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50万买下《半个尼尔森》,叶惟不是在开玩笑,也买得起。

    事实上他的身家比外界估算的还要多,有三个主要来源,《婚期将至》、《驱魔录像》和“viy说了”专栏的稿费。

    《阳光小美女》的收益还都是账目,没那么快能分账过账。

    《婚期将至》早已全部属于家庭,它的北美票房为叶家创造了320来万的税后纯利,而之后的海外版权费、影碟租售、电视播放版权费等的分成,又给惟朵图像带来大笔的收入,打税分账后,叶家的总盈利已超过一千万美元。

    最初叶惟还从中拿钱,投资lms、tet和个人用度,花去有二百万,后来就没再拿一分了,《婚期将至》的财权交还父母。

    其实他们家早就有条件买一间更大更好的住宅,再买一间海边度假别墅也行,小点、远点而已。

    但一直保持节俭的作风,叶浩根和顾乔都不是大富后就奢侈的人,更不想叶惟和朵朵是,尤其还是孩童的朵朵。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顾乔认为中产家庭的成长环境是最好的,富家孩子容易傲慢败坏、不懂人间疾苦,生活在梦幻泡沫中;穷人孩子则容易浅薄卑微,每天受困于疾苦,为了日常需求而艰难奔波。

    而中产孩子介于两者之间,不卑不亢,有优越但正常的家庭和生活,能良好地成长。

    所以全家为朵朵营造着依然中产的成长环境,也就没有住大别墅、开豪车什么的。

    不过那些钱不是只存在银行吃利息,叶浩根的牙医诊所越做越大,热爱工作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全美第一牙医;顾乔还是家庭孩子第一,没有听叶惟说的去创业,但有做一些理财投资,还筹划着办一个教育慈善基金。

    投资什么呢?电影是笨人、疯子和大富翁玩的赌博,当然不了。在叶惟的建议下,叶家买了很多股票,傻的都知道买谷歌、苹果这些新兴高科技,谁买梦工厂之类的电影股票谁等着亏钱。

    虽然互联网泡沫才过去没几年,大家都绝望了,这正是入市的好时机。未来肯定属于互联网,投资好公司,没什么好怕。事实证明这些投资都在赚钱。

    这不是叶惟管的,叶家的家庭账户和他的个人账户已经分离。

    在lat的周专栏开了有近两年,能坚持这么久让叶惟自己都惊讶,以致他有着媒体人、影评人的身份,还有一向的w日ter。有不只一家书商联系过他谈合作,出本专栏辑录,甚至是图书小说。

    哪有那么多时间,有时候他都想停掉专栏了,可就是生来话多,而且这算是一点话语权。

    每周一篇文章当然不是免费写,那还是热门专栏。两年来他的稿费节节上升,这些钱足够维持他的私人日常用度。

    其实他花钱真不多,对奢侈品没有渴望,买的最多是书籍、摄影器材、电影dvd和各种周边。

    要是在以前?一天可以花掉百万,还全是零零星星的东西。

    但有些消费是超出专栏范围的,像那辆8万多的coachmen房车。

    那辆保时捷911的价格是30多万,他没有花钱,爸妈以为是买的,事实上是保时捷送的,他只需缴税而已。

    这些汽车厂商一直都有想送车给他开,他开着出街总会被狗仔拍到,“viy开什么车”是一种广告。他一直没有兴趣,直至最近是时候换辆车了,他要了保时捷一辆跑车,试试吧,挺酷的,女孩子喜欢。

    说到送礼物,以前和妮娜恋爱的时候,叶惟送了她不记得多少礼物,分手了她要送回来,算什么呢,她就是爱瞎好强,他没有要。她要扔掉就扔掉吧,包括那辆路虎车,早就属于她的了。

    送礼物、飞来飞去的机票费用、旅游费用等等,还有他的私人团队的薪酬,索尔顿律师、莱斯利-达特、瑞秋-佐伊等人的服务费,还有各种的礼节公关费。

    还有慈善,他热衷做善事,尽管没有跑到非洲去,但南亚大海啸、卡特里娜巨风等大灾难都有捐款,以及一些平时的慈善活动,过去两年他捐了有上百万。

    不包括《天使之舞》,也不包括最近帮助受骗少女们的花费,那花了有50多万,还会继续上升。他希望会上升,越多越好,那意味着少女们会读更多课程。

    耐人寻味的是那50多万,一场选秀会基本赚回来了,还没有卖评分资料。

    外界都说viy好慈善,他觉得这个世界对道德要求真的很低,而他母亲那样的人真的很少,一个“好慈善”的头衔就可以掩盖很多的任性和丑陋。

    无论如何,他的支出总额真不少,如果不是《驱魔录像》,不但《婚期将至》的财权交不回去,以这种花钱手脚,他甚至会像很多明星那般,名气很大,应该很有钱吧?

    不,拮据着过日子。单是办置行头、供养团队就够头疼的了。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电影人都爱往制片方向走,电影投资是赌博,但一旦成功可以是暴富,这种不确定性永远有着巨大的诱惑力。那么票房奇迹这种事经常吗?不,没几次。

    《女巫布莱尔》一次,那帮人暴富后什么都不做,光忙着花钱享乐、与分账不均的发行商艺匠打官司去了。到现在都7年过去了,还没有新片。

    《驱魔录像》一次,只是那1。42亿北美票房,就为叶惟带来了约2500万美元的毛利。

    如同思索影业对待《半个尼尔森》,当初狮门和tet签的合同是零预付款、扣除发行总费后的毛利分成,比例是55/45(发行商/制片商)。这比起ifc和《婚期将至》的35/65,发行商可拿得多了,没人脉关系+伪纪录片的结果。

    而狮门和院线方签的是总计协议,52/48;tet的宣传总费是1000万,驱魔之争时狮门是毫不含糊的,发行费则是853万,叶惟怀疑有点多,但因为和狮门的诸多合作,这又算行业惯例,又没时间去扯皮,便不和狮门计较。

    到了现在,也许乔恩他们后悔了多拿那一点点小钱。

    144万*52%=7401。6万,减去1853万后=5548。6万,再*45%=2496。8万,这就是悬崖电影拿到的税前租金。

    这是北美票房部分,加上海外版权、续集版权、电视播放、影碟分成等等,接着叶惟也记不清楚怎么交税怎么税惠,乱七八糟的就成了3500万出头的纯利,这个数字还会因为各种分成而继续增加。

    tet的成本不过45万!真是电影商业的致命魔力。

    3500万美元,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天天开派对醉生梦死也得好一阵才能败光,足以使《女巫布莱尔》那帮人沉沦。

    但叶惟一直没有怎么花,也没有去沉浸,过着普通学生的日子,钱大都花在团队运营、公关、慈善方面,以及给tet剧组派发奖金,3500万变成3000万。

    然后就是电影投资了,不算还没有落实的他自己的三个项目,花了60万买下《viy》、投了30万进达鲁姆他们的家庭喜剧项目《狗狗的圣诞节》(dog’s-ch日stmas,悬崖电影占股45%,即将开拍),这是一部目标影碟和电视的商业片。

    2900万却不是他的实际身家,很多钱早已拿去做了股票投资,升得很不错,他的可用个人财产其实已经近4000万美元了。

    这比外界估算的1500-2000万多了一倍。

    所以花个150万购买《半个尼尔森》,叶惟并没有压力,承诺的至少100家影院也说得出做得到。

    这部电影真是好电影,他不想讲价,买了也不是为了赚钱,要赚钱还不如买间房子,真是好电影!但他觉得不会亏,这样一部好片,只要办一场影评人放映会,多跑电影节做推广,自然会声名鹊起,怕什么呢。

    亏了就亏了,做电影就这样,有赚也有亏。

    他宁愿亏钱在好电影上面,也不愿被日渐增多的财富迷乱,钱的一大用途是让自己高兴,电影会让他高兴。

    现在不多的确定高兴。

    ……

    卖不卖是帕特里科夫等人去商量决定,不管交易成不成,叶惟都想和弗雷克夫妇交个朋友,他喜欢他们的才华。

    离开星巴克后,三人一边走回红石剧院,一边聊着拍电影,虽然有电影节,宽敞的街道上仍然显得清静,两旁的矮层建筑物很有古典风气,湛蓝的天空仿佛就连着头顶,远方的山丘就在眼前。

    “我拍《驱魔录像》拍得很快,但说真的,那是b级片的方式。只用天拍好一部剧情片,你们肯定有什么能传授给我。”

    听着叶惟期待的话语,瑞安-弗雷克和安娜-波顿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们都年长他有12岁,然而叶惟是金球奖、导演工会等最佳导演提名者,应该是他传授才对。

    “我想关键在于镜头数量的控制。”弗雷克尽自己的才能互相探讨,“我们预算有限,必须在限定日期内拍完,计划的镜头数不能多只能少。”他的酒糟鼻发红,苦笑道:“我们也想多拍一些素材,拍不起。”

    叶惟点点头,“是的,预算的生死线是最大的敌人,但是我现在更大的问题是时间问题。”

    对他们说这话很欠揍,可这是事实,他有足够多的预算,却没有足够多的时间,一个月内天天开工加班都可能花不完,何况铁打的剧组都要休息休假。所以不是没钱导致拍不起,是时间短导致拍不够。

    “你们有什么想法?”他认真问道。

    两人的羡慕几乎成质,弗雷克想着说:“我会在剧组的组建上花更多钱,请更好的人员。”波顿接话道:“多请人也是个办法,多一支摄制队,多点机位,那在限定时间内就能拍到越可能多的素材了。”

    这些叶惟也想过,沉吟道:“我在做着选择……”《灵魂冲浪人》马上要开始前筹了,他还没有决定好,似乎患上了选择性障碍。导演有选择性障碍,太有趣了。

    三人继续边走边谈,谈着故事板、数字拍摄、省时窍门,都为对方的才华而心欣。

    当回到红石剧院前的小广场,也回到了热闹当中,剧院门口人们进进出出。这时叶惟看到了一道身影,顿时怔了怔,跟弗雷克夫妇说了声回见,就饶有兴趣的大步走去。

    那白人老男人一身休闲黑外套,身形高大威猛,没剩多少头发的光头,有点老态的脸庞似在微笑,两道法令纹很深。

    好莱坞巨星,布鲁斯-威利斯。

    《领头狗》今晚首场展映,虽然威利斯只是男配角,他是来给老友尼克-卡索维茨捧场的。

    “嘿,威利斯先生。”

    听到这声叫唤,在三个随从伴随下的威利斯转头看去,看到走来的黑发少年,双目聚了聚,法令纹更深了,颇有些意外。

    两年了,这是两人自2004年1月在夏延企业总部的一场制片会议后,第一次见着面。

    “好久没见!”叶惟笑说,伸出了黑手套的右手。

    “小子,好久没见。”威利斯与他握手后,摆了摆手让随从们走开,微笑的模样,“你的变化很大。”

    “都变了几圈了。”叶惟耸耸肩,“连我自己都难认。”

    两年前,16岁的叶惟还没长开,身高矮威利斯一个头,现在他的身高已超过威利斯,相视间完全的平视了,朝气蓬勃的身躯也比不再肌肉隆隆、但微有肚腩的老布更显得充满力量。

    两人往剧院东南边走去,很快,到了开阔无人的荒野路边,望着远方贫瘠连绵的山丘,走着,聊着。

    “你知道,警长,我一直感谢你最初的赏识,但又真的非常憎恨你的背信。我觉得你是个卑鄙小人,但最近我有了不同看法,我发生了点事,我不能说每个人,只是,我和你都有卑鄙的时候,害人害己的时候……

    所以,我原谅你,你在不在乎都好,在我这边,我们没事了。”

    叶惟已经不必再像当初那样说每句话都先想威利斯什么想法,大咧咧的就说开,没什么要顾虑的了。

    现在只有他自己能让叶惟拍不了电影,没有其他任何人能。

    “小子。”被他说卑鄙小人,威利斯并没有发怒,还是在微笑,嘴角扯了扯,“不能说我不在乎,这件事经常让我很生气,不是对你,对我们的人。我能告诉你,我后悔了。”

    就这么风轻云淡的,两人表明了各自态度,看不透对方的心思,却看得到对方摆出的姿态。

    叶惟一笑,威利斯也一笑,一少一老两个男人不用再说什么,虽然不太可能成为什么好朋友,他们想和解,他们和解了。

    “我不会抗拒我们的合作机会。”叶惟说。

    “有机会,可以。”威利斯点了点光头。

    谈到合作,两人聊起了拉莫参加选秀会,叶惟直言她的演技很烂,威利斯冷不丁的说了句:“别搞我的女儿。”

    “不会,绝对不会。”叶惟的右手不由握了握拳,想起了什么,“她是那种我绝对不会碰的女孩。”

    ……

    viy要以超过150万买下《半个尼尔森》的消息迅速传开,圣丹斯小小的被轰动了。

    “他疯了。”米拉麦克斯的现任ceo丹尼尔-巴特塞克摇头,“当然不跟价,这赚不了钱,品质和冲击颁奖季也有距离。”

    “《半个尼尔森》是好,没好到值150万买断。”韦恩斯坦影业的两巨头哈维、鲍勃都不感兴趣,之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狮门被勾起了兴趣,却不能争,一争就因小失大。

    福克斯探照灯、焦点、华纳、新线……100万还可以考虑,150万?保底100家影院发行?

    viy不是蠢人,但明显第一次来圣丹斯不懂行情,哪有人会和他争,这个冤大头他当定了。

第408章 半个尼尔森    1月27日星期五,一年一度的圣丹斯电影节正在犹他州的帕克城、盐胡城、奥格登市和圣丹斯度假村联合举行。

    从19号到29号这十天里,有120部电影进行展映,这是独立电影的盛大节日,而大小发行商们的购片人员早已齐聚圣丹斯,寻找着下一部《女巫布莱尔》、《四月碎片》、《超码的我》、《大人物拿破仑》……

    这些独立影片是好莱坞流水线无法生产的,充满着惊喜、宝藏和什么都不是,这就要看人们的眼力了。

    昨天晚上,主办方突然收到一个让人兴奋的消息,叶惟到了帕克城!

    谁都可以来游览观影,但viy已经是独立电影的一面旗帜,他的现身着实增添着本届电影节的光芒。

    “我就是来看电影。”叶惟这么告诉电影节主席杰夫-吉尔莫,无意出席活动和接受媒体采访,“如果有适合机会,我也会购片。”

    电影交易并不是“日舞小子”罗伯特-雷德福创办圣丹斯电影节的初衷,不过似乎所有事物都会走向商业化,近年来它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电影交易市场和人才新秀舞台。

    每年最受关注的影片自然是开幕片、闭幕片,以及入围评审团大奖单元、世界电影单元的各16部左右的剧情片。

    今年的开幕片是《老友有钱》,詹妮弗-安妮斯顿、凯瑟琳-基纳;闭幕片则是《领头狗》,本-福斯特、布鲁斯-威利斯、贾斯汀-丁伯莱克等等。后者的阵容尤为强大,还没有展映就已经受到一众片商的激烈追逐。

    而像《成人式》、《雪莉宝贝》等片也在受捧之中,却不是《半个尼尔森》。

    “我敢说,你们这部电影是今年圣丹斯最好的电影!如果不是,那就太可怕了,我这么多年都看了些什么?”

    早上帕克城红石剧院正刚刚结束了又一场《半个尼尔森》的放映,小展厅里没有坐满人,不到20人坐在前面几排,最前排的是影片主创们和一尊年轻的大神。

    “谢谢!这份赞誉对我们太多了。”29岁的白人导演瑞安-弗雷克正连声道谢,有点胡渣的脸庞满是喜笑,不知是激动的还是天生的,大鼻子发红,像喝了不少的酒。

    旁边他的妻子安娜-波顿也笑得欣然,黑框眼镜都要掉下去。

    而坐在另一边的制片人詹姆-帕特里科夫、两位公关琳达-多夫和克里斯-利比,都是万分惊喜。

    《半个尼尔森》在日就已经开始展映,这是它至今获得的最高评价,本届最好!真是让全是行业底层人物的他们受宠若惊,有了天才viy这一句赞美,影片的发行之路会更容易。

    他就坐在中间,身着一件黑色连帽长袖卫衣和蓝牛仔裤,双手戴着一对黑手套,正一边鼓掌,一边感慨赞好:“太不可思议了!70万制片费,天拍摄期,太棒了!”

    众人乐呵呵的,其实说起来,还远远比不过《驱魔录像》,也比不过《婚期将至》重制版。

    “我们需要谈谈!”叶惟决定了什么似的,看看左右,“我想买下这部电影。”

    众人都怔了。

    ……

    《半个尼尔森》是一部典型的独立影片,它的制作过程如同教科书一般标准。

    早在2004年前,毕业于nyu的瑞安-弗雷克,与其在大学时期开始约会并合作的同学及妻子安娜-波顿,一起写了《半个尼尔森》的剧本,预算100万美元。

    为了寻找融资启动项目,两人拍了短片版本《gowan,brooklyn》。

    这部短片获得2004年圣丹斯的短片电影奖,并引起了律师艾琳-麦克弗森的注意,她把它推荐给了“牵引传媒”的制片人罗赞-科恩伯格,之后“威廉-莫里斯独立电影”的克雷格-凯斯泰尔也加入。

    两人开始积极地融资,不久一起遇到詹姆-帕特里科夫,他和他的合伙人亚历克斯-奥洛夫斯基同意加入。然后又是一系列的融资,制片团队越来越壮大,却迟迟未能定局,差着什么呢?

    一个明星。

    他们瞄准了瑞恩-高斯林,这位其时24岁的加拿大俊男演员刚因为《恋恋笔记本》而走红,拍的新片是《停留》那样5000万预算,搭档伊万-麦克格雷格、娜奥米-沃茨的大项目,一个70万预算的微型项目?

    加入。瑞恩-高斯林被剧本打动了。

    年轻的白人老师丹-邓恩在纽约布鲁克林一家破公立高中教书,白天他心怀理想激情,尽力教育着多是黑人的学生,但晚上他挣扎于对现实的失望、无从改变现状的空虚之中,他以吸毒来逃避迷茫。

    某次他吸毒被他的一名黑人女学生德丽发现,都身处困境的两人因此开始了友谊,人生也有了改变。

    这是一个关于师生、种族、社会、理想与现实、生活与爱情等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一个人的人性相对立、生活相矛盾的故事。故事不尽相同,但每个人都会有“半个尼尔森”的时光。

    影片中没有角色叫尼尔森,这片名最初源于迈尔斯-戴维斯的一首歌,而原意是一个摔跤术语。

    瑞安-弗雷克这么说:“这是摔跤中的僵持状态,你被对手控制住了,但你有机会逃脱,尽管这需要技巧。只是一个关于挣扎的比喻,比如说吸毒上瘾或者不同的社会政治、阶层斗争等等。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在挣扎。”

    而安娜-波顿则说:“我们知道我们要拍一部很微妙和引发思考的电影,不想过于直白,所以觉得这个片名符合影片的风格。”

    在变化中迷茫,在痛苦中挣扎,你有可能被摔倒在地,也可能逃脱开去重获生机,这是你自己和自己的摔跤。

    《半个尼尔森》就是那种遵从好莱坞商业法则拍一百年都拍不出的电影,独立电影。

    有时候,商业片;有时候,只有独立文艺片。瑞恩-高斯林的加盟使得项目顺利地融资,三个月后,拍摄开始,天后杀青,比原计划还早一天,70万美元预算一分没多花。

    那时已是去年了,接着是向目标圣丹斯电影节进发,团队在去年10月为杰夫-吉尔莫等人办了一场放映会,他们都给予好评,《半个尼尔森》就此入选2006年圣丹斯。

    当电影节来临,帕特里科夫雇请了公关团队,多夫和利比为影片服务一个月,费用是1至1。5万美元。

    展映到了第五天,影片虽然广获好评,但有兴趣的发行商不多,因为它很难赚到钱。

    资深制片人丽纳-罗森夫妇想买,出的价格却远低于电影的预算,所以他们被拒了。

    米拉麦克斯和思索影业是最认真的了,前者想买断,可是价格不高;后者的方案则是低预付款,但有毛利分成,没有宣传承诺,但承诺了会有至少15个城市各一家剧院的发行。

    帕特里科夫等人倾向于选择思索影业,因为米拉麦克斯虽然是大发行商,相比下却缺乏诚意,价格仅够他们收回成本。怎么放心把电影交给这种态度的片商?

    这个时候,叶惟忽然到了帕克城,观影后赞不绝口,似乎深有感触,还要买下这部电影。

    ……

    “这不是抬价是什么?”

    思索影业的人们十分无奈,谈起叶惟,除了叹息还是叹息,《驱魔录像》曾经找过他们发行!在电话里就拒绝掉了。

    现在看中这部《半个尼尔森》,viy却突然杀出,他想做什么?

    他们商讨的第一结论是叶惟在帮忙抬价,突然跑来帕克城,突然大赞一通,突然扬言要买,他买回去做什么?他没有发行公司,肯定不是自营发行,做二道贩子的话能赚多少?

    他费这工夫,还不如自己拍部b级片卖。

    所以最可能的是叶惟和hn的谁是朋友,过来抬价的,不过他们打错了主意。

    《半个尼尔森》显然不会有多少票房,这么一部压抑、沉重、要思考的文艺片,注定小众。思索影业都不愿意花钱买断它,而是选择与制片商分成的方式,因为是瑞恩-高斯林主演,做个尝试而已。

    公司每年能有20多个这样的尝试。

    当这一个尝试的成本高得过了线,那就没有必要了。

    叶惟想买?由他买去好了。

    ……

    “大伙儿,我说说我的打算,我买下它之后,会使用我的人脉让它得到体面的发行,这样一部好电影,没理由连一万几千的宣传费都没有。它能有比思索影业思索的更大作为!

    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发行商,ifc、狮门或者其它都有可能。但我可以向你们承诺,最大放映规模至少100家影院,就今年。如果没人有兴趣,我自己融资和出钱做这个发行,艺术性、商业性,它都绝对配得上。

    也许我现在有些‘半个尼尔森’,我真的非常欣赏你们的电影,非常想参与进来,你们尽管放心的交给我。

    时间宝贵,你们给我开个大家高兴的报价就好,多少?”

    红石剧院附近的一家星巴克里,叶惟正和帕特里科夫、弗雷克夫妇边喝着咖啡,边谈着买卖。

    听着viy真诚的话,帕特里科夫三人的心情越发兴奋,叶惟虽然年少,豪爽、仗义、重信用却都出了名的,同样是承诺,他们更可以相信他。再说他是要买断交易,花了大钱,断不会放进仓库不管吧?

    对于一部前途未卜的微型小众文艺片,价格公道的买断比毛利分成更好。只说关键的收账时长,发行、分红、到账,就算没有发生被发行商克扣、拖账几年的情况,就算能回本甚至赚到钱,都要2007年才能见到。

    而现货交易,这个月就能搞定,他们也有钱启动下个项目,并且不必担心hn的票房会不会连一百万都没有,那能分什么钱?

    关键是价格公道,不可能低于预算,众多投资人盯着呢;最关键则是发行,他们想这部电影绽放光芒,也想行业地位得到提升,能有下部电影、下下部电影,这比起小小利润更重要。

    hn团队早有一个目标价格,帕特里科夫看着咖啡桌对面的叶惟,语气恳实的问道:“150万?”

    一开始他们想卖200万,到了今天,120-150万都是可接受的范围。己方报价自然要从高报起,但又怕惹恼了viy,以为当他是冤大头宰,帕特里科夫还是没喊200万,毕竟对方这么有诚意。

    “ok!150万。”叶惟点点头。

    三人顿时呆若木鸡……真的?不讲价,这就行了?

    “真的?”帕特里科夫不得不这么傻问。真是第一回做这事,这是他制片的第二部电影,第一部《point&shoot》是成本更低的影碟市场微型电影。

    “150万,你们高兴,我也高兴。”叶惟笑说,还戴着黑手套的右手抬起咖啡杯,喝了口,“从我个人来说,它是无价的;从生意来说,150万大概需要700万票房,我才能回本,没问题,这点风险我能承受,还有影碟和很多版权费不是吗。”

    “这个方案,我想我们能接受!”同为制片人的安娜-波顿急忙说,生怕帕特里科夫贪心坏事。

    150万不但能有可观的利润,超过一倍的税前纯利!

    viy的话其实说得清楚,你们和发行商50%互分毛利,发行商和院线也50%互分毛利,都要收700万票房才有这数字。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为三方分成比例不会那样,还得扣除发行和宣传成本,可能需要1000万票房你们才能赚到80万,别给脸不要脸。

    就那至少100家影院的发行承诺,弗雷克简直想把这部长片处女作白送给叶惟,只是他不能作主而已。

    他满脸发红,看向帕特里科夫,说道:“詹姆,我们走运了!”

    也憋红了脸的帕特里科夫知道占了多大便宜,丽纳-罗森夫妇的出价是50万,他们不是开玩笑或者傻了,是hn的商业价值预估就这样,好电影不一定有高商业价值。

    但viy一口答应150万。该死的……如果刚才喊的是180万,他会不会也点头说ok?可现在已经报了150万,如果再提高那就太冒犯了,谁知道会不会惹怒这位率性的天才少年?

    帕特里科夫可不敢尝试,当下百感交集的道:“viy,谢谢!你的方案是我们的第一选择了。”

    “酷,你们团队考虑好了通知我,我随时可以签合同。”叶惟说着一顿,突然哈哈笑道:“开玩笑!不是随时,我的律师在洛杉矶,我父母也是,回洛杉矶才能签。”

    他笑看着惊出一身冷汗的三人,“放心!我是认真的,而且不会再议价,150万,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三人除了傻笑,也不知该作什么反应。

    ……

    两位公关在工作,这天的中午,叶惟要买下《半个尼尔森》的消息就风传圣丹斯,超过150万的买断价!

    新情况当然要宣扬出去,给人们信心,吸引更多的买家来竞争。事情还没有定,生意就是生意,如果有谁出价180万、200万要买这部电影,那又不同说法了,viy很好,但越丰厚的回报越好。

    消息正在传开,还不知道发行商们会有什么反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