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月28日,第58届导演工会奖揭晓,李安以《断背山》拿下最佳导演,继续领跑奥斯卡,加冕已经是几无悬念。

    1月29日,第12届演员工会奖颁发,tnt和tbs频道进行了联合电视直播,最佳男主角:菲利普-霍夫曼,最佳女主角:瑞茜-威瑟斯彭,最佳男配角:艾伦-阿金,最佳女配角:蕾切尔-薇兹。

    《阳光小美女》击败大热劲敌《撞车》,获得最佳群戏奖。当晚,viy只身出席了颁奖典礼,双手戴着神秘的黑手套。

    1月29日,第22届圣丹斯电影节闭幕,北美发行权方面,索尼经典买下《老友有钱》,环球影业买下《领头狗》,而加封评审团大奖-剧情片、观众奖两项大奖的《成人式》也被索尼经典买走。

    1月29日,viy选秀会结束一周后,初定人选名单公布。从伊丽莎白-奥尔森将出演“苏茜”,到不知道是谁的坎迪丝-阿科拉将演“克莱丽莎”,媒体大众一片哗然!

    叶惟想什么,果然让人费解。

    最近viy的争议真不少,在人选名单公布前,他就已经卷入一个个话题漩涡,是在超市报刊架上那些一块几毛钱一本的八卦刊物,也是在主流报纸,更是在各种网站和社交网络。

    叶惟和艾米-罗森都还没有回应两人的绯闻,似乎不打算理会,但媒体炒得一天比一天热,让多少罗森的粉丝肝肠寸断。

    有狗仔拍到艾米-罗森在比弗利山庄罗迪欧大道的购物照,绯闻对她好像没有坏影响,她看上去心情不错,还吃了个冰淇淋。

    叶惟不在旁边,媒体还未拍到他和罗森一同出现的照片,但他在过去周末的动态,在网上就像norad追踪圣诞老人一样。

    27号晚上,他被曝光现身于拉斯维加斯,纹身了。

    “罪恶之城”纹身店的老板欢欣的告诉雷达在线名人网:“他突然走进我们店,大家都惊呆了,我立即上去招呼他。他很随和,我们聊了一会,接着按照他的要求为他纹身,他非常满意!说我们店的手艺让他惊喜。”

    这个有合照为证,假不了。

    而叶惟的纹身也都尽数曝光,争议随之而来,纹身虽然不算坏事,在青少年群体中还是酷事。可是viy还没18岁!这着实让一些保守媒体大加批评,惟黑阵营也趁机出动。

    更大争议的是他的纹身内容:

    evil,乳in,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什么意思?该怎么去解读?一时间,媒体们在报道时附带的解读有很多种。

    要理解那两句中文,当然得求助于汉文化学者,雅虎采访到了ucla东亚语言与文化系的教授周鸿翔:“这句话出自《论语》的八佾篇,‘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也。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周教授解释说:“有一天,王孙贾去问孔子:‘人们都说与其拜奥神,还不如拜灶神。为什么这么说?’孔子答他:‘不是的,如果你做人犯了天理,你拜什么神都没有用。’”

    这又得理解中国文化的多神论,周教授勉强打了个比喻,有人问是不是与其讨好f逼局长,不如讨好当地警局局长?孔子就说,你要是犯了法,讨好谁都没有用。

    这么一来,叶惟这些纹身有着两种主要的、完全相反的解读,一种是“我是个恶魔,我正走向毁灭,上天都不容我,但我一点都不后悔。”另一种却是“罪恶会导致堕毁,如果上天都不容你,那做什么祈祷都没用,下地狱吧。”

    前一种叛逆狂傲,后一种则是警醒自身。

    viy自己怎么说?纹身店老板表示:“他的原话是‘我连上天都得罪了,没什么要祈祷的’。”

    那就是前一种,坏小子!

    “我爱这些纹身!”、“期待看到viy的纹身照片。”、“我觉得两种解读都行,viy就是这意思,人的善恶两面!”……

    很多惟蜜十分兴奋,少女粉丝们简直要尖叫,惟纹身都这么才华!

    不过喜爱叶惟的人当中有一大部分是精英阶层的人,以及很多很多的亚裔,别说家长了,不少年轻人都不太喜欢他纹身:

    “我敢肯定,几年后叶惟就会洗掉这些纹身,并嘲笑自己现在的愚蠢。”、“viy,你已经够酷了,不需要纹身来让你更酷!”、“我以前试过纹身,最后发现自己根本不想要那东西。”、“还以为viy会倡导青少年不要纹身,失望唉!”……

    对于纹身一事,叶惟方面没有任何回应,他的博客最新文章还是那篇分手联合声明。

    雷达在线名人网访问了真假难辨的知情人:“太震惊了!惟的父母气疯了,他们都不是能接受孩子未成年就纹身的人。他很多朋友也认为他有点过了,做尝试的话纹个小图案就好,他一下纹这么多,真让人想不到。”

    如果说纹身不算什么,大手一挥就是150万美元诉说着,那个常见于viy前史中的坏小子,似乎真回来了。

    曝光显示叶惟在纹身之后就离开拉斯维加斯,飞往了犹他州的帕克城参加圣丹斯,待到28号才走。

    确切的行踪,叶惟出席了《领头狗》首映礼和庆功宴,与贾斯汀-丁伯莱克等人谈得很开心。但最大的新闻是他买了一部电影!

    已经确定的电影交易讯息,叶惟以150万美元的价格,买断了《半个尼尔森》的北美版权。

    这部电影提名了评审团大奖-剧情片,却没有获得任何奖项。它的评价声誉很不错,然而它缺乏商业价值也是发行界的共识,对于叶惟这一个行径,众多片商都表示不可理解。

    新兴独立发行商自由式发行(freestyle-relea私ng)的创始人之一苏珊-杰克逊惊疑的告诉《好莱坞报道者》:“我们不会这么做。电影发行定价要视乎能卖多少,这和品质好坏无关。不管从什么方面考虑,《半个尼尔森》都很难卖150万。”

    “这绝不是一次商业行为,这是一次任性行为。”华纳独立的前任ceo马克-吉尔把话说得更明白,像在摇头:“viy这第一次电影现货投资,肯定要亏了,大家都在看他的笑话。”

    只是另有消息表明,叶惟花钱买《半个尼尔森》不是为了投资。

    hn的制片人詹姆-帕特里科夫就告知《洛杉矶时报》:“整个交易过程,viy没有讲过一句价。他说要买,让我们报价,我们说150万,他说ok,那就150万。这不是夸张,事实就是这样。”

    公关发言人琳达-多夫感慨说:“他给了影片非常高的评价,很喜爱,想为它做点什么。就有了这个有着动人的发行承诺、宣传承诺和成交价的交易。这真让我们感到幸运。”

    当然动人了!至少100家影院。

    问题是谁接手?

    对此,思索影业的发行主管马克-乌尔曼说:“我们没有兴趣,我还不知道哪家公司有兴趣,这是个烫手的山芋。”

    150万买一部肯定亏钱的电影,行业和影迷们都想听听叶惟的想法,为什么?

    还没有任何回应。

    不过相比viy选秀会,叶惟纹身、叶惟买电影,这些事都比不过它的关注度,以及它的种种争议。

    人们看着原本高高兴兴的一场选秀会,演变成了一场罗生门。

    “所谓的选秀会就是个可笑、肮脏的骗局,叶惟是个独裁的自大狂。我不能说他的话有多么难听,几乎是直接嘲骂我们是白痴,他的做法也完全没有尊重参秀演员,说好的选秀方式并没有被执行。”

    在tmz的报道中,某位不透露姓名的女演员的好朋友气愤不已,这位女演员不是新人,之前挺欣赏叶惟,现在则是极其失望和愤慨。

    她把选秀会过程形容为“腐朽,可笑,无礼,不专业,叶惟独裁,莫名其妙”,斥责结果是“内定,愚蠢,不透明,不可告人”。

    “其他的选角导演、评委全都只是摆设,整个过程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都叶惟在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还不管规章,动物模拟成了即兴表演,问答环节是他调戏我们,糟糕透了。”

    这位知情人质疑,试镜通常都要公布试镜录像,让大家看看能不能服气,可viy选秀会呢?没有录像,评分成绩也不公布,外界都不知道为什么是那十个人赢了?为什么其他人输了?

    曝料的不只有一个人,另一位不透露姓名的女演员也告诉另一知名八卦网站射superficial“黑幕”的说法,这网站的特色是尖锐地揭露和讽刺名人界的虚假行为。

    “叶惟哪有考虑表演才能那些,谁会拍他马屁,谁会讨他欢心,谁和他关系亲近,他就选择谁。艾玛-罗伯茨,茉迪-赛明顿,她们肯定是裙带关系!其他人?谁能说其中没有人是床单关系?”

    更有一个参秀女演员,18岁的星二代珍妮塞丝-罗德里格兹,向《纽约时报》实名炮轰叶惟:“他是个怪物!选秀时侮辱我,之后还发电邮继续奚落我,说我只是个健身房动物。很多人顾忌他的报复不敢说话,我不怕。”

    她又说叶惟非常可笑,一点都不了解她,就自以为是的“建议”,后悔参加他的选秀会,也庆幸因此看清他的真面目。

    愤怒的不只是一些落选少女,还有明星少女的粉丝们,最大的一群无疑是艾玛-沃特森的粉丝!从不满到暴怒!!!

    沃特森给了叶惟多大面子去挤什么选秀会,就这样落选了?什么角色都没有?一句解释都没有?

    “不再看叶惟的电影!”、“为什么艾玛-沃特森会落选?我们需要个解释!”、“天啊,我还以为沃特森会赢得苏茜的,有谁比她更漂亮吗,她的演技也那么好!”、“不公布评分和原因真的不公平!”……

    沃特森粉丝们捏死叶惟的心都有,他该给个角色的,演不演再由沃特森决定,这叫尊重。

    关于沃特森的表现,媒体们一直都很关注,多方八卦打听,e!在线不知真假的采访到一位出席了选秀会的知情经纪人。

    “她表现得很好,但是viy看不上眼。”知情经纪人说自己也不明白,“全场应该没有人明白他想什么,主要是没有一个标准,他的心情好像起到很大作用,伊丽莎白-奥尔森和詹妮弗-劳伦斯都把他逗笑了,她们成了女主角。”

    而tmz的知情人表示:“这十人里可能有很多水货,好几个新人的表现不算出色,我是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能赢。”

    真是一场扑朔迷离的罗生门,这些知情人到底存在不存在,存在的话是谁?

    也许永远都不能知道,正如娱乐业的常态,真真假假,无从相信。

    但绝对存在一些的,1月30日星期一,美国演员工会发言称近日收到了有关viy选秀会的多宗投诉,sag已经介入调查。

    “我们还不清楚事情怎么样。”sag发言人帕梅拉-格林华特严肃的告诉媒体们,“工会将调查清楚有没有人违规。”

    同样的,叶惟对此事还没有任何回应。

    选秀会的公关发言人莱斯利-达特则发了一篇严词通稿,其中说到:“这些不实诽谤对我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不同的选秀会有着各自的形式,不遵守通知时的选秀规章,这种出其不意是我们对演员的反应力的考核方式之一,并非随心情乱来。”

    总选角导演艾维-考夫曼在《好莱坞报道者》上力挺叶惟:“他在选秀会上充分展现了他的专业、才华、灵敏、对表演的深厚功底和各方面学识,这是我从业多年来,见过最好的选秀会之一。

    那些通知电邮被妖魔化了,那正是viy待人热诚的证据,为落选的人考虑、并且给予建议,这没有多少人能做到。所有获得角色的演员都十分优秀,好不好、适合不适合,等电影拍好上映了,大家再去评说。”

    怎么回事?这份人选名单为什么引发了这么大这么多的争议?几乎每个人选都被质疑?

    看看雅虎娱乐对名单十人的一个有趣统计,一旦公布后,要查清楚这些少女的简历并不难:

    关键词:医生

    凯尔茜-周、坎迪丝-阿科拉的父亲都是医生

    关键词:农场

    茉迪-赛明顿、詹妮弗-劳伦斯都成长于农场

    关键词:全新人

    茉迪-赛明顿、詹妮弗-劳伦斯、坎迪丝-阿科拉此前都没有任何影视表演经历

    关键词:童星

    伊丽莎白-奥尔森、谢琳-伍德蕾、艾玛-罗伯茨都很小就踏足演艺

    关键词:演员孩子

    艾玛-罗伯茨、达科塔-约翰逊、西尔莎-罗南、艾丽西卡-维坎德都有父母是演员

    关键词:出身阶层

    除了两个农场女孩,其余八人全部出身上流和中产家庭,劳伦斯也可以算入低层中产家庭

    关键词:银幕全新人

    只有艾玛-罗伯茨、达科塔-约翰逊(一次客串)登上过大银幕,其余八人全部将是首秀

    最小年龄:12岁,西尔莎-罗南

    最大年龄:19岁,坎迪丝-阿科拉

    平均年龄(以2006年年岁计算):16。1岁

    就是这么一帮人,击败了艾玛-沃特森、艾米丽-布朗宁、布莱克-莱弗利等巨星明星,令人哑然。

    对于名单本身,媒体们都炸锅了,影迷粉丝们也错愕,一个全新人担任一个女主角?詹妮弗-劳伦斯?那是谁?苏茜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奥尔森姐妹有个妹妹?

    伊丽莎白-奥尔森就是个新人!她不算进新人只因为她几岁大在姐姐们的录像里跑过龙套,奥尔森姐妹都混不开银幕,何况是她?达科塔-约翰逊也是个新人,她除了客串过《疯狂阿拉巴马》和担当金球奖小姐,还有什么?没人认识她。

    要不是有个艾玛-罗伯茨撑着,这帮人都不是演电影的,但小罗伯茨最了不起的也只是《美人鱼》的女配角。

    十人的现名气地位排名:艾玛-罗伯茨、谢琳-伍德蕾,其他人不分先后,因为没有多少差别。

    就这么一帮少女!一群虾兵蟹将。

    还想着viy会组建出一支像《阳光小美女》那样的梦幻团队的人们自然失望得叹息。

    她们是未来?好莱坞新势力?天才女孩们?媒体公众真的相当怀疑,又因为同时的各种诽议,她们和叶惟,都已经身陷漩涡。

第410章 欲望是一条毒蛇    到27号这天晚上,叶惟都没有收到《半个尼尔森》的交易新消息,那就是没有变化。

    晚上他出席了《领头狗》的首映,无意走秀曝光,从后台进的放映厅,看电影而已。

    只是一场电影看下来,他看得犯困,无趣的故事,还拍得烂,华丽的演员阵容起不到帮助,唯有几段美女-裸-戏才让人振作精神。这样还闭幕片,比hn差了大概有一亿光年。

    “这是部烂片。”叶惟没有和尼克-卡索维茨说观感,但告诉了威利斯,“非常烂。”

    威利斯大笑了一通,对此没说什么,心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首映礼过后的庆功宴在红石剧院附近的新公园度假酒店举行,叶惟跟着去凑热闹,也是从后台进去,他现在很怕寂静。

    新公园度假村是一个生活/娱乐/购物的综合体,此时酒店的足有700平方米的宽敞活动厅里是热闹的鸡尾酒会,《领头狗》剧组人员、少量媒体记者、诸多发行商人员、各方人士笑谈交际,侍者们走动服务。

    导演卡索维茨、男主角本-福斯特等人都来和叶惟打过招呼,男配角的贾斯汀-丁伯莱克正和叶惟在山景阳台边畅谈。

    贾斯汀-丁伯莱克,现年25岁,前“超级男孩”一员,布兰妮-斯皮尔斯的前男友,流行小天王,超级碗事件的扯手。

    “你演得很好。”叶惟手持一杯西瓜汁,丁伯莱克的则是酒水,叶惟说着道:“你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它证明了你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同时是电影明星。”

    电影就是电影,不是什么名人演电影就能成功,像奥尔森姐妹照样吃瘪。

    丁伯莱克虽然客串过几次,并主演了一部烂得无法上映的《惊爆头条内幕》,他在大银幕的名气还是个零,叶惟这句称赞很大。

    “喔。”丁伯莱克留有络腮胡渣的俊脸笑得倒眉,额头满是抬头纹,“没有哄我?”

    “我为什么要哄你?”叶惟也笑了。他喜欢布兰妮,前几年对丁伯莱克是恨之入骨,算了吧,外人知道些什么呢,两人的分手也许永远是个谜团。

    “我不确定啊!表演比起音乐更难。”丁伯莱克抓抓板寸发型的头,“让我当电影明星我要先想想,演《领头狗》花的精力比做一张专辑还多。”

    “不是我,我的音乐专辑做了有五年,还没有出来。”叶惟难受的咧咧嘴巴,“我都开始不想当歌星了。”

    丁伯莱克大笑,突然留意到叶惟右手腕有一点点黑痕,作为纹身达人,他一眼认出那是什么,顿时兴奋的问道:“你纹身了?”

    顺着对方的目光,叶惟瞥瞥自己的右手腕,“是的,昨天晚上纹的,还很糟糕。”

    “没事,让我看看?找谁纹的?”丁伯莱克兴致冲冲,举起半满的水晶酒杯喝了口。

    叶惟一边卷起黑卫衣的衣袖,一边说:“就是随便一家纹身店。”丁伯莱克惊讶的皱眉,“惟格,我认识一些纹身师,回头介绍给你,他们的手艺比纹身店好得多。”

    这时他看到是中文纹身,皮肤还没有恢复,图形看上去却很酷,“这是什么意思?”

    “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叶惟念了一遍,解释了一遍,又把双手衣袖放下,没有展露手指。

    丁伯莱克感叹了几声,“有意思!下次我纹中文,一定要问问你。我在这部电影里的造型有两个中文纹身贴纸,你知道?”他拍拍自己的左手臂,“这里,还有”,又拉起自己的黑西装白衬衫,露出右腹侧上的“风土水火”四个汉字。

    “刚才有看到。”叶惟笑了笑,其实懂中文的人,谁都觉得手臂那个“溜冰”滑稽。他笑道:“我推荐你纹一个‘就’字,那有jt的意思,还有成功、马上,一个非常棒的字。”

    他以手指凌空写了个就字。就溜冰……呵呵。

    “我记下了,我喜欢你小子。”丁伯莱克又是大笑,左手掌在他们之间作着拉拢状,神情认真了些,“我们该多一起玩。”

    叶惟点点头答应,“有空有机会吧。”

    “什么?玩还要有空有机会?你不是苦力!”

    丁伯莱克一脸不可理解,往宽敞阳台里处走去些,倚着身后的夜空山景,望着那边热闹的宴会厅,向叶惟邀请道:“过几天我开派对,你要来啊!很多美女。比这里多多了,你和你的女孩一起来也行,干净的派对,出去就不管你了,哈哈。”

    “我没有女孩。”叶惟耸耸肩,眺望着淹在黑暗中的山丘,“刚刚恢复单身。”

    “唷。”丁伯莱克转头看他,看着他寂寥的脸庞,露出一丝了然的微笑,“看开点,伙计,那就有得玩了。”他喝了口酒,“别想那么多,人生就要及时行乐,别浪费你的青春,我像你这个年纪时……”

    他的话声轻了下去,双目微敛,随即又笑了起来,“爱情什么的,想起来,太浪费了。”

    “我记得你好像不是单身?”叶惟忽然想起,丁伯莱克和布兰妮分手后,和卡梅隆-迪亚兹交往,还没散,有名的姐弟恋。

    “不是单身不能玩吗?干净的派对!”丁伯莱克有点不高兴,“像现在这样!我的女友迪亚兹理解我,我们开心就行了。”

    “最重要是开心。”叶惟想着什么的出神,“有时候,年纪比你大的女生很棒,你的责任感奇迹地消失,一切变得更轻松。”

    “你是我的哥们!”丁伯莱克听得深有同感,举杯敬了敬这位天才,“这就是姐弟恋最美妙的地方。”

    叶惟举杯回应,喝了口果汁,忽而饶有兴趣的问道:“真有很多美女吗?”

    “我的场子不会缺少美女,你喜欢哪种?”丁伯莱克眨着眼睛,双手比划着,“高的,矮的,漂亮的臀部,丰满的tits,娇小的tits,很长的腿……什么都有,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不是‘杰克’,但另一个‘杰克’。”叶惟说,“所以你确定?一个场子容不下两个杰克。”

    “哈哈哈哈!”丁伯莱克被逗得暴笑,“这些俏皮话你留着,泡妞的时候再用。”《领头狗》里的杰克,一个毒贩,是他演的黑帮老大的敌人,影片里没有女人;另一个杰克当然是《泰坦尼克号》的杰克。

    “没多少妞听得明白的。”叶惟耸肩,“泡那种妞太累,不了。”

    “也是。”丁伯莱克笑着点头,“天才,你真有趣,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两人又笑谈了一会,早已交换好了号码,丁伯莱克实在要去帮忙剧组应酬其他人,与叶惟碰碰拳后,这才走开。

    叶惟没有走回宴会厅去,饮着果汁观赏着夜景,来这里只是为了凑热闹,却不是喧闹,两者有着分别。

    但刚静了点,心头就开始烦乱……

    这时候,他看着一个二十出头的金发美女走来,她身材高挑,就算不穿高跟鞋,也该有170m高,身着淡红色的低胸半晚装,外披一件棕色大衣,手拿着一个黑皮手包。

    一头波浪卷长金发披肩而下,柔顺而泛着光泽,一片胸口露着白皙的肌肤、浮凸的锁骨,蛮腰下是一双修长细致的笔腿,脸容的五官颇为精致,烈焰般的红唇小嘴,挺立的鼻子,细长的双眉,淡蓝的大眼眸却流转着一股天然的妩媚。

    一个典型的性感女人。

    不认识她是谁,只知道是《领头狗》的演员。

    ……

    “叶先生,你好!今天真高兴能见到你。”

    她只见坐在阳台休闲沙发上的叶惟看了她几眼,没什么热情,“你好。”

    “我叫艾梅柏-希尔德。”她还是笑声的自我介绍,“我参演了《领头狗》。”

    “是的,我认得你,‘阿尔玛’。”叶惟说。

    艾梅柏不由心头一跳,她的角色只是个仅有几场戏的小角色,是阿曼达-塞弗里德饰演的女配角带去派对的一个女孩,其后两人和被黑帮老大绑架的扎克在游泳池嬉耍并发生了关系,就是这样。

    游泳池那场戏虽然没有激情戏,但有裸-戏,她脱光衣服跳进泳池。viy说认得她……

    “我能坐下吗?”艾梅柏看向叶惟旁边的位置,放柔着语气。

    “坐吧。”叶惟问道:“你多大了?”

    这是阿尔玛的台词!阿尔玛问扎克的。艾梅柏不知道viy有没有这重意思,往他右边坐下,只隔着半个身位的距离,双眸直直的看着他,“19岁,4月22号过了生日20岁。”

    叶惟微微点头,沉默不说话的望着远方夜空。

    “要我去帮你续杯么?”艾梅柏察觉到他的饮品杯空了,叶惟说“不必了”,她挽动长发收向后背,让双肩更显,“我爱你的电影。”叶惟说“谢谢”,见他这般冷淡,她心中有点急,他现在可是单身着的,怎么对和我*没兴趣?

    艾梅柏试探的朝他挪近了一点,又不见他不悦,猜不到对方的心思,她只好继续主动:“你觉得我演得怎么样?我一直盼望你能指导一下我的表演。”

    “哦?”叶惟这才望了望来,目光停留,却是道:“你的表演?你有表演吗?”

    艾梅柏微有点变了神色,被人羞辱自然不好受,被大才子羞辱更有点卑惭,她17岁高中辍学,叶惟虽被开除但是……别在意了,交换号码是目标。她取笑自己道:“我的戏份真的不多……”

    叶惟点头道:“你这个角色根本谈不上表演不表演,一个性感的青少年,笑,念几句台词,脱掉衣服,没其它了。”

    “我努力让她更迷人。”艾梅柏露齿的笑说,心情复杂,不但不对他反感,竟然还感觉他很酷……

    她知道叶惟说得对,的确就那么回事。

    “不过作为那样的一个花瓶,你的表现很好。”叶惟忽然一笑,“因为你够性感。”

    艾梅柏的心头又一跳,流露喜悦地笑,身子又挪近一点,快要挨着他,“那你还是喜欢我的表演?”叶惟耸肩,“不好说,一闪而过的看不清楚,那真是你吗?还是替身?”她的娇媚越发荡漾,自己裸露跳下泳池就几秒的事,笑道:“那是我。”

    换别人肯定是在挑逗,对于天才,她把握不准,见叶惟又开始沉默,她不作多想的笑问:“你想看清楚么?”

    叶惟转头看来,艾梅柏毫不羞退的凝视他的眼睛,左手抚向他的大腿,见着他似乎生起兴趣。

    “当你被毒蛇咬了一口的时候,总是需要找别人帮忙把毒吸出来的。”叶惟说,艾梅柏压着激动的笑起来,她听到他说suck时声音重了点,“*是一条毒蛇。如果你想,当我被它咬伤的时候,你可以为我把毒液吸出来。”

    艾梅柏抿了抿嘴唇,手掌在他腿上轻轻地摩挲,双眸媚惑,“那你被咬了吗?”

    “还没有。”叶惟突然抓住她的手,“捉住毒蛇了。”却猛地甩到一边。

    “噢。”感觉到他的拒意,艾梅柏笑了笑,知道这里人多,要适可而止。她从手包里拿出手机,“你的号码是什么?你需要急救的时候打给我。”

    “我一般会打911。”叶惟说,艾梅柏一怔,但马上就被他夺去了手机,他拿着输入一个号码拨打过去,挂断然后还给她。

    我和viy交换了手机号码!艾梅柏这下真掩不住惊喜的心情,脸容有些泛红,“我今晚能打给你吗?”

    “我喜欢坏女孩。”叶惟侧身靠了过来,凑到她耳边,几乎亲到她的头发,耳语的道:“但我不喜欢女人为了事业而和我睡觉,我给不了你角色,给得了也不会给你。要么和我谈事业,要么和我谈性,你自己选择。”

    他的眼睛就在眼前,锐厉的眼神像看透了她,那帅气的异族脸庞充满致命的魔力,艾梅柏的心跳乱了起来,看着他,轻声道:“我想和你*。”

    叶惟玩味的一笑,“别说爱,说性。”

    “我想你操-我。”见周围无人,艾梅柏的左手再一次抚去,就要……

    她的手又被叶惟拨开,“不是今晚,没有心情。”他的语气骤然就冷了下来,“我可以告你性骚乱的。”艾梅柏反应不过来,只当他是开玩笑,她笑了,按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叶惟拿出振动的手机看了看,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新短信,打开一看,只见写道:“if-诱-e,i-will-be-on-call。”

    如果你想要我,我随叫随到。

    他没说什么,把手机放回了衣袋。

    “叶先生,那先不打扰你了。”艾梅柏朝叶惟柔媚的笑了笑,就拿着手包,起身离去了。

    她走了几步没回宴会厅,回头看那边沙发上的天才少年,他像之前那样望着夜空,不知想着什么,全无艳遇的欢欣。

    不管他想什么,艾梅柏不准备再在这里做什么交际,以免影响叶惟对她的印象和兴趣。她知道这里没有人比得上叶惟的才华,他的权势也数一数二,她要追求电影事业,他是最好的靠山,还不是恶心的老男人。

    一个脱衣服的小角色,这里有其他人能给她;和名人传绯闻、曝光度,这里也有其他人能给她。

    但是一个主要角色,甚至为好莱坞小龙套艾梅柏-希尔德开一部电影,而且是会成功的好电影,会让她成为一个明星。

    艾梅柏望着那边的叶惟,只有这个帅哥天才可以给她。

    尽管他说要么事业要么性,只要和叶惟有了关系,那一定意味着很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