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球奖之夜,《断背山》的胜利”美联社

    第63届金球奖颁奖典礼落下帷幕,华人导演李安成为最大赢家。他的《断背山》一举获得包括剧情类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三项大奖。本届金球奖可谓是以同性恋和变性人为主体的电影的胜利。……

    “金球奖推动《断背山》等片的奥斯卡征程”法新社

    同性恋题材的影片《断背山》和问题家庭公路片《阳光小美女》在金球奖上大出风头,这将极大地推动两部影片向奥斯卡迈进的步伐。两位华人导演均为赢家,李安导演已在奥斯卡的竞争中处于领跑地位,有天才之称的叶惟导演有望破纪录提名。……

    “独立影片在金球奖上大放异彩”路透社

    政治及敏感题材影片都在本届金球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它们多为独立制片,赢得影评家的一致好评。同获7项提名的《断背山》和《阳光小美女》都轻易拿下3项大奖,与竞争对手相比,它们捧走金球只是众望所归。……

    全球媒体们在纷纷报道,nbc等转播电视台打包播放获奖者的感言集锦,今晚有不少动人的感言:

    凭《白宫女总统》获剧情类剧集最佳女主角的吉娜-戴维斯说有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跟她说“因为你,我也想成为美国总统”让全场鼓掌;以《蓝调人生》获迷你剧/电视电影最佳女主角的黑人女演员埃帕莎-默克森落泪的说“我今年43岁了,这是我第一次演电影女主角”让全场起立致敬……

    “电影的力量在于改变我们的观念。”李安的哽咽让人动容。《断背山》自上映以来就饱受争议,喜剧明星拉里-戴维在《纽约时报》撰文称“这部电影不能看”,美国基督徒电影及电视委员会主席泰德-巴赫尔则评论说“《断背山》是在政治上宣扬反家庭和反美国传道的正确性,目的是将手指刺入每周去教堂做礼拜的1。28亿基督教徒的双眼。”

    而媒体们一致评选出的本届最佳获奖感言当属于叶惟,幽默,谦逊,自信,巧妙的以栽花来比喻一部电影的制作,流露真情、才情的同时,又照顾到了方方面面。

    ……

    每年颁奖礼结束后,随之而来的是各场庆功派对,像今年韦恩斯坦、h波、华纳兄弟都有冠名办派对,就在希尔顿酒店举行。

    这是另一个红毯斗场,出席的记者不比嘉宾少。不是每位嘉宾都去,一般只有获奖者才有心情和颜面庆功,但很多未能出席晚宴的名人明星就热衷派对,尤其是那些活跃在时尚最前线的人,像希尔顿姐妹、奥尔森姐妹、米莎-巴顿等人。

    有人场场都去,有人只去一场,给个面子亮个相就走,也有人四处交际,毕竟嘉宾们大都是行业顶层人物。

    典礼落幕后,茉迪跟在叶惟的身边,到后台摄影板前拍照、接受媒体采访、接受电视采访、参与慈善活动……接着叶惟要出席h波庆功派对,她不想去,想先走,这回viy同意了,让礼宾车载她回去圣莫尼卡的公寓。

    当茉迪在吉娅等两名助理的护送下回到公寓单间门外,已经快是晚上10点。

    先通了电话出来接应的斯黛拉、萨菲缠着吉娅两人感谢了一番,吉娅还认得她们,说“哈哈,命中注定”。送走两人后,三人合力把那个viy赠送的嘉宾大礼包箱子搬进客厅。

    刚关上门,就响起两声尖叫:“你傻了吗!?”、“你怎么回来了!?”

    已是一身便装的茉迪被她们吼得愣住,“典礼结束了……”

    “你怎么没去庆功派对?你知道在那里能认识到多少大人物吗?”斯黛拉气得简直要倒地不起,“那些人是平时都不会凑到一起的啊!”萨菲也很无语:“去要些签名都好。”斯黛拉大叹:“viy怎么也同意你不去。”

    “viy说我是受骗少女们的代表,是去宣传的,不是去享乐的,不宜出席派对。”茉迪解释起叶惟的原话。

    既然叶惟这么说,斯黛拉就闷着没有反驳,虽然如果是她,说什么都要赖着跟去。

    这时候,她才注意起刚刚搬进来的大纸箱,茉迪手上还提着一袋礼品,都写有“golden-globe-awards”的标识,她顿时惊呼:“这是大礼包!?”萨菲也惊愕地望向那箱子。

    “这是嘉宾伴侣的礼包。”茉迪提了提袋子,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说:“那是嘉宾大礼包,viy送给我了……”她拒绝了几回,但他说“都是些生活用品,不值什么钱,你收着就是了。”她也就收下了。

    “噢天!!!”斯黛拉一声尖叫,扑向地上的箱子,双手抱住,“这个礼包总价值6。2万美元!!!”

    “什么……!?”茉迪的羞笑随即凝固,浅蓝的双眸瞪大,“6。2万美元?”

    “你手上那袋值500美元,这个值6。2万美元!!!”斯黛拉一边尖叫,一边动着手脚开拆礼包,萨菲也去帮忙。

    很快,大礼包露出真容,满满的一大箱东西,一眼看去,有豪华音响、化妆品、牛仔裤、手表盒、首饰盒……

    她们拿着看起来,一声接一声的激动尖叫,“加勒比海的双人包食宿旅游机票!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噢我的天,一部ipod-nano!”、“看看这,钻石耳环!!”……斯黛拉拿过一副墨镜戴到脸上,萨菲拿着一条银项链往脖子比划。

    茉迪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感到很心慌,viy之前就私人补偿了她4000元,还送她一个表演名校的课程,现在又送这么贵重的大礼包……自己还就收下了!

    她终于急得失声:“这么贵重,我不能收,我要还给viy。”

    “你傻啊!!你没看《福布斯》说的吗,viy都是千万富翁了,一个大礼包算什么!”斯黛拉急忙抱住礼包箱,生怕茉迪真的给脸不要给脸地退还礼包,“男生送女生礼物,你收了人家才高兴!这已经是你的,这些东西你都用得上……”

    萨菲也急道:“茉迪,你不收都收下了,现在再说退还,viy还觉得你做作。”

    “可是……”茉迪良心难安,怎么能收呢,这怎么能收呢,看着她们两人,突然有了个好主意!对,应该是这样。她忙说:“不如我们把那些值钱的礼品典卖掉,得到的钱给你们也报名那个表演课程,一起提升表演能力。”

    斯黛拉、萨菲都怔住了,抬头望着她,“茉迪……”

    茉迪羞笑道:“这是viy的意思,我跟他说过你们,他还记得你们,今晚他有说……大礼包,要和你们分享。”

    “噢我的……”萨菲一副被狠狠地击中了芳心的样子,动作夸张却真情实意地倒在礼包箱上,“我想为viy生宝宝!”

    “你想得美。”斯黛拉也十分感动,“他还说了我们什么吗?”

    “他叫你们都好好努力,没人会倒霉一辈子,现在我们的运气都来了,要好好珍惜。”茉迪想着说道,她们都连连地点头,她又道:“他还说,不要拒绝,这个大礼包是我们共同的希望!”

    “傻子都不拒绝!”斯黛拉可不会客气,拿起两张旅游机票往衣袋里塞。萨菲看了大叫:“分享!!!”斯黛拉分了她一张。

    茉迪皱眉的急道:“…斯黛拉,不要去旅游吧?那一定很贵的…我们能多上几个课程,还可以买我们需要的,像跑步机。”

    “我知道的。”斯黛拉唉声叹气的说:“我只是想今晚拿着它睡觉,在梦里去旅游。”

    “茉迪,你太好了!”萨菲不禁感赞。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viy说的。”茉迪羞赧的笑了笑,“哦,他说这是英国剧作家、诗人哈达-贝佳的话。”

    ……

    对于叶惟而言,h波庆功派对不得不去,获奖了却不去任何派对会被说耍大牌,而且普雷通、梦工厂都和h波关系很铁。

    叶惟先像所有入场嘉宾那样,手持着奖杯,站在印满h波标志的摄影背景板前,让记者们拍了个够,才去派对现场。

    当他到达酒店的游泳池边,已经是一片热闹,闪耀的灯饰比夜空上的星月还明亮,宾客、侍者、助理、获准许的摄影记者,三三两两,走动,笑谈,品尝酒水,能听到很多“恭喜你”、“你今天真不错”等的客套话语。

    他举目四望,可以看到许多平时难得一见的演员,实力与偶像兼备,娜塔丽-波特曼在那边,“阿米达拉女王”!皮尔斯-布鲁斯南在那里,“007”!噢那是查理兹-塞隆,“女魔头”!真是疯狂。

    那不是凯文-史派西吗?正想邀请他为“哈维先生”试镜,其实哪用得着试镜,《非常嫌疑犯》+《七宗罪》+《美国丽人》早已说明了一切。

    正要去认识史派西,却听到旁边响起一声“嗨,viy”。

    叶惟转头一看,只见是个身着金色亮珠露肩晚礼裙的棕金长发少女,对方正打量着他,他当然知道她是谁,奥尔森姐妹的一员,但不知道是哪个,就回应道:“你好,奥尔森小姐。”

    他对奥尔森姐妹没什么好印象,以前还好,看了《纽约时刻》,对她们只差一步就是厌恶。影片对亚裔的刻板印象塑造近乎于冒犯,还有那句招过批评的台词“击败邪恶的亚洲人”,亚裔群体还是不喜欢闹,如果是“击败邪恶的黑人”?

    所以《纽约时刻》惨败,奥尔森姐妹哪个压力过大吃不下东西,还要退出演艺界。他鼓掌叫好,没有半点同情。

    “恭喜你,你今晚真是火力全开,不是吗?”奥尔森翘嘴地微笑,“顺便说一下,我是玛丽-凯特-奥尔森。”

    “ok。”叶惟点点头,跟她没什么话好说,就要走开,“谢谢了。”

    “我的妹妹,伊丽莎白-奥尔森,今年17岁,她准备参加你的选秀会。”玛丽-凯特说道,有些颐指气使:“她本来不应该参加这种选秀会,她想演电影、电视、节目,都不愁没有工作。你们真得给她足够的尊重,最好为她专门开一个试镜。”

    叶惟看看热闹的周围,问道:“她在吗?”

    “她没来。”玛丽-凯特的灰眸神采越发高傲,“怎么样?”

    “不,我的三个项目的所有主要少女角色,暂时没有专门试镜的计划,所有人选都会从选秀会中产生。”叶惟平静的回答。

    “她想演‘苏茜’,怎么才能拿到?我投资你?”玛丽-凯特又问,“投资多少?”

    “事实上我不缺投资。”叶惟耸肩。这是事实,现在想投资他的钱排着队,像史蒂夫-宾联系上来要投资三千万,什么项目都行,他谢拒了,还轮不到史蒂夫-宾,他也不喜欢这家伙。

    他认真的道:“你的妹妹,她赢得‘苏茜’的唯一办法是表现好、最适合。每个人赢得角色都将是这个原因。所以不好意思,我还无法告诉你她能不能演,但我会留意她的,伊丽莎白-奥尔森,我记住她了。”

    “丽兹,我们叫她丽兹。”玛丽-凯特说罢,就抿着嘴的走开了。

    “白痴。”叶惟心语了声,本就对奥尔森姐妹毫无好感,这下更觉得对方神经病,如果她的妹妹也是这样,那真不欢迎她参加选秀会。这些大小姐真不是每个都……

    他晃晃头,赶紧走向那边的凯文-史派西,“嘿,史派西先生!”

    凯文-史派西闻声望来,顿时笑脸回应,“viy!恭喜你!”

    两人认识过后,叶惟笑说:“凯文,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刚才看见你,我的第一反应是冲过来打你一顿!天啊,你在《七宗罪》里太可恶了,那是我的童年阴影。”

    “你童年就看《七宗罪》了?”史派西惊讶,两道法令纹很深,后退的发际线让脑门前秃,灯光打得发亮。

    叶惟点头道:“我爸爸是个影迷,他把那些不准我看的电影都藏在我家一间杂物房里,平时都锁着,但我偷偷的多配了一把钥匙,所以。当我读《可爱的骨头》的时候,在我脑海里,‘哈维先生’长得和你一样。”

    当下他简单地作出邀请。

    “我充满兴趣和你合作,可这个角色听上去对我没有挑战。”史派西微笑说,“我不知道自己还想不想再演一个聪明的变态坏蛋,我得考虑清楚。”

    “完全理解,‘哈维先生’对你真的没有难度。”叶惟说,这不是恭维,事实就这样,史派西演“哈维先生”也许都不用他导戏,一句“演个聪明的变态坏蛋”就够了。

    所以他并非那么渴望史派西演,反过来同样对他没有难度。

    如果史派西愿意演,他不会拒绝,但他现在已经不必再像以前那样费尽苦心邀请明星加盟,一是不需要,他的项目不需要有明星才能有投资和发行,明星的报酬方面还要谈很多。

    二来不是非史派西不可,像史坦利-图齐也很像哈维先生。图齐有兴趣演,他演的话,对演员和导演都很有挑战性。

    在这种场合也就是拉家常一般而已,回头还是要向史派西的经纪人发正式邀请。

    叶惟和史派西聊了一会就走开了,派对越发热闹,不只是他搭讪别人,很多人搭讪他。这让叶惟有一种感觉更加深刻,自己不再是那个“谁都不是先生”了。

    他喜欢和那些优秀电影人结识,像史派西,像波特曼,像菲利普-霍夫曼……见到李安、沙姆士、阿金等人更高兴地欢谈。

    但有些人他不喜欢认识,客套都不想,像玛丽-凯特-奥尔森,那些真人秀明星几乎都是,不管是希尔顿姐妹,还是她们的跟班,一个叫金-卡戴珊的女人。这些女人有的就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好像有多么了不起,有的娇纵,有的妖媚……

    都庸俗,看着庸俗,聊着庸俗,猜着庸俗,什么都他马庸俗,庸俗得让人受不了。

    谁喜欢他,谁不喜欢他,谁想找他麻烦,谁想利用他,叶惟没兴趣了解。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他并不是要批判谁,只是没兴趣、也绝不愿意和这些女人有任何的关联。

    娱乐行业什么人都有,有些人是工作上也许存有合作的可能,而在生活中,他看都不想看到这些人。

    叶惟在泳池边走了一圈,泳池中的那座篝火照得流光溢彩,周围人们的笑声谈话声也很火热,却都使他的心情烦躁起来,一手拿奖杯,一手按手机走向灯火阑珊的一边。

    手机里有很多祝贺短信,却偏偏没有他最想看见的两条短信……

    这个时刻与以前任何一次憧憬都不相同,仿佛憧憬的事情总会出差错。

    望着人来人往,握紧着手机放回衣袋,心头有一把声音越来越响:受够了,真受够了,去他马的!

    去他马的!!!

    这把声音就像藤蔓一样突然疯狂生长,缠满了内心,叶惟把手中的奖杯几乎就扔进游泳池,不要再他马的这样了,这从来就不是自己,像个娘们,viy?最近?笑死多少的老朋友。

    “你说如果我把这个奖杯扔进游泳池,会怎么样?”他随意地问旁边的一道身影,然后才看去。

    一个黑棕发少女,她身着一条浅米黄的低胸百褶长裙,卷曲有致的长发侧披在纤纤的左肩上,灯火映着那雪白的肌肤、性感的锁骨,这件晚礼服非常衬她修长曼妙的身形,让她看上去像一条美人鱼。

    清甜的脸容上,秀眉下是一双大双眼皮的乌黑眼眸,打了淡淡腮红的脸颊讶然地笑起,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

    艾米-罗森。

    叶惟倒也有点意外,说起来他迷过一段时间艾米-罗森,打从多年前看了《奥黛丽-赫本的故事》,她饰演青少年的赫本,他就成了她的影迷,一直很喜欢这位只比自己大一年半的女演员。

    2004年她在《后天》和《歌剧魅影》的惊艳演出让她在商业、艺术上都大获成功,一跃成为最红的青少年女星之一,参演的大片《海神号》已经锁定了今年暑假档。

    “那样……你真的喝醉了吧。”艾米-罗森笑说,声音很甜。

    “还没到那种程度。”叶惟左手拿奖杯,伸出右手,“很高兴见到你,艾米-罗森。”

    “很高兴认识你,叶惟,恭喜你,你今晚的发言真精彩。”艾米-罗森伸手和他握了握手,感觉对方握得有点用力,不由又一笑。

    “谢谢!”叶惟更用力地握了握,收回手,“我看过你所有的电影,说我是你的大粉丝一点都不为过。”

    “我的荣幸。”艾米-罗森的笑容更盛,“我正想对你这么说,你听过很多这句话吧,我还得说,你真是个天才。”

    叶惟耸肩,“的确很多人叫我天才,其实我是看了你的电影《双面天才》做的模仿而已。”

    艾米-罗森一怔,一睁眸,然后哈哈大笑,开始相信viy真看过她全部的电影,连《双面天才》都知道。

    那是她从歌剧舞台转向影视发展后,事业早期配角演的一部电视电影,12、13岁那时候,没什么影响力,没多少人会随口知道。内容是一个天才男孩为了追求她饰演的女孩……想到这,这话有点暧昧。

    他有女朋友的。艾米-罗森停下笑,语气淡了些,“我都忘记了,好像过了很久。”

    “是的,你现在都能演成年赫本了。”叶惟看着她,这样聊着,像拥抱着一种自由,一种失去许久的玩世不恭,那藤蔓长遍了全身再尽数断开,好像突然有了新生,又好像做回了自己。

    去他马的,受够了。

    “怎么不见你带伴侣来?”他直接问。

    艾米-罗森呵的笑了声,“我正处于单身。”叶惟哂然的扬起嘴角:“我也是。”艾米-罗森顿时一怔,“你也是?”

    叶惟说道:“还没有向外界宣布,但是的,我在单身,没有女朋友,没有约会,像一座奥斯卡奖杯。”

    “哈哈!”艾米-罗森被逗乐的同时,想起viy的感言中没有提及女朋友,原来这样么,像一座奥斯卡奖杯,真经典……

    “所以。”叶惟看看周围,依然人影幢幢,察觉到有什么真人秀明星想过来搭话,皱眉的道:“你觉不觉得待在这里有些不舒服,像吃了大量麸质。”艾米-罗森惊讶的睁目,“你知道我对麸质过敏?”

    “我说了我是你的大粉丝。”叶惟一笑,“我现在的感觉就那样。我们去其它地方玩?”

    艾米-罗森本要说什么又停住,犹豫道:“我还要去华纳公司的庆功派对。”

    “《海神号》是华纳的电影?”叶惟问。艾米-罗森点头:“是啊。”叶惟歪歪头示意:“那快点行动起来,我在停车场等你。”

    “唔……”艾米-罗森眨动着明亮的大眼睛,被他灼热的眼神就这么直视,心鹿跃跃地大跳,忽然就笑道:“好。”

第388章 没告诉过我还有奖杯拿    “获得金球奖的是……”

    电视里,齐薇格的小缝眼睛看向金信封,电视外,无论身处何地,lms支持者们都满心紧张!

    列夫、巴德他们都早已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准备好大喊出声。

    叶浩根、顾乔、朵朵一时间都像石头,托托也因为感受到了紧张气氛而不动。

    在希尔顿酒店里的吉娅、瑞秋-佐伊瞪着电视屏幕。

    “lms!”艾玛喊了出声。

    很多很多的年轻人都在看着,超过2000万的北美观众在看着,所有人只见齐薇格打开信封一看,笑念道:“《阳光小美女》。”

    little-迷ss-sunshine

    “哇喔!!!”、“啊!!!”、“yes!!!”一刹那,电视前的所有lms支持者疯狂了!

    第63届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

    叶惟获奖,17岁的最佳制片人,诞生!!

    校外奖项继续突破,lafca新一代奖后,第二个奖,不是mtv大奖,不是儿童选择奖,不是青少年选择奖,而是,金球奖!

    颁奖季第二重要、第二受关注的:

    golden-globe-awards!

    电视屏幕中,颁奖现场也已经是一片沸腾!

    ……

    “恭喜你们!”、“太棒了!”、“你们拍了一部好极、好极的电影!”

    沸腾的宴会厅中,lms桌周围的嘉宾纷纷道贺。无论谁获奖了都会有这副景象,但现在绝对是名单中能出现的最热烈气氛!

    这是一部独立影片,刚刚倒塌的梦工厂的最后贡献之一,而其它四部影片全属于半独立,都不及lms传奇,比不过票房,也比不过评价口碑,更比不过斯皮尔伯格、汉克斯、罗伯茨、阿金、斯特里普等人的能量和人缘。

    还有那个该死的天才坏小子。

    早就有风声传出,viy“迷倒”了几乎所有金球评委,他的魅力,他那不容忽略的商业价值。

    《阳光小美女》拿奖,只是没有爆冷,最大热门站上了领奖台。

    镜头拍摄之处都是笑脸,斯皮尔伯格的小老脸终于在笑,杰克逊的醉脸也在笑,李安去了后台还没回来,不然肯定也在笑。

    可以肯定不会所有人都服气,不可能的事情,最不服气的也许是《与歌同行》的嘉宾们,虽然他们也在鼓掌叫好,怎么看都有点平静;《傲慢与偏见》那边也有些静,两项提名都落空了。

    世界是平衡的!lms两桌都已经爆炸,加里-高兹曼、彼得-赫勒都已激动得满脸通红,第一次金球提名,也是第一个金球奖!现在都有一种戴上皇冠的感觉,也是事实,就刚才,事业更上了一个台阶!

    在lms的主题音乐中,他们与旁人欢庆的相拥。

    前边的叶惟已然被汉克斯、阿金等人祝贺着,在绿茵场上,他最怕进球之后被队友们疯了似的叠罗汉,小学三年级时一次几乎憋死,眼下就那么恐怖,他被拥抱,被拍肩膀,被拍脑袋,

    都听不清楚谁在说什么:“惟格,不可思议的成就!”、“年轻人,你创造了奇迹!”……

    每个lms人都喜不自胜,这不只是制片人的荣誉,是整个剧组的,最佳影片,这对电影生涯、对事业现状都多么的好!

    这甚至是汉克斯生涯中第一次获此荣誉,《飞越未来》只是提名,《西雅图夜未眠》也只是提名,但不是现在!

    丽塔-威尔逊很庆幸,当初对15岁的叶惟没有自以为是,太庆幸了。

    “谢谢,谢谢……”叶惟好不容易恢复自由,看到一旁笑容清丽的白裙少女在鼓着手掌,心头突然涌起什么,就不禁一把拥住了她,拥得很紧,“谢谢你,我真谢谢你,我们做到了……”他的目眶又有些发热。

    “哦…哦……”茉迪一下子呆呆的,随即脸红耳赤。

    这时候有工作人员过来让叶惟快上领奖台,就在热烈的掌声中,叶惟和高兹曼走上舞台,金球奖又不同奥斯卡,只能两人登台领奖,一个奖项只有一个奖杯。

    达科塔-约翰逊已经笑容明艳的把奖杯交到齐薇格手上,站在一边候着,双眸望着走来的叶惟。

    “恭喜你们,《阳光小美女》是一部满分的杰作。”齐薇格把奖杯交给叶惟,向两人笑语道贺,都轻拥一下。

    “谢谢。”叶惟右手握着奖杯的大理石底座,掂了掂,份量真重。

    宴会厅静了下来,众人看着叶惟站到麦克风前,高兹曼站到右边,虽然53岁的戴着黑框眼镜、胡子花白的高兹曼看上去比一个少年权威得多,但叶惟才是第一制片人,也是观众们的关注点,自然由他第一个发言。

    超过2000万的直播观众在看着、全球数亿转播观众将看到这一幕,不管之前如何,都将认识这位神童!

    期待已久的viy获奖感言!

    惟密们又兴奋又紧张,等待这一刻很久了,从去年夏天到现在,viy出席了好几次颁奖礼都冷坐到完场,2006年1月16日,终于要第一次说获奖感言,向世界展现自己不只是电影天才,还是个言语高手。

    他们知道,肯定不只有一堆谢谢那么普通,这可是viy说了!这可是婚礼之神降临!

    “我喝醉了吗?我还不能喝酒的。”

    叶惟醉乎乎般的第一句话,顿时引起全场一片轰笑,起哄高呼也在响起,这句没什么特别的话,由他说出却特别幽默,以他18岁不到的年纪不能3年多才在美国喝酒不犯法,调侃自己年轻的同时,也调侃了金球奖。

    “他们告诉我,来了有大礼包拿,我才来的,没告诉过我还有奖杯拿,这真让人崩溃。”

    全场轰然地笑爆,也许观众们不怎么笑,嘉宾们却真是忍俊不禁,在座每一位都被调侃了。

    大礼包是奥斯卡和金球奖的多年传统了,出席的提名/颁奖/登台嘉宾人手一份,每位获奖者又多一份获奖者礼包。这大礼包可不是几百美元的安慰奖,今年金球奖的礼包总价再创新高,每一份都价值6。2万美元,相当于普通中产阶级的年收入。

    不过对于绝大多数嘉宾来说,这只是点小钱,而且大礼包的礼品是由数十家赞助商联合提供的,每年里面的东西都五花八门,连通厕所的搋子亦试过有,也就一两件东西会被人喜欢,像珠宝首饰、名牌化妆品、旅游机票等,其它的不是扔掉就是送人。

    所以来宾们大概没人不喜欢拿礼物,却没谁是冲着这个来的,大明星看不上,小明星能被邀请当嘉宾那是走运,贴钱都来。

    现在叶惟说得自己就冲着大礼包来的,揶揄众人也这样,真击中了宴会厅的笑点。

    直播镜头扫了几个笑得尤其开怀的嘉宾,19岁的当红年轻女星艾米-罗森、46岁的英伦老才女艾玛-汤普森、当红喜剧明星史蒂夫-卡瑞尔,他们显然都用不着贪图大礼包。

    “看到你们的反应,我放心了,也不用纳税。”叶惟又说。

    爆笑声刚要下去又冲起,舞台上的齐薇格、达科塔都艰难地忍着笑,这调侃得太狠了,崩溃的原因在于奖杯需不需要纳税。

    “也不用纳税”既指大礼包不用纳税,又调侃电影业、明星名人们的逃税避税行为。

    “难怪颁奖礼不用到内达华州办。”叶惟摊摊手,微扬着嘴角,“我的公司在那里。”

    内达华州什么都低税,加州什么都高税。他最后一句话先把自己涮了,没提及任何人,不得罪任何人,嘉宾们尽情地欢笑。

    “还是快点说谢谢吧。”电视屏幕中,叶惟的神情认真起来,几乎是直视镜头,“我不知道怎么能在一两分钟内感谢完我要感谢的人,我说上三个小时都说不完他们的名字。

    一路走来,我能站在这里,是多么幸运,是遇到多少好人,得到了多少信任、赏识、友善、热血和美好。”

    现场一片安静,只有叶惟的真挚话声,电视前许许多多的观众都能感受到他的热诚,从他感激的眼神,微颤的声音。

    “这就像一朵花。先是我的同学们,追梦联盟的每一位,我的母校哈佛-西湖,因为你们的支持,我们得到了希望的种子。然后是很多人,一帮南加大的学生、安娜索菲亚、拉莫、汤姆-汉克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我的经纪人布瑞恩-斯伯莱尔,我的律师格雷格-索尔顿,我的发言人莱斯利-达特,加里,我旁边这位,很多人,普雷通、ifc、梦工厂、caa、尼克频道……你们给了我们种下种子的土壤。”

    他越说越有点沙声:“还有弗朗西斯-科波拉,尼古拉斯-凯奇,吉娅,也谢谢你们。他们提醒我抓紧点了,但我不能不说,所以只能说快点了。”他的语速开始变得惊人的快:“我的同事们,艾伦、朱莉娅、蒂姆、阿比吉尔、保罗,彼得、肖恩、唐纳德、亚当……抱歉,我说不完你们的名字,所有愿意加盟我的剧组的人,你们带来了生命需要的清水。

    然后对我来说,我的家人,爸爸、妈妈、朵朵,还有很多的知己……”

    他顿了顿,呼吸了下,又道:“不能说全你们,你们是阳光!还有所有支持过我的人,你们是氧气。

    缺少你们任何一位,这朵花不会生根发芽,不会煎过那些风雨,也不会长成现在这样的壮丽。现在,这朵花绽放了她的美丽,人们看了都说‘它真美丽’,但我要说,它之所以美丽,是因为你们,是因为年轻的心,是因为电影。谢谢大家!”

    当叶惟语毕地举起奖杯,一瞬间,全场轰然的掌声响彻,直播镜头捕捉到汉克斯的动容、布莱斯林的童稚笑颜……

    lms桌众人起立,《断背山》桌众人起立,《撞车》桌、《慕尼黑惨案》桌、《绝望的主妇》桌……

    一片片的起立,几乎所有人都起身鼓掌,不管是真心,或是随大流的礼节,此时此刻,整个宴会厅都为这位天才少年致敬!

    viy的才华、态度、创举,值得这份嘉许!

    周围的激动让茉迪有些被吓着,仿佛自己是暴雨中的一点,除了鼓掌就是鼓掌,心中只有一个念头,viy!

    后台的媒体记者们在感慨,能把感言说得演讲一般,还这么诗意这么美,又每句都流露真诚,不论这是不是早已写好背好的讲稿,真的没有谁。见不到拿出稿纸,也没有思索停顿,语速快而抑扬顿挫,年少的激情……

    今天viy着实向全世界展示了一回他的魅力。

    观众们认识、更多地认识到他了。

    “天啊。”电视前,丽兹感叹了声,还好没错过,帅!等等,他好像没提他的女朋友?想死吗?

    ……

    宴会厅的掌声像是停不下来。

    “谢谢,谢谢。”叶惟又连连道谢几声,把奖杯传递到加里-高兹曼手上让他发言,众人这才停下。

    感言时间已经超时了,而叶惟也已经感谢了整个剧组,高兹曼就只是说了几句欣喜的心情,并感谢他的家人。当下两人就在热烈掌声中,在达科塔-约翰逊的带领下,与齐薇格一同走向舞台左侧去后台。

    “viy,恭喜你。”达科塔向叶惟道贺,一进通道满是工作人员,她也要回舞台,高兹曼和齐薇格又跟着笑语,说不了什么话,她只问道:“典礼结束后,你会去什么庆功派对吗?”

    “是的,我会去h波的庆功派对。”叶惟回答她。

    就说了这话,达科塔不得不停下脚步,望着继续走去的那道高大背影,她凝凝目,等会一定要去h波庆功派对!

    与此同时,颁奖典礼在继续进行,剩下的也都是大奖。

    《迷失》获得了剧情类最佳系列剧,菲丽西提-霍夫曼以《穿越美国》加封了金奖影后,菲利普-西摩尔-霍夫曼以《卡波特》力挫希斯-莱杰等人成为新晋金球影帝。

    而最后一项大奖,剧情类最佳影片,《断背山》。

    在全场的呼声掌声中,詹姆斯-沙姆士和黛安娜-欧莎娜一起上台领奖,激动地捧起了历届最受关注的一樽奖杯。

    因为今天也是马丁-路德-金日,丹泽尔-华盛顿上台一番致词后,嘉宾们再度全场起立鼓掌,这场典礼就此落幕。

    但这个夜晚还只是开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