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宽敞的卧室中,映着地板上的衣物,黑色男西装扔得到处是,一些书簿物什倒得横七竖八,桌台上都一片凌乱,显然昨夜有过一场激烈的风暴。

    不大也不小的双人床上,一个盖着被单的少年刚刚醒来。

    乌黑的短发乱糟糟,赤-裸的上身显着健壮的肌肉,脖子左侧上有一个不深不浅的吻痕,双肩都有着多处被抓伤的血痕。

    “……你疯了吗……叶惟,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

    叶惟喃喃着闭上了眼睛,拉高被单蒙住自己整个人。过了半晌,他扔开床单,睁开眼睛一看,卧室里没有丝毫变化,艾米-罗森的一只运动鞋还在书柜边,另一只应该在窗外的花园。

    “艾米-格蕾,这下你走不了了。”

    “我没说要走……噢!!”

    该死的。叶惟捏了捏额头,却捏不断眼前闪烁着的昨夜的一幕幕,从h波庆功派对到这里,然后……眼前满是艾米-罗森那张红透的如哀似泣的脸容,那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

    他拧起了双眉,这他马的,他马的……

    “你操-了她。”

    越想这件事,越确切这件事,心头越是颤动,越是茫然。

    你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回事,不是关于第一次约会就上床,是关于……你单身?你单身!?

    你他马有没有搞清楚状况!!!

    你好意思说爱情?说梦想?说艺术?说爱谁,说谢谢谁?

    你不配。

    叶惟一拳砸在床沿边上,发出一声困兽般的嘶吼,满脸涨得通红。

    羞愧,茫然,恐惧,难受,憎恨自己,不知所措。

    痛苦。

    过了许久,叶惟伸手去拉开床头柜的上抽屉,拿出手机查看起了短信箱,很多新短信,没有妮娜的,但她怎么可能没有收看典礼,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获奖,怎么可能不为他高兴……

    “尤尼克!”一张灿烂的笑脸浮现心头,“我这个人比较嘴笨,好像除了‘我爱你’什么都不会说,所以我决定就不说吧!”

    想起着什么,他的目眶发热,这时点击按键翻动新短信的手突然停住,莉莉的短信。

    一大清早6点多的时候发的,他作了几下深呼吸,打开了短信:“恭喜你!有看直播,抱歉没有第一时间祝福你,我想你一定很忙。获奖感言很精彩,女伴很漂亮,小心妮娜吃醋,不用回复我,继续加油吧。^_^”

    另一张灿烂的笑脸浮现心头,让叶惟浑身涌起了冷汗。

    我对不起爱我的人,配不上莉莉,配不上妮娜,配不上任何的好女孩。

    我是个白痴。

    自命不凡,却俗不可耐的白痴混蛋垃圾。

    你誓言过莉莉什么?

    你许诺过妮娜什么?

    你答应过妈妈什么?

    你会把这种事告诉朵朵吗?

    那些藤蔓才是最宝贵的东西,那些藤蔓才是值得自己为之奋斗,自己真正在乎的东西。可是突然就这样发了疯,把所有的美好都斩断。叶惟,你是一个自私的人,与所有恶心混蛋没有分别,你最好去死。

    一声声的嘶吼,叶惟双目通红,正当热泪几乎涌出,又竭力地敛了回去。

    你他马的做了这些出来,然后现在说自己很懊悔很对不起,想怎么样?让自己好过一些?昨晚有不只一万次的机会,每一秒都是机会,让你停下来,你没有!你痛快地操着“克里斯蒂娜”,一次又一次。

    你就算死了,根本都不值得任何同情,因为你就是一个他马的该死的畜生。

    叶惟面无表情地坐了起身,隐约听见屋内有些细微声响,应该是艾米-罗森。

    他拿着手机给父母、吉娅等人发了短信,又打了几个电话,交待好今天自己要独自放假,工作明天再继续。他现在不想做事,整个人空空荡荡,像不是自己,不知道是谁,一头怪物。

    叶惟穿上t恤和中裤,往卧室外走去,嗅到空气中有从厨房那边飘来的香气。

    一路到了开放式厨房入口墙边,只见艾米-罗森站在l字形一体木橱柜边,正做着早餐,她赤着双脚,修长的小腿纤纤雪白,身上穿着一件他的白t恤和一条系绳迷彩沙滩裤,披着件红黑运动夹克,都显得宽宽松松,双手卷起衣袖。

    听到他的脚步声,她转头地望来,卷曲的黑棕长发扎成的马尾轻摆,美脸露齿而笑,似有一点羞赧、一点尴尬、一点好奇。

    叶惟木然中也有些尴尬,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昨晚的如火激情似乎随着黑夜的过去而不知所踪。

    “我见冰箱里有鸡蛋、火腿、吐司,火腿蛋三明治!”艾米-罗森回过头去,继续看着燃气灶上的平底锅,右手拿着锅铲在翻动鸡蛋,“你喜欢吃几分熟?现在已经over-medium(两面煎,蛋白全熟,蛋黄大部分熟)了。”

    “你决定。”叶惟说出的话声有点沙沉,从她身上收回目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她怎么想的?

    艾米轻快的语气透着欢愉:“交给我好了,我在斯彭思学过厨艺,我还上过烹饪学校,奇怪吧?”她笑了声,“素食烹饪学校啦!惟,你觉得鸡蛋算不算素食?我觉得算,鸡蛋还没有灵魂,奶类也是。”

    “嗯,算。”叶惟应道,心中空空的没什么话说。

    “我想做烤奶酪三明治的,那是我的拿手早餐,不过你这里没有奶酪和黄油,也没有烤箱……”

    “你做着吧,我去卫生间。”叶惟说罢,抓着头的转身走了。

    “ok。”艾米转头看看他,看着他走远的背影,颦了颦细长的柳眉,再去做煮蛋,动作已有些低落。她自然看得出叶惟的冷淡,从昨夜的无话不说好像变为无话可说。

    他把昨晚当一夜情了?艾米的脸色转瞬变得难看,心头在堵塞,这不是一夜情,这是约会。

    第一次约会就*,对她来说是第一回,在性方面她不是传统保守的人,却也不是随便的人。

    只是昨晚一切都失控了,她感觉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什么都那么正确,什么都那么好,难道这不是美丽故事的开端吗?她是奔着认真的恋爱去的,可他怎么想的?

    想着叶惟的约会魅力,想着他高超的床技,艾米越想越没底,叶惟是个老手,也许对他来说,这只是一次艳遇……

    有点恍然出神,当她回过神来,平底锅中的荷包蛋已经开始煎焦,连忙铲起来放到餐盘上。

    在凌乱的心思中忙活了一阵,当艾米把两碟火腿蛋三明治放在餐桌,往桌边的椅子坐下,睁着大眼睛望着入口方向,叶惟还没有回来。

    太快了,果然是太快了。

    艾米右手撑着下巴,肘在桌上,轻叹了声,艾米-格蕾,你做了件蠢事。

    ……

    卫生间里,叶惟淋浴着冷水澡,冰冷却没有让头脑活跃起来,但他早已明白有什么不同了,不管自己是疯了还是怎么的,事情已经发生……有些藤蔓已经……离自己远去。这就是自己一手造就的结果。

    当从浴镜看到自己的脸庞,越发感到面目可憎,不同了。

    那双黑眼睛,看到的,流露的,不同了。

    当换上衣服离开卫生间,再一次来到厨房,只见做好的早餐摆在那里,艾米-罗森坐在圆桌边,她的笑容有点牵强,“嘿。”

    “嘿。”叶惟往她对面坐下,看看面前餐盘上散发着香气的三明治,称赞道:“看上去就美味。”双手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对似是期待的艾米赞道:“唔!很棒,等等,煎蛋好像有点……”他转动眼睛地品着,“过熟了。”

    “你的焦了点。”艾米语气平和,没有刚才的兴致,她也拿起三明治要吃,突然就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非常棒。”叶惟继续吃着三明治,又咬了一口,“你能不能当太空人,我不知道,厨师绝对行。”

    “我是说,这件事,你感觉怎么样?”艾米的圆眸一眨不眨。

    叶惟沉默了几秒,忽然笑了起来,“一个美妙的夜晚。”

    艾米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微张着嘴巴,想说话却说不出什么,半晌才说:“一个美妙的夜晚……我明白了。”复杂且牵强的微笑中,她重复着:“一个美妙的夜晚,我明白了……”

    “艾米……”叶惟想说点什么,却就是说不出什么。

    “我和你的感觉不同。”艾米望向别处,目眶里隐有泪光,“我以为你会让我在这个高速世界慢下来……我想多了吧……”

    叶惟哈哈笑了几声,眼神渐渐地定下,笑道:“你太认真了。为什么那么认真呢?”

    “是啊。”艾米抿嘴笑了笑,重新看向他,“一个美妙的夜晚,只有你和我知道。viy,你真的很厉害。”她的笑容有着明显的自嘲,“我人生中最棒的一次*,谢谢你。”

    the-best-*-of-my-life。

    “这么说,我又拿到了一个奖。”叶惟笑着点点头,“艾美奖最佳操员(best-*er,最佳混账)。”

    艾米的一声笑分明是冷笑,吃起了手中的三明治。

    叶惟已经吃完了,又说笑般的道:“奥斯卡奖和艾美奖度过了美妙的一夜,金球奖听说了不甘心,说‘我呢我呢?’土星奖说‘嘿,你有我,让我们做吧。’但金球奖不乐意,说‘操-你自己去,我才不要和你做。’”

    “你想说什么?”艾米终于无法压抑心中的百感,寒起了脸。

    “土星奖也不明白,问‘为什么?’”叶惟耸耸肩,“因为它自带着一只戒指(saturn’s-日ng,土星环)。”

    虽然这很好笑,如果是在昨晚,艾米会笑得直不了腰,现在却脸色更冷:“你讽刺我?我是没到你的程度。”

    “不是,艾美-格蕾,我是想说清楚。”叶惟似乎认真,又似乎放浪,“昨晚我是个奥斯卡奖,我以为你是个艾美奖,没想过土星奖方面。我刚和我的前女友分手,完全没有做好再开始认真谈一场恋爱的准备。”

    “你就告诉我。”艾米直视着他,“这对你来说,是一夜情还是约会?”

    叶惟又陷入了沉默,十几秒后,才道:“两者之间。”

    “那行。”艾米点了点头,“吃完早餐,我就走。但我告诉你。”她突然有点哽咽,话声更高:“我虽然不是土星奖!可也不是卫星奖!我不会随便就跟着个混球上床,也许你会,我不会!我以为你是对的人……对不起,我想多了。”

    就在一片静寂中,她匆匆地吃完了三明治,起身收拾餐盘。

    没说话半晌的叶惟突然噗的一声,仰头大笑:“这真他马经典!我是说我们的奖项笑话,哈哈哈!”

    “呵呵呵。”艾米假笑,不再理会他,匆匆地把餐盘冲洗放好,也把其它的餐具都收拾好,到他的卧室拿回自己的衣物,到卫生间换回去,对着浴镜整理了一番妆容,就提着手袋要离去。

    她一边按动手机发短信让助理开车来圣莫尼卡接她,一边往屋子外面走去。

    却见到叶惟也穿戴整齐的样子,跟随着一起出门。

    “我不用你送了。”艾米说,“这里离海滩不远,我自己走就行。”

    “今天不去海滩,今天去迪士尼乐园!”叶惟笑说,手上转动着车匙。

    艾米顿时错愕的看着他,脚步不停,“你在说什么?”

    “我们不是一夜情。”叶惟跟着她到了门廊,“我们是约会。艾米-格蕾,我喜欢你,也很享受我们的约会,但我暂时不想爱你,不要那么认真,好吗?只是约会,慢慢来。”

    “你个小混蛋……”艾米不由瞪目说,喜欢我,但不想爱我,这要多混蛋才会说的话!

    “我也想你这样,喜欢我,但不要爱我。”叶惟笑说,“我们可以先有个轻松开心的关系,再看看怎么样。你意下如何?”

    你去死!艾米一方面几乎这么脱口说,另一方面十分挣扎,被他如此坦然平静地直视,她感觉慌乱,有点点的不忿,从庆功派对到现在,自己没有过一丝主动,只是被动地被他牵着手走……

    我还大这个混球17个月!她说出的话是:“如果我已经爱上你了,怎么样?”

    “不,你没有。”叶惟笑笑,“我们都知道还没有。”

    “爱情不是可以控制的。”艾米又说,“如果我们约会着爱上了对方,怎么样?”

    “如果有那样的苗头,告诉我,我也会告诉你。”叶惟做了个骑士礼,“到时我们再说怎么办。”他伸手去搂住她的肩膀,似在说服她,又似在说服自己:“为什么那么认真呢?艾米-格蕾,我们都这么年轻,享受青春就是了。”

    艾米挣了两下,就默然的让他搂着,心思万缕纷扬。

    “你说呢?”叶惟看着她,“全是你的决定。

    “你会约会其他女生吗?”艾米问道。

    “也许。”叶惟说。

    “你会操其他女生吗?”艾米又问。

    “也许。”叶惟又说,“我只想说,别太认真了,好吗?”

    “这是开放式关系?”艾米皱眉问。

    “也许。”叶惟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也许。”

    艾米眨动着双眸,心扉汹涌着什么自己也不明白的情感,一个挑战?不服气?对他的兴趣?和他约会的快乐?无聊?别认真了?所有心思突然汇成一句话:“好,反正我单身,你这小混蛋又挺有趣的。”

    叶惟说道:“而且还是最佳操员。”艾米翻白眼地笑,“是的,最佳傻瓜。”

    “喔嗬!”他搂着她走向停在前院边停车道上的黑色奥迪,“迪士尼乐园,我们来了!”

    “真的?”艾米讶然问,还以为他开玩笑。

    “当然,你今天要忙什么都别忙了!神秘失踪,做好隐匿,玩上一天!”

    ……

    不多时,奥迪车行驶在前往迪士尼乐园的高速公路上,叶惟开着车,副驾座上的艾米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都没有说话。

    昨晚的气氛并没有回来,新的气氛也没有出现,有的只是寂静。

    毫无生气的寂静。

    艾米看看风景,又看看叶惟的侧面,她看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道惊雷般的记忆闪过,这让她惊讶,让她渐渐微笑了起来,笑容越发的欢乐,大眼睛里多了几分柔和。

    又想了一阵,她开声说:“傻瓜,我想明白了,我发现了你一个秘密。”

    “什么?”叶惟瞥瞥她。

    “我刚才在想,一个喜欢听卡朋特、喜欢听老歌的人,一个拍出那些优秀电影的人,不可能是那种混蛋。”艾米说得非常有信心,“然后我想,你到底在想什么?”

    “麻烦你告诉我,我也想知道。”叶惟笑说。

    艾米露了个无奈的表情,“你不想爱我,因为你爱莉莉-柯林斯。”

    “……不好意思?”叶惟听傻了般,看看她,“你疯了?”

    “你的脸有点红了。”艾米偷笑,终于拿回了一些主动,“你确定吗?你爱莉莉-柯林斯,但你要和我约会?”她看着他的脸色在下沉,话声在变寒:“你疯了?你不想玩,那我们不玩,别他马胡说八道,见鬼。”

    “小惟格,你的反应给了我答案,当一个混蛋听到谁的名字就不混蛋的时候,那他爱她。”

    “噢,这又是什么科学理论?”叶惟冷嘲。

    艾米双眸睁定的看着他,不想错过他半点反应,说道:“你是我的大粉丝,看过我全部的电影,对吧,那你应该看过《唯一的爱》。”叶惟的脸色在继续下沉,艾米又道:“我的角色,叫莉莉。”

    一瞬间,他的脸庞像一片空洞,什么都没有。

    “天才。”艾米伸手去拍拍他的肩膀,一下,两下,“我不管你想什么,你想玩,我和你玩。但你记住,我不是莉莉-柯林斯,我是艾米-罗森!”三下,四下,“还有你会爱上我的,到时候我再把你甩掉。”五下,六下,“小混蛋,姐姐教你做人的道理。”

    “哈哈哈哈!”叶惟大笑起来,猛踩油门加速了起来,“艾米-格蕾,有趣的笑话!你可真够自恋的,说说你的计划?”

    “男人只要两样东西。”艾米抬起了双手,竖起了两只食指,甜美的笑道:“烤奶酪三明治,还有,性。”

    她轻笑了几声,“我都能给你,我都能做得很棒,天天占着你,你有什么可能不爱我?”

    “因为我不喜欢吃奶酪?”叶惟不以为然的笑说。

    “你会看到我的厨艺的。”艾米不跟他一般见识,“放点音乐吧。”

    “放什么音乐,你来唱更好。”

    “卡朋特?”

    “卡朋特,唱吧。”

    艾米又笑了笑,调整着心情和气息,投入到了音乐的世界中,柔声唱了起来,卡朋特的《goodbye-to-love》。

    她柔和的歌声萦绕在车内,轻抚着叶惟平静的脸庞,随风而飘散:

    “我将和爱情说再见

    没有一个人会在乎我是生是死

    一次又一次的爱情机会已经错过了

    我对爱情的所有了解是怎么没有它地生活

    我只是似乎无法找到它

    所以我下定决心,我必须独自过活

    虽然这不是简单的道路

    我猜我一直都知道

    我会和爱情说再见

    我这颗心没有明天

    时间肯定会遗忘这些苦涩的回忆

    而我会找到的,还是有人相信

    为了我可以为的东西而生活

    所有这些年没用的找寻

    终于到了一个终点

    寂寞和空虚的日子将是我唯一的朋友

    从这一天起,爱被遗忘

    我会尽我的所能

    未来有什么谎言,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个谜

    没有人能预测未来的车轮会如何转动

    也许在以后什么时候,我会发现我错了

    但在现在,这就是我的歌

    它在和爱情说再见

    我将和爱情说再见”

第391章 你也喜欢卡朋特    夜空的星光照映下,一辆黑色奥迪行驶在北圣莫尼卡大道上。今天是马丁-路德-金日,交通状况比平时的周一拥堵得多,这时奥迪车渐渐停下,前面排了条车龙,都在等待过一个十字路口。

    “艾米-格蕾,我一直都说,交通是洛杉矶最伟大的特质,它能让每个人都变为甘地。”

    “哈哈,洛杉矶也有很多好方面啊,最好的就是天气,纽约现在下着大雪呢。”

    “天气各有各的好。纽约比洛杉矶更有一种人文气息,la相比就像个乡下地方,只有电影。”

    “不是的,这里也有很多伟大的文化,只是很难去发现。我感觉……这里好像什么都是卢外的,像好莱坞露天音乐厅。这点很特别,不过我更喜欢传统的音乐厅。”

    “所以我才说洛杉矶像个乡巴佬,要不趴在沙滩晒上一天,要不就到你说的这些露天场所玩,知道为什么纽约没有迪士尼乐园了吧。我有时候真讨厌这个乡巴佬,有时候又觉得它挺可爱,是粗鄙了些,但更自由,实诚,悠闲。”

    “每座城市都有可爱和讨厌的方面。”

    叶惟和艾米谈论着洛杉矶和纽约,在这个话题上,彼此的看法差不多,没往深刻的方向去多谈。

    当可以开车走了,叶惟踩下油门,继续往南面前行,“现在我真像个马路菜鸟。”艾米轻笑了声,叶惟看看她,又道:“你知道当《后天》的故事背景地是洛杉矶,会发生什么事吗?”

    “什么?”艾米饶有兴趣。

    “你们全部都得死。去哪找图书馆?”叶惟说。艾米噗通笑了起来,笑道:“有的,有的啊,洛杉矶中央图书馆,我去过。”叶惟点点头:“好吧,你们好不容易到了中央图书馆前,松了口气,心想终于可以烧书取暖了,但是……”

    “但什么?”艾米笑问。

    “进不去,所有门都锁死了,里面没有一个人。”叶惟说。艾米顿时又笑,叶惟微笑道:“然后杰克-吉伦哈尔说‘该死的,跟我来!我知道个地方有开门的图书馆,里面长期有一群书呆子,哈佛-西湖!”

    艾米笑问:“接着呢?”

    “在他考虑是带你们去初中部还是高中部的时候,你们已经全部冻死了。”

    “哈哈!”艾米忍不住地大笑,“那还好不是发生在洛杉矶。”

    叶惟松开方向盘摊起手,“这就是洛杉矶做的。”

    “注意安全。”艾米笑说,享受着这种轻松有趣的约会气氛,viy真的很幽默迷人,像他在博客、专栏、节目等表现的一样。

    想起他的博客,就想起他最近在帮助那些受骗少女,也想起今晚他获奖时紧紧地抱着那个女生……艾米问道:“今晚和你一起出席典礼的女孩?”

    “茉迪-赛明顿。”叶惟一边握回方向盘,一边道:“她来自犹他州一个小地方,刚来洛杉矶第一天就被骗走了四千块,只剩下几百块。茉迪是个纯朴的女孩,非常害羞,几乎说话都说不好那种。”

    他看看默然点头的艾米,知道那天自己对受骗少女们说的“你们和明星演员最大的差距在于受教育水平”,一些女孩对此不以为然,如果她们了解一下像艾米-罗森就应该明白。

    虽然流传最多最广的都是些美国梦故事,底层小人物突然功成名就。大多是旧好莱坞的事了,其实在今天,影视娱乐业早已不是新兴行业,这就意味着资源必然会大量倾斜向高出身的人。

    很多时候,那些人的确更优秀。

    有什么办法,像茉迪从小读的是普通公立学校,艾米-罗森读的是斯彭思,茉迪从未登过舞台,艾米-罗森7岁就亮相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如果艾米比茉迪优秀,同年龄取得的成就更大,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艾米-罗森们出身更高,更聪明,更有见识,更成熟,更多人脉和机会,读名牌私立学校、名牌大学,还继续学东学西。

    茉迪们要和她们斗……好好学习总不会错。

    当然不是所有,不管什么出身和受教育水平,有些明星名人就是俗不可耐,他今晚就见到不少,简直犯恶心。

    “茉迪是个上进的人,看上去像,我希望她真是这样。”叶惟说道。

    “你帮了她们很多。”艾米赞说。

    “还行,我帮忙她们,心里高兴,也算是一种相互的给予。”叶惟看看她,“我知道你在环保、保护动物方面都做了很多。”

    “还行。”艾米像他那么说,心想他对自己的公众信息真的很了解,“那你呢?环保?保护动物?”

    “当然了,我爱保护环境,我爱保护动物。”因为真心,叶惟说得毫不犹豫,“可惜到现在,我还没有多少贡献。我想起有一次,小学的时候,我保护过一群加拿大野鹅。”

    “怎么回事?”艾米语露兴趣。

    这时又要停车了,叶惟侧身看着她,讲道:“有一天,学校树林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几只鹅,野生动物总是这样,突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它们在那里住下了,还下蛋。有些不友善的家伙喜欢去打扰它们,然后我揍了他们一顿,说这是我的鹅。

    它们的日子又变得好过,没多久,就从几只变成有上百只,学校不得不管,让我把那些鹅带走。但我只是说说而已,那些不是我的鹅!可是大家都开始叫我鹅王(goo色-king,傻子王)。”

    艾米笑了声,不知他说真说假,此时真想伸手打他一下。

    “这应该是纽约没有的事,我不知道,但在洛杉矶,几乎遍地都是鹅(傻瓜)。”叶惟耸肩说。

    “不,纽约也有很多鹅(傻瓜)。”艾米笑说,感觉墨镜都挡不住他的锐利眼神,“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叶惟望回前方,又踩油门,“没有多少人知道,毕竟年代久远了。在这个行业里,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我感到荣幸。”艾米看着他的侧面,越看越心动。

    “艾米-格蕾,不告诉我关于你的什么,在行业里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吗?”叶惟说。

    艾米笑望向前面的夜路,车流在前行,街景在倒退,心头在快活地跃动,“我是素食主义者。”

    “众所周知了。”叶惟说,“这也是我佩服你的地方之一,我总抵抗不了美食的诱惑。”

    “别这么说,这让我羞愧,我在考虑不再素食了……”艾米不好意思的把耳边垂发塞回耳后。叶惟噢了声:“不是很酷,但ok,艾米-格蕾,欢迎回来。”她笑白了他一眼,却随即想戴着墨镜呢,对方看不见,“不是回来,人类最早是食草动物。”

    “真的?”叶惟惊讶的看看她。艾米点头道:“有科学理论,我们的牙齿是食草动物的牙齿类型,食肉动物不是这样的。”

    叶惟哦的一声,微笑道:“谢谢,我家老头都没有告诉过我这点,他就只会说‘如果人类像鲨鱼那样,我早就发达了”,他是个牙医。”

    “哈哈哈!”艾米不禁大笑出声,这话好笑,自己在一位牙医孩子面前谈牙齿也好笑。

    “然后我就像,‘如果人类像鲨鱼那样,我早就是医生的儿子了。’”叶惟又说。这下笑得更欢、更停不下来的艾米伸手去打了他肩膀一下:“诱-are-so-mean!”叶惟歪歪头:“鲨鱼-奥尼尔就这么叫姚明的,‘诱-mean’!当他被姚明教训的时候。你喜欢什么体育吗?”

    艾米笑道:“没什么特别喜好,我在学校学过骑马,不赖的。”

    “骑马很酷,但你确定这只有我知道吗?”叶惟问,“艾米-格蕾,做人要诚实。”

    “唔……”艾米想了起来,忽然有什么就想告诉他,“这事真没人知道,我只见过我父亲一次,那时我还是个刚记事的孩子。”

    叶惟顿时转头看向她。艾米失笑:“说这个有些奇怪对吧。”叶惟摇头:“一点都不,这才让我感到荣幸。艾米-格蕾,现在我明白为什么你在《歌剧魅影》里演得那么好了。”

    《歌剧魅影》的女主角“克里斯蒂娜”幼年丧父。

    “你真觉得好?”艾米不由得认真问,想听到他的真实看法。

    关于她在《歌剧魅影》的表现,有着两种截然对立的评价,一种认为很好,因此她获得去年金球奖的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提名,以及土星奖的最佳年轻演员;另一种认为很烂。

    就像这样“克里斯蒂娜是个傻瓜,没有生气,无力的漂亮声音,空洞的眼睛,愚蠢的电影”;或者这样“艾米-罗森的声音很美,但在这部电影里无法找到摆脱困境的办法,失望。”

    除了服装布景方面,影评界对这个版本的《歌剧魅影》没什么好评,只有32%烂番茄新鲜度,但有84%观众喜爱度。

    “真觉得好。”叶惟也认真起了神情,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说到歌剧,你的造诣肯定比我高,我不说歌剧版《歌剧魅影》怎么样,很多批评的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在谈着的是一部电影。

    你能找到近年来哪部电影版《歌剧魅影》是被评论界和歌剧迷说好的?你找不到。

    艾米-格蕾,电影版都承受着很多不公平的期望,拍摄经典总会有这种压力。《歌剧魅影》本就是最伟大的歌剧之一,对它来说,最有表现力、最适合它的地方永远是在舞台。

    而银幕有银幕的表现力,电影有电影的东西,有电影的制作方式。我知道很多歌剧迷说‘我看过几十遍《歌剧魅影》的演出,所有的电影版我都看过,艾米-罗森是其中最差劲的一个克里斯蒂娜’,也许这是事实,但这是没道理的。

    他们在以舞台去看待银幕,有些问题不是你的问题,是因为歌剧和电影永远不可调和的差异。像演出的方式,歌剧是排练了又排练,一个晚上一次搞定;电影是要拍摄好几个月,每个场景每个镜头甚至不是顺着来,各有各的难度。

    可是,歌剧一开演,舞台全是演员的!演员就是主宰。但电影?抱歉,艾米-格蕾,你怎么演,你怎么唱,不只是你自己怎么想,还要看导演怎么想、剪辑怎么想、制片商怎么想……所以他们骂电影我可以理解,骂你,我不能支持。”

    “谢谢……”艾米在墨镜下的双眸流转着别样的神采。

    叶惟继续说道:“也许因为我不是歌剧迷,我能享受到这部电影的故事,还有你的演出,那真的非常美,美得不真实!

    不仅仅是美,你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你有自己的方式,有你的理解,不受限于经典,这真是非常具有勇气。你每演一个镜头,那都是勇气。伟大的歌剧版摆在那里,你还要演出属于自己的东西,太难了,但你做到了。

    而且就电影来说,我觉得你演得更现实,克里斯蒂娜只是个16岁的女孩,她的年轻,天真,甜蜜,还有她的柔弱,她的坚韧,我想说你是完美的!我想说每个《歌剧魅影》粉丝都应该感谢你,因为你给了大家那么好的克里斯蒂娜。

    但我又得感谢《歌剧魅影》,把你的青春美丽绽放得那么彻底,真好。”

    “谢谢,viy,你把我赞得太高了……”艾米一直没说什么话,听着他说,听着心跳加速的怦然声音。

    她喜欢听这些,喜欢他的认真成熟,比他的幽默更喜欢,虽然早已清楚着viy才华横溢,可这样看着听着……真好。

    “个人看法。”叶惟说,“有人是因为《歌剧魅影》而喜欢你或者讨厌你,我是因为你才喜欢《歌剧魅影》。”

    艾米听得心如鹿撞,然而这份赞美真的太重了,让她自己感到无法承受,也认真道:“谢谢你,但真的谬赞了,我确实演得还不够好,唱功也只是一般,这些年音乐上我有点落下了。”

    她说着叹了声,摘下了脸上的墨镜,擦了擦发热的双眸,“整个拍摄期,我都不怎么好受,那时我刚刚16岁,身体还在继续生长,可每个拍摄日都要穿着紧身胸衣14小时。”

    “那时候真的……”她停着话,轻轻地摇头,“我几乎不能呼吸,好几次我几乎昏倒在片场,那影响着我……我不是要找借口,我是好遗憾,一生就只有那一次机会演电影版克里斯蒂娜了……”

    “那我又明白了。”叶惟看看她,微笑道:“我最喜欢你表现出的那份柔弱,在柔弱中却又坚韧,太动人了。这不是上天的安排是什么,如果你不是很难受,也许就没有那种表现。所以不需要遗憾,你演得够好的,留点给后人吧。”

    “也许。”艾米抿嘴笑了笑,把墨镜折起放进手袋,“我认为我至今演得最好的一个角色,还就是《双面天才》的‘克莱尔’。”

    “你不是忘记了吗?”叶惟促狭的问。艾米冲他瞪瞪目,“你一说我又想起来了。”

    “艾曼妞,你真可爱。”

    “惟格,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哈哈哈!更可爱了。”

    ……

    星月闪耀在夜空中,夜色越发地醉人,已经是凌晨时分,黑色奥迪车驶到圣莫尼卡码头西面一处停车场停下。

    先走出的是个黑西装的高大少年,他走到副驾车门边开车门,一位白色束腰长外套搭牛仔裤的卷长发少女走下车,她高挑的身材展着曲线,清美的脸容露着笑颜。

    一路上,两人笑谈了很多话题,大都是关于艺术方面,很少的流行文化,很多的古典领域,也有天马行空的话题。

    “如果不从事艺术,我想当个太空人。”艾米双手插着衣袋,漫步在停车场边的沙滩上,望着远方融在一起的夜空大海。

    “哇喔!”走在旁边的叶惟一声惊叹,“我认识很多女孩,想当太空人的,今天才算认识到一个。”

    “你认识很多女孩?”艾米侧头歪身的笑嗔。

    叶惟坦然的点头,“很多女孩。可是对宇宙、科幻这些感兴趣的真不多,你只是说说的吧?”艾米答道:“不是,我真想当太空人,我想到月亮、火星,更远的地方去。”

    “那也是我经常想的。”叶惟有些兴冲冲,“跟宇宙比,人类太渺小了。你喜欢《2001:太空漫游》吗?”

    “电影,书,我都喜欢。”艾米笑点头。

    “那真的酷!”叶惟惊呼,“《人猿星球》?”

    “电影,书,我都喜欢。”艾米又是笑点头,补充了句:“最新版的不喜欢。”

    “谁会喜欢?”叶惟大感志趣相投,看着她抚挽被海风拂动的秀发,说道:“2001版的结局更忠于原著,但整部电影最大的问题是……太傻了!”他连说了好几声太傻了,“你知道,你就是不能,像那样傻。”

    艾米无声地笑,尽露着贝齿,还以为他要影评一番,不过“太傻了”就够了呀。她回忆着道:“我记得,当时看到决战的时候,他们用太空船的引擎对付人猿军队。我看呆了,什么!?”

    “那还是小问题,你就是不能把《人猿星球》拍成《断头谷》那样。”叶惟怪异地咧嘴,“像个装模作样的警察故事。老兄,我们说着的可是《人猿星球》!”

    他突然噗通地跪倒在沙滩上,满脸震惊的望着前方,话声从轻到高:“‘噢我的天,我回来了……我已经回家了,一直以来都……我们终于真的那样做了。你们这些疯子!你们破坏了一切!该死!!!你们都应该下地狱……!’”

    艾米忍着笑,这是旧版《人猿星球》的结局,最经典的了。

    不管他看不看得到,她演起了“诺娃”,疑惑地望着前方,仿佛那里有座残破的自由女神像。

    “那才是《人猿星球》!”叶惟猛然一下跳了起身,挥了挥拳头,“那真的太有震撼力了!”

    “所以我想当太空人嘛。”艾米笑说,说来奇怪,不但不觉得对方孩子气,却感觉那股激情更加澎湃。

    “试试这个。”叶惟忽然眼神一变,充满着凶恶愤怒,“home!!!!!!”

    凯撒的话。艾米也喊道:“home!!!”叶惟愕然的样子,“真的?就这样?你的高音呢?拜托!”艾米当下深吸一口气,双手握拳举起,运用起歌剧唱腔朝着大海喊道:“home!!!!!!”

    这道喊声既绵长又洪亮,似乎惊得大海都掀起了巨浪。

    “哈哈哈!”叶惟大笑,一把抓住她的左手,往停车场奔回去,“你疯了,这里的治安不是很好,而你这么美,快走!”

    “那就是我的错了?”艾米嗔说,被动地跟着他奔去。

    “当然是了!我可喊不出那样的高音。”

    两人欢笑着奔向那辆奥迪车,很快,车子又开动起来,离开海滩,往北面驶去。

    “我们去哪?”

    “home!”

    ……

    当艾米-罗森走进这座住宅的客厅,心扉依然是凌乱地快跳不已。

    今晚才认识他,今晚第一次约会,却到了他的住处。

    叶惟说了声“随便看看,我去沏茶”就走向屋子里边,她环顾着这陌生的客厅,一切太突然了,一切也太快了,但在那股越发壮大的情动之中,一切又好像自然而然。

    艾米在客厅随意走动,四周的布置很简单,像是新住进来不久,又很像一个工作室,摆有一张大圆桌,上面放满着各种的文件和书籍,她没有去翻看,却看得出都是有关他三个电影项目的东西。

    目光被那边挂在墙上的一面黑板吸引了去,黑板上贴着密密麻麻的数不清楚多的各种纸张,每张都写满着什么。她走去看看,看到一些《灵魂冲浪人》的剧本三幕的线索整理。

    感觉自己被剧透了,艾米看了看就走开,这时发现有几座奖杯就放在沙发边,不由好笑。见到叶惟一手端着一杯茶的走来,她笑道:“你把奖杯放在那里,是为了让每个客人都知道你的荣耀吗?”

    “你的茶。”叶惟递给她一杯茶,看了看那边,“关键是鞭策自己。”

    “鞭策自己不是应该把奖杯都藏起来吗?”艾米不明白,一边抿喝着茶,一边走向放有古典留声机的电视柜。她爱表演,但对音乐总有一种特别的感情,音乐就是她的初恋。

    “我不知道,就想提醒自己拥有了,不想失去就继续努力。”叶惟皱了皱眉,大喝一口茶,跟着走去。

    “这台留声机很棒。”艾米把茶杯放柜上,翻了翻留声机边的那堆黑胶唱片,顿时惊喜地发现:“你喜欢听老歌?”

    她睁圆了双眸,心头的喜悦不住地流露,viy喜欢听老歌。

    “老歌永远是我的最爱。”叶惟点头,伸手也去翻那些黑胶唱片,“我也爱最潮流的音乐,只是那些经历了时间洗礼的老歌,有一种非常独特的魅力,就像你可以接触到过去,还活在现在,照样可以憧憬未来。”

    “是的,是的!”艾米连连地赞同说,心动强烈得似是心悸,急说心中的感受:“关于过去的那部分!老歌的沉淀感是新歌所没有的。音乐在于情感的共鸣,我认为老歌的共鸣比新歌强烈,你听老歌的时候,会感觉过去这么多年,有多少人……”

    “有多少人和你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叶惟忍不住地插话。

    艾米的眸子愈亮,“是啊!经历了多少同样的事情,有过多少同样的感受,当听着一首歌,那种浩瀚的情感沉淀像个宝藏。”

    “艾曼妞,我更喜欢你了。”叶惟伸出拳头。

    “我也是,惟格。”艾米和他碰碰拳,俏皮地做了个被烫伤的甩拳姿态。她又去翻看一套套唱片,突然就一声惊呼,拿起了一张,“rainy-days-and-摸ndays!”她看着叶惟,满心的不可思议,“你也喜欢卡朋特!”

    叶惟也有点怔,“卡朋特是我的最爱。”

    “我爱这首歌,我爱这首歌……”艾米看着手中的黑胶唱片,整个人像沐浴在一阵美妙清爽的小雨中,情不自禁地以自己的节奏方式唱了起来:“自言自语,感到自己老了,有时候真想放弃,做什么都不对劲,

    四处闲逛,除了皱眉无事可做,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叶惟听着微微点头,在看着她的双眼眼神越发灼热。

    “这样唱还好吗?”艾米满怀兴致。

    “我得说,没有凯伦-卡朋特唱的好听。”叶惟笑说。

    艾米顿时叫道:“那是当然!我怎么唱得过她,不过!”她双手把黑胶唱片抱在胸前,笑得一脸甜美:“我计划着做一张音乐专辑,我准备翻唱《雨天和星期一》,这是我最爱的歌。”

    “酷!”叶惟大感兴趣,“你有你的风格,就像你的克里斯蒂娜,我爱听!更多,更多,来吧!”他做了个起唱的指挥手势。

    艾米调整了一下气息,就动情地唱:“四处闲逛,除了皱眉无事可做,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我现在的所有都只会唤来忧郁,没什么真的很糟糕,只是感觉我不属于这里……”

    听着她的歌声,叶惟看着她,这一刻,她就是美得不真实,曼妙的身姿,柔和的脸容,大眼睛闪烁着诗人般的神采。

    什么都不去多想,随着心中燃起的那股火焰,他迫近她。艾米长得很高,有超过170cm,两人只相差半个头不到,就在歌声中,他搂住她的纤腰,吻向她的嘴唇。

    “没必要说出来,我们知道这都关干什么……”艾米的歌声缓缓停下,没有躲避开,在百般美妙的激情萦绕中,被他吻住了。

    两颗青春年轻的心,犹如风暴爆发,因为激情、喜悦、共鸣、互相的爱慕,以及一股道不清说不明的放纵、狂热。

    这是个美妙的夜晚,此时此刻,两人都只想尽情拥抱,激烈亲吻。

    艾米手中的黑胶唱片掉落地上,顾不上了,叶惟拥吻着她,带着她往客厅外去,到了自己的卧室。只剩的一点清醒让艾米察觉到了,她颦起了双眉,有点楚楚柔弱。

    “艾米-格蕾……”

    “什,什么……”

    “不要害怕。”

    “我没有……”

    “艾米-格蕾……”

    “什,什么……”

    “你真美。”

    “谢谢……”

    “艾米-格蕾……”

    “什,什么……”

    “我有点害怕。”

    “我也是……”

    “艾米-格蕾。”

    “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