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茉迪随着保罗-康拉德走进街道边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馆,明亮的光线,简致的装修,顾客们零星的分落在四周。

    两人往一桌边落了座,点了咖啡,女侍应刚走开,康拉德就讲起来,说着“苏茜”的选角要求,说着他曾经为《阳光小美女》工作过,那些选美小姑娘就是他的工作成果,说着茉迪的衣装不行。

    “你需要几套适合你的气质、让你看上去更像苏茜的漂亮衣服,这样才算做好试镜的准备。”

    康拉德说得十分专业,茉迪点头了又点头,但始终有着一些戒心,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么幸运,刚到洛杉矶就有机会去见叶惟。她踌躇了下措辞,才问道:“我不太确定……这是真的吗?”

    “哈哈,等等。”这时女侍应上了咖啡走了,康拉德笑着从褐色公文包里拿出一本相簿,递给她,“你看看这些。”

    茉迪接过翻开看,只见相簿里一页页的少女摄影照,每个人都很漂亮,也都身穿时尚流行的衣服。

    “说实话,茉迪,适合演苏茜的不只是你,最近我找到了她们,只管外形气质,她们都适合。”康拉德解释说。

    这时候,茉迪突然双眸一瞪,相簿翻到后面,是些康拉德和叶惟的合影,有在办公室的、在豪华别墅的游泳池边的、还有几张在片场的,在摄影机边,叶惟给他指示的谈着什么,真是他!她看看对面的男人,又看看相簿,真是他。

    “这是在《阳光小美女》的片场。”康拉德伸手去点点那张照片,笑道:“viy是个幽默的人,但在工作的时候,他非常的严格,我们这些为他工作的人经常都会累坏。他现在还要一年拍三部电影,真忙,我这几天都是从早上忙到晚上。”

    他一边说,一边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是《可爱的骨头》选角组的工作任务表。

    茉迪看得呆了,再看康拉德时不由的心生尊敬。

    又见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递来,接过一看,卡上有“cas挺-society-of-ame日ca”、有他的名字“paul-conrade”,有会员编号……她没见过这种卡,却显然是美国选角导演协会的会员卡。

    这是真的……viy的选角导演,真被她遇到了,这竟然是真的……

    “对不起,康拉德先生,刚才冒犯你了。”茉迪为自己的疑心道歉。

    康拉德连忙的道:“没没没,确定身份当然是要的,你还可以打公司电话问问我,到csa官网查查我,如果这个选角过程有什么不周到,你还能投诉我,那我就要惹上麻烦了,哈哈。”

    茉迪也笑了声,心里满是激动、难以置信,太幸运了。

    “这次选角还要签份意向书,顺利的话明天中午我们能见着viy,大概有15分钟的时间给你。”康拉德和善的样子,把相簿、文件等放回公文包里。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茉迪小小的抿了一口咖啡,羞涩的笑道:“太不可思议了。”

    “人生。”康拉德的微笑有一种成熟的魅力,“你要办置好几套衣服,最好还要化妆,买点小饰品,让自己更像苏茜。”

    茉迪认真的听着,每句话都谨记起来,却不太懂,“你能告诉我该买什么样的衣服吗?”

    “日常的四季衣服,还要一套晚礼服。”康拉德说。茉迪顿时惊讶:“晚礼服?”康拉德点头道:“苏茜会穿晚礼服,惟要看看你们穿晚礼服是什么模样。”

    他从公文包拿出好几本书物,一本是《可爱的骨头》,他翻开开头的一页指出茉迪看,上面写着:“our-text波oks-our-and-vogue。”

    (我们的教科书是《十七岁》、《魅力》、《时尚》等杂志。)

    “你看看。”康拉德拿着一本《十七岁》杂志翻开一页,茉迪看去,只见杂志上是一位少女的摄影照,照片边还有一篇文章,那少女身着雪白的衣裙,两道英气的眉毛飞扬,笑容神气而纯粹,很美,“你知道她是谁吗?”

    茉迪点点头,“她是莉莉-柯林斯,叶惟的好朋友。”

    费伊不喜欢莉莉-柯林斯和叶惟的绯闻,费伊也不喜欢妮娜-杜波夫,她说最应该她当叶惟的女朋友。可是跟柯林斯、杜波夫一比,费伊就像……不是费伊。

    “是的,她是超级巨星菲尔-柯林斯的女儿,这是她写的文章。这个呢?”康拉德翻开另一本时尚杂志,茉迪今天才知道有这么多的少女时尚杂志,上面是一个热情洋溢的少女,她身着绚丽好看的运动衣装,笑容灿烂。

    “我知道,妮娜-杜波夫,叶惟的女朋友。”茉迪点头说。

    “她以前是加拿大艺术体操国青队的成员。”康拉德又翻开另一本杂志,“这个呢?艾玛-罗伯茨,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她在《阳光小美女》里有出镜,她也是惟的好朋友。你看她这套衣服。”

    杂志上的少女身着可爱娇俏的日常衣服,一头淡金长发非常亮人。

    “你明白了吧,惟平时来往的都是这些女生。”

    康拉德把三本杂志一起向茉迪展示,看着她脸容有点红,那是一种自卑尴尬的红。他叹道:“惟看惯了这些时尚女生,苏茜又要穿晚礼服,如果看到你就现在这样,事情就搞砸了。你要穿得像莉莉-柯林斯、像妮娜-杜波夫,像她们这样才行。”

    “噢。”茉迪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粉蓝小外套,这是她最好的外套,从救世军(salvation-army)开的二手衣店里买到的,虽然是二手衣服,但买到时几乎都没有穿过,她买了后也没怎么穿,那会招来费伊她们的攻击。

    她有些明白康拉德先生的话,却犯了难,普通衣服都不怎么懂买,何况晚礼服?

    “先生,我该去哪里买?能比较便宜……”茉迪知道这条街道上那些服装店不是自己可以去的。

    康拉德想了想,才答道:“这一带就行,或者到比弗利山庄的罗迪欧大道,最好买香奈儿、古驰、普拉达……等等,你说的便宜是指?你的经济情况怎么样?”说到最后,他的眼睛闪过一道稍纵即逝的异光。

    茉迪如实的告诉他:“我只有不到五千块,我还要安顿下来。”

    “五千块?”康拉德皱皱眉头,鼻子呼出了一股粗气,饮了口咖啡,“那你不要买。”

    见他的态度似有变化,茉迪不由急道:“就这样去见viy吗?”很怕他说取消不去见了。

    “不是。”康拉德慢条斯理地解释:“你去租衣服,租来先穿着去见惟,完了退还回去,那你只需要花很少的钱就能完成这次试镜。因为不一定就是你,如果惟看不上你,你的钱都变成衣服,那不行。”

    茉迪连连的点头,对,租衣服才适合她,“那我该去哪里租?”

    “你可以到……”康拉德说着突然一叹,“茉迪,我看你做不来这工作。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刚从小地方来的女孩,前些天就有一个,我也让她去租衣服。你猜猜,惟见到她,怎么说?”

    “我不知道。”茉迪有点紧张。

    “什么都没说,惟看了她一眼,就让她走了。”康拉德满脸的惋惜,“那女孩其实真的很好。所以现在对你这样的女生,我建议由我来为你们买或者租衣服。我是做这个工作的,我懂得该怎么打扮你们,我在店里还能拿到折扣。”

    茉迪听得点头,“你是专业人员,你来办更好。”

    康拉德打量了她几眼,说道:“你的服装租办费用个四千块吧,本来越多越好,但你只有这点了。四千块是压金,等你退了衣服,你可以拿回大概三千七百块。”

    四千块?茉迪张嘴,被这个数目乍一下吓着,不过明天中午见viy,见完了就去退还衣服拿回压金,实际就是花三百块……

    “茉迪,四千块对你可能是全部,但你到香奈儿专卖店看看,你只能买走一件低档外套。说真的,这笔钱只够租廉价的晚礼服,没办法。”康拉德叹息说,“你也可以就这身行头去见惟,你自己考虑了。”

    他看着手表,“我还得继续去找‘苏茜’,今天还差三个才够完成任务,你想好了就打我电话,名片上有。下午三点前我都还来得及为你去租衣服。”

    “康拉德先生!”茉迪不由叫住他,对于这份机遇,三百块真不算什么,康拉德先生专业、为人着想,还有折扣,交给他办最好了。她诚恳的道:“我想交给你办,我没带那么多现金,这附近哪有美国银行吗?”

    “这样吧,我现在带你去银行取钱,就在藤街那边。”康拉德招招手叫侍应来买单,看着点头的茉迪,感慨道:“惟总是说,‘不要因为钱财阻碍了对梦想的追求’,我们最欣赏你这种心怀梦想的年轻人。”

    茉迪脸露羞赧的微笑。

    ……

    圣莫尼卡,甜蜜庭院餐厅。

    在萨菲羡慕的注视下,斯黛拉在叶惟一桌边忙着结账,尽管被无情地拒绝,给选角组投简历也是常规路子,她还是保持着一脸甜笑,递交账单和银行卡的此时,把自己的名片一起递去。

    “这是我的名片,viy,如果有什么适合我的角色,打给我。”斯黛拉对那位还年轻自己两岁的大人物轻抛媚眼,最后的机会。

    “viy!”厨房边的萨菲突然不顾一切的奔过来,话声激动得打结:“我叫萨菲,我也是个,演员,我能要一个联系方式吗?”她想往身上掏什么,却惊道:“我没名片,天啊,我没名片……”

    “当然,吉娅,给萨菲我们选角组的名片。”叶惟看看她。

    斯黛拉几乎冒火烟,萨菲兴奋地接过吉娅从助理手袋里拿出的一张名片,只见上面有电邮、收件地址、联系咨询电话……

    “我很荣幸可以给别人机会,希望能帮到你们,好运,再见。”叶惟笑说罢,三人留下小费,就都起身离去。

    看着三人走出餐厅,斯黛拉才收回目光,恨怒的瞪向萨菲。

    “我们拿到了viy的联系方式!”萨菲还在激动不已。

    “那只是选角组的名片!你到imdbpro都能找到,什么用都没有。”

    ……

    好莱坞藤街,茉迪携着四千块现金走出美国银行大楼,之前刚到银行门口的时候,康拉德先生接到叶惟的电话聊着走开了,工作真的很繁忙。

    一见到她出来,站在公交牌边的康拉德高兴的走来,“茉迪,好消息!明天中午见viy,幸运的话不只是15分钟,试镜前,你能先和他共进午餐!听说你有浅蓝色眼睛,惟非常开心,他很期待见到你。”

    “谢谢……”茉迪也非常开心,也非常期待,又不无有些忐忑,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种幸运事。

    当下,两人回到对面街不远的小停车场,就在那辆灰色通用轿车的车边,茉迪签下了一式两份的试镜意向书。

    这份意向书有五十多页,她基本上没看明白上面写着什么,康拉德先生耐心的解释了很多条款,都是确保这次试镜的合法。

    想想对方是viy的选角导演,茉迪放心地签字了,然后,把四千块交给康拉德先生。

    康拉德把钱和意向书装进了一个黄纸公文袋里,拍了拍袋子,就笑道:“那就这样了,茉迪,我还有很多工作,先再找三个苏茜,给你们办置衣服,明天带你们去见惟。”

    “好。”茉迪看着康拉德先生开车门上车,突然想到什么,问道:“我们该怎么联系?”

    “明天早上11点半,你到中国剧院前面等,我会去接你。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给我咨询,但不要在今天打,我还有得忙。”

    “好的。”茉迪听话的点头,看着通用车的车门关上,因为打火呜嗡作响,缓缓地驶出停车位到了车道,开走了。

    明天中午见viy,得抓紧时间好好准备,好好练习表演……

    告诉季姆吗?她想先不告诉,明天有确定的消息再说,季姆一定不敢相信,她也是,白日梦竟然……

    茉迪不由笑出了一声,望着明媚的天空,握紧了行李袋,加利福尼亚,梦想发生之地。

    ……

    “斯黛拉想操-你。”

    甜蜜庭院餐厅距离叶惟的住处不远,三人是步行出来的,也步行回去。

    走在小区林荫路的人行道上,吉娅忽然说。

    “有那么明显吗?”叶惟皱眉。

    “有,你没看她的眼睛,都发绿了。”吉娅咬着牙的说。埃萨赞同道:“另一个女孩不见得不想。”叶惟无奈的耸肩:“又少了一家去处,那里的厨艺还要不错。”吉娅点头:“挺正宗的意面。真烦这些人,把电影当什么了,但愿艾维-考夫曼会操她们。”

    一年三个项目、高要求、还要办选秀会,选角组自然一点不能马虎。

    不包括助理,现在与叶惟合作的选角导演有三个,兰迪-席勒(randi-hiller)、莎拉-哈雷-菲恩(sarah-halley-finn),他们俩从业十年了,现今是一对长期的cd搭档。《婚期将至》、《阳光小美女》的cd都是他们,《撞车》、《梦想奔驰》等片的cd也是他们。凭着这些,这两年从行业的中下游位置升至中上游,未来很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但说到资历、才能和人脉,还比不上新任的选角组主管艾维-考夫曼(avy-kaufman)。

    这位现年四十多的女人从1987年入行至今,已经为70多部的影视担当选角导演,近年代表作包括《灵异第六感》、《绿巨人浩克》、《断背山》等等,她是李安的长期合作cd。

    这是叶惟首度和她开展合作,她将担任他三个项目的总cd,领导选角组,真的是个巨大的助力。有了她那双眼睛,都不知道能减轻多少的工作量,而且只比要求的更好,这就是艾维-考夫曼。

    行业中的最佳选角导演之一,去年好莱坞电影奖的最佳选角导演奖得主正是她。

    “有些人根本不了解选角、不了解表演。”吉娅有感而发,“以为随便找谁把戏服一穿、往镜头前一站都是演。嘿,连演员是份专业的工作都不明白,还想红?整天就想着走歪路,不想想把这些心思和精力放到正路上,事业早就不同了。”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叶惟错愕的看看她。

    吉娅越说越气:“我看不惯!我家那老东西经常说‘一知半解是最危险的。’说的就是这些人,心甘情愿地给那些早就应该从地球上铲除掉的垃圾占便宜的机会,毁掉自己、败坏整个行业的名声,让我们这些认真拍电影的人都受拖累,真他马的受够了。”

    “我认为你现在就是一知半解。”叶惟没有苟同,一边走,一边说着自己的想法:“像斯黛拉他们,他们不同你出身上流,也不同我出身中产,他们出身在底层,没读过多少书,总以底层那一套去理解事情。

    他们不是想走歪路,是以为那就是正路,而且的确会有人从歪路走出来,那种可能性吸引着他们。

    斯黛拉想操-我,我能怪她吗?她不但不明白演员,更不明白这些项目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电影对我是什么,不明白里面的运作,当然我能给她角色,tlb的?西伯德明天就收回我的改编权。她不明白。

    更加不要说那些单纯的人。

    吉娅,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有见识,你几乎了解电影业的一切,那是因为你一出生就在金字塔顶,是个宝宝就开始在片场了,你爷爷是科波拉!一辈子都不会遭遇某些肮脏丑恶的事情,你知道存在,你只是在远处看了看,说这他马真恶心。

    但不是他们,在金字塔最底层的人,走什么路都不容易。

    你烦恼的东西,他们不理解,他们烦恼的东西,你也不会理解。你不可能真正理解把一百块数着花是什么感觉,他们则不能理解为什么好莱坞有那么多心理医生。当物质不是问题,人的情感需求、心理需要就会火山爆发。可他们有物质问题。

    所以你说他们傻瓜,他们还说你傻瓜,有那么多钱,也出了名,还他马说自己不快乐。

    我?我还算理解,却也不是很多。我从金字塔中下层出发,一下就得到好几位金字塔顶的人物的孩子帮助,包括你。为什么我总说我幸运、我幸运,因为我知道,如果没有你们,也许我才刚刚开始拍《婚期将至》重制版。”

    “有道理。”吉娅深思着笑了笑,“就说跟着你比上学还要好,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服你。”

    “祝她们好运吧,也许明年斯黛拉就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呢,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这不就是这个行业的魔力,不平均的机遇和升降,你不知道的。”叶惟又说。

    “说起来,现在好像每个少女演员都要参加viy选秀会。”吉娅唉了声,“你说得对,竞争真残酷啊。”

    叶惟望望远空的蓝天,“我告诉过艾玛,这是不公平的竞争,真希望她可以明白自己的幸运。”

    ……

    灰色通用车驶离了藤街,到了泉源大街,车子靠街边减慢车速,经过路边一个垃圾桶时,从车窗扔出了一份合同文件进垃圾桶,车子加速离去。

    车内驾驶座上的西装男人看看副驾上的黄纸公文袋,有些不满,说了这么久才四千块。

    还好最近都不愁没有蠢货,真要谢谢神童叶惟,这些提着行李袋的无知少女一个接一个,那痴呆样子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从乡下出来,都崇拜着叶惟,一听到viy走都走不动,看了那些照片问都不会问。

    ps,准备好其它材料,跟小女孩调*,每天上万收入。再过几天等风声紧了,就到纽约一段时间。

    “我能发财,全靠这些傻瓜。”

第373章 一个新世界    季姆守在茉迪的房间外守了一夜,那个老畜生并没有回家。

    第二天,兄妹两人到学校办了停学,到海仑市买了手机,往互联网查询了一番,像可以住在哪里、哪里能找到工作,到美国银行办了张储蓄卡,把妈妈留下的、借来的共五千块存进去,支票帐户和储蓄帐户各存一半,这样够金额免月管理费。

    第三天下午三点半,在洛根市灰狗客运站外,茉迪要出发了。

    “不行就回来,知道吗?”季姆对她说,旅客们正纷纷走上那辆长长方方的长途大巴车。

    茉迪默然点点头,挽紧一个没能装上多少东西的黑色单肩行李袋,也走上车去,双目绽露着对未来的憧憬光芒。

    大巴车将行驶17个小时,穿越十几个城市,最终在明天上午8点半到达洛杉矶,票价185块,梦想启航的费用。

    走上车门台阶之际,茉迪回头看看站在那里的哥哥,才抬步走上了大巴车。

    不久,灰狗巴士启动向着南面开走,季姆望着远去的车影,走了几步,又望去,走了几步,又望去。

    这天是1月5日。

    ……

    “噢我的天,叶惟!他来吃午餐了,他就在那里!”

    洛杉矶,天气正明媚,圣莫尼卡蒙大纳大道边的甜蜜庭院餐厅,厨房后台正惊乱成了一团。虽然蒙大纳大道常有名人明星出现,却是现身在那些米其林餐厅,而不是这家普通餐厅!

    别说名人明星了,这里平时连那些高档高小费食客都招待不了几个,现在突然来了一个巨星级大人物,viy!

    听到萨菲激动的话,斯黛拉震惊的往外面瞅了瞅,顿时几乎尖叫出来,真是叶惟!他就坐在靠墙边的一张桌边,同行的还有一个意大利人长相的同龄少女,以及一个一看就是同性恋的花格子t恤中年男人。三人正看着餐牌,聊着什么。

    叶惟!

    斯黛拉心头在狂跳,来洛杉矶闯荡有两年了,从18岁变20岁,却还是群众演员的级别,最拿得出手的是在几部永远都不可能上映、连录像带都难发行的超低成本独立电影里演过有些台词的小角色。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两年就过去了,她的演艺事业根本没有一点突破的曙光。

    在洛杉矶,常常到好莱坞、比弗利山庄那边转悠,总会遇到什么明星名人的。她也遇过几回,没有用,要到签名已算幸运越大的明星,身边越有一群人跟着,保姆、保镖、经理人、喽罗,近身都近不了。

    而且这座城市里演员太多太多,各方面的电影从事者太多太多,那个服务生是,那个泊车侍应是……她没有丝毫的特别。

    现在!电影天才、神童、奇迹小子……叶惟!就在那里。

    斯黛拉不知道这具体意味着什么,但肯定是个机会。

    当演员再穷也要订购《好莱坞报道者》的日报和周刊,那上面几乎有好莱坞发生的一切事情,包括叶惟的新动态专挑少女演员的选秀大会。20岁还可以演少女!再说那是叶惟,位于行业最顶层里的人物,他一个电话就能改变她的事业状况和前景。

    也许今天就是她事业的转折点,也许叶惟就是那个让她腾飞的贵人,也许两年来都是在等这个机会。

    太突然了,但在洛杉矶,一切都是这么突然,你不知道自己上洗手间时会不会正好遇到哪个明星。

    所以,斯黛拉早已时刻做好准备。

    “我过去招呼他们。”趁萨菲没回过神来,斯黛拉抢先说,萨菲也想当演员,新来洛杉矶,还不知道情况。

    斯黛拉迅速整理了番自己上白下绿的服务生衣裙,让身材的曲线尽量展露,拿出化妆手镜看看,还好,摆出自己能摆出的最甜的笑容。就在兴奋紧张的心情下,脚步稳健地走去。

    餐厅里没多少客人,这正好给了她更多的停留搭讪的理由。

    “嗨,你们好。”斯黛拉走到三人的桌边,笑看着他们,像招待普通客人那样,“想好点什么了吗?”

    已经有怎么搭讪明星名人的足够经验,说自己是影迷粉丝只会得到签名和谢谢,说自己是电影人才会得到其它东西,关键不是向叶惟表现自己有多么喜欢他,关键是引起叶惟对她的兴趣。

    她微微摆了个姿势,让自己的臀部更明显,那是她最好的身体部位,勾搭老男人和勾搭viy,真是完全不同。

    就算什么都不会得到,她都想和叶惟来一场美妙的性-事,现在光是看着他,她都有了感觉。

    “我要牛肉丸意大利面、蔬菜杂烩和一杯咖啡。”叶惟说,说的时候朝她望来,黑色的眼睛眼神干净,俊朗的脸庞看不到有什么异色。那少女说道:“和他一样的给我来一份。”那男人看着餐牌说道:“我要鱿鱼古斯古斯面、季节沙拉、烤鸡肉和咖啡。”

    “乐意为你们效劳。”斯黛拉让脸上笑容焕发着快乐,多看了叶惟几眼,传达着心中的热情。

    “有劳了。”叶惟点头说。

    斯黛拉转身走向厨房,一转身就皱眉,心头大急,viy对她没兴趣!是那种男人见着美女的正常调情兴致都没有,她并不丑,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被人搭讪,但叶惟没有兴趣。

    事情不会那么顺利,斯黛拉早就知道不是脱衣服、跟人上床就能怎么样。

    最初来洛杉矶那段时间,因为急于成名,她被骗财骗色,被骗了一次又一次,越是那些底层人物越要小心,他们光脚不怕穿鞋,不像这些大人物,她想献身,叶惟还怕她设局、敲诈勒索、告上法庭、私生子、爆丑闻等等。

    她没睡到什么大人物,只有些名字说出去谁都不认识的独立制片人和导演,什么都不是,还不如得到的几句好心教训:

    “你知道导演最讨厌什么人吗?恨不得把整个剧组上个遍的人。有那样的人在,片场会气氛怪异,大伙无法正常工作,有人想发生艳遇,但有人有家有室。那种人是不能进剧组的,进了也没有下次,只有色-情片剧组才要那样的人。”一个导演告诉她。

    “跟大人物睡觉拿角色?这种事有可能发生,但机率比你靠自己的能力争取到角色更小。”一个经纪人告诉她。

    另一个经纪人说:“为什么我们在裸体主义者海滩找不到下一位大明星?你都不知道电影工业是怎么回事。你想用你的身体赢得什么,去当模特比当演员有前途得多。”

    “主要角色不可能给你,只有小角色。”一个制片人告诉她,那种小得用放大镜往影像找都难找、比群众演员好一点的角色。

    另一个制片人说:“我不会和你睡觉,睡你还不如睡妓女。妓女给了钱就不会有麻烦,你不是,你可以让我这个辛苦了好几年找投资的价值上百万的项目流产,到拉斯维加斯不用一千块,我玩到吐,你说我会睡你吗?”

    “我们是要拍电影,不是做-爱,像你这么饥渴,你该去拍成-人电影。”另一个导演说。

    一开始,斯黛拉以为这些人全是伪君子,到现在她有些明白,大家拍电影主要是为了赚钱,有些人是为了电影,为了做-爱的没几个。洛杉矶不是她那个乡下地方,那里每个男人都垂涎着她的美色,像从来没有操过女人;这里不是,赚到钱,用别的方式操女人。

    明白滥-交提升不了事业,只是让一切越发糟糕,她就不走这条路了,正正常常去试镜,反而拿到有台词的角色。

    说起来,当初她还真的几乎被骗去拍成-人电影,有个成-人片制片人说那样能出名、能成为大明星。她不想拍,没去,后来才知道一拍成-人片,再都不可能拍正经的影视了。

    现在对叶惟放电,斯黛拉只是试试,真能睡到他,那明天离开洛杉矶都有赚了。

    只不过……叶惟没兴趣,最糟的还有其他两个人在碍着,那少女是谁?和他什么关系?隐约有点印象,是谁?

    “他说什么?”当斯黛拉走回厨房,萨菲立即紧张的小声问,一边问,一边偷看那边在和朋友聊天的叶惟。

    “他说让我负责他们这次的午餐。”斯黛拉自然的笑说。萨菲闻言一脸羡慕:“噢!”

    但她自己知道情况不妙,必须要想个引起注意的办法……

    ……

    洛杉矶,天使之城!

    经过17个小时的车程,灰狗巴士行驶在又一座城市中,也是旅途的目的地,北好莱坞的灰狗客运站。

    茉迪透过巴士的车窗,看着外面的街道风景,心中的激动难以压抑,呼吸都急了起来,到了,到了……不同家乡到处都可以看见远方此起彼伏的山峰,这里好像没有山,却有很多的棕榈树,加利福尼亚。

    她想到好莱坞看看那个标志,到海滩边看看大海,还想去看看哈佛-西湖学校……

    季姆还到过盐湖城,在今天之前,她最远就是去过洛根市。

    看着道路两边的棕榈树、一些楼房墙上的涂鸦、很多不同族裔的路人,感觉就像,来到了一个新世界。

    一个充满着希望的新世界。

    心情欢欣得空白,司机说什么都听不见,茉迪拿了行李袋随着人们走下巴士,她呆看着阳光明媚的四周,一月份竟然一点雪都没有,真神奇。过了好一阵,她才拿出新买的手机,不太熟练地给季姆发了条报平安短信。

    接着拿出一张洛杉矶地图展开仔细看,这里是北好莱坞木兰花大道……

    先去好莱坞看看,再找个便宜的家庭旅馆先住下,然后找个长期的住所,找一份工作,最好能与表演有关,同时准备选秀会。

    ……

    圣莫尼卡,甜蜜庭院餐厅。

    “这里是你们的咖啡。”斯黛拉端着餐盘,先给叶惟一桌上咖啡,保持着甜笑,给叶惟那杯时笑了笑,“请慢用。”

    只见叶惟看向咖啡,就要拿着饮,他眼睛微撑,见到咖啡杯上用可可粉写着“viy”,他脸上泛起了微笑。

    这一笑,让斯黛拉心头沸腾,引起了viy的注意!

    “谢谢。”叶惟转目望来,微笑地道谢了声,又向两位朋友展示:“看,我在咖啡上呢。”那两人顿时看去,都哈哈笑起来,少女笑骂道:“为什么我这杯没有?我说了要跟他一样的。”

    “不好意思。”斯黛拉有点不知怎么应对,笑容肯定不会错:“我只认识他,viy,我爱你的电影。其实我也是个演员,我叫斯黛拉。”

    “真的?”少女颇是惊讶。那男人感叹道:“噢我早就看出来了!你看上去很辣,但我是个同性恋。”斯黛拉笑笑。

    叶惟也以一种打量目光看了她几眼,没有说什么,只是一声:“酷。”

    斯黛拉不得不自己笑叹道:“呵呵,来洛杉矶两年了,可还是做着群演的工作,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下去。”她知道不能说太多,打扰别人进餐惹起反感就完了,直接问道:“viy,我准备参加你的选秀会,你看我可以报名吗?”

    叶惟的神情突然变得非常认真,锐利的目光是她见都没见过的,像看透到她的心里……

    “对不起,你的外形有些过于成熟了,不适合我对主角和主要配角的要求,所以我不建议你去报名,你过不了简历初选的。但是我可以给你我的选角组的联系方式,你把简历投过去,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其它机会。”

    听着他平静得冷酷的话,斯黛拉的脸色控制不了地黯然,一般没有人会当面拒绝,却原来不包括viy。

    “吉娅,给斯黛拉选角组的名片。”

    “我找找。”

    ……

    站在好莱坞大道上,望着hollywood的白色巨型标志牌立在远方的山顶上,茉迪的心跳极快,噗通噗通的跳动声听得清晰。

    她并不是梦想成为一个生活在聚光灯下的大明星,她是想当一个演员。

    茉迪知道,里面是有分别的,都有什么分别,她不是很清楚,viy说让好莱坞去死,那好莱坞就不等于演员。

    但此时此刻,仿佛到达了梦想的彼岸,仿佛身处梦幻国度,这里简直有着一切。

    在游人群之中,她脚步小心地走在星光大道上,激动的站在中国剧院前,《阳光小美女》就是在这里首映的,叶惟曾经在这里走进去……眼花缭乱的各种商店、餐厅、剧院……二三百码里竟然有十几家不同的衣服店。

    茉迪站在透明的玻璃橱窗前,望着那些穿着各式华贵时尚的衣服的塑料模特……这些衣服,妈妈穿起来一定也很美。

    时间在过去,茉迪在好莱坞大道流连忘返,什么都没买,没有走进那些商铺和娱乐场所,只是在人行道上走着,看着。

    “你好,你,小女士。”

    一把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茉迪回头看去,只见两步开外有个三十多岁的白人男人,一身高档的灰黑西装,提着个褐色公文包,显得很精神,成熟的脸上是和善的微笑,正看着她。

    周围也有其他路人,茉迪有点不确定他是叫她,“先生?”

    “冒昧的请问你一下,你对表演有兴趣吗?”男人从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来,“我叫保罗-康拉德,是个选角导演。”

    “噢……康拉德先生你好。”茉迪接过名片看看,满心惊讶,有些蒙了,听说过一些走在街头被星探发现的故事,却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刚到洛杉矶的第一天。

    名片上写着保罗-康拉德,追梦选角公司,高级主管,还有地址、联系电话等……

    她连忙点头道:“我有兴趣,我、我刚从犹他州来的,就想在洛杉矶发展演艺事业。”

    “那太好了。”康拉德惊喜的样子,“这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叶惟吗?”

    “是的,我知道。”茉迪又点头,微微羞赧的道:“他是我的偶像。”

    “惟会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康拉德伸出右手,一边与她握了握手,一边介绍道:“我是惟的选角导演之一,就是专门为他找演员的人,最近都在为他的几个新项目找着演员,还要办个选秀会。”

    茉迪听傻了,意识到什么,满脸迅速地涨红。

    康拉德认真说道:“你特别符合《可爱的骨头》女主角‘苏茜’的选角要求,你的外貌、气质,就和惟给我描述的一模一样。”

    “我……我?”

    “是啊,秀丽、苗条,还有你的浅蓝色眼睛,这太棒了。”康拉德感慨的举着右手,“这和原著、跟惟的要求都是完全符合,我想带你去见见惟,让他看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我有,现在吗?”茉迪立时点头,去见叶惟?心头突然闪过季姆说的“凡事小心点”,她不由说:“但是……”

    “不,不是现在,你要明白viy是个大人物,一个大忙人。”康拉德耐心的样子,“我们不能说去见他就去见他,需要先约好时间,做好准备,像你要换一身行头,你的衣服太老套了,惟一看到你这样,他都不会愿意看你的能力怎么样。”

    茉迪带着疑虑的问:“那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