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少女头像照片形象一览:

    ●性感火辣,这类形象具有性吸引力,能引起人们的欲望,适合舞会皇后、坏女孩、风骚女孩等角色。

    ●反叛个性,这类形象是传统保守的反面,让人感觉难对付,适合摇滚歌手、问题女孩等角色。

    ●传统保守,这类形象适合保守型女生,让人感觉正气、单调、普通,适合好学生、教徒等角色。

    ●楚楚可怜,这类形象能引起人们的怜爱(非欲望),让人想保护,适合邻家小妹,贫穷、内向、忧郁类女生等角色。

    ●甜美阳光,这类形象会给人带去积极的心情,适合一切积极类角色。

    ●运动健将,这类形象会让人感到健康、活力,适合运动型角色。

    ●优雅成熟,这类形象是在歌剧院和所有一切豪华场景里最常见的形象,适合上流千金、智慧女生等角色。

    ●怪胎书呆,这类形象看起来好笑,适合戴眼镜、长得很有特点等角色。

    ●尖酸刻薄,这类形象会让人感觉讨厌,适合长舌妇、反派喽罗等角色。

    ●中性男性,这类形象的女性特征较弱,适合假小子、同性恋等角色。

    ………………

    “茉迪,你绝对是楚楚可怜型(delicate-and-touching)!”

    “我是吗?”

    “不然你还能是性感火辣型(色xy-and-hot)?”

    圣莫尼卡北面普渡大道的“演员营销中心”摄影馆,接待厅里光线明亮,简洁的休闲沙发等物整齐有致,虽然摄影作品墙上没有贴着哪位明星名人的照片,但一幅幅顾客演员的头像照挂在那,有大人、青少年,也有小孩,都拍得很漂亮。

    这是斯黛拉光顾惯了的地方,价格适中,却能拍出高质量,最适合新人和穷人了。头像照片通常要半年一换,否则选角导演看了照片觉得好,叫过去一看货不对版,那既浪费时间,又失去真正的机会。

    半年一换,花钱就多了,一个稳定的长期合作摄影师也很有必要,有些人特别会拍照片,有些人特别会拍你的照片。

    头像照片有多种不同的类型,戏剧表演的一般要穿套装或者晚礼服;商业广告的则要笑得越灿烂越好,越焕发出一种动人的快乐,越可能被广告公司看中。这实在属于天赋,有人天生一笑就超级热情开心,就算不是真那么开心;有人明明很开心,却怎么笑都让人感觉牵强。

    茉迪这次要拍的是影视演员的标准头像照(actors-headshots),8英寸x10英寸(20。32cmx25。4cm),近景,重点是脸部和头发。

    昨天周日预约好,今天9号周一早上10点开门就进来,照片冲印要花几天,但15号选秀会就截止报名,时间不多了。

    她也没选择挑衣服等的,那种更昂贵。

    “女孩们,每个人都有个类型,认清自己的类型是至关重要的。”斯黛拉教着两只菜鸟,颇有成就感,“妮娜-杜波夫,她就是运动健将型,她的笑容太好了,她怎么能笑得那么开心呢?谁有她的笑容,都不愁没广告拍。”

    跟着一起来凑热闹的萨菲垂涎的道:“如果viy是我男朋友,我也能笑那么开心。”

    “不是的,这是天赋。”斯黛拉并不同意,“就说viy的绯闻女友,莉莉-柯林斯厉害了吧?她是优雅成熟型,不管怎么样,都和性感火辣扯不上关系。艾玛-罗伯茨呢?她和性感也没关系,甜美阳光型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反叛个性型。

    以我的竞争经验,说到拍广告,她们加起来都比不过妮娜-杜波夫,那女孩笑的,你一看到她卖东西,你就想买。”

    斯黛拉的长期女摄影师朱丽叶点点头,笑道:“很多新人女演员以为表现得越性感、可爱,头像照片就越好,这是错误的想法,做自己才是最好的。你是怎么样就应该怎么样,这些分类分的不只是外貌,还有性格,这样才能更好地发展。”

    “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第一次演电影就很惊艳?”斯黛拉敲敲手中的分类表,“都因为这个!她们靠本色演出,把自己展现出来,就足够迷人了。如果你明明是运动健将型,却去演优雅成熟型,那就行不通。”

    朱丽叶点头道:“通常来说,一个演员最早期的作品,是最真实的自我。茉迪,你的外貌的确能分为楚楚可怜型。”

    “性格也是。”斯黛拉说。

    “谢谢。”茉迪看看自己手上的分类表,有点羞涩。

    萨菲连忙问道:“我呢?我呢?”她之前不在这里拍的头像照片。

    “你。”朱丽叶看看她,“你的外貌比较属于……”

    斯黛拉替她说了:“萨菲,你没有特别明显的类型。这是最惨的,路人脸,演员不是要最漂亮,但要长得能让人记住。”萨菲的脸容顿时塌下去:“这不公平……”

    “不公平的事多了。”斯黛拉挤着丰满的胸部,“我属于性感火辣型,可这类型其实最难找好工作了,都是些b级片机会。”

    “那我选择楚楚可怜?”茉迪想给萨菲解围。

    “百分之百。”斯黛拉问朱丽叶道:“朱丽,最近流行什么格式?”

    朱丽叶答道:“风气没变,还是出血版,哑光表面。”

    出血版就是没有任何边框,人像充满着整张照片。此外还有周围带白边框的,只是底部带边框的。以前还流行过拼图照片,但现在的潮流是出血版。

    另外有三种主要的修图方式:光亮表面,哑光表面,半光亮表面,

    第一种会让照片看上去闪闪发光,第二种是平面效果,第三种处于两者之间。

    “就拍流行的吧。”斯黛拉说。朱丽叶说了声好,又问:“茉迪,要不要在右下角留点位置让你把名字和电话加上去?”茉迪看看斯黛拉,她做主道:“加吧,一个新人不加浪费。”

    众人再协商了一阵,确定了到底要拍出什么样的照片效果。几乎都斯黛拉在说,茉迪既不懂又木讷,但她已经不必担心再遭欺骗了,这次拍照片花的780美元,有500块是斯黛拉借给她的,不然她真的拍不起这么贵。

    斯黛拉说要骗她一样可以骗,只要带去她非法摄影馆再串通,把拍照价格定得离谱的高,那她就要欠一笔不该欠的钱了。

    这780美元,300块是本体,包括室内和室外共1。5小时拍摄时间,拍到的照片全是你的,再由你选择使用和冲印。440块是附加费,80块打印八张8×12或者8×10,彩色和黑白各四张,10块一张;50元加一张全身照;50元加数字版两张,每张25元;其余300元是做头发、化妆和选衣服,3个造型,每个100,她选了楚楚可怜、传统保守和甜美阳光。

    一切谈好之后,交了钱,茉迪就开始去做造型,摄影馆有专业的造型师菲德尔,斯黛拉、朱丽叶她们也在旁边指点。

    淡妆、露额侧梳的披肩长发,穿着可以突显自身类型的宽松针织白毛衣长袖外套,上面织有古典简朴的稻穗花纹。

    做好造型后,就开始拍室内照了。茉迪站在摄影背景布的前面,好几个摄影灯照着她,朱丽叶和助理艾瑟操作着摄影相机,斯黛拉和萨菲在一边看着,这一切都让茉迪很羞赧。

    她从小很少拍照,妈妈离家后就更少了,拍得最多的是学校每年的名册照片,现在面对这种场面,无法不羞怯。

    咔嚓,咔嚓

    “很好。”朱丽叶不由称赞,按动着三角架上的相机,羞不是茉迪的全部,她眉目间的清淡忧郁,眼神的湛蓝纯澄,让人生起的不只是怜爱,还有着一种宁静。

    “老天……”斯黛拉真有些妒忌,茉迪的外貌条件真好,就不知道表演能力怎么样。

    萨菲心情更不好,虽然对自己很有信心,但相比之下,太不公平了。

    ……

    照片拍完后,要周五才能拿到校样,还好有两张数字版的先应急使用。

    昨天茉迪就在甜蜜庭院餐厅当上了兼职侍应,以她高中辍学的学历,还不到17岁的年纪,又初来乍到,暂时真的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

    今天下午到傍晚是茉迪第一次上班。在家里做惯家务和农活了,侍应工作对她没有难度,最难的是要与顾客们交谈,这让内向的她不是很适应。半天下来,尽管不在繁忙的晚餐时间,她却收获到73元小费!

    斯黛拉说因为你青春新鲜,过几天就没这么多了,再想想朱莉娅-罗伯茨的片酬是2500万,你就不觉得那73元是什么了。

    事业这玩意,只等着机会到来可不行,得自己创造机会。

    斯黛拉给茉迪、萨菲立的下一个目标都是签到经纪人。虽然有经纪人不是等于成功,有总比没有的好,自己会显得更专业,选角导演们会更重视,而且说不定经纪人哪天真给自己找到什么工作呢。

    想签经纪人,第一步当然是寻找。

    一般说起经纪公司,caa。好像娱乐业只有caa一家经纪公司,或者说齐wme,icm,uta这四大公司。

    其实美国的经纪公司多如牛毛,很多大明星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或中等公司的客户,也许从成名前就是,也许成名后再加盟,像艾玛-沃特森是special-artists-agency(saa)的客户,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是the-gersh-agency(tga)的客户。

    经纪公司到底有多少?不说那些没往4a联合会认证的公司,因为那些基本上全是骗子。

    所有合法的公司都能在工会协会们的官网上查询得到,与你是不是某个组织的成员没有关系。就算你不是sag的成员,一样可以联系sag进行咨询和投诉举报。

    也可以买一份《罗斯报告》,这本月刊每期都会列出最新的美国所有工会认可的经纪公司名单。

    光是在洛杉矶的经sag和aftra认可的经纪公司,就有超过400家,并且都能生存下去。有caa那样上百经纪人的大公司,有tga那样半百经纪人的中型公司,有十几二十人的小公司,有就一两个经纪人的微型公司。大多数是小公司和微型公司。

    四大经纪公司像六大制片厂,其它公司像独立片商。

    生存不容易,但这行业没人能搞垄断和雪藏,因为这早已随着上世纪40年代“德-哈德兰判决(de-haviland-deci私on)”,奥利维娅-德哈维兰对华纳兄弟公司的胜诉,解除长约恢复自由身,永久改变了演员和片商的合作关系,使好莱坞黄金时代逐步死亡,到旧好莱坞再到新好莱坞而过去。

    在如今,片约是一部部签的,客户随时能以法律解雇经纪人。

    400多家经纪公司,从首字母a到首字母z都有,al摸nd-talent-agency,bloc-talent-agency,central-artists,defining-artists……

    从年龄上去分,有全年龄的、有主打青少年的、儿童、成年人、老年人;从职业上去分,那就更多了。

    zanuck-agency,迷chael公司的经营业务如下:a,aub,ani,ath,b,bn,bd,cd,ch,co,dd,da,doc,fe,ho,if,in,int,its,ma,摸,n逼,nm,oc,oth,pa,pup,rc,rp,sl,sp,sr,srs,tp,tvco,vo,vsa

    还没有awd和波t呢,这些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哪怕是资深行业人士,不拿一个对照表看都不会全部清楚。

    a是演员(actors),aub是有声读物(audio波oks),ani是动画(animation),ath则是运动员(athletes),awd是艺术家和残疾人(artists-w/disa逼lities)……vo是画外音(voiceover),vsa是杂耍和特技(va日ety/specialtyacts)。

    正如一句谚语,每个人都有经纪人。

    反正经纪人签下你不用给你钱,你自己找到工作却要和他分钱,为什么不?

    斯黛拉签的是卡梅隆人才(cameron-talent),与詹姆斯-卡梅隆的关系就像勒布朗-詹姆斯和詹姆斯-卡梅隆的关系。它只有五个经纪人,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客户少,有时就等于机会多,关键是经纪人自身的能力。

    她的经纪贝莎-海德尔能力一般,她都准备炒掉对方了。

    这次打电话去问问而已,两个新鲜人想签经纪,有没有兴趣会见一下?如果贝莎答应,那俩菜鸟就可以熟悉熟悉见经纪。

    “都是新人少女?什么类型的?”电话那头的贝莎问。

    “一个楚楚可怜,另一个……甜美阳光吧。”

    “那不好意思,我们公司已经有足够多的这两类客户了。”

    “贝莎,楚楚可怜那个很不错,真的,长得非常漂亮,很有明星相。”

    “你把她们的电子简历都投给我的邮箱吧,祝你们好运。”贝莎最后这么说。

    陈旧的公寓客厅里,萨菲、茉迪都紧张的看着斯黛拉从阳台走回来,她的脸容在夜色中显得有点黑。

    萨菲耐不住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斯黛拉摊起双手:“她说‘祝你们好运’。”萨菲惊喜叫道:“她肯见我们?”斯黛拉白了她一眼:“祝你们好运的意思就是,从我这里消失,我不想见到你们!”

    “噢不……”萨菲倒靠在沙发背上,茉迪也不禁轻叹。

    “你们真得学学这些暗语了,经纪人从来不会直接拒绝演员的,他们知道自己今天拒绝的演员也许明天就成了巨星。他们会找很多理由,什么你不符合我们公司的代理形象啊、什么我最近手头的客户都忙不过来、什么你和他们的一个客户长得太像了。”

    斯黛拉说着突然笑了,想起一件趣事,“不过有时候可能是真的,有次一个经纪人拒绝我就是说我长得很像他另一个客户,我火大了,我说不可能。结果他拿出那人的头像照片给我看,那是我!”

    她惊呼:“完全双胞胎一样,比奥尔森姐妹还像。我打给我父母问,他们说自己真没有到处乱搞,虽然我不怎么信。”

    “长得像明星是好事还是坏事?”萨菲生起个疑问,“我一直觉得我和安妮-海瑟薇长得很像。”

    “拉倒吧你。”斯黛拉发出不屑的切声,往副沙发坐下,“而且像海瑟薇不是好事,只有像死了的明星才是好事。像詹姆斯-弗兰科。”萨菲尖叫:“他好辣!”斯黛拉继续说:“我看他是同性恋,跟塞斯-罗根肯定有一腿。”

    萨菲大声反驳:“他不是同性恋,他也没死。”

    茉迪说不了话,浅蓝的双眸看看斯黛拉,看看萨菲,不太清楚她们说着什么……

    “我看同性恋不会错的,他是同性恋。我没说他死了。”斯黛拉翻白眼,萨菲还嚷嚷着“就算他是同性恋,塞斯-罗根也配不上他”,斯黛拉径自说道:“我是说他长得超像詹姆斯-迪恩,还都叫詹姆斯,真巧合。”

    “詹姆斯-迪恩!”萨菲想着,“真的好像。”

    斯黛拉又想起了一个案例,“罗娜-迈特拉!你们知道她吗,她和凯特-贝金赛尔简直长得一模一样,我打赌伦-怀斯曼都分不出来!但迈特拉就是个可怜虫,贝金赛尔把她的机会和男人都先拿走了。对了,有时候伊万杰琳-莉莉也挺像她们两个。”

    这时萨菲瞥了瞥默然着的茉迪,“茉迪像不像谁?”斯黛拉望向茉迪,“我不知道,没想起像谁。”

    ……

    被“祝你好运了”,投电子简历只会是白费工夫,但还是要投的,而且要海量地投。

    所有演员都曾被经纪人拒绝过,包括汤姆-汉克斯,被拒绝没什么好难过的。海量地投,总会有人感兴趣,海量地面试,总会签到一个经纪人。和找工作一样,秘诀是名单够长,当然也要找声誉良好、适合自己的公司。

    首先的首先要把简历做好,电子版头像照片有了,其它呢?

    年龄不要写。受教育程度?

    “写什么?写你高中没毕业吗?犹他州洛根区山顶高中?那是什么?你以为是三一高中?哈佛-西湖?别写!”

    表演经历?没有。连在乡下老家什么剧院演什么都没有。还好这方面可以编造,不能过分,别让人一瞧就知道是假的,像模像样的级别就行了。

    培训经历?没有。表演全是妈妈教和自己学的,那不提比提了好,不提别人还想不起这回事。

    其它经历?没有。之前最远去过洛根市,一个表演夏令营都没,那就是混吃等死的过来了。还好也可以编造。

    “你有什么特别才艺?”

    “……比如?”

    “比如唱歌跳舞?擅长什么运动?懂什么其它语言?会什么口音?熟悉什么领域?”

    “农活算么?我懂怎么给牛接生。那我没有……我熟悉摩-门教,我是个摩-门教徒,这能算么?”

    “你是摩-门教徒!?噢我的天……这么说你会和别的女人一起嫁给同一个男人?”

    “不!那是误解,摩-门教早就废除一夫多妻了,我们不是那样的。”

    “好吧,但当然不能写了,给牛接生?能跟演艺有关吗?这份简历上每一个字母都要和演艺有关,无关的信息写进去是惹人烦,没人在乎你能给牛还是给羊接生,你演过一只牛才有人在乎。”

    “哦……那我没有……”

    9号这天晚上忙活了一番,在斯黛拉的帮助下,茉迪的简历还是写不了什么有价值的、打动人的东西,就算编造了一些信息进去,像曾经在洛根市的巨石游乐场扮木偶招待游客,又说自己擅长滑雪……却仍然很空白。

    斯黛拉虽然自己混得不好,毕竟是老油条,为两人列了一份经纪公司首期名单,都位于圣莫尼卡的、最可能会签她们的,当晚就把两份电子简历派发出去。

    事实证明了萨菲长相平庸,她的简历信息远比茉迪的好,然而第二天10号周二的中午,竟然有个“代表之家(hoe-of-repre色ntatives)的助理员打给茉迪,让她下午去公司会面!

    这也是家小公司,imdbpro的信息,7个经纪人,363个客户。对茉迪这种新人来说,已经无异于caa!

    顿时之间,甜蜜庭院餐厅里一片紧张气氛!

    “茉迪,记得,记得,记得,好印象最重要!!好好表现,越专业,成功的可能才越高!上帝啊……太多东西要教你了。”

第378章 也许    1月9日星期一是妮娜的17岁生日,前一天晚上叶惟就带着多份生日礼物出发前往多伦多,然而到10日星期二早上他回到洛杉矶,事情并没有什么好转。

    妮娜没有再躲着不见他,但冷冷淡淡的,使得当晚生日派对的气氛都很古怪。大家起哄让她和他亲一口,她却几乎发火。

    他看得出她是真的心情不悦,像他出现不是,不出现也不是。她不想继续这样,他更不想,这已经真的只有互相伤害,但怎么能分手呢?他不想和她分手。

    叶惟坐上新购的coachmen牌白色c型房车离开机场,现在他有两辆车了,那辆二手大众和这辆房车,这花了8万多块,并不是很贵,却大大的方便了工作,在车途上能继续做事,开会议都行。

    以前还没这么紧张,现在必须抓紧时间。

    开车的司机是老乔治,此时房车的小客厅里,吉娅正要汇报一些新情况,昨天是他的假期,情况不紧急就不能打给他。

    叶惟的私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等等!”一看到来电人是妮娜,叶惟连忙叫停吉娅,往房车的卫生间走去,“别偷听!”他接通来电,笑道:“谁在那里?”

    “……叶惟,别纠缠我了好吗。你不是我的男朋友,我的尤尼克已经不在了。”妮娜的声音透着疲惫,“别再来了。”

    关上卫生间的房门,密室的禁闭感让叶惟的心越发下沉,昨天准备了努力了很多,真心实意却还这样,心里自然不好受,“妮娜,你要我怎么样才信我爱你?从悬崖跳下去?”

    “你还不明白?问题不在这里。”妮娜似在轻叹,话声有点沙哑:“我们不适合,我要分手不是闹脾气,是想清楚了。”

    叶惟捶了房车的墙壁一拳,“哪有100%适合的情侣?只有不断磨合的情侣,我们能解决的。”

    “我们不同了!现在对于你的一切,我就只有厌烦。我们这么年轻,为什么要磨合而不是找更适合自己的人?”妮娜突然怒声,“为什么你就不肯承认,我们完了!就让我们浪漫地结束不好吗……非要我立即找个新男朋友,你才明白?”

    “妮娜……”叶惟的脸庞有些涨红。

    “没了我,你就找不到女朋友了?”妮娜激动得微微喘气,“你能的,放过我。我们分手了,各过各的生活。”

    叶惟无奈的抓头,“妮娜……”

    “我还有一个决定要告诉你,我不演《魔女嘉莉》了,我退出。”妮娜沙声,“另外,我准备换一个经纪人。”

    一听到她这番话,叶惟的心头霍地燃起了一把冲天怒火,顿时一声怒吼:“你个傻妞!!!”

    手机传出妮娜颤抖的呼吸声,他怒斥道:“你以为你能演魔莉全因为我吗?你以为《驱魔录像》能成功没有你的功劳?你真瞧不起自己!没有他马的谁拿这么一个经典开玩笑,你能演魔莉是因为你能演魔莉!”

    “不只是,也是因为你。”妮娜抑着哽咽,“我不要你给的机会……我不需要,刚又有广告商找我拍广告,有剧集找我加盟……”

    “这是你自己赢回来的机会。”叶惟的怒火随着一声叹息消去,却感到了疲累,“妮娜,我们吵架归吵架,别把事业扯进来。我只是《魔女嘉莉》的策划,挂个名字的而已,以后不会到片场的,你不想见到我,我就不出现……”

    “你不想联络,那就不联络。”年轻的脸庞没有半点的神情,“你想分手,那我们分手。但你继续演魔莉,把工作做好。还有别换经纪人,布瑞恩就是行业里的王牌,一事归一事,他什么都没做错,你没理由更换他。”

    “我只想大家都更好……我会演魔莉,就这样……”那边的妮娜几近哭声,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通话。

    叶惟闭着目,听着手机的嘟嘟,又叹了一口气,感觉像妮娜正努力离开一个泥潭,自己还拉着她不放。就这样?也许。也许。

    开门走出卫生间,只见坐在沙发上的吉娅石头人般看着报纸,不可能听不到吵架声,他走过去,“吉娅。”

    “什么?刚看报纸看得入神。”吉娅还装着糊涂。

    叶惟一边坐下,一边说道:“我和妮娜分手了。她说的,我还在努力挽回。”吉娅皱起眉头,他认真道:“还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希望你不要说出去,别和任何人说起这事,好吗?”

    “放心,我懂的。”吉娅点头,没八卦问是什么回事。

    “女人永远不会被完全理解。”叶惟自嘲的笑了笑,看着车窗外的高速路风景,“任何时候都可能失去她。”吉娅唔了声:“我看男人也这样。”叶惟压下心头的复杂,寄情于工作吧,“你刚才要汇报什么?”

    吉娅把手中今天的《洛杉矶时报》递给他,“最近很多女孩因为选秀会上当受骗,都上新闻了。”

    叶惟闻言立时神情凝重,接过报纸看起来,娱乐版的新闻:“viy的选角导演发现你了?那是骗子!”

    一月份以来,洛杉矶警方接到多宗的少女报案,均声称遭到一名自称是叶惟的选角导演的壮年白人男人诈骗,骗子使用多个假名和多种手段行骗,最多用的是试镜服装办置费用,受骗金额从数千到一万多不等。还不清楚行骗者是否为同一人。

    在此提醒广大民众,不要相信类似的骗局。新闻中采访到的业内人士表示:“任何正规的选角试镜都不需要参加者支付任何费用,要给钱才能试镜的都不是真的。”叶惟方面对此事还没有回应。

    “他马的……所以现在有很多女生受害?”叶惟绷紧了脸,越想越愤怒,无法形容的愤怒。

    他想起了凯文-托马斯,几乎害得他家家破人亡的骗子,利用受害者的希望、热心、无知、善良,他想起了《可爱的骨头》,苏茜被哈维先生骗进地洞,不是因为苏茜蠢,是因为苏茜善良。

    那些少女满怀希望,憧憬着未来,准备着参加选秀会,就因为单纯,而遭到这种巨大打击?

    她们肯定不是什么大小姐,那数千到一万块可能就是她们的全部。但失去的不只是金钱,被骗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痛苦,难堪、怨恨、怀疑,就因为该死的骗子,有多少的美好而被摧毁?

    “其实这种骗局一直都有,平时也有人被骗,只是最近骗子们打着你的名义而已。”吉娅摇头地说,“很让人同情,可也没办法。公关那边准备回应了,让你在博客上也说说,提醒其他人、安慰一下那些女孩。”

    “是的,当然要这样,不只是这样,不能只是这样……”叶惟敛着双目,几乎瞬间就有了主意,决然道:“我得做点什么。”

    “什么?”吉娅张大了嘴巴。

    “击败现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