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下麻烦了,惟格闯出大祸了。

    周六中午的一个电话,让特利-普莱斯怒不可遏,也头痛得脑袋几乎炸开,科幻频道那边打来的电话,因为叶惟最近的行为与协议的形象严重不符,他们要取消原定于10月30日首播的纪录片《VIY:追梦、阳光小美女、神童诞生》的播放。

    这显然是一次对叶惟的报复!

    科幻频道隶属于六大制片厂之一的环球影业的母公司NBC环球,与迪斯尼集团也关系匪浅。而叶惟最近的行为是指什么?绝对是在昨天的申诉会上毫不给MPAA和六大留半点颜面。

    “他的无礼粗鲁、自以为是只算个被宠坏的孩子,跟梦想、神童这些正面的宣传完全不符”,科幻频道其实已经明确表示,“如果他愿意为自己的情绪化不当言论公开道歉,合作就可以继续”,这个周末的时间让他想清楚。

    因为是联合推广合作性质,科幻频道违约不需要赔多少钱,又以叶惟违反协议在先为理由,几乎都要向梦工厂索要赔偿了。

    梦工厂和NBC环球的关系一向很好,但这次对方明确是针对叶惟,一副“你们不用多说,要他说”的态度。

    要叶惟公开道歉?普莱斯知道不可能,也不好,现在的舆论都支持着叶惟和LMS,要是叶惟突然道歉,反MPAA评级阵营就会成了个笑话,而叶惟只会遭到全行业的讨厌。

    这么吃相难看,看来MPAA和六大是真的害怕了,大概怕2003年底的奥斯卡宣传试看片禁令事件重演。

    如果一部电影志在冲击颁奖季,发行商自然要做好宣传(冲奥文艺片从投拍就开始了),比如向奥斯卡和其它奖项的评委们寄送该影片的DVD(以前是VHS录像带),这就是宣传试看片。

    一年那么多电影报名角逐奥斯卡,事实上五千多评委们很多人在投票提名、再从提名选获奖者时,都没有看全那些影片。而派发了宣传DVD的影片有更大机率被看过,也就得到更多“哦我看过这部,不错,选它吧”。

    一切为了熟脸和好感,所以试看片套装怎么做,冲奥发行商们各出心思,像附带点小礼物什么的,这是以前;APMAS(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很快就规定试看片套装不能带礼物,然后是不能包含任何纸质印刷材料,接着是要用“简单的唱片套或盒子”做包装,到现在就只能发张只有影片本身的DVD,装进一个不能值钱的套或盒,上面写上一句“供你参考”。

    每年颁奖季开始,发行商们就会忙碌这个工作,对独立电影公司来说,这是抗衡六大强大的发行和公关系统的最好办法。

    对六大来说,这是眼中钉。终于在2003年年底,MPAA以反盗版为由(试看片DVD的确是很多盗版和影片内容泄漏的源头,但主要损害的是大片的利益,反而增加了独立片生存的空间),下令禁止会员公司们派发试看片。

    这一禁令对六大有利,却是独立片商们的毒药。于是愤怒的独立片商们联手把MPAA告上法庭,同年12月胜诉,法院裁定MPAA的禁令有违反不正当竞争法,禁令废除,试看片继续可以发。

    如果LMS确定有冲奥的实力,梦工厂也会这么做。

    现在一些影片已经开始了,就普莱斯知道的,今年狮门简直是疯了,拿着一部《撞车》像要争夺奥斯卡最佳影片似的,正到处派发DVD,跟颁奖季沾点关系的人都有,夸张点说连清洁工都人手一张。

    韦恩斯坦兄弟都不这么做,通常是有目的群体、有选择地投放,但狮门是无差别地投放。这可能需要投入十几万张DVD,那可不是一笔小钱。

    禁令事件的败北已经让MPAA威望大降了,以现在的舆论,如果独立片商们联合状告MPAA评级不公,事件结果可能会不同。

    但这么多年没发生这种事不是没原因的,每次评级不公损害的只是当事公司的利益,对其它公司随时还是件好事。所以不同于试看片禁令的六大之外利?皆损,每次评级风波都难以凝聚来自片商群体的力量。

    而且这场风波来得太过突然,连梦工厂自己都没想过会和要闹得这么大!

    申诉会的情况也是一次“失控”,高层们和普莱斯都没有想到叶惟的言辞能那么凌厉,又叮嘱过他要控制情绪,输了就接受走人,VIY却来了惊世的“FUCK-MPAA”,骂MPAA的人很多,骂得这样痛快但难听的他还是第一人,17岁的亚裔小子。

    昨天申诉会一完,普莱斯向高层们一报告,卡森伯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有麻烦了”,谁都知道肯定有麻烦了,却没想到首先是这个,宣传纪录片取消播放。

    科幻频道是个电影宣传的热门频道,但LMS在它上面宣传并不是最适合的。当初是看中其联合推广的低费用这一点,LMS今非昔比,如果科幻频道几个月前说取消合作,那没问题,可是只剩半个月了!

    这当然是严重的扰乱LMS宣传节奏,突然间要找什么频道播?消息不灵通等着在科幻频道看的观众怎么办?

    麻烦还可能会陆续有来。生意就是生意,也许以后某天叶惟和大制片厂好得腻在一起,却不是现在,六大显然要给这个野马般的小子一些厉害看看,先驯服他才再考虑使用他。他真是个聪明人、真是个天才的话,就不要再和MPAA对着干了。

    梦工厂今年来就没有一件顺利事,好不容易迎来LMS这个充满丰收希望的项目要收成,又闹成了这样。

    接了电话后,普莱斯第一时间通知高层,他是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

    “这次公关不难,那小子犯了太多的错误,我们很容易就能转移外界的关注焦点。”

    “哦?你有什么主意?”

    “先把评级结果的焦点转移,让外界关注讨论的不是MPAA对不对,是叶惟的行为适不适当。默认MPAA是有不对的地方,不近人情地死守规定;但叶惟的行为错误、无礼、骄纵,他是要求得到特殊待遇,MPAA不给,他就像个被宠坏的孩子那样无理取闹,让他这个人失去公众信服力。”

    “对就这样,再从他申诉会上的言论里找些话,添油加醋一下,变成是无知幼稚的话、狂妄的大话,而MPAA只是不跟一个小孩计较,不是说不过他。”

    “他本来就有着嚣张轻佻坏小子的形象,攻击这个点会很有说服力。他已经被过去很久的小小成绩烧坏脑子了,另外不管有没有成绩,都得尊重别人。”

    “他的私生活方面也要攻击,这会更快地转移普通民众的视线……”

    ※※

    夕阳的照映中,卡特琳娜岛静瑟而优美,海风带来着秋季的凉快。

    海鸥在归巢,叶惟和妮娜则到了双港露营地。没有入住那些小木屋,两人租了露营帐篷等装备,就到了露营地北边的一处山坡高处,北面的大海近在身边般,很远才有其他游客的帐篷,是个扎营的好地方。

    很早以前,妮娜就搞清楚了一个谜团,尤尼克为什么会吃草。

    因为这是他的露营哲学,环境越荒野越刺激,方式越原始越过瘾。尤尼克真的好喜欢露营,和他恋爱以来,她露营的次数都直线地提升,旅游地可以露营就一定要露营的。

    此时在一小片灌木遮挡着的不远处,两人动手合力组装着帐篷。

    早已熟手熟脚了,妮娜把帐杆对接好递给他,叶惟拿过帐杆穿进营筒里,又要铺内帐又要挂外帐,笑谈中忙活一会,两人就把这个蓝色的双人帐篷拉立了起来,欢呼地击了击掌。

    “我们应该租个更大的,我感觉它很难经得住今晚的折腾。”

    “……你别想像上次那样!”

    妮娜恶狠狠地抱住了他,像要摔跤,其实在撒娇。叶惟搂着她娇柔婀娜的身子左右摇摆,笑道:“我发现你真色,我是担心会有什么野牛偷袭。不过这里再危险也就一点点真想到亚马逊丛林探险。”

    “亚马逊!”妮娜笑着翻了记白眼,听他说过无数次了,每次露营他都要说,她如数家珍:“那里有食人族,还有什么咬人一口就能致命的蚂蚁,还有很多危险的植物,噢还有食人鱼!”

    “是的是的。”叶惟捏了她的翘臀一下,就松开她走去准备晚餐,“MPAA评级的事真让我很愤怒很失望,但就是没有害怕,为什么,因为我可是个未来的探险家,亚马逊都不怕,怕什么?我知道有一天我会去的。”

    “我也一起去。”妮娜跟着和他一起动手布置晚餐,铺红格的野餐垫,把买来的食物水果放置上去。

    “那可不行。”他一边做事,一边说道:“我才不让你去,那里太危险了。”明知他什么意思,她心甜的嗔道:“你这是看不起女生。”他笑道:“我只是不想被你害死。”

    “你!说什么……”

    “说事实!那里有一种花,见到漂亮女生就会释放一种致命毒气,叫妒忌花。”

    “真的有吗?我再笨也知道不可能有。”

    “OK,聪明鬼。”

    两人笑谈中布置好了晚餐,用矿泉水洗洗手,席地而坐就开始用餐起来,不时嬉闹,她要喂他吃面包边,他感慨她的狠心。

    异地恋四个月多了,妮娜真庆幸自己和尤尼克的感情还是那么好、更好,但她不喜欢异地恋,一点都不。

    他们的开始不同普通的情侣,前面大半年就是同居状态,几乎每天生活在一起,就算是LMS拍摄的两个月里一个星期也能见上很多次,当他回去洛杉矶后,就好像他突然从她的世界中离去一般,似乎有了很大的个人空间,却其实经常很痛苦。

    每天的思念、有时候的莫名沮丧,是的,她有时会胡想,洛杉矶是个花花世界,他那么受欢迎,那个前女友又是同校……有时候突然特别想见到他、想被他抱着,可只能打电话,如果他那天很忙,或者正巧做着想着什么事,每天的电话都聊不了多久。

    和朋友们出去玩,人家成双成对的,她自己一个,很多男生来搭讪想调情,她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可那些人还继续烦着,那种时候,她多想尤尼克就在身边……

    不过每次相见,妮娜都十分确定自己和尤尼克没有问题,还在热恋!

    夜空中璀璨的星河照耀,双港露营地火光点点,两人点了一盏煤油灯放在帐篷边,面朝大海,相搂地坐在地垫上,观赏着美景,交融着甜蜜,自有一股浪漫的气氛。

    叶惟不喜欢异地恋,谁会喜欢?有个相爱的漂亮女朋友却隔着那么老远,思念不说,担心她有没有照顾好自己不说,欲-望来了的时候真难受。不过也给了他更多时间做个工作狂,新项目一堆堆的改编工作要忙。

    “尤尼克……”

    “嗯?”

    “你会离开我吗?”

    “你不离开我,我就不会离开你。你离开我,我会追回你。”

    “我不会的……”

    看着妮娜有点迷离的眼眸,叶惟吻向了她微张的嘴唇,“我是这么的爱你。”

    “我也是……”她和他吻了一阵,当他有进一步举动,她按住了胸部上他的手,“尤尼克,我这个人比较嘴笨,好像除了‘我爱你’什么都不会说,所以我决定就不说吧!”

    妮娜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开去转过身来,一脸甜美的笑容,“我给你跳舞。”

    “是吗?”叶惟双手往后撑地,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穿着运动鞋的妮娜踮起了脚,展着右手做了个起舞礼,就舞动了起来,混合着芭蕾、爵士和艺术体操,轻轻的,柔柔的,随着心意而动,绰约的身影在月光中如同梦幻,满溢爱意的双眸宛如星辰。

    叶惟微笑地看着,还需要说什么呢,星空下,大海边,小岛上,一个少女在为恋人翩翩起舞。还需要说什么呢。

    楸/div>

第三百章 只有一个邓波儿    周末到来,LMS评级风波还在发酵,而风波焦点叶惟周六这天一早,就和妮娜一起先到了圣佩德罗,再坐快艇驶往只有一小时船程的卡特琳娜岛,暂时远离那一片纷扰,度假散心。

    两人去的是双港区,以前就去过小岛的市中心艾维隆那边玩了,这次想更偏静些。

    当两人踏上双港码头的木桥,才早上九点多,蓝天白云下,清蓝的海水波光粼粼,可以看得见海中浅层的鱼和潜水者,港湾边一艘艘船艇在悠然来往,海滩边也不乏游人身影。

    “你好,卡特琳娜!”刚刚下船,叶惟就大喊了一声,惹得桥上几个其他游客望了望来,他又张手喊道:“我爱你!”

    妮娜提着手袋径直往前方走去,好像不认识他,嘴角在偷笑。

    “走走走!”叶惟一阵风般冲了过去,妮娜笑出声地奔跑跟上。

    岛屿很小,双港更小,两人在码头边的游客服务站租了两辆自行车,就开始四处游玩,享受优美的风光和爱情的甜蜜。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单反相机的快门声,是一张张摄影照片,拍摄下妮娜欢悦的、活力的、美丽的瞬间。

    她在海滩上举着双手高高地跃起,马尾摇扬,笑容灿烂。

    她倚着一棵高大的棕榈树,双眼远望,像在等待着心上人。

    她似乎骑车摔倒在荒芜的山坡上,远景是大海,黑色自行车倒地,她抱着双膝坐在旁边,棕眸微瞪,娇嗔的样子。

    还是在没什么植物的山坡上,自行车停在那,她侧坐在车子坐垫上,修长的双腿垂下站地,一手挽着车头,一手挽发。

    “OK,现在给我一些微笑,微微的,有点羞赧,像是表白时刻,行了……真美!”

    “我看看。”

    叶惟一说好了,妮娜顿时满脸笑容,奔到他旁边看向相机的显示屏,只见身着多彩薄外套和米黄七分裤的自己看上去那么好,她不由开心的道:“我喜欢,比刚才那张好多了。”

    其实刚才那张她也很喜欢,每一张都喜欢。尤尼克喜爱为她摄影,说要把她的青春纪录下来,平时拍,每次旅行更要拍上很多,如果算上普通照片,这一年来拍了肯定上万张,这些拍得好美的摄影照都快上千张了。

    她爱这样,爱这种他爱她的方式。因为《驱魔录像》成名后,夏天到现在小半年里,她有几次为少女时尚杂志摄影,还做了些服装模特的平面广告工作,不过没有人把她拍得比尤尼克好。

    “这张有什么摄影立意么?”妮娜不自觉地搂靠着他。

    “当然有了,这张叫‘为什么这里叫Catalina’。”叶惟看着显示屏里的少女,也很满意。妮娜双眸一弯的问:“为什么?”她感觉跟她的名字有关。叶惟笑道:“因为它有你一半的美丽,LINA。”

    “哈哈。”虽然猜到,妮娜还是被逗笑,满心甜滋滋,却嗔着打了他一下,“都怪你!整天哄我,害我都成自大狂了,好像我真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

    “在我看来你就是。”叶惟忽然灵光一闪,更能逗她开心的,立时故作认真的道:“说到名字,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

    “你的中文名字。”叶惟把手中的单反相机给她拿着,走向几步开外的自行车,从她的手袋里拿出了小本子和圆珠笔,本子前半记满了些关于LMS修改台词和新项目的想法,想到什么,他随时都会记下。

    这时有几个游客开着辆高尔夫球车从山路驶过,他“嘿,祝好运!”的打了声招呼,游客们友善地回应而去。

    妮娜走了过来,叶惟往本子的空白一页写了行中文名字,标准的简体楷书,给她展示道:“妮娜-杜波夫,这是现在中文媒体使用的翻译名字,我以前也教你这么写。”妮娜点头说是的,一年来要写中文名都写这名字。

    “怎么了?”她好奇问道。

    “以前我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最近。”叶惟了皱眉,“突然有一天,我感觉这个姓氏的翻译太丑了,我错了,用这种典型的东欧姓氏译法根本不能展现你的美丽。”

    妮娜不由来了兴趣,“为什么,不是挺好的么?”

    “杜字可以,这是个中文姓氏,但‘波夫’就不行了。”他厌恶的啊了声,“波夫是个男生名字,你知道夫这个字的意思就是男人,波夫是波浪般的男人,亚历山大-杜波夫很适合,妮娜-杜波夫?”他又唔了声。

    “我早就发现了!这个夫是夫妻的那个夫。”妮娜惊道,着急地瞪目,“听你这么说,真的好怪。”

    “如果你不是全世界最美的人,就是波夫害的。我不能让错误继续,我又不是MPAA,我要为Dobrev翻译一个更好的女生版本,再通知中文媒体不要再用杜波夫称呼你,然后我就想了……”

    叶惟一脸思考的模样,随即就欣喜的啊了声,“来点旧好莱坞风格吧!像秀兰-邓波儿。”他往纸上写了起来,解释道:“邓波儿译得太棒了,波浪般的小孩,正好是她小时候的银幕形象。而后来的Temple都译成坦普尔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看看她,他一边写一边摇头说:“如果是‘秀兰-坦普尔’,唔,谁都不会感到可爱。只有一个邓波儿。”

    “那我的名字呢?”妮娜对邓波儿、坦普尔的视觉感官差别不是很大,但非常期待自己的古典风格。

    叶惟笑了笑,往纸上的妮娜-杜波夫下方写了一行字,展示道:“妮娜-杜宝芙。宝是什么你也知道,芙是荷花,也是指美女。”

    “哇。”妮娜顿时感慨了声,就算文字感官差别没什么感觉,完全不同的意思意境却那么鲜明,宝贵的荷花、宝贵的美人,哪是波浪般的男人可比。她又感动,又高兴,“我喜欢,我好喜欢。那什么时候通知中文媒体?”

    “我本来想立即就通知的,但我突然又想。”叶惟耸耸肩,“让那些人叫你杜波夫吧。”妮娜不依的嗔道:“不行,明明这个更好!”叶惟搂住她,直视着她的双眸,温声道:“因为我就可以一个人拥有杜宝芙了。”

    “噢……”妮娜笑着噘起了嘴巴,情不自禁地以额头抵着他的肩膀,“尤尼克,我真想知道,你哄人的本事是怎么练出来的?”

    “哄人?我虽然是你的经纪人,可我不哄你。”叶惟抚着她纤细的腰身,笑道:“不要以为好听的话就是哄人,这其实就像诗人作诗,是因为被美好的事物触动了才会有所感触,我的感触是,你真美。”

    妮娜听得心扉痴醉,想说什么,却叹了一声:“唉!明明是应该我好好安慰你的……”

    “什么。”叶惟倒怔了怔,“还要怎么样,我们现在不开心?”

    “呆子!”妮娜离开他的怀抱,右手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左手手指挥动,走开着指挥道:“到我了,我来给你拍几张,你站到自行车边去,快点。”她凑近相机,眯上一只眼睛,对准取景器。

    看着她这像模像样的专业样子,叶惟不禁心动,走向她,“我想吻你。”

    “正经点!”妮娜更加在山坡上奔了开去,瞪瞪他,“回去,往那里站好。”

    “我要吻你!”叶惟大喊,“你不是要安慰我吗?”

    “不是现在,正经点!”

    “我试了,做不到,你太美了。”

    “给我站好啊!”妮娜奔来跑去躲避着他,欢甜的笑声停不住,“站好站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