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和茉迪-赛明顿正在约会?”

    “叶惟和达科塔-约翰逊正在约会?”

    “叶惟约会选秀会神秘少女?”

    “叶惟和艾米-罗森正在约会!”

    从1月日叶惟和妮娜-杜波夫宣布已经分手后,娱乐八卦媒体报道发掘的就不只是两人分手的内情,还有新恋情的情况。

    聚光灯当然对准着viy,八卦媒体们的口风实在不一样,有的说叶惟被甩了,他是如何失败,没有女生喜欢;有的却说叶惟是个花花公子,已经开始新的约会了。

    短短的一两天,就有了多个绯闻对象的新闻。

    叶惟和赛明顿在尝试交往,感情正“火速升温”。这条八卦颇有信服力,赛明顿正是viy喜欢的类型,她是他出席金球奖的女伴,虽然说那是特别大奖,谁能说这不是他们的开始?

    但包括与约翰逊、某位神秘少女的此类新闻都没有照片,比编造好一点而已。

    1月26日星期四早上,tmz网登出了一条像模像样的叶惟八卦,叶惟和艾米-罗森正在约会。

    这八卦有照片为证:艾米-罗森提着好几袋的食材走进叶惟的住所。

    狗仔们早已收到风叶惟搬了家,却一直不知道是哪里,viy就像一条泥鳅般狡猾,甚至没有人拍到他的选秀会行踪照片,好像有一条地道让他进出剧院,想跟踪都跟不了。

    因为他的情变,而新恋情的新闻会相当值钱,狗仔们发了狠的追踪,终于找到他的新住处。之后果不其然,正迅速地新崛起的tmz狗仔拍到了这套爆炸性的照片。

    25号傍晚艾米-罗森到了叶惟的住处,过了夜,26号早上才走。

    根据知情人的透露,两人相识于金球奖,非常投缘,又都是单身,所以进展很快,“他们坠入了爱河。”但也有别的知情人表示:“viy身边所有人没一个不惊讶,太突然了。”

    关注着叶惟私生活动态的所有人真的惊讶!全球媒体们也震惊了。

    其实除了惟黑,没几个人相信叶惟是个没有女人缘的书呆,这个消息却还是令人咋舌,姐弟恋!?艾米-罗森!?

    就连铁杆惟密们都意料不到,一时间叶惟的博客涌满了各种的惊呼和询问。

    一直以来,尽管绯闻不少,叶惟的能通过维基百科的正牌女友只有妮娜-杜波夫一个,小他一岁,是他带出来的新星;其次能写进个人生活部分的也只有一个,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曝过接吻照,小他两岁,颇有名气的童星。

    然后是编不进的,没有任何确切证据,但基本属实的莉莉-柯林斯,小他一岁,同学,摇滚巨星的女儿;再是艾玛-罗伯茨,有些一起出街、一起游玩,甚至同车的照片,好朋友,小他三岁。

    但是艾米-罗森大他两岁!

    艾米-罗森是现今20岁以下最具前途的、最大名气的银幕女演员。

    当同龄人演着青春校园喜剧的时候,她演《歌剧魅影》、《后天》、《海神号》;当同龄人为提名mtv电影奖欣喜的时候,她18岁入围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比娜塔莉-波特曼(19岁,最佳女配角提名)、斯嘉丽-约翰逊(19岁)都要早。

    不算阿比吉尔-布莱斯林,艾米-罗森是今年金球奖最年轻的女嘉宾,第二年轻的是大她两岁的斯嘉丽-约翰逊。

    只要按照正常发展,十年之后,艾米-罗森、斯嘉丽-约翰逊就是好莱坞的巨星,那种美貌、演技、才华、人气并存的大人物。

    可以说艾米-罗森与叶惟以往所有女友、绯闻女友都不在同一个频道,她们是尼克频道,她是nbc频道。

    所以媒体大众听闻这个消息,多少都有这么一种惊讶:叶惟追到了艾米-罗森?

    一个是被开除的高中生,一个是常青藤大学的大学生。

    一个小子,一个女人。

    就是这种感觉。

    这让艾米-罗森的拥趸们百般复杂的滋味,罗森是个十分低调的人,一直没有确定的男朋友传出,也不和名人明星传绯闻,怎么头一回传,竟然是和下个月才18岁的viy?只是朋友吧?

    各方的无数人都在惊讶中这么想,只是朋友吧?

    如果消息是真的,叶惟无疑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审美观,以及坏小子的名头。宣布单身仅仅过了两天,罗森在他的住所过夜。

    但也有一部分影迷粉丝表示高兴,天才导演和天才女演员,姐弟恋都搭配。

    目前绯闻双方都没有任何回应。

    ※※

    “瞎编的而已!别跟我说这些无聊的八卦新闻,我不想看,我也不想听到。”

    星期四这天下午,在校园的学术中心里,翠丝特惊疑的和莉莉说了这条八卦。

    莉莉立即黑了脸,既是不屑一顾,又似被严重的冒犯,“八卦媒体能有多么离谱,我从小看透了!上回是我太幼稚不会处理,这回我知道该怎么办,我相信惟。”

    不要多疑,相信惟。

    他还不联系是因为需要缓冲期,我知道的。

    我们已经说好了!

    “不过好像说她过夜了……”翠丝特嘀咕。

    “才没有!”莉莉大叫一声,双手捂着耳朵,“这几天有多少他的八卦?一会儿茉迪-赛明顿,一会儿达科塔-约翰逊,今天又说艾米-罗森,才没有!他有很多工作忙的,要找这些女生谈合作,这就得会面。而且那真是惟的住所吗?我很怀疑!”

    她顿了顿,又急道:“就算是,只是朋友吃顿饭而已。我们早就说好了,你们不知道的。”

    不是的,瞎编的而已。

    什么白痴破照片,还想害我第二次?我看都不看!

    下午2:35放学后,莉莉就什么活动都不顾的驾车回家,只因为一个坚决的念头,不管了,我今天就要去见惟,现在!

    回到家,她马上行动起来,沐浴更换了一套时尚优雅的白色过膝连衣裙,化了个清致的淡妆,挺着两道粗长的眉毛,怀着激动期待的心情,拿上个香奈儿小手袋就出发,按动手机准备打给惟。

    来到楼下,就看见母亲微笑的站在前方,莉莉有点惊异,她怎么在家?“嘿,妈妈。”打了声招呼,就按着手机往屋外走去。

    “莉莉。”塔沃曼叫了声,语气非常的温柔:“妈妈知道最近惟格和妮娜-杜波夫分手了。”

    莉莉站停下来,转头望着她,“所以?”

    “你等着惟和你复合,对吗?”塔沃曼的眼底神色很复杂。

    “呵呵。”莉莉一声轻笑,“我的心思真好猜……”

    塔沃曼的眉头皱了皱,还没说就声音发沉:“亲爱的,妈妈和惟谈过了,他和艾米-罗森在交往,他没想和你复合……”

    “……他才没有!”莉莉霍地涨红了脸,“他才没有!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但他才没有!”

    心头的颤抖诉说着什么,她的双眸生起了雾气,话声微颤:“请不要掺和我的感情事好吗,我不是孩子了,我自己能行……”

    “亲爱的……”塔沃曼似有着内疚。

    “我不听你说,我去找惟。”莉莉红着脸泪着眼走向屋子门口,还没出门,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连忙一看,惟打来的!!!

    意识到什么,她回头望去,只见妈妈也正拿着手机,脸容顿时神情变幻,接通了来电。

    这肯定是个恶作剧,我不喜欢,太无聊了,但我可以接受。

    “莉莉,是我。”

    一抬起手机,耳朵就听到惟的声音,莉莉想过这个时刻无数遍,当确切地到来,却仍然一下轰的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凌乱地跳动,她无措的笑道:“嗨……惟,现在是怎么了?”

    那边一阵的沉默,她也一阵的沉默,再说话时声音哽咽:“我不喜欢这个恶作剧,你在哪里?门口?还是车库?”

    “莉莉,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通电话,我们都傻了好长一段时间,还好误会都过去了。”

    “不,我是说……我和艾米-罗森的绯闻,是真的。”

    听到他这句话,莉莉毫无反应,心跳一点变化都没有,因为不愿相信,她失笑道:“你是在准备着什么惊喜吗?不要了,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别开这种玩笑好吗,我一点都不喜欢。”

    “那是真的。”

    莉莉默然了半晌,望着那边一脸安慰的母亲,问道:“为什么?”

    “我选择的。”

    “你选择的?这一点道理都没有。”莉莉走出门口张望,前园里没有他的身影,远处外车道也没有车影,轻声道:“有什么误会吗?吉娅告诉你了吗,我现在单身,我很早就没有约会了。”

    “吉娅告诉我了。没有误会,我和艾米-罗森前些天就已经开始了,拖到今天才回复你,对不起。”

    “惟,发生什么事了吗?”莉莉不相信,不肯相信,事情不可能这样!惟和妮娜分手是因为我,没理由转头和艾米-罗森交往,他为了我揍那个女人,几乎毁了自己,惟爱我!

    她不作多想,紧紧地抓着这个念头,犹如溺水的人抓着岸边一根野草,惟爱我。

    “告诉我,没事的,惟,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没什么再能难倒我们。”莉莉柔声的说。

    “莉莉,每个人都会变,生活让我做出了选择,我追求的和你追求的已经不同了。”

    “我想见你一面。”莉莉抿抿嘴,泪光越发的朦胧。

    “没有必要。”

    “我要见你一面,我一定要。”莉莉说得决然,哽咽道:“这次我不能再错了,我不理解现在是怎么了……我不理解……”她的眼泪落了下去,“我们不是说好了吗?那天去墨西哥的路上,我们说好了的……”

    “金球奖那晚,我和艾米-罗森做爱了。”

    “啊!!!!!!”莉莉突然的失声尖叫,双眸瞪得像要裂开,斗大的泪珠泫然落下,退回着屋内,尖叫着:“你不是惟,你不是!你偷了他的手机,用变声软件装他,你不是!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不是惟,你绝对不是惟!!!滚蛋去吧!”

    “莉莉,对不起。”

    “把你的臭嘴闭上!你不是惟,去死!!!”莉莉声嘶力竭的怒骂了几声,按断了通话,深呼吸了起来。

    她颤动的肩膀被妈妈搂着,良久,才又有了说话的力气:“你和他都谈过什么?这都什么烂事?不可笑吗?我不管了,我现在就去找惟!真正的惟!这些白痴破事,我要解决掉!”

    塔沃曼点了点头,“我开车载你去,我知道惟格在哪里。”

    “你知道?来啊!”莉莉骤然又失控地大喊,“来啊!!!该死的,这些该死的……”

    她没了声音,咬紧着牙齿,所有这些该死的。

    ※※

    2004年4月16日,夜幕笼罩着洛杉矶,第一届哈佛-西湖电影节在高中部橄榄球剧院圆满地结束后,叶惟等人又到了校园附近的一间星巴克进行庆祝,一番笑闹欢谈后,众人才散了。

    叶惟开车载着莉莉继续去玩,但他已经答应了塔沃曼女士,凌晨前就要把她送回家。

    “我是来介绍……叶惟奖的,所以首先,我给大家说一下,叶惟!哈哈哈你怎么想到的?”

    “就那样想到了,笑吧,笑吧!我知道很傻。”

    “傻?帅爆了!他是个好人,是的,他是个很好的小伙子,善良,友好,亲和,当然这些都比不过他最大的美德,英俊!一点点都比不过,他就是太英俊了,不是very-handsome,他是te!”

    “我可没说后面的……!噗哈哈,我应该说的,哈哈!”

    “就是啊!”

    “你还双脚有些!”

    “有些什么?”

    “脚法。”

    “一个跑腿的?”

    “一个跑腿的。”

    ※※

    2006年1月26日,下午的洛杉矶。

    莉莉在比弗利山庄区自家的一栋幽静住宅里见到了叶惟,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着褪色休闲牛仔蓝外套和黑色卡其裤,见到她走来,他站了起身,看着又高大成熟了些,脸庞十分平静。

    “嘿,莉莉。”他说。

    莉莉敛着泛红的双眸打量着他,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下巴,确认着他是不是叶惟……

    好一阵,她开口沙声问道:“是你吗?”

    他沉默了几瞬,“如果你是指叶惟,是我,但和你期盼的那个不太一样。”

    “为什么?”莉莉的眼眸直视着他,一眨都不眨,没什么神光,“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没有为什么。”叶惟也直视着她,依然的面无表情,“事情总是会和我们想的不一样。”

    “我再问你一次。”莉莉扬起了两道粗眉,认真的脸容流转着英气,“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你和艾米-罗森,那是真的吗?”

    “那是真的。”叶惟说,“全是我的主意,我开的头,她没有过错,只是以为自己遇着对的人了。”

    一瞬间,莉莉的神情冷到了极点,一股彻彻底底的寒冷钻进心扉冰封着所有,“你真烂。”

    叶惟点了点头,移开了目光,“是的。”

    “你为什么那样做?”莉莉侧头望着他,紧随着他的眼睛,“原因?借口?你喝醉了?你疯了?说啊。”

    “我起了色心,我想操她。”叶惟说,“我还继续想操,这不是什么一时犯错,就是这样。”

    莉莉冷笑了起来,轻摇着头,不再看他,冷笑道:“你总是这样,你说过什么,总是不当回事,总是自己先忘掉,我不理解!可我同意你说的,我们全都结束了,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反正……我对我们的看法错了……谢谢你告诉我。”

    叶惟什么都没有说。

    “你爱怎么就怎么去吧,我不在乎了。”

    说罢,莉莉转身大步向屋外走去,脸上没有表情,心里没有感觉,就连一点难受都感觉不到,什么都没有。

    她怀疑这是一场恶梦,惟怎么会呢?

    他是那么负责任的一个人,正直,善良,睿智……

    惟不会的,那个不是惟。

    “他已经不是我所嫁的那个男人了。”当年妈妈把爸爸的恶毒传真给了媒体,她向世人说了这句话解释自己的行为。

    莉莉坐上车子的副驾,望着前方狭窄的小路,眼睛余光看到驾驶座上的妈妈,泪水骤然就涌出,我爱的那个惟已经不在了。

    每个人都会变,有时候一变,就是面目全非。

    除了向前,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是这样,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什么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什么新闻学,什么梦想,什么爱情,什么家庭,这些有什么用?现在的坚持有什么意义?

    突然,就什么都没了。

    其实这些全是假的对吗?他热爱电影,他迷恋演员,还是他聪明……

    所谓的真实其实是虚妄,虚假的电影反而更真实。新闻是假的,一时不同一时,表演才是真的,有个确定的剧本故事,演员可以由自己选择变成什么样的一个人,离开这个傻帽世界。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表演是真实,真实却是虚妄……

    为什么……

    “亲爱的……”妈妈想说什么安慰话。

    “我需要去见玛琪,我需要帮助。”莉莉漠然说。

    ※※

    “简,你知道‘heartily(真心的,热诚的)为什么这样拼吗?”

    “在听!为什么?”

    “heart+ily,它的意思是,从内心的深处,i,l,y!”

    璀璨夜空下的圣莫尼卡海滩,一对青春情侣漫步在海滩边的灯火阑珊处,说i的时候,少年双手按按自己的胸口,说l的时候,他做了个双手扩到最大的动作,说y的时候,他双手伸去按向少女的胸口。

    少女本来还满脸的甜蜜,突然惊讶地瞪目,一下打开他的两只手,清声大笑起来:“少来了!”

    “被你发现了!”他大笑着张开双手抱住了她,她一边挣扎一边欢笑欢叫。

    两人忽然亲吻了一口,先是轻轻的一啄,又啄了几下,就动情地热吻。

    ※※

    “玛琪,帮我忘掉他。”

    比弗利山庄区的一家心理医生私人诊所,雅致的书房般的诊室里,莉莉平躺在中间的一张豪华睡椅上,木然的望着天花板。

    玛琪坐在右边不远的医生皮椅上,中年笑脸十分和蔼,“先谈谈你们?”

    莉莉眨了眨眼睛,“我不想再听到这个人,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我也不想再想起这个人。你有什么机器吗?像《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那种……”

    她只是在自嘲,想起着什么,“我和他一起看的,他说‘就算你洗掉关于我的记忆,我能在一天之内让你重新爱上我,因为我比当初更了解你了。’那是在04年4月的时候,我记得是学校的电影节那阵子……”

    “为什么和他的记忆,我都记得这么清楚?”她转头看向玛琪。

    “那是因为你经常去回忆,这些你认为的宝贵回忆。”玛琪语气平和的说。

    “我恨这个。”莉莉闭上了双眼,喘了一口气,“我恨自己。为什么我会这样?总喜欢抓着过去不放……还想着复合,他根本没有重视过这件事。我总想抓住每一个可能的微小机会让我们重新在一起,但他不是……”

    声音颤抖成了哭腔,“他怎么能那样……他和妮娜分了手,他完全能自己选择了,他选择了勾搭别的女人……”

    玛琪看着莉莉竭力地忍着泪水,劝导道:“莉莉,你可以哭的,哭一场心里会更舒服。”

    “我不想为他哭……不是他……”

    玛琪微叹,又道:“今天你更加认识清楚叶惟了。莉莉,男女在热恋的时候,总会把对方往完美去想,看不到对方的缺点。你和叶惟在热恋时突然中止,分手的这一年多时间,距离更让你可以尽情地想象,其实他不是。”

    莉莉默默的听着。

    “然后你发现,他会有不好的一面,这些方面可能是你零容忍的,就像他最近的作为。我不觉得他错了,没有谁错了,你只是更清楚了他,叶惟不是你要找的人,不管你爱着的是过去的叶惟,还是你想象的叶惟,他都不是。”

    “我想当个演员。”莉莉忽然说。

    “告诉我?”玛琪愿意聆听。

    “我对自己人生的规划和期望,可能全部都错了。”莉莉轻笑了声,“我讨厌这个世界,烂透了……我开始明白了,表演才能给你完美的家庭、完美的爱情,不一样的人生……”

    “莉莉,别这么想!别因为叶惟动摇了你的信念。”

    玛琪大声了点地安慰,“他只是你人生初期遇到的一个人,你的人生就像一幅图画,他只是一块拼图,不适合拼进来,你就放手让他走,再寻找适合的拼图。但你不能因为一块不适合的拼图就把整幅图画都毁掉,对吧。”

    “我不知道。”莉莉的眸光有些涣散,“也许……我就是真的曾经认为,我和他会一起拼好我们的图画。玛琪,毁掉的不是我的图画,是我和他的图画……”

    她又一次哭腔,“我想继续的,我想的,但是我知道,你不用说我都知道,这个美梦结束了……该醒了……”

    她的朦胧泪目看向玛琪,“就告诉我,要怎么才能忘掉他?离开这里后,我不要再想起任何他的事情。”

    “我没有那种机器,一段时间内,你还会总是想起来的。”玛琪微笑说,“我们可以做的是尽量不去唤醒它,所以避免他的信息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一旦想起就马上不要继续去想,想别的开心事!”

    “每次都这样,你坚持一段日子,对他的记忆就会慢慢冲淡,然后忘记。”

    “好……我会的。”莉莉茫然的点了点头,心中眼前都闪烁着什么,那是电影节的那天晚上。

    她闭目,转过了身子,无声地对自己说,最后一次……

    ……

    “莉莉,我太幸福了!真的,因为你,我太幸福了!”

    “我也感觉不错,哈哈!”

    夜空下的海滩上,少年双手牵着少女的双手,欢笑着摆来摆去,一股美好甜蜜沉浸着两人。

    “啦啦啦啦!莉莉,莉莉,你真美丽,美丽!”

    “拜托!别再唱这首歌了……!”

    少女嗔笑地叫停,双眸微弯,英气的粗眉都显得那么温柔。少年举起她的右手转了一个圈,把她搂进怀中,低头吻了她一口,凝视着她的眼眸,说道:“那我唱mama-cass的《wele-to-the-world》,我要把它送给你!”

    在她的笑容中,他一本正经的唱了起来:“欢迎来到这个爱与欢笑的世界,宝贝。

    欢迎全新一天的阳光,你漂流到了大海,你流进了一个美梦”

    他突然一下公主抱的抱起了她,她惊笑了一声,他低头吻去,笑唱着:“一个永远不会消逝的美梦!”

    “生活在爱与欢笑的世界里,宝贝。我们可以找到不断微笑的秘诀。”

    吻了几口,他放下她,冲她笑笑,她也冲他笑笑,优雅俏皮地摆动起了双手,也唱了起来:“这音乐没人能听见,会是我们响亮清晰的声音!”

    “你会发现它总是需要一会儿。”他牵起她的左手,目光明亮,“是时候给我们的爱一个机会了。音乐将要我们起舞!”

    她转动着身子,紧握着他的右手,与他一起大声地笑唱,歌声之中充满着爱意、信心、对未来的憧憬,沉在美梦中的幸福。

    “欢迎来到这个爱与欢笑的世界,宝贝

    欢迎全新一天的阳光

    你漂流到了大海,你流进了一个美梦

    一个永远不会消逝的美梦

    欢迎来到这个爱与欢笑的世界,宝贝

    随处到处都是爱与欢笑的世界,宝贝”

    ……

    粗长的英眉下闭着的眼眶,落下了泪水。

    他死了,我正在死去。

第405章 生活真奇妙    “妈妈,viy选角组发来了电邮,‘维坎德小姐你好……’天啊!!!”

    明净的酒店双人间里,艾丽西卡震惊的阅读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电邮,随即就尖叫起来:“盖尔!我有机会演盖尔!这是叶惟发来的,他说我很适合……诚意邀请我面谈……我要演叶惟的电影了!!!”

    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

    一种实实在在的飞跃感就这么到来,飞进了人生新的一个阶段!

    会不会突然不是我?会不会我表现不好搞砸掉?

    艾丽西卡顿时患得患失。

    ……

    “什么!?贝瑟尼?”

    飘着书香的女生卧室里,艾玛惊愕的张大嘴巴,抬头纹都浅露,眼睛转溜了一圈,贝瑟尼是女主角,自己理应高兴……可是,可是,可是!她紧抿嘴巴,哭丧着脸垂下头,不想再看电脑屏幕上的电邮。

    “我的苏茜……哪个衰人赢了苏茜啊……”

    ……

    这回真的断了一条腿!幸运!

    因为一封电邮,丽兹激动得大喊大叫,之前的信心不影响现在的喜悦,太棒了!她当即给两位姐姐发去了同一条短信:“我赢下了苏茜,haha!”

    一记完美的正面扣杀,pow哈哈哈哈!她可以笑上一天,面谈?当然!

    今年一定会非常有趣,真期待,青春总算不会白过,天才导演新项目、经典畅销书《可爱的骨头》的女主角!

    两个新目标,一,我要演好苏茜。二,我要叶惟叫我莉兹。

    ……

    “克莱丽莎!?发错了吗?”

    看到通知电邮,布蕾克-莱弗利的脸色立即变了,怨怒的心情熊熊地生起,给你多大面子参加你的选秀会,就让我去演个小角色?叶惟,你真搞不清楚状况!你不是有点能赚钱的才华,狗屁都不算!

    “告诉叶惟那边,见鬼去吧,现在请我演女主角,不管他的三部烂片哪一部,我都不演!”

    ……

    不是群演,不是龙套,不是配角,是女主角!

    《冬天的骨头》,芮。

    越看着这封电邮,詹妮弗-劳伦斯的双目越通红,快两年时间的一次次挫败后,叶惟说,诚意邀请我演他的电影的女主角!

    他说我“才华横溢”,他说我“闪耀了剧场”。

    这真不可思议。

    我只是想赢得一个小配角而已……

    ……

    “露丝?那行。”

    比弗利山庄豪宅里,达科塔-约翰逊还算惊喜,苏茜和露丝是她心目中的第一第二,viy的银幕情侣!当然有兴趣。

    “我、我……大琳茜。”

    圣莫尼卡公寓里,茉迪涨红了脸,激动得结巴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我能演叶惟的电影……离开家乡竟然就梦想成真。

    “我赢得了小琳茜!”西尔莎-罗南欣喜地大叫!

    “阿兰娜?”谢琳-伍德蕾一脸兴奋的笑容,目标本就是阿兰娜或小琳茜,成功了!

    “噢我的天,我可以试镜哈莉。”凯尔茜-周没有想到消息来得这么快,瞪着呆了的双眼,感觉正晕厥过去:“我有机会演viy的电影……”

    ……

    1月日星期一,多伦多先一步迎来了清早。

    士嘉堡,妮娜刚刚起床,还没走出卧室,手机忽然来了电话,一看来电人是多天没打来的“viy”,她噘了噘嘴。

    洛杉矶还是半夜呢,他怎么打来了?死呆子,还在想着什么法子烦人吗……都一个月了,还要烦到什么时候?就这么放不下我呀!难道真是我听错了?莉娜?莉莉娜?

    唉该说什么好,“恭喜你拿到金球奖”?都过一周了。

    “你帮助那些受骗少女很棒”?不能让他太得意。

    “忙完选秀会了?看美女看了个够吧?”好像我在吃醋……

    唉说什么都好,不想再继续这种不上不下的状态了,最近都过得不好,但是胖了好多,被他看到他肯定笑。

    坏呆子,和你恋爱真的很累,可真的拿你没办法……

    手机响了一会都没断,妮娜心跳凌乱的接通,嗔声的道:“不好好睡觉,又怎么啦?哦……哦……”她的面容瞬间地红透,声音茫然:“哦……你决定,你怎么说我都同意,哦……嗯,好……我知道的,再见……”

    嘟的一声,通话结束,结束了,一切真的结束了。

    全部都结束了。

    妮娜的眼眸发红泛泪了起来,恍恍的看着手机,这时候突然收到一条新短信,她打开查看,他发来的:

    “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保重,再见。”

    看着短信,妮娜无力的坐倒在地板上,房间外的顾小姐走了过来,她的泪目看看它,哽咽的笑道:“这一定是我这辈子最蠢的一件蠢事。”她的笑声很诡异,“嘻嘻嘻,蠢人做蠢事,哈哈……”

    “叶惟,保重,祝你快乐……我也要找到个比你更好的更适合我的男生,让你看到一个更好的妮娜,哈哈哈……”

    再都忍不住,她放声痛哭起来,好难啊!

    ※※

    1月日中午,一条惊人的明星名人婚恋消息突如其来,开始获悉的媒体大众都惊住了!

    叶惟和妮娜-杜波夫在各自的博客上发表了一份简短的联合声明,两人因为长期分住异地,感情变淡,为了让彼此更好,已经于月初和平分手,结束了这段一年多的跨族裔跨国度的恋情。

    对于这段逝去的恋情,两人都十分感恩,祝福彼此的未来,并且依然会是朋友,不影响《魔女嘉莉》等事业上的合作。

    这份声明使用了最平和的用语,除此两人、两人的发言人都没有多说,不闹、不接外界的招,一句话“和平分手”。

    外界震惊!

    谁都没有想到,viy选秀会刚刚结束,叶惟的新闻不是哪个项目的进展、哪个人选的消息、什么新绯闻,而是……分手。

    虽然年轻人分分合合很正常,虽然好莱坞恋情通常都这样,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或者什么都没发生,就是厌倦了。

    但是自公布恋情那一天起,叶惟和妮娜-杜波夫就被视为是一对金童玉女,一对美好的青春恋人。

    结果去年10月日公布恋情,今年1月日宣布分手,仅仅过了三个月,正是世界掀起了viy狂潮的三个月。

    怎么回事!?娱乐八卦媒体都沸腾了,狗仔们懊恼着自己的失职失钱,其实真的早闹分手了吧。

    距离上次两人出外被拍到已经是上个月圣诞假期的事,而且妮娜-杜波夫以前经常在网上秀恩爱,可是之前她17岁生日,她都没有在博客说她和叶惟怎么了,也没有晒生日礼物。

    她没有作伴出席金球奖,叶惟的获奖感言没有“谢谢妮娜”……

    这都分手一个月了!

    媒体们纷纷立即联系多方探听内情,没有知情人就捏造知情人,为什么分手?叶惟的暴力伤人案?与选秀会有没有关系?谁劈腿了?谁移情别恋了?谁提出的分手?都怎么回事!?

    一时间,各种消息纷纷扬扬,一大群不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出现,妮娜-杜波夫甩了叶惟!

    “生活中的叶惟是个闷蛋,妮娜早就受够他了。”、“文化差异是他们分手的主因。”、“viy是个工作狂,他没有给妮娜足够的关心。”、“他多次哭求妮娜原谅,但她对他已经没有感觉。”、“成功让viy越来越膨胀,妮娜劝说他反而被骂,她很伤心。”……

    错在叶惟。

    他闷,他暴躁,他膨胀,他可怜,他被甩是他活该,妮娜对他仁至义尽。

    这是八卦媒体上的报道,而在大娱乐、主流媒体,“和平分手”。

    让内行人奇怪的是叶惟方面默认着这种论调,毫无公关的意思,甚至进行定性,妮娜是个好女孩,是他烂了。

    明星情侣闹翻地分手,一般会争着公关保护形象,是对方的错,不是我!现在叶惟却要揽下一切责任和负面,坚持最快平息的冷处理,应该真是和平分手。

    怎么报道、怎么看待要视乎对viy是什么态度,惟黑媒体尽情地揶揄他拿到了奖杯,却失去了女友;惟黑们可以大声喊一句,亚裔男生就是不行!天才又怎么样?还不是被甩!

    不理当事人和媒体说什么,无数的少女粉丝疯狂骂起了妮娜-杜波夫,只能是她不好,不可能是viy不好,viy最好!

    心碎的是全球惟密们,更是同为两人的影迷粉丝们,那么甜蜜美好的一对,怎么就分了?

    难以接受的消息。

    爱情的又一次失败。

    ※※

    “莉莉!惟和妮娜分手了!!”

    1月日下午一点多,哈佛-西湖高中部校园,一条新消息正在火速传开。

    因为康妮的一个惊叫电话,莉莉不顾旷课的飞奔到了图书馆上网区,用电脑登上叶惟的博客看起来,这是真的……

    她的脸容一瞬间红透,呼吸变得急促,这、这……为什么?因为我?

    他们在月初就分手了……就是打人风波那阵子。

    莉莉顿时感觉自己做了坏事,立即转念去想,不是的,惟和妮娜是和平分手,事情只是清楚了,我们都骗不了自己。是因为我,那就因为我!他选择了我。

    妮娜,我不知道你,但你给了我机会,人生给了我又一次机会,我就要赢回他!现在!

    所有的曲折,都是通往了这个结果!

    分离和复合只不过是我们爱情的一部分,重新在一起的那一天,到了。

    英气的粗眉扬起,双眸闪烁着明亮,莉莉拿着手机要打给通讯录的“vi”,双手有点激动的哆嗦,就要按下拨打键又停住,等等,消息才刚刚公布,惟还需要时间处理好。

    要有个缓冲期,让几件事分开,不能让外界把事情弄得复杂,那对谁都不好。

    自己学新闻传播的兴趣之一就是为了保护好隐私,别倒是犯糊涂了。

    但如果我们一联系,就会像火山爆发一样,什么理智都没有,肯定的,所以惟才到现在还不联系。

    她看看有其他学生的周围,而且这不是谈话的好地方。

    离开图书馆,走在校园的林荫路上,莉莉打给了吉娅,想通过她向惟表明态度,打消一切可能的阻碍。

    “你好,吉娅!是我,莉莉-柯林斯。”

    “……嗨,莉莉。”

    “我听说了,惟和妮娜分手了。”莉莉顿了顿,望着上方湛蓝的天空,“他还好吗?”

    “这个,这要由他自己告诉你,你们的事,我不便说什么。”电话那头的吉娅呼了声,“对不起,莉莉。”

    “没什么,是该这样。”莉莉诚恳认真的说:“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我单身,完全的单身。”

    “我会告诉他的。”吉娅轻声应下,旋即大声道:“不说了,我得忙了!拜拜!”

    “那谢谢了……”莉莉还没说完道别话,吉娅就挂断了通话,是被他喊了吗?她莞尔笑了笑,想着他听了后的反应,看着手机一会,他继续没有打来,ok!

    ……

    从下午到晚上,每次手机来短信、来电话,莉莉的心都会跳出胸口一般,越发的等不下去了。

    在《洛杉矶时报》登稿的目标已经不远,但晚上做作业、写文章都写不下,却不是adhd的问题,她知道不是!

    之前晚上不服药都有点迷糊的,今天精神爽利,整个人什么感觉都不同,一种活力在确切地回来,整个世界的色彩仿佛都不一样了,变回很久以前那样……

    那些利他林又可以都扔掉了。

    睡不着,快到凌晨,莉莉侧身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望着床头柜上的手机。

    其实先电话联系,不,短信!不见面就行。打给他?

    她一下坐起身,伸手去拿手机,又重重地躺下,咬着嘴唇傻笑了起来……

    “hey!多等一两天而已,你急什么,我们早就说好了!”

    交给他吧,交给他吧!惟会搞定一切的。

    相比一年半前,我们都更成熟了、更清楚了,复合之后,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欢度青春,比以前更好,美梦永不结束。

    生活真奇妙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