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莫尼卡狮门影业总部,宽敞的会议室里正开着一个关于《灵魂冲浪人》的制片融资会议。

    乔恩-菲尔海默早就定下了公司的一大战略viy的事都是大事。

    现在狮门有两个比他乔恩还要重要的“护身符”,一个是泰勒-派瑞,由这位非裔电影人执导、制片、编剧和主演的《黑疯婆子》系列已经成为狮门在影碟市场的一大支柱,去年首部银幕版《疯女人日记》也获得巨大成功(550万制片费,5063万票房)。

    第二部《玛蒂的家人重逢》今年二月上映,并且计划每年1-2部地继续做这个系列,全在于泰勒-派瑞。

    《电锯惊魂》系列也是狮门的宝贝,但詹姆斯-温、雷-沃纳尔都不算是护身符,因为他们的可替代性。

    最大的护身符当然是叶惟,没有人能替代这个即将18岁的天才,是他选择狮门,而不是狮门选择他。

    这个会议的目的是议定狮门对《灵魂冲浪人》项目的投资,这么至关重要,今天该出席会议的人都出席了,包括着乔恩-菲尔海默、汤姆-奥登伯格、彼得-布洛克这“狮门三巨头”,给足了叶惟面子。

    不过此时众人的神情都有点静,各看着一份《灵魂冲浪人》的商业策划书,布洛克几乎要皱眉头。

    上方ceo座位的乔恩看看左手边靠坐着会议椅的叶惟,有点儿犯难,通常一份电影商业策划书和公司商业计划书都遵从相同的格式:执行摘要(策略机会,公司,电影,工业,市场,发行,投资机会和融资亮点)

    公司(管理和组织)

    电影(已生产发行过的电影)

    工业(电影产品,如何运作)

    市场(目标市场)

    发行(发行策略)

    风险要素

    融资计划(策略,融资假设)

    这些方面的东西可以多,不可以少。退一步来说,对于单部电影的计划书,执行摘要和公司部分可有可无,像公司运营的固定成本就不会发生在《灵魂冲浪人》上,把项目自身的费用在预算范围之内做好就行了。

    但是项目的市场、发行、风险要素和融资计划,这四大单元一定要做好,内容背后的数据要做全。

    这是制片人的工作。为什么有很多优秀的年轻导演,却很少优秀的年轻制片人,很多电影人从业多年才会接触制片工作,别说其它了,只说这些基本的文案,都不是谁都做得来。

    制片人是电影生产机器中最复杂繁琐的一部分,如果说导演负责创作,负责花钱,制片人负责统筹,负责找钱。

    不是谁都擅长、喜欢这么一份工作。

    这是狮门和叶惟第一次从立项开始的合作,《驱魔录像》直接是成片交易,乔恩等人不知道它的商业计划书做得怎么样,考虑到它的制片周期,很可能就没有计划书。《阳光小美女》那些更不得而知,而现在《灵魂冲浪人》这份计划书……

    不能说差劲,只是四大单元都太简单,太有信心了。

    在座谁都知道叶惟不可能不懂做计划书,一个15岁从零开始创造出现今事业的最年轻金球奖最佳制片人,他的lms策划书想来一定做得华丽四溢,让人一看,“这小子是个天才”,才会打动普雷通和梦工厂。

    现在叶惟的身份地位不同了,态度也不同了:计划书这样就够,你们信我吧。

    “惟格。”乔恩酝酿了一下说辞,让语气最大化显得友善:“计划书是不是有点简单了?我们没问题,但还要向董事会交待。”

    叶惟笑了笑,目光环顾众人,说道:“乔恩,各位,我知道这份计划书像是简易版,你们会问‘完整版在哪里?’这就是完整版了。我们都知道电影投资是怎么回事,比老虎机好那么一点,计划书的详尽只是像拿出更多闪亮亮但你摸不着的筹码,为了骗到又一个赌徒上船。而我已经拿出了最大的筹码。”

    “请大家翻到第6页。”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众人都翻过去,这一页是对追梦联盟公司、项目管理团队的综述:

    叶惟____总裁,策划,制片人,导演,编剧

    叶惟是追梦联盟公司的创始人兼总裁,也是惟朵图像公司、悬崖电影公司的负责人。他的代表作包括《婚期将至》、《驱魔录像》、《阳光小美女》。这些电影的总预算是845万美元,已获得超过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收入。他丰富的制片经验、优异的能力可以为项目带来不可估量的动能。

    “有这一页,我相信这个预算1000万美元的项目就值得投资了。”

    叶惟平和的声音透着一股说一不二的决然:“至于怎么发行,怎么销售,那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什么是我的事情?”

    他的右手食指和拇指摩挲,“拿到钱,做好这部电影,交给你们去发行。大伙儿,这里有个选择,一,我和我的团队花更多时间在这些没用的文案上面,电影的质量下降;二,我和我的团队花更多时间在剧本、分镜剧本、拍摄计划上面,电影的质量上升。”

    “我选择了后者,我的制片团队想的做的都是怎么完善拍摄计划!”

    话声顿了顿,叶惟看向乔恩,“你们会做什么选择?”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众人都没有出声,公司ceo就在这里呢。乔恩一脸和颜悦色的微笑,“惟格……我们是绝对信任你的。”

    其实从意向到这场会议,狮门什么都顺着viy了,没有违背他的宗旨“一切要快”,哪怕他已经到了独裁的地步。之前乔恩不怎么在意,因为叶惟有足够的说服力,最近却越来越感觉他有些不好的迹象,似乎真的膨胀起来了。

    “但是计划书……”乔恩还想劝劝,总要做足门面吧。

    “乔恩,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叶惟站了起身,率先走向会议室的阳台。

    乔恩向奥登伯格等人轻声说了句“等着”,就起身跟去,到了落地玻璃门外不大的阳台,下午的街道很寂寥。

    叶惟站在护栏墙边,望着街道,说道:“乔恩,我会说服你接受那份计划书。第一个原因,如果《灵魂冲浪人》最后是个失败投资,viy不灵了,越详尽的计划书对你们越不利。”

    他看看若有所思的乔恩,“因为你们是被一份电影计划书说服,这是正常的商业投资,可你们看错眼了,你们得负很大的责任。

    如果你们是被叶惟说服,就是赌我这个人,虽然你们都不满这份计划书以及很多方面,因为viy你们赌了,谁都会赌这一把。那么当失败了,那是另一种责任。你知道,你们提出很多意见,但我不听,失败了,那是我的责任,不关你们的事。”

    乔恩没有吭声的听着。

    “第二个原因。”叶惟摊开了手,“有很多的钱等着我。乔恩,我想和狮门合作是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不是我缺钱,很多有钱没地方花的家伙等着。史蒂夫-宾想投资我,我不喜欢他;马克-特托图想投资我,纽约的老富翁,以前接触过《阳光小美女》项目,投资电影没想赚钱就想花钱;保罗-艾伦想投资我把公司办大,我只是觉得没到时候,也还没有兴趣。

    我只是想拍电影而已!如果和狮门合作是这么麻烦,我就不得不考虑他们了。乔恩,你们不就是投个500万吗,别他马的罗嗦了,《灵魂冲浪人》下个月就要开始前筹,我真的没有时间和你们磨。合作或者不合作,你说。”

    “惟格……”乔恩知道,答案早已在叶惟打那通邀请电话时就定下了,viy吃定狮门的。

    乔恩一声苦笑,无法不被说服:“我们会搞定的,先把这场会议开久一些,激烈一些?”

    “我厌恶办公室政治,有这时间还不如找个内衣模特做次爱。”叶惟看了看手表,“我可以陪你们开到三点,之后不行。”

    “那就三点。”乔恩点头说。

    ……

    旧的过错制造了新的羞耻!

    这句谚语是代理之家经纪公司的巴里-雅克布森最直观的心情写照,怎么会这样走漏眼!

    尽管当经纪人总会犯这种不算错误的错误,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真是太心痛了,那天茉迪-赛明顿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当时只要他点点头,就可以成为她的经纪人。现在和别人说起这事,谁都说他是吹牛。

    “茉迪-赛明顿?哈哈哈!”、“巴里,你问过viy了吗?”、“听说四大经纪公司都想签下她,你就别想了。”

    简历没有留下,电子简历还保有一份,上面那女孩还叫茉迪-康拉德,如果知道她那么像茉迪-亚当斯……打电话联系过去,被直接拒绝。那女孩成了个红人,被众多公司争着,他又怠慢过她,没希望的了。

    一想到多年以后,自己可能会跟别人吹嘘“当年我有机会签下茉迪-赛明顿”,雅克布森真想抽自己几巴掌。

    周末就是viy选秀会,天才会挑出什么好苗子,整个经纪界都在期待,准备着更大的一场争夺战,只希望viy不要再霸着谁。

    ……

    “谢谢你,谢谢你,我还不想签经纪人,嗯viy有给我意见,我还不想签,我相信他,谢谢你。”

    夜空下的圣莫尼卡,破旧的公寓客厅里,茉迪结束了又一个来自经纪公司的电话。

    斯黛拉、萨菲都眼巴巴的看着,萨菲的眼睛哭肿了,她没有过简历关,入不了围,从早上哭到现在。

    而最近几天,茉迪就像个超级巨星,之前投过简历的公司全部联系上来过了,还有新的公司。就别提代理之家那经纪人有多后悔了,几乎是给茉迪哭着跪下来认错,没用,茉迪暂时不想签经纪。

    “拒绝了。”茉迪放下手机,不好意思的看看沙发上的两人,就像自己做了错事。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签。”斯黛拉想了几天,事情又那么明摆,“趁现在有人把你当回事,赶紧签个好经纪,过阵子没人记得你,你再想签都已经晚了,人家还会说是你当初给脸不要脸。”

    她皱皱眉头,“虽然viy可能会介绍你签caa,但你不是妮娜-杜波夫,你不是他的谁,他为什么要管你?这几天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给你是吧,这说明他没想和你上床……”

    “斯黛拉!”茉迪惊声的打断,犹如对方亵渎了神灵,急忙道:“别说这种话,viy是个绅士!”

    “首先他是个男人。”斯黛拉一脸暧昧的笑容,“茉迪,你这种纯情处女真的不懂,哪个男人不盼着艳遇?哪个男人不看色-情杂志?成-人电影?我告诉你,没有一个,同性恋也有同性恋的。”

    茉迪急着要辩驳,却苦于口齿不伶俐:“viy不同的,他、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萨菲闷着头没说话,斯黛拉继续道:“问题不是叶惟是什么人,他不管是什么人都不想睡你,这才是问题。朋友之间打打电话总行吧,谁没有几个朋友?可他也不打给你,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对你没兴趣。”

    “这不奇怪,你只是个乡下女孩,还这么害羞、闷,叶惟和你有什么好说的?”

    “我……我知道……”茉迪微低着头,不知为什么而红了脸,双眸似有一丝自卑的神光闪过。

    斯黛拉又要说什么,她突然急道:“别再诋毁viy了!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我不想听到你们说他坏话,不要再说那种话了。”

    “我也是viy的粉丝,我也受了他的帮助。”斯黛拉说,见茉迪越发脸红像有些生气,她翻目道:“好好好,不说。但你不能否认叶惟是个大忙人吧,他哪有什么心思和时间管你的事,你得自己处理。”

    这时候,萨菲也声音沙哑的说:“茉迪,viy给了你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能就这样浪费掉,我们想要都没有。”

    “你要是签了好经纪,广告、杂志摄影那些都会来。”斯黛拉语带神往,“那你真就要成明星了,而不是现在的一阵风。”

    茉迪轻轻的道:“我就是想当个演员,我对那些没想法,我就想表演……”

    “你在说什么?”斯黛拉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茉迪近来自信了不少,源于叶惟的鼓励,也源于自己得到的称赞,她小声却说得坚定:“viy对我说过先不要签经纪,让我专心好好学表演。我相信他,而且这也是我想要的,我不想拍杂志写真,我就想表演……这些都是过眼云烟,靠不住的。”

    “什么过眼云烟!”说起杂志写真这事,斯黛拉就气,《色venteen》找茉迪拍一辑模仿茉迪-亚当斯的复古写真,她居然拒绝了。

    “我查过了,一个叫san-g日ffiths的女人,她长得很像梦露,人家靠模仿梦露都赚好多钱了,几百万美元!你完全就是茉迪-亚当斯,你也能靠这个赚钱的,不是还有百老汇的人让你去模仿茉迪-亚当斯吗?”

    “我不要靠这个赚钱。”茉迪断然否决,纯美的脸容隐有光芒,“那不是我的梦想,我做什么都不能让viy失望。”

    我要在明天的选秀会好好表现。

    我要当上一名演员,然后是一名优秀的演员,然后能站到领奖台上感谢叶惟。

    告诉他,你铸造了我。

    ……

    明天就是viy选秀会第一天了,入围并且将在第一天面试的少女们心思各异,期待、紧张、兴奋、幻想、抓紧练习、早点休息……

    而没有入围的少女们也是心思各异,失落、沮丧、烦恼、迷茫、不在意、自怨自叹、诅骂叶惟、哭……

    丽兹怒极了!

    玛丽-凯特是个白痴,她知道自己不会永远,但一段时间内,她不会原谅玛丽-凯特!说了什么不重要,这是愚蠢!

    叶惟更是个白痴!奥尔森姐妹犯蠢,他也犯蠢,他傻不傻啊,真失望!太失望了,幼稚,傲慢,肤浅,是非不分的小人,太差劲了,虚有其名的俗人,恶心的渣子,肯定没有看过《异形魔怪》,不知哪里搜索来的台词就引用,装模作样,阴阳怪气!

    莉莉-柯林斯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垃圾!眼睛瞎了才迷了他这一阵子,再都不会关注他任何讯息!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喜欢你,滚开。”

    这么做就因为我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太恶心了。

    宽阔雅致的女生卧室里,丽兹正拿着一本《可爱的骨头》找着角落疙瘩藏起来,真难堪,人生读的第一本及唯一一本青春读物竟然是因为一个渣子。她走来走去,突然叹了一口气,书是无辜的,如果迁怒于它,自己岂不是也成了叶惟?

    丽兹把《可爱的骨头》又放回书架上,叶惟的三部电影dvd也放回影碟柜,但是把他的传记片《viy》dvd扔进屋外的垃圾桶。

    “白痴叶惟!!!拜拜!!!”

第394章 不要背叛电影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你得到一些乐趣”

    “噢啊!!!!!!”

    4秒,过山车从0速几乎瞬间提速至每小时89公里,在高速之中各种的旋转翻滚,迪士尼加州冒险乐园的尖叫加州过山车让游客们疯狂地惊呼起来,扭曲在轰隆隆的狂风中。

    其中一排座位上,叶惟张开着双手,哈哈狂笑;旁边的艾米-罗森紧抓着前方扶手,崩溃尖叫。

    “休斯顿,我们又有麻烦了!罗森中士晕倒了,我想她出发前没有吃止晕药,你们知道月球上哪里有卖吗?”

    “立即回地球……”

    “收到!”

    两人奔走游玩在乐园天堂码头的各个角落,在“海滨游戏”玩小游戏,在“橙色的毒刺”玩悬挂,在“天堂公园”漫步,在“爱丽儿的石窟”进餐……在“太阳摩天轮”的一节厢里,两人拥吻了,这是激情一夜后的再次接吻。

    快乐吗?也快乐。

    不快乐吗?也不快乐。

    ……

    1月18日

    装饰布置得充满神秘气息的地下室里,艾玛-罗伯茨席地坐在一张铺着鲜艳红布的小木桌前,正微微闭着眼睛,双手正按着桌上一个清澈透亮的许愿水晶球,细声地诚心许下愿望。

    “拜托了,神灵们,鬼怪们,我要演苏茜。”

    她已经知道了一个还未公布的消息,惟要出演“雷”了!

    天啊,我要演苏茜,我要演苏茜,我要演苏茜……

    过了不知多久,艾玛突然睁开双眼,睁圆睁大,只见水晶球像有光芒闪过,她呼出一口气,感觉用尽了自己的法力。

    她鼓动着脸颊吸气呼气,最近每天都在苦练面无表情式的演技,脸部都僵硬了不少,眼睛更好像粘着眼眶动不了。问过姑妈的意见,姑妈说“viy说得对,你是时候从儿童表演方式更进一步了。”

    不是不想进步,谁会不想进步,但是不是可以多点鼓励呢?

    想起惟最近的态度,艾玛就有些心酸,基本什么都不说,恭喜他拿到金球奖吧,也就“哦,嗯,好,谢谢,再见。”

    我做错什么了?要这么对待我!臭家伙!

    艾玛瞪着那个水晶球,越看越来气,死巫婆说什么我有机会、什么emma和vigor很搭很有缘分,说这说那的,结果别说男女朋友了,连好朋友都不是了!已经就想当好朋友了啊!

    算了算了,星期六就是选秀大会,惟说她被安排在第一天参秀,所以只剩下两天,抓紧时间练扑克脸。

    ……

    “艾曼妞(emmanuelle),为什么你的昵称是艾米,为什么不是艾玛?一般不是艾玛吗?”

    “我的第一名字源自我曾祖父,他叫emanuel,我妈妈叫我艾米,我出生起她就这样叫我。”

    “好吧,艾玛-格蕾,如果你叫艾玛,那就有趣了。艾玛-汤普森抓狂问,到底有多少个年轻貌美的艾玛?三个,艾玛-罗森,艾玛-沃特森,艾玛-罗伯茨,也许你们还能组一支乐队叫threeemma,简称eee,哈哈。”

    “你和艾玛-罗伯茨很要好。”

    夜幕下的圣莫尼卡,屋子客厅里响着聊天的声音。

    艾米-罗森正半躺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傻瓜中餐烹饪》(chine色-cooking-for-dum迷es),她身着白灰的宽松长袖t恤,一条红色七分裤,赤露的修长小腿和纤巧双足,展现着从小练习芭蕾的成貌。

    她的长发颇为随意地盘扎起,淡妆的脸容十分清美。

    16号那晚,艾米在这里过了一夜,17号没有,离开迪士尼就分开,叶惟要和家人过,今天18号就又来了,他电话邀请的。

    现在艾米手头唯一剩的工作就是为《海神号》做宣传,不准备增加新工作。她有自己的打算,在邂逅叶惟之前,就已经决定先放下所谓的事业和名利,追求自己真正的目标。

    邂逅叶惟之后,她的目标有了方向。

    艾米扭头看看那边工作圆桌旁的叶惟,他真是事务繁忙,白天忙了一整天,晚上也似乎没有下班的概念。他正用笔记本电脑看着选秀会的报名者简历,把一些没必要面试的报名者淘汰出去。

    选角组先做了第一步工作,那些难以决定的交给叶惟把关。

    那些就此被淘汰的女生很可怜,满怀期待地报名却无法到达现场,但选秀会时间只有两天,竞争从投简历就开始了。

    “我们是好朋友。”叶惟说,看着电脑屏幕,握着鼠标点着什么。

    “我们这种?”艾米问。

    “不是。”叶惟摇头,话声透着磐石般的坚硬:“我不会和她玩。”他停了话半晌,却又道:“艾玛最需要的是一个比较文静,但能保护她、宠着她,能欣赏她的可爱,也能容忍她的小性子、哦还有迷信的男朋友。”

    “这样的男朋友,我也需要。”艾米翻过手中书本的一页,看到又一张肉类菜式配图,有点颦眉。

    “哦噢,又一个!”叶惟突然惊呼,“艾米-格蕾,过来,快过来看看!过来啊。”

    艾米合上书籍放下,疑惑的起身走去,“怎么了?”她走到他身后,手上搭着他的肩膀,叶惟笑道:“这个女孩叫艾玛-斯通!”

    她看着屏幕上的一份电子简历,头像照片是一个长相标致的金发白人少女,emma-stone,1988年11月6日出生,正17岁,没有任何银幕电影演出经历,以配角演过一次电视电影和一集电视剧,比新人好一些。

    “有了。”叶惟语气惊喜的道:“艾玛四侠(emma-four)!石头艾玛有了。”

    “你真刻薄。”艾米嗔怪的推了他一下,当着别人的简历开这种玩笑,她不喜欢,艾玛-斯通肯定也不会喜欢。

    叶惟却继续笑道:“艾玛-沃特森是神奇艾玛,她会魔法;艾玛-罗伯茨是霹雳艾玛,她年纪比较小,脾气比较大;你是隐形艾玛,大家都只能看见艾米。噢该死的……又是自带戒指。”

    艾米微微一怔,就明白过来他是指魔戒,隐形女戴着魔戒才隐形。真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掐了掐他的肩膀,虽然拿回了点主动权,可是总体上,她依然被他牵着走……

    只有提及莉莉-柯林斯,他才不会混蛋,但她知道,每提一次莉莉-柯林斯,都是把自己和他割裂一次。

    “这女孩长得真像一只青蛙。”叶惟忽而又笑说。

    “喂!”艾米不由讶然地呔了声,认真的斥道:“你怎么能这么说一个人,她可是期待着你的评价的,想想吧,viy!”

    “为什么这么严肃?”叶惟抬头看她,更加的一脸惊讶,“像一只青蛙不行?只要她没有法国血统,这一点问题都没有。”青蛙佬(frog)是对法国人的侮辱性称呼。

    艾米皱眉道:“够了,你这样很无礼。”

    “艾米-格蕾,我最好的朋友列夫是法裔,还有我一直爱着伊莎贝尔-阿佳妮。”叶惟不以为然,笑说着:

    “不是谁都能长成青蛙样的,这女孩的长相能让人一看就记得,我看好她!不过她的发色不行,金色太普通了,突显不了她的青蛙样,红色好,那像箭毒蛙,而不是普通青蛙。反正,石头艾玛,恭喜你,入围了!”

    艾米正疑惑着“poison-dart-frog”是什么,突然就被他起身拉进怀中激吻了起来。

    ……

    1月20号星期五,对于所有报名参加viy选秀会的少女们,这天就像是大学发放录取与否的通知,行不行都看电邮回复了。

    丽兹都不屑把自信用在这里,虽然整件事情没有经纪人参与、简历没有标明她和奥尔森姐妹的关系,但她不可能入不了围。

    近中午的课休时间,她在学校图书馆慢悠悠的查看起电邮。

    不知道我的简历被viy看了没有?他有什么反应?“是了,就是她!她就是苏茜!”?

    想着这些的同时,丽兹打开了邮箱,就看到一封发自叶惟选角组的新邮件:“你好,我们非常抱歉地通知你……”

    什么……!?她愣住了,连忙打开邮件,错愕的眉头皱得更高,什么!!!我没有入围!?

    为什么???

    我说话的声音很古怪,可我长得有什么问题了!?我的简历有什么问题了!?

    好歹也是百老汇的b角,怎么都是学习专业表演多年,这没有道理……!!!

    这是个错误!!!

    “怎么回事啊这是?”丽兹气得自言自语,看看周围安静的零散自习学生,心中满是着急、惊慌,一小些的挫败感。

    胡闹!她把邮件删掉,“viy,你烂透了!”怒骂了一声却更加来气,双眼都在泛泪,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这个结果。

    入不了围!?能有一二千人比伊丽莎白-奥尔森更好吗?

    不对,自己是走普通投简历路子的,那么简历会先到选角组,应该是被选角组淘汰掉了,叶惟根本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可选角组怎么这样?这说不过去。虽然没有去特别了解的话,只看名字不会清楚“伊丽莎白-奥尔森”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但结合头像照片,应该认得出她的,那些都是顶尖选角导演,不可能认不出。

    不是想仗着身份要特殊待遇,是按理说就算她二百磅,也能入围的啊。这里面有问题。

    丽兹不得不打给经纪人,再由经纪人和viy选角组沟通了一番,正当她期待是不是哪里摆了乌龙,发错回复了?却得到又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丽兹,你的简历是被viy亲手淘汰的……”

    “他瞎了!”丽兹顿时又惊又气,气了个半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怎么了?我是长了个猪鼻子还是牛鼻子?

    如果说这是专门的角色试镜,她还能服气,他觉得不适合那是他的考虑。

    可这不是!难道那么多角色就没有一个可以考察我的?

    这是针对……

    “为什么他要针对我?”丽兹一想,清晰的线索就涌现心头,愚蠢的《纽约时刻》、奥尔森姐妹、玛丽-凯特出席了h波庆功派对、叶惟也出席了!玛丽-凯特不想她参加选秀会,玛丽-凯特虽然答应了她不和叶惟说话,但那家伙就没什么信用……

    丽兹当下黑着脸打给了姐姐,压声地咆哮:“说!你和叶惟说了些什么!!!”

    ……

    “你就告诉她的经纪人,我亲手淘汰了她,不用解释原因。”

    这天出外午餐时,叶惟干脆利落地回复了考夫曼关于伊丽莎白-奥尔森的事情,是的,他毙掉了她,外貌没问题,简历没问题,问题在于她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

    他不喜欢奥尔森姐妹。

    选角在考虑演员是否适合角色的同时,也要考虑是否适合剧组,就这一点,奥尔森不行,因为导演不喜欢她。

    刚离开餐厅,叶惟和吉娅一起上了房车,老乔治开车前去狮门公司总部,下午有《灵魂冲浪人》的制片会议。刚往沙发坐下,叶惟又接到考夫曼的短信,考夫曼总要给面子奥尔森家族,事情有完没完了。

    “伊丽莎白-奥尔森要我转告你一句话:‘耶稣,沃尔特!’”

    叶惟看着手机屏幕上的“jes,walter!”,几乎是瞬间心领神会过来,失笑了一声,向对面没有表情的吉娅笑道:“奥尔森妹妹说,‘耶稣,沃尔特!’”

    这是《异形魔怪》的台词,因为他以前在博客引用过一句“that’s。that’私t,gra波ids!”然后厄尔惊讶“jes,walter!”然后沃尔特说“诱’re-gonna-be-sorry-if-诱-don’t-give-it-a-name。”

    所以这是名字的问题,厄尔因为沃尔特给怪兽起名字惊叫,她因为他由于她叫奥尔森就把她毙掉而惊叫:我和我的两个姐姐不同!

    这个奥尔森看来还挺了解电影的,好像也没那么蠢,长得好看,简历又写得很有趣,是个人才。

    叶惟一边按动手机,一边出声说道:“告诉她,我说的:‘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喜欢你,滚开。’不要再因为这件事询问我。”

    “操-你!”吉娅突然怒骂起来,“你个笨狗-屎蛋,你是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叶惟按了发送,神情疑惑的看向她,“你怎么了?无端端骂人。”

    “无端端?”吉娅抿着嘴巴,猛地一拍沙发,终于忍不住的道:“我们认识多久了?”叶惟耸肩:“快两年了。”吉娅又问:“我们是好朋友吧?”叶惟点头:“当然了,死党。”

    她的怒气不住地流露:“两年里,我说过你有什么事情不对吗?”

    叶惟好笑的样子:“吉娅大师,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伍迪-艾伦,或者这是意识流?”

    “好,我就直接说,你疯了吗!?”吉娅尽力忍压着心头的百感,“本来你的私生活,我不该多说什么,毕竟我不了解内情。”

    最近几天她是越来越煎熬,因为保守着两个秘密,一个是叶惟和妮娜已经分手了,另一个是叶惟和艾米-罗森搞到一起了。

    没有其他人知道,只有她。昨天她一早到他家开展新一天的助理工作,却看到他和艾米-罗森还在卧室睡觉,罗森看上去被他折腾坏了,那根本不可能是一时冲动。

    一想起来,吉娅就火冒三丈,气息都变凌乱:“我作为你的两年死党,作为妮娜、莉莉的好朋友,我他马不爽你和罗森!我就是想不明白!就算你和妮娜分了手,谁都知道你和莉莉……!你怎么能搞艾米-罗森?”

    叶惟沉默不语,转头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什么?viy,这是意识流?”

    “吉娅……”叶惟的声音在下沉,听不见刚才的嬉皮,双手搁在腿上,微低着头,“吉娅,我、我和莉莉早就结束了,她也在约会,应该已经是男朋友了。不是我和妮娜分手了就会和莉莉复合,她不是我的备胎,她是……我的私生活,你不要管。”

    “我也不想管。”吉娅停顿了顿,又不甘地劝说道:“谁都知道莉莉爱你,你呢?你觉得自己还比不过一个新约会的男生?”

    叶惟倏地炸了的大声吼道:“别在我面前提莉莉-柯林斯行吗!!!”他一下满脸通红,急促地喘着气。

    “如果我是莉莉,我懒得理你去死,莉莉要知道就会这么想!你自己掂量!”吉娅瞪目吼回他,“还有妮娜!!!”

    “吉娅大师……求你了,你还不明白吗,这是我做出的选择……”叶惟不去看她地低头,又仰头靠椅背,“我选择了这样……”

    吉娅凝视着他,看得到他的挣扎,不禁地叹息,“自从你和妮娜闹分手,不,今年以来,你就开始变得不正常!叶惟不会那样待人,艾玛向我抱怨了多少次你冷酷!她说得对,你要不像个奴隶主,要不像个浪荡子。”

    “只有对茉迪她们的时候,你才是你。我知道你很郁闷,压力很大,拿到奖却不开心,但你不能用这种方式去发泄!”

    叶惟闭着眼睛,像睡着了一般,没有说话。

    “你被她迷住了?艾米-罗森?”吉娅的眼眸闪过凶光,感觉是艾米-罗森勾引了他,“他马的纽约女孩。”

    “不是艾米-罗森开的头。”叶惟一动不动地说着:“全是我发起的,我在庆功派对搭讪她,我约会她,我吻她,我把她拉上床,我留下她,我和她去玩,我又叫她到我的屋子,一切都是我!因为我享受她。”

    “吉娅大师……别管我的私生活。”他偏了偏身子。

    吉娅沉沉的道:“行,我不管,可是你的生活影响到你的工作了,我怎么能不管!”

    “没什么影响到我的工作……”

    “没有?”吉娅气得又拍了一下沙发,“为什么伊丽莎白-奥尔森被淘汰了?你看着我,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我厌恶她那两个姐姐!”叶惟呵呵轻笑了声,“你知道《纽约时刻》怎么说的亚裔,别说她们没责任,她们是制片人!就算她再适合角色又怎么样?一个月的拍摄期!剧组要挨多少苦?而这些奥尔森只会添麻烦。”

    吉娅无奈道:“她们是她们,伊丽莎白-奥尔森是伊丽莎白-奥尔森!你连这点都分不清楚了?你这就是在犯偏见的错!你是在把奥尔森姐妹的过错惩罚到伊丽莎白-奥尔森身上,可能还有你自己的错误。”

    “ok,被你抓住了。”叶惟语气慵懒,“她被淘汰的唯一原因就是,我不喜欢她。”

    “叶惟!你真的不是这样的。”吉娅咬咬牙,“你想把三个项目都搞烂吗?我想我该向莉莉求助,她能治好你,肯定能。”

    “吉安-科波拉。”叶惟闻言睁开了眼睛,望着她,眼神里满是复杂的凶厉,“如果你和莉莉提起我一个词,我们不再是朋友。如果你真把我当朋友,别在莉莉、妮娜、还有其他谁面前说我,我做了什么,大家总会知道,但不是由你来胡说。”

    对着他的眼睛,吉娅彻底理解了艾玛说的冷酷,她没好气地避开,“好吧……那我拜托你不要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工作,这是拍电影!”

    她骤然涌起泪水夺眶而出,“你不可能看不出伊丽莎白-奥尔森的外形很适合苏茜,你得给她一个机会啊!你得给苏茜一个机会啊!这是拍电影……你已经背叛了很多,我不知道,请你不要再背叛电影……”

    “viy,你是个电影天才。”吉娅哭了起来,说得很缓慢:“这是你的时代,这是电影的幸运……这本来是……别背叛她,我求你了,别伤害她,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好吗……”

    叶惟的双目也似有点发红,站了起身走向前面,叫老乔治停车,要离开这里步行最后一小段路。

    “我不能继续当你的生活助理了。”吉娅的哽咽声响着,“我看不过眼的,我只能当你的工作助理……你生活方面的事我一概不想管了,你以后要买什么,都找别人吧……”

    “ok。”叶惟点点头,走向车门,“就这样,你把工作做好,我也会把工作做好。”

    “……伊丽莎白-奥尔森?”

    “我再说一遍,伊丽莎白-奥尔森,她被淘汰了,因为我不喜欢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