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停一会!”、“这边!!”

    希尔顿酒店外,看到叶惟两人走来,红毯通道左边的摄影记者们大喊大叫,真的非常怕那些工作人员不让叶惟停留,万幸两人走上左通道,走了几步后就驻足下来,转身正对镜头这边。

    咔嚓咔嚓,一片狂风暴雨般的拍照声响,记者们疯狂地按动相机,拍摄着这对英俊漂亮的年轻人儿。

    叶惟身着黑西装白衬衫,没打领结和领带,不羁之中又流露着成熟气息,淡然的微笑不卑不亢。明明是初登红毯,却比老手还要有风范,展示着天才少年的魅力。

    他身旁的少女,让记者们集体惊艳到了,真美!

    少女身着一条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白色古典长裙,挽着浅蓝色披帛,微卷的棕金长发自然地瀑布披垂,淡妆的脸容,不多的装饰只有一双水滴吊坠耳环,那么清纯、优雅、灵秀,那么美!

    怎么才来?怎么才来!

    《vogue》的记者莫琳-韦伯斯特不禁惊呼,这位少女绝对是今天红地毯上最漂亮的那位。

    之前白色系就已经取得今天的胜利,凯拉-奈特利是当中的佼佼者,她一条简约的露肩低胸长裙,配以中国结风格的复古腰环,把古典和现代、东方与西方融合一起,那亭亭玉立的美丽十分惊艳。

    相比之下,查理兹-塞隆一袭透视轻纱黑裙虽然足够性感,却因不适的长短和色差造成视觉上的头重脚轻,反而失去女性线条的美。而斯嘉丽-约翰逊的露肩低胸红色长裙也很性感,但有些庸俗老气。

    可是这一位!不但让白色系的胜利扩大至没有争议的地步,还甚至是秒杀了凯拉-奈特利。同样是白色、同样是古今东西的融合,如果说奈特利还是个凡人,这位少女就是天仙。

    最妙的不是衣饰,是她的姿态!浅蓝的双眸,羞赧的神情,一尘不染的美丽。

    《综艺》的记者佩尼-罗宾逊也在惊呼,难怪叶惟有信心不带妮娜-杜波夫来,这是往哪找的这么一位美人儿?

    “viy,能拍几张单独照吗?”有记者喊着,不只是叶惟的单独照,还有这位少女的单独照。

    “当然了,乡亲们。”叶惟应了声,就松开少女的手往前走开。当两人之间有了些距离,闪光又一片片地爆亮

    记者们看着少女的脸容更红了,站在那里也不懂得摆po色,就双手交叠的放在身前,眸光羞定的向着摄影区。

    茉迪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怎么样,一切如在梦幻,前面花栏后的那些记者、摄影机器都像不真实的精灵,在飘动,在飞舞。

    费伊她们会从电视看到她,季姆也会看到,他已经知道了但没有相信,骂她是发疯了,他会看到……还有那些女孩们,也许还有那个骗子,还有斯黛拉、萨菲,所有收看典礼红毯秀的人……

    妮娜-杜波夫,莉莉-柯林斯,艾玛-罗伯茨……

    茉迪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各位,抱歉了,时间不多,就拍到这里。”这时劳丽-马斯特森带着一小群保安走过来,先向摄影记者们致歉,就驱赶一般把茉迪和叶惟往前方赶去,“快点,快点。”

    采访记者们还在等着,所有人都想采访viy!可是距离5点只剩下6分钟!从这里走到酒店内的宴会厅都要几分钟。

    面对前方汹涌而来的采访记者们,保安们先一步冲上去拦住,马斯特森大声道:“各位,时间有限,只能问两个问题!”

    “噢!!”数十位记者顿时发出一片怨声,叶惟还可恶地笑了:“我的错,我的错。”被他牵着手的少女在羞涩微笑。

    “请抓紧,再不问就只有一个问题了。”马斯特森说着,“e!频道?”

    e!频道是今年的红毯秀合作直播方,记者艾萨克-米兹拉希是知名的时装设计师,有自己的同名品牌。他像是开玩笑的问道:“viy,为什么来这么迟?是和这位美丽女孩约会过头了吗?”

    众人一片调和气氛的轻笑,e!频道为了收视和话题,又因为他是出柜的同性恋,米兹拉希把好些女星戏弄了一番,像对斯嘉丽-约翰逊袭胸,都已经即时成新闻了。如果不是顾及叶惟两人是青少年,可能这话就是“你们刚才做-爱做到现在?”

    “我虽然来迟了,但听说了你今天的作为。”叶惟瞥瞥他,“我不回答你,因为我鄙视你,现在滚一边去吧。”

    米兹拉希的戏谑脸色一下变了,众人哄然大笑,马斯特森等人一怔后也笑,让哈哈声把场面定义为互开玩笑,“哈哈哈!”

    米兹拉希还想说什么,马斯特森却喊道:“还有一个问题!”这问题给了nbc的红毯女记者凯西-格里芬。

    “嘿,惟格。”凯西-格里芬笑问了一个寻常的问题:“今天有信心拿到什么奖吗?”

    “我想至少能拿走一个最烂马拉松选手奖。”叶惟说,“也许是最好,谁知道。”

    众人纷纷轻笑,这都是在调侃颁奖礼长达三个小时,坐在那里。

    “但来到这里当然非常荣幸。”叶惟又道,“对我来说,提名已经是崇高的荣誉,我没去想拿不拿奖。”

    马斯特森紧张地说着“好了,谢谢各位!惟格他们得进场了。”叶惟却道:“等等,你们不问这位女士什么吗?她是茉迪-赛明顿,最近受骗女生们的代表,问她一个问题吧。”茉迪一刹那脸露恐惧。

    凯西-格里芬当下问道:“嘿,茉迪,心情怎么样?”

    茉迪愣愣的,叶惟目光鼓励的看着她,茉迪支唔着小声背稿:“我感觉…不可思议,谢谢viy,谢谢大家,还有…谎言去死,选角试镜是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的,骗子们,你们…你们烂透了!”

    说到最后,她终是道出一股勇气。

    哈哈!叶惟点点头,心中高兴大笑,你看,这不就行了?说得多好!

    “进场了,进场了!”马斯特森再一次驱赶,最后的通牒,没有商量余地。这下尽管记者们疯狂问起各种问题,保安们却把他们死死地隔开,护送着叶惟两人进入酒店。

    ……

    当到了5点,洛杉矶开始入夜,东部时间都晚上8点了,nbc的直播正式开始,有10分钟的红毯秀剪辑,乔治-克鲁尼、玛西娅-克罗斯、约翰尼-德普等人纷纷出镜,还有叶惟和茉迪。

    看到这道少年身影,专门为他而收看节目的观众们总算没有失望,“viy说了”式的犀利毒舌令人叫好,茉迪-赛明顿的惊艳亮相更让人震撼,受骗风波正被数以百万计的观众获悉。

    准备参加viy选秀会的少女们心情各异,这女孩好漂亮,还跟叶惟走这么近,真幸运啊!

    “噢我的姥姥,那是茉迪?茉迪-赛明顿!?”在犹他州卡查郡,很多的震惊叫声响起,电视前很多的青春少女完全已是傻样。茉迪是那种在学校里消失一个学期都没人发现的人,最多想找人欺负的时候找不着,骂一声“茉迪-赛明顿死哪里去了?”

    她怎么会在洛杉矶?穿成那样?viy的女伴?出席金球奖?

    “该死,她真漂亮!”很多的青春少男也呆了,茉迪-赛明顿?那个老套怪害羞鬼?原来她这么漂亮!?看不出呀!

    “哈哈哈哈!”天堂镇一间农场小木屋里,季姆乐疯了的拍着大腿,“茉迪!!!真是茉迪,看看啊,那是我的妹妹!哈哈哈!”

    洛杉矶的一个公寓楼单间里,响彻着斯黛拉和萨菲的尖叫,她们又欣狂,又百般滋味,几天前茉迪还是寄住在这里客厅沙发上的一个死了都没人在乎的离家少女,现在……天啊!!

    洛杉矶的一座豪宅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望着电视屏幕,满脸涨红,整个人在发颤……

    “这真不可思议。”他的妻子家人都感慨不已,之前收到viy托人转告的消息“茉迪-亚当斯会和我一起出席金球奖”,不是恶作剧,让理查德-麦瑟森注意收看典礼,竟然真的那么像。

    “她就在那里,她就在那里,我死去都没有遗憾了。”理查德-麦瑟森突然感慨的说。

    洛杉矶的一座高档住宅里,艾丽斯-西伯德惊喜的瞪大眼睛,“这个女孩是一朵百合花!”

    苏茜(私e)是小名,大名叫苏珊(san),san的含义是百合花,空灵,清纯,与众不同;而苏茜最喜欢的花是黄水仙,俏皮,阳光,古灵精怪。百合花和黄水仙合起来,就是苏茜。

    在西伯德心中,苏茜的扮演者一定要外貌有百合花之美,神态有黄水仙之丽。她其实很喜欢莉莉-柯林斯,对叶惟提出过这个人选建议,可惜叶惟直接否决了:“不,她不是苏茜,她也不会表演。”

    现在在茉迪-赛明顿这,西伯德看到了她百合花的一面,与莉莉-柯林斯不同的、但同样动人的清丽。

    “viy找到苏茜了?”

    ……

    10分钟的红毯秀过后,直播镜头转进酒店宴会厅,这场万众瞩目的盛事开始!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第63届金球奖颁奖典礼!”

    晚宴以70年代复古风格为主题,墙上镶嵌巧克力,一桌桌圆宴桌上摆满了美酒和甜点,嘉宾们正欢谈、饮食,此时宴会厅响起了隆重的开场音乐,随着旁白声,全场一片欢腾,众人纷纷地起立、鼓掌、欢呼。

    lms占了前后两张宴桌,前面的就在舞台的正下方右边,最好的观礼位置,也是最好的拍摄位置,只要拍宴会厅的前全景,就会看到叶惟和茉迪、汤姆-汉克斯和他的妻子丽塔-威尔逊、艾伦-阿金与他的妻子苏珊娜-纽伦德,布莱斯林和她的母亲金。

    另外两名提名制片人加里-高兹曼、彼得-赫勒,配乐师汉斯-季默、编剧迈克尔-阿恩特,及他们的伴侣坐在后面桌。

    这时候,lms众人也都在起立鼓掌。

    茉迪在鼓掌,却处于一种蒙然的状态中,被周围的掌声热浪一冲,更仿佛身在云端之上,眼眸余光看到的嘉宾、宴会厅里这些人、就在旁边的叶惟,这么多明星,这么多优秀电影人,像斯黛拉所说,全是行业中的顶尖人物,太梦幻了。

    当她回过神来,就已经见到阿德里安-布劳迪和娜塔丽-波特曼出场要联手颁奖,电影类最佳男配角!

    颁奖礼长达三小时,开场当然要颁发一两个关注度过得去,但又不是重头戏的奖项,最佳男/女配角就是那两个奖项。

    而这两个奖lms都有提名,在媒体的预测中更是大热门,艾伦-阿金德高望重,布莱斯林表演神童,就看结果的了。

    “这里是提名名单:扮演一个有着疯狂哲学的老头,艾伦-阿金,《阳光小美女》;扮演一个良心发现的cia老特工,乔治-克鲁尼,《辛瑞那》;扮演一个胡乱撒气酿成悲剧的警察,马特-迪龙,《撞车》;

    扮演一个拥有真情的拳击经理,保罗-吉亚玛提,《铁拳男人》;扮演一个敌对制片人,鲍勃-霍斯金斯,《亨德逊夫人敬献》。”

    随着两人宣读名单,直播镜头都会对准各个提名人,克鲁尼一脸招牌的老男人微笑;而艾伦-阿金也一脸招牌的冷脸,以背景入镜的叶惟正大吃着甜点,似乎相比典礼,更享受美食。

    “获得金球奖的是……”那边台上的娜塔丽-波特曼缓缓地打开了手中信封,一看清楚,就笑念出来:

    “艾伦-阿金,《阳光小美女》!”

    宴会厅立时响起了lms的主题音乐《super-freak》,全场已经沸腾,导播做了几个镜头快切,克鲁尼等人都在笑着鼓掌,什么心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但全场谁能不服气?乔治-克鲁尼也不行!

    今年72岁的艾伦-阿金从60年代活跃到现在,他就是一块活化石。在此之前,他有过5次金球奖提名,其中一次得奖,那已经是1967年凭讽刺喜剧《俄罗斯人来啦》获得音乐/喜剧类最佳男主角,同时提名电影类最佳男新人。

    一晃39年过去了,最佳新人提名者成了一个没有头发的老头,演了一个爷爷角色。

    “爷爷”!lms里的灵魂人物,影评界也好,观众界也罢,对于阿金的演绎,无人不叫好!

    艾伦-阿金!39年后,再一次登上金球奖的领奖台。

    掌声祝贺声直要掀翻酒店顶,众人都起立致敬,艾伦-阿金终于露出微笑打破冷脸,与妻子相拥,与周围笑得憨厚的汉克斯、加里-高兹曼……还有叶惟相拥,“谢谢这部电影,小子!”他高兴说着。

    “恭喜你,艾伦,这就叫实至名归!”刚刚吃着甜点的叶惟几乎是跳了起来,张开双手就抱向阿金

    激动欢欣的心情让他明白了以前看颁奖礼时那些人为什么能开心得大叫大跳,不做电影都不会知道银幕上那90-120分钟的幕后,是有着多少的艰辛曲折悲欢笑泪。此时此刻,快乐从心头涌起,浸遍身心,一种荣誉的快乐!

    阿金是最早加盟剧组的演员,拍摄期又给予了他很大的支持,很多的帮助,他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高兴!

    太棒了!

    在停不下来的欢贺声中,在嘉宾们、电视观众们的注目中,艾伦-阿金走上了舞台,从波特曼手中接过了一樽金球奖奖杯,已经没什么激动的样子,只是还老脸微笑,往落地麦克风说道:“谢谢,回到这里花了39年。”

    一句话,让静下的全场又一次沸腾,阿金说了好几声谢谢,嘉宾们才又静下来,有人坐下,有人还在起立。

    叶惟就站着,见他站着,茉迪也站着。

    “我那时候以为最多花3年。”阿金的第二句话顿时让全场爆笑,“39年,变化太多了。”他继续说获奖感言,老脸忽然显得很沧桑,“行业里有老人走了,有新人来了,我经历了好几代的人,从没想过这个年纪还能站在这里。”

    “当初加盟这部电影,很多人都说我疯了,我都这么老了,疯狂一次又怎么样?”阿金的语腔就是“爷爷”,嘉宾们又响起一阵大笑,阿金又道:“超级新人叶惟做了一份杰出的工作,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年轻人之一,谢谢他。”

    这时直播镜头给了叶惟,他已经坐回桌边,笑容阳光俊朗。

    “谢谢我的妻子苏珊娜、我所有的家人,你们多年来对我的支持是我回到这里的主因。”阿金微微举起奖杯,“谢谢《阳光小美女》的大家,汤姆,朱莉娅,蒂姆,保罗,阿比吉尔,我们戏里戏外像一家人,才有那样的演出。谢谢迈克尔-阿恩特,你写了一个好故事,谢谢加里、彼得……我的经纪人……谢谢梦工厂、hfpa,谢谢!”

    见阿金高举起了奖杯,宴会厅随即掌声雷动,众人再一次给阿金致上热烈的敬意!

    ……

    电视屏幕上,一袭黑裙的金球奖小姐达科塔-约翰逊笑盈盈的带着阿金走向后台,在那里,全球媒体记者们等着采访拍照。

    lms取得开门红,电视观众中惟密们最高兴,一个奖了!

    两位颁奖嘉宾继续颁发最佳女配角奖,但结果让lms拥趸们、喜欢“奥利弗”的人们失望了,获奖者是《不朽的园丁》的蕾切尔-薇兹。不过正如媒体们所说,无论拿不拿到奖,四月份才满10岁的阿比吉尔-布莱斯林前途无限。

    对于只关心viy和lms的观众,这个颁奖典礼并不是特别有趣,像艾玛。

    如果不是惟和lms,艾玛会读一本书,而不是花上三小时去看别人怎么拿奖如何感言,这根本不关她的事嘛,姑妈也不在。

    开头两个电影类奖项后,就是连续颁发6个电视类奖项,这让她有些感到没意思。

    只有不多的乐趣,像梅兰妮-格里菲斯和女儿达科塔-约翰逊一起出场介绍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提名片之一《阳光小美女》。

    听说达科塔-约翰逊也要参加选秀会,艾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疑心,总感觉达科塔说到“叶惟”时的眼神就有点……有点坏。

    今天出席的嘉宾太多,近三百人里老中青明星无数,奥斯卡影帝、影后、最佳导演扎堆,直播镜头真给不过来,没有足够人气和与典礼的关联,都不会给镜头。

    艾玛还没有见到自己的偶像和演艺模板安妮-海瑟薇,她还是零镜头。

    海瑟薇既不是提名人,也不是颁奖/介绍影片嘉宾,她的入场方式是以《断背山》剧组集体不携伴侣而把入场券分给剧组成员们进场的。可那是安妮-海瑟薇!就算她是从厨房偷跑进去的,那是安妮-海瑟薇!

    海瑟薇都这样,其他人可想而知。

    不过不是viy,艾玛数着数,从开场到现在,不算那些背景入镜,给惟的镜头已经四次了,开场时一次、阿金感谢时一次、过程中一次、介绍lms时又一次,几乎每次他都在吃东西饮饮品。

    惟就是惟,潇洒!

    艾玛真服了,知道虽然名为晚宴,其实嘉宾们都不敢吃东西,怕吃得油光满面毁形象、怕吃坏肚子、怕撑着、怕出丑,最多饮些酒水。所以每年都会有嘉宾们在典礼甚至庆功派对结束后,在各自的礼宾车上狂吃汉堡包的奇景。

    像惟现在这样想吃就吃,真是酷。

    典礼接着颁出了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瑞茜-威瑟斯彭如无意外地以《与歌同行》中的精彩演绎获奖。

    又是3个电视类奖项后,这时候距离典礼开场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终于!又到了电影类奖项,而且有lms!最佳电影剧本。电视屏幕中,哈里森-福特和维吉妮娅-迈德森联手出场颁奖。

    “lms!lms!lms!”艾玛振奋地举拳叫着。

    这可是个传奇的好剧本!

第385章 第一次来不熟路    去年第62届金球奖收视人数只有1670万,较前年第61届创纪录的2680万跌了将近40%,也创了新低的尴尬纪录。

    提名人和影片人气不足、与《绝望的主妇》碰上了、颁奖嘉宾名单平庸、红地毯走秀不好看、主持人没亮点……

    第62届是个巨大失败,对主办方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直播方nbc都是不可接受的成绩,今年不能再来一次了!避开《绝望的主妇》安排在周一晚举行、90%提名人答应出席、所有明星都将从红地毯经过、豪华阵容的颁奖嘉宾名单、在一些焦点话题上做足宣传。

    比如,叶惟。

    今天1月16日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的封面标题是“摸vie-geni-viy”,这位已经成了流行文化符号的17岁零331天大的电影天才登上封面,青春又成熟的衣装,斜背着导演取景器,高大的身形,锐利的眼神,爽朗的微笑。

    任谁看了都会说,年轻,帅气。

    从2004年3月,《天使之舞》在尼克频道播放,神童viy开始亮相,

    到2006年1月,将近两年时间,终于不再可能是流星,也许有时候黯淡,有时候光辉夺目,却都是天空中的一颗明星。

    有趣的是,多年前的1987年8月31日的《时代》周刊的封面标题是“tho色-a私an-ame日can-whiz-kids(那些美国亚裔神童们)”,封面的六个神童中的一位,是当时12岁的日裔丘增,后来哈佛-西湖学校、布朗大学的毕业生,工业光魔的特效师、电视剧《英雄》里的主角之一。

    叶惟虽然被哈佛-西湖开除,却依然是招牌之一,这真不知道算不算hw的又一神童荣誉。

    不只是杂志封面,最近他做什么都是新闻。在所有金球奖的前瞻节目和媒体报道之中,viy都被大量提及,今晚神童能否走上领奖台?最佳导演?音乐/剧情类最佳影片?在红地毯、在可能的舞台,他会说些什么?

    参与盛事的全球185家媒体都在密切关注!

    比弗利山庄希尔顿酒店前30000平方英尺的红地毯,从车道铺到门廊,58台摄影机、65位摄影记者、超过100位的文字和电视记者做现场的报道。

    像金球奖评委与典礼策划人之一的劳丽-马斯特森所说:“这将会是2006年的一场盛大派对!”

    如果问本届金球奖还有哪些风头提名人?

    乔治-克鲁尼、希斯-莱杰、约翰尼-德普、瑞茜-威瑟斯彭、蕾切尔-薇姿、玛丽-露易斯-帕克……彼得-杰克逊、斯皮尔伯格、李安……7项提名和《断背山》一起领跑名单的《阳光小美女》,汤姆-汉克斯、艾伦-阿金、阿比吉尔-布莱斯林。

    这个夜晚星光灿烂!

    ……

    洛杉矶时间下午16:48了,希尔顿酒店外的明星入场接近尾声,还只有零星的明星嘉宾走在红地毯上,驻足,接受记者采访。

    “viy来了吗?”

    “还没有,没见到他!”

    “他不会从侧门溜进去了吧?”

    “hfpa保证了叶惟会走红地毯的,他的博客上也写了会带着受骗少女们的代表作为他的女伴。”

    “哦?是谁?”

    红毯秀通道左旁的摄影区摄影记者们正议论纷纷,从车道这头到酒店门口那头,一双双眼睛往红毯搜索着叶惟的身影,他绝对不难辨认,本届唯一的青少年提名人及嘉宾。

    快5点了,主办方早就说了本届来宾们都要在5点前就进场落座好。还有十分钟,lms的其他提名人都早已到了,叶惟怎么还没来!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记者们担心,主办人员们更担心,没了viy,就等于失去今晚最大的热点,可能等于没了500万收视人数。尼尔森公司的权威调研预测。

    与此同时,无数的电视观众们也等着看叶惟。

    要不是之前nbc的宣传语之一“你在找viy?第63届金球奖,必看nbc!”,很多的少女观众根本不会看这节目;很多的亚裔观众也不会,李安一个老头的个人魅力跟叶惟无法比。

    很多的viy影迷粉丝也不会,今天就是为了看神童。

    难以计量的海外观众同样不会,全球超过1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转播,在中国内地,cctv-6将于17日晚22:00转播。全世界超过数亿观众将收看这场颁奖典礼!

    ……

    一辆黑色悍马礼宾车行驶在前往希尔顿酒店的北圣莫尼卡大道上,叶惟和茉迪坐在后排座上,吉娅和瑞秋-佐伊坐在中排。

    “感觉还好吗?”叶惟看着茉迪问。

    从昨天早上到现在,茉迪长时间都一副傻样,闻声点点头,又猛地摇摇头,“我很紧张……”

    “哈哈,用不着,你今天会是全场最美。”叶惟笑说,望望窗外的街景,“而且我们压点到场,不会在红地毯上停留多久的,就算我们想待着,工作人员也会把我们扯进去。我这招聪明吧?”

    “马斯特森又发来短信了。”吉娅说,“他们快急疯了!”瑞秋-佐伊说:“去年约翰尼-德普几乎迟到,今年是你了。”

    “我没那么坏,我不喜欢迟到,刚刚好就行。”

    “viy,我想问你……”茉迪红着脸问。

    “什么?问啊。”

    “我能把这次活动当是表演么?”茉迪眸光泛闪着希冀,“走红地毯、晚宴,我演别的一个人,或者一个角色?”

    叶惟愕然的看看她,随即道:“当然不,那是什么见鬼玩意?约翰尼-德普会演着杰克船长走红毯吗,拜托,你就当茉迪-赛明顿!别瞎想了。”说话间,透过绿化树木缝隙,已经能看到远处的希尔顿酒店一点轮廓。

    吉娅提醒说:“准备好了,还有一分钟走上红毯。”

    “viy,不行的。”茉迪的脸容直冒冷汗,“我一定要表演,那才是我!我要表演才是我!”

    “别紧张,注意妆容!”瑞秋-佐伊连忙说,“深呼吸,茉迪,数数,一,二,三……”

    这时候礼宾车减速下来,转入梅尔夫-格里芬小道,路的两边开始有立着写有“golden-globe-awards”的标示牌子。

    “还有30秒!准备好了!”吉娅又一次报数。

    叶惟一边解着安全带,一边朝茉迪吼道:“如果你一下车就吓晕过去,我救醒你,你走在红毯上摔倒,我背你进去。给我做你自己!听着,茉迪,我也是第一次出席这种级别的颁奖礼,我不是没有紧张,可能吗?我也紧张,是的,全世界几亿人都会看到我们,那又怎么样?我们是酷小孩!”

    “还有10秒!”吉娅大喊。

    车子已经驶到了红毯入口停下,业字没有两点就是地形面貌。这是一条双通道,走左边是走红毯秀,右边虽然也铺红毯却是普通嘉宾和工作人员通道,中间有花坛和标示牌隔开,左通道的左旁矮花栏后是摄影区。

    车外正一片轰然,有采访记者们奔来的声音,有摄影机、相机犹如大雨滂沱般的运转声,有身着红背心的保安工作人员围上来要帮忙开车门迎接。

    “奥利弗登台前退缩了吗?被观众狂嘘害怕了吗?没有!她是真正的赢家,因为她赢了自己!”

    叶惟解了安全带,也帮蒙然的茉迪解开了,都整理了下衣装。两侧车门开了锁,工作人员打开车门,先一步下车的吉娅和瑞秋-佐伊从入口背面扶着茉迪下车,急速检查她的妆容;叶惟从入口正面车门走出。

    一眼望去,长长的红地毯直通酒店大楼,镁光灯疯狂地闪亮着光芒

    “viy!”、“viy!”、“这边!!”摄影记者们的兴奋叫声扑来,似乎怕他不走红毯秀通道。

    劳丽-马斯特森以一种快崩溃的语气说着:“怎么才来?viy,这样真的不好,快、快走红地毯。”她指挥着几位工作人员几乎要架着他的胳膊往左边去,离5点只剩不到10分钟了,红地毯上已经没有别的明星嘉宾,两边都没有,空空静静的。

    “不好意思,第一次来不熟路,明年不会的了。”叶惟说。

    “快走红地毯!!!还有采访要做……”

    这时,茉迪红着脸的走过来,她没有穿高跟鞋,只是一双平底娃娃鞋,但脚步还是有点摇曳,不敢去看摄影区。

    早已排练过了,她站到叶惟左边,身高差着他一个头,他左手拖她的右手,就往红毯秀通道健步走去,let’s-go-get-it!

    见到viy携着一位面生的美丽少女走来,全场记者们轰动了!

    电视观众们,也终于看见神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