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无法诉说我听闻此事后的愤怒,最近接连有多位少女遭到以号称是我的选角导演的骗子诈骗,受骗金额从数千至一万不等。一位朋友跟我说,这也没办法,这些骗局一直都存在,只是骗子们最近以我的名义行骗而已。

    我对骗子并不陌生,我的家庭就曾经因为一个骗子制片人的欺骗而陷入巨大的危机。

    骗子们用最阴险恶毒无耻下作的思维去想出最全无人性的手段,被他们欺骗既需要反省,却不用呵斥自己。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只是缺乏了解,只是不会从无耻道路去想,我永远都不喜欢那样去想。

    我理解受骗是什么滋味,也理解因为他人的恶意而可以使自己落入何等艰难的境地。在这种时候,人很容易会朝黑暗走去,失去真正珍贵的东西,人性的美。我无法付之一笑或坐视不管,我就要管这该死的闲事。

    并非想当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只想做点什么正确的行动,以行动告诉你们,女孩们,事情没有结束。

    不要对人性失望,不要对追梦失望,你们也许认为这就是现实,不是的,那只是一个开始!

    让我们击败现实,彻底的毁灭它!就是这一回!

    该怎么办?我已经有了些想法并且尽力去实现了,但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第一点是动员网络的力量,把那些下贱的骗子找出来,逮捕他们。

    事情不会很容易,我们走着看,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和这类事情的存在,了解到参加选角试镜是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的!就像这样,让那些骗术暴露失效。为此,我将建立一个网站“lie-go-to-die(谎言去死)”,。liegotodie。,这网站将会收集、公布和提供查询此类行业诈骗,我的团队会尽力宣传和经营它。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协助,不要让更多的受骗人出现,尽可能地灭绝骗子们的生存空间。

    第二点,女孩们,就算立即抓到骗子们,也可能无法追回你们的钱了。但你们需要钱去生活和发展,所以我想尽自己的一点微薄力量,私人对你们进行补偿,你们就骗了多少,我就补偿多少。

    不过你们可不能骗我!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骗子与女孩联合骗我的事情发生,每个人都要先证明受骗的真实性。这会有一个严格的检验要求,像报案、银行支取单、合同等,今天之后的统一每人补偿500,至选秀会结束而结束。

    你也要证明自己真是个演员或有意成为演员。如果谁骗我,哪怕是一美仙,我也会向sag投诉,你将进入骗子的行列,是的,这会影响你的未来。不要这么做,做个诚实的人。

    但只要一切真实,那么你会拿回被骗走的钱。因为电影,我有了些财富,我想帮助同样热爱电影的人。所以,我还会送你们每个人一份礼物,相同的表演培训班一个课程!这是我能想到的送给演员们最好的礼物。

    还有只有一份的特别大奖!容我先卖个关子。

    第三点,我将在14号专为你们举办一场见面会。

    所有的意思就是想帮助,因为我知道追梦有多么难,谁都不应该在刚出发之际就遭受重大打击。

    在这条路上,你们会遇到坏人,但你们也会遇到好人,我将是其中之一。

    我相信,这世界有好人的,而且好人会有好报。事实上我就遇到过很多的好人,我的成功离不开他们的帮助。在这个行业,或许也是任何行业,搞定一百个坏人,还不如搞定一个好人。我祝愿大家都会遇到好人。

    女孩们,不要羞怯于自己上当受骗,你们没有任何错误,勇敢地站出来!让骗子们的手段暴露于阳光之下而失去作用,让他们被逮捕,让他们去死!女孩们,我诚恳的邀请你们联系我,我想见见你们这些善良可爱的傻妞,非常荣幸。

    另外要说清楚的是,特别大奖和这次见面会皆与选角活动无关,将不会涉及任何选角事务。所以请所有准备参加选秀会的女孩都放心,没有人因此落后了什么,谢谢大家,祝大家都好运!

    叶惟的博客,2006年1月10日

    ※※

    近来的选秀会行骗风波因为叶惟的长篇回应而爆发,媒体大众又一次纷纷被viy惊动!

    这位电影神童刚在7号获得第40届全国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导演提名,另一位提名者是《卡波特》的贝尼特-米勒,获奖者则是《暴力史》的大卫-柯南伯格。他也入围了另一重要奖项第11届评论家选择奖最佳导演,六选一,李安获奖。

    而在me公司公布的最新一期q分上(去年9月-12月),叶惟的正面q分高达42分!从上期的16分一举增长了162%,可谓一飞冲天,42分已是一线电影明星的分数,以亚裔少年导演的身份。

    叶惟的负面q分也有19分,很多人恨他,想他消失,富有争议就是这样。

    无论如何,几番风波后,亮相近两年,viy终于要登上下周1月16日《时代周刊》封面,那天也是金球奖举行的日子。

    这个坏小子天才又有新闻了,不只是娱乐媒体关注,主流媒体们也报道着这起社会性的事件。

    叶惟的善意和慷慨得到了左倾主流媒体的一致好评,《洛杉矶时报》称“叶惟有超乎青少年偶像的责任感、成熟、智慧”,《纽约时报》评论称“叶惟抓住慈善机会进行自我救赎”,《华尔街日报》称“这是叶惟最天才的一面”……

    民众们也普遍叫好,却不是所有人都持善意去对待,右倾媒体们要么提都不提,要么就阴阳怪气、导向阴暗面:这是叶惟的炒作,这是公关,这是事件营销。甚至像某些八卦媒体般直接抹黑。

    极右的《福克斯新闻》给叶惟算了一笔账:

    从选秀会公布到现在不过半个月,受骗少女的人数最多也就30个,即使叶惟给她们每人补偿一万块,也就30万,30个表演培训课程算大数共20万,叶惟最多花掉50万。

    这笔钱在慈善界算不上什么,跟比尔-盖茨、奥普拉这些人比就像给少女们各买了一瓶可口可乐。

    但这笔钱造就的效果却很大,乐善好施的名声、暴力伤人案的平息、个人魅力的提升,还可以宣传他的三个新项目,还可以助他冲击奥斯卡提名,要知道五千多奥斯卡评委中演员占了21%,演员是奥斯卡评委中的最大势力,排第二的制片人只占8%。

    这些受害少女都是什么?演员。

    最能理解演员的辛酸的莫过于演员,叶惟这一个举动,一下博得了这21%评委们的印象和好感,比其它什么公关都有用,简直是“演员的好朋友”。演员们通常得不到尊重,却非常渴望被尊重,叶惟此举又尊重又暖心,演员们最喜欢这种人,最希望自己曾经或以后能遇到这种人,尤其还是个大才子。

    通常才子是这么对待演员的:“你们就是些傻蛋,俗物,人肉道具。”

    演员们其实心知肚明,谈到才华,他们当然比不过那些才子,所以演员往往对才子情感复杂,既佩服向往他们的才华,又时常憎恨他们。詹姆斯-卡梅隆是个例子,与他合作过的演员大多会和他交恶,但没有谁不称赞他的才华。

    李安是个反例子,他学表演出身,理解演员,与每位合作过的演员都非常好,华人导演能在颁奖季大杀四方离不开他的人缘。

    叶惟?他把演员称为“热爱电影的人”,这句寻常的话对演员却是个极高的赞誉,因为通常是“你懂电影吗?”,高赞誉却不做作不肉麻,而且不只是说说而已。这件事情全是这样,他在帮助那些少女的同时,也极大的示好了演员群体。

    《福克斯新闻》评论说“这是只赚不赔的生意,叶惟可能花掉50万,却做了一次完美的公关。”

    也许是有这种效果,但《福克斯新闻》说得叶惟之所以这么做全为了利益,是个精心策划的公关活动,这让影迷粉丝们、大部分中立派都感到气愤:

    “怎么不见其他人这样做?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吧?”、“福克斯新闻,你们真是恶心透了!同样一件事,叶惟做就有问题,白人做就没问题,恶心。”、“我只知道viy要花掉几十万帮助一群无辜少女!收起你们的恶意猜测,你们和那些骗子一样该死!”……

    《好莱坞报道者》自然有在关注,一名行业人士受访称:“这有助于叶惟拿到奥斯卡提名,没有人不喜欢他这么做,他这次真让很多以前轻视他的演员都感动了,他们都开始喜欢这个小子。他几乎稳进奥斯卡的,他的风头太盛了。”

    不管是不是公关,事情在继续。

    在无数的行业内外人们的期待中,1月12日星期四到来了,第58届导演工会奖揭晓提名的日子!

    没有电视直播,这天一大早,当工会揭晓后,消息就迅速传开。

    很多人打开电脑上网查询,就像彩民们去查最新一期强力球的中奖号码。普通民众不会关注dga,但绝对的有着一大帮少女在紧张关注,当看到提名名单的那一瞬,她们都欢呼沸腾。

    所有支持叶惟的人也都展露笑颜!

    入围了!!!

    第58届美国导演工会奖提名名单:

    【电影类电影最佳导演】:

    乔治-克鲁尼,《晚安,好运》

    保罗-哈吉斯,《撞车》

    李安,《断背山》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慕尼黑惨案》

    叶惟,《阳光小美女》

    【电影类纪录片最佳导演】:

    基夫-大卫逊、理查德-拉达卡尼,《魔鬼的银矿》

    维尔纳-赫佐格,《灰熊人》

    ……

    dga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导演提名人诞生,年仅17岁零327天,叶惟正势不可挡地奔向奥斯卡。

    这是叶惟获得的含金量最高的一个最佳导演提名全由导演们所决定。

    再加上此前第17届制片人工会奖的提名情况,《阳光小美女》入围了电影类最佳电影(五个名额),署名的两个制片人正是叶惟和加里-高兹曼。在大众的悄然不觉中,viy已经是两项重量级奖项的最年轻提名人,已然是一个传奇。

    dga、pgaa的名气没有金球奖那么高,但这实在是历史性的一届颁奖季,叶惟以不容忽视的成就得到了两大工会的同行认可。当然真的离不开之前众多的大导演大人物表态支持他,又有着影评界、高票房的舆论力量。

    可以说到了现在,叶惟提名奥斯卡已是十之*的事。

    叶惟热正掀起着新一轮的热浪,娱乐媒体们报道着颁奖季的最新战况,海外媒体们也在跟进。

    迪士尼有别的话要说,关于《白雪公主和七武僧》这个项目。在所有邀请叶惟执导的大制片厂项目中,只有它还没有了结,随着叶惟宣布一年三部电影的计划,等于也拒绝了,只不过迪士尼一直没回应。

    就在近日,迪士尼的发言人海迪-特罗塔向媒体们表示:“这是个长期项目,叶惟暂不接手让它再度停滞下来了。我们是随时欢迎他加盟的,在没有确定导演之前,这个项目的预设导演都是他。”

    也就是说停了,大概会等上叶惟一年,看看他一年三部之后变成什么样,迪士尼再有决定。

    其实都迪士尼自己在说,叶惟方面并没有任何回应,这位神童显然非常忙。

    忙电影,也忙诈骗风波一事,在诱tube上的“viy拍了”频道,叶惟发布了一个新视频,坐在书房的电脑桌前谈这件事:“嘿,大伙儿。最近有多位女孩被骗了,骗子打着我的选角导演的名义……”

    他真在尽自己的力量宣扬着这件事,扩大着它的影响力,让尽可能多的女孩儿知道。

    ……

    在数十名少女欣喜期待、紧张忐忑的心情中,1月14日星期六到来了!viy约见她们的日子。

    见面会的举办地是位于马里布的一栋海景庄园,这是汤姆-汉克斯家的物业,度假时住的,今天免费借给叶惟用一天。但见面会不是派对形式,早上10:00集合,至下午17:00解散,午餐在庄园进行,穿日常衣服就行了,也不用带什么。

    对少女们来说,自从10号那天叶惟更新博客后,一切都如在梦幻。

    “茉迪,viy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这天早上见时间差不多,斯黛拉就开车载着茉迪前往马里布,萨菲也在跟着同行。

    座驾是斯黛拉和叶惟唯一相同的地方,都开着一辆旧款的二手两厢车。八卦媒体一直都关注着viy的车,有句话叫“你在洛杉矶,开什么车代表着你是个什么人”,年少多金的坏小子,理应开一辆豪车、跑车、豪华跑车。

    叶惟开了都没人会说他奢靡,那是正常。没想到他成名到现在,竟然还开着那辆明显残旧的两厢大众,让媒体们无话可说。

    “红色和蓝色。”

    “嗯,viy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星球大战》。”

    “嗯,《星球大战》的主角叫什么?”

    “卢克-天行者。”

    车内正响着温习叶惟资料的谈话声,这是斯黛拉的主意,因为茉迪有可能会和viy聊天,不了解对方怎么可能聊得好?那里可是还有着几十个女孩,想出风头就要做好功课,她们筹备几天了,茉迪的表演没问题,但说话是个大问题。

    这时候,坐后排的茉迪对答如流,旁边的萨菲满脸羡慕的看着她,这几天萨菲都只有这个表情。

    茉迪今天特别漂亮,化了淡妆,身着两人合力借给她的最好衣装,淡棕色短靴,挽个粉红小手袋,一条稍为过膝的印花白色短袖连衣裙,再加她自己那件粉蓝外套,旧是旧点,却正好突显楚楚可怜的气质,微卷的长发自然披垂,显出几分优雅。

    这个造型不只是针对茉迪自身,也针对了叶惟的喜好,斯黛拉两人做了很多研究,就像要出席的人是自己,最后综合妮娜-杜波夫、莉莉-柯林斯和艾玛-罗伯茨的风格后,把茉迪打扮成这样。

    越快到目的地,萨菲越羡慕得妒忌,真像灰姑娘的故事,这是辆南瓜车,她和斯黛拉是老鼠,唉,可怜的老鼠!

    斯黛拉也羡慕妒忌,但好早之前就感觉这是自己的使命,仿佛viy给了她800块小费,都为了让她带好茉迪,把这女孩送到他面前让他过目。她压着复杂的滋味,一边开车,一边又问道:“viy的宠物叫什么名字?”

    “托托,一只凯恩梗。”茉迪答说,忽然听到萨菲呜了声,这几天早已领会她们的复杂,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感激着她们的帮助,只是见面会规定只能自己一个人去……

    她讷讷的道:“斯黛拉,萨菲,要不我把你们的简历也带上?”

    没说要不要、能不能带简历,叶惟只说不会有任何选角事务,斯黛拉说带上简历以防万一。

    “你当自己是谁?还推荐别人?”正当萨菲要叫好,斯黛拉大声的否决:“你是叶惟你怎么想?别害我们!你就把自己照顾好吧!”萨菲叹着气望向窗外,优美的街道、豪华的住宅,大海就在旁边,她突然快要哭:“真不公平……”

    “笑!”斯黛拉连忙要叫住,“别扰乱茉迪的心情,笑!只有好心情才能笑得好,只有笑得好才被人注意到!”

    萨菲却抽泣了起来,茉迪皱眉抿嘴,伸手去搂她的肩膀,萨菲哭得更大声了。

    “早知道不让你跟来了……”斯黛拉嘀咕的咒骂,弄得自己也想哭。

    车子就在低落的气氛中到达目的地,和曦的阳光下,宽阔的道路上停有多辆车子,入目处看不到豪宅的面貌,满是花草树木,铁栅栏和围墙隔了开来,有女助理人员站在铁栅栏门边,笑迎着来宾少女们。

    有另外两伙人与茉迪她们几乎同时到来,两位青春少女正往庄园里走去,都满脸欢快期待的笑容。

    “去吧。”车子往路边停好,斯黛拉向茉迪说,“下午我们再来接你。”萨菲什么都没说,无力的倒靠着椅背。

    “我会加油的。”茉迪感激的看看两人,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车,又看看两人。

    “去啊!”、“茉迪,你行的……”

    尽管推演排练了几天,此时此刻,茉迪心中一片空白,走向那道打开的铁栅栏门。在之前就已经联系认证过受害者身份了,她比较简单,虽然当时没有报案,但保留着那份意向合同,还有银行取钱证明。

    女助理看了她出示的id卡就让她进去,笑说着:“欢迎!进去沿着路直走,viy在接见每位女孩,请。”

    茉迪又回头望望,见斯黛拉两人挥手,才走进庄园的大门。

    沿着两旁种满茂盛草木的路直走,到尽头刚转弯,只见宽阔的花园里有很多人了,一看有超过二十位的少女,茉迪的双眸突然定住,叶惟,他就在那里!前面十几步外,在他旁边跟着几个人,吉娅-科波拉在其中。

    他就在那里,刚刚先进来的两位少女正激动地围着他,笑说着什么,他也在说着什么。

    茉迪感觉听不见声音,只有一片嗡嗡砰砰,心跳的声音,思绪凌乱的声音……

    她走过去,脚步却渐渐地放慢下来,该说什么?突然不会说话了。来到洛杉矶的这小段日子的一幕幕,涌满着心头,有悲有喜,难以置信,竟然真见到viy了……

    那两个少女被一位助理带着走开,叶惟和吉娅-科波拉朝这边望来,他笑喊道:“欢迎来到汤姆叔叔的……”他的眼睛微微瞪大,像是因为惊讶,“……茉迪!?”吉娅-科波拉疑惑的看看他。

    茉迪怔了怔,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他叫出口,脸容瞬时红透了,他提前看过大家的资料了吗?

第380章 我是个演员    2003年,洛杉矶。

    阿尔瓦拉多-雷代理经纪公司(3经纪人,129客户,行业下游),明亮雅致的办公室里,中年男经纪人坐在办公桌后看着一份演员简历。

    对面一个金发少女高谈着说:“我是我们高中的啦啦队队长,但我最爱表演,我演过很多学校的舞台剧,我想成为像妮可-基德曼那样的明星,凯特-温斯莱特那样也行。我不算喜欢她,我觉得她有点装,她好像就演了《泰坦尼克号》,还有什么吗?她被高估了。但我喜欢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她的话声不由停下,只因经纪人正以一种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我是凯特-温斯莱特的影迷。”经纪人说,“她在《携手人生》里把朱迪-丹奇都比下去了。”

    “呃……”少女怔愕。

    dpn经纪公司(11经纪人,552客户,行业中游)的一个办公室里。

    “你感觉我怎么样?”少女语气挑逗,眼神挑逗的看着那男经纪人,挑逗地拨弄自己的嘴唇,“我长得够性感吗?”

    “我是同性恋。”经纪人说,看看桌上那几张接近于裸体的摄影照片,“抱歉,我们公司暂时不需要性感型的客户,祝你好运。另外给你个提醒,我们做正式演员经纪人的,看到这种照片,最想做的事情是报警。”

    “呃……”少女怔愕。

    la人才管理公司(5经纪人,73客户,为《情迷阿拉巴马》、《全民情敌》等合作代理,行业上游)的一个办公室里。

    “现在,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好,请问?”

    男经纪人微有点惊讶,少女自信大胆的问道:“你代理着几位演员?你觉得我属于哪种类型的演员?你代理着多少和我属于同类型的演员?如果我选择你当我的经纪人,你可以给我带来什么?你又指望我给你些什么?我准备好做一切事情的了。”

    “我想你……出去?”经纪人歉意的说,“恐怕你不符合我们公司的形象,祝你好运。”

    “呃,但我真的可以……”少女怔愕,“你知道,一切事情。”

    “祝你好运。”

    jka人才代理经纪公司(2经纪人,58客户,主打独立电影和电视节目,行业中游)的一个办公室里。

    “我之前刚演了部独立电影叫做《我的完美家庭》,我在里面演女儿,一个主要的女配角。”少女一脸堆积的甜笑,侃侃地谈着:“演电影真是有趣,对我来说不难,很有趣。在片场的时候,我就像在家……”

    “my-perfect-fa迷ly?”女经纪人往键盘上敲了起来,电脑屏幕上显示着imdb的页面,她一边查看一边说:“没找到。最近的是1992年的电视电影perfect-fa迷ly,演女儿的是施瑞-阿普莱碧。没有你。”

    “呃……不是什么电影都能找到嘛。”

    “imdb能找到任何项目。”

    “大概还没有登记……”

    “大概是的。斯黛拉,我们是家小公司,还没有完全做好增加客户的准备,所以你回去等消息好吗?”

    ota经纪公司(14经纪人,710客户,大牌客户有达科塔-范宁、艾丽-范宁等,行业上游)的一个办公室里。

    “噢不!!!罗密欧!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也不活了……神父!?神父你快救救他!!!”

    在男经纪人的注目下,金发少女正进行着《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独白表演,动作夸张地哭天喊地,她突然奔向办公桌,“我不活了!!!”她激动地抓起桌上一瓶小口长花瓶,往自己胸口刺去,“啊”

    她一声惨叫,就无力地倒向“罗密欧(办公桌)”,手中的花瓶掉落地去,砰的一声脆响!

    “god!!”经纪人失声,看着满地的花瓶碎片,眼睛都直了。

    少女站立身子,既为自己的表现感到兴奋,神父(经纪人)也被带入戏了,又为太入戏打碎花瓶而不安,“谢谢,我演完了。”

    “你刚刚砸碎了1000美元!”经纪人气得快哭,“够了,现在出去吧,永远不要回来!”

    一听到1000美元,少女已经急忙抓过桌上自己的简历和摄影照,逃命般往办公室外奔去。

    ※※

    2006年1月10日下午,洛杉矶。

    斯黛拉陪着茉迪来到位于圣莫尼卡第6街东段的代理之家公司面试,办公楼是两层高的长方体,两人进来后在前台小姐的指示下,到了二楼一个办公室外的接待区等候,约定的时间是15:30,还有半小时。

    对她们而言,这位叫巴里-雅克布森的经纪人就是大人物,提前来等半小时是一种礼节。

    但等到快16:30还没有被会见,那就有问题了。

    虽然接待区只有两人在等,斯黛拉却开始频频去望接待台那边墙上的时钟,而茉迪一直专心地默默排练等会的说辞。

    刚过16:30,年轻的女接待员起身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告知道:“女士们,不好意思,雅克布森先生太忙了,没时间见你们,会面取消了。”

    茉迪顿时愣住,悄然抓紧了手上的简历边角。

    “女士……”斯黛拉深吸一口气,压着满腹的不满,甜笑道:“女士,麻烦你告诉雅克布森先生,我们不介意再等等,等到今天他下班前都行,他什么时候闲下来了,什么时候再会面茉迪。”

    “行。”女接待员搁下一句,就走回接待台,什么都没做,只远远的瞥了两人一眼,你们愿意等就继续等吧。

    斯黛拉又对她笑笑,就收回目光,小声的跟茉迪说:“等着吧,以后你再遇到这种情况都要这样赖着别走,没人会赶你走的,等下去说不定就成了。对那些接待员礼貌点,得罪别人没有任何好处。”

    “好。”茉迪受教的点头,继续默然排练起来。

    这一等就又是大半个小时,直到17:12,女接待员又一次拿起台上电话听,放下话筒后,朝这边说道:“你们有5分钟。”

    “茉迪,快去!”斯黛拉连忙说,没有起身,如果她保姆似的跟着一起进去,那会面不用1分钟就会结束,“加油!”

    “好……”茉迪慌急的拿着简历等材料快步走向办公室,脸容已经紧张得发红,脚步有点乱。

    看着的斯黛拉无奈地撑额头,这怎么当演员?

    “没有沙奎尔,没有胜利。夸梅-布朗完全不行,没有人能帮到科比,斯马什-帕克?开什么玩笑?”

    明亮宽敞的办公室里,一个蓝西装的中年白人男人豪华办公桌后的黑色皮椅上,正手持电话筒聊着什么,见到少女开门进来,他向她做了个压手的请坐手势,“要是今年又进不了季后赛,我不会续订季票,我宁愿把钱送给尼克斯,哈哈……”

    茉迪轻手轻脚的走到桌前椅子坐下,安静地等待对方聊完电话再说,这是斯黛拉教好的。

    “哈哈哈,周末去打高尔夫?昨天和凯恩他们打,那婊-子养的,竟然打出了一记老鹰,不是运气还能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雅克布森笑聊了有近十分钟,说着各种的运动话题,忽然才道:“不说了,还有些工作要忙,办公室里有个新人,哈哈。”

    他放下话筒,咳了声,咳得中年脸庞满是皱纹,勾勾手指,“简历给我?”

    “雅克布森先生你好,我是茉迪-康拉德。”茉迪双手把简历递给他,努力让声音平稳自信。

    雅克布森接过简历看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茉迪-康拉德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13)261-4792

    身高:1。60m/5’2’’__________眼睛颜色:天蓝

    体重:45公斤/99磅___________头发颜色:棕金

    【表演经历】

    主要的戏剧表演:在犹他州洛根市的业余剧团“戏剧爱好者联盟”出演《罗密欧与朱丽叶》,演朱丽叶

    在洛根市的山顶高中演校剧《李尔王》,演三女儿考狄利娅

    在山顶高中演校剧《威尼斯商人》,演尼莉莎

    【其它经历】

    在洛根市的巨石游乐场扮演木偶招待游客

    在洛根市的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教堂担任唱诗班领唱

    【特别才艺】

    ●滑雪,曾获得当地有75年历史的“冬季滑雪会”自由滑雪项目冠军

    ●厨艺,熟悉一切厨房事务,会烹饪超过50种菜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留意着对方的神情,茉迪照斯黛拉教的微露笑容,说道:“雅克布森先生,我是个刚开始演艺事业的新人,简历也许不是那么亮眼,但我的表演才能、经验和努力,已经足够迎接一切的新机遇。我来到洛杉矶没多久,但我知道这是个充满机遇的城市,我谦卑的希望就发生在今天。”

    虽然尽力了,话声还有点微颤。

    斯黛拉说害羞保守也没事,表现真实的自己最重要楚楚可怜型。这样才能让经纪人知道她属干什么类型,已签客户中这个类型的人员够不够,有没有正好需要这类型的工作机会。

    一定要显出自己的专业!越专业越被人看重,别做任何自以为是的事情。

    这些是合法经纪人,在办公室勾搭他们只会立即被赶出去,因为这种事闹不好就到了工会那里,是不是工会成员都可以闹,闹得工会不再向该经纪人授权,那他的职业生涯也就结束了。

    记住娱乐业赚钱第一,经纪人也不例外,他们的竞争同样残酷,只有专业演员才会为他们带去收入和地位。

    所以最需要做的是表现出自己对表演的了解、对演艺界的了解,越了解越让经纪人对你省心和顺眼,一签下来就能放进轨道,这就比纯粹菜鸟更让人喜欢。但切记不要说任何人的坏话,只能说好话,最好不要评论别人。

    对于影视业,茉迪最了解的是叶惟,又道:“我还准备参加叶惟的选秀会,我喜欢他的电影,我有信心能赢得一个角色。”

    “哦。”雅克布森像从牙缝间挤出一个音节,又似乎没有,翻看了下简历带的头像照片,还只是普通的数码摄影打印,随手的翻了几翻,开口说:“你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你的气质也不错。”

    “谢谢!”茉迪的笑容越发羞涩,双手紧张期待得不知放哪里。

    “但是不好意思。”雅克布森把简历递回去对面,表情看上去十分认真:“我们公司已经有足够多你的类型的客户了,给不了你好的机遇,你另找经纪公司会有更好的发展。小女士,真的很遗憾,祝你好运。”

    茉迪的脸色顿时急转,“我能、我能展示一段独角表演吗?”

    “不必了,小女士,真没有必要。我还要忙,所以……”雅克布森做了个请走的手势,又一次说:“祝你好运。”

    “噢谢谢,谢谢您百忙中安排了这次会面。”茉迪只好站起身,道谢了几句,拿着简历等材料往外面走去,转身就悄然轻叹。

    只听到身后又响起了聊电话声:“凯恩?曼纽尔那家伙说周末去打高尔夫,他不信你打了记老鹰,哈哈……”

    茉迪走出办公室,把门带上了。

    “怎么样?”斯黛拉迎面地走来,有些期待,毕竟面试了大约11分钟了。茉迪却摇摇头:“祝你好运。”斯黛拉已明白怎么回事,皱眉道:“你说了几句话?”茉迪答道:“说到我准备参加选秀会。”

    “走吧。失败个几十次,总会成功的。”斯黛拉也没有安慰,带头走去。

    茉迪跟在后面,学着她强颜欢笑的向那位冷脸的女接待员道谢和道别,然后往出口离去。

    ……

    “别以为今天的失败算是什么,茉迪,我告诉你,什么都不算,热身都不算。经纪人要继续找,工作也要同时找,我的工作几乎都是我自己找的,一个经纪人通常有50个客户,全指望经纪人你就等死吧。”

    “我听你的,那我应该怎么找工作?”

    “先等你的头像照片做好了,再向那些选角导演派发简历。你的表演经历真的要想办法丰富一下,现在编的那些还是挺假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没说服力的装门面。”

    “那去当两天群演?”

    “你怎么老惦记群演呢?都说了,你做十年群演也不叫表演经历,这跟你在办奥斯卡的那个剧院倒垃圾,不代表你出席了奥斯卡!21号就选秀会了,你先好好准备选秀会,这可是天大的机会,一辈子可能就一次。”

    “是的。”

    “是个鬼,你不要抱多大的希望,最新消息达科塔-约翰逊也要参加,你知道她是谁吗?”

    “不知道。”

    “她是今年的金球奖小姐,跟你同龄的,但人家是大明星的孩子!你拿什么和这些人争?当去碰碰运气而已。”

    “噢,也是……”

    10号的夜幕笼罩着洛杉矶,破旧的公寓客厅里,斯黛拉和茉迪正一起围着客厅小跑健身,一边跑着,一边聊着天。茉迪算是在这里暂时住下了,萨菲对三人合租没意见,茉迪不只是分担了270块租金,还接过很多家务。

    突然这时候,萨菲的卧室传出了疯狂的尖叫声:“oh-my-god!!!!!!”

    “这就是为什么我规定不能带男人回来。”斯黛拉直翻白眼,叫道:“萨菲,你的高-潮叫声也太大了。”茉迪满脸通红。

    “是viy!viy!”萨菲的尖叫声还在继续传出。

    “是啊,他在操着你呢。”斯黛拉嗤笑不已。茉迪的脸更红得像要滴血。

    “不是,是viy的博客!!”萨菲尖叫着奔出卧室,衣着整齐,扫视两人,激动得说话都不利索:“他的博客!最近不是有很多人被说是他的选角导演的骗子骗了吗,他要约见所有这些女孩!

    而且,而且还要私人对她们进行补偿,只要能证明是真的,她们被骗了多少,他就全额补偿多少!他还说要动员网络力量把那些骗子全部挖出来,抓他们坐牢,还说有什么特别礼物要送给那些女孩……”

    茉迪怔怔的瞪大眼睛,天蓝的双眸亮得如同照进了阳光。

    “真的?”斯黛拉也瞪大着双眼,看向茉迪,颤声的问道:“骗你的选角导演是不是用叶惟的名义?一定要是,一定要是……!”

    茉迪愣然的点点头。

    “oh-my-god!!!!!!”斯黛拉失声地尖叫,“你走运了,你真的走运了!你可以看到viy,还有礼物,你绝对的走运了!!”

    她猛然冲向萨菲的卧室,萨菲也奔去,茉迪艰难地快步走去,脸容又红又白,无法相信这件事。

    “哈哈哈!是真的,天啊!viy的博客,茉迪,快来看看。”、“真棒!茉迪,你真幸运……”

    “看看啊,他说‘不要对人性失望,不要对追梦失望,你们也许认为这就是现实,不是的,那只是一个开始!让我们击败现实,彻底的毁灭它!就这一回!’哈哈,茉迪,快看,‘我相信,这世界有好人,而且好人会有好报!’他要给你们礼物!

    看看,‘不要羞怯于自己上当受骗,你们没有任何错误,勇敢地站出来,让骗子们的手段曝光于阳光之下而失去作用,让他们被逮捕,让他们去死!女孩们,我诚恳的邀请你们联系我,我想见见你们这些善良可爱的傻妞们……’哈哈,茉迪!”

    “噢我的天,viy太酷了!我怎么就没被骗?真不公平……”

    卧室里响起一阵阵激动叫声,都是斯黛拉和萨菲在说,茉迪一直没有说话。

    许久后,她在两人的笑语簇拥中走出卧室,仍是一脸恍惚,当往旧沙发坐下,才突然道:“我要重新做一份简历,其实康拉德不是我的真实姓氏,那是骗子用的姓氏……我只是想提醒自己。我叫茉迪-赛明顿。”

    见她泪眼的哽咽起来,斯黛拉两人稍微静了点。

    “我也不准备再编造信息了,我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觉得viy明白我们这些人,他看的只有表演能力,不是其它的什么。”

    “你的表演能力到底怎么样?”斯黛拉颇为疑惑,还不清楚这点。萨菲的神情有点复杂,“一般般吧?”茉迪哽咽中带羞涩:“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在其他人面前表演过,都是些野路子。”

    “那就糟了。”斯黛拉不禁叹息,为她又着急又惋惜,多好的机会,从霉运变成好运,可看来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萨菲摇摇头,意料之中了,茉迪这么害羞,台词都念不出,怎么可能演得好戏?

    茉迪羞赧问道:“不如我表演一段,你们指点指点我?”斯黛拉摆手说:“演吧。”萨菲问:“演什么?”茉迪起身,想着说道:“我经常自己一个人在生活中演戏,都演的电影角色。你们肯定看过《阳光小美女》的,我演一段奥利弗?”

    “行,你演演。”斯黛拉往沙发坐下,萨菲也坐下,看着茉迪站在客厅中。

    她闭上了双眼,嘴唇默默地念动“1,2,3”,数到3时,瞬间睁开了蓝眸,就开始演起来

    几乎是立即,斯黛拉看呆了,萨菲也看呆了。

    这、这……这真是茉迪吗……

    ※※

    《世界和教区:薇拉-凯瑟的文章和评论,1893-1902,第一卷》

    作者:薇拉-凯瑟(1873-1947),著名作家、诗人、记者和编辑

    摘自第436页、第437页、第438页的“john-dres”篇:

    引言:

    在十六年里,约翰-德鲁(1853-1927)都是奥古斯丁-戴利的“四巨头”之一,带着演对手戏的阿达-瑞汗表演浪漫剧。在1892年,他就在自己家族管理的属于查尔斯-弗洛曼的戏院成为一名明星,与茉迪-亚当斯(1872-1953)联手工作。

    1896年,他们一起演绎r。c。卡顿的《女士们的乡绅》和《迷迭香》,路易-n-帕克和穆雷-卡森创作的剧本。当回顾后者的出众表现,薇拉-凯瑟在此前1897年4月6号的日志中,就有对亚当斯小姐的一点描述:“亚当斯小姐,当然了,她以她自己迷人的、得天独厚的魅力,演绎了一个天真纯朴的女佣。她是如此的才能出众,把自己的角色演得如此活灵活现。

    正文:

    他就在这里,是女戏迷们的偶像,是这个剧院的哈姆雷特!

    我指的是当然是《女士们的乡绅》里的约翰-德鲁!正如你所知道他剃了他的胡子打从德国皇帝剃须以来,很久没有什么剃须理发的事情可以让人如此的惊动了。大家都说连非洲中心的食人族美女,都在为那些剃掉的胡子而悲叹痛哭。而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更好地出演《迷迭香》。为了艺术所做的牺牲啊!好吧,他或许有着其它剃须原因吧。

    我当然知道纽约有多么为《迷迭香》疯狂,这让我几乎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直至我询问了各种各样的人,问他们关于这件戏剧性的事件真实滋味,他们都同意了我的心情,我才敢说出来。这根本一点都不有趣,任何我看过的事物都为之汗颜。可取之处只有服装,甚至是完全错误的史料……

    德鲁先生扮演一个穷人,演得非常棒,而且他是一个用尽所有最好的形容词去赞美都不为过的男人。当你说他确实非常优秀,你会赞扬起他所有的优点,他就是一位剧院的哈姆雷特,以优雅的方式把他的情感向女主角表达出来只有在这次表演里,他没有展示。

    我想说说自己对那个被过分称赞的年轻女士的看法,茉迪-亚当斯。

    最初的时候,亚当斯小姐的外表不可救药那么老土,她的声音很小很刺耳,她的演绎相当平庸乏味。她却把“可爱的小家伙”演到了极致,彻底到了极点!噢,她是那么可恶的可爱,像一只中国小花猫,你真想抛下她不管了,看看她会不会有什么改变。

    这家伙有着最荒谬和明显的鬼点子来掩饰她的羞怯。当她出来谢幕的时候,就装作一只受惊的小鹿般跃出,扫视全场观众,好像她从来没有见过观众似的。当有什么表演需要身着亮片衣服、薄纱衣服,这个“寄宿学校”在舞台上的姿态简直……你真想问问奥嘉-内瑟索尔,问她在那种情况下,怎么保持自信,怎么才能打一场漂亮的胜仗!“大师”是多么的稀少啊,无论什么方面。(1)

    亚当斯小姐,众所周知,是一颗正冉冉升起的明星。我无法解释清楚她为什么能够被别人发掘,得到机会成为一名明星。也许对她的真正激励,是她真正地遇到一个人,那人愿意让她做演员,而做出这个冒险。

    当然不同的人对亚当斯小姐有不同的看法。她和她的同行们相处得很好,威廉-h-凯恩认为她的表演极其优雅和美好,我们中的一位有才能又多愁善感的女演员,上周告诉我每当她看到《迷迭香》里亚当斯小姐的表演,她都会情不自禁地哭出来:“上帝保佑她!”

    我承认我不会像她如此感情爆发。但就是因为这只中国小花猫,让理查德-哈丁-戴维斯老是在为他那没有希望的日子而唉声叹气。要说这个写了《加拉格尔及其他故事》的男人几乎可以娶到任何的美国女孩,现在变得不是没有可能了。在爱德华-h-萨森先生和查尔斯-达纳-吉普森先生之后,他就是那个日益深受女性崇拜和喜爱的男人。(2)

    不过呢,傲慢的亚当斯小姐拒绝抛弃她的所谓“艺术”,拒绝狠下心剪掉那长长的披肩卷发,还有拒绝扔掉她面对观众的热情时的羞怯目光。噢,加油吧,理查德-哈丁!一个娇柔的吉普森女孩的姿态是相当漂亮的,但在这事儿里,这反映了你的品位。

    要说《迷迭香》里最冰雪聪明的女演员,这幅离奇老土的图画里最可爱迷人的一点,是扮演乡绅的女管家“普里西拉”一角的埃塞尔-巴里摩尔小姐(万人迷莫里斯的女儿,约翰-德鲁的甥女)(3),她就像一套亨利-菲尔丁的受欢迎的老式浪漫剧里浓重的一笔……

    日记,1897年5月2日

    注解:

    1:奥嘉-内瑟索尔(olga-hersole),1867-1951,舞台剧演员,戏剧制作人,表演风格豪放,衣着大胆,演了众多“妓-女”、“堕落的女人”、“情妇”等类型的角色,曾经因为一次表演“违反公共礼仪”被逮捕,后无罪释放。1896年在《卡门》一剧中在舞台上激情地一吻,于是后世把这种事情称为“hersole-kiss”。

    后来1900年她在纽约演出《萨福》出了大事。由于当时是“康斯托克时代”,安东尼-康斯托克,清教徒、督察、政治家和纽约道德维持会会长,致力于维持维多利亚时代的道德观。而《萨福》里女演员有穿低胸装、有接吻,在纽约演出后,纽约警察以“违反公共礼仪”的罪名逮捕了内瑟索尔等主演、还有剧院经理等人。

    此事震惊了公众和媒体,持续喧闹了一个月后,法庭审判了两天,最后陪审团商量了15分钟,裁决内瑟索尔等人无罪释放。这起事件成为美国社会的性观念转变的重大事件。

    2:理查德-哈丁-戴维斯(日chard-harding-davis),1864-1916,作家,编剧,记者。富有争议,是探究堕胎、自杀、死刑和种族关系等社会问题的先驱者,在当时受着美国主流社会的排挤。

    他认为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是一种时尚,预言到了20世纪,无须男人更受欢迎。但在当时蓄须才是唯一潮流。薇拉-凯瑟痛心于约翰-德鲁剃了胡子,讽刺戴维斯因为约翰-德鲁的剃胡开始引领潮流,而不会孤独终老。后戴维斯一生结过两次婚,分别在1899年和1912年,第一任妻子西尔-克拉克是艺术家,第二任妻子贝茜-麦考伊是女演员,育有一个女儿。

    3:埃塞尔-巴里摩尔(ethel-barry摸re),1879-1959,舞台剧和电影演员,莫里斯-巴里摩尔的大女儿,巴里摩尔家族一员,成就显赫,有“美国戏剧第一夫人”之称。

    小约翰-德鲁(john-drew,jr。),1853-1927,约翰-德鲁(舞台剧演员和戏院经理)的长子,舞台剧演员,擅长莎士比亚的喜剧。其妹妹乔治亚娜-德鲁和莫里斯-巴里摩尔结婚,继而形成“巴里摩尔家族”,曾孙女德鲁-巴里摩尔。

    查尔斯-达纳-吉普森(charles-dana-gibson),1867-1944,插画家,19世纪90年代,吉布森创作了他心目中理想的美国女孩形象“吉普森女孩(gibson-girl)”,从此声名鹊起,极大地影响美国的时尚,现在“吉普森女孩”已经成为美国20世纪初女郎们的象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