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们好,欢迎,好运!现在请演狐狸。”

    当叶惟的话声一落下,西伯德看到了,考夫曼看到了,菲恩、席勒、布瑞恩、贝瑟尼……

    小剧场在座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到,那小舞台上!

    茉迪-赛明顿!她就像突然间变了一个人,羞赧、目光游移、双手都不知往哪放,这些全都不见了,就那么一瞬间,她的神态变得伶俐,天蓝的双眸从容而谨慎的望着前方,嘴角浅扬起微笑。

    她的身子小幅度前倾,使得后背好像在弓起,向前走动的步伐却十分轻盈。

    仿似是漫步在雪地上的一只白狐。

    “噢我的天。”考夫曼心中惊慨,反差太大了,完全没想到,茉迪竟然!这份反应、想象、理解,还有表演的身体技术层面,看看她的面部肌肉、肢体动作展现出的流畅感,这根本不像一个从来没有过表演经历的乡下女孩!

    “太好了!”西伯德不由地激动,再不懂表演也懂得欣赏,茉迪简直让人赏心悦目!

    叶惟的眼神在暴亮起来,手中的铅笔停下了写动。

    茉迪正在技压着全场!

    前面的选手们没有这种表现,现在舞台上其他九人也没有,第二好的谢琳-伍德蕾并不差,但各方面都差着茉迪一些,最大的差距是投入程度。

    茉迪已经以天性活着,她是一只狐狸,所有行动都源于狐狸,她走动间在细嗅,警惕着周围,眺望。

    谢琳仍有很大理性,她是演着一只狐狸,神态间没有跳出眼下的情景。

    而其他少女的表现被两人衬得黯淡。

    “一个猎人出现了,他发现了你!”

    动物模拟会有即兴表演,这是没有写清楚的选秀方式,每一组都会这样,每一组都会有少女反应不及。这时舞台上一大半人怔了;谢琳没有,她惊恐的看看前方,就转身逃了去。

    茉迪!她慢慢地停下脚步,望着前方的大眼睛显得狐疑,顿了两秒,突然猛地一下跃开,这才开始逃跑。

    考夫曼三人已经可以有定论,茉迪是这一组的冠军,因为她的理解更好、更细致、更入戏,也就更真实!

    看到猎人,逃跑,这是谢琳。

    猎人在暗处发现了狐狸,他射出了一箭,狐狸躲开了,逃跑,这是茉迪。

    一瞬间以天性完善情景和有了角色反应,这不简单,a级以上的理解力和反应力。叶惟露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wow!!!茉迪你真是给人惊喜啊!保持吧女孩!

    见时间差不多,他又大声的道:“现在你们从狐狸变成了猴子!”

    看看茉迪还可以活泼到什么程度!

    ……

    “请表演考拉。”

    听到叶惟这句话,艾玛的第一个念头是“惟故意的”,这是为了考她出的动物,考拉是那么可爱!她过往的表演方式就很像考拉,现在不能继续那样演……

    想得太多了!她第二个念头反应过来,动物模拟不能想。感觉到周围的少女们都演起来了,连忙也投入表演,凭本能去演,双手往旁边抱住了一根树干般,双眼不动的前望,吐了吐舌头。

    她有一个吐舌头的考拉布玩偶。

    众人在看着观察着,考夫曼看着艾玛-罗伯茨,表现不能说差,却没有到让人满意的程度,只是这样吗?

    此时的叶惟面无表情,目光并没有确切的落在谁身上,少女们在演着爬树、吃草、跳跃、休歇……

    “你从树上掉下来了!”

    viy一句话,台上一片忙乱,艾玛总算是反应最快的那个,她张舞着双手,身子后仰,像从高处掉到了地上,眉目小幅度皱动,神情有些痛苦,抬手抚着脑门。

    不错,她在进入状态了!考夫曼的期望回升着上去,艾玛的外形和天赋没什么需要置疑的,就看她的发挥了。

    “你失去了你的左手!”叶惟突然又说。

    贝瑟尼顿时更加紧张的望着艾玛。

    ……

    “现在请演火烈鸟。”

    随着叶惟的发令,小剧场的气氛骤然一变,然后在座所有人都看到了,今天第二次看到这样的光芒!

    仿佛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剧院!

    丽兹-奥尔森!这位身着70年代旧款衣服、还戴着一朵老套杂色帽子的金发少女,就在一刹那间变为另一个物种,她毫不迟疑地张开了双手,就像火烈鸟张开了双翅。

    却不是同组好几位女生演的飞翔,丽兹扑着翅膀跳起了舞,她张圆嘴巴,发出“嗬嗬嗬”的叫声,忽然提起了右脚,不知是芭蕾舞还是什么的转了一圈,接着提起了左脚。

    众人都有些意外,但考夫曼等三位评委有股被震撼的感觉,别看丽兹似乎古古怪怪,这就是火烈鸟。

    她瞬间理解、想象并演绎,本能选择了最大胆的方式,也展示出不凡的表演功底,真的太棒了!

    和丽兹-奥尔森同组不是什么好事,其他十位少女顿时都成了陪衬,她的演绎太抢眼、太鲜明,一下就把她们的飞翔、喝水等鸟类普通行为比了下去。

    西伯德心喜到了极点,经纪人们纷纷赞叹点头,可惜再怎么都签不到这个奥尔森的。

    这时候,一个让众人都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叶惟噗通一声大笑起来:“哈哈哈!”

    今天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viy笑出声就好像没有,还要是在选手表演当中笑!贝瑟尼惊奇的看了看去,他在想什么?感到什么高兴?还是什么滑稽?

    “哈哈哈哈!”毫不顾众人的讶然目光,叶惟越笑越大声,实在忍不住一般。

    听到viy的狂笑,少女们不可能不受影响,“他是不是在笑我?为什么?”这些纷纭涌起的心念扰乱着她们的投入,好些女孩的表演变得单调,甚至不敢动,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演了。

    不是丽兹-奥尔森!

    众人再一次被震惊,丽兹的行动没有半点停滞,但她注意到这个变化!她作出了反应。

    丽兹“嗬嗬”叫着,扑着双手,双脚一提一跳的走上前到了舞台的边缘,就在叶惟的前面,差着两步的距离,灰瞳直视着他,古怪舞蹈跳得更加起劲,犹如火烈鸟在求偶。

    众人都看得到,这女孩真的是一点不怵!

    今天目前为止面对viy最淡定又最强势的选手,相比大多数女生看着viy就会眼神尊敬,她简直是在挑衅!

    “哈哈哈!”叶惟大笑不已,突然就道:“你们从火烈鸟成了嘟嘟鸟!”

    毛里求斯嘟嘟鸟!最著名的灭绝动物之一,因为欧洲人的贪婪猎杀而从地球消失。说起它的形象,通常是愚笨、懒惰、蠢肥。

    就在少女们或怔愣或反应演起愚鸟的同时,丽兹-奥尔森又是出人意料,她的右手作猎枪状往自己胸口开了一枪,一声配音“砰”,就惨叫着倒在舞台上,从欢乐的火烈鸟变成痛苦的嘟嘟鸟。

    她蜷缩着身体,双脚在抽搐,双手在摆动,“嘟嘟,嘟嘟……”的颤抖叫声越发无力,充满着痛苦、不解、恐惧……

    西伯德彻底的动容,看着她临死的样子,就像看到苏茜被哈维先生残害。

    叶惟站了起身注目望去,满脸的兴奋,荔枝的表现比满分还要好,不只是因为她演得好,最关键的是她的想法!

    什么是演员的才华?

    戏剧大师乌塔-哈根这么说:“才华是高度的敏感性、易受伤的心灵、性能极好的知觉器官(强烈的视、听、嗅、触、味)、活泼的想象力、对现实的领悟力、想传达自身经验与感触的强烈*,想让自己的一切被人耳闻目堵的冲动等等的混合体。”

    但这还不够,一个好演员,必须对身处的世界有看法,也要发展受教育,最理想的应该具备与求取历史、、语言学、表演史、人际关系学等的学问,还有受其它艺术形式像音乐、绘画、舞蹈等等的熏陶。

    有和没有,正是好演员和普通演员的分别。

    好演员总是很有想法,这些想法使得他们的表演深刻、感人、与众不同。

    而没有基础,这些想法不可能凭空生得出来。

    丽兹-奥尔森,才华横溢!她在瞬间之内这么理解嘟嘟鸟,不是它自身怎么样,却是把嘟嘟鸟的历史考虑进来。她也知道现在就是即兴表演了,而且她……没有按照格线来书写!

    “咦!”有其他少女受到影响,规定只能站着表演,可是1201号倒下了……因为她的出格,少女们不知所措。

    三位评委都知道,电子里说的只能站着演只是说说而已,叶惟明说了其实怎么演都行,动物模拟就是要非理性,最好规定也忘记掉,怎么反应就怎么演。

    不过目前为止,只有丽兹打破了规定。

    “嘟嘟……”又一声悲鸣后,丽兹像断了气,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叶惟已经不管其他人了,死盯着荔枝,管她是奥尔森姐妹的姐姐还是妹妹,这女孩是个天才!这女孩是个天才!!!

    “你异变成了一只gra波ids!”

    ……

    “请表演浣熊。”

    下午15:10,第34组少女们正在面试,这组有大名鼎鼎的安娜索菲亚-罗伯。

    当叶惟一声令下,金发小少女立即演了起来,神态可爱、举止活泼地走动,察看着周围,似是翻起了居民住宅的垃圾桶。

    考夫曼等人连连地点头,很不错,对于只有12岁的小女孩尤为强悍。

    西伯德也在留意,安娜的笑容让人感觉很温暖善良,真的很符合她对琳茜的要求,如果viy选安娜演琳茜,她没有意见。

    贝瑟尼却有些惋惜,一直都好想由安娜来演自己,只可惜安娜还小,不适合演。

    叶惟淡淡微笑的看着,不知想着什么。

    “琳茜”的竞争者不只是一个!

    下午16:10,第39组少女们的面试时间,这组里有一个快12岁的小演员西尔莎-罗南,英国著名演员保罗-罗南的女儿,过去三年间,她已经在爱尔兰的剧集《急诊室》、《证明》有过总8集的演出,还没有演过电影。

    现在她要回到美国发展(她在纽约出生),忙碌于众多试镜当中,viy选秀会自然也要参加。

    西尔莎今天身着简雅的白色衣服,一头淡金的长发,天蓝色的双眸,有点雀斑的精致小脸看上去既似淘气,又似文静,她笑起来双眸微弯,清纯却又有小倔强,温暖却又空灵,像天空的阳光。

    什么叫百合花+黄水仙花,这个小女孩的外貌完美地诠释出了一种可能性,像她这样。

    从西尔莎步出舞台的那一瞬间,西伯德就呆住了,看着她落落大方的微笑站在那里,苏茜、琳茜……就是这种感觉!

    “你们好,欢迎,好运!现在请演熊猫。”叶惟说。

    众人就见少女们开演起来,西尔莎-罗南反应不快但非常自然,演起了熊猫吃竹子,憨态可掬。

    西伯德越看越惊喜,天啊!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优秀的女孩!由这位少女演琳茜那就太好了,如果不是小了些,就算心头已经被茉迪和丽兹牢牢地占据着,她都想问viy这女孩适合不适合苏茜?

    ……

    “请演一头狼。”

    今天众人见识到了很多的优秀少女演员,持着超高要求的叶惟,也会同意其中几次的震撼。

    但之前没有人觉得会包括这个叫詹妮弗-劳伦斯的少女,菲恩想起了,自己审简历时几乎把她淘汰了出去,原因是太过普通。现在想茉迪都可以那样,别的乡下姑娘为什么不行?

    很多时候,人都是需要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自己的才华得到绽放的机会!

    也许,一个机会就是光芒万丈!

    叶惟话音落下,十位少女立时都演起了狼,六个人当即就狼嚎起来,三个人呲牙咧嘴,今天不只是这组人演过狼,但是!

    都没有詹妮弗从容。

    评委们只见她迅速的进入表演状态,她并不急着狼嚎和展露狼的凶猛一面,像是竖起了耳朵,警惕地听着周围的动静,眸光渐渐的凝聚,望着前方。

    她突然像看见了敌人,咧着嘴角,脸容的肌肉微细地变化,虽然动作不大,却散发着一股别人所没有的狼的气势。

    叶惟不禁心中叫了声好,绝大多数的女孩只能演出表面的常规反应,少数有自己的想法,荔枝在这方面完胜了其他人。而詹妮弗属于少数那种,而且她的表演方式很有趣,她不同艾玛,她的表情精确,她也不同荔枝,她轻戏剧重电影。

    乍一看似乎没演什么,其实把动物的内在精神塑造着出来,不仅仅是行为。

    这是非常、非常难得的。

    “你和一头老虎打起来了!”

    舞台上不例外的多位少女手忙脚乱,詹妮弗的动作幅度应声而变大,凶猛地生死搏斗起来,狼怎么打得过老虎?她拼命地撕咬,却像被老虎咬了一大块肉,惨厉的嚎叫,神情狰狞愤恨!

    能收能张!叶惟的欣喜更加壮大,又喊道:“你要死了!”

    少女们急忙演起死亡的样子,大多一动不动,又或者垂着脑袋,放轻着身体。

    詹妮弗-劳伦斯!她骤然一下倒在舞台上,偏着脑袋,发出着垂死的嘶鸣,紧紧咬着牙齿,双脚还在艰难地踢动。

    一片惊呼,少女们疑惑,众人惊讶,四位评委都起身望去,今天第二次,丽兹-奥尔森后,第二个打破了规定的少女!

    “哈哈哈!”叶惟兴奋得大笑出声,天才!这个女孩,他马的天才!看看她的手指,抓着地板试图要爬起来!这是狼!!!

    viy今天第二次笑场!众人都明白这是

第400章 这才是打哈欠    “女孩们,欢迎来到这场选秀会!你们是第一组,理应我要说些什么作为开场白,可是时间有限。”

    早上8:10,筛选剧院的小剧场拉开序幕,小舞台上十位青春美丽的少女演员都脸露微笑,平视着观众席的众人。其实没人想在第一组,这真的多了一股额外的压力。

    中间靠右的艾玛-斯通正偷看着叶惟,真人比照片影像更加帅气,气场太强了,只比她大九个月,却那么成熟,全美最独特的年轻男生,天才viy。

    “我把先锋派大师马克斯-莱因哈特的一句话赠给你们:‘别管你的才华,先问自己有没有坚强的意志力!’”

    叶惟的话声渐高:“这个选秀会也只是个选秀会,也许你们需要参加100次、1000次类似的活动才能赢得通往成功的机会,别倒在第99次、第999次。开始吧!现在请表演一只猫。”

    全场一片安静,当他的话音落下,十位少女立即都开始表演,猫!

    四位评委的眼神不同了,后方经纪人们也认真地观察起来,下一位大明星兴许就在舞台上。

    对于这种选秀方式,没人会觉得不尊重演员,动物模拟法是一种最基础的表演练习。它能锻炼演员的想象力、反应力和即时表演能力,继而以天性打败理性去行动,以动物角度去研究和塑造角色。

    反过来说,在动物模拟表演里,能直接表现出一个演员的天赋和现实力。

    不过要在三分钟内演好三种动物,这是非常难的,对汉克斯、斯特里普那些人也难,但现在,叶惟一说就要演!

    而且演什么都要站着演,怎么在姿态上演好该种动物,就变得难上加难了。

    “喵喵”的叫声纷纷响起,少女们各有方式地演着,最左边的一位金发少女懒洋洋的神情,缓缓地走动;旁边一位棕发少女却像竖起了尾巴,惊怒地瞪着众人,后退着身子;最右边的黑发少女抬起右拳蹭脸,像一只可爱的猫咪……

    猫!艾玛-斯通的第一反应是以蔑视目光望着人类的猫,心知动物模拟的关键是释放天性,一瞬间放空了想法,以本能去演起来。她蔑视地望着前方,身子微微蜷缩,像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猫总是会保持长时间的一动不动。

    “7号演得不错。”、“3号的姿态很漂亮。”、“7号怎么不动?”、“9号挺有想法。”经纪人们念头纷扬。

    三位选角导演都一边看,一边往纸上记写着评分的依据。

    考夫曼特别留意着7号的金发少女艾玛-斯通,她是第1组外形最好、最专业的那位,现在也表现得最好,虽然没怎么动,却把猫的静止神态演得活灵活现。

    西伯德、贝瑟尼还在刚开场的兴奋之中,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找着自己的理想人选。

    这一组没有苏茜。西伯德心想,但是7号可以演克莱丽莎,应该可以。

    叶惟平静的纵观着十位少女,要把她们全都看清楚是不可能的,却能看得出谁在冒尖。4号、5号、6号和8号都不行,她们演得太不够坚决,连演只猫都要想那么多!

    模拟动物是为了摒除理性思维,不存在计划,也没有预见,不能让教条、理论和思考参与进来,对相应动物的观察和理解早已存进了记忆及潜意识里,只有这样才能解放天性,演出精髓。

    而她们不只没实力,准备得也不充足,知道选秀要模拟动物后,没有练习过猫狗吗?

    每组都会有一种常见动物,一种不常见但被人熟知的动物,以及一种冷门动物。第一种只是让演员热身、让评委快速筛选一轮而已。

    叶惟目光一移,石头艾玛演得还行,却只是还行。

    众人感觉几乎是眨眨眼,少女们背后的屏幕里的时钟倒计时就归零了,一分钟过完,第二分钟开始。

    “ok,现在请演河马。”叶惟说道。

    河马!少女们立即就要从猫转变为河马,这种速度使得她们所有人都只能流于表面,分别在于多少,7个少女一听到就都凶恶的张大了嘴巴,2个少女演着游泳,1个人演起了吃草。

    艾玛-斯通是张大嘴巴的人之一。

    少女们还没怎么演绎,突然听到viy又说:“一只鳄鱼闯进了你的领地!”

    她们顿时都有些手忙脚乱,好几个人怔住了,这不就是即兴表演了吗?只有三个人迅速反应过来,不管刚才在做什么,都演起凶猛残暴的模样,9号少女还扑上前作势撕咬。

    艾玛-斯通也扑了上前,发出着低吼声,嘴巴张到最大然后一下合上,仿佛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这下考夫曼三人都看出7号是这一组的领头,只有她兼顾到了河马搏杀鳄鱼时该有的力量,其他人轻飘飘的。

    “鳄鱼尸体卡着你的喉咙了。”叶惟突然又说。

    十位少女应声又有了变化,几乎都是一脸痛苦,有人双手掐着脖子,有人要呕吐出来一般,而被评委们最留意的艾玛-斯通,她没有让人失望!她艰难地咽了咽,像把鳄鱼尸体强行咽进肚子,再嚼着嘴巴。

    众人不清楚河马会不会这样,但这一行为更符合河马的形象,这是想象力、理解力的胜出。

    考夫曼目露欣赏的神采,7号真不错!多年选角养就的眼力告诉她,这女孩的天赋不普通。

    在情景的转变间,7号是反应最快的,没有停顿,也意味没有或很少的思考。而是出于本能、真实、天性的反应,这正是驱使动物的行为的力量。

    最好的动物模拟是演员以融会贯通、不假思索的表演,把动物的形态、节奏、特点、天性演出来。

    这女孩有点摸着边了,而且越演越投入。

    这时第二分钟已经过去,叶惟又说:“ok,现在请演箭毒蛙,一种可以喷出致命毒液的丛林青蛙。”

    “呱呱”的叫声响起,少女们当即从河马变成青蛙,多数人都鼓动腮帮,以一种跳跃的肢体动作,或者一种爬行般的摆动手脚来演绎。

    艾玛-斯通这回却怔了两三秒,慢了一拍才演起来,也鼓动腮帮,微瞪着眼睛,往前作着跳跃。

    这让评委们讶然,考夫曼不禁皱皱眉,不了解青蛙?

    她随即就想明白过来,惟格故意的,他也注意到7号了,这女孩的长相神似青蛙,可能在学校早就被人取笑过“你长得像青蛙”,哪个女生会高兴被这么说?也许这是7号的心结,现在却要演青蛙。

    7号更像青蛙了,但表演上的表现没什么突出,只不比其他人差。

    考夫曼微微地点头,对此已经满意,好女孩。

    不行!叶惟一边看着,一边往纸上写动“1。3,all-suck”,全部烂透了!

    石头艾玛如果介意演青蛙,那说明她的天性释放得还不够!只有理性才会去想青蛙和自己的关系。

    不过更烂的是,没有人留意到一个关键信息,这不是普通青蛙,这是箭毒蛙。它的攻击性、生活环境丛林、标志的喷毒液,她们统统没有理解到,都只是演了只田野里的青蛙。

    丛林青蛙怎么可能呱呱叫?箭毒蛙就手指头那么大。

    “青蛙打了个哈欠。”他又说。

    青蛙打哈欠是什么样子,这里没人知道,少女们只能演起了人类打哈欠,有人发出呱啊的声音,也有人默然无声。

    “ok,谢谢,都停下吧。”倒计时还有25秒,叶惟却已经喊停,观众席众人没人不明白,viy看够她们不够好的表演了……

    少女们还以为到点,动物模拟环节结束!谁都喘了口气。

    “你们知道吗?”然而叶惟没有开始下一个环节,目光锐利的望来,每个少女都感觉自己被他望着,他认真说着:“生物之所以打哈欠是因为脑部缺氧。如果要演好打哈欠,就得理解这一点。”

    他边说边示范地演起来:“刚才你们只是张大嘴巴向外吐气,看似是打哈欠,但很不自然,一看就是演的。”

    “事实上你们应该先深深地向里吸气,将下巴往下方和后方压迫,直到嘴巴张大,接着要继续往肺部吸气,最后把气往头部送上去,吐出剩下的气。这才是打哈欠。”

    他说罢又演起了打哈欠,转眼就打出了一个绵长真实的哈欠,十位少女的十张脸容都有些呆。

    “意志力比才华更重要。我想告诉你们,刚刚的动物模拟环节,你们真让人失望,全部都是。”

    听到viy这句话,少女们顿时都变了脸色,他平静的语气却似乎比严厉更令她们心碎“如果只有那样,你们永远不是优秀的演员”,台下一道道的目光像一道道锋利的刀光。艾玛-斯通也有点难堪难过的脸红。

    西伯德等人此刻没有发言权,而考夫曼不由的看看叶惟,虽然这里他说了算,可这样是不是过分严格?其实7号真的很好,2号和9号也都不错。角色就十个,她们不一定能赢,但表现过得去了。

    菲恩和席勒终于理解了叶惟之前说下的:“我的评分标准会极度严格,你们按自己的标准来评就行了,给我个参考。”

    以这种标准,真不知道什么少女、什么样的表现,才能得到viy的叫好、掌声和高分。

    “你们也得这么想,连怎么演好打哈欠都不懂,这代表你们都还有巨大的进步空间。只要肯努力,没有人不会表演。”

    听着叶惟变温柔的话声、看着他鼓励的微笑,少女们百感交集,其中有种愧对了viy期望的惭愧,让她们站在这个舞台,却……

    “马龙-白兰度说,‘大多数的人整天都在表演。’不是吗?我们从宝宝就开始表演了,你哭,只是为了引起注意,从别人那里获得某种东西,或者逃避某种事物、假装某种状态,那就是在表演。”

    叶惟顿了顿,扫视着她们,笑道:“所以这玩意没什么难的,你们都能成为优秀的演员。现在继续吧!”

    ……

    上午9:30,第8组少女们登场了。

    这一组里有两个人早已被评委们、众人都留心着,茉迪-赛明顿,谢琳-伍德蕾。

    赛明顿是谁,全场没人不知道,但她的表演能力怎么样,全场又真是还一无所知。

    伍德蕾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现年14岁的她是活跃在荧幕上的小童星,在《特区刑警》、《橘子郡男孩》等剧集都有过数集的演出,还亮相过多部的电视电影,像去年主演的《神驹小佳人》。

    说起来伍德蕾早就是叶惟所属圈子的一员,《神驹小佳人》是《萨曼莎》的姐妹作,朱莉娅-罗伯茨和她姐姐丽莎-罗伯茨-吉莲等人合伙开的红噢电影制片公司的片子。

    选角组内部人士心知,只要两人有好表现,赢得角色的希望就很大。

    这时候在众人的目光中,一组十位少女从舞台左侧走出。

    看到茉迪,西伯德顿时精神大振,茉迪身着一套蓝白色休闲衣服,看上去清纯极了。此时她脸容发红,天蓝的双眸游移着不敢望来观众席,这让西伯德有些担心她的状态,viy今天还没说过什么好话……

    而旁边的谢琳显得落落大方,向众人露了露笑容,像一只小狐狸。

    “你们好,欢迎,好运!现在请演狐狸。”叶惟向少女们说道。

    狐狸!狡猾,灵动,活泼。

    ……

    上午10:20,第12组少女们登场了。

    这一组几乎全是新人,除了一个不是,艾玛-罗伯茨。身材娇小的她站在中间,却显得很高大,两边的少女们有多种类型,阳光甜美的则只有她一个。

    小罗伯茨是选秀会首个出场的明星少女,比之前的伍德蕾来头大得多,与她同一组,其他九位少女都倍感压力。

    贝瑟尼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艾玛,以前viy说过艾玛适合演她,看着挺好的,身形小了点没关系,她喜欢艾玛的甜美自信。

    艾玛有理由感到自信,不平凡的家世、从小在片场长大、丰富的影视表演经历、还有半个月的苦训!

    这时众人就听到叶惟说道:“你们好,欢迎,好运!请表演考拉。”

    考拉!可爱,憨萌,眨眼睛。

    ……

    中午12:00,第21组少女们登场了。

    这可能是120组中最特别的一组,因为有11个人,编号也不是200-210,多出的一人是1201。她什么都不同,少女们一个个穿得时尚,1201却仿佛是从70、80年代穿越时空来的。

    从1201出场的那一刹那开始,西伯德就涨红了脸,不可思议!就像自己想象的身影变得完全清晰,就在眼前。

    我看到了苏茜!

    她的神态,她的衣着……

    西伯德紧张了起来,连忙看向那边的叶惟,想告诉他自己的想法,茉迪、1201!

    三位评委也已经被伊丽莎白-奥尔森惊艳,奥尔森姐妹这个妹妹的外形可真是好,比她两个姐姐都要好。

    考夫曼往评分表上1201的外形分写了个“95”,其实空出5分只是为了更客观,她不知道viy怎么想,这是她目前为止打出的最高外形分。从外形来说,1201演苏茜、贝瑟尼、阿兰娜、露丝、克莱丽莎都确切可行。

    经纪人们也纷纷亮眼,但丽兹-奥尔森不是什么新人,她最大的经纪人是自己,还没人能说动这位出演影视,除了叶惟。

    “你们好,欢迎,好运!”叶惟说着开场语,手上往评分表打着外形分,没人知道是多少。

    少女们听着他说:“现在请演火烈鸟。”

    火烈鸟!红色,飞舞,长脖子。

    ……

    这天傍晚的18:20,第48组少女们登场了。

    然后很快,十位少女都有些噤若寒蝉,那边的叶惟双目流露着凶光,似乎对说了“尤尼克-可乐”的人感到很生气,也许这是冒犯了他。

    众人摸不准他的想法,今天谁都摸不准。

    “谁说的?站出来。”叶惟又说了一遍,语气更沉了些。

    这时几乎最右边的一个看上去15、16岁棕金长发少女走前了一步,脸容的微笑有点不安的僵硬,“……我,詹妮弗-劳伦斯。”

    评委们都看了看桌上的该组简历资料,对这个479号少女都没什么印象。

    考夫曼也是看了简历才知道情况,一个新人,没有任何的影视表演经历,连一部学生短片都没有,完全是个零。其它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长相也是一般,非常普通的一个肯塔基州农场女孩。

    叶惟的目光顿时聚向她,似是打量了几眼,问道:“你都这样和男孩子说话的?说别人是一瓶可乐?”

    少女的神情更显不安,咧了咧嘴,“不好意思……只是想幽默。”

    “我也是,哈哈哈!”叶惟突然大笑出声,众人这才一片放松的轻笑,少女们都怔了,而那少女也哈哈笑起来,但多少有些是附和。叶惟笑道:“尤尼克-可乐比尤尼克-库勒酷多了,早知道该叫这个的。”

    “是吗……”少女哈哈笑,不太敢再开玩笑,眼眸又闪烁着自信。

    “ok,女孩们,让我们开始动物模拟吧,我很想看看詹妮有什么表现。”叶惟左手双指指指眼睛,叉向台上那少女,“我盯着你了。”

    少女们又羡慕又嘀咕,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那少女笑容更盛,越发掩不住心中的兴奋。

    “请演一头狼。”

    狼!倔强,聪明,不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