喜爱度,没有发行DVD。

    这是欧文-威尔逊主演的电影里票房最差的一部,由他从影起他所有大规模放映的影片,只有这一部没有千万票房以上!其它的不管是客串、配角、主演,全部至少都二千万,欧文-威尔逊是个非常有观众缘的人。

    就因为史蒂夫-宾!这个不做什么好事的花花公子、好战分子,人们有多讨厌他?就这么多讨厌。

    《夏威夷金钱游戏》除了再次证明电影没有钱肯定玩不了,但不是有钱就能玩得转之外,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现在要把叶惟和史蒂夫-宾联系在一起,把《阳光小美女》和《夏威夷金钱游戏》联系在一起,什么目的?

    当然是想让人们连着也讨厌叶惟,文章里还营造着两人有什么来往的暧昧,因为史蒂夫-宾曾经往华纳兄弟主资的、罗伯特-泽米吉斯的全CGI电影《极地特快》($1。65亿制片成本)投资了8000万,而这正是由汤姆-汉克斯主演,普雷通也有投资。

    哈佛-西湖,汤姆-汉克斯,还需要更多桥梁吗?

    至于两部电影,有一个共同特质,很多的明星。

    《夏威夷金钱游戏》因为史蒂夫-宾的糟糕形象而成了一部观众眼中的明星堆彻片,还是用钱堆的,这让北美观众有着巨大的反感,糟糕的影片品质又让华纳兄弟没敢投入多少宣传费,一塌糊涂就不出奇了。

    《阳光小美女》?听着成本不高的独立片,但数不过来的巨星明星!看看海报,比《夏威夷金钱游戏》还夸张。

    一旦这种令人厌恶的印象建立,LMS势必会受到很大影响,真可谓恶毒。

    叶惟的影迷粉丝们又一次愤怒了,能做的只有在网上怒斥这种论调:“VIY可没有六亿遗产!”、“太可笑了,他们除了读过同一所学校,都拍电影,还有什么相同之处?”、“史蒂夫-宾那垃圾也配跟惟比?LOL!”、“一个哈佛-西湖之光,一个哈佛-西湖之耻。”……

    大概是因为叶惟的生活作风太Н单,不出入夜店,没有确切女友,还是亚裔男生,往私生活混乱那边攻击没有说服力。

    新一期《国家询问者报》配图报道:“确定,叶惟是同性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