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茉迪!?”

    马里布,海边庄园的前花园正一片热闹,看到前方走来的棕金发少女,叶惟不禁一声惊呼,双目越发的瞪大,那少女的身形,那头发,那脸,那五官,那神态……

    她正满脸的羞红,气质清澈空灵,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气,是一种远离世俗的纯朴,犹如潺潺的小溪,树影婆娑的幽林,开满了茉莉花的乡野小道茉迪,从古典的画卷中走出来一样。

    而这幅画卷,这张容颜,他见过。

    吉娅疑惑的看看叶惟,也望向那停下了脚步的少女,心中顿时叫了声“holy-cow!”这长得可真漂亮!

    “怎么可能……”叶惟呆了的喃喃。

    “你认识她?”吉娅疑问。

    “不认识,但是。”叶惟快步走上去,越近看得越清楚,越感到不可思议,看着少女浅蓝的双眸,就像看着晴朗而阳光暖和的天空,如果目光扩大至她的眉目,娴静温柔之间,似又有淡淡的忧伤。

    用一种颜色去形容这位少女,那绝对是b露e,蓝色,忧郁。

    “噢天啊。”他不觉地赞叹,见少女轻轻的后退了步,才醒觉自己这样一照面就盯着人猛看很无礼,惊笑道:“不好意思。”

    因为他的异状,吉娅满肚子好奇,难道这女孩长得特别符合哪个角色?苏茜?好像很像苏茜。

    “你好,欢迎来到汤姆叔叔的庄园。”叶惟向少女伸出右手去,“我是叶惟,她是吉娅-科波拉,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茉迪微张嘴巴,肩膀微有点颤抖,声音很小很小:“我是……茉迪-赛明顿,很高兴认识你。”她伸起右手,就被他的大手握了握,立时整个人就像火烧起来一般,呼吸都变得困难。

    we’re-sorry……we’re-sorry……

    你好,我是叶惟……

    “什么!?”叶惟又一下愣住,看看吉娅,看看少女,哈哈的笑道:“恕我冒昧问这个问题,这是你的艺名吗?”

    “不……这、这是,这是我的真名。”茉迪说得很艰难,大口呼吸了一下。

    “你是说?”叶惟讶然的问:“你叫maude,m,a,u,d,e,茉迪?”少女不知所措般的点点头。他又问:“你的出生名字?”少女答说:“我妈妈起的。”叶惟哇哦的感叹:“起得真好,这简直太神了……你没有和我开玩笑吧?真的?”

    茉迪摇头,“没有。”他似乎并不相信,好像她的名字有什么不对,突然有什么从心中闪过,她惊慌道:“没有!真的。前几天我用过茉迪-康拉德…那个…那个是艺名,那是骗子的姓氏,我,我……”

    吉娅见这女孩急得说话都说不了,对叶惟投了记好笑的眼神,你是怎么了,人家叫maude不行?

    “ok,那你知道吧?茉迪-茉迪?”叶惟十分兴奋,他马的这太神了,这是个奇迹!

    茉迪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完全蒙了,是不是自己的简历的问题?之前投给那些经纪公司的电子简历都叫茉迪-康拉德,但联系叶惟团队和报名选秀会却叫茉迪-赛明顿。她试图解释道:“茉迪-康拉德是假的,我之前的简历不是真的,对不起……”

    “简历?”叶惟疑惑。

    “在,在这里。”茉迪立即慌手慌脚的从手袋里拿出那份新简历,手颤的递给他,“这是真的,这份是真的,对不起。”

    “哦?”叶惟皱眉地接过,本来今天不准备看任何简历的,今天与选角无关,但对她有些特别的好奇,就翻看了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茉迪-赛明顿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13)261-4792

    出生日期:1989-7-15

    出生地址:犹他州,卡查郡,天堂镇

    身高:1。60m/5’2’’__________眼睛颜色:天蓝

    体重:45公斤/99磅_______________头发颜色:棕金

    【表演经历】

    从小每天练习表演,喜欢独自在生活中演练各个戏剧和电影角色。

    【培训经历】

    母亲是一位业余戏剧演员,从小受其表演教育至9岁。之后自己修习了多本表演学书籍,如《演员自我修养》、《空的空间》、《演员的技术》、《表演艺术心理学》等。

    【特别才艺】

    ●农活,擅长农场的工作,如饲喂禽畜、给牛接生等。

    ●厨艺,熟悉厨房事务,会烹饪超过15种菜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给牛接生?酷。”叶惟又翻看了下她的头像照片,拍得非常美,但是……把简历递回给少女,微笑道:“你的简历很有趣,先放好吧,今天无关选角。”

    “噢,好的。”茉迪连忙把简历放回手袋,能看到viy的态度有了变化,没有刚才的热情。她做错事了,不应该拿简历出来的,他是问简历,不是说出示简历……

    “那么,茉迪,请享受这里的风景。”叶惟笑了笑,就带着吉娅一起走开,走向庄园大门那边,迎接下一位少女的到来。

    吉娅早已满头的问号,见周围的人们都有距离,小声问:“你逗个乡下姑娘做什么?你真缺德。”

    “也许是她逗我们。”叶惟耸肩的哂笑,“我不认为她真叫茉迪,那女孩很狡猾。”吉娅疑问:“你什么意思?”叶惟惊讶的看着她,有没有搞错,“茉迪-亚当斯!”吉娅闻言抬眉:“谁?好像有印象。”

    正要转弯出花园,叶惟回头看看还站在那里的少女的背影,说道:“茉迪-亚当斯,20世纪初百老汇的超级巨星。我以前有段时间非常迷她,都因为理查德-麦瑟森那本书《愿时光倒流》,还有那部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

    见吉娅更困惑的样子,他也更惊讶了:“你没看过《时光倒流七十年》?吉娅大师,你不会吧?”

    “看过,没多大印象。”吉娅白了他一眼,“克里斯托弗-里夫演的对吗,他回到过去跟一个舞台剧女演员恋爱。”

    “是的就是这个,那女主角的原型就是茉迪-亚当斯。”

    “那我不清楚。”

    叶惟真有点憋着了,当下带头往庄园的豪宅走去,要一五一十告诉吉娅怎么回事,自己也要查个清楚。

    ……

    茉迪-尤英-亚当斯-基斯卡登(maude-es-kiskadden),1872-11-1至1953-7-17,生于犹他州盐湖城,父亲约翰-亨利-基斯卡登是个银行职员,母亲阿塞纳丝-安-亚当斯是位舞台剧演员。

    在九个月大的时候,她第一次登上舞台,在她母亲的怀中饰演一个宝宝。虽然她父亲反对,但她还是从此开始随母亲出演戏剧,几乎整个童年都在演艺中度过,她的父亲在其小时候就不幸去世。

    茉迪-亚当斯16岁第一次亮相百老汇,开展自己传奇的舞台生涯。《罗密欧与朱丽叶》、《小牧师》、第一代《彼得-潘》、《迷迭香》等等,她是日场偶像,她有神一般的演技,她是美国第一代全民女神之一,她是卖座的保证,她巡演时各地的剧场老板都会翻倍票价,却仍然一票难求。

    舞台之外的茉迪-亚当斯则是一个深居简出的、极为低调的人,最常被描述为“害羞”,尽管她从小演戏到大,依然害羞得不正常。她一生从不接受媒体采访,不演出的时候,她就待在自己的农场过日子,不出席任何活动。

    44岁退休(1916),晚年65岁-71岁担任密苏里州的斯蒂芬斯学院戏剧系的负责人。66岁时接受过唯一一次的电影试镜(1938《年轻的心》,女主角),没有谈妥,12分钟的试镜映像保留至今。

    她终生未嫁,一生没有绯闻,死后其助理遵其遗愿烧毁掉了她生时的所有书信,她的个人生活还是一个谜团。

    茉迪-亚当斯的传奇没有随她去世而结束,科幻惊悚大师理查德-麦瑟森(1926年至今)在70年代一次全家旅游中,在内华达州的“派普的歌剧院(piper‘s-opera-hoe)”看到一张当年亚当斯在该地巡演的照片。那一瞬间,他对这位逝去多年的女演员一见钟情了。

    “我异想天开的爱上她了。(that-creatively-i-fell-in-love-with-her。)”理查德-麦瑟森说。

    麦瑟森想如果有人穿越时空回到茉迪-亚当斯年轻时与她相遇,能不能真和她来一段浪漫爱情?

    他开始研究亚当斯的一生,却被她极度的封闭拒绝了。他于是创建新的信息,写了《愿时光倒流》(1975),以他为原型的理查德-科利尔的年轻作家回到过去,与以亚当斯为原型的艾莉斯-麦克纳相遇相爱,却又不幸返回未来,郁郁而终。

    《愿时光倒流》获得次年的世界奇幻奖最佳小说,1980年电影版《时光倒流七十年》上映,票房和影评界口碑都不佳,但多年过去,它已经是观众界的一部经典。

    “我的上帝,头发宛如瀑布!头发颜色不深,不是金发,但也不是赤褐色的。她身上穿了一件袍子,她看着相机,看着我。

    那双眼睛。”

    《愿时光倒流》

    ……

    “看到了吧,她长得和少女时的茉迪-亚当斯简直一个样,就是这张!她的头像照片更是像极了。

    如果让理查德-麦瑟森看到她,我怕他会激动得心脏病发。

    我不知道眼睛颜色像不像,这些都是黑白照。她的简历上写的她也是犹他州人,她母亲也是戏剧演员。茉迪-亚当斯害羞到极点,你看她害羞不害羞?”

    豪宅内的一间雅致书房,吉娅听了叶惟这一番话,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亚当斯照片,全明白了过来,“还真是个狡猾女孩!但真他马的像!”她忍不住爆粗,真见鬼了。

    那女孩显然知道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让自己一切更像茉迪-亚当斯,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过头了。

    本来跟哪个明星名人撞脸,是十分常见的事,但是连名字、出生地和性格都撞,真的过了。“茉迪”或许认为这让她更特别,对其他人可能有用,对viy这种天才耍小聪明,就不但得不到好感,还让人厌恶。

    “可惜了。”叶惟看着屏幕叹了声。

    吉娅理解他的心情,也觉得可惜,很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16岁就这么狡猾,这是最不像茉迪-亚当斯的地方。不是说要以亚当斯为行为标准,是实诚点好,尤其今天的见面会是为了让谎言去死。

    “可惜了。”叶惟又说,转念想为了推销自己而玩花样没什么可指责的,自己在奋斗路上也撒谎不少了,不能因为别人像茉迪-亚当斯就扭曲的苛待。他说道:“外形方面她是个绝妙的好苗子,就不知道表演才能怎么样。”

    “会不会一切都是事实?”吉娅忽然说,“名字?她母亲是茉迪-亚当斯的粉丝,像你,希望女儿成为亚当斯那样的演员,就取这个名字了。长得像这种事太多啦,报纸上经常都有什么没有血缘却长得双胞胎一样的两个人。”

    她想到条关键线索,噢的操作起键盘鼠标,“犹他州是摩-门教的大本营,那些移民很多源自同一个地方的,那女孩是不是摩-门教徒?她姓赛明顿对吧?sy迷ngton。”

    吉娅输进电脑,谷歌搜索,边看结果边道:“这是苏格兰人姓氏。茉迪-亚当斯姓基斯卡登,kiskadden。这也是苏格兰人姓氏!说不好她们还真有什么血缘关系。看看这!该死的,茉迪-亚当斯还是五月花号乘客约翰-豪兰的后裔,比我们早到美国好几百年。

    你看这家伙有多少后裔?光他的孩子就十个,这十个孩子生一百个没问题,以后有了摩-门教,一夫多妻那么多年,老天……说不好赛明顿也是约翰-豪兰的后裔,dna什么的都返祖了。至于害羞。”

    吉娅看向旁边想着什么的叶惟,嘿嘿的笑道:“她一看就是个乡下姑娘,你的大粉丝,头一次见到你,激动害羞很正常嘛。”

    “有可能,有道理。”叶惟点了点头,“等会你去问问她,别让她难堪,弄清楚事情就行了。”

    “收到。”吉娅应下,“我还挺喜欢那女娃的,但这真他马的像!”

第381章 让我们击败现实    无法诉说我听闻此事后的愤怒,最近接连有多位少女遭到以号称是我的选角导演的骗子诈骗,受骗金额从数千至一万不等。一位朋友跟我说,这也没办法,这些骗局一直都存在,只是骗子们最近以我的名义行骗而已。

    我对骗子并不陌生,我的家庭就曾经因为一个骗子制片人的欺骗而陷入巨大的危机。

    骗子们用最阴险恶毒无耻下作的思维去想出最全无人性的手段,被他们欺骗既需要反省,却不用呵斥自己。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只是缺乏了解,只是不会从无耻道路去想,我永远都不喜欢那样去想。

    我理解受骗是什么滋味,也理解因为他人的恶意而可以使自己落入何等艰难的境地。在这种时候,人很容易会朝黑暗走去,失去真正珍贵的东西,人性的美。我无法付之一笑或坐视不管,我就要管这该死的闲事。

    并非想当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只想做点什么正确的行动,以行动告诉你们,女孩们,事情没有结束。

    不要对人性失望,不要对追梦失望,你们也许认为这就是现实,不是的,那只是一个开始!

    让我们击败现实,彻底的毁灭它!就是这一回!

    该怎么办?我已经有了些想法并且尽力去实现了,但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第一点是动员网络的力量,把那些下贱的骗子找出来,逮捕他们。

    事情不会很容易,我们走着看,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和这类事情的存在,了解到参加选角试镜是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的!就像这样,让那些骗术暴露失效。为此,我将建立一个网站“lie-go-to-die(谎言去死)”,。liegotodie。,这网站将会收集、公布和提供查询此类行业诈骗,我的团队会尽力宣传和经营它。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协助,不要让更多的受骗人出现,尽可能地灭绝骗子们的生存空间。

    第二点,女孩们,就算立即抓到骗子们,也可能无法追回你们的钱了。但你们需要钱去生活和发展,所以我想尽自己的一点微薄力量,私人对你们进行补偿,你们就骗了多少,我就补偿多少。

    不过你们可不能骗我!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骗子与女孩联合骗我的事情发生,每个人都要先证明受骗的真实性。这会有一个严格的检验要求,像报案、银行支取单、合同等,今天之后的统一每人补偿500,至选秀会结束而结束。

    你也要证明自己真是个演员或有意成为演员。如果谁骗我,哪怕是一美仙,我也会向sag投诉,你将进入骗子的行列,是的,这会影响你的未来。不要这么做,做个诚实的人。

    但只要一切真实,那么你会拿回被骗走的钱。因为电影,我有了些财富,我想帮助同样热爱电影的人。所以,我还会送你们每个人一份礼物,相同的表演培训班一个课程!这是我能想到的送给演员们最好的礼物。

    还有只有一份的特别大奖!容我先卖个关子。

    第三点,我将在14号专为你们举办一场见面会。

    所有的意思就是想帮助,因为我知道追梦有多么难,谁都不应该在刚出发之际就遭受重大打击。

    在这条路上,你们会遇到坏人,但你们也会遇到好人,我将是其中之一。

    我相信,这世界有好人的,而且好人会有好报。事实上我就遇到过很多的好人,我的成功离不开他们的帮助。在这个行业,或许也是任何行业,搞定一百个坏人,还不如搞定一个好人。我祝愿大家都会遇到好人。

    女孩们,不要羞怯于自己上当受骗,你们没有任何错误,勇敢地站出来!让骗子们的手段暴露于阳光之下而失去作用,让他们被逮捕,让他们去死!女孩们,我诚恳的邀请你们联系我,我想见见你们这些善良可爱的傻妞,非常荣幸。

    另外要说清楚的是,特别大奖和这次见面会皆与选角活动无关,将不会涉及任何选角事务。所以请所有准备参加选秀会的女孩都放心,没有人因此落后了什么,谢谢大家,祝大家都好运!

    叶惟的博客,2006年1月10日

    ※※

    近来的选秀会行骗风波因为叶惟的长篇回应而爆发,媒体大众又一次纷纷被viy惊动!

    这位电影神童刚在7号获得第40届全国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导演提名,另一位提名者是《卡波特》的贝尼特-米勒,获奖者则是《暴力史》的大卫-柯南伯格。他也入围了另一重要奖项第11届评论家选择奖最佳导演,六选一,李安获奖。

    而在me公司公布的最新一期q分上(去年9月-12月),叶惟的正面q分高达42分!从上期的16分一举增长了162%,可谓一飞冲天,42分已是一线电影明星的分数,以亚裔少年导演的身份。

    叶惟的负面q分也有19分,很多人恨他,想他消失,富有争议就是这样。

    无论如何,几番风波后,亮相近两年,viy终于要登上下周1月16日《时代周刊》封面,那天也是金球奖举行的日子。

    这个坏小子天才又有新闻了,不只是娱乐媒体关注,主流媒体们也报道着这起社会性的事件。

    叶惟的善意和慷慨得到了左倾主流媒体的一致好评,《洛杉矶时报》称“叶惟有超乎青少年偶像的责任感、成熟、智慧”,《纽约时报》评论称“叶惟抓住慈善机会进行自我救赎”,《华尔街日报》称“这是叶惟最天才的一面”……

    民众们也普遍叫好,却不是所有人都持善意去对待,右倾媒体们要么提都不提,要么就阴阳怪气、导向阴暗面:这是叶惟的炒作,这是公关,这是事件营销。甚至像某些八卦媒体般直接抹黑。

    极右的《福克斯新闻》给叶惟算了一笔账:

    从选秀会公布到现在不过半个月,受骗少女的人数最多也就30个,即使叶惟给她们每人补偿一万块,也就30万,30个表演培训课程算大数共20万,叶惟最多花掉50万。

    这笔钱在慈善界算不上什么,跟比尔-盖茨、奥普拉这些人比就像给少女们各买了一瓶可口可乐。

    但这笔钱造就的效果却很大,乐善好施的名声、暴力伤人案的平息、个人魅力的提升,还可以宣传他的三个新项目,还可以助他冲击奥斯卡提名,要知道五千多奥斯卡评委中演员占了21%,演员是奥斯卡评委中的最大势力,排第二的制片人只占8%。

    这些受害少女都是什么?演员。

    最能理解演员的辛酸的莫过于演员,叶惟这一个举动,一下博得了这21%评委们的印象和好感,比其它什么公关都有用,简直是“演员的好朋友”。演员们通常得不到尊重,却非常渴望被尊重,叶惟此举又尊重又暖心,演员们最喜欢这种人,最希望自己曾经或以后能遇到这种人,尤其还是个大才子。

    通常才子是这么对待演员的:“你们就是些傻蛋,俗物,人肉道具。”

    演员们其实心知肚明,谈到才华,他们当然比不过那些才子,所以演员往往对才子情感复杂,既佩服向往他们的才华,又时常憎恨他们。詹姆斯-卡梅隆是个例子,与他合作过的演员大多会和他交恶,但没有谁不称赞他的才华。

    李安是个反例子,他学表演出身,理解演员,与每位合作过的演员都非常好,华人导演能在颁奖季大杀四方离不开他的人缘。

    叶惟?他把演员称为“热爱电影的人”,这句寻常的话对演员却是个极高的赞誉,因为通常是“你懂电影吗?”,高赞誉却不做作不肉麻,而且不只是说说而已。这件事情全是这样,他在帮助那些少女的同时,也极大的示好了演员群体。

    《福克斯新闻》评论说“这是只赚不赔的生意,叶惟可能花掉50万,却做了一次完美的公关。”

    也许是有这种效果,但《福克斯新闻》说得叶惟之所以这么做全为了利益,是个精心策划的公关活动,这让影迷粉丝们、大部分中立派都感到气愤:

    “怎么不见其他人这样做?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吧?”、“福克斯新闻,你们真是恶心透了!同样一件事,叶惟做就有问题,白人做就没问题,恶心。”、“我只知道viy要花掉几十万帮助一群无辜少女!收起你们的恶意猜测,你们和那些骗子一样该死!”……

    《好莱坞报道者》自然有在关注,一名行业人士受访称:“这有助于叶惟拿到奥斯卡提名,没有人不喜欢他这么做,他这次真让很多以前轻视他的演员都感动了,他们都开始喜欢这个小子。他几乎稳进奥斯卡的,他的风头太盛了。”

    不管是不是公关,事情在继续。

    在无数的行业内外人们的期待中,1月12日星期四到来了,第58届导演工会奖揭晓提名的日子!

    没有电视直播,这天一大早,当工会揭晓后,消息就迅速传开。

    很多人打开电脑上网查询,就像彩民们去查最新一期强力球的中奖号码。普通民众不会关注dga,但绝对的有着一大帮少女在紧张关注,当看到提名名单的那一瞬,她们都欢呼沸腾。

    所有支持叶惟的人也都展露笑颜!

    入围了!!!

    第58届美国导演工会奖提名名单:

    【电影类电影最佳导演】:

    乔治-克鲁尼,《晚安,好运》

    保罗-哈吉斯,《撞车》

    李安,《断背山》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慕尼黑惨案》

    叶惟,《阳光小美女》

    【电影类纪录片最佳导演】:

    基夫-大卫逊、理查德-拉达卡尼,《魔鬼的银矿》

    维尔纳-赫佐格,《灰熊人》

    ……

    dga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导演提名人诞生,年仅17岁零327天,叶惟正势不可挡地奔向奥斯卡。

    这是叶惟获得的含金量最高的一个最佳导演提名全由导演们所决定。

    再加上此前第17届制片人工会奖的提名情况,《阳光小美女》入围了电影类最佳电影(五个名额),署名的两个制片人正是叶惟和加里-高兹曼。在大众的悄然不觉中,viy已经是两项重量级奖项的最年轻提名人,已然是一个传奇。

    dga、pgaa的名气没有金球奖那么高,但这实在是历史性的一届颁奖季,叶惟以不容忽视的成就得到了两大工会的同行认可。当然真的离不开之前众多的大导演大人物表态支持他,又有着影评界、高票房的舆论力量。

    可以说到了现在,叶惟提名奥斯卡已是十之*的事。

    叶惟热正掀起着新一轮的热浪,娱乐媒体们报道着颁奖季的最新战况,海外媒体们也在跟进。

    迪士尼有别的话要说,关于《白雪公主和七武僧》这个项目。在所有邀请叶惟执导的大制片厂项目中,只有它还没有了结,随着叶惟宣布一年三部电影的计划,等于也拒绝了,只不过迪士尼一直没回应。

    就在近日,迪士尼的发言人海迪-特罗塔向媒体们表示:“这是个长期项目,叶惟暂不接手让它再度停滞下来了。我们是随时欢迎他加盟的,在没有确定导演之前,这个项目的预设导演都是他。”

    也就是说停了,大概会等上叶惟一年,看看他一年三部之后变成什么样,迪士尼再有决定。

    其实都迪士尼自己在说,叶惟方面并没有任何回应,这位神童显然非常忙。

    忙电影,也忙诈骗风波一事,在诱tube上的“viy拍了”频道,叶惟发布了一个新视频,坐在书房的电脑桌前谈这件事:“嘿,大伙儿。最近有多位女孩被骗了,骗子打着我的选角导演的名义……”

    他真在尽自己的力量宣扬着这件事,扩大着它的影响力,让尽可能多的女孩儿知道。

    ……

    在数十名少女欣喜期待、紧张忐忑的心情中,1月14日星期六到来了!viy约见她们的日子。

    见面会的举办地是位于马里布的一栋海景庄园,这是汤姆-汉克斯家的物业,度假时住的,今天免费借给叶惟用一天。但见面会不是派对形式,早上10:00集合,至下午17:00解散,午餐在庄园进行,穿日常衣服就行了,也不用带什么。

    对少女们来说,自从10号那天叶惟更新博客后,一切都如在梦幻。

    “茉迪,viy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这天早上见时间差不多,斯黛拉就开车载着茉迪前往马里布,萨菲也在跟着同行。

    座驾是斯黛拉和叶惟唯一相同的地方,都开着一辆旧款的二手两厢车。八卦媒体一直都关注着viy的车,有句话叫“你在洛杉矶,开什么车代表着你是个什么人”,年少多金的坏小子,理应开一辆豪车、跑车、豪华跑车。

    叶惟开了都没人会说他奢靡,那是正常。没想到他成名到现在,竟然还开着那辆明显残旧的两厢大众,让媒体们无话可说。

    “红色和蓝色。”

    “嗯,viy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星球大战》。”

    “嗯,《星球大战》的主角叫什么?”

    “卢克-天行者。”

    车内正响着温习叶惟资料的谈话声,这是斯黛拉的主意,因为茉迪有可能会和viy聊天,不了解对方怎么可能聊得好?那里可是还有着几十个女孩,想出风头就要做好功课,她们筹备几天了,茉迪的表演没问题,但说话是个大问题。

    这时候,坐后排的茉迪对答如流,旁边的萨菲满脸羡慕的看着她,这几天萨菲都只有这个表情。

    茉迪今天特别漂亮,化了淡妆,身着两人合力借给她的最好衣装,淡棕色短靴,挽个粉红小手袋,一条稍为过膝的印花白色短袖连衣裙,再加她自己那件粉蓝外套,旧是旧点,却正好突显楚楚可怜的气质,微卷的长发自然披垂,显出几分优雅。

    这个造型不只是针对茉迪自身,也针对了叶惟的喜好,斯黛拉两人做了很多研究,就像要出席的人是自己,最后综合妮娜-杜波夫、莉莉-柯林斯和艾玛-罗伯茨的风格后,把茉迪打扮成这样。

    越快到目的地,萨菲越羡慕得妒忌,真像灰姑娘的故事,这是辆南瓜车,她和斯黛拉是老鼠,唉,可怜的老鼠!

    斯黛拉也羡慕妒忌,但好早之前就感觉这是自己的使命,仿佛viy给了她800块小费,都为了让她带好茉迪,把这女孩送到他面前让他过目。她压着复杂的滋味,一边开车,一边又问道:“viy的宠物叫什么名字?”

    “托托,一只凯恩梗。”茉迪答说,忽然听到萨菲呜了声,这几天早已领会她们的复杂,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感激着她们的帮助,只是见面会规定只能自己一个人去……

    她讷讷的道:“斯黛拉,萨菲,要不我把你们的简历也带上?”

    没说要不要、能不能带简历,叶惟只说不会有任何选角事务,斯黛拉说带上简历以防万一。

    “你当自己是谁?还推荐别人?”正当萨菲要叫好,斯黛拉大声的否决:“你是叶惟你怎么想?别害我们!你就把自己照顾好吧!”萨菲叹着气望向窗外,优美的街道、豪华的住宅,大海就在旁边,她突然快要哭:“真不公平……”

    “笑!”斯黛拉连忙要叫住,“别扰乱茉迪的心情,笑!只有好心情才能笑得好,只有笑得好才被人注意到!”

    萨菲却抽泣了起来,茉迪皱眉抿嘴,伸手去搂她的肩膀,萨菲哭得更大声了。

    “早知道不让你跟来了……”斯黛拉嘀咕的咒骂,弄得自己也想哭。

    车子就在低落的气氛中到达目的地,和曦的阳光下,宽阔的道路上停有多辆车子,入目处看不到豪宅的面貌,满是花草树木,铁栅栏和围墙隔了开来,有女助理人员站在铁栅栏门边,笑迎着来宾少女们。

    有另外两伙人与茉迪她们几乎同时到来,两位青春少女正往庄园里走去,都满脸欢快期待的笑容。

    “去吧。”车子往路边停好,斯黛拉向茉迪说,“下午我们再来接你。”萨菲什么都没说,无力的倒靠着椅背。

    “我会加油的。”茉迪感激的看看两人,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车,又看看两人。

    “去啊!”、“茉迪,你行的……”

    尽管推演排练了几天,此时此刻,茉迪心中一片空白,走向那道打开的铁栅栏门。在之前就已经联系认证过受害者身份了,她比较简单,虽然当时没有报案,但保留着那份意向合同,还有银行取钱证明。

    女助理看了她出示的id卡就让她进去,笑说着:“欢迎!进去沿着路直走,viy在接见每位女孩,请。”

    茉迪又回头望望,见斯黛拉两人挥手,才走进庄园的大门。

    沿着两旁种满茂盛草木的路直走,到尽头刚转弯,只见宽阔的花园里有很多人了,一看有超过二十位的少女,茉迪的双眸突然定住,叶惟,他就在那里!前面十几步外,在他旁边跟着几个人,吉娅-科波拉在其中。

    他就在那里,刚刚先进来的两位少女正激动地围着他,笑说着什么,他也在说着什么。

    茉迪感觉听不见声音,只有一片嗡嗡砰砰,心跳的声音,思绪凌乱的声音……

    她走过去,脚步却渐渐地放慢下来,该说什么?突然不会说话了。来到洛杉矶的这小段日子的一幕幕,涌满着心头,有悲有喜,难以置信,竟然真见到viy了……

    那两个少女被一位助理带着走开,叶惟和吉娅-科波拉朝这边望来,他笑喊道:“欢迎来到汤姆叔叔的……”他的眼睛微微瞪大,像是因为惊讶,“……茉迪!?”吉娅-科波拉疑惑的看看他。

    茉迪怔了怔,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他叫出口,脸容瞬时红透了,他提前看过大家的资料了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