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月16日的金球奖颁奖礼产生了大量新闻,主流媒体讨论着《断背山》等影片的获奖将对社会、奥斯卡、电影业有什么影响;娱乐媒体谈着红地毯、后台、庆功派对等的花边消息。

    e!频道的记者艾萨克-米兹拉希在红地毯上的一系列恶搞行为,像对斯嘉丽-约翰逊袭胸等,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声讨,奥斯卡奖发言人约翰-帕夫利克严厉的表示:“如果那些行为发生在我们的红地毯上,我无法保证之后我们会采取什么行动。”

    女星们走秀最怕什么?不是遭到恶搞,不是摔倒出丑,最怕是撞衫。

    撞衫中最糟糕恐怖的不是当场撞,是跟前人撞,“穿二手衣服”的标签一贴,什么颜面都没有了。

    瑞茜-威瑟斯彭加冕本届金球的音乐/喜剧类影后,本是春风得意的她现在却被媒体们惊讶、同情、嘲弄,只因她那身晚装早在2003年金球奖后的庆功派对上,克尔斯滕-邓斯特就穿过了。她们都由香奈儿公司提供晚装。

    瑞茜很郁闷,她的发言人辛迪-葛根蒂震怒地表示“非常生气、非常失望”,并称香奈儿没有个交待的话,不只是瑞茜,bwr公关公司的其他女星客户,包括詹妮弗-洛佩兹、蕾妮-齐薇格等人都不再穿香奈儿出席颁奖礼。

    其实撞衫不是稀奇事,但香奈儿这样的行业巨头竟然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实在让所有人都费解。

    这事倒是反映出,一个好的私人造型师是多么重要,瑞秋-佐伊在时尚界又出风头了!

    媒体们评选的本届最佳着装是谁?有选了凯拉-奈特利,有选了艾米-罗森,或伊娃-朗格利亚,或泰瑞-海切尔,也有选了不那么青春靓丽但晚装真的非常好的艾伦-旁派,而所有评选当中,当选率最高的是一个无名小卒:茉迪-赛明顿

    叶惟的女伴,瑞秋-佐伊的造型。

    要知道赛明顿出现在瑞秋-佐伊面前,离出席就只有一天时间,来不及设计订做,佐伊要在众多品牌衣服中为她挑选,加以衣饰、首饰等的设计搭配。一天!却以完美的姿态亮相。

    《综艺》这么点评“茉迪-赛明顿的迟来让红地毯百花齐放”,《vogue》评论称“茉迪-赛明顿为红地毯带来了仙气”,而《人物》的时尚主编史蒂芬-科若卡奴赞叹说“复古和新时代的完美结合”……

    一个人突然走红有很多种方式,其中一种就是赛明顿这样,惊艳了时尚界,跃进大众的眼球。

    但如果只是美丽,赛明顿还不会引起多少关注,是她传奇的故事让媒体们为之着迷,这既像是美国梦,又像是现代灰姑娘,从家乡出来闯荡,受骗,几乎流落街头,因为叶惟的帮助,站到全球瞩目的红地毯上。

    “更美的是viy的善心”《纽约时报》

    “叶惟的热心让最美的一朵花绽放”《洛杉矶时报》

    谈茉迪-赛明顿不可不谈叶惟,她自己接受的媒体采访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要谢谢viy”,在她的纯朴、羞赧被大众认知的同时,她透露了事情的更多细节,关于叶惟的帮助和鼓励。

    最新透露的是在《洛杉矶时报》的专访里,赛明顿感激说:“他把金球奖的大礼包送给了我。”

    她又说将会把大礼包全部换成钱,多报表演课程提升自己,以及帮助另外几位需要帮助的女生。

    自己开一辆破旧的大众,一个6。2万美元的大礼包转手送人,viy的豪爽再一次让媒体大众们惊叹。不过叶惟的豪爽仗义早就不是秘密了,几年前的他还能称为败家,现在看来他并没有因为一时贫困就待人吝啬起来。

    也有八卦媒体阴谋说,叶惟送礼包给茉迪-赛明顿,只因为她是茉迪-赛明顿,换个人就不送了。

    赛明顿传奇的不只有故事,与她有着几乎相同经历的还有31位少女,可是茉迪,她简直就是茉迪-亚当斯的今世!

    茉迪-亚当斯是谁,在21世纪的今天真没有多少人知道,而所有知情者都会被茉迪惊到,尤其是媒体、百老汇,还有理查德-麦瑟森。

    这位将近80岁高龄的文豪近年深居简出,甚少在公众面前露脸了,可这回他第一时间向《洛杉矶时报》感慨万千的表示:“看到茉迪-赛明顿,我真痛恨时间的无情,我想回到自己的少年时代。”

    他又说:“如果《时光倒流七十年》可以重拍,由赛明顿来演亚当斯,那就真是太好了。我希望自己能活到那一天。”

    《时光倒流七十年》重拍?或者茉迪-亚当斯的传记电影?绝对有可能发生。

    茉迪-赛明顿登上百老汇舞台?也有可能。已经有多位百老汇经纪人纷纷表示:“如果她来百老汇发展,有实力演上《彼得-潘》、《小牧师》,整个纽约城会疯掉的。”、“她是舞台的一块天然瑰宝。”……

    而好莱坞这边也是哗然,犹如看见一颗新量冉冉升起。赛明顿已经引发了经纪公司们的一场争夺战,然而知情人无奈的告知《好莱坞报道者》:“叶惟霸着茉迪-赛明顿了,他不让她签经纪人,她完全被他控制了思想。”

    以前就有报道叶惟霸着妮娜-杜波夫,因为她成名后长时间没有经纪人,直至前不久她签了caa,现在似乎是赛明顿了。

    不过不管是舞台还是银幕,只有外貌是不会成功的,所以时尚模特界欢迎着赛明顿去闯荡,有知情人向《人物》透露:“卡尔-拉格斐喜欢这个女孩的气质,他说‘她有些软,但还算好看。’”

    如果这是真的,媒体大众希望这是真的,老佛爷和viy为一个女孩而争斗?那绝对是一场毒舌大会!

    一时之间,茉迪-赛明顿被各路闪光灯疯狂地追逐,对此早在《洛杉矶时报》的专访中,她就有过表态:“viy告诉过我,我会受到一些关注,我祈望这些关注都可以转化为受骗风波的影响力,把那些骗子都抓起来。”

    要抓到当初骗她的骗子,可能性正越来越大,赛明顿当然有让受骗风波的影响扩大,而同时叶惟的其它行动也在起效。

    32位美丽少女的“谎言去死”完整访谈视频在诱tube上已有超过一百万点击,只有1分钟的简短版更超过三百万。

    选角试镜是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的!至少这一点,现在被更多人获知了。

    也上线了,暂时只是很简单的架构,像个电子公告板,已经发布了所有少女受骗案件的情况细节,并发了嫌犯人们的素描头像,配合着警方、运用着社交网络的力量搜寻骗子们的下落。

    叶惟早已透露过他有一支专门团队在做这件事,也得到着影迷粉丝的、越来越多人的支持。

    虽然种种的骗局大概永远都不会被尽数消灭,但可以肯定,骗子们最近一定不好过,为会否走在路上突然就被逮捕而担心。

    茉迪-赛明顿引起的关注也让viy选秀会的影响力扩大,不过有没有她都不会差。

    选秀会已经在15号截止报名,这场选角活动的热度已是到达了顶点,受人们关注,受媒体们报道,因为不只是叶惟怎么样,还有她们怎么样:

    艾玛-沃特森,艾米丽-布朗宁,艾玛-罗伯茨,达科塔-约翰逊……

    多位的当红明星、有着巨大前景的、或者最近占据眼球的少女都将参加。

    她们的发言人对此的口风几乎都一样:“她想和叶惟这样的优秀年轻导演合作。”

    想和叶惟合作!这就是最好的原因。

    这位人气爆棚的天才少年似乎不只是要在一年三部电影的制作中担任导演、制片人和编剧,演员也要当。

    就在viy选秀会在本周末举行的前夕,1月19日星期四,《可爱的骨头》项目宣布了一个最新消息:

    “叶惟将出演《可爱的骨头》男配角‘雷-辛格’”《好莱坞报道者》

    谁都没有想到,叶惟三个项目第一个加盟的演员,是他自己。

    真是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媒体大众纷纷为之惊讶,由于viy在导制编方面太过闪耀,人们总是容易忘记了他也是个演员,他是美国演员工会的成员,他是《婚期将至》的“婚礼之神”、《阳光小美女》的“小流氓”。

    可以说viy亲演“雷”其实是理所当然。

    他的表演才能并不差,虽然没到天才的程度,却也能称上优秀,还获得过像mtv大奖的“最佳反派”,“最具突破男演员”等演员奖项的提名,《加勒比海盗3》还在邀请着他加盟出演。

    而“雷-辛格”太适合叶惟了,这根本就是原作者艾丽斯-西伯德的主意,她兴奋地向媒体们表示:“和他第一次面谈后,我就已经认定,惟格就是雷。从那起我一直劝说他出演,之后才决定把改编权交给他。”

    对于这个人选,tlb书迷们欢呼雀跃,无法不赞同西伯德的眼光!

    尽管经过改编后,“雷-辛格”会从印度裔变为华裔,也不再姓私ngh,而是公布的xin,“辛雷”,却半点不影响其适合。

    在原著当中,雷是个出生印度,成长于英国,然后13岁时搬到美国小镇的亚裔家庭孩子,登场时与苏茜同龄的14岁,是她的同学。他生于一个优越的中产家庭,父亲是位博士,大学教授,母亲的优雅美丽让全镇男人为之仰慕,包括苏茜的父亲。

    而雷,以苏茜的话来说,“这样的成长背景实在太酷了”、“雷似乎比我们聪明八百倍”、“他的所见所闻都在同辈之上”、“雷真是聪明”、“他在我们这个小镇有如火星人一样罕见”……

    聪明的雷不是书呆子,却是危险的坏孩子,他学习好到不愿意去课堂浪费时间,他旷英文课,因为“我已经看过‘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演出的每一出莎士比亚剧作’,那个巫婆老师没什么好教我的。”

    苏茜“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当坏孩子”是被雷带坏的,她也跟着旷了课。

    “那天早上,他站在高高的舞台支架上和我说话,我一颗心直直坠落到地面上。”

    雷长得英俊,说话幽默成熟,才华横溢,博学多闻,行径大胆,怂恿苏茜旷课,捏她的手,主动吻她,给了她很多美好回忆。

    苏茜去世后在天堂上一直爱着雷、观看着他沉入悲伤,之后和另一位女生露丝走到一起。多年后苏茜得有机会下凡附体在露丝身上,终于与雷度过美好的一天。

    “雷”与银幕上传统的亚裔男生形象完全不符,是一个聪明、酷、成熟的坏小子,酷却不是那些青春校园片里浅薄幼稚的酷,是一种“都在同辈之上”的酷,一些方面连大人都比不过他。

    他虽然青涩,却很懂追女孩,跟书呆子、不会社交等刻板印象是绝缘体,被两任女友所深爱。

    如果换一个导演来拍这个故事,比如彼得-杰克逊,也许还是会遵从好莱坞的老一套,不展现“雷”的魅力,不解释苏茜为什么一直爱他,只把他作为功能性人物。若然艾丽斯-西伯德同意,更可能把他漂白。

    现在叶惟来导制编,还要亲自出演“雷”,这实在让书迷们放了一点心,苏茜怎么样不知道,雷肯定没问题了。

    “viy比雷更好!”、“终于又能看到viy演戏了!”是众多影迷粉丝们的喜庆看法。

    而叶惟自己对于这事没有多说什么,应该说金球奖之后,他更静了,人们期待着他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博客等地没有动静。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雷’,但在银幕上,我会是最好的‘雷’。”叶惟只说了这么一句。

    不管他能不能演好,媒体们有着另一个兴奋!

    对它们而言,叶惟出演雷最大的话题是他将有两位银幕情侣,在银幕里不只是谈恋爱,甚至是原著里的吻戏和激情戏。

    虽然“雷”定是戏份不多的配角,但考虑到苏茜初吻的重要,viy这回铁定要献出自己的银幕初吻了。

    至于是给哪位少女还不知道,媒体们只知道,今年内什么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娱乐话题:“叶惟和某某吻上了”

    “苏茜”本就是三个项目中最热门的角色,现在或许更让竞争少女们心动。

    马上就是选秀大会了,想必不用多久,人选们就会尘埃落定。

第392章 和爱情说再见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宽敞的卧室中,映着地板上的衣物,黑色男西装扔得到处是,一些书簿物什倒得横七竖八,桌台上都一片凌乱,显然昨夜有过一场激烈的风暴。

    不大也不小的双人床上,一个盖着被单的少年刚刚醒来。

    乌黑的短发乱糟糟,赤-裸的上身显着健壮的肌肉,脖子左侧上有一个不深不浅的吻痕,双肩都有着多处被抓伤的血痕。

    “……你疯了吗……叶惟,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

    叶惟喃喃着闭上了眼睛,拉高被单蒙住自己整个人。过了半晌,他扔开床单,睁开眼睛一看,卧室里没有丝毫变化,艾米-罗森的一只运动鞋还在书柜边,另一只应该在窗外的花园。

    “艾米-格蕾,这下你走不了了。”

    “我没说要走……噢!!”

    该死的。叶惟捏了捏额头,却捏不断眼前闪烁着的昨夜的一幕幕,从h波庆功派对到这里,然后……眼前满是艾米-罗森那张红透的如哀似泣的脸容,那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

    他拧起了双眉,这他马的,他马的……

    “你操-了她。”

    越想这件事,越确切这件事,心头越是颤动,越是茫然。

    你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回事,不是关于第一次约会就上床,是关于……你单身?你单身!?

    你他马有没有搞清楚状况!!!

    你好意思说爱情?说梦想?说艺术?说爱谁,说谢谢谁?

    你不配。

    叶惟一拳砸在床沿边上,发出一声困兽般的嘶吼,满脸涨得通红。

    羞愧,茫然,恐惧,难受,憎恨自己,不知所措。

    痛苦。

    过了许久,叶惟伸手去拉开床头柜的上抽屉,拿出手机查看起了短信箱,很多新短信,没有妮娜的,但她怎么可能没有收看典礼,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获奖,怎么可能不为他高兴……

    “尤尼克!”一张灿烂的笑脸浮现心头,“我这个人比较嘴笨,好像除了‘我爱你’什么都不会说,所以我决定就不说吧!”

    想起着什么,他的目眶发热,这时点击按键翻动新短信的手突然停住,莉莉的短信。

    一大清早6点多的时候发的,他作了几下深呼吸,打开了短信:“恭喜你!有看直播,抱歉没有第一时间祝福你,我想你一定很忙。获奖感言很精彩,女伴很漂亮,小心妮娜吃醋,不用回复我,继续加油吧。^_^”

    另一张灿烂的笑脸浮现心头,让叶惟浑身涌起了冷汗。

    我对不起爱我的人,配不上莉莉,配不上妮娜,配不上任何的好女孩。

    我是个白痴。

    自命不凡,却俗不可耐的白痴混蛋垃圾。

    你誓言过莉莉什么?

    你许诺过妮娜什么?

    你答应过妈妈什么?

    你会把这种事告诉朵朵吗?

    那些藤蔓才是最宝贵的东西,那些藤蔓才是值得自己为之奋斗,自己真正在乎的东西。可是突然就这样发了疯,把所有的美好都斩断。叶惟,你是一个自私的人,与所有恶心混蛋没有分别,你最好去死。

    一声声的嘶吼,叶惟双目通红,正当热泪几乎涌出,又竭力地敛了回去。

    你他马的做了这些出来,然后现在说自己很懊悔很对不起,想怎么样?让自己好过一些?昨晚有不只一万次的机会,每一秒都是机会,让你停下来,你没有!你痛快地操着“克里斯蒂娜”,一次又一次。

    你就算死了,根本都不值得任何同情,因为你就是一个他马的该死的畜生。

    叶惟面无表情地坐了起身,隐约听见屋内有些细微声响,应该是艾米-罗森。

    他拿着手机给父母、吉娅等人发了短信,又打了几个电话,交待好今天自己要独自放假,工作明天再继续。他现在不想做事,整个人空空荡荡,像不是自己,不知道是谁,一头怪物。

    叶惟穿上t恤和中裤,往卧室外走去,嗅到空气中有从厨房那边飘来的香气。

    一路到了开放式厨房入口墙边,只见艾米-罗森站在l字形一体木橱柜边,正做着早餐,她赤着双脚,修长的小腿纤纤雪白,身上穿着一件他的白t恤和一条系绳迷彩沙滩裤,披着件红黑运动夹克,都显得宽宽松松,双手卷起衣袖。

    听到他的脚步声,她转头地望来,卷曲的黑棕长发扎成的马尾轻摆,美脸露齿而笑,似有一点羞赧、一点尴尬、一点好奇。

    叶惟木然中也有些尴尬,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昨晚的如火激情似乎随着黑夜的过去而不知所踪。

    “我见冰箱里有鸡蛋、火腿、吐司,火腿蛋三明治!”艾米-罗森回过头去,继续看着燃气灶上的平底锅,右手拿着锅铲在翻动鸡蛋,“你喜欢吃几分熟?现在已经over-medium(两面煎,蛋白全熟,蛋黄大部分熟)了。”

    “你决定。”叶惟说出的话声有点沙沉,从她身上收回目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她怎么想的?

    艾米轻快的语气透着欢愉:“交给我好了,我在斯彭思学过厨艺,我还上过烹饪学校,奇怪吧?”她笑了声,“素食烹饪学校啦!惟,你觉得鸡蛋算不算素食?我觉得算,鸡蛋还没有灵魂,奶类也是。”

    “嗯,算。”叶惟应道,心中空空的没什么话说。

    “我想做烤奶酪三明治的,那是我的拿手早餐,不过你这里没有奶酪和黄油,也没有烤箱……”

    “你做着吧,我去卫生间。”叶惟说罢,抓着头的转身走了。

    “ok。”艾米转头看看他,看着他走远的背影,颦了颦细长的柳眉,再去做煮蛋,动作已有些低落。她自然看得出叶惟的冷淡,从昨夜的无话不说好像变为无话可说。

    他把昨晚当一夜情了?艾米的脸色转瞬变得难看,心头在堵塞,这不是一夜情,这是约会。

    第一次约会就*,对她来说是第一回,在性方面她不是传统保守的人,却也不是随便的人。

    只是昨晚一切都失控了,她感觉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什么都那么正确,什么都那么好,难道这不是美丽故事的开端吗?她是奔着认真的恋爱去的,可他怎么想的?

    想着叶惟的约会魅力,想着他高超的床技,艾米越想越没底,叶惟是个老手,也许对他来说,这只是一次艳遇……

    有点恍然出神,当她回过神来,平底锅中的荷包蛋已经开始煎焦,连忙铲起来放到餐盘上。

    在凌乱的心思中忙活了一阵,当艾米把两碟火腿蛋三明治放在餐桌,往桌边的椅子坐下,睁着大眼睛望着入口方向,叶惟还没有回来。

    太快了,果然是太快了。

    艾米右手撑着下巴,肘在桌上,轻叹了声,艾米-格蕾,你做了件蠢事。

    ……

    卫生间里,叶惟淋浴着冷水澡,冰冷却没有让头脑活跃起来,但他早已明白有什么不同了,不管自己是疯了还是怎么的,事情已经发生……有些藤蔓已经……离自己远去。这就是自己一手造就的结果。

    当从浴镜看到自己的脸庞,越发感到面目可憎,不同了。

    那双黑眼睛,看到的,流露的,不同了。

    当换上衣服离开卫生间,再一次来到厨房,只见做好的早餐摆在那里,艾米-罗森坐在圆桌边,她的笑容有点牵强,“嘿。”

    “嘿。”叶惟往她对面坐下,看看面前餐盘上散发着香气的三明治,称赞道:“看上去就美味。”双手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对似是期待的艾米赞道:“唔!很棒,等等,煎蛋好像有点……”他转动眼睛地品着,“过熟了。”

    “你的焦了点。”艾米语气平和,没有刚才的兴致,她也拿起三明治要吃,突然就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非常棒。”叶惟继续吃着三明治,又咬了一口,“你能不能当太空人,我不知道,厨师绝对行。”

    “我是说,这件事,你感觉怎么样?”艾米的圆眸一眨不眨。

    叶惟沉默了几秒,忽然笑了起来,“一个美妙的夜晚。”

    艾米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微张着嘴巴,想说话却说不出什么,半晌才说:“一个美妙的夜晚……我明白了。”复杂且牵强的微笑中,她重复着:“一个美妙的夜晚,我明白了……”

    “艾米……”叶惟想说点什么,却就是说不出什么。

    “我和你的感觉不同。”艾米望向别处,目眶里隐有泪光,“我以为你会让我在这个高速世界慢下来……我想多了吧……”

    叶惟哈哈笑了几声,眼神渐渐地定下,笑道:“你太认真了。为什么那么认真呢?”

    “是啊。”艾米抿嘴笑了笑,重新看向他,“一个美妙的夜晚,只有你和我知道。viy,你真的很厉害。”她的笑容有着明显的自嘲,“我人生中最棒的一次*,谢谢你。”

    the-best-*-of-my-life。

    “这么说,我又拿到了一个奖。”叶惟笑着点点头,“艾美奖最佳操员(best-*er,最佳混账)。”

    艾米的一声笑分明是冷笑,吃起了手中的三明治。

    叶惟已经吃完了,又说笑般的道:“奥斯卡奖和艾美奖度过了美妙的一夜,金球奖听说了不甘心,说‘我呢我呢?’土星奖说‘嘿,你有我,让我们做吧。’但金球奖不乐意,说‘操-你自己去,我才不要和你做。’”

    “你想说什么?”艾米终于无法压抑心中的百感,寒起了脸。

    “土星奖也不明白,问‘为什么?’”叶惟耸耸肩,“因为它自带着一只戒指(saturn’s-日ng,土星环)。”

    虽然这很好笑,如果是在昨晚,艾米会笑得直不了腰,现在却脸色更冷:“你讽刺我?我是没到你的程度。”

    “不是,艾美-格蕾,我是想说清楚。”叶惟似乎认真,又似乎放浪,“昨晚我是个奥斯卡奖,我以为你是个艾美奖,没想过土星奖方面。我刚和我的前女友分手,完全没有做好再开始认真谈一场恋爱的准备。”

    “你就告诉我。”艾米直视着他,“这对你来说,是一夜情还是约会?”

    叶惟又陷入了沉默,十几秒后,才道:“两者之间。”

    “那行。”艾米点了点头,“吃完早餐,我就走。但我告诉你。”她突然有点哽咽,话声更高:“我虽然不是土星奖!可也不是卫星奖!我不会随便就跟着个混球上床,也许你会,我不会!我以为你是对的人……对不起,我想多了。”

    就在一片静寂中,她匆匆地吃完了三明治,起身收拾餐盘。

    没说话半晌的叶惟突然噗的一声,仰头大笑:“这真他马经典!我是说我们的奖项笑话,哈哈哈!”

    “呵呵呵。”艾米假笑,不再理会他,匆匆地把餐盘冲洗放好,也把其它的餐具都收拾好,到他的卧室拿回自己的衣物,到卫生间换回去,对着浴镜整理了一番妆容,就提着手袋要离去。

    她一边按动手机发短信让助理开车来圣莫尼卡接她,一边往屋子外面走去。

    却见到叶惟也穿戴整齐的样子,跟随着一起出门。

    “我不用你送了。”艾米说,“这里离海滩不远,我自己走就行。”

    “今天不去海滩,今天去迪士尼乐园!”叶惟笑说,手上转动着车匙。

    艾米顿时错愕的看着他,脚步不停,“你在说什么?”

    “我们不是一夜情。”叶惟跟着她到了门廊,“我们是约会。艾米-格蕾,我喜欢你,也很享受我们的约会,但我暂时不想爱你,不要那么认真,好吗?只是约会,慢慢来。”

    “你个小混蛋……”艾米不由瞪目说,喜欢我,但不想爱我,这要多混蛋才会说的话!

    “我也想你这样,喜欢我,但不要爱我。”叶惟笑说,“我们可以先有个轻松开心的关系,再看看怎么样。你意下如何?”

    你去死!艾米一方面几乎这么脱口说,另一方面十分挣扎,被他如此坦然平静地直视,她感觉慌乱,有点点的不忿,从庆功派对到现在,自己没有过一丝主动,只是被动地被他牵着手走……

    我还大这个混球17个月!她说出的话是:“如果我已经爱上你了,怎么样?”

    “不,你没有。”叶惟笑笑,“我们都知道还没有。”

    “爱情不是可以控制的。”艾米又说,“如果我们约会着爱上了对方,怎么样?”

    “如果有那样的苗头,告诉我,我也会告诉你。”叶惟做了个骑士礼,“到时我们再说怎么办。”他伸手去搂住她的肩膀,似在说服她,又似在说服自己:“为什么那么认真呢?艾米-格蕾,我们都这么年轻,享受青春就是了。”

    艾米挣了两下,就默然的让他搂着,心思万缕纷扬。

    “你说呢?”叶惟看着她,“全是你的决定。

    “你会约会其他女生吗?”艾米问道。

    “也许。”叶惟说。

    “你会操其他女生吗?”艾米又问。

    “也许。”叶惟又说,“我只想说,别太认真了,好吗?”

    “这是开放式关系?”艾米皱眉问。

    “也许。”叶惟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也许。”

    艾米眨动着双眸,心扉汹涌着什么自己也不明白的情感,一个挑战?不服气?对他的兴趣?和他约会的快乐?无聊?别认真了?所有心思突然汇成一句话:“好,反正我单身,你这小混蛋又挺有趣的。”

    叶惟说道:“而且还是最佳操员。”艾米翻白眼地笑,“是的,最佳傻瓜。”

    “喔嗬!”他搂着她走向停在前院边停车道上的黑色奥迪,“迪士尼乐园,我们来了!”

    “真的?”艾米讶然问,还以为他开玩笑。

    “当然,你今天要忙什么都别忙了!神秘失踪,做好隐匿,玩上一天!”

    ……

    不多时,奥迪车行驶在前往迪士尼乐园的高速公路上,叶惟开着车,副驾座上的艾米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都没有说话。

    昨晚的气氛并没有回来,新的气氛也没有出现,有的只是寂静。

    毫无生气的寂静。

    艾米看看风景,又看看叶惟的侧面,她看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道惊雷般的记忆闪过,这让她惊讶,让她渐渐微笑了起来,笑容越发的欢乐,大眼睛里多了几分柔和。

    又想了一阵,她开声说:“傻瓜,我想明白了,我发现了你一个秘密。”

    “什么?”叶惟瞥瞥她。

    “我刚才在想,一个喜欢听卡朋特、喜欢听老歌的人,一个拍出那些优秀电影的人,不可能是那种混蛋。”艾米说得非常有信心,“然后我想,你到底在想什么?”

    “麻烦你告诉我,我也想知道。”叶惟笑说。

    艾米露了个无奈的表情,“你不想爱我,因为你爱莉莉-柯林斯。”

    “……不好意思?”叶惟听傻了般,看看她,“你疯了?”

    “你的脸有点红了。”艾米偷笑,终于拿回了一些主动,“你确定吗?你爱莉莉-柯林斯,但你要和我约会?”她看着他的脸色在下沉,话声在变寒:“你疯了?你不想玩,那我们不玩,别他马胡说八道,见鬼。”

    “小惟格,你的反应给了我答案,当一个混蛋听到谁的名字就不混蛋的时候,那他爱她。”

    “噢,这又是什么科学理论?”叶惟冷嘲。

    艾米双眸睁定的看着他,不想错过他半点反应,说道:“你是我的大粉丝,看过我全部的电影,对吧,那你应该看过《唯一的爱》。”叶惟的脸色在继续下沉,艾米又道:“我的角色,叫莉莉。”

    一瞬间,他的脸庞像一片空洞,什么都没有。

    “天才。”艾米伸手去拍拍他的肩膀,一下,两下,“我不管你想什么,你想玩,我和你玩。但你记住,我不是莉莉-柯林斯,我是艾米-罗森!”三下,四下,“还有你会爱上我的,到时候我再把你甩掉。”五下,六下,“小混蛋,姐姐教你做人的道理。”

    “哈哈哈哈!”叶惟大笑起来,猛踩油门加速了起来,“艾米-格蕾,有趣的笑话!你可真够自恋的,说说你的计划?”

    “男人只要两样东西。”艾米抬起了双手,竖起了两只食指,甜美的笑道:“烤奶酪三明治,还有,性。”

    她轻笑了几声,“我都能给你,我都能做得很棒,天天占着你,你有什么可能不爱我?”

    “因为我不喜欢吃奶酪?”叶惟不以为然的笑说。

    “你会看到我的厨艺的。”艾米不跟他一般见识,“放点音乐吧。”

    “放什么音乐,你来唱更好。”

    “卡朋特?”

    “卡朋特,唱吧。”

    艾米又笑了笑,调整着心情和气息,投入到了音乐的世界中,柔声唱了起来,卡朋特的《goodbye-to-love》。

    她柔和的歌声萦绕在车内,轻抚着叶惟平静的脸庞,随风而飘散:

    “我将和爱情说再见

    没有一个人会在乎我是生是死

    一次又一次的爱情机会已经错过了

    我对爱情的所有了解是怎么没有它地生活

    我只是似乎无法找到它

    所以我下定决心,我必须独自过活

    虽然这不是简单的道路

    我猜我一直都知道

    我会和爱情说再见

    我这颗心没有明天

    时间肯定会遗忘这些苦涩的回忆

    而我会找到的,还是有人相信

    为了我可以为的东西而生活

    所有这些年没用的找寻

    终于到了一个终点

    寂寞和空虚的日子将是我唯一的朋友

    从这一天起,爱被遗忘

    我会尽我的所能

    未来有什么谎言,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个谜

    没有人能预测未来的车轮会如何转动

    也许在以后什么时候,我会发现我错了

    但在现在,这就是我的歌

    它在和爱情说再见

    我将和爱情说再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