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0月17日星期一,科幻频道向外界宣布取消纪?片《VIY》的播放,原因是“叶惟现今形象与纪录片不符”,并拒绝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的评论。

    当消息传开,网络上随之一片愤怒的声音,娱乐媒体和影迷粉丝都指责着“大制片厂的报复”、“无耻的对叶惟的个人针对”、“科幻频道正在失去它仅剩无几的脸皮”……

    “哪方面不符?是因为他太过坚持理想?还是他在申诉会上的表现太过天才?”跟踪关注的讽刺影评网站Mr。Cranky的评论极具代表性,“最近的VIY只是告诉了我们,他是个男人中的男人。”

    看看过去几天主流媒体们对这场评级风波的结语评论就知道,舆论支持着叶惟。《洛杉矶时报》称“LMS的申诉失败是败给虚伪腐朽的强权”,《旧金山纪事报》称“独立电影之殇,走不出的评级怪圈”,《纽约时报》称“MPAA欠公众一个交待”……

    而同样在关注的外国媒体方面,香港《明报》称“好莱坞片商的各怀鬼胎是MPAA行凶的最大靠山”,加拿大《多伦多星报》称“LMS评为R级是MPAA对美国人的一次嘲笑”

    嘲笑什么?除了漠视舆论等,还有LMS的评级对比。

    LMS近日在加拿大的评级已出,14A级(14岁以下的儿童需要成年人陪伴才能观看)。因为加拿大是没有PG-13级的,叶惟自己都说LMS不该评毫无年龄限制或建议指导的G级和PG级,所以这是最低的了。

    之前因为《驱魔录像》的评级惹过争议的FCO解释称“影片的粗俗语言、性和毒品内容不适合儿童单独观看,但对于青少年并无不适”,而在加拿大的魁北克省(法语区,有不同的制度),LMS的评级是G级,理论上一个三岁小孩自己去看都行。

    这也让法国裔的列夫向众人自豪地说:“这就是法国佬!”

    这一周里LMS在很多国家和地区的评级一一出炉,有是为了参加电影节,有是准备年底上映,却对这场风波形成了支持,真是梦工厂始料不及的情况。

    在澳大利亚是M级(建议仅成人观看,有中等程度过激镜头),在日本是PG-12级(一些素材可能会不适合低于12岁的儿童,建议由家长陪伴观看),在德国是FSK6级(适合6周岁以上观众)。

    就算是在评级比美国还要严厉、保守、古板得多的英国,也只是15级(适合15岁以上人群观看。15岁以下者禁止在电影院观看,租借或购买该级别影片)而不是18级。

    英国评级有多严?当年R级的《驱魔人》在英国禁映,14年后才重定为18级;三年前PG-13级的《谍影重重》评为12级,当时闹了几个月后,BBFC推出了一项新评级12A级(12岁以下者到影院观看需由成人陪同),《谍影重重》立即以12A级重新发行而成为先驱,后来像PG-13级的《蜘蛛侠》等片在英国都是12A级。

    通常英国会比美国高一级,但现在LMS在美国反而要年满17岁才能单独观看,说是对美国人的一次嘲笑也不为过。

    “开玩笑吗?难道美国年轻人特别低能?”

    “这么说我到加拿大魁北克就不用父母跟着看了?好主意……可我听不懂法语!”

    这个新闻惹来了很多影迷粉丝的调侃,不过死咬规定的MPAA已经不再回应此事,回应也只是找骂,民心在叶惟那里。

    但民心是一个很容易变化的东西……暗流在涌动,过去周末开始有了叶惟做法欠妥的声音,多家娱乐网站点评MPAA固然有不对,叶惟的粗鲁骄纵却是一个更大的错误,“他言语间对脏话的推崇,以及对F词的使用,毫无值得肯定之处”。

    叶惟没有公开道歉,不但没有,还在17日周一《洛杉矶时报》电影版的长期个人专栏“VIY说了”上又批判了MPAA一番。

    他以旁观者的角度与平和的言辞,表示着锐厉的态度:要求MPAA早日发布完整的评级、申诉等条?。

    “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打压,虽然没人愿意走进那个假法庭,只要独立艺术精神不死,独立电影人的抗争还将继续。

    而电影存在一天,独立艺术精神就存在一天。”

    这篇《独立艺术精神死不了》让电影人拍手叫好,它能登刊出来,显然叶惟已经得到其幕后各方的全力支持。不支持也不行,两年来各方被温水煮青蛙一般,一点点地把巨额赌注押在他和LMS上面,上映在即了,谁舍得VIY被别人毁掉?谁都不能动他!

    另一方面,毁掉叶惟是MPAA不得不打的公关战,因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LMS都会是市场热点,如果大获成功那更加不得了,这意味着对评级风波冷处理是没什么效果的,及早扰乱视线、转移焦点才行。

    这也是六大对叶惟的报复,对LMS的打击。

    随着科幻频道的发难,涌动的暗流渐渐成了巨浪,一场公关战已经打响了。

    从17日到21日,短短几天里,网络和纸媒上都多了很多抨击、质疑、抹黑叶惟的言论。

    比如娱乐八卦事件少不了它的《纽约邮报》,成了攻击叶惟的一大矛头,“被宠坏的富家子弟VIY复活?”

    这篇代表性的公关文章阐述探讨了叶惟的家庭背景,给他打上了“富家子(Rich-Kid)”的标签,从小生活优越,住布伦特伍德,读哈佛-西湖,家里开电影公司,还盛传有许多的败家事迹,根本就是《飞跃比弗利》里那些家伙。

    所以叶惟的成功和美国梦无关,不是公众印象中的一个普通人靠着努力出头,他父辈的成功才是美国梦。

    而他的成功离不开他身处的圈子、获取的资源,这是其他有着和他同等电影才能的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成功土壤,而叶惟对此毫无谦虚和感恩,反倒因而嚣张无礼,这更加不是美国梦。

    “只有当VIY懂得正当自己为什么成功,我们才算拥有一个神童。”

    这篇文章用心十分险恶,是要把叶惟的平民光环拿走,把他定为一个享受着富人资源却横蛮无理的被宠坏孩子。社会对于富家子弟是一切都有着高要求的,低调谦逊会赢得赞许,高度狂妄会招来斥责,这放在全世界都合乎情理。

    当此类新闻流传于网络,果然得到不少的网民调侃打趣声、和惟黑们的狂欢攻击:“在返校节撒钱?这亚裔老兄还真是个富家子!”、“《婚期将至》是他家给他策划好的吧?越想越可怕!”、“今天才知道叶惟这些秘密,太失望了。”、“早就说他烂透了!”……

    而同时VIY的铁杆们都很愤怒,这完全是一篇夸大其词误导人的文章!

    反击的声音随之而起:“VIY家是中产家庭,他爸爸是个牙医,不是任何商人,所以他是中产孩子!《婚期将至》还几乎让他家破产。”、“一个亚裔孩子做到叶惟那样不是美国梦,你相信吗?”、“在返校节撒钱是凭空捏造的谣言,可靠的证据在哪里?”

    还有谁说叶惟不谦虚?熟知他的言论的人都知道,他经常都会表达对谁人的敬佩,发表在“VIY说了”的文章里一大堆对什么电影和电影人的大赞,像《大人物拿破仑》当初都得益于他的力荐。

    所谓的“嚣张无礼”只是他年少轻狂、个性、酷劲的一面,要说真正的嚣张无礼兼无脑,还是去指责那些童星吧。

    不懂感恩?VIY做了多少的公益慈善,成名了有钱了还开着那辆被娱乐媒体们揶揄过的大众二手车。而且VIY从来没有隐瞒自己以前曾经任性过,从他进入公众视线第一天起,他就是个被家庭危机唤醒的新孩子。

    “同等电影才能的同龄人”?如果有那么个白人孩子,随处都是成功土壤,轻易就会被捧上天!

    随便一个VIY铁杆都可以驳翻这篇文章,只是他们没有话语权,而一般人不会熟知VIY那么多,一看就信了大半。

    列夫、巴德等叶惟好友们?不愤怒,不是读哈佛-西湖就等于富家子,大部分学生是中产阶层,追梦联盟里最富的是莉莉,她倒真是富家女。除了她,大家的投资都要么是、要么几乎花光自己的积蓄,哪个富家子的全部积蓄是几千块一万块?

    还需要众筹?50万直接全出了。当时除了莉莉,那少数的富家子弟根本没兴趣,还说惟是搞庞氏骗局。

    哈佛-西湖那么多学生,怎么不见有另一个VIY?约翰-威廉姆斯家比惟家有钱多了,也不见他搞出什么来。

    然而人们对于一所学校的感官印象,很大程度视乎以其哪位著名学生去谈论它。就哈佛-西湖而言,以秀兰-邓波儿去谈论,人们竖起两只大拇指,以史蒂夫-宾去谈论,人们呸的一声。

    这周里关于叶惟的丑闻一件接着一件,对他的抨击也一个接着一个。暗流显然要在“叶惟是个被宠坏的富家子”这点上继续发力,《纽约邮报》再刊登一篇带头文章“叶惟,哈佛-西湖的新史蒂夫-宾?”

    史蒂夫-宾,现年40岁的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富家子兼败家子。

    他是哈佛-西湖的一张臭名牌(他读书时还是哈佛男校,与西湖女校未合并),18岁继承房地产大亨爷爷的六亿美金遗产,曾经也天才过,18岁起就写了剧本《越战先锋》(1984年上映,$2281万票房)和《越战先锋2》(1985年,$1075万),凭强力的人脉找人拍了出来,发行,都卖得不错。

    不过他很快就迷失在六亿遗产之中,玩,多年来却玩不出什么样子。大臭特臭是因为近几年连续的桃色丑闻,而电影事业上继续他保持了很久的风格,砸钱下去打水漂,去年的《夏威夷金钱游戏》亏了个够,$5000万制片费请来欧文-威尔逊、摩根-弗里曼、查理-辛、加里-西尼斯主演,$648万北美(2304家开幕影院)、$680万全球票房,16%新鲜度,23%喜爱度,没有发行DVD。

    这是欧文-威尔逊主演的电影里票房最差的一部,由他从影起他所有大规模放映的影片,只有这一部没有千万票房以上!其它的不管是客串、配角、主演,全部至少都二千万,欧文-威尔逊是个非常有观众缘的人。

    就因为史蒂夫-宾!这个不做什么好事的花花公子、好战分子,人们有多讨厌他?就这么多讨厌。

    《夏威夷金钱游戏》除了再次证明电影没有钱肯定玩不了,但不是有钱就能玩得转之外,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现在要把叶惟和史蒂夫-宾联系在一起,把《阳光小美女》和《夏威夷金钱游戏》联系在一起,什么目的?

    当然是想让人们连着也讨厌叶惟,文章里还营造着两人有什么来往的暧昧,因为史蒂夫-宾曾经往华纳兄弟主资的、罗伯特-泽米吉斯的全CGI电影《极地特快》($1。65亿制片成本)投资了8000万,而这正是由汤姆-汉克斯主演,普雷通也有投资。

    哈佛-西湖,汤姆-汉克斯,还需要更多桥梁吗?

    至于两部电影,有一个共同特质,很多的明星。

    《夏威夷金钱游戏》因为史蒂夫-宾的糟糕形象而成了一部观众眼中的明星堆彻片,还是用钱堆的,这让北美观众有着巨大的反感,糟糕的影片品质又让华纳兄弟没敢投入多少宣传费,一塌糊涂就不出奇了。

    《阳光小美女》?听着成本不高的独立片,但数不过来的巨星明星!看看海报,比《夏威夷金钱游戏》还夸张。

    一旦这种令人厌恶的印象建立,LMS势必会受到很大影响,真可谓恶毒。

    叶惟的影迷粉丝们又一次愤怒了,能做的只有在网上怒斥这种论调:“VIY可没有六亿遗产!”、“太可笑了,他们除了读过同一所学校,都拍电影,还有什么相同之处?”、“史蒂夫-宾那垃圾也配跟惟比?LOL!”、“一个哈佛-西湖之光,一个哈佛-西湖之耻。”……

    大概是因为叶惟的生活作风太Н单,不出入夜店,没有确切女友,还是亚裔男生,往私生活混乱那边攻击没有说服力。

    新一期《国家询问者报》配图报道:“确定,叶惟是同性恋!”

第三百零一章 就是没有害怕    这下麻烦了,惟格闯出大祸了。

    周六中午的一个电话,让特利-普莱斯怒不可遏,也头痛得脑袋几乎炸开,科幻频道那边打来的电话,因为叶惟最近的行为与协议的形象严重不符,他们要取消原定于10月30日首播的纪录片《VIY:追梦、阳光小美女、神童诞生》的播放。

    这显然是一次对叶惟的报复!

    科幻频道隶属于六大制片厂之一的环球影业的母公司NBC环球,与迪斯尼集团也关系匪浅。而叶惟最近的行为是指什么?绝对是在昨天的申诉会上毫不给MPAA和六大留半点颜面。

    “他的无礼粗鲁、自以为是只算个被宠坏的孩子,跟梦想、神童这些正面的宣传完全不符”,科幻频道其实已经明确表示,“如果他愿意为自己的情绪化不当言论公开道歉,合作就可以继续”,这个周末的时间让他想清楚。

    因为是联合推广合作性质,科幻频道违约不需要赔多少钱,又以叶惟违反协议在先为理由,几乎都要向梦工厂索要赔偿了。

    梦工厂和NBC环球的关系一向很好,但这次对方明确是针对叶惟,一副“你们不用多说,要他说”的态度。

    要叶惟公开道歉?普莱斯知道不可能,也不好,现在的舆论都支持着叶惟和LMS,要是叶惟突然道歉,反MPAA评级阵营就会成了个笑话,而叶惟只会遭到全行业的讨厌。

    这么吃相难看,看来MPAA和六大是真的害怕了,大概怕2003年底的奥斯卡宣传试看片禁令事件重演。

    如果一部电影志在冲击颁奖季,发行商自然要做好宣传(冲奥文艺片从投拍就开始了),比如向奥斯卡和其它奖项的评委们寄送该影片的DVD(以前是VHS录像带),这就是宣传试看片。

    一年那么多电影报名角逐奥斯卡,事实上五千多评委们很多人在投票提名、再从提名选获奖者时,都没有看全那些影片。而派发了宣传DVD的影片有更大机率被看过,也就得到更多“哦我看过这部,不错,选它吧”。

    一切为了熟脸和好感,所以试看片套装怎么做,冲奥发行商们各出心思,像附带点小礼物什么的,这是以前;APMAS(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很快就规定试看片套装不能带礼物,然后是不能包含任何纸质印刷材料,接着是要用“简单的唱片套或盒子”做包装,到现在就只能发张只有影片本身的DVD,装进一个不能值钱的套或盒,上面写上一句“供你参考”。

    每年颁奖季开始,发行商们就会忙碌这个工作,对独立电影公司来说,这是抗衡六大强大的发行和公关系统的最好办法。

    对六大来说,这是眼中钉。终于在2003年年底,MPAA以反盗版为由(试看片DVD的确是很多盗版和影片内容泄漏的源头,但主要损害的是大片的利益,反而增加了独立片生存的空间),下令禁止会员公司们派发试看片。

    这一禁令对六大有利,却是独立片商们的毒药。于是愤怒的独立片商们联手把MPAA告上法庭,同年12月胜诉,法院裁定MPAA的禁令有违反不正当竞争法,禁令废除,试看片继续可以发。

    如果LMS确定有冲奥的实力,梦工厂也会这么做。

    现在一些影片已经开始了,就普莱斯知道的,今年狮门简直是疯了,拿着一部《撞车》像要争夺奥斯卡最佳影片似的,正到处派发DVD,跟颁奖季沾点关系的人都有,夸张点说连清洁工都人手一张。

    韦恩斯坦兄弟都不这么做,通常是有目的群体、有选择地投放,但狮门是无差别地投放。这可能需要投入十几万张DVD,那可不是一笔小钱。

    禁令事件的败北已经让MPAA威望大降了,以现在的舆论,如果独立片商们联合状告MPAA评级不公,事件结果可能会不同。

    但这么多年没发生这种事不是没原因的,每次评级不公损害的只是当事公司的利益,对其它公司随时还是件好事。所以不同于试看片禁令的六大之外利?皆损,每次评级风波都难以凝聚来自片商群体的力量。

    而且这场风波来得太过突然,连梦工厂自己都没想过会和要闹得这么大!

    申诉会的情况也是一次“失控”,高层们和普莱斯都没有想到叶惟的言辞能那么凌厉,又叮嘱过他要控制情绪,输了就接受走人,VIY却来了惊世的“FUCK-MPAA”,骂MPAA的人很多,骂得这样痛快但难听的他还是第一人,17岁的亚裔小子。

    昨天申诉会一完,普莱斯向高层们一报告,卡森伯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有麻烦了”,谁都知道肯定有麻烦了,却没想到首先是这个,宣传纪录片取消播放。

    科幻频道是个电影宣传的热门频道,但LMS在它上面宣传并不是最适合的。当初是看中其联合推广的低费用这一点,LMS今非昔比,如果科幻频道几个月前说取消合作,那没问题,可是只剩半个月了!

    这当然是严重的扰乱LMS宣传节奏,突然间要找什么频道播?消息不灵通等着在科幻频道看的观众怎么办?

    麻烦还可能会陆续有来。生意就是生意,也许以后某天叶惟和大制片厂好得腻在一起,却不是现在,六大显然要给这个野马般的小子一些厉害看看,先驯服他才再考虑使用他。他真是个聪明人、真是个天才的话,就不要再和MPAA对着干了。

    梦工厂今年来就没有一件顺利事,好不容易迎来LMS这个充满丰收希望的项目要收成,又闹成了这样。

    接了电话后,普莱斯第一时间通知高层,他是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

    “这次公关不难,那小子犯了太多的错误,我们很容易就能转移外界的关注焦点。”

    “哦?你有什么主意?”

    “先把评级结果的焦点转移,让外界关注讨论的不是MPAA对不对,是叶惟的行为适不适当。默认MPAA是有不对的地方,不近人情地死守规定;但叶惟的行为错误、无礼、骄纵,他是要求得到特殊待遇,MPAA不给,他就像个被宠坏的孩子那样无理取闹,让他这个人失去公众信服力。”

    “对就这样,再从他申诉会上的言论里找些话,添油加醋一下,变成是无知幼稚的话、狂妄的大话,而MPAA只是不跟一个小孩计较,不是说不过他。”

    “他本来就有着嚣张轻佻坏小子的形象,攻击这个点会很有说服力。他已经被过去很久的小小成绩烧坏脑子了,另外不管有没有成绩,都得尊重别人。”

    “他的私生活方面也要攻击,这会更快地转移普通民众的视线……”

    ※※

    夕阳的照映中,卡特琳娜岛静瑟而优美,海风带来着秋季的凉快。

    海鸥在归巢,叶惟和妮娜则到了双港露营地。没有入住那些小木屋,两人租了露营帐篷等装备,就到了露营地北边的一处山坡高处,北面的大海近在身边般,很远才有其他游客的帐篷,是个扎营的好地方。

    很早以前,妮娜就搞清楚了一个谜团,尤尼克为什么会吃草。

    因为这是他的露营哲学,环境越荒野越刺激,方式越原始越过瘾。尤尼克真的好喜欢露营,和他恋爱以来,她露营的次数都直线地提升,旅游地可以露营就一定要露营的。

    此时在一小片灌木遮挡着的不远处,两人动手合力组装着帐篷。

    早已熟手熟脚了,妮娜把帐杆对接好递给他,叶惟拿过帐杆穿进营筒里,又要铺内帐又要挂外帐,笑谈中忙活一会,两人就把这个蓝色的双人帐篷拉立了起来,欢呼地击了击掌。

    “我们应该租个更大的,我感觉它很难经得住今晚的折腾。”

    “……你别想像上次那样!”

    妮娜恶狠狠地抱住了他,像要摔跤,其实在撒娇。叶惟搂着她娇柔婀娜的身子左右摇摆,笑道:“我发现你真色,我是担心会有什么野牛偷袭。不过这里再危险也就一点点真想到亚马逊丛林探险。”

    “亚马逊!”妮娜笑着翻了记白眼,听他说过无数次了,每次露营他都要说,她如数家珍:“那里有食人族,还有什么咬人一口就能致命的蚂蚁,还有很多危险的植物,噢还有食人鱼!”

    “是的是的。”叶惟捏了她的翘臀一下,就松开她走去准备晚餐,“MPAA评级的事真让我很愤怒很失望,但就是没有害怕,为什么,因为我可是个未来的探险家,亚马逊都不怕,怕什么?我知道有一天我会去的。”

    “我也一起去。”妮娜跟着和他一起动手布置晚餐,铺红格的野餐垫,把买来的食物水果放置上去。

    “那可不行。”他一边做事,一边说道:“我才不让你去,那里太危险了。”明知他什么意思,她心甜的嗔道:“你这是看不起女生。”他笑道:“我只是不想被你害死。”

    “你!说什么……”

    “说事实!那里有一种花,见到漂亮女生就会释放一种致命毒气,叫妒忌花。”

    “真的有吗?我再笨也知道不可能有。”

    “OK,聪明鬼。”

    两人笑谈中布置好了晚餐,用矿泉水洗洗手,席地而坐就开始用餐起来,不时嬉闹,她要喂他吃面包边,他感慨她的狠心。

    异地恋四个月多了,妮娜真庆幸自己和尤尼克的感情还是那么好、更好,但她不喜欢异地恋,一点都不。

    他们的开始不同普通的情侣,前面大半年就是同居状态,几乎每天生活在一起,就算是LMS拍摄的两个月里一个星期也能见上很多次,当他回去洛杉矶后,就好像他突然从她的世界中离去一般,似乎有了很大的个人空间,却其实经常很痛苦。

    每天的思念、有时候的莫名沮丧,是的,她有时会胡想,洛杉矶是个花花世界,他那么受欢迎,那个前女友又是同校……有时候突然特别想见到他、想被他抱着,可只能打电话,如果他那天很忙,或者正巧做着想着什么事,每天的电话都聊不了多久。

    和朋友们出去玩,人家成双成对的,她自己一个,很多男生来搭讪想调情,她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可那些人还继续烦着,那种时候,她多想尤尼克就在身边……

    不过每次相见,妮娜都十分确定自己和尤尼克没有问题,还在热恋!

    夜空中璀璨的星河照耀,双港露营地火光点点,两人点了一盏煤油灯放在帐篷边,面朝大海,相搂地坐在地垫上,观赏着美景,交融着甜蜜,自有一股浪漫的气氛。

    叶惟不喜欢异地恋,谁会喜欢?有个相爱的漂亮女朋友却隔着那么老远,思念不说,担心她有没有照顾好自己不说,欲-望来了的时候真难受。不过也给了他更多时间做个工作狂,新项目一堆堆的改编工作要忙。

    “尤尼克……”

    “嗯?”

    “你会离开我吗?”

    “你不离开我,我就不会离开你。你离开我,我会追回你。”

    “我不会的……”

    看着妮娜有点迷离的眼眸,叶惟吻向了她微张的嘴唇,“我是这么的爱你。”

    “我也是……”她和他吻了一阵,当他有进一步举动,她按住了胸部上他的手,“尤尼克,我这个人比较嘴笨,好像除了‘我爱你’什么都不会说,所以我决定就不说吧!”

    妮娜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开去转过身来,一脸甜美的笑容,“我给你跳舞。”

    “是吗?”叶惟双手往后撑地,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穿着运动鞋的妮娜踮起了脚,展着右手做了个起舞礼,就舞动了起来,混合着芭蕾、爵士和艺术体操,轻轻的,柔柔的,随着心意而动,绰约的身影在月光中如同梦幻,满溢爱意的双眸宛如星辰。

    叶惟微笑地看着,还需要说什么呢,星空下,大海边,小岛上,一个少女在为恋人翩翩起舞。还需要说什么呢。

    楸/div>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