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月21日星期六,一场万众瞩目的选角活动“viy选秀大会”拉开帷幕的日子。樂文

    三个电影项目,九个少女角色的十个演员人选,将从中诞生:

    《灵魂冲浪人》:贝瑟尼-汉密尔顿,阿兰娜-布兰查德

    《可爱的骨头》:苏茜-沙蒙,琳茜-沙蒙的小少女期和大少女期,露丝-康纳斯,哈莉(亚裔),克莱丽莎

    《冬天的骨头》:芮-多利,盖尔-洛克伦

    三个主角:贝瑟尼,苏茜,芮

    三个大配角:阿兰娜,琳茜,盖尔

    三个小配角:露丝,哈莉,克莱丽莎

    而以后可能有的其他少女角色以及龙套的人选们,viy早已说了,他的选角组都会优先考虑选秀会的女生们。

    十位少女演员会分别是谁?明星?星二代?小角色?新人?

    都还没有定下,媒体们就已经打出“她们是未来”、“好莱坞新势力”、“viy女孩们”等的标题。这一点都不夸张,以罗伯、杜波夫、布莱斯林来看,叶惟断无可能选出十个庸才。

    就算是庸才,站到天才小子的旁边,都成了人才,成不了也会红上一阵子,看看茉迪-赛明顿就知道。

    ……

    这一天,艾玛-罗伯茨起了个大早,昨晚就没怎么睡好,却一点不困,有的只是兴奋和忐忑,比过往哪一次考试都严重。

    不想让惟失望!不能一无所获!回想初次见面相识的那天,她开始还不想和惟合作,现在做梦都想昨晚梦到自己赢下了“苏茜”,在片场和惟亲亲,刚要亲到就惊醒了。

    因为他突然说“你的眼球有什么问题?”,没问题!半个月的恶补苦练,有什么成效今天就见分晓。

    艾玛知道自己占着便宜,很多,比如对选秀会的规章流程有什么疑问,她都能直接问viy。不过他最近那么忙,为了鞭策她进步又故意冷酷无情绝对是这样。所以是找吉娅大师问的。

    简历关的遴选比外界想象中要严格得多,淘汰了三万多人,还不算那些不在洛杉矶的,入围的只有1200人,分两天面试,每天各600人。

    面试地点是在圣莫尼卡第14街的“圣莫尼卡筛选(santa-摸nica-screening)”,面试时间都是:

    上午8:00—12:30

    下午13:00—18:00

    晚上19:00—21:30

    viy真的大面子,像圣莫尼卡筛选这个剧院场地本来周末都不营业的,但就是租给了他两天,还几乎要倒贴给他广告费。

    一场选角活动能拉到商业赞助,真没几个人有这份价值,可吉娅说要赞助惟的商家排了队,选秀会要做的只是立一块打满logo的摄影背景板,叫上一群记者,再由像惟、艾玛-沃特森、妮娜、她这些人走上一圈。

    惟全部拒绝了,但接受了caa等几家经纪公司的赞助,允许它们派出经纪人现场观看,所以这场选秀会不但零成本还有赚。

    吉娅说这场选秀会是**于三个项目的,费用并不计进哪个项目的预算里,现在三个项目都还未确定好预算和投资呢,这无法计。严格来说这不是项目选角试镜,就是个选秀会。

    选秀和选角不同,其实演员们参加私人选秀会,支付费用是正常的,因为主办方邀请到什么经纪人、选角导演、制片人出席,那是人家的本事,你要去露面识人找机会,就要买张门票。

    这往往是一种合法骗局,比如她也办一场“艾玛-罗伯茨选秀会”,或者联谊会,谁要参加就交一千美元,叶惟会出席!你有机会和叶惟聊上几句,有可能被他看中,或被他推荐给其他大人物。

    叶惟会出席是因为他会有一万美元出场费,负责把那些演员哄高兴,说“你很好,你很优秀,你很有希望”。

    可是要以此赚钱、不顾名誉的人,实际上不可能给谁什么机会,自己都需要机会。

    viy会在乎那一万块吗?谁都知道他对受骗少女们慷慨到什么程度。选秀会参加者都不用给一分钱,但不提供午餐晚餐。

    艾玛以前还不太清楚这些,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选秀会,也许亦是最后一次,除非viy办第二次。

    两天,每天一共12个小时,每小时之间休息和宽裕10分钟,其余50分钟完成5组面试,每组10分钟。

    1200少女已经分好为120组了,各有编号、面试时间。吉娅说每组10名少女的外貌类型基本都不同,有甜美的、有性感的、也有优雅的……都由选角组安排妥当,尽量让每个人更显眼。

    艾玛在第12组,编号115,面试时间是今天早上10:20-10:30。

    虽然选秀方式已经随着入围通知一同公布,不过她知道得更详尽。

    评委们由叶惟、三个选角导演艾维-考夫曼、兰迪-席勒、莎拉-哈雷-菲恩组成;艾丽斯-西伯德、贝瑟尼团队的人也都会出席,给予参考意见,西伯德有“苏茜”的共同决定权。

    四位评委会各有一张每组评分表,像这样:

    编号—名字—表演年龄—族裔—眼睛颜色—头发颜色—身高—外形分—表演分—专业度—理解力—反应力—适合角色—备注

    115—艾玛-罗伯茨—13-17—白人—绿黑—金—5’0’’(152cm)

    前面的是资料,后面的各项才是评分。

    外形分是长相、身材、气质、特点、可塑度等的综合考虑,满分100分。因为不是特定选角,这项更像选美,完全是评委们的想法,但那些眼光毒的人就有这种本事,看得出谁长得能行,谁不能,演员不是模特。

    表演分则是在选秀会上的表现了,包括了面部表演、肢体动作、声音等的方面,满分100分。

    专业度全看自己的,每组十人出场前都将先做一份问卷,选项回答五道专业问题,像“一个镜头演完了,但导演没有喊cut,你应该怎么办?a:停在原地,b:自己喊cut,c:保持即兴表演,d:再演一遍”

    她当然知道要选c,可真的会有人选择其它,问题也不会这么简单。

    这里的专业度是指银幕表演的专业度,有些人可能很会表演,却从来没演过和了解过影视拍摄,那这项就拿不了高分。

    满分100分,一题20分,吉娅说专业度主要是为了让评委们心里有数应该多留意谁,而且由于计划拍摄期都只有一个月,没什么教学时间,越专业惟就越喜欢。而像她、艾玛-沃特森这些成名演员就占着优势了,这项不需要考虑的。

    如果还低分,viy肯定要怀疑起她的智商。

    智商、情商、脾气这些方面都会是考虑,但不在选秀会阶段,看也看不出来,要到单独面谈阶段才有数。

    理解力和反应力以abcd和-评分,是表演分的重要细化,吉娅说“角色就是理解,表演就是反应。”

    这并不是吉娅大师的独到见解,表演学就这么说。

    因为这场选秀会为的是从1200人之中筛选出一份最终细选名单,为了让佼佼者冒头,不是采用每组一份表演文本、十人分派角色的方式,而是残酷的同时同样的动物模拟和无声即兴表演。

    两部分各3分钟,首先是动物模拟,演员们站着演评委说出的同一种动物,像狮子,老虎,猫,狗,猴子等等,每分钟一种。

    然后是无声即兴表演,评委随机说着剧本,演员们自己演自己的。

    比如惟说“你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天上突然落下了一个外星人,它跟你说‘你是我们星球的公主,我要带你回去’……”

    这真是超级考验一个演员即时的理解力和反应力,还要演出来!艾玛对此都有点忐忑,如果自己愣在那里,别人却演得起劲,沃特森就算了,要是个新人……那她得多尴尬?

    一排十个人站在舞台上呢,演得不好、没有亮点,就不会被评委们注意到;反应不过来、笑场那些更惨。

    残酷的选秀会啊!

    但这还不算完,还有4分钟,其中1分钟是进退场的耗时,2分钟是每人12秒进行一句念白,到时候舞台后方屏幕会显示出一些经典电影的经典台词,随自己选择一句,可以重现经典时刻,也可以按自己的方式来念。

    还有1分钟则是另一个环节“viy问了”,惟会问问题,演员们有话就说,也属于理解和反应的考察,这绝对是更激烈的角斗场!

    他在通知电邮里已经说清楚“连我问之前,我自己也不知道会问什么”,所以可能是“你们喜欢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也可能是“你觉得我这个发型怎么样?”,还可能是“1456789,这九个数字加起来是多少?”……

    适合角色是评委们的想法,ss是苏茜,bh是贝瑟尼,rd是芮,非必填项,备注也是非必填。

    所有的评分表都不会向选手们公布,没人能知道自己的具体成绩,除非……艾玛准备今晚打电话问问惟。

    其实谁都知道,别人的看法全是参考,最关键是viy怎么想,你在这10分钟之内给他什么印象,直接就决定最终结果

第397章 我相信有恶魔存在    夜空下的比弗利山庄一处豪宅,丽兹把《viy》dvd扔进屋外垃圾桶后,就气冲冲的走回去,“白痴叶惟……白痴叶惟!!”

    经过入口大厅时,只见玛丽-凯特双手环胸的站在楼梯边,一脸毫不掩饰心中得意的笑容。

    “滚开。”丽兹横了她一眼,大步的上楼走去。

    “宝贝妹妹,我没做什么,我只是让你看清楚叶惟的真面目。”玛丽-凯特咯咯笑说着,“或许我对他有偏见,他对你也有偏见,没谁比谁高明。”

    “我就比你们高明!”丽兹走过旋转楼梯的一个弯,踏得楼梯木板咚咚响。

    玛丽-凯特的话声还在传来:“你真的想演电影,我们自己找个项目投资让你演主角,好不好?”

    “别烦我!我告诉妈妈了,她会收拾你们的。”

    丽兹回到自己卧室,心情依然郁闷不已,本来今晚应该做选秀会最后准备的。她从妆台拿过了一面镜子,躺倒大床上,对着镜子做起了各种表情,却没什么正经,噘嘴,亲吻,抛媚眼,震惊瞪目,傻笑,张口喷火……

    过了不知多久,怒火悄然的消了大半,算了!继续自己的计划,好好读书学表演,以后一鸣惊人!

    到时候……什么到时候啊,叶惟怎么样都没关系,不再关注这个人了。

    “就这样。”丽兹起身走下床,去找点吃的,有点饿了。拿着手机按动看短信,刚出房门到了楼梯口,手机突然伴着震动的响起来,吓了她一跳,一看打来的是个陌生号码,不会是卖保险的吧?

    一边接通,一边往楼下走去,“你好?”

    “踩踏了!踩踏了!厄尔,滚开啊,滚开啊!”

    手机传出的好听的年轻男生声音,让丽兹几乎从楼梯滚了下去,这是叶惟的声音。

    而这句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作为一个看了《异形魔怪》无数遍的人,她一下听懂了,继而心头猛地跳动……

    什么……这是什么!?

    他打来做什么?什么意思!?

    有那么几秒,丽兹就一动不动的站着,没有说话,电话那头也没有说话。但她的心思马上灵活转动,这句不是沃尔特-张的台词,这是瓦伦丁-麦基的话,然后厄尔说……

    她的嘴角露起了微笑,以一种像是刚惊醒的没好气骂道:“你个蠢蛋白痴!我曾经遇过一次踩踏,五百头!全部都拼命的从地平线奔来。”

    电话那头顿时又响起男声:“现在,到底要有多少头牲畜才能叫踩踏,厄尔?三头还是更多?有个最低数量吗?”

    接着的话还没说出来,丽兹就忍不住大笑,急忙捂住手机的麦克风孔,大笑了几声,才松开骂道:“我希望它们都踩踏过你的屁股!”

    话一说出口,她又噗通笑了起来,那白痴懂《异形魔怪》的,不过他的“get-out”应该不是指瓦伦丁的话,现在显然是在给个机会让她骂他。

    那头的叶惟也笑了声,“明天来参加选秀会,行吧?”

    丽兹的笑容淡下,虽然他的道歉方式很有趣,不生气了,可他之前的愚蠢真让她失望,她并没有想过这么早就开始电影事业,对选秀会、对《可爱的骨头》等的兴趣都源于对叶惟的兴趣,但现在兴趣已经不再,viy也没什么特别。

    “不了,我不想参加了。”丽兹继续往楼下走去。

    “怎么才行?”叶惟问。

    怎么才行?没想到他反而坚持,丽兹重新有了点兴趣,“我很奇怪,为什么?然后又为什么?”

    “因为我最近疯了,然后,我的病情有了点好转。”

    丽兹突然就有了主意,“我想和你当面谈一谈,再决定参不参加。”只要见识到viy究竟是个什么人,自然会有答案。

    “行,哪里见面?”

    丽兹想热闹地方肯定不行,不能有“叶惟密会奥尔森姐妹的妹妹”之类的破新闻,他又有女朋友,这不能像一次什么,现在都快晚上10点了,去哪里比较适合?她懒得想了,“你告诉我。”

    “圣莫尼卡海滩。”

    ……

    夜光同样照洒着圣莫尼卡。

    住宅的后花园,叶惟放下手机,旁边的艾米当然听得出他要出去,而且是个要出席选秀会的女生,有点神情不悦。

    “我得去海滩见一个女孩。”叶惟看向她。

    “哦。”艾米抿抿嘴,“什么时候回来?”

    “今晚不一定回来。”叶惟起身正要离去,才醒觉自己喝了啤酒,没有醉意却不喜欢酒驾,问她道:“你能开车载我过去吗?”

    艾米的柳眉顿时高高地皱起,刚才什么都好好的,他突然就打给别的女孩约会见面,还要她……

    “工作?”

    “不算是。”

    “那是谁?茉迪-赛明顿?你前女友?”

    “都不是,一个女生,第一次见面。”叶惟不想多说,走回屋子去,“算了,我叫别人载我过去。”

    艾米起身跟去,话声流溢着怒意:“你能不能和我约会的时候,至少!可以专心和我约会。”

    “今晚是我不好,但这是突发情况,没办法不去,你回家吧。”

    叶惟去了卫生间一趟,叫了住附近公寓的老乔治紧急过来,准备出门经过客厅,只见艾米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新买的花纹抱枕,沉着美脸的说道:“我今晚就在这里过了,别带女孩回来。”

    “嘿?你在说什么?”叶惟很感到无奈,“这只是我们第三次还是第四次见面,别弄得好像我们是男女朋友……你太认真了。”

    “我还不够不认真!?”艾米瞪着他,缓缓的道:“别,带,女孩,回来!”

    “艾曼妞,那就是我不确定的。”叶惟耸肩笑了笑,感觉到了,艾曼妞说不认真其实很认真,这就不想和她玩了。他笑道:“我是个和你一样正在过一种新生活的混蛋,除了电影、我的家人,没什么是确定的。”

    他拿了一件黑色休闲外套,就往屋外走去。

    艾米双眸发红的望着叶惟走出屋门,抱紧着怀中的枕头。

    ……

    当叶惟乘车来到圣莫尼卡码头西面的一处停车场,已是22:16,老乔治打车走了,他回程或去哪里都自己开车。因为真没有半点醉意,他喝啤酒要微醉至少五罐,刚只是半罐,被海风一吹,更是神清气爽。

    在车边等了十几分钟,伊丽莎白-奥尔森还没有到,之前她也没说什么时候到,只是说“那你等着。”

    叶惟等得感觉自己都成一个流浪汉了,就像夜晚游荡在海岸边的流民们中的一员。

    也许这就是现在的自己,不管有多少想法,你选择了浪荡。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都积极去对待吧,远离那些好人,但不要把电影牵涉进来。走下去会怎样,谁知道……谁他马的知道明天呢。

    他眺望着一色的夜空大海,你不去招惹别人,谁都很好,别他马罗嗦了。

    正想着,手机终于来了条奥尔森的短信:“我到了,我看到你了。”

    叶惟环顾周围一圈,只有些零星车辆,没有发现疑似她的身影,按动手机回复道:“别告诉我你是个狙击手?”

    “我倒想。”奥尔森回复。

    看到了,叶惟只见右上边不远的一辆白色克莱斯勒走下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少女,在夜光灯光的照映下看得清楚,她身着男生风格的衣服,红夹克、黑牛仔裤和蓝白格子衬衫,耐克运动鞋,没什么饰物,也没什么妆容。

    淡金长发扎成马尾,青春漂亮的脸容和奥尔森姐妹有点相似,最像的是那双灰绿的双眸,眼神很有穿透力。

    吉娅大师说得对,伊丽莎白-奥尔森的外形气质很适合“苏茜”,他知道也认同西伯德的选角标准“百合花+黄水仙花”,换句话说,那个女生不能太百合花,也不能太黄水仙花。

    譬如茉迪就是太过百合花了,清澈空灵方面满分,却没什么俏皮淘气那面。

    但伊丽莎白-奥尔森不同,她是一个混合体,有百合花的一面,可以很恬静透澈优雅,也有黄水仙花的一面,这方面更多,一看就很古灵精怪。

    原著里苏茜14岁,可是拍电影不能真的找个14岁的少女来演,因为苏茜14岁,那琳茜少女期就没有对比度,雷、露丝等人也会很小,全都要两个演员,那不行。电影里的青春男女总是大了一圈的,26岁的乔恩-海德还演高中生。

    不过17岁的奥尔森身材已经过好了点,那婀娜的曲线与苏茜的邻家小妹感是个相违,造型师大概能掩盖。

    “你好。”叶惟走上去。

    在被叶惟打量的同时,丽兹也在打量着这位天才少年,心跳有点加快,终于见着了。

    他穿着利落的黑外套和浅棕卡其裤,左手腕戴着只精致的机械手表,显得很帅气。高壮的身形、俊朗的面容,都让丽兹有些收不回目光,一直都觉得viy的腿真好看,修长,壮实,大腿粗,小腿细,真不愧是足球队长,以前是。

    只年长自己一岁,差3天是整整一岁,她2月16号生日,他2月19号生日。

    天才viy,终于见着你了。

    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

    “你好。”丽兹伸出右手和叶惟握了握手,双方都轻轻一握就松开,她一脸平静,“我该叫你什么?沃尔特?瓦伦丁?viy?”

    “随你喜欢。”叶惟的脸庞也静静的,还在打量着她,因为高她近一个头,有点儿的俯视。

    “那我叫你惟吧,叫我丽兹就行。”丽兹微笑说。

    “liz?”叶惟轻声。

    丽兹点点头:“是的,莉兹,莉齐,随你喜欢。”

    莉?我不喜欢这个音,不想说,不想听到。叶惟的眉头一扬,“随我喜欢的话,我叫你荔枝,l,i,c,h,e,e,行吗?”

    丽兹顿时一怔,灰眸的睫毛眨动,“lichee?”

    叶惟歪歪头,“你知道,你的简历上说你叫elizabeth-cha色-ol色n,像一个叫伊丽莎白的家伙追求另一个叫奥尔森的家伙。”他不由发笑,“关键是,liz+cha色那不就是lichee嘛。荔枝是一种中国水果。”

    他一边打量她,一边说道:“红色的果壳,壳上长有尖刺,吃的时候很棘手,但剥开果壳,里面的果肉非常的鲜美、嫩滑和甜,当然前提是还没有腐烂。”

    丽兹听傻般的看着他,秀长的双眉皱起,“我知道荔枝是什么,我在夏威夷吃过……为什么这么读?”

    不是莉枝,是赖枝?她突然就明白过来,至于吗?叫莉莉的人多了,那叫她们什么?赖赖?枝枝?什么啊!看来他和莉莉-柯林斯的感情真不简单。

    “因为荔枝原产地是中国的南方,而赖枝是粤语,莉枝是普通话。”叶惟说着自己的学识。

    “好吧,随你喜欢。”丽兹翻了下白眼,算你说得通。一想因为个称呼说了这么多真够搞笑,仿佛回到幼儿园的年代,再想他刚才介绍荔枝也是个揶揄,什么我很棘手,果肉鲜嫩甜……

    她不禁迟来地气恼,问道:“你都这样和女孩子说话的?说别人是一颗荔枝?”

    “不,说别人是荔枝实属第一次。”叶惟往海滩方向走去。

    如果说存在一场口舌之争,丽兹感到自己落入了下风,怎么我的名字就可以组合成荔枝?早知道不穿红夹克来了!也想给他取个水果名字,却想不到vigor+ivan能有什么水果……

    她跟着走去,心念电转了一番,灵光一闪,有了,勉强有了!

    “那我叫你vine,不是惟,是v,i,n,e的惟,葡萄树。”丽兹学着他刚才的学者语气,“葡萄,一种水果,果皮非常的薄,轻轻一撕就会破,果肉吃起来有时候很酸,而且果籽很多,要吐出来。”她这才满意,总算还击了他。

    叶惟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她,面沉如水,“你认为只是伤脸皮的问题?《纽约时刻》?”

    “《纽约时刻》不是我的电影!”丽兹说起就来气,不自觉的大声了点,认真道:“我和它没有关系,我没有参与过它!我的姐姐们犯了蠢,你就也要犯蠢吗?”

    “那你喜不喜欢《纽约时刻》?”叶惟问。

    “实话告诉你,我觉得它都不是一部电影,那更像是一场秀,奥尔森姐妹的秀。”丽兹有些话憋在心里,不说不痛快,微瞪着他,继续道:“你可以说我自恋,但我肯定不至于入不了围,你就是针对我!恶心的针对!像我姐姐们,娘们!”

    是的,骂了他psy,以前还以为他很男子气慨……

    见叶惟沉默着不说话,丽兹想走了,还是见面不如闻名,没什么特别。

    “我最近失恋了,我的生活乱成一团。”叶惟忽然说,看着愣住的丽兹,正经的道:“我承认,我之前涮下你完全是一次个人针对行为。并不只是因为《纽约时刻》和你的两个姐姐,更因为你也许是我三个项目中的一个答案。”

    丽兹顿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根本没料过眼下的局面,他失恋了……?被人甩了?妮娜-杜波夫?莉莉-柯林斯?

    还未踏上沙滩,叶惟望着远方的大海,“你只是成了我的对立力量,不涮掉你,工作的事情可能就会完美地完成。今晚之前,我不想那样,我的生活都糟透了,为什么还要在乎工作?那有什么意义?”

    他看看她,“所以我猜我自己就想去破坏它,像去他马的,都来吧。但我是错的,两者应该分开来。那不只是工作,那是电影。这是我的实话,这件事上我很对不起。”

    “我再一次诚意邀请你参加明天的选秀会,行吗?”

    丽兹双眸定定的看着他认真的脸庞,这下已经不用多想,点了点头:“好,我会参加。”

    “ok。”叶惟也点点头,“那回去吧,这里治安不怎么样。”

    “唔……”丽兹这时候不想走了,对viy的印象、兴趣和好感都在回来,尤其是……他失恋了?她心头有股奇怪的跃跃。

    “回去吧,如果被拍到会很麻烦,我想你会赢得角色的,除非你和奥尔森姐妹的演技一样烂。”叶惟说着走回停车场去。

    “请不要在我面前谈她们,她们演技怎么烂,都是我的家人。”丽兹失笑了,见他走向他的大众车,“等等,我还有个问题!”

    叶惟回头看她,“什么?”

    丽兹也不知自己想问什么,为了叫住他而已,支唔的问道:“你,信不信有神灵存在?”

    “我相信有恶魔存在。”叶惟说,“我就是。”

    ……

    离开圣莫尼卡海滩后,叶惟开车回到布伦特伍德的家,已是晚上11点了,爸爸妈妈还没有睡下,而朵朵早已安睡如天使,他看了她一会、又到楼下和托托玩了一会,就回自己卧室去。

    不为什么,他今晚就想在家睡觉。

    这一觉,他睡得十分安稳,是搬出去之后最安稳的一觉,一觉就到了第二天的大清早。

    天空蒙蒙亮,趁朵朵还未起床,叶惟去和也没起床的爸妈说了声,就驾车离家,回去圣莫尼卡的住所。

    清晨的道路一片畅通,十几分钟后,大众车就停在住所的前园草坪车道边。

    叶惟开门进屋,眉头顿时皱起,只见艾米-罗森和衣的睡在沙发上,盖着一张盖不遍全身的毛毯子,双手还抱着那个抱枕。他手中的钥匙串不经意地碰撞叮咛响,艾米突然惊醒过来,整个人往沙发背颤缩,睁着大眼睛望来。

    见到是他,她才放松下来,注意到已经天亮了,脸色很不好看,“回来了?”

    “是的。”叶惟把钥匙串扔到工作桌上,看向那边的她,笑道:“又一个美妙的夜晚。”

    “我不想听。”艾米的脸容越发下沉,眸光满是复杂。

    “那我不说好了。”叶惟走向屋子里处,“艾米-格蕾,等会早餐吃什么?”

    “我不明白!!!”艾米骤然的大喊,一边坐起身,一边颤声喊道:“我在床上有什么做得不好?你要找别的女孩?”

    “没什么不好,只是这就像菜谱,你不可能每天吃同一道菜。”叶惟停下脚步,皱眉的看着楚楚可怜的她,“拜托!我们只认识了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可没有结婚。我早就说了,我还不想要认真的感情,如果你想要,别找我。”

    他回过头继续走去,“事情就是这样!今天我不想吵架,今天可是个大日子,选秀会第一天!”

    艾米沉静地坐了一阵,起身往厨卫那边走去,我就看你还能混蛋多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