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哥哥!你今天来看我弹钢琴吗?”

    “你什么时候学钢琴了!?”

    早晨的阳光洒进叶惟的饭厅,托托跟随张罗着早餐的顾乔在餐桌边走动,叶浩根正读着《洛杉矶时报》,旁边椅子上的朵朵抱着一个无线电话话筒免提地和叶惟通着电话,小脸蛋笑得烂漫。

    “今天第一课,下午5点到6点!”

    “我会去,这可是大日子。但是妈妈?爸爸?这适合吗,朵朵才5岁多。”

    “5岁开始学钢琴最适合了。”走过的顾乔淡淡说了句,叶浩根说道:“你也是5岁开始学的。”

    “我?我现在连生日快乐歌都不会弹。”

    “你的手指当然不会弹。”顾乔冷嘲,叶浩根哈哈的调和,对于儿子纹身一事,两人自然不高兴,只是现在叶惟根本不受管。

    “说真的,朵朵这么活泼,学钢琴好吗?”叶惟声音疑惑,“舞蹈呢?运动呢?朵朵很喜欢足球,对吧朵朵。”

    顾乔严肃道:“那些都会学,再看她适合什么、感兴趣什么,朵朵和你不同。”

    “我要学舞蹈!像妮娜那样,她跳得可漂亮了。”朵朵说得手舞足蹈,又疑问道:“哥哥,我好久没见妮娜了,她什么时候来玩哦?我要跟她学跳舞,学化妆。”

    “小甜豆,我和妮娜……”叶惟停下了话,“妮娜很忙,你要学跳舞化妆,我叫吉娅大师教你。”

    “哦!”朵朵小脸失望,“我好想妮娜啊!我也想你,你都好久没回家了。”

    “哥哥也很忙,这样好不好,妈妈,下午朵朵学完琴,我们全家一起去吃晚餐,再去看场电影,完了回家。”

    “好啊好啊!”朵朵高兴地拍掌,“看什么电影?哥哥的吗?”

    “不是,哥哥的没这么快,新上映的《魔法保姆麦克菲》好了。”

    “都吃早餐了,别说了。”顾乔拿过朵朵的无线话筒挂断了电话,叶浩根不确定的问:“就按惟说的?”顾乔看着叫嚷着的朵朵,一叹:“去吧去吧,但你哥哥啊,越来越不像话了。”

    哥哥不像花?朵朵满头问号,想着哥哥的样子,好像从来都不像花啊!倒是像……树!很高。

    ……

    在确定150万买下《半个尼尔森》的北美版权后,叶惟打了几通电话,就搞定了它的发行,因为他愿意掏钱。

    电影的制片、发行都这样,成事的速度取决于掏钱的速度。

    发行商们对hn并不陌生,它的品质其实有目共睹,只不过没人愿意为它承担风险。可话说回来,在电影发行上,谁都不是先知,那些说着它肯定亏钱的人就肯定赚钱了?电影没有肯定。

    这是自己第一次购片发行,亏就亏了。叶惟再拿出100万来做hn的宣传费。这相比说一万句“hn是好电影”更有效。

    事情会这么运行,悬崖出一百万宣传费,发行商负责发行费,联合发行。以后再从hn的票房毛利中扣除,先扣发行费,然后才是宣传费。这样发行商很难亏钱,最多赚不到钱而已,却还能赚发行费的利润。

    只有当hn的票房毛利扣了发行费,还能扣这一百万宣传费,接着再分账,制片商能拿回150万,才不算亏。

    但他又出钱又承受主要风险,分账比例当然不可能50/50,而是要了个30/70(发行/制片)。

    这样虽然为hn发行变得低风险,可是因为最后很可能是白忙活一场,或者赚点小钱,感兴趣的发行商依然不多。

    叶惟本想和狮门合作,然而狮门的发行表已满,敲定由狮门发行的《灵魂冲浪人》已经满足狮门对下一个颁奖季的冲奖准备。ss是头号种子,二号是狮门制片发行的《阿基拉和拼字比赛》,三号是去年扬名圣丹斯的《水果硬糖》。

    《水果硬糖》是部好电影,在《领头狗》的庆功派对,叶惟也认识了助阵的艾伦-佩姬,一个用实力说话的天才女演员,才19岁,却那么才华出众,有机会真想和她合作。

    hn的发行商是ifc。

    过去几年,ifc的发行策略都是每年10-15部,04年《婚期将至》的成功、05年也有《爱情我你他》的小成功,让ifc尝到甜头,今年起每年发行30部,希望加大基数可以多淘几个商业奇迹。

    所以发行hn对ifc不是事,但如果没有那一百万宣传费,就不能保证最大放映规模至少100家影院,只会是普通的待遇,一两家影院试映一周两周,行就继续,不行就下画。

    有了那一百万,ifc是喊着“我要,我要”,hn就此成了它今年最重要的发行项目,之后是马特-狄龙主演的《勤杂工》。

    叶惟不担心ifc会荒废hn,有钱就不会。这笔宣传费不是就交给发行商用到什么广告上,怎么用呢,詹姆-帕特里科夫等人继续跑国内外的电影节,做好公关,赢下奖项,自然会有媒体采访。

    关键是扩大口碑声誉,像hn这种电影的成败不在于大众,而在于影评界、艺术院线的观众。就算拉着那些只喜欢爆米花的观众去看,也只会拉低这部电影的评价。

    hn初定于今年颁奖季影片出场前夕上映,就是8月、9月那会,如果在影评界、影迷界的口碑地位建立起来了,到时视乎什么级别,再加大推广力度,冲击颁奖季。

    这是小众文艺类型独立电影的常规发行方式,叶惟用不着操心,弗雷克夫妇比他更在乎。

    如果他的三部电影没有失败,如果《半个尼尔森》的发行没有失败,明年的颁奖季,大家将是对手。

    ……

    最近惟朵图像、追梦联盟、悬崖电影的联合总部搬了新家,位于圣莫尼卡13街的一栋办公楼的一层。

    一个中型办公厅、两个办公室和一个不错的会议室,足够应对制作电影的各种会议了。

    三家公司的员工只有两个,陈诺的堂兄杰伊-陈、新雇的莫琳-布尔沃,他们都身兼多职,几乎什么都做,至于财务会计、律师、公关等方面都找专业人士合作。

    以后两人想偷懒难了,这里也是叶惟的办公处,而且一个办公室给编剧流动使用,他的私人团队也跟随着入驻,吉娅、帕雷拉,还有埃萨-伯特尔等项目的助理和同事,都会时常出没。

    尽管这样,他准备再请两个工作助理、一个生活助理以应付日渐增多的事务,现在的效率他还是嫌慢,他也需要更多时间去做更多事。

    因为吉娅的辞职,生活助理成了急事,却偏偏不好雇请,不是没人,实在要可靠可信,别真的成了“知情人”。

    踏入行业以来,叶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根本不知道敌人是谁的情况了,谁在向媒体叱骂他?向sag投诉他?

    会不会是布蕾克-弗莱利?他既不能随便去怀疑别人,又无法不怀疑一些可疑的人,十分矛盾,这种时候实名骂他的珍妮塞丝-罗德里格兹反而更可爱。报复?有什么可报复的。

    叶惟知道,很多人也提点过,他风头太大了,就算没有利益冲突,却涉及到很多更复杂的层面,很多人见不得他好。

    没丑闻也弄些丑闻出来,有丑闻就更加推波助澜。

    再一遍的,他不怕!拍电影、拍赚钱电影、拍好电影,不是谁骂他唱衰他就可以阻止。

    莱斯利已经做了公关,总体采用冷处理,因为这些事无法说清楚,摆出严正的态度,再以事实回应最好。选秀会的好坏不由它本身决定,而取决于三部电影怎么样,十个女孩的表演怎么样。

    其实“所有新闻都是好新闻”仍然有效,只要影人自身不被击败,影片经受住考验,这些只是宣传。

    叶惟对此很清楚,这些争议伤不到他。但是对那些少女,他担心她们会受影响,应该说她们受影响是一定的了,全是些骄傲人儿,一个害羞鬼,被这么说,想想奥尔森姐妹都被打击得不成样子。

    从电影、选秀会、私人等方面来说,他都有责任要使这些争议造就她们,而不是毁了她们。

    别管你的才华,先问自己有没有坚强的意志力!

    ……

    这天下午近4点,在灿烂的阳光中,联合总部迎来了十道青春靓丽的身影。

    还简洁的办公厅里热闹起来,吉娅面无表情的接待着这一群几乎同时到来的大小少女,还有西尔莎、凯尔茜、艾丽西卡、詹妮弗、谢琳的妈妈、保姆助理什么的,她们到一边的接待区去了。

    “请各位跟我来。”吉娅带着十人往会议室走去。

    丽兹一身中性风格的红外套和牛仔裤,茉迪白裙子,达科塔黑裙子,詹妮弗棕外套和工装裤,西尔莎休闲公主裙,谢琳黑外套和铅笔裤。怎么可能少得了艾玛-罗伯茨,化着精致的淡妆,一条波西米亚风格碎花长裙。

    自从混蛋和妮娜宣布分手后,吉娅的手机就被艾玛打爆了,艾玛疯了一样,混蛋和艾米-罗森的绯闻更让她疯了。

    吉娅是真不想掺和这些事,又被下了禁口令不能多说,艾玛问什么,她都说“别问我,问叶惟去。”

    因为选秀会的争议,少女们都有些严肃,艾玛不在其中,她走近过来,小声的问道:“吉娅大师,惟今天怎么样?”

    “嗯。”吉娅无意义的应了声,心里嘟囔着:“艾玛你就别招惹他了,这回连莉莉都治不好他,你算什么呢。”

    没几步就到了会议室前,吉娅推开门,朝里面喊道:“人都到了。”她让开门口,少女们鱼贯的走进会议室。

    艾玛当先小奔进去,只见简雅的室内,身着红卫衣和牛仔裤的叶惟微笑的走来,糟糕,穿错衣服!惟和奥尔森好像情侣装……“嗨!惟。”她打了声招呼,抿嘴地笑,一双眼睛不眨动。

    “女士们,欢迎。”叶惟和少女们打招呼,笑看了艾玛一眼。

    少女们纷纷打招呼,很多不同的称呼:“viy。”、“惟。”、“导演。”、“叶先生。”、“vine。”……

    当下,吉娅关门离去了,众人往长方形的会议桌边落座,座位牌按照项目和角色大小排序好了。叶惟坐在上方的正位,面前桌上摆有一台笔记本电脑,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东西。

    众人都在好奇,这是什么会议?可出席可不出席?

    “告诉你们一件有趣的事情。”叶惟环顾了十位少女一圈,右手边中间的茉迪脸红了,她害羞什么?他笑了声,继续道:“昨天sag通知我要我配合调查,关于选秀会有没有违规。”

    一片清脆惊呼响起,愤慨立时弥漫在空气中,艾玛、凯尔茜要骂人,丽兹和达科塔也都皱眉,茉迪的脸憋得更红。

    “也许sag也会叫你们配合调查,告诉他们真相就行。”叶惟知道艾玛、丽兹、达科塔、谢琳、凯尔茜这五人是sag会员,其他人还不是,五人除了凯尔茜都见惯世面,不用教要怎么说。

    众人都点头,叶惟又道:“你们请你们来,不是为了这件事,这没什么,让sag折腾去好了。”

    “我是想和你们谈谈,我们要以什么态度去对待最近的、未来的对我们的质疑和争议。我选择了你们,但外界不满意,不高兴,很多人抱怨着为什么苏茜不是艾玛-沃特森,为什么是伊丽莎白-奥尔森?”

    叶惟的目光看向右上边的丽兹。

    丽兹也在看着他,一脸自信的微笑,透着狡黠的灰瞳如猫眼,“因为我适合啊。”

    “外界可不这么认为。”叶惟转头看向左边的艾玛、谢琳、詹妮弗、艾丽西卡和坎迪丝,说道:“外界怎么说的?伊丽莎白-奥尔森赢得苏茜是因为她姓奥尔森,伊丽莎白的气质不对,伊丽莎白的发色太金了!”

    他戴黑手套的右手指向丽兹,对众人道:“但他们不知道,这家伙是个表演天才!我可以告诉你们,她是这里综合起来最好的女演员,仅仅指现在。”

    丽兹做了个古怪的瞪目,“谢谢。”少女们都看着她,心思各异。艾玛微微皱了皱眉,为什么,丽兹也瞪眼睛了哦!

    “不过能坐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差劲的。”叶惟又看向左边,只见艾玛迅速地端坐,“说着艾玛-罗伯茨身形太娇小的人不知道她在表演上能有多大力量。说着谢琳-伍德蕾表情单调的人不知道她可以多动人,

    说着詹妮弗-劳伦斯只是个乡下菜鸟的人不知道她也是个表演天才,说着艾丽西卡-维坎德连英语都说不好的人不知道她对艺术的热诚,说着坎迪丝-阿科拉谁都不是的人不知道她多年来学习了多少,

    说着茉迪-赛明顿只会害羞和长得像别人的人不知道她表演时有多灵气,说着西尔莎-罗南小得找都找不到的人不知道她简直是为表演而生,说着达科塔-约翰逊冷得像僵尸的人不知道她有多适合露丝,说着凯尔茜-周是混血儿不适合的人不懂什么叫电影!”

    随着叶惟渐高的话声,少女们的一张张青春脸容神情变化,会议室的气氛昂然起来。

    她们都明白了,这是个动员会议,viy要激励她们。

    “他们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叶惟环顾着十人,“但是我对你们有信心,你们让我看到了那样的可能性,一种你们会是优秀的演员、会把各自的角色演活过来的可能性。女孩们,努力,努力,努力!”

    “外面很多人等着这样的结局,我把电影拍烂,你们演成一陀屎,他们尽情地嘲笑取乐,并且侮辱我们,‘我早说了!’”

    愤慨越发浓烈,少女们的气息重了点,最淡定的丽兹都冷脸。

    “惟,我们联合声援你吧!”艾玛气急的提出个主意,顿时得到多人的强烈支持,茉迪也说话了:“是啊!”

    “不要!”叶惟非常认真的道:“我需要你们无视那些声音,不管我的、你们的,别去理会、争执、败坏心情。你们要做的是好好准备,好好演,然后闪耀在大银幕上。”

    “可是……”艾玛嘀咕,凯尔茜、茉迪和坎迪丝也不怎么情愿。詹妮弗凝敛着双眸,不知想着什么。

    “听我说,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我对你们会非常非常严格,相比演另一部电影,你们会要做更大的努力、挨更多的苦。如果你们谁感到害怕、不想、没兴趣、没信心,现在就退出。怕丢脸回头告诉我也行,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叶惟的厉声让会议室一片寂静,少女们没有人退出,不只是茉迪涨红脸容了,丽兹也有点激动:“那你应该继续。”

    “很好!那就是你们了。”叶惟笑了笑,“我很高兴,我还以为会有一两个人退出,不用猜是谁,概率问题而已。”

    “哈哈。”少女们纷纷轻笑,气氛在缓和,却是一股坚毅后的安定。

    她们又听到叶惟笑说:“是时候回应了,告诉那些人我的态度,你们知道吗?”

    “什么?”少女们疑惑、好奇、期待、饶有兴趣,什么态度?

    “都过来,有好戏看,你们来看,我来搞定。”叶惟笑说着打开笔记本电脑,少女们纷纷起身走去,围站在他身后身旁,艾玛突然惊呼:“你要发博客?”丽兹翘起了嘴角,坎迪丝哈哈笑了。

    “是的,被你猜中了。”在众人的注目中,叶惟上网登陆博客,他和她们都看到最上方那篇分手联合声明。

    好几个的少女眉头挑动,凯尔茜、西尔莎、谢琳则颇为惋惜。

    叶惟快速点开了编写新日志,双手往键盘按去,笑道:“准备好了吗?这事最后是我被别人笑一辈子,还是我笑一辈子,都在于你们的演出了。”

    少女们跃跃的笑成一片,他要写什么?

    叶惟一边敲动键盘,一边说道:“艾玛-罗伯茨、谢琳-伍德蕾、伊丽莎白-奥尔森、西尔莎-罗南、茉迪-赛明顿、达科塔-约翰逊、凯尔茜-周、坎迪丝-阿科拉、詹妮弗-劳伦斯、艾丽西卡-维坎德。

    她们全都是非常优秀的女演员,都十分适合她们将要出演的角色,她们就是大银幕的未来,我说的。

    如果有谁对此不以为然,哦。

    我是说,没有恶意,但你们并不够聪明。”

    “嘿!”十位少女都惊着了,有人惊笑,有人紧张,有人脸红,丽兹看到,詹妮弗看到,艾玛也看到,就看着叶惟输入最后一句“i-mean,no-offen色,but-诱-guys-don‘t-have-that-much-intelligence。”然后点击了发布。

    发出去了。

    viy的态度。

    你们并没有足够多的情报。

    你们并没有足够多的了解。

    你们并没有足够多的智力。

第412章 早餐俱乐部    1987年5月13日,坎迪丝-阿科拉出生于德州的休斯顿,成长于佛州的埃奇伍德,她的父亲是一名心胸外科医生,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她有一个弟弟克里。

    优越的家境让坎迪丝从小不愁柴米,修习音乐、表演等艺术。从湖高地预科高中毕业后,她没有走上读大学的道路,而是筹备出一张唱片,相比表演,她在音乐上的天赋更出众。

    报名参加viy选秀会开始只是个尝试,她之前只在学校的剧院舞台表演过。

    但简历过关了,然后是面试,自己的表现真一般。

    坎迪丝觉得叶惟都没有注意到她,因为她和伊丽莎白-奥尔森一组,他似乎全程只看着惊艳全场的奥尔森。

    回家正失落着呢,没想到过了几天,一封电邮发来了,坎迪丝-阿科拉有机会演“克莱丽莎”!

    她激动得忘了自己有多激动,联系答复表示愿意,接着25号去试镜,没有见到viy,试镜是艾维-考夫曼主持完成的。当天就有了回复,过了!她可以演克莱丽莎!

    因为项目还没有好,现在就是先签一份意向书,双方都能随时撤消。

    不可思议!演艺事业就此开始,坎迪丝别说有多高兴了,家人好友也为她开心。奥斯卡,我来了!哈哈哈哈虽然考夫曼告诉了她,“克莱丽莎”是十个角色里戏份最少的那个,但是……奥斯卡,我来了!

    接下来却越发的超出意料,由于特别关注着选秀会,她看到了很多新闻,什么黑幕、什么叶惟怎么、谁骂他谁质疑他。

    坎迪丝满心愤怒,真是荒谬啊,她不知道别人,选秀会前前后后,她没有任何不被尊重的感觉,只有那天突然多了个1201号让她有过疑惑,可奥尔森的表现让人无话可说。

    真想发声支持viy,但剧组方面通知不要擅自向媒体发言。

    难道就让那些人胡说去吗?她咽不下这口气。

    坎迪丝是叶惟的粉丝,很难不喜欢他。不是那种狂热粉丝,理智型的,平时多些关注,他的电影、诱tube视频必看,他的博客、专栏时常也会看,他的恋情也会八卦,就是这种。

    叶惟和妮娜-杜波夫突然分手,马上和艾米-罗森传绯闻,像很多人那样,她挺惊讶的,不过viy会约会比他大的女生……哈哈。

    昨天29号晚上,收到了吉娅-科波拉的短信,叶惟要给她们十个人开场会议,今天下午16:00,可出席可不出席。

    坎迪丝回复了出席,不料科波拉又发来短信,viy邀请她和另外两位女生一同共进早餐,去不去?

    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回复了去,天呀,戏份最少的小角色,可以出席这四人早餐?viy喜欢我!

    就见过叶惟10分钟,英俊、成熟、激情澎湃……流口水了,坎迪丝-阿科拉,你是理智型的。

    在兴奋期待中,这天一早打扮漂亮,一条大气的米色及膝连衣裙、运动鞋,淡金的长发披垂,离开酒店前往就在圣莫尼卡的早餐地点,好味道国度餐厅。

    当坎迪丝到达的时候,距离约好的7点半还有一会,叶惟还没到,另外两位女生都到了,也不是什么大角色,艾丽西卡-维坎德,她身着利落的蓝主调的小外套和牛仔裤,棕发扎成马尾;凯尔茜-周,可爱时尚的黑白衣裙套装,黑发刘海和披垂。

    两位一大一少的女生都青春动人,笑脸上也有着对这顿早餐的惊喜。

    当下大家认识起来,数她最老,18岁零8个月,拖后腿了;艾丽西卡到十月才18岁,凯尔茜到九月才15岁,年轻真好。

    她们的妈妈跟着一起来了,就坐在不远桌,正笑着朝她打招呼,好像这是什么学校联谊会,做家长的看护着女儿去赴会。

    宽敞的餐厅里顾客零星,三人往一张幽静的四人餐桌落座,离妈妈们远点,富态的老板娘亲自来上了饮品,热情的笑说她儿子巴德和viy是死党,她们想听viy,老板娘却不停说着巴德,还要把他的号码给她们。

    待老板娘走开后,三人如释重负,谈起了选秀会,立时谈到种种荒谬的流言,都非常的生气。

    “除了选秀会,今天我第一次见到viy!”凯尔茜特别激动,脸都涨红了,一看就是狂热型,“那些人真无耻!”

    “我也是选秀会外第一次见到viy。”艾丽西卡是瑞典人,英语说得不算百分百熟练,却充满愤怒,也容不得别人诋毁叶惟。

    坎迪丝知道她们的想法,因为有相同的感受,她们基本谁都不是,得到了viy的赏识,他没有任何的过分!却被人围攻。

    这口气怎么咽得下?还是人吗?

    “什么时候能和媒体说话……”凯尔茜正说着,坎迪丝和艾丽西卡都知道她的后半句,一定要声援viy!

    这时候已经到了7点半,三人突然都唰的站了起身,只见一个高大的黑发男生走来,他身着什么球队的红色运动套头卫衣和牛仔裤,双手戴着黑手套,传闻他纹身了。

    看到叶惟脸露微笑,三位少女都有一个想法:他对我笑了。

    viy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传媒上有很多说法,终于有机会认识他了。

    ……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你们也许都听说过。

    一只青蛙坐在涨满大水的河边,一只蝎子来到它面前说:‘青蛙先生,这条河太宽了,我过不去,你能不能载我过去?’”

    ‘不行。’青蛙回答它,‘在到达河中间的时候,你会用螫针杀了我的。’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蝎子问,‘如果我杀了你,你会沉到河里,我也会淹死的。’

    青蛙之前没有想到这点,听了觉得蝎子说得在理,就说‘好吧,跳上来吧。’

    ‘太谢谢你了,青蛙先生。’蝎子跳到青蛙的背上,然后青蛙开始渡河,到了河中间的时候,蝎子突然用它的螫针螫了青蛙。

    青蛙因为中毒快要死去,蝎子也因为失去船只开始下沉,临死前青蛙不解地问它:‘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螫我?’

    蝎子回答它:‘因为这是我的性格。’”

    香气溢满餐厅的一角,餐桌上摆着四份不同的美味早餐,四人边进餐边谈。这时听叶惟说完了故事,三位少女都不由地轻笑起来,凯尔茜看着偶像的双眸掩不住内心的崇拜。

    叶惟使着刀叉切食荷包蛋,一边看看右边的艾丽西卡、上方的坎迪丝和凯尔茜,一边认真的说道:“你们的角色都是配角,盖尔、哈莉、克莱丽莎,也许有人告诉你们,你们无关重要。不是我这里!”

    “噢。”三位少女顿时都正容,viy的语气很严肃。

    “你们有是新人,有是老演员了,只是没演过电影。无论如何,我们今天谈谈电影,像《早餐俱乐部》,好朋友;但你们也要明白,我对你们每一个都有着很大的期望,我会帮助你们提升自己,变得更好,从今天开始。

    我不想看到你们谁的态度像‘小配角而已,本色演出就行’,或者像‘没人重视小配角,导演甚至不记得我的角色叫什么’。

    女孩们,我对每个角色都会做研究,你们以后也要理解我的研究。

    你们要坚信,最小的、最功能的角色,也有自身的性格,关键在于你去不去发掘和构建。你们上过表演课,都懂的,我给你们谈一谈导演会怎么做。”

    叶惟嚼动着一块蛋白,见她们都停了下来,气氛有些似跃跃似紧张,他哂然一笑:“开动啊,吃着谈。”

    坎迪丝最先开动,艾丽西卡、凯尔茜相继也吃起早餐,松饼、土豆煎饼、奶香烤饼,都凝神听着叶惟的话。

    “导演必须研究好人物的核心思想,挖掘出使人物吸引观众的思想波动和变化。而你们负责把这些心理状态演出来,让观众能够确切感受得到。拍电影,我们做什么事都有同一个目标:影响观众。”

    他说着停顿下,看向身旁默默点头的艾丽西卡,问道:“艾丽丝,你在想什么?”

    “我……”艾丽西卡怔了怔,双目睁圆,“我在想你说得很好。”

    “ok。”叶惟环顾三人,想到什么主意,“假设我们这顿早餐是一个电影场景,艾丽丝,我想说说因你的背景而造就的一个角色,在这个场景当中,我们会怎么影响观众。一个小游戏,可以吗?”

    艾丽西卡没有多想的点头,“当然。”

    凯尔茜、坎迪丝都露起好奇的笑容,倒想viy说的是她。

    “女孩们,首先我说一下创建人物的规则。虽然故事发生在现在,但性格是在过去创造的。所谓性格,就是一个人在成为电影人物之前的参与创造人物的背景:先天条件、家庭影响、社会经济条件、生活经历等等。但你们记住。”

    叶惟笑了笑,右手放下餐刀,拿起牛奶玻璃杯喝了口,继续道:“电影的本质是一种不真实的真实。一个人的性格是像宇宙那么复杂的,而且有着很高的随机性。

    同一个人遇到同一件事,事情越小,他的反应越多变,今天他会a,明天他会b,后天他会c。又比如,你今天觉得卷发漂亮,去理发店做了卷发,明天就觉得直发好,又去理发店做成直发,过了几天,你又觉得卷发好。

    你的核心思想也会变化,可以很快,很矛盾,很扯淡。不是像玩游戏,你的头脑升到50级就永远是50级了,没有这回事,人类的思想没有等级,不会固定,随时变化,这是人类。”

    三位少女连连的点头,能理解viy这番话,现在想的和一年前想的肯定不同,可能一个月前都不同。

    “但是电影人物!有一条轨道。”叶惟又喝了一口牛奶,不知为何的叹了一声,“银幕上的人活得更简单。电影就像一趟旅行,在这趟旅行当中,人物只携带这趟旅行所需要的行李。重点是闪光点。你们记住了。”

    “艾丽丝。”他看向右边的棕发少女,问道:“什么是你的人物背景?你来介绍一下自己,别害羞。”

    艾丽西卡把手中吃了半的一块土豆煎饼放回餐盘,对众人挺认真的介绍道:“我是瑞典人,我出生在哥德堡……我妈妈是个舞台剧演员,我爸爸是个医生,精神科医生。”

    见她有点紧张,叶惟插话道:“这里所有人的父亲都是医生,如果你们不介意牙医高攀的话。”

    “哈哈哈。”少女们纷纷失笑,坎迪丝几乎仰头大笑,又怕冒犯了他,所以忍着。

    “继续。”叶惟向艾丽西卡一笑。

    她明显轻松了很多,自信开始在异国他乡回来,微笑的说:“我几个月大的时候,我父母离婚了,我妈妈单独把我抚养大。”

    三人的笑容顿时凝滞下去,都生长在完整中产家庭,一个医生爸爸,一个主妇妈妈,自己是家中最大的孩子,有弟妹。不知道父母离婚、单亲家庭是什么滋味。

    “我的成长没事!”艾丽西卡连忙说,仿佛怕被他们当作异类:“我有我的幸运……我好像得到了最好的两个世界,一个是只有一个孩子的母亲,另一个是一个大家庭,我每隔一周都会去我父亲家那边,五个弟妹,很开心。”

    叶惟点点头,才知道维坎德成长于单亲家庭,忽然想的确有她的幸运,艾曼妞可是只见过自己父亲一次。也许艾曼妞更幸运?不用当两个家庭的中间人。

    现在他真不喜欢接触这些单亲家庭女生……

    “我家的经济条件还好,唔,我9岁起在瑞典皇家芭蕾舞学院学芭蕾,15岁到了斯德哥尔摩上高中,要成为演员。我演过一些音乐剧。但我的舞蹈生涯因为伤病结束了,我就开始追求影视表演,试镜试镜,演了一些电视剧,就到现在了。”

    艾丽西卡说得凌乱,没用上瑞典语,说罢对三人笑笑。

    坎迪丝说了声“很酷”,凯尔茜拍了拍手掌,又立即停下。

    “你的成长背景非常像我认识的另一个女孩。”叶惟没说是谁,“可你和她非常不同,这就是人类,就算是奥尔森姐妹,她们的性格都不一样的……好吧,我不太确定,奥尔森姐妹和她们妹妹好了。”

    三位少女都轻笑。作为铁杆惟蜜,凯尔茜听得出是谁,艾丽西卡简直是瑞典版艾米-罗森!她已经对罗森起底了。

    “ok,我来构建电影人物,我的导演创造,艾丽西卡-维坎德。”

    沉入创作的情绪中,叶惟拿着牛奶玻璃杯一边慢饮,一边对兴趣十足的她们讲道:

    “她生于一个单亲家庭,她告诉别人自己很开心,有时候吧。每次到父亲家,体会到那种其乐融融,她其实很矛盾,有时候不想走,希望自己就是其中之一,当她回家看到一个人坐在沙发的母亲,她都感到一种羞愧,像背叛了最亲爱的妈妈。

    但那种大家庭的气氛、英明高大的父亲,还是让她经常过去,也经常纠结。”

    餐桌气氛趋于安静,艾丽西卡依然一脸笑容,不知道想着什么。

    “她的成长中没有经济问题,她几乎可以要到一切物质,所以她更受家庭影响,她的心思更多在梦想、爱情、人生目标、实现自我价值等精神追求方面。

    一开始她想当一个顶级舞者,可不幸的伤病打击了她,不得不结束,那是她第一次遭受人生的真正痛击,她非常痛苦,感觉人生完蛋了,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走,她以前的努力像全部白费了。

    但她还是振作了起来,她想当个影视演员,这是一个核心思想的转变,演员成了她新的梦想。

    从小的艺术陶冶、舞台的生涯、以及转变式的梦想,让她不像一些俗人那样只想着当明星、出名、赚钱。这些不是她的第一考虑,她更想当一个优秀演员,所以她会更喜爱一些艺术、独特、个性的电影,比如……拉斯-冯-提尔?那家伙是个疯子,但她喜欢他骂罗曼-波兰斯基那变态是侏儒。”

    叶惟说到这,艾丽西卡压不住的神情一变,有点讶然。

    坎迪丝和凯尔茜相视一眼,都不清楚拉斯-冯-提尔是谁。

    “艾丽西卡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一个温暖的家庭,一个父兄般的男人,人生价值和艺术追求的实现。

    但你们要明白,人和电影人物的需求、需要和期望都不同的,你需要某件事物,现在的心理状态却让你不希望得到它,也许是害怕、没有信心,或者其它原因。我们都会这样,有时候越到终点越害怕。

    所以艾丽西卡的期望是……人生价值和艺术追求的实现是第一位的,因为其它需求都要别人共同去完成,只有这一个她可以自己决定。对于温暖家庭、爱情那些,她甚至是害怕的,她不想再经历任何的破碎。

    既然这样,viy选秀会对她就非常重要了,这顿早餐也是。她想在叶惟面前好好表现,给他留个好印象,有助于事业;她也想学习到更多,有助于艺术追求;甚至隐隐约约的有点期待……有没有可能,他是那个人?”

    叶惟说得入神而认真,三位少女静静的,艾丽西卡扯起嘴角地笑,眼眸闪烁过什么。

    “人物创建好了,那么这个场景,我们要怎么拍?怎么演?怎么表现艾丽西卡?怎么影响观众?”

    放下空了的玻璃杯,叶惟侧身看着艾丽西卡,思索着道:

    “这是个喜剧场景。ok,观众最初应该看到她的紧张、积极和善良,为她感到着急,希望叶惟青睐她。他这么做了,他给了她表现的机会,也是揭露自己。

    然后渐渐的,观众看到其实这个女孩迷茫、卑微甚至痛苦,但她又能多么温暖,观众开始认同她,更希望她能好起来,得到她的需求,希望叶惟帮助她、给予她。

    但叶惟是个混蛋,他当着其他两个女生的面,把她全部揭露了出来!让她不安、让她慌乱,让她出丑,他还笑。所以观众更加着急,该死的叶惟,别欺负她了!但叶惟继续,他又说了一句话:‘艾丽西卡,你赢得角色是因为观众会觉得这的确是个丑女!’”

    坎丝迪两人看着艾丽西卡涨红了脸,眸光躲避着冷声的叶惟。

    那边的妈妈们张望着这边。

    叶惟越说越快,抑扬顿挫的话声像机关枪一般:

    “她更加不知所措,开始惊恐起来了,因为这威胁到了她的需求,在她心中,叶惟是个好人,一个能给她温暖的人,不该现在这样,她想逃离这个场景,可是她必须继续待着!

    观众们开始意识到,这也许不是一出喜剧,他们的心前所未有那么紧张,开始意识到自己正面对着某种不同寻常的毁灭,这是一种美好的毁灭!美好的、彩色的、热情的、开心的、梦想的、光明的、一切的……

    还有一个美好美好美好的姑娘的心灵!

    这些全部都走向毁灭,所以观众们感受到了悲剧的色彩,他们开始难受起来了。

    就在这时候!叶惟凑了过去跟艾丽西卡又说了一句话,‘还有,因为我觉得你长得非常美丽。’他说得温柔极了,就像真情表白,然后艾丽西卡心动了,她笑了,她甜甜的笑了。

    一句话!她所有的需求都有了实现的曙光,谢谢上天!

    观众们也笑了,开心的,温暖的,印象深刻的。就是两句台词的事,银幕上的短短几秒,他们从紧张到开心,从黑暗到光明。这也许还成了一句经典台词,一个经典镜头,被人们不断地提起。

    为什么?因为他们被影响了!他们的情绪早已被导演掌控在手中,他们想什么、做什么,导演知道!当然不包括烂导演。

    女生们,这就是电影,以及一切形式的讲故事。”

    餐厅里叶惟的话声这才顿了顿,他呼了一口气,环顾呆着的三个少女,又道:“在未来……你们要明白,我们研究人物不能只是针对过去,对人物的未来做些计划构想,会让你更好地理解和掌握。

    在未来,艾丽西卡顺利演了《冬天的骨头》,因为长期的刻苦努力,她演得非常好,获得一致好评,她成了优秀演员和明星。”

    “那叶惟呢?”艾丽西卡痴痴的问,双眸的神采飞扬。

    “叶惟?”叶惟沉吟了半晌,摇头道:“我不知道,也许仍然是一个混蛋。”

    仍然是个天才!坎丝迪心头默说,天呀,要从理智型变成狂热型了……今天真的见到了什么叫才华横溢……

    “哇喔……”凯尔茜呆呆的感慨出声,viy不愧是最年轻的最佳导演提名者……

    “你们明白了吗?这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每个人物、每个场景,我都会研究透彻。这只是我的一部分,却是你们的全部。”

    叶惟对她们笑了笑,鼓励道:“所以你们没有理由不全心全意全力去做好它!女孩们,想做一个明星不难,做一个演员很难,我是说真正有表演的演员。”

    “我会的。”、“我也是。”三位少女纷纷认真地点头答应。

    “那就好,说些别的吧。”叶惟看看左腕的手表,时间还早,笑道:“我们都是医生的孩子,没理由只说电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