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嘟嘟嘟嘟,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夜光的照映下,轻柔的哼歌声响在圣莫尼卡叶惟家的一楼音乐室里,这是新布置的音乐室,大小适中的房间里还没有放置多少乐器,也没有隔音吸音装潢,除了一套音响设备,显得很简陋。

    艾米-罗森坐在一张无扶手靠背木椅上,抱着一把黑色木吉他弹动,作着歌曲。

    这是叶惟的吉他,她最喜欢用钢琴作曲,音域更宽广,能兼顾更多的方面,但这里只有吉他。

    叶惟说小时候要学乐器,他妈妈给他报了大提琴、小提琴、钢琴、吉他,最后只有吉他存活下来。他同意了她买一台三角钢琴搬进来,不只是钢琴,她可得好好布置一番这个窝。

    后花园的花房培植什么花好?等会问问他,惟正在楼上工作间忙着工作,真勤奋得过分了。

    心中忽然闪过吉娅-科波拉仇恨的目光,艾米拨弦的右手停了停,旋即又继续弹动,没关系,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

    ……

    屋子二楼的一个工作室,听不到楼下的声音,这儿布置成了书房、画室相结合的风格,以及很多的电影文案研发工具。

    叶惟正坐在电脑桌前,对着台式电脑的液晶显示屏里的摸vie-magic-screenw日ter文档发呆。

    上个月,他完成了《灵魂冲浪人》的剧本初稿,这个月以迈克尔-阿恩特为主、赫克-波特寇为副,还有他自己,一起进行精细的修改,已经半个月了。

    每个剧本的研发都速度不一,包括主题、结构、人物、发展、对白等等,还要考虑到电影感、拍摄方式、预算……

    ss这个故事的主题、结构都很清晰,不像tlb的复杂,只要紧抓着贝瑟尼这条主线,再配搭她的家人好友等配角的变化就行。

    但问题依然不少,比如在导师和反派的人设上面一直没有找到好办法,或者说需不需要?

    对于基督徒,最大的导师是上帝,然而一旦没有指引式的人物,故事容易落入假大空之中。就算是在最自我救赎的故事里,导师通常都必不可少,像《肖申克的救赎》里的摩根-弗里曼。

    这源自人生,总会有什么启迪你,有谁点拨你。孔夫子说得对,三人行必有我师,什么都可以是导师,相互也行,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里昂教给玛蒂尔达杀手的技能,玛蒂尔达教给他人生的真正价值。

    《天使之舞》里贝拉是导师,却总不能也让金吉当贝瑟尼的导师。

    至于反派,在这样一个故事中,每个人似乎都是伙伴或盟友,反派就只有那条该死的鲨鱼,可它只是个功能性人物。问题在于冲浪竞赛部分,要不要设置反派?

    反派不需要就是个恶人,只要是对立力量,阻碍主人公达成目标。常规思路就是一个阻碍贝瑟尼夺冠的冠军种子选手。有这么一号人存在,就能有竞争,贝瑟尼反败为胜的戏路。

    但在这个励志故事安插这种反派真的适合吗,竞赛部分真的要竞赛吗?

    贝瑟尼最大的对手是自己,夺不夺冠并不影响她是否战胜自己,不是非要拿到冠军才是胜利,拿不到就失败,当贝瑟尼踏上赛场的滑板,她就已经胜利了,她的家人好友也足以欣慰了,就电影来说已经能完整地结束了。

    现实中她第一年复赛也没拿到项目冠军,而是第五名,第二年才拿到。

    要不要改编为第一年就拿到,再来一出激动人心的比赛?

    这些都是剧本悬而未决的问题,叶惟倾向于不着重竞赛,但贝瑟尼团队那边希望能有竞赛。

    出于导演的考虑,结构上有个大问题一定要解决。

    在剧本上,贝瑟尼出事前的故事要表现出她原本有的美好青春、梦想和生活,那和转折变化后才有对比。这就容易偏向青春女生电影的感觉,而第二部分是励志剧情,第三部分又是运动竞赛。

    电影感的统一和上升就成了问题,导演要做的是把三个部分融合在一起,变为一个有机体,而不是开头像看一部电影,结尾像看另一部电影。

    这问题是从剧本发现的,叶惟现在想从剧本做起,第一幕弱化个人青春、强化家庭温情,第三幕不太要竞赛情节,把励志剧情的感觉从头贯彻到尾。

    但他已经发呆有15分钟了,一个字母都没有敲动,头脑里没什么灵感,不时有这种念头闪过:有什么意义?

    又过了半晌,他握着鼠标关了这份文档,打开另一份电影编剧魔术师文档,《可爱的骨头》。

    tlb的剧本还没有正式开始研发,也是将由他定下框架,写出第一稿,再做团队工作。

    tlb之所以难以改编,有两大主因,一是故事时间跨度非常大,达到十年之久;二是人物众多。

    可以这么说,一本tlb能改编拍摄成多部不同类型的电影,这取决于以哪位人物作为人间的主线。如果像彼得-杰克逊的设想以“哈维先生”为主,紧抓犯案、查案、破案这条线,那会是惊悚悬疑电影。

    如果以“雷”为主,完全能拍成一部感人肺腑的爱情电影。

    甚至于以“外婆”为主,也能拍出一部长辈和后辈间的温情电影。

    叶惟早有了这方面的决定,必须是以沙蒙家为主,其中又以苏茜父亲为重,一家人的伤痛、破裂、愈合、新骨头的长出,这些才是故事最重要的、原著最精髓的部分。

    问题是要拍好“可爱的骨头”这个主题,时间跨度一定不能短。

    一个月、半年、一年,这些也许适合惊悚悬疑类,却不适合家庭类,那可是苏茜惨死!没有很多年,新骨头怎么长出?

    却也不是一定要十年,关键是有一种明显的、具有说服力的时间变化,“苏茜已经去世很久了”,像原著中沙蒙夫妇分离多年而和好,巴克利从小孩变成了青少年,琳茜从少女到结了婚,生了个女儿取名叫苏茜。

    只有有这种变化,才能拍出那种刻骨铭心的悲痛、时间使之长出新骨头、然后再去缅怀苏茜的一边微笑,一边哭泣的情感。

    不然才几个月,又如何去谈愈合?

    就算缩减时间跨度,琳茜的变化却不能没有,她要有两个演员,一个是12、13岁的时期,另一个至少像苏茜那么大,而且要相似苏茜,由她发挥原著中她女儿的作用。

    琳茜和苏茜,琳茜和苏茜……

    叶惟呆看着电脑屏幕,以往的才思都不知道去哪了,像被一股烦乱所压抑。他双手抓抓头,关了文档,拿着桌上的数位板画起了概念图,但不管是ss还是tlb,都没什么劲,无法投入,仿佛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屏幕上的画板中画出了一个乱糟糟的线团。

    “这不酷,伙计。”叶惟呼了一口气,扔下数位板的画笔,起身走向另一边的绘画桌,用铅笔往分镜纸随意地画分镜,画了一会儿,他突然抓起那页分镜纸揉成一团随手扔掉,“去他马的。”

    你已经背叛了很多,请你不要再背叛电影……

    别背叛她,别伤害她……

    叶惟又站了起身,抽了块木画板,拿上纸笔等工具,往房间外走去,也许只是这里太闷热了。

    ……

    “啦啦啦啦啦啦啦”

    艾米入神的弹着吉他,闭着眼睛沉浸在音乐的河流中,邂逅叶惟后,灵感充沛得宛如连接了一片海洋,这种感觉真好。

    这时有哒哒的敲门声响起,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了,她睁目看去,只见叶惟拿着画板的走进来,她笑问:“今天工作完了吗?”

    叶惟嘘了一声,“不要说话,你继续。”他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目光打量着她,“继续忙你的。”

    “你要画我?”艾米不由一笑,没有再说话,继续弹动吉他、哼着歌儿。

    叶惟静默地观察着她,今天艾米身着一条优雅的中长连衣白花裙,微卷的长发披肩而下,脸容还是那么清美,涂了红唇膏的嘴唇就像玫瑰花,整个人像从《歌剧魅影》里走了出来,但流露着迷人的快乐。

    他看着她,越看心头越感入定,就以铅笔往画板上的画纸绘起了一幅人物侧面全身速写,一道道的线条落下……

    一时音乐室里只有清脆的吉他声、温柔的哼歌声和轻微的绘画声,艾米时不时去看叶惟一眼,每次目光相触,她都因为他那份认真专注的灼热而心醉。

    近半个小时好像就过了一会,正当艾米再一次看去,叶惟突然放下了画笔,“不错。”

    “画好了?”艾米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和兴致,都坐得有点麻了,放下吉他起身走到他旁边,顿时双眸一亮,就看见自己栩栩如生的在画纸中,歌唱的嘴唇微张,又似在微笑,微转的眼神像在偷看画师。

    这股美丽的少女风情让她心扉甜透了,我在他眼中是这样的……

    又见叶惟拾笔往画纸右下角画上一朵玫瑰花,再写上“playing-guitar-emmanuelle,jan。20,2006,viy”

    “送给你,艾米-格蕾。”他把这张《弹吉他的艾曼妞》从画板取下,递给她,“你是个缪斯女神。”

    “谢谢,画得真棒。”艾米接过画纸细看,纸上还有他的余温,越看心中越甜,那股对他的爱慕也越强烈,比那一夜还强烈。她看看他,以笑声浇降激情:“小傻瓜,这句话你和很多女孩说过吧,你是个缪斯女神?”

    “只有你。你相信吗?”叶惟抬头看她。艾米露齿的点点头:“我愿意相信。”叶惟猛然起身,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捏着她的下巴,热吻了她一通,艾米直被吻得娇喘出声,感觉裙子在被他掀起……

    他突然松开她,笑了笑,转身往外面走去,“永远不要相信我,艾米-格蕾。”

    艾米深呼吸了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转角,她失笑了声,看看紧抓在手中的画,轻喃说:“但我愿意相信。”

    ……

    夜光与灯光照洒着住宅的宽大后花园,花草树木在海风的吹拂下轻舞,屋子后门边花架下的休闲玻璃圆桌边,叶惟坐在藤木椅子上,正喝着一罐百威啤酒,望着夜空的星月。

    脚步声渐近,一道披上牛仔长外套的少女倩影往他旁边的藤椅坐下,棕眸也望着夜空。

    叶惟把手中啤酒递到她嘴边。

    “我不喝酒,酒会伤害嗓子,除非是威士忌。”艾米不喝的缩缩肩膀,做晚餐时冰箱里还没有任何酒,应该是他刚差人买的。

    “哦?”叶惟瞥瞥她,“那和喝酒的人接吻、*,会不会伤害嗓子?”

    “我猜会的。”艾米笑说。叶惟的手没有收回去,“喝一口,加点料。”她又好笑又娇嗔,还是凑去咕噜喝了一口。他这才收手回去继续喝,扬起一边嘴角,似乎啤酒更香了。

    “惟,那不是有个花房吗,我们种什么花好?”艾米问。

    “你挺闲的啊。”叶惟闻言以一种饶有兴趣的目光打量着她,“你不应该这么闲的啊。”

    今晚艾米会在这里过,16号、18号,然后是20号,他打电话她就来,白天好像也没什么事做,今天的中餐素食晚宴花了不少时间和心思,又谈着要怎么布置屋子,还要打理起花园来,怎么回事。

    艾米眨巴着大眼睛,“我应该多忙?”

    叶惟耸耸肩,“你知道,总得忙工作吧,演电影,出席活动,杂志摄影,上电视节目,接受媒体采访……也许什么时候还到剧院里来一出《歌剧魅影》。还有你是个大学生,还得上学。总之你不应该这么闲。”

    “呵呵。”艾米神秘的一笑,“从7岁开始,我就每天很忙,学习、工作事业,忙到现在,我早就好累了。”她的美脸泛着柔光,“去年我都在想,真要继续这样吗?我发现了这样的生活对我已经没有意义,这不是我想要的。”

    叶惟的眼神更玩味,“那么?”

    “所以我决定追求自己真正的目标。”艾米举了举起双手,对他笑道:“我要先息影两年。”

    “你!?息影?”叶惟不禁惊诧,认真了几分,“艾米-罗森,你现在息影两年?你开玩笑吗?”

    现在正是艾米人气火红、星运一片坦途的时候,《歌剧魅影》、《后天》不只是为她带来金球奖、土星奖(获奖)、卫星奖的荣誉,还有代表在年轻人群体中的人气的青年艺术家奖、mtv电影奖等。

    她参演的《海神号》是一部制片成本就达到1。6亿美元的超级大片。

    而她正值20岁,这是女演员最好的一段年华,每一年对事业都是关键。

    对于艾米-罗森,接下去什么是正常的道路,每年主演2-3部电影,商业和文艺至少各一部,文艺方面继续冲击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甚至是最年轻top10的奥斯卡影后。商业方面继续步伐,大片小片一起抢占山头,向一线巨星进发。

    在这个行业,她的犹太背景、名门身份、常青藤大学学生身份都是助力,她没有玻璃天花板。

    一定程度上,艾米-罗森可以拿娜塔丽-波特曼做模版。

    在波特曼20岁时,2001年,波特曼还比不过同期罗森获得的奖项荣誉,大奖上都只有一个金球奖提名,波特曼是女配角(《芳心天涯》),罗森是女主角(《歌剧魅影》)。

    商业上波特曼有《星战前传》系列,罗森也有《后天》让她输不了太多。之后波特曼是怎么做的,有《星战前传》系列已经确保了名气,那就多演文艺片,从20岁到25岁,《冷山》、《偷心》,商业上也有《情归新泽西》,商业文艺并存的《v字仇杀队》。

    艾米-罗森现在息影?两年?2008年再拍电影?上映时就2009年了?复出就岁,那等于事业上什么都不要了。

    “你开玩笑吧。”叶惟又说,喝了口啤酒。

    “不。”艾米摇了摇头,“不是开玩笑。放心,和你没关系,我早就决定了!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影视合约,自由的感觉真好。”

    她仰望星空,“没有实现我的人生真正目标之前,我都不会再演戏了。”

    见叶惟疑惑不解的样子,她笑说:“小傻瓜,你的事业才开始,可我已经忙活好多年了。我不打算、我也不想按经纪人认为我应该怎么做的去做:建立势头、一部电影接一部电影、约会名人……好啦,最后这条我犯了,你就是不同,少数不算蠢的名人。”

    “反正我更喜欢一种更多活力的生活方式。”艾米笑着顿了顿,“别对我说我应该抓紧事业,那会让我很失望的。”

    “艾米-格蕾,我只是才发现,你他马的真有性格。”叶惟举起啤酒敬了她一下,“你放弃了成为巨星的机会,这真不是每个人都会作出的选择。”

    “我不在乎。”艾米又凑去喝了一口啤酒,脸有红晕,感慨说:“我爱演艺生活。我在单亲独生家庭长大……当我在一部电影中,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化身,我永远不会放弃表演的。只是你不能一直跳进银幕里。”

    “虽然我爱电影,但我同意你这句话。”叶惟点头笑道,随即就一怔,我爱电影……

    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也许就是,为了电影。

    “如果为了所谓的名利,遗失了自己真正的目标,我觉得那真不值得。”艾米微笑,伸手去握他的手,“你不也是吗?”

    他拒绝了所有执导大制片厂商业大片的机会,这只比她放弃得更多。

    “我知道很多人都想成为明星。”她又说,“明天你的选秀会里,肯定很多女孩是冲着当明星去的。但不是我,我已经够了……所以我就是这么闲!学业那边也没问题,你不用担心。”

    “我没担心,只是……”叶惟看着艾米的清甜笑颜,感到了点不想要的责任感,她好像还是太认真了,“只是我想你的影迷粉丝一定会很难过,我也有点。你怎么能在20岁时息影呢?”

    “19岁!”艾米急忙叫道,“九月份我才20岁。”所以一年中有7个月,我们只相差一岁。

    “ok,19岁。”叶惟抽了抽手,却被她握着,“那说说你‘真正的目标’?不会是给我当园丁吧?”

    艾米顿时兴致勃勃的说:“我要出一张音乐专辑,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找个才子好男人嫁了,组建一个幸福家庭。她看看默然的叶惟,心扉流淌着甘甜,就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

    “你想当歌星?”叶惟问。

    “没兴趣,我想创作音乐。”艾米抿嘴地组织语言,颇认真的道:“不是流行音乐,应该说,我想尽力去扩展人类的声音!”

    叶惟鹦鹉学舌般重复道:“我想尽力去扩展人类的声音。你可真有志气。”

    艾米并不谦否:“是的,我就想这样,不是有多少销量、排行榜什么的,我不在乎那些,只要做自己想做的音乐。”

    “看来成功让你得到了自由。”叶惟说。

    艾米摇头:“成功让我看清楚了本质。”她打量起他,又笑了,道:“你是不是想说‘太过自由的不是自己,是迷失的自大。’我知道的,这张专辑在商业上肯定不会成功,但对我自己,它就是成功。所以我真的爱《阳光小美女》,我们不能迷失在公众标准的成功里,对吧。”

    “也许。”叶惟想着什么,眼眉有点皱动,“艾米-格蕾,你怎么确定这就是你的真正目标?说不定不是呢?”

    “我不确定的,走着看啊。”艾米奇怪他问这种话,“反正不是一部接一部电影,那绝对不是我的目标。”

    “音乐专辑。”叶惟忽然说起另一话题,“我一直也想出一张音乐专辑,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一支自己的乐队。”

    “你有一支乐队?”艾米惊讶,“这我真的不知道。”

    “是的,我和几个死党组的,叫‘超呆乐队’,我们一直计划着出专辑,有好些年了。”

    艾米笑问:“你是主唱?”

    “我是主唱兼吉他手。”叶惟说着耸了耸肩,“我的吉他弹得不错,但我唱歌不行。”艾米失笑道:“没有唱歌不行的人,只有没有找到方法和适合自己的方式去唱的人。你唱几句给我听听?卡朋特。”

    “好吧,不过饮了酒,你知道的,嗓子。”叶惟当下清清嗓子,唱了一首《雨天与星期一》。

    听罢他唱了一遍,艾米讶然说:“不是唱得挺好的吗?”叶惟笑了笑:“大概进步了吧。”

    艾米品味着的认真说:“你的声音很好听的,阳光、清爽、有磁性,又有一点温柔,这可是好嗓子。而且我听得出,你是有乐感的人,有乐感就一定会唱歌。等你有空,我就教你,用不着多久,你就很会唱了。”

    “也许。”叶惟笑笑,望向夜空,突然道:“艾米-格蕾,你真的很像一个导师,某些事情吧。很多的事情我都不能确定,有时候我想什么,我自己都不懂。但有一些,我能,你想做音乐,我想做电影,我想尽力去扩展人类的电影,都一样,这是可以确定的真正目标。”

    他呼了一口气,“我打个电话。”

    艾米有点好奇疑惑的静下来,叶惟去拿起放休闲圆桌上的手机,按动了一会得到了个号码,就拨打过去,嘟嘟几声后,被接通了,传来了一把少女声音:“你好?”

    “踩踏了!踩踏了!厄尔,滚开啊,滚开啊!”

第395章 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圣莫尼卡狮门影业总部,宽敞的会议室里正开着一个关于《灵魂冲浪人》的制片融资会议。

    乔恩-菲尔海默早就定下了公司的一大战略viy的事都是大事。

    现在狮门有两个比他乔恩还要重要的“护身符”,一个是泰勒-派瑞,由这位非裔电影人执导、制片、编剧和主演的《黑疯婆子》系列已经成为狮门在影碟市场的一大支柱,去年首部银幕版《疯女人日记》也获得巨大成功(550万制片费,5063万票房)。

    第二部《玛蒂的家人重逢》今年二月上映,并且计划每年1-2部地继续做这个系列,全在于泰勒-派瑞。

    《电锯惊魂》系列也是狮门的宝贝,但詹姆斯-温、雷-沃纳尔都不算是护身符,因为他们的可替代性。

    最大的护身符当然是叶惟,没有人能替代这个即将18岁的天才,是他选择狮门,而不是狮门选择他。

    这个会议的目的是议定狮门对《灵魂冲浪人》项目的投资,这么至关重要,今天该出席会议的人都出席了,包括着乔恩-菲尔海默、汤姆-奥登伯格、彼得-布洛克这“狮门三巨头”,给足了叶惟面子。

    不过此时众人的神情都有点静,各看着一份《灵魂冲浪人》的商业策划书,布洛克几乎要皱眉头。

    上方ceo座位的乔恩看看左手边靠坐着会议椅的叶惟,有点儿犯难,通常一份电影商业策划书和公司商业计划书都遵从相同的格式:执行摘要(策略机会,公司,电影,工业,市场,发行,投资机会和融资亮点)

    公司(管理和组织)

    电影(已生产发行过的电影)

    工业(电影产品,如何运作)

    市场(目标市场)

    发行(发行策略)

    风险要素

    融资计划(策略,融资假设)

    这些方面的东西可以多,不可以少。退一步来说,对于单部电影的计划书,执行摘要和公司部分可有可无,像公司运营的固定成本就不会发生在《灵魂冲浪人》上,把项目自身的费用在预算范围之内做好就行了。

    但是项目的市场、发行、风险要素和融资计划,这四大单元一定要做好,内容背后的数据要做全。

    这是制片人的工作。为什么有很多优秀的年轻导演,却很少优秀的年轻制片人,很多电影人从业多年才会接触制片工作,别说其它了,只说这些基本的文案,都不是谁都做得来。

    制片人是电影生产机器中最复杂繁琐的一部分,如果说导演负责创作,负责花钱,制片人负责统筹,负责找钱。

    不是谁都擅长、喜欢这么一份工作。

    这是狮门和叶惟第一次从立项开始的合作,《驱魔录像》直接是成片交易,乔恩等人不知道它的商业计划书做得怎么样,考虑到它的制片周期,很可能就没有计划书。《阳光小美女》那些更不得而知,而现在《灵魂冲浪人》这份计划书……

    不能说差劲,只是四大单元都太简单,太有信心了。

    在座谁都知道叶惟不可能不懂做计划书,一个15岁从零开始创造出现今事业的最年轻金球奖最佳制片人,他的lms策划书想来一定做得华丽四溢,让人一看,“这小子是个天才”,才会打动普雷通和梦工厂。

    现在叶惟的身份地位不同了,态度也不同了:计划书这样就够,你们信我吧。

    “惟格。”乔恩酝酿了一下说辞,让语气最大化显得友善:“计划书是不是有点简单了?我们没问题,但还要向董事会交待。”

    叶惟笑了笑,目光环顾众人,说道:“乔恩,各位,我知道这份计划书像是简易版,你们会问‘完整版在哪里?’这就是完整版了。我们都知道电影投资是怎么回事,比老虎机好那么一点,计划书的详尽只是像拿出更多闪亮亮但你摸不着的筹码,为了骗到又一个赌徒上船。而我已经拿出了最大的筹码。”

    “请大家翻到第6页。”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众人都翻过去,这一页是对追梦联盟公司、项目管理团队的综述:

    叶惟____总裁,策划,制片人,导演,编剧

    叶惟是追梦联盟公司的创始人兼总裁,也是惟朵图像公司、悬崖电影公司的负责人。他的代表作包括《婚期将至》、《驱魔录像》、《阳光小美女》。这些电影的总预算是845万美元,已获得超过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收入。他丰富的制片经验、优异的能力可以为项目带来不可估量的动能。

    “有这一页,我相信这个预算1000万美元的项目就值得投资了。”

    叶惟平和的声音透着一股说一不二的决然:“至于怎么发行,怎么销售,那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什么是我的事情?”

    他的右手食指和拇指摩挲,“拿到钱,做好这部电影,交给你们去发行。大伙儿,这里有个选择,一,我和我的团队花更多时间在这些没用的文案上面,电影的质量下降;二,我和我的团队花更多时间在剧本、分镜剧本、拍摄计划上面,电影的质量上升。”

    “我选择了后者,我的制片团队想的做的都是怎么完善拍摄计划!”

    话声顿了顿,叶惟看向乔恩,“你们会做什么选择?”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众人都没有出声,公司ceo就在这里呢。乔恩一脸和颜悦色的微笑,“惟格……我们是绝对信任你的。”

    其实从意向到这场会议,狮门什么都顺着viy了,没有违背他的宗旨“一切要快”,哪怕他已经到了独裁的地步。之前乔恩不怎么在意,因为叶惟有足够的说服力,最近却越来越感觉他有些不好的迹象,似乎真的膨胀起来了。

    “但是计划书……”乔恩还想劝劝,总要做足门面吧。

    “乔恩,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叶惟站了起身,率先走向会议室的阳台。

    乔恩向奥登伯格等人轻声说了句“等着”,就起身跟去,到了落地玻璃门外不大的阳台,下午的街道很寂寥。

    叶惟站在护栏墙边,望着街道,说道:“乔恩,我会说服你接受那份计划书。第一个原因,如果《灵魂冲浪人》最后是个失败投资,viy不灵了,越详尽的计划书对你们越不利。”

    他看看若有所思的乔恩,“因为你们是被一份电影计划书说服,这是正常的商业投资,可你们看错眼了,你们得负很大的责任。

    如果你们是被叶惟说服,就是赌我这个人,虽然你们都不满这份计划书以及很多方面,因为viy你们赌了,谁都会赌这一把。那么当失败了,那是另一种责任。你知道,你们提出很多意见,但我不听,失败了,那是我的责任,不关你们的事。”

    乔恩没有吭声的听着。

    “第二个原因。”叶惟摊开了手,“有很多的钱等着我。乔恩,我想和狮门合作是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不是我缺钱,很多有钱没地方花的家伙等着。史蒂夫-宾想投资我,我不喜欢他;马克-特托图想投资我,纽约的老富翁,以前接触过《阳光小美女》项目,投资电影没想赚钱就想花钱;保罗-艾伦想投资我把公司办大,我只是觉得没到时候,也还没有兴趣。

    我只是想拍电影而已!如果和狮门合作是这么麻烦,我就不得不考虑他们了。乔恩,你们不就是投个500万吗,别他马的罗嗦了,《灵魂冲浪人》下个月就要开始前筹,我真的没有时间和你们磨。合作或者不合作,你说。”

    “惟格……”乔恩知道,答案早已在叶惟打那通邀请电话时就定下了,viy吃定狮门的。

    乔恩一声苦笑,无法不被说服:“我们会搞定的,先把这场会议开久一些,激烈一些?”

    “我厌恶办公室政治,有这时间还不如找个内衣模特做次爱。”叶惟看了看手表,“我可以陪你们开到三点,之后不行。”

    “那就三点。”乔恩点头说。

    ……

    旧的过错制造了新的羞耻!

    这句谚语是代理之家经纪公司的巴里-雅克布森最直观的心情写照,怎么会这样走漏眼!

    尽管当经纪人总会犯这种不算错误的错误,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真是太心痛了,那天茉迪-赛明顿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当时只要他点点头,就可以成为她的经纪人。现在和别人说起这事,谁都说他是吹牛。

    “茉迪-赛明顿?哈哈哈!”、“巴里,你问过viy了吗?”、“听说四大经纪公司都想签下她,你就别想了。”

    简历没有留下,电子简历还保有一份,上面那女孩还叫茉迪-康拉德,如果知道她那么像茉迪-亚当斯……打电话联系过去,被直接拒绝。那女孩成了个红人,被众多公司争着,他又怠慢过她,没希望的了。

    一想到多年以后,自己可能会跟别人吹嘘“当年我有机会签下茉迪-赛明顿”,雅克布森真想抽自己几巴掌。

    周末就是viy选秀会,天才会挑出什么好苗子,整个经纪界都在期待,准备着更大的一场争夺战,只希望viy不要再霸着谁。

    ……

    “谢谢你,谢谢你,我还不想签经纪人,嗯viy有给我意见,我还不想签,我相信他,谢谢你。”

    夜空下的圣莫尼卡,破旧的公寓客厅里,茉迪结束了又一个来自经纪公司的电话。

    斯黛拉、萨菲都眼巴巴的看着,萨菲的眼睛哭肿了,她没有过简历关,入不了围,从早上哭到现在。

    而最近几天,茉迪就像个超级巨星,之前投过简历的公司全部联系上来过了,还有新的公司。就别提代理之家那经纪人有多后悔了,几乎是给茉迪哭着跪下来认错,没用,茉迪暂时不想签经纪。

    “拒绝了。”茉迪放下手机,不好意思的看看沙发上的两人,就像自己做了错事。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签。”斯黛拉想了几天,事情又那么明摆,“趁现在有人把你当回事,赶紧签个好经纪,过阵子没人记得你,你再想签都已经晚了,人家还会说是你当初给脸不要脸。”

    她皱皱眉头,“虽然viy可能会介绍你签caa,但你不是妮娜-杜波夫,你不是他的谁,他为什么要管你?这几天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给你是吧,这说明他没想和你上床……”

    “斯黛拉!”茉迪惊声的打断,犹如对方亵渎了神灵,急忙道:“别说这种话,viy是个绅士!”

    “首先他是个男人。”斯黛拉一脸暧昧的笑容,“茉迪,你这种纯情处女真的不懂,哪个男人不盼着艳遇?哪个男人不看色-情杂志?成-人电影?我告诉你,没有一个,同性恋也有同性恋的。”

    茉迪急着要辩驳,却苦于口齿不伶俐:“viy不同的,他、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萨菲闷着头没说话,斯黛拉继续道:“问题不是叶惟是什么人,他不管是什么人都不想睡你,这才是问题。朋友之间打打电话总行吧,谁没有几个朋友?可他也不打给你,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对你没兴趣。”

    “这不奇怪,你只是个乡下女孩,还这么害羞、闷,叶惟和你有什么好说的?”

    “我……我知道……”茉迪微低着头,不知为什么而红了脸,双眸似有一丝自卑的神光闪过。

    斯黛拉又要说什么,她突然急道:“别再诋毁viy了!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我不想听到你们说他坏话,不要再说那种话了。”

    “我也是viy的粉丝,我也受了他的帮助。”斯黛拉说,见茉迪越发脸红像有些生气,她翻目道:“好好好,不说。但你不能否认叶惟是个大忙人吧,他哪有什么心思和时间管你的事,你得自己处理。”

    这时候,萨菲也声音沙哑的说:“茉迪,viy给了你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能就这样浪费掉,我们想要都没有。”

    “你要是签了好经纪,广告、杂志摄影那些都会来。”斯黛拉语带神往,“那你真就要成明星了,而不是现在的一阵风。”

    茉迪轻轻的道:“我就是想当个演员,我对那些没想法,我就想表演……”

    “你在说什么?”斯黛拉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茉迪近来自信了不少,源于叶惟的鼓励,也源于自己得到的称赞,她小声却说得坚定:“viy对我说过先不要签经纪,让我专心好好学表演。我相信他,而且这也是我想要的,我不想拍杂志写真,我就想表演……这些都是过眼云烟,靠不住的。”

    “什么过眼云烟!”说起杂志写真这事,斯黛拉就气,《色venteen》找茉迪拍一辑模仿茉迪-亚当斯的复古写真,她居然拒绝了。

    “我查过了,一个叫san-g日ffiths的女人,她长得很像梦露,人家靠模仿梦露都赚好多钱了,几百万美元!你完全就是茉迪-亚当斯,你也能靠这个赚钱的,不是还有百老汇的人让你去模仿茉迪-亚当斯吗?”

    “我不要靠这个赚钱。”茉迪断然否决,纯美的脸容隐有光芒,“那不是我的梦想,我做什么都不能让viy失望。”

    我要在明天的选秀会好好表现。

    我要当上一名演员,然后是一名优秀的演员,然后能站到领奖台上感谢叶惟。

    告诉他,你铸造了我。

    ……

    明天就是viy选秀会第一天了,入围并且将在第一天面试的少女们心思各异,期待、紧张、兴奋、幻想、抓紧练习、早点休息……

    而没有入围的少女们也是心思各异,失落、沮丧、烦恼、迷茫、不在意、自怨自叹、诅骂叶惟、哭……

    丽兹怒极了!

    玛丽-凯特是个白痴,她知道自己不会永远,但一段时间内,她不会原谅玛丽-凯特!说了什么不重要,这是愚蠢!

    叶惟更是个白痴!奥尔森姐妹犯蠢,他也犯蠢,他傻不傻啊,真失望!太失望了,幼稚,傲慢,肤浅,是非不分的小人,太差劲了,虚有其名的俗人,恶心的渣子,肯定没有看过《异形魔怪》,不知哪里搜索来的台词就引用,装模作样,阴阳怪气!

    莉莉-柯林斯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垃圾!眼睛瞎了才迷了他这一阵子,再都不会关注他任何讯息!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喜欢你,滚开。”

    这么做就因为我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太恶心了。

    宽阔雅致的女生卧室里,丽兹正拿着一本《可爱的骨头》找着角落疙瘩藏起来,真难堪,人生读的第一本及唯一一本青春读物竟然是因为一个渣子。她走来走去,突然叹了一口气,书是无辜的,如果迁怒于它,自己岂不是也成了叶惟?

    丽兹把《可爱的骨头》又放回书架上,叶惟的三部电影dvd也放回影碟柜,但是把他的传记片《viy》dvd扔进屋外的垃圾桶。

    “白痴叶惟!!!拜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