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斯黛拉,你真的见过viy?”

    “我用得着骗你吗?昨天中午,他突然来我们餐厅吃午餐,还有一个女孩,我之后查才知道是吉娅-科波拉,她和叶惟应该有一腿。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谁的男同性恋,一只壮熊。”

    “壮熊?”

    “……男同性恋的一种。”

    “能说说viy和你说了些什么吗?”

    “唉,他说我不适合参加他的选秀会。多么难得的机会!一般项目的主要角色都有专门的角色试镜,叶惟的项目居然办这种公开试镜!你能想象吗,我们这些谁都不是的家伙,有机会和艾玛-沃特森坐在那里一起试镜!真疯狂,太棒了,但我已经被淘汰了……”

    “我很遗憾。请问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便宜的家庭旅馆么?10-15美元住一晚的那种。”

    “什么?我看,这样吧,茉迪,我和一个叫萨菲的女生合租着一个公寓单间,我看你的情况好不了哪去,你把那15块给我,我让你在我们公寓过一晚,睡客厅的沙发?”

    “客厅里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我们说好不能带男人回去,我可不想整晚听别人呻-吟。”

    “哦……能便宜一点么,12美元一晚?我没多少钱了。”

    “好吧好吧,12美元一晚,你最好没有梦游,我可受不了别人梦游。”

    ……

    夜幕降临,月光照映着圣莫尼卡。

    这不是什么雅洁华美的公寓楼,也不算特别差,方方正正像汽车旅馆,又像回到了洛根市。

    茉迪正坐在客厅的米黄色旧沙发上,环顾着周围,最贵重的东西可能是前面那台老电视,其余布置都普通陈旧,挺多的女生物品,但见不到有什么表明这里住着演员的东西。

    这种熟悉的穷困感没有打消她的警惕,进来好一会了,瑞士军刀就放在外套衣袋里,随时准备探去。

    她没有向斯黛拉说自己初到洛杉矶这两天的经历,只是说她来自犹他州,没什么钱,是来洛杉矶追求演艺事业的,准备参加viy的选秀会。

    没想到斯黛拉就是个演员,还演过一些小角色,还说昨天在工作的餐厅招待到了叶惟。这都是她说的,茉迪半信半疑,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就像听了个神话。

    单间很小,客厅和厨房连着,有两个卧室和一个卫生间,以及一个小小的阳台。茉迪疑惑的是斯黛拉都演几个小角色了,还要和别人合租这里吗?她到底是不是演员?

    “你的咖啡。”斯黛拉端着两杯咖啡从厨房那边走来,一屁股往沙发坐下,很累的吁了一口气。

    “谢谢。”茉迪接过咖啡正要喝一口,猛然停住,不敢喝……

    斯黛拉察觉到了她的犹豫,讶然道:“怎么了?你怕我下药害你?”她笑着喝起自己那杯咖啡,“小妹妹,我是见你要流落街头才收留你,你以为我稀罕赚你的12美元?昨天viy给了我800块小费!他真够慷慨!”

    说起这事就感慨,一开始她没注意桌上的钱,当叶惟三人走了,她一数才发现光叶惟就给了她800块,有钱人带现金都多。

    “我不知道有多少明星能这么慷慨,反正这是我侍应生涯上得到的最大一笔小费。”斯黛拉掏着钱包拿出随身珍藏的一张百元美钞,有点得意地展示给茉迪看,就在富兰克林头像的右边写着:for-dream

    她说道:“所以我才想,为viy做点好事吧,因为一看你就知道是个乡下妹,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乱荡,不用一个月,你没死在街上,都绝对被人骗财骗色玩个透。”

    “我……”茉迪皱皱秀眉,还是没喝那杯咖啡,诚心问道:“你能证明你是个演员吗?不好意思,我哥哥叮嘱我凡事小心。”

    斯黛拉没说话的起身走向她的卧室。茉迪戒备了起来,不一会儿,斯黛拉拿着一份文件回来,递给她,“这是我的演员简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了。”她双手还捏着一张名片,亲了口笑道:“这是viy选角组的名片,虽然没什么用,但有纪念意义。”

    茉迪望望那张名片,看看手中的这份简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斯黛拉-科伯恩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美国演员工会会员

    身高:1。63m/5’3’’______________经纪公司:cameron-talent____经纪人:bertha-haider

    体重:54公斤/120磅______________收件地址:2500-broadway-bldg-f-ste-f-125-santa-摸nica

    眼睛颜色:浅棕__________________邮编:ca-90404

    头发颜色:金____________________公司电话:42484462

    【表演经历】

    电影:《凶宅阴灵》,鬼游客,2005年

    ……………………

    “你有经纪人?”茉迪不由惊声,更加疑惑了,这不像是有经纪人的演员的住所吧?

    “每个人都有经纪人,la的经纪人都快比演员还多了。”斯黛拉翻眼地回想,“每次我看自己的简历才记起自己有经纪人。快半年了,我就见过她两次,第一次是在她的办公室,我们签了约;第二次是在超市,一次偶遇,她在给孩子买纸尿片。”

    茉迪翻动简历,看到一张黑白特写照片,以脸部和头发为中心,有部分的肩膀,化着淡妆的斯黛拉抿嘴微笑,直视镜头,没有任何的饰物,长发自然地披垂,看上去十分友善和漂亮。

    “菜鸟,看着吧。在这张该死的头像照片上,我都走了不少弯路。”斯黛拉不堪回首的摇头,“有段时间真的找不着工作,我拍了张很挑逗的照片做头像投出去,过了几天,有个成-人片剧组联系我。你什么眼神,我没拍。”

    “我能看看那张名片么?”茉迪问。斯黛拉小心翼翼地递给她:“小心点,别弄皱了。”茉迪一看名片,上面的信息和格式都和自己得到那张完全不同,问道:“没有具体的选角导演?”

    斯黛拉对萨菲没什么好气,但对茉迪挺合眼缘,也许是从她身上看到曾经的自己。

    “我就放钱进你的衣袋里,这是叶惟选角组的名片,他有一团队的人马呢。那些专门为一个项目工作的选角导演都是小角色,有名气的选角导演全是自由职业者,他们会同时为很多个项目工作。你知道为viy工作的是些什么人吗?”

    其实在昨晚投简历查询前,她也不清楚,这下向茉迪卖弄道:“艾维-考夫曼!她是去年的最佳选角导演。”

    茉迪默然的点头,不知想着什么,轻声问:“有没有可能,走在街道上被叶惟的选角导演发现,然后邀请去试镜?”

    “有可能。”斯黛拉挠挠脸痒,“不过别人忙正规投过去的简历都忙翻的,你想想啊,艾维-考夫曼把选角信息发给那些经纪人,再往《好莱坞报道者》那些行业报纸登出来,要办一场公开试镜,我们这些人就涌过去参加了。

    选秀会不就这样?所以选角导演不可能专门在街上找人的,那得多浪费时间,发现你也只会是偶遇。”

    茉迪浑身都在起着发寒的鸡皮疙瘩,“有没有可能,参加试镜需要出服装办置费?”

    “没可能。如果要特别穿什么衣服,他们会提供的。而且要是你穿自己的衣服去演出,还能得到这方面的酬金,剧组还得补贴一笔干洗费……”斯黛拉说着说着停下,忽然明白了什么,“你被骗了,你被骗了对吧。”

    茉迪恍惚了一会,才点点头。

    “欢迎来到天使之城。”斯黛拉没有问具体的情况,笑得有些复杂,“当交学费好了,看你还有余钱呢,我当初被骗得更惨。总之你记住,所有需要交一笔钱才能被大人物发现的‘机会’都肯定不会让你真正被发现。

    你以为大人物会缺你那点钱?viy给了我800块小费!不说这些了。你的演员简历呢?有没有?”

    “我还没有。”茉迪抿嘴。斯黛拉饮了口咖啡,打量着她,“那你连头像照片都还没有拍?麻烦了,你剩的钱肯定不够拍到好照片。”一谈到钱,茉迪就警惕起来,“能照清楚自己不就行了吗?”

    “你这么想是因为你没吃到足够的教训!好摄影师和烂摄影师的分别太大了。”斯黛拉拿起茶几上自己的简历,“还有这些,你都不知道我白费了多少工夫、犯了多少蠢,才算做好自己的简历。”

    茉迪看向那简历,当然想学习些经验,如果斯黛拉真是演员的话,“能说说吗?”

    斯黛拉点了点“身高”那片信息,“看到没有,我没写我的年龄,我今年20岁,要是我写上去,那我只能得到20岁左右的角色了。填年龄是明星做的,不是我们。一开始我不懂,自从我把年龄栏删掉,我拿到一个能有30岁的角色。”

    “你20岁?”茉迪有点惊讶,以为对方怎么都有24、25岁。

    “知道叶惟为什么淘汰我了吧,真不甘心。”斯黛拉长叹了一口气,茉迪连声道歉“对不起”,她摇摇头,好心地劝告道:“别走我的错路,保养好你这张漂亮的脸,我感觉你能成功的。”

    “谢谢……”茉迪终于敢去碰那杯咖啡,微微抿了点,满嘴苦涩,“斯黛拉,你能告诉我怎么加入美国演员工会?”

    “你?你加入sag做什么?”斯黛拉听了很无语。茉迪怔了怔:“我想当个演员,找演员的工作……”斯黛拉乐笑了起来:“不加入sag就不是演员了?就找不到工作?你加入了才找不到工作。茉迪,你真的还有得学。”

    “我不明白。”茉迪诚恳请教的看着她。

    斯黛拉讲道:“加入工会有很多好处,比如帮我们维护权益,工会还提供很多服务和福利。”她一边想着,一边数道:“好像去参加研讨会、培训班,我去过一次,没什么用。好像住房,我这里就是从工会的信息那找到的,你还能去工会的布告栏找人合租、找工作……很多好处就是了。”

    “那……?”茉迪疑惑,那为什么我不该加入?

    “你是个新人,你谁都不是,加入工会只有坏处。”斯黛拉摊手,“我都准备先退会了。你知道入工会害你失去多少机会?进了工会,非工会认可项目全都演不了,那些剧组不能也不会雇用你,怕惹麻烦。但是你不进工会,也能演工会认可的项目。”

    茉迪全神贯注的听着,“可以吗?”

    “当然。”斯黛拉点头,思索起这个曾经也让自己费解的问题,“那个法案叫什么,那叫……”

    她又一次起身走向卧室,回来时拿着本笔记薄,翻动着说:“这是我的秘笈,真有些不舍得和你分享。”

    “我感谢你。”茉迪不知说什么好。

    “找到了,这叫《塔夫脱-哈特莱法案》(taft-hartley-act)!”斯黛拉坐回沙发,看着秘笈上的亲笔记录,讲了起来。

    th法是帮助演员加入sag的最常用方法,它允许非工会演员参演工会认可的项目,工作期最长可达30天。通常工会项目只会雇请会员演员,可这样就阻碍新演员的发展,于是th法为新演员提供了加入工会的机会。

    “加入工会很难吗?”茉迪有了另一个疑问。

    “不算难,证明你真是个演员而已。”斯黛拉继续说。

    除了th法,加入sag还有三种主要的途径:

    1,表明你愿意出演工会认可的电影中的角色。2,表明你曾经在工会认可的电影中饰演过角色。3,表明你已经加入4a联合会之中的一家机构,并已经缴纳会费至少一年,以及已经出演过该组织认可的项目的主要角色。

    所谓4a联合会,是指美国演员工会(sag)、美国演员协会(aea/equity)、美国电视和广播艺人联合会(aftra)、美国音乐剧艺术家协会(agma)。

    aftra是给钱就可以随时加入,一旦有了aftra认可的表演工作经历,就能申请加入sag。

    因为aftra认可的,通常其它3a也认可。所以实际上如果你是aftra会员,还满足了打通sag的条件,其实早就有资格进sag了,但这种互通途径的好处在于,不需要再支付sag的全额入会费。

    “那第一种?表明意愿就能进?”茉迪问道。

    “你得证明自己是个演员,以后会继续演戏。工会有很多福利的,你不是演员让你进去混水摸鱼?”

    斯黛拉耸耸肩,“但也没多少便宜占,sag的全额入会费对我们来说很高的,一千美元以上!入会后还要定期交会费,半年一次,要看你的演出收入分档次,我上次交了100块。茉迪,不是入会了就能发达,大部分sag的会员就是我这样,一年还赚不到一万块,比穷人还要穷,还得花很多钱在形象什么上面。”

    看着茉迪的脸色变了变,斯黛拉笑了声:“怕了吧?但你用《塔夫脱-哈特莱法》,只要混到一个有‘啊’一声的有台词角色,你就自动获得入会的资格了,入会费也就不同了。”

    她感慨的道:“有个经纪人跟我说过,当演员有个首要目标,叫‘拿到sag的会员卡’,有一个条件是最重要的:你的时机到了吗?花掉一千块,断绝了所有非4a工会项目,可这些项目才是你最容易的起步,然后你还要和我们这些老人争工会角色。

    那你进去做什么?sag是一定要进的,但要在你的时机到了才进,这才是最难的入会条件。”

    “噢,我明白了……”茉迪听着不由点头,原来是这样,确实是这样……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斯黛拉有些卖弄,“你看没看那些电视游戏节目的参赛者,像猜题答出了什么,得到一份奖品,就激动得大喊大叫,那是普通人?不,大部分都是演员。

    我报名参加过两次,都是地方电视台的节目,赢钱当收入,就算赢不了钱,还能在电视上露脸呢,说不定突然就红了。不过如果你是sag会员,就只能参加三场电视游戏节目,不是的话,参加多少场都行。”

    “这样!”茉迪真不由为之惊讶,以前看《幸运之轮》等节目哪有想过这回事。

    “反正,不管你进了4a的哪个,就再都不能出演它们不许可的项目,那一大堆限制不会是新人想要的,除非你是星二代。”

    斯黛拉说着一叹,黯然于没希望参加叶惟的选秀会,叹道:“茉迪,出来闯荡,不要相信自己走运。幸运跟我们这些人无关,如果我们会幸运,会从乡下出来?会住在这里?为了简历上要不要填年龄,要不要加入工会发愁?

    我们这些人,这两年里,我是一次次了,一旦以为自己走运,结果就会倒霉。”

    “对不起。”茉迪极少安慰别人,讷讷了会才道:“愿上帝保佑你。”

    “上帝才不管我。”斯黛拉摇头,喝起咖啡。

    “斯黛拉,我没什么钱了,要尽快找到工作,你能告诉我有什么工作机会吗?最好能和表演有关,群众演员也好……”

    茉迪话音未落,斯黛拉就大声打断:“别当群众演员,你去当群众演员,跟去演成-人片没什么分别了。”

    “……为什么?”茉迪怔着。

    “群众演员,成-人片演员,正式演员,三个不同的世界!”斯黛拉组织着语言,说着自己所知:“你只要活着就能成为群众演员,每天闲坐在片场的一个角落十几小时,拿走50-100块,有时候更多,还有一顿免费午餐,还可以近距离看到那些大人物。

    为什么我不去当群众演员?要在餐厅兼职侍应?只要你勤奋,专职当群演,一年的总收入比大部分sag会员的收入都要高,为什么大家不去当?”

    茉迪摇头:“我不知道。”

    斯黛拉回想起了一位好心导演曾经告诉她的,几近复述地说道:“因为这是游戏规则。一个行业的规范是因为大家都尽量去遵守这些不容易才建立的游戏规则,谁不遵守谁就有麻烦。

    当群众演员有两种人,一种是短期的,当个一天两天,熟悉一下片场;另一种是长期的,当三天就长期了,那你就是群众演员,你不是演员,你是群众演员。不管你有多优秀,你被人认出来了,就没人让你演正式角色。

    没有群众演员可以演正式角色,就像没有成-人片明星能登上银幕。”

    “我不太理解……”茉迪倒眉思索,“为什么?群演不是像学徒一样吗?”

    “我最初也不理解,后来才明白一定要这样。”斯黛拉竖起着几只手指,“你算算,那些专职群演,一个月下来能赚三四千,一年三四万,就只是坐在那里,你打毛衣、写剧本……只要不发出声音,不打扰别人,随叫随到,你做什么都行。

    我们这些小演员呢?每天忙死忙活,到这里试镜,到那里参加表演会,还要兼职养活自己,一个月下来赚一千块都难,一年还没有一万块。如果群演可以被提拔、可以上升,这游戏没法玩!他们安稳赚他们的三四万,我们挨苦努力上升,这是游戏规则。

    群演就是群演,演员就是演员,你当了群演你就不是演员,当得越久越不可能转回来。

    茉迪,群演也有合同、经纪人、工会的,你当过多久群演,别人要查一下就清楚。那些制片人、导演不敢不遵守,因为谁起用群演演正式角色,我们这些演员不满意,4a联合会的好这时候就出来了,你破坏规矩,演员谁给你演戏?所以没人这么做。

    我当群演的时候,试过勾搭那些重要人士了,他们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群演甚至不是人,群演是企鹅。他们就这样叫群演的,你会找一只企鹅扮人吗?”

    “噢……”茉迪彻底的明白了,真不知道这些,还想以群演开始演艺事业,“那么?当两天?”

    “不要去当群演。”斯黛拉没好气说,“虽然谁都不认识我们,但我们是演员!演员,有演员的活法。”

    茉迪默默点头,感觉自己现在就在走运,虽然被骗了,却遇到个资深演员,斯黛拉肯定是个演员。她双眸多了点明亮,“你能不能多告诉我一些?像怎么拍头像照片?”

    斯黛拉看了看那张写着“for-dream”的一百美钞,摆手的道:“好吧,明天我带你去拍头像照片,不然你又得被人骗。”

    “谢谢。”茉迪羞涩的一笑,“我还得找工作……你那家餐厅还招人么?”

    “不清楚,餐厅又不是我开的,明天带你去问问。”

第376章 丽兹疯了    “丽兹,这是什么……演员简历?丽兹!?她想做什么……参加叶惟的选秀会?她疯了!”

    比弗利山庄一座别墅豪宅的花园,响起了一阵惊气的女生叫喊声,游泳池里碧蓝的池水水波粼粼,映着湛蓝的天空,池边不远的休闲圆木桌上放有还没填好的简历文件、《可爱的骨头》书籍、笔记本电脑等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伊丽莎白-奥尔森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美国演员工会会员/美国演员协会会员

    出生日期:1989-2-16______________经纪公司:

    身高:1。65m/5’4’’_____________经纪人:

    体重: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收件地址:

    眼睛颜色:灰绿__________________邮编:

    头发颜色:金____________________电话:

    【戏剧表演】

    百老汇作品:………我恨百老汇!断一条腿!!!

    非百老汇作品:断另一条腿!!!

    【影视表演】

    《西部是多么有趣》(电视电影),汽车里的女孩(丽齐-奥尔森),1994年

    《玛丽-凯特和阿什丽的冒险:美国太空营任务案》(录像短片),自己,1996年

    《玛丽-凯特和阿什丽的冒险:圣诞恶作剧案》(录像短片),自己,1995年

    《玛丽-凯特和阿什丽的冒险:神秘巡航案》(录像短片),自己,1995年

    《玛丽-凯特和阿什丽的冒险:索恩大厦案》(录像短片),自己,1994年

    《我们的第一部录像》(录像),自己,1993年

    【培训经历】

    【特别才艺】

    ●排球

    ●芭蕾

    ●唱歌

    ●奇怪的说话声音

    ●《异形魔怪》学者

    ●viy学资深专家

    ●肥

    【其它经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着这份填着填着作了废的简历,玛丽-凯特还是满肚子的闷气,怎么回事摆在眼前,小妹要参加叶惟的选秀会!

    “丽兹你疯了吗……丽兹!!伊丽莎白!?”她朝着屋子那边大喊,“滚过来!”

    有时候,小妹真的很让人头痛。

    奥尔森家有六个孩子,大哥特伦特-奥尔森22岁,正在c读着影视制作专业;二姐艾什丽-奥尔森、三姐玛丽-凯特-奥尔森,今年6月过完生日20岁,大名鼎鼎的奥尔森姐妹,经营着双星娱乐集团公司,早已是财富过亿。

    四妹伊丽莎白-奥尔森,下个月就17岁了,在北好莱坞的坎贝尔会堂学校从幼儿园读到现在高中。

    四人是经理人珍妮特和大卫-奥尔森的孩子,大卫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和借贷银行家。在1996年,两人离婚了,大卫二婚娶了麦肯齐,又生了两个孩子,五弟杰克-奥尔森和六妹科特尼-泰勒-奥尔森。

    他们年纪还小,以后怎么样不知道,丽兹就是家里的异类,白羊群里的黑羊。

    玛丽-凯特经常奇怪为什么,因为父母离婚时丽兹才7岁,受了大打击?

    没有这回事,丽兹很看得开,整天说他们家是模范家庭,恋爱婚姻合则来不合则去,离婚却不闹矛盾,很不错了。父亲还那么支持孩子们的事业,教导着她们要经济独立,不是非要靠男人养活,女生也能有男子气慨。有这样的父亲真的很幸运。

    因为姐姐们是奥尔森姐妹?从小成长在阴影之下?

    可能有一些影响,却绝不是阴影,丽兹越来越多时候以一种“你们怎么这么笨”、“你们真自以为是”的语气和她们说话。

    因为丽兹确实更聪明?兄弟姐妹之中最聪明的人是丽兹。

    在外界看来,丽兹只是奥尔森姐妹从小的小跟班,“伊丽莎白-奥尔森?谁?奥尔森姐妹的妹妹?奥尔森姐妹还有个妹妹?”

    毕竟丽兹就快17岁了,还没有主演过影视,去年起在百老汇转悠着当b角,还没上过舞台。而她们几个月大起演剧集、6岁出音乐专辑、7岁有了双星娱乐,在一个庞大的商业团队运作下,出录像带,出服装,出图书,出50多种时尚和生活各方面的产品、14岁出杂志,15岁当集团总裁、18岁就各自有了1。5亿,双星集团总资产超10亿。

    唯独在银幕电影上不灵,《纽约时刻》成了梦魇,让她们当导演、当银幕巨星、建立电影帝国的大计划第一步就玩完。

    玛丽-凯特知道,艾什丽也知道,她们的成功离不开经纪人索恩为首的团队,这支团队做什么生意都行,电影生意不行。

    电影太难了,难制作,难赚钱,难成功,风险高,回报低,不稳定,要才华,要运气,没理由继续。

    怎么看,丽兹都没有机会取得比她们更大的成就,除了电影,丽兹对表演有着浓厚兴趣,是家里的表演天才。

    也跟她的努力有关,不因为家境富裕就懈怠,自小一直上表演课,去年更斗胆说要当一个“真正的演员”,言下之意她们不是真正演员,只是售卖可爱的前台招牌。丽兹要当的是能在舞台、在大银幕光芒万丈的演员。

    电视荧幕?小妹看不上。其实她很小就可以往荧幕发展,有她们这对姐姐,丽兹去演电视剧和真人秀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而且更容易获得成功,毕竟银幕连她们自己都玩不转。但丽兹不,她说“让我分裂的想想……我不要。”

    时尚界怎么样?有她们,丽兹去时尚界发展是最容易的,但丽兹不,她说“让我分裂的想想……我不要。”

    运动场?丽兹的排球打得非常好,是那种可以进入常春藤大学校排球队并得到奖学金、毕业后成为排球运动员的好。前两年她们真以为会有一个运动员妹妹,但她突然又分裂“我想过了,表演比排球好玩。”然后就断了这条路。

    芭蕾舞?她们母亲曾经是芭蕾舞演员,丽兹从小也练,但不。唱歌?丽兹从小也练,但不。

    她决了心要当演员,态度相当自信,像“我不急,我也不怕,我知道再过几年,我就是超级巨星。”

    丽兹是她们理解不能的,电影就电影吧,却喜欢些恐怖片、cult片、文艺片;演员也要塑形吧?顿顿都要吃个饱,有时候简直是疯狂,而她这个三姐却厌食。反正,丽兹说的、做的、想的,不是个奥尔森。

    看在上帝的份上,她不知发什么疯,还说没有上帝没有神明。

    她们不喜欢叶惟,但丽兹又不知发什么疯,几个月前突然迷恋上这家伙了。

    以前四兄妹中,最清楚叶惟的是特伦特,现在是丽兹,连别人说过什么话都一清二楚,说“很有趣啊”、“很酷啊”。

    丽兹要往银幕发展,玛丽-凯特绝对支持,自己都想当电影明星,但没有小妹的天赋和努力,所以把这份期望放到丽兹那了,希望她成为奥尔森家在电影领域的代言人,问题在于,不是这样开始。

    “丽兹!!!丽齐!!!伊丽莎白!!!”

    花园的游泳池边,玛丽-凯特好几声大喊,还不见人影,就拿起那份简历走向屋子。

    这时候,从大屋的侧门走出一个金发少女,长发扎了个马尾,身着男士风格的红色外套和黑牛仔裤,脸容困惑。

    “你叫我?”

    “这是什么?”玛丽-凯特一边走去,一边震惊的扬着手中的简历,“我们去纽约几天而已,你搞什么?”

    “唔,是的,那简历填得不好。”丽兹微微的撇嘴,“我准备重新做一份了,那些影视表演经历都不要,不然更像是你们的简历。lizzie-ol色n就全部过去吧,以后只有elizabeth-ol色n。”

    玛丽-凯特顿时更被气着,“你准备参加叶惟的选秀会?”

    “是啊。”丽兹从姐姐手中拿回简历,往泳池边走去,“我有信心赢得角色,也许是《可爱的骨头》的女主角,苏茜,我在主攻她,我感觉我和苏茜很像。”

    “为什么你……”玛丽-凯特几乎爆发,最后叹出一口气,跟上去,“为什么你就不明白,不要和叶惟牵扯到一起。”

    “为什么?”丽兹眸光奇怪的看看她,“叶惟是哥斯拉吗?哥斯拉我都不怕。”

    两人谈着往木桌边落座,玛丽-凯特严肃的劝说:“你会和他传绯闻的。叶惟是个亚裔男生,你和他传绯闻,对你的形象就是个打击。谁和亚裔男生约会?是那些最没有吸引力的女生。别说绯闻了,你最好不要和叶惟站在一起。”

    “我明白了,叶惟能发出一种辐射,哔哔哔哔”丽兹嘴唇闭张地快声发出警报,自得其乐的笑了,“这些话你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在外面说要惹大麻烦。另外我不同意,他很火辣,还有为什么我会和他传绯闻?参加选秀会的又不只是我。”

    玛丽-凯特真没好气,“因为我了解你,你着迷他!我不知道你哪根神经不对了,着迷一个亚裔男生。”

    “你疯了吗?”丽兹皱起了秀丽的双眉。

    “是你疯了吗,他有什么好?”玛丽-凯特都不禁拍了那本《可爱的骨头》一下,像在敲打叶惟。她们出身优越,“奥尔森姐妹”的名气、财富、影响力都不是叶惟可比,玛丽-凯特是真不把什么电影天才viy放在眼里,看都不想看一眼。

    这时,她看到阿什丽走出屋子走来,阿什丽向来是冷静成熟有说服力那个,连忙道:“阿什丽!丽兹疯了,快来劝劝她。”

    当阿什丽来到桌边坐下,听了原委之后,灰绿的双眸看着小妹,摇摇头:“玛丽说得对,你不能去参加。”

    “我能。我不是‘奥尔森姐妹’,我是伊丽莎白-奥尔森,我做什么不用你们批准。”丽兹不以为然,翻白眼:“你们有点种族主义了,非常危险,非常幼稚。”

    玛丽-凯特气得难受的样子,望向阿什丽,示意说“你看看她,你看看她!”

    阿什丽平静的道:“丽兹,你的话有些过分了,我们是想你好。”

    “你们的话更过分。为什么叶惟不好?‘因为他是个亚裔男生。’这太糟糕了。”丽兹整理着桌上的东西准备走。

    “这不是我们的想法,这是这个世界、这个国家、这个行业的想法。”阿什丽按住丽兹的笔记本电脑,“以叶惟的成就,他都那样了,才像和他约会和女生并不差。但叶惟是个边缘人,也许他永远都做到满分了,但只得到及格。”

    看着丽兹眼眸凝聚,她继续讲道理:“不是我们怎么想,事实就这样,没有人约会亚裔男生,因为他们是亚裔男生。

    你和他牵扯一起是边缘化自己,贬低自己的吸引力,招受媒体公众的攻击,人们会说‘没人追求奥尔森姐妹的妹妹,她和叶惟一起了’,你约会一个最普通的白人男生都没事,你约会亚裔天才就有事,明白吗?”

    玛丽-凯特连连地点头赞同:“而且叶惟还是天才吗?一年拍三部电影?我们拍录像带电影,一年三部都拍不出什么好东西。他现在很成功,接下去很可能一败涂地,你还站过去,图什么?”

    “丽兹,你有很多更好的选择。”阿什丽分析了起来,“就算你演叶惟的项目的女主角,你也不是主角,你成了叶惟的跟班。但你另找个好项目,整个项目没有谁是被人认识的,只有你,那不管成败,所有聚光灯都会对着你。”

    丽兹沉默的听她们说完,才道:“我拜托你们,别在外面发表任何对叶惟的评论,我不想被你们连累。”

    奥尔森姐妹相视一眼,都感到无奈,又知道丽兹的脾性,劝不回了……

    玛丽-凯特抱怨道:“真不明白,他有什么吸引力,就因为电影拍得好?”阿什丽也问道:“我也不明白,我对他完全没有感觉。”

    “你们不喜欢听的……我说了。”丽兹顿了顿,环顾两个姐姐,“首先,你们不懂电影。别跟我说电影怎么怎么,你们甚至没有看过美国以外的电影,亚洲电影?那么多优秀、有趣的亚洲电影。

    然后,你们不了解叶惟,你们连他的电影都没看过。我没有你们的偏见,所以我能看见他的魅力,不只是因为电影拍得好,很多。但我也是了解过后才喜欢他的,你们就是缺乏了解。

    最后,我是要演电影!不是去约会,他有女朋友的,还有好几个绯闻女友,你们知道吗?”

    丽兹用力地抽过笔记本提起,站了起身,微瞪着灰瞳,又问俩姐姐:“能不能告诉我,有哪位青少年导演比得上他?演viy的电影,你们不觉得很酷吗?我觉得!我不介意当导演的跟班,我一直认为,演员是电影制作的最后一块拼图,本质是导演的工具。

    如果导演是演员的工具,那就完了,那就……”她还是咽下那就成《纽约时刻》了,“那就完了。”

    “看来你一定要参加了?”阿什丽眨目,“你问过妈妈吗?爸爸呢?你的经纪人?”

    “我问过自己的内心,是的,一定要参加。”丽兹拿上tlb书籍等所有东西抱在怀中,临走又道:“姐姐们,谢谢你们的好意,可你们真不知道洛杉矶的新情况,都已经全城轰动了,每个女孩都想参加,还有外地来的。我不一定能赢到女主角,但我有信心。”

    两人看着小妹快步的走回屋子去,默然了半晌,玛丽-凯特突然急道:“她绝对会和叶惟传绯闻,赶紧给她介绍个男生。”

    阿什丽皱眉道:“别管她了,我们越管她越不听,她自己会感觉没意思的。真的很多人参加?”

    “想出名的人多了去了,肯定的,她们能和丽兹比吗?老天,我们的妹妹发什么疯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