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赢得《可爱的骨头》改编权!”indiewire

    “彼得-杰克逊出局,叶惟拿下《可爱的骨头》改编权”《好莱坞报道者》

    “《可爱的骨头》将由叶惟拍摄,原著作者:我被他完全打动”《综艺》

    “不可思议!《可爱的骨头》争夺结果:viy击败彼得-杰克逊”雅虎新闻

    圣诞节刚刚过去,电影行业又有了很多的新闻动态,这一年的回顾和总结、新一年的计划和展望……倍受瞩目的电影天才叶惟的新情况,“多个独立新项目”终于公布。

    多么棒的一份圣诞新年礼物!

    凯尔茜、黛比、海蕾……唐纳、艾利斯、巴瑞塔……这回几乎所有的viy影迷粉丝都没有失望,社交网络上沸腾了,太惊喜,节前叶惟发表博客上的霸气公开声明并不是瞎嚷嚷,而是……

    bang!!!!!!

    the-lovely-波nes,win!

    之前谁都说着、谁都认为着叶惟已经输掉了这场竞争,输到大海里去了,然而结果正相反。

    这坏小子,赢了。

    这个从立项至今已有五年半的项目,折腾得改编权都被原作者收回了,彼得-杰克逊团队涉足了也有两年,叶惟只是两个月。

    而且这么一个沉重的故事,一个家庭一群人的成长,怎么会?!18岁不到的叶惟,在闹出暴力伤人后,到底以什么击败了有一个幸福家庭、两个孩子的44岁的彼得-杰克逊?

    那是彼得-杰克逊!这个新西兰指环王的伟大还需要多说吗?

    而且杰克逊团队透露的项目预算在6000万以上,叶惟现在公布的仅仅只是3000万的档次!他以少一倍的预算取得胜利。

    彼得-杰克逊的影迷粉丝不能接受!就算希望他定心拍大片的影迷粉丝,都不能接受,这简直是耻辱!高崇的彼得大帝,竟然这样输给了叶惟……

    惊人的结果!中立的影迷们也都震惊,媒体们的新闻标题大多会打上惊叹号,内容带评论都会使用“难以置信”、“出人意料”、“逆转”等的词汇,“艾丽斯-西伯德被神童迷倒”更是十分确切的形容。

    究竟viy施展了什么*术?

    艾丽斯-西伯德则这么感动的告诉《综艺》:“我们长谈了一番,我对他打人一事有了全部的了解,我是个极力反感暴力的人,但我谅解了他。我只能说,他是个非常感性的人,他对女性的尊重、平等和绅士是少见的。”

    谈到tlb改编权,她又表示:“他有着动人的见解,他爱苏茜,这让我极其放心和欣慰把这个故事交给他,我被完全打动。”

    可是为什么?彼得-杰克逊团队的见解就不行吗?名声、预算、参与时间、人生阅历……什么都占优!

    “非常感谢过去两年彼得他们为tlb作出的贡献,之所以有这结果不是他们不够好。”西伯德以幽默去化解这个尖锐问题:“我只是认为苏茜会更喜欢惟,他可真是年轻英俊有才华,还没有结婚。”

    在争议声中,尘埃落定!

    这部题材敏感的畅销小说,将由叶惟搬上大银幕。

    据报道,叶惟将于近日完成对tlb改编权的私人收购,他早已透露将担任项目的导演、制片人和编剧,甚至有传闻他将亲自出演苏茜生前的亚裔男友“雷”。

    不过tlb将由什么制片商投资合作、上映档期是什么时候、是否是叶惟的下部电影,都没有确切消息。

    因为真的是多个新项目!

    soul-surfer,still-on!

    没有变化!贝瑟尼-汉密尔顿在博客上撰文表示:“viy已经和我谈过打人的事,我知道他做得不对,但他不是坏人,对方有错在先。上帝让我们懂得爱和宽恕,我不会因此责怒他,我希望他在这件事上早得平静。”

    绝对是对最近种种流言的反击,惟密们能做的似乎只有振奋,ss仍然在继续!同样没有定档期,不清楚会怎么制作,只知道叶惟将包揽制导编三大创作要职。

    不只是振奋,还有震惊!

    哪怕熟知viy的铁杆粉丝,都要惊呼一声what-the-*!也许世上只有少数几个人没有吃惊。

    小暴君真是疯了!与这些消息一同公布的还有一个项目,winter’s波ne,begin!

    《冬天的骨头》,这是改编于丹尼尔-伍德瑞尔的还没有出版的新作的文艺片项目,一个山区贫困少女寻父的故事。

    又是骨头?又是少女题材?又是文艺剧情?又是独立制片?

    媒体大众都不由愣怔,只是说说的吧?就是那种挖个坑、好几年之后都没有成事、自然而然地流产的项目?

    其实是在帮助伍德瑞尔造势卖书?

    “当我读了它的第一章,我就决心要把它拍成电影。它苍凉凛冽的文字让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看着一位少女是怎么坚强不屈地在命运的考验下挣扎,无法言说我的感受,用电影说吧。”叶惟在个人博客这么说,被媒体们纷纷引述。

    惊人消息一个个,他却说得不多,感谢艾丽斯-西伯德、感谢贝瑟尼-汉密尔顿、感谢那些宽容和信任他的人,却说得不多。

    事情足以令人哗然,三个项目!哪个先?哪个后?什么时候能看到?

    “我不会返回高中校园了,所以我有了一大块空闲时间。”叶惟首度向媒体透露辍学的决定,“这些时间我总不能游手好闲,我爱拍电影那就拍电影吧,明年我将会全力制作这三个项目,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内大家就将在银幕上见到三位都坚强、善良和美丽的少女,贝瑟尼、苏茜和芮。”

    对于这一点,他加以强调:“一年拍三部好电影,这是我的目标,我会尽力去实现。”

    不是开玩笑!不是剥削片!不是筹备已久!

    影迷粉丝们第一反应不是激动、不是惊讶,愚人节提前来了?可新年还没有过!

    viy要在明年一年之内,2006年,制作三部电影!《灵魂冲浪人》、《可爱的骨头》、《冬天的骨头》,还将参与制作《魔女嘉莉》。

    要完成不是问题,所有的问题在于,预算多少?真有投资商投资他吗?拍出来的品质会怎么样?

    还真有!狮门影业几乎是同时宣布,将参与ss和tlb的投资,并且要“致力赢得它们的发行权”,狮门ceo乔恩-菲尔海默说得简明扼要:“这是一件大事。”和“我们很荣幸。”

    不只是狮门,据悉包括普雷通、韦恩斯坦兄弟等多家独立电影公司,福克斯探照灯、焦点等大制片厂的独立品牌,还有像安培林娱乐这样举足轻重的隐形大鳄,都对投资叶惟充满着兴趣。

    怎么可能不?仅算北美票房,叶惟目前的回报率就是恐怖的40倍,投资他1元,就能收40元票房。行业里的知情人士如此感慨:“天才疯了,但还没有死,他还有着巨大的投资价值。”

    情况猛然一下逆转!

    拒绝了所有的商业片合同,拒绝了大额支票,拒绝了好莱坞,viy,奋进!

    “一年三部电影,这才是viy做的!”doodle75大喊。“hahaha,他肯定是嫌好莱坞那些人太蠢了,等不及要观看!”zesto笑说。“我们的神童进入了狂暴模式!坐稳了各位!”迷kefjr高呼。“我很怀疑,这像viy在撒泼,他行吗?”色emmad疑惑……

    行不行有待时间验证,在imdb上已经悄然多了这三个项目的页面,在叶惟的个人页面的作品列表也多了它们,都带着个前期制作的括弧“pre-production”,点开没多少的信息,cast一栏还是一片空白。

    如果真会制作下去,那里将显示演员们的名字。

    当叶惟的三个项目浮出水面,下一个热点话题就成了,主演们会是谁?“贝瑟尼”、“苏茜”,以及一个不知是谁的山区少女“芮”?

    谁将与天才少年合作?要是彼得-杰克逊执导,还真没这样的话题,但一个即将年满18岁的帅哥导演,天然就有绯闻。

    尽管叶惟已经有女朋友。圣诞假期八卦媒体不休息,tmz的新闻,有多伦多民众在圣诞前夕拍到叶惟和妮娜-杜波夫在弥敦菲腊广场溜冰,尚算清晰的手机照片里,两人手牵手的溜冰和笑谈,看着十分开心。

    这无疑击碎了之前的分手流言,两人的感情并未受到打人事情的影响,依然甜蜜的一对。

    却不妨碍媒体大众的兴奋,才子佳人是人类永恒不变的热衷,就算不约会,单是事业上也太多话题,青少年才子有几个?音乐领域就多,电影天才?现在就一个,像集中了所有力量。

    他从来不让好事者失望。

    一同公布的还有一个炸弹消息,行业里被炸得跃跃,行业外也被炸得瞩目!

    “叶惟将为多个新项目女主/女配选角举办选秀大会”《好莱坞报道者》:

    叶惟公布了2006年的三个新项目计划,虽然还没有剧本,项目投资商还没有确定,有很大的搁置可能。

    但他行事火速,迫不及待的要挑选女主角和女配角的演员人选了,这些都是少女角色。他宣布将于明年一月下旬举行一场选秀大会,寻找适合的人选,具体时间未定。

    想参加的女孩们要做好准备了,出演这位天才导演的电影,也许你就是下一位人气明星。

    这条新闻被广泛地报道,《好莱坞报道者》、《幕后》这种主要面向业界人员的媒体报道,《娱乐周刊》、《洛杉矶时报》电影版这些面向大众的媒体也报道,仿佛是《哈利-波特》、《蜘蛛侠》的选角。

    不是每个项目都能有这种关注度,着实是新鲜、让人期待。

    也确实是难得机会,不说“芮”,“贝瑟尼”和“苏茜”本就抢手,再加上viy。妮娜-杜波夫异军突起,阿比吉尔-布莱斯林大概率拿到奥斯卡提名,安娜索菲亚-罗伯已是人气童星。

    三个项目三个女主角,有得争了。

    甚至有娱乐网站打出“小暴君选王妃”这样的惊人标题。

    不过媒体上也有不少质疑声,引述一位经纪人的话“对于知名演员,选秀大会太无礼了”,不看好会有知名演员参加,像炒了挺久的艾玛-沃特森+叶惟,不可能,除非另开专门的试镜。

    沃特森可是少女演员中的巨星,请她演电影要专门邀请,她如果有试镜的意愿,双方再谈。

    多少项目怎么邀请都请不到去试镜,经纪人一关都过不了,想沾人气也就沾不了,顶多幕后花絮加一条“什么角色曾邀请艾玛-沃特森试镜,被拒绝”。选秀大会?跟那些无名小卒一起?看在jk罗琳的份上!

    别说沃特森了,只有新演员、小演员、没经纪人效劳的演员才会奔走于表演会。

    “叶惟大概只能选到一些新面孔。”等的多位经纪人都这么回答《综艺》的调查,“这正是他想要的吧。”、“但不会少人参加这个选秀会,viy能吸引无数的少女。”、“经纪公司都等着结果,被叶惟选中的都可能成为明星。”

    ※※

    英国,得知选秀会的消息后,艾玛-沃特森打给了saa的经纪人。

    “我要参加叶惟的角色选秀会。”

    “艾玛,你的档期……”

    “档期的问题先不管,有意向再商量。”

    “叶惟最近疯了、臭了,跟他有什么关连都不是好事。你不需要再参加海选活动去获得角色了,他甚至没邀请你!还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炒作,角色早就都定好人选了。”

    艾玛-沃特森早已有决定,她要会一会叶惟这个电影天才,不管经纪人怎么说,“我要参加。”

    明年4月16岁了,是时候演点别的。

    “小女士,我得提醒你,那家伙打女人!”

    “女人怎么了?男人打女人就一定是错的?女人打男人没问题?‘女人很弱,女人不能打’,这是性别歧视!男人能打女人,女人也能打男人。你打得过希拉里-斯万克吗?真庆幸叶惟不像你这么想。”

    “抱歉,你说得对……”

    ……

    洛杉矶。

    “选秀大会?”听闻消息后,达科塔-约翰逊心头一动,参加的想法生起就消不走。

    10岁那年在继父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执导、母亲主演的《疯狂阿拉巴马》里客串了个角色后,她就一直没再演戏,不过她有兴趣以后当个演员,大概也一定会是个演员。

    明年10月过生日就17岁了,她最大的成就还是担任本届的金球奖小姐。viy获得提名的历史一刻就是她念出来的,他的电影那么好,她当然想演他的新作……

    参加!

    下个月16号的金球奖颁奖晚宴,先找机会问问叶惟什么情况。

    真想和他做-爱。

    ……

    洛杉矶,知道一连串的新消息后,丽兹-奥尔森笑了好一会,真有意思,一年三部电影,太酷了!

    选秀会是个好机会,还是自己喜欢的好机会。戏剧要继续修习,以后有机会要去俄罗斯深造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念,但在百老汇当b角差不多当够了,明年2月就17岁了,还一直上不了舞台,没什么意思。

    去他的选秀会争取角色吧,好莱坞去死,独立电影万岁!

    芮不清楚,贝瑟尼和苏茜的话,她对苏茜更感兴趣,苏茜也更有挑战性。

    他会怎么拍强-奸的场景?裸-戏?丽兹想了想,没问题,为艺术献身就没问题。

    她决定穿一套男士风格的衣服去参加,像对叶惟说“你都让我也这么有男子气慨了”,但自我介绍的时候怎么开头好?

    “耶稣,沃尔特!”?还行得通吗?

    ……

    我可怜的丽兹!当叶惟宣布了三个项目,艾玛-罗伯茨长长的叹了一声,《另界》有什么不好?那么温暖、优美,也幽默!

    最爱的小说被他摆到一边,难受。难受归难受,当然要参加那选秀会,像tlb和《冬天的骨头》,她知道得最早!

    没了丽兹,她想演苏茜,因为惟真的很可能出演“雷”,问他他说西伯德的确有这要求!他在考虑。

    考虑什么啊?他演雷,她演苏茜,那就好了,至少有一个吻!

    哈维先生?谁在乎。

    明年2月15岁了,出演苏茜……那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

    “惟!”丹佛,安娜索菲亚兴致冲冲的打给了惟,“我要参加你的选秀会!我能演苏茜吗?”

    “我想……不,年龄上就不行。”惟的声音有些低沉,感冒了吗?

    “为什么?我明年都13岁了!苏茜去世的时候14岁!”

    “明年12月8号,你才13岁,之前你都12岁。”

    “那有什么关系?”

    “关系是你太小了,你的外形演不了苏茜。”

    “不……”

    “是的,但你可以试试琳茜,也许。”

    安娜感到挺失落,不过当她问了吉娅大师更多情况,因为惟太忙聊不了电话,听了吉娅说自己被怎么回答,她释怀了。

    吉娅大师是这么复述的:

    “小子,我能演个什么吗?”

    “演哈维先生去吧你。”

    “你一定要这样!?”

    “不是一定要,只是没必要给我的助理留情面。”

    听上去惟的心情不怎么好。

    ……

    年龄上能演少女的、外形上能演少女的知名或不知名演员们纷纷惊动。

    演员梦,明星梦,模特,叶惟的影迷粉丝,叶惟的爱慕者……

    明年17岁的海顿-潘妮蒂尔告诉经纪人,“我会去参加。”

    “去玩玩也好。”明年18岁的拉莫-威利斯决定,虽然叶惟很不给面子,毕竟他把老头子气坏了,去捧个场。

    “问问叶惟,我可以参加不。”明年16岁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向经纪人吩咐,“他的回复告诉我,别漏了一个词。”

    明年底18岁的艾米丽-布朗宁有意,怎么能想到两年前在片场看见的跟班男生,成了个少年大导演?电影业就这样,一个很小很小的人物,因为一两部电影,就可以到达行业的顶端,也可以从行业的顶端掉到深渊。

    她打给了经纪人,“我想参加叶惟的选秀会,但我和他有点误会。”

    ……

    “我得参加这个,这是我的机会!”

    听闻叶惟要举办选秀大会,少女兴奋不已,明年8月就16岁了,从14岁开始追演员梦,虽然签了经纪,但都快进入第二个年头了,还没有一个试镜能行,电视、电影都努力一次次尝试,都不行。

    不过她还有信心,自己的表演越来越好了,也越来越懂怎么试镜,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不针对特定角色,她就更有信心能被叶惟赏识,万事开头难,得到个角色就好,哪个项目的角色都好,就算是龙套,只要演员表里出现一个名字,詹妮弗-劳伦斯,就好。

第366章 亲爱的尤尼克    “叮叮铛,叮叮铛,叮叮叮叮铛”

    晴朗的天空下,多伦多弥敦菲腊广场,几层楼高的巨大圣诞树矗立市政厅大楼前,满是华丽的灯饰,吸引着游人们的驻足观赏。圣诞装饰遍布着广场,而因为制冷设备,温暖的阳光并没有消融户外溜冰场的冰面。

    溜冰场上很是热闹,穿着溜冰鞋的游人们滑来滑去,有人在漫步,也有人在飞驰。

    “咿哈!”妮娜一身紫色的冬季劲装和黑色运动长裤,头戴一朵橙色毛织套头帽,不加扎束的黑长发随着驰骋而飘动。她俯身弯腿,双手背负,在冰面上犹如精灵在舞动。

    “嘿,等等!”叶惟都追不上她了,不过在后面看着她矫健的英姿,那纤长的双腿、婀娜的腰背,也真是一种享受。

    突然间,妮娜一个侧身转溜了过来,从他身边呼啸而过,银铃般的笑声从远而近又远去:“来追我呀!”

    叶惟笑着摆动双手的追去,可她太快了,滑得那么好,那么漂亮,像一道阳光,让周围其他游人都纷纷侧目。

    这时滑到了一处空旷,妮娜先是减速,展开了双手,再一下跃了起来,身子在半空旋转了一圈,稳稳地单脚落地,左脚提起,身影飘逸自如的滑了开去,笑容上闪烁着别样的神采。

    “喔!”周围有游人的称赞声响起,几个小孩子惊讶地张圆嘴巴。

    “噢我的天!”叶惟也夸张地张大嘴巴,这是花样滑冰的动作!不是第一次和妮娜滑冰,也不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做,但这次完成得真的非常美!宝刀未老啊,她强大的平衡力、身体柔韧性和力量,让她满分地完成动作!

    妮娜又连续几下简单的华尔兹跳,如同一只蹦跳的兔子,溜到他的旁边,兴奋的哈哈笑道:“你看到刚才的吗!?”

    “是的,太棒了!”叶惟点头,双手牵着她的双手,自然地滑动。

    “扶着我。”妮娜仰头地往后弯腰,腰身被他稳稳扶住,她展着双手,看着上方蔚蓝的天空、他的笑脸,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人生真好!

    ……

    樱桃海滩公园,入目一片白雪茫茫,下午的阳光照耀得无边际的安大略湖湖面闪闪发亮,没有叶子的枯树林却更显宁静。

    苍茫的海滩雪地中,没有多少的游人。一对青春恋人正奔跑在其中,笑闹间踩出一串串的脚印,橙帽少女突然一下纵身扑向黑发少年,整个人要挂在他身上,却因为他措手不及,两人都几乎摔倒雪地。

    “好重……这几天你胖了多少磅?”

    “你想死!”

    她要打人,他逃窜般跑了去,她弯身搓起雪团扔掷他,他连忙也搓雪团反击。

    两道青春身影一边打雪仗一边追逐,美丽之湖见证着此刻的甜蜜。

    快乐的时光易逝,还不到5点,就要天黑了,两人离开海滩公园往停车场走去,准备回家共进圣诞大餐。

    “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吗?你答应和我约会的那次?”

    两人一手相搂,另一手插着衣袋,走在雪地上。她靠着他的肩膀,闻言嗯了一声:“我见你可怜才答应你的。”他哀嚎道:“真伤人。但我是因为你的热情、风趣、自信。”

    他回忆着那时候,说道:“妮娜,那时你教我怎么变时尚,你想帮助我融入社群,你有很多主意,你有梦想,你想当奥运冠军、旅行家、演员、饰品设计师,你总是活力四射,你的笑容让人一看就开心起来。”

    妮娜听着紧挨了挨他的肩膀,微笑的道:“我有那么好么……”

    “你当然有。”叶惟笑了笑,“我还记得在悬崖公园,你说在我救猫的那一会儿,你已经去救了好几个人。那真的很妙,我心动了,那时候的你很野,但非常迷人。我有一段时间没见到100%的你了,今天在溜冰场我看到了。”

    “那个跳跃动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跳了。”妮娜感觉自己正在傻笑,“呵呵。”

    叶惟凑去吻了她嘴唇一口,又说起一些想法:“我认为当你知道我是叶惟后,你就开始变得不自信,当你在世青赛失利后,就更加严重了。好像我们一个是冠军,另一个是落选者。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这半年来一次次的吵架,不包括这一次。”

    妮娜沉默,情绪有点低落下去,“我不知道……”

    “很多时候我们吵架,就因为我取笑了你一句,以前你会说‘是的,我是个笨蛋,那又怎么样’,很自信;现在你会发脾气,像我真在嘲笑你,当然不是的,你也知道不是。也许是因为你介意我们取得的外在成就的分别。”

    “我不知道……”

    叶惟停下了脚步,搂着她的双肩,凝视着她眨动的明眸,认真道:“我要你知道,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差劲,你很棒很棒很棒!我想那个风趣自信的妮娜回来,对我有很多主意的妮娜回来,她能回来!我想被你管着,我想你会骂我‘母猪的耳朵做不成丝绸钱包’,我想你自信,我们行吗?”

    “尤尼克。”妮娜抽了抽泛酸的鼻子,“可我才是母猪的耳朵……”

    “你不是!”

    “我是!”妮娜大声,“我以前不差劲,我和别人比也不差劲,但,和你……还有,你的前任女朋友……我真的差劲……”

    “什么标准?”叶惟急道,“是不是有一场拳击赛?艺术体操?我绝对比不过你!”

    他猛地把她搂进怀中搂紧,温声道:“这不是一场比赛,没有比赛,妮娜!我们的恋爱是我们自己的事,与其他人无关,如果有比赛,这就是一场我们vs其它的比赛。我们是队友,不是对手,我们是一个整体。”

    “别说我们,我还没有原谅你……”妮娜的娇憨嘟囔从怀中传出。

    “那你原谅我好吗?”叶惟松开她,笑看着她,“一个全新的开始。你好,我是尤尼克-顾。”

    妮娜沙声的笑了几声,脸颊笑起,双眸弯弯,“我想想!我想想。”

    夕阳的余晖映得雪地也橙红,冬风吹动枯树的秃枝,两人相拥地吻在一起。

    ……

    杜波夫家,在夜晚到来的同时,一顿欢庆的圣诞大餐也在进行。

    叶惟与妮娜的和好让餐桌的气氛十分热烈,他谈着来年的电影计划、谈《魔女嘉莉》、谈与亚历山大打架、因伤害妮娜向康斯坦丁夫妇道歉。妮娜让他多吃少说话,闭嘴!叶惟乖乖闭嘴,一副女友奴的样子。

    看着小两口打情骂俏,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很欣慰,又改回叫顾小姐的顾小姐垂涎着满桌的食物。

    圣诞大餐后,两人又出去玩了,开着路虎车驶向市中心,观赏璀璨的圣诞夜景,去看了场电影《儿女一箩筐2》,超级烂但就是笑了个翻。玩到了凌晨,已经是圣诞节了,两人到了威斯汀港口城堡酒店。

    高级湖景客房里,透过大厦的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夜空和安大略湖,唰唰几声窗帘被拉上,灼热的激情在爆发。

    妮娜一边热吻着叶惟,一边把他往铺着雪白床单的特大号床压倒去,摸索着他健硕的身体,不由娇喘吁吁,双眸迷离着爱-欲,把他的卡其色长袖t恤脱掉,被那硬朗的肌肉线条晃得更加意乱情迷,亲吻起他的胸膛。

    “啊!”

    “哈哈!”叶惟抱着她一下翻转压在身下,心火烧得无法忍受了,几下子就把她的白色针织衣脱掉,然后是有圣诞铃铛等图案的短袖红t恤,未解去那性感的水蓝胸衣,就不禁把玩起里面的温香软玉。

    听着她的喘息,他的动作越发狂野,一边解着衣物,一边用力的吻着她的脖子、她纤削的肩膀、她曼妙的酥-胸……

    “你真美,真、真、真美!”

    “真的吗……”她的身子在娇颤,似难受似享受的去抓他使坏的手,“别那么弄……”

    她青春窈窕的玉体,从头到脚,他每一处都熟悉,每一处都流连过无数次,可怎么都不会腻,那份娇柔、那份妩媚、那灵欲的结合,一年来,在每一次亲热中都如盛放的玫瑰,美得动人心魄。

    一年来,两人都从处子成了老手,一起成长,一起探索,也早已熟知彼此的喜好和敏感,要怎么弄不需要说。

    “噢,啊!别,让你别了……”

    “在保加利亚,不要就是要。”

    “这里是加拿大,傻子……”

    当他的黑长裤被她扯掉,当她的水蓝蕾边内裤被他脱走,他猛然伏在她身上,吻着她,动起来。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撞击和摇晃,空气中弥漫着爱与欲,每一下呼吸都那么真切。

    她的娇喘声叫喊声如泣声,他的粗重呼吸声感慨声说话声,还有那亲密一体的声响,响荡在这湖边房间中。

    他抱着她的身子,她搂着他的后背;他抬着她的双腿,她咬着自己的手指……他拉着她的双手,她微闭着双目,他扯着她的长发,她埋首在枕头……他扶着她的蛮腰,她骑着他的胯腿,他握着她的手,她倒在他胸膛……他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她也紧贴着他的怀抱……

    她受不了的失声娇叫,踢脚扭身,快把他的肩背抓出血痕,他疯了一般猛烈地冲刺,追着她到达了欢愉的天堂。

    当一切重归于平静,两人侧躺在特大号床上,手掌握着手掌,对视着彼此的眼眸,都脸露微笑。

    “妮娜,我们明天去拉斯维加斯怎么样?”叶惟伸手去整理她湿透的粘在面额的秀发,轻抚她的脸蛋。

    妮娜眨眨眼:“去赌钱?”纤手在他身上游走。叶惟笑道:“不,去结婚。”她怔了怔然后大嗔:“你吓到我了。”叶惟瞪目的道:“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我想和你结婚,让一切都定下来,你永远是我的,我也永远是你的。”

    “我才不,我们还这么年轻。”妮娜心里甜透了,可这怎么行,浪漫求婚呢!?戒指呢!?拉斯维加斯?想得美!

    “哈哈。”叶惟大笑,捏捏她的脸颊,“那不是很酷吗?你17,我18,结婚。”

    “想得美!”妮娜去扭他的鼻子,“咦长了点,你在撒谎!”

    叶惟眼神有憧憬,说上了:“不是的。然后再过五、六年,我们生个宝宝,那多酷啊?当我们的宝宝是个青少年,我们才30多岁,我们可以全家一起出去疯,男孩,我们带他去泡妞,女孩……我会是全世界最严厉的爸爸,18岁前不准约会!”

    妮娜忍不住的连连娇笑,他说一句,她就点评一句:“不酷。听上去有些可怕。去迪士尼乐园?我才不要个混蛋儿子。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不带她去泡男孩?”

    “也行!那我们的儿子18岁前不准约会,你选择,总不能全家都是混蛋,得有个榜样。”

    “唔……混蛋还是给男生当啦。”

    “我就说吧!”

    “慢着,什么我们的儿子?想得美!”

    “哈哈哈!”

    ……

    夜色越发朦胧,半夜四点多了。

    一次次的爱-欲后,灯光昏暗的酒店客房里已经静谧了许久,叶惟和妮娜从相拥着入眠,渐渐转过身,背靠着背。不知何时,妮娜又转身,从他身后贴着他,她并没有睡得安稳,只是迷迷糊糊的浅睡。

    有时是心惊地醒来,有时是心喜的醒来,很多挥之不去的念头,在脑海里止不住地翻腾。

    这时候突然又是一醒,妮娜轻呼了一口气,搂紧了他一些,睁开睡眼看着他的侧背面,衰人尤尼克,无赖,流氓,混蛋,明明不能原谅他的,不知怎么又成了这样……还结婚,还生宝宝……

    这就原谅他了?她噘嘴地摇头,太便宜他了!不行,要多生气几天,看看他还能说出多少的情话,地心引力是第一次!

    她想着不由笑了,一年多以来,这真是最怒的一次,唉,都因为异地恋吧,这事是他要和过去做个了结,是的……

    尤尼克说的有些很对,世青赛之后,自己就不怎么自信,真想不到自己会和不自信有关系,都是他害的,这么优秀,这么受女孩欢迎,又这么无赖……

    遇到他真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看看他,还睡得这么熟!给他画个大花脸,保证他都不会醒。

    越想着,妮娜越精神,过了不知道多久,她手上不老实地去抚他,想弄醒他。

    忽然,隐约的听到他在说梦话,她疑惑地停住手,尤尼克会说梦话,很早就知道了,为此她还取乐过他“你是天才,但你当不了间谍”。她听过两三次,都是模糊的梦呓,可能有清晰说话的时候,她还没有听过。

    她撑起脑袋凑近他,凝神的去听,说什么呢?

    “唔……唔……”他的梦呓很低沉,似乎正处于痛苦之中,不是什么好梦,“……我在乎,莉莉,我在乎……莉莉,听我说……”

    lily,不是nina,也不是lina,是lily。

    莉莉-柯林斯。

    一刹那,妮娜的双眸灰黯了下去,平躺地倒在床上,在乎什么?在乎什么!?

    早该明白的,他只是为了让她不再生气,说了这些做了这些,他内疚……他内疚得甚至在梦里给莉莉-柯林斯解释……

    妮娜感到无法呼吸,完全无法呼吸,转过了身,蜷缩成了一团,不想哭,不想动,不想思考。

    什么都听不见了,整个世界不再有声音,不再有色彩,不再有空气,像他说的,不再有重力。

    不再有一切。

    ……

    清晨,多伦多的天空还黑乎乎的,安大略湖诉说着宁静。

    房间中,一道穿戴整齐的少女身影就要离去,她往床上的少年的额头温柔地吻了吻,驻足了一会,突然走去,悄然打开房门,步出走廊,她往那边望了他一眼,双眸骤然泪红了,轻轻关上了门。

    因为生物钟没适应时差,早上8点多,叶惟才从睡梦中醒来,迷糊的看看旁边,妮娜不在。

    之前好像她早起了。一起过夜,女生总是要提早起床的,每次妮娜都会早起,当他起床的时候,她早就收拾妥当,又漂漂亮亮的了。

    这几天都没睡好,昨晚又缠绵到筋疲力尽,还有些困,他转转身要睡个回笼觉。

    过了好一阵,有点奇怪的是房间里没什么声响。

    “妮娜?”叶惟叫唤了一声,眯着眼望向卫生间那边,没有回应,不在。早餐有送餐服务,是出去晨运散步了吧。

    他又睡了一会,却睡不着了,打着哈欠坐起身,披上一件白浴袍,走向卫生间,“妮娜?”果真不在。方便过后,他走回床边,往床头柜拿手机要打给她,察觉到她的衣物都不见了,不禁皱眉。

    就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下压着有好几页的信纸,纸上写满着什么。

    “这是什么?”叶惟心头直沉,涌起一股不怎么好的感觉,拿起来一看,妮娜写的……

    他往床边坐下,阅读了起来:

    亲爱的尤尼克:

    我还是不能和你继续下去了。

    这无关原谅不原谅你,我累了。和你恋爱,对我来说是一件越来越累的事情。

    你说我丧失自信,我想是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在你面前自信。那只是一部分的原因,更多的是其实我们并不适合,我们不是天生一对,也不搭配。

    你说的,你想的,很多时候,我并不了解,当我们谈得越多,感情越深入,就越是这样。大多数时候,我只能一味的崇拜你,却无法与你有什么交流。我曾经努力过,但真的不行。

    你喜欢读尼古拉斯-斯帕克斯的小说,你说他的小说有着最为纯真的爱情,说他的文笔如何尤美,人物如何动人。

    我说是的,是的,就是那样。我并非不喜欢他,我喜欢《恋恋笔记本》,但让我去看小说原著,我却看不进去。我最近读完《可爱的骨头》也是勉强着读完,如果不是因为你,我都不会瞅它一眼。

    当你谈着莎士比亚、海明威,我对他们最大的了解却是学校的英语课要修读他们的文章。当你谈着古典小说、科幻小说,那些宇宙学,那些中国经典,我更只能哑口无言和唯唯诺诺。

    我只能嘲笑你是个书呆子,好让自己不那么尴尬,但我多希望自己也能书呆。

    读书只是其中一点,这说明着我们之间巨大的差异。如果谈到电影、艺术、那些希奇古怪的东西,差异就更大了,而且是永远不可能拉近的,只会越来越大。似乎只有运动,才是我们最大的共同,但谁会一天到晚运动?我问过你,你说阿甘。

    你不是阿甘,我也不是阿甘的妻子,我不记得她叫什么。

    我多希望自己能达到你的期望,做一个让你更爱的、更值得你爱的人,一个和你更相配、更懂得你的人,但我不是。

    与你恋爱后,我改变了很多,有些是快乐的,有些是痛苦的。

    其实这几天我轻松了很多,你只看到我颓费的一面,却不知道有些颓费是因为轻松。

    我不再是叶惟的女朋友了,我不用再想着你,不用去看那些我根本不感兴趣的书,不用琢磨你的话是否有深意,不用觉得自己没做好,不用担心自己让你失望,不用想怎么让你高兴。

    我真的爱你,但与你分手,我轻松多了。

    像你说的,我们当初走在一起是因为被彼此的美好吸引,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不再是那样了,我们每次见面都会吵架,你说我敏感焦燥,你说我介意你的成就,我不是介意,我为你骄傲,我只是不为自己骄傲。

    你说你喜欢我什么都跟你说,但其实我在你面前,经常为装自己,试图让自己达到你的要求。很多时候,我压抑着自己,我不知除了发脾气还能做什么,我已经不想再压抑,既然我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要扮作那样的人呢?

    我也不想你压抑了,你该问问自己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

    在我看来,到了现在,你只是因为出于责任、对我的情谊,以及对这段感情好的方面的卷恋而不愿放手。其实你并不是非我不可,你总是可以很从容的面对我,但我听你说了你和莉莉-柯林斯是怎么分手的,你总会因为她失去理智,你却总不会因为我而失去理智。

    你对她和对我是不同的,难道你还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不同吗?因为你只是喜欢我,你爱莉莉-柯林斯。

    你爱我,你爱很多人,那种爱,只有对她的爱才最为不同。

    你和莉莉-柯林斯是因为误解而分离,并不是不再相爱,半年前其实你已经不再属于我,也许从来都不。

    如果我们还要继续这样压抑下去,你还是你吗?我还是我吗?我们总会分开的。

    不管怎么样,对于我们的关系,我累了,我对你的感觉已经不同,所有一切都变得不同。这两天,我试图欺骗自己,但半夜醒来,无意中听到你梦乙‘莉莉,我在乎你’,我明白了你,也明白了自己。

    我不想继续了,人生漫漫,我不知道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否还会有什么来往。但现在,我想过一种新生活,以真正的新开始去开始新的一年。我相信你的一句话,痛是力量,只要努力,生活会越来越好,不会越来越差。

    与你分手,一定是会有一个痛苦阶段的,我会很痛苦很痛苦,可是当这些痛苦过去,它总会过去,我会是一个全新的我。小时候,我觉得我的芭蕾舞鞋穿破了就是一件天大的事,世青赛失利,我觉得人生完蛋了,但总会过去。

    你不用再追着我,我也不想你那样做了,那只会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混蛋。不要,让我走吧,你也向前。

    与你恋爱的这一年零两个月,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年零两个月,现在是,以后也是,从中我经历的,学到的,体会的,不管是甜蜜或痛苦,开心或难过,都已经足够我一辈子去回味。

    我不舍得你,但是,我们已经到该结束的时候了,分开,可以让我们都更好的做自己,而不是再互相伤害。

    我们有一个浪漫的开始,也应该有一个浪漫的结束。

    我很少写信,但这封信我没有多想就写下了,是早已想得太多了吧,可能会有一些语法错误、单词拼错和思维混乱,不要见笑。我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我觉得会的,但不会这么快。

    下次见面,我会叫你viy。知道吗,尤尼克已经过去了,从你身心都消失了,我会留着,永远留在我的心底,结束了。

    圣诞快乐。

    尤尼克-顾的妮娜-杜宝芙

    看着这些信纸,看着那中文写就的名字,叶惟面无表情,坐了很久,站了起身走到长窗边,唰的把窗帘拉开。

    他望着外面湛蓝的天空和安大略湖,不管众生什么心情,明朗的阳光依然洒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