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空的星光照映下,一辆黑色奥迪行驶在北圣莫尼卡大道上。今天是马丁-路德-金日,交通状况比平时的周一拥堵得多,这时奥迪车渐渐停下,前面排了条车龙,都在等待过一个十字路口。

    “艾米-格蕾,我一直都说,交通是洛杉矶最伟大的特质,它能让每个人都变为甘地。”

    “哈哈,洛杉矶也有很多好方面啊,最好的就是天气,纽约现在下着大雪呢。”

    “天气各有各的好。纽约比洛杉矶更有一种人文气息,la相比就像个乡下地方,只有电影。”

    “不是的,这里也有很多伟大的文化,只是很难去发现。我感觉……这里好像什么都是卢外的,像好莱坞露天音乐厅。这点很特别,不过我更喜欢传统的音乐厅。”

    “所以我才说洛杉矶像个乡巴佬,要不趴在沙滩晒上一天,要不就到你说的这些露天场所玩,知道为什么纽约没有迪士尼乐园了吧。我有时候真讨厌这个乡巴佬,有时候又觉得它挺可爱,是粗鄙了些,但更自由,实诚,悠闲。”

    “每座城市都有可爱和讨厌的方面。”

    叶惟和艾米谈论着洛杉矶和纽约,在这个话题上,彼此的看法差不多,没往深刻的方向去多谈。

    当可以开车走了,叶惟踩下油门,继续往南面前行,“现在我真像个马路菜鸟。”艾米轻笑了声,叶惟看看她,又道:“你知道当《后天》的故事背景地是洛杉矶,会发生什么事吗?”

    “什么?”艾米饶有兴趣。

    “你们全部都得死。去哪找图书馆?”叶惟说。艾米噗通笑了起来,笑道:“有的,有的啊,洛杉矶中央图书馆,我去过。”叶惟点点头:“好吧,你们好不容易到了中央图书馆前,松了口气,心想终于可以烧书取暖了,但是……”

    “但什么?”艾米笑问。

    “进不去,所有门都锁死了,里面没有一个人。”叶惟说。艾米顿时又笑,叶惟微笑道:“然后杰克-吉伦哈尔说‘该死的,跟我来!我知道个地方有开门的图书馆,里面长期有一群书呆子,哈佛-西湖!”

    艾米笑问:“接着呢?”

    “在他考虑是带你们去初中部还是高中部的时候,你们已经全部冻死了。”

    “哈哈!”艾米忍不住地大笑,“那还好不是发生在洛杉矶。”

    叶惟松开方向盘摊起手,“这就是洛杉矶做的。”

    “注意安全。”艾米笑说,享受着这种轻松有趣的约会气氛,viy真的很幽默迷人,像他在博客、专栏、节目等表现的一样。

    想起他的博客,就想起他最近在帮助那些受骗少女,也想起今晚他获奖时紧紧地抱着那个女生……艾米问道:“今晚和你一起出席典礼的女孩?”

    “茉迪-赛明顿。”叶惟一边握回方向盘,一边道:“她来自犹他州一个小地方,刚来洛杉矶第一天就被骗走了四千块,只剩下几百块。茉迪是个纯朴的女孩,非常害羞,几乎说话都说不好那种。”

    他看看默然点头的艾米,知道那天自己对受骗少女们说的“你们和明星演员最大的差距在于受教育水平”,一些女孩对此不以为然,如果她们了解一下像艾米-罗森就应该明白。

    虽然流传最多最广的都是些美国梦故事,底层小人物突然功成名就。大多是旧好莱坞的事了,其实在今天,影视娱乐业早已不是新兴行业,这就意味着资源必然会大量倾斜向高出身的人。

    很多时候,那些人的确更优秀。

    有什么办法,像茉迪从小读的是普通公立学校,艾米-罗森读的是斯彭思,茉迪从未登过舞台,艾米-罗森7岁就亮相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如果艾米比茉迪优秀,同年龄取得的成就更大,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艾米-罗森们出身更高,更聪明,更有见识,更成熟,更多人脉和机会,读名牌私立学校、名牌大学,还继续学东学西。

    茉迪们要和她们斗……好好学习总不会错。

    当然不是所有,不管什么出身和受教育水平,有些明星名人就是俗不可耐,他今晚就见到不少,简直犯恶心。

    “茉迪是个上进的人,看上去像,我希望她真是这样。”叶惟说道。

    “你帮了她们很多。”艾米赞说。

    “还行,我帮忙她们,心里高兴,也算是一种相互的给予。”叶惟看看她,“我知道你在环保、保护动物方面都做了很多。”

    “还行。”艾米像他那么说,心想他对自己的公众信息真的很了解,“那你呢?环保?保护动物?”

    “当然了,我爱保护环境,我爱保护动物。”因为真心,叶惟说得毫不犹豫,“可惜到现在,我还没有多少贡献。我想起有一次,小学的时候,我保护过一群加拿大野鹅。”

    “怎么回事?”艾米语露兴趣。

    这时又要停车了,叶惟侧身看着她,讲道:“有一天,学校树林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几只鹅,野生动物总是这样,突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它们在那里住下了,还下蛋。有些不友善的家伙喜欢去打扰它们,然后我揍了他们一顿,说这是我的鹅。

    它们的日子又变得好过,没多久,就从几只变成有上百只,学校不得不管,让我把那些鹅带走。但我只是说说而已,那些不是我的鹅!可是大家都开始叫我鹅王(goo色-king,傻子王)。”

    艾米笑了声,不知他说真说假,此时真想伸手打他一下。

    “这应该是纽约没有的事,我不知道,但在洛杉矶,几乎遍地都是鹅(傻瓜)。”叶惟耸肩说。

    “不,纽约也有很多鹅(傻瓜)。”艾米笑说,感觉墨镜都挡不住他的锐利眼神,“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叶惟望回前方,又踩油门,“没有多少人知道,毕竟年代久远了。在这个行业里,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我感到荣幸。”艾米看着他的侧面,越看越心动。

    “艾米-格蕾,不告诉我关于你的什么,在行业里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吗?”叶惟说。

    艾米笑望向前面的夜路,车流在前行,街景在倒退,心头在快活地跃动,“我是素食主义者。”

    “众所周知了。”叶惟说,“这也是我佩服你的地方之一,我总抵抗不了美食的诱惑。”

    “别这么说,这让我羞愧,我在考虑不再素食了……”艾米不好意思的把耳边垂发塞回耳后。叶惟噢了声:“不是很酷,但ok,艾米-格蕾,欢迎回来。”她笑白了他一眼,却随即想戴着墨镜呢,对方看不见,“不是回来,人类最早是食草动物。”

    “真的?”叶惟惊讶的看看她。艾米点头道:“有科学理论,我们的牙齿是食草动物的牙齿类型,食肉动物不是这样的。”

    叶惟哦的一声,微笑道:“谢谢,我家老头都没有告诉过我这点,他就只会说‘如果人类像鲨鱼那样,我早就发达了”,他是个牙医。”

    “哈哈哈!”艾米不禁大笑出声,这话好笑,自己在一位牙医孩子面前谈牙齿也好笑。

    “然后我就像,‘如果人类像鲨鱼那样,我早就是医生的儿子了。’”叶惟又说。这下笑得更欢、更停不下来的艾米伸手去打了他肩膀一下:“诱-are-so-mean!”叶惟歪歪头:“鲨鱼-奥尼尔就这么叫姚明的,‘诱-mean’!当他被姚明教训的时候。你喜欢什么体育吗?”

    艾米笑道:“没什么特别喜好,我在学校学过骑马,不赖的。”

    “骑马很酷,但你确定这只有我知道吗?”叶惟问,“艾米-格蕾,做人要诚实。”

    “唔……”艾米想了起来,忽然有什么就想告诉他,“这事真没人知道,我只见过我父亲一次,那时我还是个刚记事的孩子。”

    叶惟顿时转头看向她。艾米失笑:“说这个有些奇怪对吧。”叶惟摇头:“一点都不,这才让我感到荣幸。艾米-格蕾,现在我明白为什么你在《歌剧魅影》里演得那么好了。”

    《歌剧魅影》的女主角“克里斯蒂娜”幼年丧父。

    “你真觉得好?”艾米不由得认真问,想听到他的真实看法。

    关于她在《歌剧魅影》的表现,有着两种截然对立的评价,一种认为很好,因此她获得去年金球奖的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提名,以及土星奖的最佳年轻演员;另一种认为很烂。

    就像这样“克里斯蒂娜是个傻瓜,没有生气,无力的漂亮声音,空洞的眼睛,愚蠢的电影”;或者这样“艾米-罗森的声音很美,但在这部电影里无法找到摆脱困境的办法,失望。”

    除了服装布景方面,影评界对这个版本的《歌剧魅影》没什么好评,只有32%烂番茄新鲜度,但有84%观众喜爱度。

    “真觉得好。”叶惟也认真起了神情,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说到歌剧,你的造诣肯定比我高,我不说歌剧版《歌剧魅影》怎么样,很多批评的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在谈着的是一部电影。

    你能找到近年来哪部电影版《歌剧魅影》是被评论界和歌剧迷说好的?你找不到。

    艾米-格蕾,电影版都承受着很多不公平的期望,拍摄经典总会有这种压力。《歌剧魅影》本就是最伟大的歌剧之一,对它来说,最有表现力、最适合它的地方永远是在舞台。

    而银幕有银幕的表现力,电影有电影的东西,有电影的制作方式。我知道很多歌剧迷说‘我看过几十遍《歌剧魅影》的演出,所有的电影版我都看过,艾米-罗森是其中最差劲的一个克里斯蒂娜’,也许这是事实,但这是没道理的。

    他们在以舞台去看待银幕,有些问题不是你的问题,是因为歌剧和电影永远不可调和的差异。像演出的方式,歌剧是排练了又排练,一个晚上一次搞定;电影是要拍摄好几个月,每个场景每个镜头甚至不是顺着来,各有各的难度。

    可是,歌剧一开演,舞台全是演员的!演员就是主宰。但电影?抱歉,艾米-格蕾,你怎么演,你怎么唱,不只是你自己怎么想,还要看导演怎么想、剪辑怎么想、制片商怎么想……所以他们骂电影我可以理解,骂你,我不能支持。”

    “谢谢……”艾米在墨镜下的双眸流转着别样的神采。

    叶惟继续说道:“也许因为我不是歌剧迷,我能享受到这部电影的故事,还有你的演出,那真的非常美,美得不真实!

    不仅仅是美,你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你有自己的方式,有你的理解,不受限于经典,这真是非常具有勇气。你每演一个镜头,那都是勇气。伟大的歌剧版摆在那里,你还要演出属于自己的东西,太难了,但你做到了。

    而且就电影来说,我觉得你演得更现实,克里斯蒂娜只是个16岁的女孩,她的年轻,天真,甜蜜,还有她的柔弱,她的坚韧,我想说你是完美的!我想说每个《歌剧魅影》粉丝都应该感谢你,因为你给了大家那么好的克里斯蒂娜。

    但我又得感谢《歌剧魅影》,把你的青春美丽绽放得那么彻底,真好。”

    “谢谢,viy,你把我赞得太高了……”艾米一直没说什么话,听着他说,听着心跳加速的怦然声音。

    她喜欢听这些,喜欢他的认真成熟,比他的幽默更喜欢,虽然早已清楚着viy才华横溢,可这样看着听着……真好。

    “个人看法。”叶惟说,“有人是因为《歌剧魅影》而喜欢你或者讨厌你,我是因为你才喜欢《歌剧魅影》。”

    艾米听得心如鹿撞,然而这份赞美真的太重了,让她自己感到无法承受,也认真道:“谢谢你,但真的谬赞了,我确实演得还不够好,唱功也只是一般,这些年音乐上我有点落下了。”

    她说着叹了声,摘下了脸上的墨镜,擦了擦发热的双眸,“整个拍摄期,我都不怎么好受,那时我刚刚16岁,身体还在继续生长,可每个拍摄日都要穿着紧身胸衣14小时。”

    “那时候真的……”她停着话,轻轻地摇头,“我几乎不能呼吸,好几次我几乎昏倒在片场,那影响着我……我不是要找借口,我是好遗憾,一生就只有那一次机会演电影版克里斯蒂娜了……”

    “那我又明白了。”叶惟看看她,微笑道:“我最喜欢你表现出的那份柔弱,在柔弱中却又坚韧,太动人了。这不是上天的安排是什么,如果你不是很难受,也许就没有那种表现。所以不需要遗憾,你演得够好的,留点给后人吧。”

    “也许。”艾米抿嘴笑了笑,把墨镜折起放进手袋,“我认为我至今演得最好的一个角色,还就是《双面天才》的‘克莱尔’。”

    “你不是忘记了吗?”叶惟促狭的问。艾米冲他瞪瞪目,“你一说我又想起来了。”

    “艾曼妞,你真可爱。”

    “惟格,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哈哈哈!更可爱了。”

    ……

    星月闪耀在夜空中,夜色越发地醉人,已经是凌晨时分,黑色奥迪车驶到圣莫尼卡码头西面一处停车场停下。

    先走出的是个黑西装的高大少年,他走到副驾车门边开车门,一位白色束腰长外套搭牛仔裤的卷长发少女走下车,她高挑的身材展着曲线,清美的脸容露着笑颜。

    一路上,两人笑谈了很多话题,大都是关于艺术方面,很少的流行文化,很多的古典领域,也有天马行空的话题。

    “如果不从事艺术,我想当个太空人。”艾米双手插着衣袋,漫步在停车场边的沙滩上,望着远方融在一起的夜空大海。

    “哇喔!”走在旁边的叶惟一声惊叹,“我认识很多女孩,想当太空人的,今天才算认识到一个。”

    “你认识很多女孩?”艾米侧头歪身的笑嗔。

    叶惟坦然的点头,“很多女孩。可是对宇宙、科幻这些感兴趣的真不多,你只是说说的吧?”艾米答道:“不是,我真想当太空人,我想到月亮、火星,更远的地方去。”

    “那也是我经常想的。”叶惟有些兴冲冲,“跟宇宙比,人类太渺小了。你喜欢《2001:太空漫游》吗?”

    “电影,书,我都喜欢。”艾米笑点头。

    “那真的酷!”叶惟惊呼,“《人猿星球》?”

    “电影,书,我都喜欢。”艾米又是笑点头,补充了句:“最新版的不喜欢。”

    “谁会喜欢?”叶惟大感志趣相投,看着她抚挽被海风拂动的秀发,说道:“2001版的结局更忠于原著,但整部电影最大的问题是……太傻了!”他连说了好几声太傻了,“你知道,你就是不能,像那样傻。”

    艾米无声地笑,尽露着贝齿,还以为他要影评一番,不过“太傻了”就够了呀。她回忆着道:“我记得,当时看到决战的时候,他们用太空船的引擎对付人猿军队。我看呆了,什么!?”

    “那还是小问题,你就是不能把《人猿星球》拍成《断头谷》那样。”叶惟怪异地咧嘴,“像个装模作样的警察故事。老兄,我们说着的可是《人猿星球》!”

    他突然噗通地跪倒在沙滩上,满脸震惊的望着前方,话声从轻到高:“‘噢我的天,我回来了……我已经回家了,一直以来都……我们终于真的那样做了。你们这些疯子!你们破坏了一切!该死!!!你们都应该下地狱……!’”

    艾米忍着笑,这是旧版《人猿星球》的结局,最经典的了。

    不管他看不看得到,她演起了“诺娃”,疑惑地望着前方,仿佛那里有座残破的自由女神像。

    “那才是《人猿星球》!”叶惟猛然一下跳了起身,挥了挥拳头,“那真的太有震撼力了!”

    “所以我想当太空人嘛。”艾米笑说,说来奇怪,不但不觉得对方孩子气,却感觉那股激情更加澎湃。

    “试试这个。”叶惟忽然眼神一变,充满着凶恶愤怒,“home!!!!!!”

    凯撒的话。艾米也喊道:“home!!!”叶惟愕然的样子,“真的?就这样?你的高音呢?拜托!”艾米当下深吸一口气,双手握拳举起,运用起歌剧唱腔朝着大海喊道:“home!!!!!!”

    这道喊声既绵长又洪亮,似乎惊得大海都掀起了巨浪。

    “哈哈哈!”叶惟大笑,一把抓住她的左手,往停车场奔回去,“你疯了,这里的治安不是很好,而你这么美,快走!”

    “那就是我的错了?”艾米嗔说,被动地跟着他奔去。

    “当然是了!我可喊不出那样的高音。”

    两人欢笑着奔向那辆奥迪车,很快,车子又开动起来,离开海滩,往北面驶去。

    “我们去哪?”

    “home!”

    ……

    当艾米-罗森走进这座住宅的客厅,心扉依然是凌乱地快跳不已。

    今晚才认识他,今晚第一次约会,却到了他的住处。

    叶惟说了声“随便看看,我去沏茶”就走向屋子里边,她环顾着这陌生的客厅,一切太突然了,一切也太快了,但在那股越发壮大的情动之中,一切又好像自然而然。

    艾米在客厅随意走动,四周的布置很简单,像是新住进来不久,又很像一个工作室,摆有一张大圆桌,上面放满着各种的文件和书籍,她没有去翻看,却看得出都是有关他三个电影项目的东西。

    目光被那边挂在墙上的一面黑板吸引了去,黑板上贴着密密麻麻的数不清楚多的各种纸张,每张都写满着什么。她走去看看,看到一些《灵魂冲浪人》的剧本三幕的线索整理。

    感觉自己被剧透了,艾米看了看就走开,这时发现有几座奖杯就放在沙发边,不由好笑。见到叶惟一手端着一杯茶的走来,她笑道:“你把奖杯放在那里,是为了让每个客人都知道你的荣耀吗?”

    “你的茶。”叶惟递给她一杯茶,看了看那边,“关键是鞭策自己。”

    “鞭策自己不是应该把奖杯都藏起来吗?”艾米不明白,一边抿喝着茶,一边走向放有古典留声机的电视柜。她爱表演,但对音乐总有一种特别的感情,音乐就是她的初恋。

    “我不知道,就想提醒自己拥有了,不想失去就继续努力。”叶惟皱了皱眉,大喝一口茶,跟着走去。

    “这台留声机很棒。”艾米把茶杯放柜上,翻了翻留声机边的那堆黑胶唱片,顿时惊喜地发现:“你喜欢听老歌?”

    她睁圆了双眸,心头的喜悦不住地流露,viy喜欢听老歌。

    “老歌永远是我的最爱。”叶惟点头,伸手也去翻那些黑胶唱片,“我也爱最潮流的音乐,只是那些经历了时间洗礼的老歌,有一种非常独特的魅力,就像你可以接触到过去,还活在现在,照样可以憧憬未来。”

    “是的,是的!”艾米连连地赞同说,心动强烈得似是心悸,急说心中的感受:“关于过去的那部分!老歌的沉淀感是新歌所没有的。音乐在于情感的共鸣,我认为老歌的共鸣比新歌强烈,你听老歌的时候,会感觉过去这么多年,有多少人……”

    “有多少人和你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叶惟忍不住地插话。

    艾米的眸子愈亮,“是啊!经历了多少同样的事情,有过多少同样的感受,当听着一首歌,那种浩瀚的情感沉淀像个宝藏。”

    “艾曼妞,我更喜欢你了。”叶惟伸出拳头。

    “我也是,惟格。”艾米和他碰碰拳,俏皮地做了个被烫伤的甩拳姿态。她又去翻看一套套唱片,突然就一声惊呼,拿起了一张,“rainy-days-and-摸ndays!”她看着叶惟,满心的不可思议,“你也喜欢卡朋特!”

    叶惟也有点怔,“卡朋特是我的最爱。”

    “我爱这首歌,我爱这首歌……”艾米看着手中的黑胶唱片,整个人像沐浴在一阵美妙清爽的小雨中,情不自禁地以自己的节奏方式唱了起来:“自言自语,感到自己老了,有时候真想放弃,做什么都不对劲,

    四处闲逛,除了皱眉无事可做,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叶惟听着微微点头,在看着她的双眼眼神越发灼热。

    “这样唱还好吗?”艾米满怀兴致。

    “我得说,没有凯伦-卡朋特唱的好听。”叶惟笑说。

    艾米顿时叫道:“那是当然!我怎么唱得过她,不过!”她双手把黑胶唱片抱在胸前,笑得一脸甜美:“我计划着做一张音乐专辑,我准备翻唱《雨天和星期一》,这是我最爱的歌。”

    “酷!”叶惟大感兴趣,“你有你的风格,就像你的克里斯蒂娜,我爱听!更多,更多,来吧!”他做了个起唱的指挥手势。

    艾米调整了一下气息,就动情地唱:“四处闲逛,除了皱眉无事可做,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我现在的所有都只会唤来忧郁,没什么真的很糟糕,只是感觉我不属于这里……”

    听着她的歌声,叶惟看着她,这一刻,她就是美得不真实,曼妙的身姿,柔和的脸容,大眼睛闪烁着诗人般的神采。

    什么都不去多想,随着心中燃起的那股火焰,他迫近她。艾米长得很高,有超过170cm,两人只相差半个头不到,就在歌声中,他搂住她的纤腰,吻向她的嘴唇。

    “没必要说出来,我们知道这都关干什么……”艾米的歌声缓缓停下,没有躲避开,在百般美妙的激情萦绕中,被他吻住了。

    两颗青春年轻的心,犹如风暴爆发,因为激情、喜悦、共鸣、互相的爱慕,以及一股道不清说不明的放纵、狂热。

    这是个美妙的夜晚,此时此刻,两人都只想尽情拥抱,激烈亲吻。

    艾米手中的黑胶唱片掉落地上,顾不上了,叶惟拥吻着她,带着她往客厅外去,到了自己的卧室。只剩的一点清醒让艾米察觉到了,她颦起了双眉,有点楚楚柔弱。

    “艾米-格蕾……”

    “什,什么……”

    “不要害怕。”

    “我没有……”

    “艾米-格蕾……”

    “什,什么……”

    “你真美。”

    “谢谢……”

    “艾米-格蕾……”

    “什,什么……”

    “我有点害怕。”

    “我也是……”

    “艾米-格蕾。”

    “唔……”

第390章 这很疯狂    “viy呢?”

    夜幕下,希尔顿酒店h波庆功派对现场,仍是一片热闹,达科塔-约翰逊与母亲梅兰妮-格里菲斯一同亮相后,就自个走动起来寻找那一道高大的黑发身影。

    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她不由心急,难道viy已经走了?可派对才开始没多久。

    又找了会真找不到,达科塔就询问一位路过的端着酒水的女侍应:“女士,你有看到viy吗?叶惟?他来了吗?”

    “叶先生大概在五分钟之前走了。”女侍应微笑的回答。

    “是吗。”达科塔顿时冷下脸,五分钟?viy一到场颁奖礼就要开始,典礼结束后在后台又被媒体们团团围住,都没有机会交谈,现在又……结果连电话号码都没有交换,真是失败的认识。

    她看着周围,坏心情让脸色越冷,他在哪里呢?

    ※※

    1986年9月12日,艾曼纽-格蕾-罗森(emmanuelle-grey-rossum)出生在纽约曼哈顿,谢丽尔-罗森的独生女,一个生长于俄罗斯犹太人移民家庭的公司摄影师。她的父亲是英国和荷兰血统的新教徒,一位银行家。

    她的父母在她还是腹中胎儿的时候分居,当她出生,父母已经离异,谢丽尔-罗森独自把女儿抚养大。

    艾米-罗森父亲那边是纽约名门,有“婚纱女王”之称的著名华裔设计师王薇薇与结婚至今17年的企业家丈夫亚瑟-贝克尔的两个女儿塞西莉亚、约瑟芬,与罗森是堂姐妹。

    虽然如此,艾米-罗森从小和父亲那边没什么来往,就像是名门弃女,但赡养费使其衣食无忧,自幼接受精英教育。

    7岁加入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儿童合唱团,其后5年间屡屡登台,包括与像鲁契亚诺-帕瓦罗蒂、普拉西多-多明戈等歌剧大师同台表演,她使用六种语言表演了超过20出歌剧。

    在她11岁时,她长得太高了已经不适合再演儿童,就开始发展影视演艺事业,在纽约的“新演员工作室”学习了好几年的表演课程,同时雇请了经纪人开始安排试镜,同年客串《法律与秩序》、接着出演《双面天才》等多部电视电影,《奥黛丽赫本的故事》让她名气大升,《神秘河》、《歌剧魅影》、《后天》让她成为当红年轻明星。

    说艾米-罗森是个天才并不过分,她从小就读于有超过百年校史的纽约精英私立女子学校“斯彭思学校”(spence-school,幼儿园-12年级,年学费超4万美元),像格温妮斯-帕特洛、凯丽-华盛顿等明星女演员也是斯彭思校友。

    但因为忙于工作,她中途辍学了,在15岁的时候,她再通过斯坦福大学的“天才青少年教育计划(epgy)获得高中文凭,目前就读于常春藤八大之一的哥伦比亚大学。

    2006年1月16日,艾米-罗森受邀出席金球奖颁奖典礼,登台介绍了hfpa主席菲利普-伯克出场发言。

    ……

    艾米-罗森离开h波庆功派对后,行程就变得匆忙,先去了韦恩斯坦、华纳两场派对亮相,都停留了一阵才走。

    离开华纳派对,再到酒店客房里换了一套平常衣服,和妈妈通了电话,在造型团队的协助下给头发卸妆,往脸容补了个淡妆,穿着运动鞋,戴上了墨镜,就去赶赴这个突如其来的约会。

    期间时间越过去,她心里越有点急,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没有新增联系人viy的来信。

    这时越接近酒店的停车楼,那股带着期待、忐忑的激情越发澎湃,像在进行一场历险。

    她知道叶惟最早是因为《婚期将至》,04年六月的时候,当时《后天》上映,她特别关注影市,对《婚期将至》的印象也特别深,首次演电影的叶惟演得真好,还是导演、编剧、制片,影片最后还创造了奇迹。

    那时叶惟就16岁,虽然她16岁时演《歌剧魅影》了,算有些成就,却也觉得这人真厉害。然后近两年过去,到了现在,viy已经是个……应该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来到停车楼的第一层,艾米-罗森举目四望,到处停满了一辆辆的豪车、礼宾车、房车等,有宾客在离去,很多的助理、保安人员,这里不允许记者摄影。

    她是坐礼车来的,还不知道叶惟在哪里,当下按着手机给他发去一条短信:“嗨,我到停车场了,你在哪里?”

    两人年龄相差19个月,但看上去差不多大,叶惟成熟,她年轻。

    这是一种奇怪却让她忍不住想了解的感觉,明明自己年纪更大,在对方面前却感觉自己是个小女孩。

    艾米-罗森7岁就开始接触着成年人的世界,到现在19岁,普通男生对她根本毫无吸引力,就算是行业里的人,同龄男生几乎全都给她幼稚的感觉,更别说低龄人,约会过的就没一个能让她有兴趣正式交往,她喜欢比自己年长的成熟男生。

    但不是叶惟。

    在艾米的心中,名声、财富、外貌,这些什么都是其次,穷、丑、矮、不被大众认知和理解,没所谓,最重要是才华,音乐才子、歌剧才子、影视才子……她的白马王子,一定要是个艺术创作方面的才子。

    就她演的电影来说,《歌剧魅影》是艺术,《后天》不是,《神秘河》是艺术,《海神号》不是。

    叶惟完美的符合她的标准,除了年龄,什么方面都过线太多了,还有一种不同族裔的别样情调和刺激。

    今天之前,艾米没约会过亚裔,可也没有亚裔追求过她,她对亚裔没有偏见,尤其对华裔很有好感,她崇拜着王薇薇。

    所以当viy发出约会邀请,一切很突然,她却几乎不用思索就答应。

    如果只能用一个词定义叶惟,艾米会用“unique”,他的化名,独一无二。人们被教育说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在她看来这是谎言,只有一些人是独特的,其他人是平庸的。

    而叶惟是独特的,在所有独特的人里面也是独特的。

    他真的非常非常不同,不管是什么方面,与她认识的所有男生相比都不同,像今晚那样直接、自然、自信、强势地邀约她,好像知道她一定会应邀,这真是第一次遇见。

    那种强势不是粗鲁无礼,也不是碰碰运气、不答应就算,就是……“你是我的了。”

    就这样,那一刹那,艾米对这个还年轻自己19个月的天才心动了,不是两年,是19个月。

    他在哪里?艾米一边走动,一边留意着周围,突然手机一振,她心头一跳,来回复短信了:“不在了。”什么?她扶了扶脸上的墨镜,没有看错,“not-there”……

    心头顿时沉了下去,他也不算等了很久吧,而且这是他的邀请,他说等的……

    “这里。”突然这时候,一辆缓缓驶过的黑色奥迪停住,响起一声呼唤。透过降下的车窗,艾米看向车内驾驶座,开车的正是叶惟,他还穿着那身西装,也戴着个墨镜,脸庞上挂着微笑,“艾米-格蕾,上车。”

    艾米露齿的笑了,大方地走到副驾车门边拉开车门,弯身坐进去,关门、手袋放到旁边、系安全带。

    “这不是我的车,从酒店租来的,但我已经检查过了,干净。”叶惟说着,继续开动车子驶向停车楼出口,很快就到了外面的北圣莫尼卡大道,在夜幕中往南边驶去。

    “生气了?(mad?)”叶惟看看她问道,摘下墨镜扔到一边。

    “没有。”艾米说,那种感觉又来了,像自己才是年纪小的那个,被他完全掌握着主动。

    “但我为你着迷。(but-i’m-mad-a波ut-诱。)”叶惟扬着嘴角,“艾米-格蕾,这很疯狂,对吗?”

    “是啊,这事都折磨我一晚上了。”艾米不由地笑,没有摘掉墨镜,好让自己多几分从容,望着挡风玻璃外的前方夜景,“我们这是去哪?”

    “圣莫尼卡,一个有大海的地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