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viy呢?”

    夜幕下,希尔顿酒店h波庆功派对现场,仍是一片热闹,达科塔-约翰逊与母亲梅兰妮-格里菲斯一同亮相后,就自个走动起来寻找那一道高大的黑发身影。

    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她不由心急,难道viy已经走了?可派对才开始没多久。

    又找了会真找不到,达科塔就询问一位路过的端着酒水的女侍应:“女士,你有看到viy吗?叶惟?他来了吗?”

    “叶先生大概在五分钟之前走了。”女侍应微笑的回答。

    “是吗。”达科塔顿时冷下脸,五分钟?viy一到场颁奖礼就要开始,典礼结束后在后台又被媒体们团团围住,都没有机会交谈,现在又……结果连电话号码都没有交换,真是失败的认识。

    她看着周围,坏心情让脸色越冷,他在哪里呢?

    ※※

    1986年9月12日,艾曼纽-格蕾-罗森(emmanuelle-grey-rossum)出生在纽约曼哈顿,谢丽尔-罗森的独生女,一个生长于俄罗斯犹太人移民家庭的公司摄影师。她的父亲是英国和荷兰血统的新教徒,一位银行家。

    她的父母在她还是腹中胎儿的时候分居,当她出生,父母已经离异,谢丽尔-罗森独自把女儿抚养大。

    艾米-罗森父亲那边是纽约名门,有“婚纱女王”之称的著名华裔设计师王薇薇与结婚至今17年的企业家丈夫亚瑟-贝克尔的两个女儿塞西莉亚、约瑟芬,与罗森是堂姐妹。

    虽然如此,艾米-罗森从小和父亲那边没什么来往,就像是名门弃女,但赡养费使其衣食无忧,自幼接受精英教育。

    7岁加入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儿童合唱团,其后5年间屡屡登台,包括与像鲁契亚诺-帕瓦罗蒂、普拉西多-多明戈等歌剧大师同台表演,她使用六种语言表演了超过20出歌剧。

    在她11岁时,她长得太高了已经不适合再演儿童,就开始发展影视演艺事业,在纽约的“新演员工作室”学习了好几年的表演课程,同时雇请了经纪人开始安排试镜,同年客串《法律与秩序》、接着出演《双面天才》等多部电视电影,《奥黛丽赫本的故事》让她名气大升,《神秘河》、《歌剧魅影》、《后天》让她成为当红年轻明星。

    说艾米-罗森是个天才并不过分,她从小就读于有超过百年校史的纽约精英私立女子学校“斯彭思学校”(spence-school,幼儿园-12年级,年学费超4万美元),像格温妮斯-帕特洛、凯丽-华盛顿等明星女演员也是斯彭思校友。

    但因为忙于工作,她中途辍学了,在15岁的时候,她再通过斯坦福大学的“天才青少年教育计划(epgy)获得高中文凭,目前就读于常春藤八大之一的哥伦比亚大学。

    2006年1月16日,艾米-罗森受邀出席金球奖颁奖典礼,登台介绍了hfpa主席菲利普-伯克出场发言。

    ……

    艾米-罗森离开h波庆功派对后,行程就变得匆忙,先去了韦恩斯坦、华纳两场派对亮相,都停留了一阵才走。

    离开华纳派对,再到酒店客房里换了一套平常衣服,和妈妈通了电话,在造型团队的协助下给头发卸妆,往脸容补了个淡妆,穿着运动鞋,戴上了墨镜,就去赶赴这个突如其来的约会。

    期间时间越过去,她心里越有点急,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没有新增联系人viy的来信。

    这时越接近酒店的停车楼,那股带着期待、忐忑的激情越发澎湃,像在进行一场历险。

    她知道叶惟最早是因为《婚期将至》,04年六月的时候,当时《后天》上映,她特别关注影市,对《婚期将至》的印象也特别深,首次演电影的叶惟演得真好,还是导演、编剧、制片,影片最后还创造了奇迹。

    那时叶惟就16岁,虽然她16岁时演《歌剧魅影》了,算有些成就,却也觉得这人真厉害。然后近两年过去,到了现在,viy已经是个……应该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来到停车楼的第一层,艾米-罗森举目四望,到处停满了一辆辆的豪车、礼宾车、房车等,有宾客在离去,很多的助理、保安人员,这里不允许记者摄影。

    她是坐礼车来的,还不知道叶惟在哪里,当下按着手机给他发去一条短信:“嗨,我到停车场了,你在哪里?”

    两人年龄相差19个月,但看上去差不多大,叶惟成熟,她年轻。

    这是一种奇怪却让她忍不住想了解的感觉,明明自己年纪更大,在对方面前却感觉自己是个小女孩。

    艾米-罗森7岁就开始接触着成年人的世界,到现在19岁,普通男生对她根本毫无吸引力,就算是行业里的人,同龄男生几乎全都给她幼稚的感觉,更别说低龄人,约会过的就没一个能让她有兴趣正式交往,她喜欢比自己年长的成熟男生。

    但不是叶惟。

    在艾米的心中,名声、财富、外貌,这些什么都是其次,穷、丑、矮、不被大众认知和理解,没所谓,最重要是才华,音乐才子、歌剧才子、影视才子……她的白马王子,一定要是个艺术创作方面的才子。

    就她演的电影来说,《歌剧魅影》是艺术,《后天》不是,《神秘河》是艺术,《海神号》不是。

    叶惟完美的符合她的标准,除了年龄,什么方面都过线太多了,还有一种不同族裔的别样情调和刺激。

    今天之前,艾米没约会过亚裔,可也没有亚裔追求过她,她对亚裔没有偏见,尤其对华裔很有好感,她崇拜着王薇薇。

    所以当viy发出约会邀请,一切很突然,她却几乎不用思索就答应。

    如果只能用一个词定义叶惟,艾米会用“unique”,他的化名,独一无二。人们被教育说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在她看来这是谎言,只有一些人是独特的,其他人是平庸的。

    而叶惟是独特的,在所有独特的人里面也是独特的。

    他真的非常非常不同,不管是什么方面,与她认识的所有男生相比都不同,像今晚那样直接、自然、自信、强势地邀约她,好像知道她一定会应邀,这真是第一次遇见。

    那种强势不是粗鲁无礼,也不是碰碰运气、不答应就算,就是……“你是我的了。”

    就这样,那一刹那,艾米对这个还年轻自己19个月的天才心动了,不是两年,是19个月。

    他在哪里?艾米一边走动,一边留意着周围,突然手机一振,她心头一跳,来回复短信了:“不在了。”什么?她扶了扶脸上的墨镜,没有看错,“not-there”……

    心头顿时沉了下去,他也不算等了很久吧,而且这是他的邀请,他说等的……

    “这里。”突然这时候,一辆缓缓驶过的黑色奥迪停住,响起一声呼唤。透过降下的车窗,艾米看向车内驾驶座,开车的正是叶惟,他还穿着那身西装,也戴着个墨镜,脸庞上挂着微笑,“艾米-格蕾,上车。”

    艾米露齿的笑了,大方地走到副驾车门边拉开车门,弯身坐进去,关门、手袋放到旁边、系安全带。

    “这不是我的车,从酒店租来的,但我已经检查过了,干净。”叶惟说着,继续开动车子驶向停车楼出口,很快就到了外面的北圣莫尼卡大道,在夜幕中往南边驶去。

    “生气了?(mad?)”叶惟看看她问道,摘下墨镜扔到一边。

    “没有。”艾米说,那种感觉又来了,像自己才是年纪小的那个,被他完全掌握着主动。

    “但我为你着迷。(but-i’m-mad-a波ut-诱。)”叶惟扬着嘴角,“艾米-格蕾,这很疯狂,对吗?”

    “是啊,这事都折磨我一晚上了。”艾米不由地笑,没有摘掉墨镜,好让自己多几分从容,望着挡风玻璃外的前方夜景,“我们这是去哪?”

    “圣莫尼卡,一个有大海的地方。”

第389章 像一座奥斯卡奖杯    “金球奖之夜,《断背山》的胜利”美联社

    第63届金球奖颁奖典礼落下帷幕,华人导演李安成为最大赢家。他的《断背山》一举获得包括剧情类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三项大奖。本届金球奖可谓是以同性恋和变性人为主体的电影的胜利。……

    “金球奖推动《断背山》等片的奥斯卡征程”法新社

    同性恋题材的影片《断背山》和问题家庭公路片《阳光小美女》在金球奖上大出风头,这将极大地推动两部影片向奥斯卡迈进的步伐。两位华人导演均为赢家,李安导演已在奥斯卡的竞争中处于领跑地位,有天才之称的叶惟导演有望破纪录获提名。……

    “独立影片在金球奖上大放异彩”路透社

    政治及敏感题材影片都在本届金球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它们多为独立制片,赢得影评家的一致好评。同获7项提名的《断背山》和《阳光小美女》都轻易拿下3项大奖,与竞争对手相比,它们捧走金球只是众望所归。……

    全球媒体们在纷纷报道,nbc等转播电视台打包播放获奖者的感言集锦,今晚有不少动人的感言:

    凭《白宫女总统》获剧情类剧集最佳女主角的吉娜-戴维斯说有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跟她说“因为你,我也想成为美国总统”让全场鼓掌;以《蓝调人生》获迷你剧/电视电影最佳女主角的黑人女演员埃帕莎-默克森落泪的说“我今年43岁了,这是我第一次演电影女主角”让全场起立致敬……

    “电影的力量在于改变我们的观念。”李安的哽咽让人动容。《断背山》自上映以来就饱受争议,喜剧明星拉里-戴维在《纽约时报》撰文称“这部电影不能看”,美国基督徒电影及电视委员会主席泰德-巴赫尔则评论说“《断背山》是在政治上宣扬反家庭和反美国传道的正确性,目的是将手指刺入每周去教堂做礼拜的1。28亿基督教徒的双眼。”

    而媒体们一致评选出的本届最佳获奖感言当属于叶惟,幽默,谦逊,自信,巧妙的以栽花来比喻一部电影的制作,流露真情、才情的同时,又照顾到了方方面面。

    ……

    每年颁奖礼结束后,随之而来的是各场庆功派对,像今年韦恩斯坦、h波、华纳兄弟都有冠名办派对,就在希尔顿酒店举行。

    这是另一个红毯斗场,出席的记者不比嘉宾少。不是每位嘉宾都去,一般只有获奖者才有心情和颜面庆功,但很多未能出席晚宴的名人明星就热衷派对,尤其是那些活跃在时尚最前线的人,像希尔顿姐妹、奥尔森姐妹、米莎-巴顿等人。

    有人场场都去,有人只去一场,有人给个面子亮个相就走,也有人四处交际,毕竟嘉宾们大都是行业顶层人物。

    典礼落幕后,茉迪跟在叶惟的身边,到后台摄影板前拍照、接受媒体采访、接受电视采访、参与慈善活动……接着叶惟要出席h波庆功派对,她不想去,想先走,这回viy同意了,让礼宾车载她回去圣莫尼卡的公寓。

    当茉迪在吉娅等两名助理的护送下回到公寓单间门外,已经快是晚上10点。

    先通了电话出来接应的斯黛拉、萨菲缠着吉娅两人感谢了一番,吉娅还认得她们,说“哈哈,命中注定”。送走两人后,三人合力把那个viy赠送的嘉宾大礼包箱子搬进客厅。

    刚关上门,就响起两声尖叫:“你傻了吗!?”、“你怎么回来了!?”

    已是一身便装的茉迪被她们吼得愣住,“典礼结束了……”

    “你怎么没去庆功派对?你知道在那里能认识到多少大人物吗?”斯黛拉气得简直要倒地不起,“那些人是平时都不会凑到一起的啊!”萨菲也很无语:“去要些签名都好。”斯黛拉大叹:“viy怎么也同意你不去。”

    “viy说我是受骗少女们的代表,是去宣传的,不是去享乐的,不宜出席派对。”茉迪解释起叶惟的原话。

    既然叶惟这么说,斯黛拉就闷着没有反驳,虽然如果是她,说什么都要赖着跟去。

    这时候,她才注意起刚刚搬进来的大纸箱,茉迪手上还提着一袋礼品,都写有“golden-globe-awards”的标识,她顿时惊呼:“这是大礼包!?”萨菲也惊愕地望向那箱子。

    “这是嘉宾伴侣的礼包。”茉迪提了提袋子,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说:“那是嘉宾大礼包,viy送给我了……”她拒绝了几回,但他说“都是些生活用品,不值什么钱,你收着就是了。”她也就收下了。

    “噢天!!!”斯黛拉一声尖叫,扑向地上的箱子,双手抱住,“这个礼包总价值6。2万美元!!!”

    “什么……!?”茉迪的羞笑随即凝固,浅蓝的双眸瞪大,“6。2万美元?”

    “你手上那袋值500美元,这个值6。2万美元!!!”斯黛拉一边尖叫,一边动着手脚开拆礼包,萨菲也去帮忙。

    很快,大礼包露出真容,满满的一大箱东西,一眼看去,有豪华音响、化妆品、牛仔裤、手表盒、首饰盒……

    她们拿着看起来,一声接一声的激动尖叫,“加勒比海的双人包食宿旅游机票!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噢我的天,一部ipod-nano!”、“看看这,钻石耳环!!”……斯黛拉拿过一副墨镜戴到脸上,萨菲拿着一条银项链往脖子比划。

    茉迪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感到很心慌,viy之前就私人补偿了她4000元,还送她一个表演名校的课程,现在又送这么贵重的大礼包……自己还就收下了……

    她终于急得失声:“这么贵重,我不能收,我要还给viy。”

    “你傻啊!!你没看《福布斯》说的吗,viy都是千万富翁了,一个大礼包算什么!”斯黛拉急忙抱住礼包箱,生怕茉迪真的给脸不要给脸地退还礼包,“男生送女生礼物,你收了人家才高兴!这已经是你的了,这些东西你都用得上……”

    萨菲也急道:“对啊,茉迪,你不收都收下了,现在再说退还,viy还觉得你做作。”

    “可是……”茉迪良心难安,怎么能收呢,这怎么能收呢,看着她们两人,突然有了个好主意!对,应该是这样。她忙说:“不如我们把那些值钱的礼品典卖掉,得到的钱给你们也报名那个表演课程,一起提升表演能力。”

    斯黛拉、萨菲都怔住了,抬头望着她,“茉迪……”

    茉迪羞笑道:“这是viy的意思,我跟他说过你们,他还记得你们,今晚他有说……大礼包,要和你们分享。”

    “噢我的……”萨菲一副被狠狠地击中了芳心的样子,动作夸张却真情实意地倒在礼包箱上,“我想为viy生宝宝!”

    “你想得美。”斯黛拉也十分感动,“他还说了我们什么吗?”

    “他叫你们都好好努力,没人会倒霉一辈子,现在我们的运气都来了,要好好珍惜。”茉迪想着说道,她们都连连地点头,她又道:“他还说,不要拒绝,这个大礼包是我们共同的希望!”

    “傻子都不拒绝!”斯黛拉可不会客气,拿起两张旅游机票往衣袋里塞。萨菲看了大叫:“分享!!!”斯黛拉分了她一张。

    茉迪皱眉的急道:“…斯黛拉,不要去旅游吧?那一定很贵的…我们能多上几个课程,还可以买我们需要的,像跑步机。”

    “我知道的。”斯黛拉唉声叹气的说:“我只是想今晚拿着它睡觉,在梦里去旅游。”

    “茉迪,你太好了!”萨菲不禁感赞。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viy说的。”茉迪羞赧的笑了笑,“哦,他说这是英国剧作家、诗人哈达-贝佳的话。”

    ……

    对于叶惟而言,h波庆功派对不得不去,获奖了却不去任何派对会被说耍大牌,而且普雷通、梦工厂都和h波关系很铁。

    叶惟先像所有入场嘉宾那样,手持着奖杯,站在印满h波标志的摄影背景板前,让记者们拍了个够,才去派对现场。

    当他到达酒店的游泳池边,已经是一片热闹,闪耀的灯饰比夜空上的星月还明亮,宾客、侍者、助理、获准许的摄影记者,三三两两,走动,笑谈,品尝酒水,能听到很多“恭喜你”、“你今天真不错”等的客套话语。

    他举目四望,可以看到许多平时难得一见的演员,实力与偶像兼备,娜塔丽-波特曼在那边,“阿米达拉女王”!皮尔斯-布鲁斯南在那里,“007”!噢,那是查理兹-塞隆,“女魔头”!真是疯狂。

    那不是凯文-史派西吗?正想邀请他为“哈维先生”试镜,其实哪用得着试镜,《非常嫌疑犯》+《七宗罪》+《美国丽人》早已说明了一切。

    正要去认识史派西,却听到旁边响起一声“嗨,viy”。

    叶惟转头一看,只见是个身着金色亮珠露肩晚礼裙的棕金长发少女,对方正打量着他,他当然知道她是谁,奥尔森姐妹的一员,但不知道是哪个,就回应道:“你好,奥尔森小姐。”

    他对奥尔森姐妹没什么好印象,以前还好,看了《纽约时刻》,对她们只差一步就是厌恶。影片对亚裔的刻板印象塑造近乎于冒犯,还有那句招过批评的台词“击败邪恶的亚洲人”,亚裔群体还是不喜欢闹,算她们幸运,如果是“击败邪恶的黑人”?

    所以《纽约时刻》惨败,奥尔森姐妹哪个压力过大吃不下东西,还要退出演艺界。他鼓掌叫好,没有半点同情。

    “恭喜你,你今晚真是火力全开,不是吗?”奥尔森翘嘴地微笑,“顺便说一下,我是玛丽-凯特-奥尔森。”

    “ok。”叶惟点点头,跟她没什么话好说,就要走开,“谢谢了。”

    “我的妹妹,伊丽莎白-奥尔森,今年17岁,她准备参加你的选秀会。”玛丽-凯特说道,有些颐指气使:“她本来不应该参加这种选秀会,她想演电影、电视、节目,都不愁没有工作。你们真得给她足够的尊重,最好为她专门开一个试镜。”

    叶惟看看热闹的周围,问道:“她在吗?”

    “她没来。”玛丽-凯特的灰眸神采越发高傲,“怎么样?”

    “不,我的三个项目的所有主要少女角色,暂时没有专门试镜的计划,所有人选都会从选秀会中产生。”叶惟平静的回答。

    “她想演‘苏茜’,怎么才能拿到?我投资你?”玛丽-凯特又问,“投资多少?”

    “事实上我不缺投资。”叶惟耸肩。这是事实,现在想投资他的钱排着队,像史蒂夫-宾联系上来要投资三千万,什么项目都行,他谢拒了,还轮不到史蒂夫-宾,他也不喜欢这家伙。

    他认真的道:“你的妹妹,她赢得‘苏茜’的唯一办法是表现好、最适合。每个人赢得角色都将是这个原因。所以不好意思,我还无法告诉你她能不能演,但我会留意她的,伊丽莎白-奥尔森,我记住她了。”

    “丽兹,我们叫她丽兹。”玛丽-凯特说罢,就抿着嘴的走开了。

    “白痴。”叶惟心语了声,本就对奥尔森姐妹毫无好感,这下更觉得对方神经病,如果她的妹妹也是这样,那真不欢迎她参加选秀会。这些大小姐真不是每个都……

    他晃晃头,赶紧走向那边的凯文-史派西,“嘿,史派西先生!”

    凯文-史派西闻声望来,顿时笑脸回应,“viy!恭喜你!”

    两人认识过后,叶惟笑说:“凯文,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刚才看见你,我的第一反应是冲过来打你一顿!天啊,你在《七宗罪》里太可恶了,那是我的童年阴影。”

    “你童年就看《七宗罪》了?”史派西惊讶,两道法令纹很深,后退的发际线让脑门前秃,灯光打得发亮。

    叶惟点头道:“我爸爸是个影迷,他把那些不准我看的电影都藏在我家一间杂物房里,平时都锁着,但我偷偷的多配了一把钥匙,所以。当我读《可爱的骨头》的时候,在我脑海里,‘哈维先生’长得和你一样。”

    当下他简单地作出邀请。

    “我充满兴趣和你合作,可这个角色听上去对我没有挑战。”史派西微笑说,“我不知道自己还想不想再演一个聪明的变态坏蛋,我得考虑清楚。”

    “完全理解,‘哈维先生’对你真的没有难度。”叶惟说,这不是恭维,事实就这样,史派西演“哈维先生”也许都不用他导戏,一句“演个聪明的变态坏蛋”就够了。

    所以他并非那么渴望史派西演,因为反过来同样对他没有难度。

    如果史派西愿意演,他不会拒绝,但他现在已经不必再像以前那样费尽苦心邀请明星加盟,一是不需要,他的项目不需要有明星才能有投资和发行,明星的报酬方面还要谈很多。

    二来不是非史派西不可,像史坦利-图齐也很像哈维先生。图齐有兴趣演,他演的话,对演员和导演都很有挑战性。

    在这种场合也就是拉家常一般而已,回头还是要向史派西的经纪人发正式邀请。

    叶惟和史派西聊了一会就走开了,派对越发热闹,不只是他搭讪别人,很多人搭讪他。这让叶惟有一种感觉更加深刻,自己不再是那个“谁都不是先生”了。

    他喜欢和那些优秀电影人结识,像史派西,像波特曼,像菲利普-霍夫曼……见到李安、沙姆士、阿金等人更是高兴地欢谈。

    但有些人他不喜欢认识,客套都不想,像玛丽-凯特-奥尔森,那些真人秀明星几乎全都是,不管是希尔顿姐妹,还是她们的跟班,一个叫金-卡戴珊的女人。这些女人有的就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好像有多么了不起,有的娇纵,有的妖媚……

    都庸俗,看着庸俗,聊着庸俗,猜着庸俗,什么都他马庸俗,庸俗得让人受不了。

    谁喜欢他,谁不喜欢他,谁想找他麻烦,谁想利用他,叶惟没兴趣了解。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他并不是要批判谁,只是没兴趣、也绝不愿意和这些女人有任何的关联。

    娱乐行业什么人都有,有些人是工作上也许存有合作的可能,而在生活中,他看都不想看到这些人。

    叶惟在泳池边走了一圈,泳池中的那座篝火照得流光溢彩,周围人们的笑声谈话声也很火热,却都使他的心情烦躁起来,一手拿奖杯,一手按手机走向灯火阑珊的一边。

    手机里有很多祝贺短信,却偏偏没有他最想看见的两条短信……

    这个时刻与以前任何一次憧憬都不相同,仿佛憧憬的事情总会出差错。

    望着人来人往,握紧着手机放回衣袋,心头有一把声音在越来越响:

    受够了,真受够了,去他马的!

    去他马的!!!

    这把声音就像藤蔓一样突然疯狂生长,缠满了内心,叶惟举起手中的奖杯几乎就扔进游泳池,不要再他马的这样了,这从来就不是自己,像个娘们,viy?最近?笑死多少的老朋友。

    “你说如果我把这个奖杯扔进游泳池,会怎么样?”他随意地问旁边的一道身影,然后才看去。

    一个黑棕发少女,她身着一条浅米黄的低胸百褶长裙,卷曲有致的长发侧披在纤纤的左肩上,灯火映着那雪白的肌肤、性感的锁骨,这件晚礼服非常衬她修长曼妙的身形,让她看上去像一条美人鱼。

    清甜的脸容上,两道秀眉下是一双大双眼皮的乌黑眼眸,打了淡淡腮红的脸颊讶然地笑起,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

    艾米-罗森。

    叶惟倒也有点意外,说起来他迷过一段时间艾米-罗森,打从多年前看了《奥黛丽-赫本的故事》,她饰演青少年的赫本,他就成了她的影迷,一直很喜欢这位只比自己大一年半的女演员。

    2004年她在《后天》和《歌剧魅影》的惊艳演出让她在商业、艺术上都大获成功,一跃成为最红的青少年女星之一,参演的大片《海神号》已经锁定了今年暑假档。

    “那样……你真的喝醉了吧。”艾米-罗森笑说,声音很甜。

    “还没到那种程度。”叶惟左手拿奖杯,伸出右手,“很高兴见到你,艾米-罗森。”

    “很高兴认识你,叶惟,恭喜你,你今晚的发言真精彩。”艾米-罗森伸手和他握了握手,感觉对方握得有点用力,不由又一笑。

    “谢谢!”她想缩手,叶惟却更用力地握了握,才收回手,“我看过你所有的电影,说我是你的大粉丝一点都不为过。”

    “我的荣幸。”艾米-罗森的笑容更盛,“我正想对你这么说,你听过很多这句话吧,我还是要说,你真是个天才。”

    叶惟耸肩,“的确很多人叫我天才,其实我是看了你的电影《双面天才》做的模仿而已。”

    艾米-罗森一怔,一睁眸,然后哈哈大笑,开始相信viy真看过她全部的电影,连《双面天才》都知道。

    那是她从歌剧舞台转向影视发展后,事业早期以配角演的一部电视电影,12、13岁那时候,没有影响力,没多少人会随口知道。内容是一个天才男孩为了追求她饰演的女孩……想到这,这话有点暧昧。

    他有女朋友的。艾米-罗森停下笑,语气淡了些,“我都忘记了,好像过了很久。”

    “是的,你现在都能演成年赫本了。”叶惟看着她的美脸,这样随心聊着,像拥抱着一种自由,一种失去许久的玩世不恭,那些藤蔓长遍了全身再尽数断开,好像突然间有了新生,又好像做回了自己。

    去他马的,受够了。

    “怎么不见你带伴侣来?”他直接问。

    艾米-罗森呵的笑了声:“我正处于单身。”叶惟哂然的扬起嘴角:“我也是。”艾米-罗森顿时一怔,“你也是?”

    叶惟说道:“还没有向外界宣布,但是的,我在单身,没有女朋友,没有约会,像一座奥斯卡奖杯。”

    “哈哈!”艾米-罗森被逗乐的同时,想起了viy的感言中没有提及女朋友,原来这样么,像一座奥斯卡奖杯,真经典……

    “所以。”叶惟看看周围,依然人影幢幢,察觉到有什么真人秀明星望来,似乎想过来搭话,皱眉的道:“你觉不觉得待在这里有些不舒服,像吃了大量麸质。”艾米-罗森惊讶的睁目,“你知道我对麸质过敏?”

    “我说了我是你的大粉丝。”叶惟一笑,“我现在的感觉就那样。我们去其它地方玩?”

    艾米-罗森转动双眸,本要说什么又停住,犹豫道:“我还要去华纳公司的庆功派对。”

    “《海神号》是华纳的电影?”叶惟问。艾米-罗森点头:“是啊。”叶惟歪歪头示意:“那快点行动起来,我在停车场等你。”

    “唔……”艾米-罗森眨动着明亮的大眼睛,被他灼热的双目就这么直视,心鹿跃跃地大跳,忽然就笑道:“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