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嘿,乔恩!我有三个项目想找人合作,有兴趣谈谈吗?”

    周一这天晚上,乔恩-菲尔海默收到了叶惟的短信,然后是来电,多么棒的圣诞节礼物!当然感兴趣,对叶惟的百般讨好就为了这个电话。乔恩脸上笑开了,乐道:“惟,我们一直盼着和你合作。”

    他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viy与六大全部谈崩,因为要终剪权。这对狮门来说,真是好极了,没有更好的了。

    不过当听了叶惟的疯狂计划,乔恩有些笑不出,像是刚刚遭遇了雷击,愣住。

    三个项目?现在剧本都只有框架和草稿,一年内完成!?

    “你不是在开玩笑?”乔恩不得不要个确定。

    “乔恩,我非常、非常的认真。进展不顺利的话,《冬天的骨头》将延期制作,但是ss和tlb,我明年是一定会制作好的,我也希望它们能在明年内发行。我主要想和狮门谈谈《灵魂冲浪人》。”

    听着叶惟的话,乔恩心念电转地想着利弊。

    从最悲观角度去想,叶惟真的疯了,成功已经蒙蔽了他的头脑,这位天才暂时正处于一种极度膨胀的状态,认为自己可以做到一切,像一年拍出三部好电影。《冬天的骨头》不知道是什么,可前两部不会是剥削片。

    虽然叶惟的计划听上去具有执行性,做起来像他要一年内登月那么难。

    一年,365天,有着太多的变化,就说叶惟自己,那么高的工作密度,第一部可能还行,第二部时,他会不会已经累垮?会不会厌烦?不想继续?马虎对待?创作力被掏空?

    基本上最坏也是最可能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叶惟渐渐清醒过来了,延期《冬天的骨头》,一年拍了两部电影,品质中上。

    二是他坚持拍了三部电影,但全部是品质不过关的平庸之作。

    他还真一定能拍上。叶惟毕竟是个聪明人,太聪明了,他的语气好像吃定了狮门,不怕狮门不投资……的确就是这样。

    乔恩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叶惟找狮门谈的不是哪个,是《灵魂冲浪人》,他承诺的下一个制作和上映项目。这就意味着,哪怕它是一部大烂片,只要发行上量力而行,它很难亏钱。

    因为viy的种种争议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电影高品质信誉,神童并没有失去市场的追捧、观众们的信任。

    这份信任只会越发变成一种迷信,想想他成为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者、出席奥斯卡颁奖礼……在一次两次失败之前,“导演:叶惟”都是一个巨大的火热的招牌。

    所以他说的预算1000万的《灵魂冲浪人》,收个5000万、6000万北美票房不是问题,海外票房呢?电视版权呢?影碟呢?

    还有《可爱的骨头》,同样的很难亏钱,叶惟、书本身的人气,5000万预算多半会亏钱,2500万预算就真的不高。

    只有《冬天的骨头》是一块让人很难啃的骨头,因为它将最后制作和上映,很大可能延期,书还没有出版,叶惟说“商业度不高”,假如ss和tlb都是烂片,观众们更已经不再对viy迷信,这电影发行都浪费钱。

    但叶惟太聪明了,对这个项目他只准备花300万,说想自己全资,别人想亏都亏不了。

    狮门想赚钱,不过如果在叶惟这亏钱,狮门可以接受一个额度,就算三个项目全部吃下来,花了还不到4000万。狮门有决心投资一部《惩罚者》,更有决心投资一个天才。

    六大不需要叶惟,也可以很好;但狮门需要,经营下去、经营得更进一步,都需要这些天才的友谊。

    叶惟是现在最大的一个天才,下一个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即使他衰上一年两年,他也就19、20岁。

    乔恩对其他人没有信心,也许一次失败就一蹶不振,可是对叶惟有信心,他太与众不同了,就连膨胀也那么与众不同,别人可能是迷失在名利场、沉迷玩乐、沾上毒品、去拍商业大制作……

    叶惟是要一年拍三部电影,他说的工作密度绝对是把自己往死里整。这样的人,摔倒了还会爬起来。

    电影业有三振出局法则,因为人总会失败,特别是在难以捉摸的创作行业。而好的创作者会从失败中汲取经验,这一次失败,也许下一次就是成功。所以没有成名的创作者会因为一次失败就不再拥有机会,以叶惟的年龄和资本,虽然往大制片厂那要不到终剪权,但这三个项目统统失败了,他还是不会消失,只是到了边缘。

    何况叶惟制导编样样精通,他可以自己给自己机会。到时候他只有19岁,他清醒了、成熟了,他的头脑更好了。

    就像m-奈特-沙马兰在《小鬼一箩筐》的失败后接着是《灵异第六感》,就像李安在《绿巨人浩克》失败后接着是《断背山》……

    叶惟呢?

    他一部剥削片《驱魔录像》是狮门史上最卖座的、收益最大的电影,比《华氏911》还赚钱。

    到时候,狮门会得到天才的垂青,如同当年环球得到斯皮尔伯格的垂青,那狮门就不同了。

    别说参与ss和tlb的投资甚至是发行亏不了,就算全部亏掉,从长远发展来看,四千万,狮门输得起。

    所以极可能叶惟暂时疯了,这三部电影极可能都会是烂片,但叶惟真的吃定了狮门,因为他是叶惟。

    “惟,我们都有兴趣!”乔恩笑呵呵的,“你要多快?明天签意向合同都行!”

    ……

    汤姆-汉克斯收到了叶惟的短信,很快是电话,听得震惊,“一年三个项目!?惟,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人生是一盒该死的巧克力,我一次想吃三颗。汤姆,狮门已经加入了,其实狮门和我就能合力拿出四千万,这只是不酷,我想和普雷通继续合作,你有没有兴趣?投个几百万给我?ss和tlb,你可以选择。”

    汉克斯想了一下,问道:“我从《阳光小美女》收获很多,我再投资你没问题。问题是你确定?你确定要这么做?一年制作三部电影?”

    “我确定我可以完成,我不确定一定都是好电影,我只是有信心,我也会尽力做到最好。”

    “我不是说电影,是你的生活。”汉克斯觉得自己有必要劝告,“以你的计划,你知道自己会有多忙吗?一周六天,一天从早到晚?连进餐都会一边吃一边通电话?”

    “说真的,我不保证自己就喜欢那样,谁会喜欢?但我保证自己不喜欢把一天时间都花在趴在海滩上晒太阳。我想试试,而且每周不是还有一天休息吗?够了。我还准备多请几个助理,提升我的工作效率。”

    ……

    凯瑟琳-肯尼迪收到了叶惟的短信,不久谈上了电话。

    “凯瑟琳,我今天被学校开除了,我父母也同意我不再上学了,我多了很多时间,哈哈,我有一个疯狂的计划。”

    她说了声ok,听着,渐渐就听得惊讶。

    1993年是安培林娱乐、是斯皮尔伯格伟大的一年,

    《侏罗纪公园》6月上映,《辛德勒的名单》12月上映,前者席卷全球影市,成为首部全球票房破10亿美元的电影;后者感人肺腑,3亿全球票房,入围12项奥斯卡,并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7项大奖。

    但它们不是拍摄于同一年,前者拍摄于1992年的9月-12月,后者拍摄于1993年的3月-6月,都拍了3个月。而它们在前期制作上花去的时间就更多了。

    尽管叶惟的三个项目都不是大片,常规流程地制作也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这却依然疯狂。

    如果说,叶惟的计划是明后两年拍三部电影,可以接受,一年时间!确确切切的一年。三个项目连剧本都还没有,他想做什么?拍的是什么电影?

    伍迪-艾伦那样的?伍迪-艾伦也就只能保持一年一部,在他年轻些时,好像试过一年两部,这已经十分高速。

    罗杰-科曼那样的?25天搞定一部《神奇四侠》(1994)是罗杰-科曼做的;因为打赌自己可以用2天拍一部电影,让查尔斯-格里菲斯立即写剧本,然后花了2天修改剧本、2天半拍摄,用了3万美元拍出《恐怖小花》(1960),再卖了3000万票房,这也是罗杰-科曼做的。

    花了18天用了45万制作出《驱魔录像》,再卖出2亿全球票房,这是叶惟做的。

    总的来说,在剥削方面,叶惟距离大师级人马还差得远,但他确实有成为新一代罗杰-科曼的资质。

    罗杰-科曼是个伟大人物,独立电影宗师、b级片教父、新好莱坞运动奠定者,80年代四大导演都要敬重他。他给科波拉机会,科波拉带出了卢卡斯,他给斯科塞斯机会……好莱坞之所以是今天的好莱坞,离不开罗杰-科曼的推动。

    叶惟说的怎么一个月变两个月,这是罗杰-科曼的始创,其实就是“非法拍片”,聘用非工会人员、无视劳动法、超时工作……一切快快快,剥削剥削剥削,省钱,省时,省力。

    所以罗杰-科曼年轻时,一年三部电影不算什么,四部、五部、六部电影才是他的风格,可是有几部《恐怖小花》?

    凯瑟琳-肯尼迪知道,叶惟真要这么做,他还真能做到,当然。

    但没有人对叶惟的期望“只是”罗杰-科曼。至少她不是,叶惟是一个比沙马兰更有才华、更有可塑性的奇才,他有潜力达到四大导演那种级别。现在叶惟却要往罗杰-科曼的方向走去,一年三部独立电影。

    “惟格,你不是罗杰-科曼。”凯瑟琳不由叹说,还是想劝他执导《奇幻精灵事件薄》,“你应该再慎重考虑。”

    “我不是罗杰-科曼,不过我现在真的是超负荷状态!”

    听到叶惟的笑声,凯瑟琳无奈笑了,她认识、熟知罗杰-科曼,这是他的受着剥削电影人传唱的标志话语:“我现在处于超负荷状态,我的人生有些超出控制,但只要再过一周,或者一个月,我会让一切都重新处于控制之中。”

    他总是这么说,他也的确会,科曼很少有超过总用时一个月的电影,这代表着一个时代。

    她劝说道:“这不是那个年代了,旧好莱坞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前就已经过去了。现在大制片厂只是像银行,没必要仇视它,也不再所谓剥削它,你不是新人,你忙活一年拍了三部电影,却很可能还比不过你执导《奇幻精灵事件薄》的收入。”

    手机传出叶惟认真的话声:

    “是啊,不是那个年代了。我想如果罗杰-科曼活跃在今天,用数字技术,他一年拍十部电影都行吧。

    我这三个项目都不是b级片,哪有b级片会这么高预算?凯瑟琳,我不是要拍罗杰-科曼式的电影,我是要拍精品。虽然只有一年,可我付出的真实工作时间和心血,绝不会比一个把时间大量花在扯淡、谈判、多方斗力上的项目少。

    我不是特指《奇幻精灵事件薄》,而是两种系统。我爱罗杰-科曼说过的一段话:‘我之所以想吃电影这碗饭,为的不是能有机会做勾心斗角、讨价还价这种事,我希望尽可能快地搞定这些,然后,就能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创作上了。’

    我也是,我一点都不享受那些,我只是想好好享受拍电影。

    我不会总想忙个不停,但我真的想超负荷一回。”

    ……

    夜幕星空下,布伦特伍德,叶家。

    叶惟打了很多的电话,没有人不惊诧,令人高兴的是,初步意向一切顺利,真是要谢谢狮门。

    又打给朱莉娅-罗伯茨谈了一番,告诉她新情况,他本想就在电话里说“艾玛演不了苏茜”,还是明天面谈时再说吧。罗伯茨肯定会震怒,有什么办法,艾玛真的就是不适合。

    怎么哄罗伯茨不重要,那个女孩才重要。

    平躺在卧室的床上,叶惟拿着手机给妮娜发短信,昨天到现在,他时不时就发去短信,整理心情也可以看短信对不。

    收件人:妮娜

    “嘿,有人吗?哈罗!”

    “睡了吗?”

    “我被学校开除了,你不说点什么吗?活该?”

    “原谅我吧,我爱你。”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从现在起全心全意只爱你一个人,连朵朵我都不爱了,只爱你。”

    “任何人都破坏不了我们的感情,除非我们自己放弃,但我不会。”

    “我打算明年超负荷运转,一年拍三部电影,可只要你说一句不喜欢我这么做,我就不。”

    “无论如何,8月份我的安排是……旅游!和你一起,nanananana。”

    “我准备搬出去自己租个地方住,我父母同意了,你开启搬来洛杉矶读书和发展的计划,我们同居怎么样?”

    “想你!!!”

    按了发送,叶惟正要继续编写下一条短信,叮咚,妮娜回复了!他霍地从床上弹起,看着手机屏幕上妮娜的回复:“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他不禁高兴激动地大喊:“yeah!!!”狠狠的吻了手机一口,肯回复就没事。

    连忙按动手机编写短信发送:“don‘t-trt-me,try-me。”

    “not-funny。”叮咚,妮娜回复。

    “我能打给你吗?我想听到你的声音。”

    过了一会,妮娜都没有回复,叶惟靠着床头,直接打了过去,期待紧张的心情中,听着一声声的长嘟,有一分钟多……突然接通的声响,隐约传来少女的冷哼,他闭着眼睛一笑,谢天谢地!

    “妮娜,你真好。”

    “你是个混蛋。”她的声音很有些沙哑,像哭的,让他瞬间非常心疼,她说道:“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们完了。”

    叶惟温声道:“我们是完了,因为我们有了一个新开始。”

    “viy,别这样……”

    “认真的?viy?叫我尤尼克。你非要叫我viy就叫伊凡,或娜惟,妮娜的惟,你知道,这是命中注定的。”

    这是他经常用来哄妮娜的一个梗,他的中间名叫ivan,倒过来就是navi,na和vi。

    “你真是个流氓!”妮娜又嗔又怒,“你是个流氓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叶惟笑说,顿时就想到个新梗,“惟是个流氓(rogue),就成了时尚(vogue)。流氓和时尚,其实都一样,你说那些时尚人士和流氓有什么分别,就穿一点点,简直就是一伙*党,要么没钱买衣服。”

    “……不好笑。”妮娜轻声。

    “是的,你不原谅我,一切都没劲,我在把自己弄成一个工作狂,好像那样会好过一些,不是的,妮娜……”

    “我不相信你,我要睡觉了,别再打给我了!”妮娜突然大声打断了他,一句话刚说完,就挂断了通话。

    叶惟哂笑的耸耸肩,又发去一条短信:“晚安,明天再打给你。”

第363章 疯狂的计划    在叶惟被学校开除的第二天,朱莉娅-罗伯茨约见了他。

    没什么能形容罗伯茨对叶惟的愤怒,这小子真是反了!《奇幻精灵事件薄》那么、那么好的机会,他竟然这样糟蹋掉,还闹出暴力伤人使得形象受损,艾玛是他的好朋友!连艾玛也跟着受损,还演定他下部电影的女主角。

    不可能不演,相对来说演的获利大得多。

    而且就她知道,艾玛对叶惟出拳打人只有理解、支持,甚至是崇拜:“当你怒到极点,打!还是为了女生!可惜不是我……”

    天才坏小子让女生疯狂,但罗伯茨过了那个阶段,只觉得叶惟真不应该,看看,被开除了吧。

    《奇幻精灵事件薄》没了,不过那小子昨晚通知了她一个消息,他竟然赢下了《可爱的骨头》改编权,真的想不到。

    这让罗伯茨的怒气消了一些,然而……今天的约见就在她家中的一个会客厅,谈谈关于艾玛演“苏茜”。

    “朱莉娅,艾玛恐怕演不了苏茜。我向西伯德提过,她说苏茜不是艾玛的甜美气质,你知道她有苏茜演员的决定权……”

    “什么,你怎么跟她说的!?你也有决定权!”

    一听到他这么说,罗伯茨顿时着急,看着坐对面沙发上的叶惟满脸认真,她会意了,惊怒道:“你也认为不适合?”

    叶惟皱着眉头的答道:“艾玛足够漂亮、足够优秀,但你也明白选角有要求,艾玛和苏茜还真不是同一个类型。就说她的眼神,她的眼神不是那种有穿透力、空灵的眼神,她有她的优势!只是不同于苏茜。”

    “看来其实是你嫌弃艾玛?”罗伯茨深吸一口气,几乎气炸,眼中有厉色,“臭小子,你想违约?别告诉我你想违约!?”

    “不!怎么会。”叶惟大声说,“我和艾玛是好朋友,我也欠你的,朱莉娅,我不会违约,我也不会害艾玛。我们必须要考虑好!如果艾玛非要去演苏茜,她会被人骂的,我也会,她不是苏茜。但她适合演贝瑟尼,《灵魂冲浪人》。”

    罗伯茨一怔,哈的一声拍拍手掌,更怒了:“那是个独臂女孩!你想让艾玛的第一个经典银幕形象是那样?”

    “为什么不?”叶惟平和地解释,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口清茶,“一个好演员绝对不会因为一个银幕形象就丧失自己,尤其是漂亮女孩。当艾玛的名气上去了,她只会是艾玛-罗伯茨,而不是任何银幕形象,不是吗?”

    “别跟我说要怎么成为一个明星。”罗伯茨的怒容不改,“贝瑟尼是运动少女,艾玛的公众形象、外形都不是,你女朋友,她是!她才适合贝瑟尼,艾玛适合苏茜。”

    叶惟突然沉默了起来,过了半晌,才道:“这个没关系,形象可以创造,外形上也没问题,就是需要接受一些冲浪的培训,还好,因为有些镜头可以由贝瑟尼来替身完成,也是亲身完成。”

    “不行,我不同意。”罗伯茨双手环胸的靠着沙发,没什么可商量的神情。

    “《灵魂冲浪人》将是我下个项目,明年我会最先拍摄它,安排它最先上映。”

    叶惟认真的说着:“我和艾玛谈过,她对这个角色很有兴趣。你不用担心有形象问题,我会把她的美丽拍好,然后失去一只手,这非常的震撼!没人会认为那是丑陋,那像维纳斯女神。朱莉娅,贝瑟尼真不比苏茜差,《灵魂冲浪人》还更有高票房的潜质,运动、励志、家庭、基督信仰、真实故事,你知道的,这能冲击奥斯卡。”

    “你怎么敢……”罗伯茨听出来了,这小子已经做好决定,看他那个“你只能听从我的安排”的样子,她气笑了:“viy,私生活方面,我们都有我们的问题,你怎么野都行,我不管你。这件事!我们当初怎么说的?”

    “那也是我的下一部电影!”叶惟稍微有点激动,“我从来不拿电影开玩笑,就算一个龙套演员我都认真考虑,朱莉娅,你认为我会拿女主角开玩笑吗?我当初答应你,我成名了,艾玛一定会成名。但没答应你要让她演一个不适合她的角色。到了现在,难道我的判断还毫无说服力吗?”

    他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罗伯茨,放轻声音:“如果艾玛要演青春爱情电影、青春校园电影,她演什么都行,她做艾玛-罗伯茨就行。但到我这里,就会是一个不一样的艾玛!是角色!打动人心、坚强、勇敢,贝瑟尼和苏茜都能这样,而艾玛适合贝瑟尼。”

    罗伯茨捏着下巴在思考,过了好一会,冷哼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贝瑟尼,或者什么都没有?”

    “别说得好像贝瑟尼比苏茜差,适合演苏茜的人不一定能演贝瑟尼。”叶惟严肃说,“我保证,贝瑟尼在银幕上会充满魅力!”

    “那你准备找谁演苏茜?”罗伯茨还沉着脸,“你女朋友?妮娜?”

    “不,她也不适合。还没有人选。”叶惟摇摇头,已经有了主意:“我准备举办一场选秀大会,为我明年的三个项目都寻找女主角、女配角,真的需要很多的少女演员,我想一次搞定。”

    罗伯茨当然知道选秀大会是什么,就是个表演会,报名参加的时候没有目标角色,去参加,就有机会被发掘和获得角色。选秀会是寻找新演员的一种主要方式,戏院、俱乐部、电视节目等时常都有这种活动,也是经纪人、电影人找到演员的一种方式。

    “成名演员和新演员一起的选秀会?”她问道。

    “是的,只要适龄,谁都可以来参加,除了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谁的架子大,我也不勉强谁。”

    “什么时候?”她又问。

    叶惟想了想,说道:“明年一月份下旬吧,我会先宣布出去,让有意者做好准备。到时候让艾玛也去参加,我相信她会有好的表现,她会赢得贝瑟尼,其他人赢得其他。”

    “我真庆幸自己和你不是同一个年代。”罗伯茨忽然像在嘲着什么。叶惟疑惑:“我们不是吗?真奇怪,你看上去才19。”

    “你在和我调情吗?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你个臭小子!”对他的称赞,罗伯茨并不买账,骂了他一声,又道: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选秀大会宣布出去,全世界会有多少女生不顾一切的前来洛杉矶?怀着明星梦、演员梦、认识你跟你约会的梦想……只有几个幸运儿会被选中,其他女生都哭着回家,最惨的是那些回不去的人。惟,选秀大会是最残酷的试镜方式。”

    叶惟皱眉的喝了一口茶,轻叹道:“演员不容易,导演也不容易,我有我的工作要完成,有试镜就有成功者和失败者,这也没办法(i-can‘t-help-it。我无能为力/我情不自禁)。我只能尽力让每位参加试镜的女生笑看成败。”

    “你说说而已,不会的,成千上万的少女要心碎了。”罗伯茨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一个不到18岁的天才导演,寻找他的女主角,像王子向全国的少女发出舞会邀请,可是灰姑娘,只有一个。”

    “朱莉娅,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是个天生的混蛋,别伤害艾玛。”

    ……

    在前一晚,下定决心后,叶惟打了很多电话。

    他给自己明年制定了一个时间表,12个月,三部电影。

    1月份是总体立项筹备,2-4月份制作《灵魂冲浪人》,5-7月制作《可爱的骨头》,8月份休息旅游,9-11月制作《冬天的骨头》。

    这是个疯狂的计划!可这份疯狂让他热血沸腾,并不是实现不了。

    三部电影的主体工作时间安排,都是一个月前筹,一个月拍摄,一个月后制。具体不会这么精准,尤其是后制,ss、tlb都还要做特效,可以交叉进行。

    要做到不难,当b级片拍,一个月、半个月一部都行,要做好才难,当然要做好,否则就是拍了三部烂片,有什么意义?

    时间和品质往往是成正比的,不过时间可以偷!怎么偷?不再胶片拍摄了,全部数字拍摄,只有数字才可能,这还涉及到后制;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加班加点,那一个月就变成两个月。

    很多方面可以偷。自己想拼命也要别人愿意,工会不会允许他的工作时长,那就不用工会的人,用也要自愿签下合同才能加盟,尽量尽量不要和各个工会扯上关系,虽然他自己就是制片人工会、导演工会和编剧工会的成员。

    全球这么多电影工作者,这么多等待机会的人,这么多独立电影人,总能招聘到的。

    演员是新的好,不会耍大牌闹脾气,一天拍16小时都肯;剧组成员是老的好,经验、默契。很多的老伙伴都有兴趣,肖恩-毛瑞尔的回复是:“我加入,咬咬牙就过去了,但最多跟你一部,我有家庭。”

    彼得-赫勒、安德鲁-格兰德等人都愿意陪他疯一部,或两部,这离不开情谊和一向优厚的奖金,继续保持。

    这是个精神疯狂但行动要细密的计划,一环扣一环,一旦第一步没有完成,之后就不可能实现。

    三个项目里,《冬天的骨头》是最好拍的,排到最后是因为《可爱的骨头》的后制会特别花时间,它的轻松能拿出更多时间去交叉完成tlb的后制。而tlb之所以排在中间,是因为剧本超难改编。

    迈克尔-阿恩特已经答应加盟编剧团队,在5月份前的小半年里,他们会一起把剧本搞定。

    排在最先的《灵魂冲浪人》一点都不轻松,时间太少了,2月份要开始前筹,就只有一个多月确定剧本。还要忙总体筹备、颁奖季,幸好……迈克尔-阿恩特也加入了!还有赫克-波特寇打下手。

    一年制作三部电影!真是给自己最好的成年礼物,但钱!

    无论好莱坞电影还是独立电影,拍电影永远离不开钱,要快速、保质量,更是离不开钱。

    叶惟也已经想好,《灵魂冲浪人》预算1000万、《可爱的骨头》预算2500万、《冬天的骨头》预算300万。

    他都将参加投资,却不能全部自己投,现在是有些钱,也没有能豪气到这种程度。投资电影其实真的很笨,回报慢,风险高,要赚钱做什么不比拍电影好。他不能保证自己就绝对不会搞砸,所以风险必须分摊,也要形成利益共同体。

    合作原则倒是很简单,一切要信任,一切要快。谁信任viy、谁快就跟谁合作。

    考虑的合作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合资制片、拍好了交给发行商发行、分成;另一种是现货交易,以一个商定好的价格把电影预售给某片商,拍好交货,之后的事情就不关他的事。

    考虑的合作对象有狮门、ifc、普雷通、安培林娱乐等老朋友。

    安培林娱乐属于斯皮尔伯格、肯尼迪/马歇尔夫妇,一来是要人情,二来他们的人脉关系在影片的制作、发行和冲奖上都有巨大助力。虽然和《奇幻精灵事件薄》项目谈崩,他和马歇尔夫妇没有问题,之前就谈过,他们有兴趣投资他。

    《冬天的骨头》,这个项目所需预算不高,也不能投入太大。这故事只会是没什么商业价值的文艺片,拍就是为了拍电影,片商在发行上必然不会投入多少,最适合的是小规模发行做起,票房不想着赚钱,回本就行,重要的是周边和颁奖季表现。

    300万是最适合的了,不高不低,他自己全资都行。

    对于tlb,有必要考虑现货交易,这个项目的不确定因素太高,从商业角度去看,卖个好价格也许不比分成赚得少,还省事。现货交易就得通过片商们竞价决出最高价,如果六大要参与,他不会拒绝,反正谁花好几千万买了回去,决不是为了雪藏起来。 s是个还债项目,投资商几乎一定会有普雷通和安培林。

    三个项目3800万预算,叶惟都没有考虑自己的片酬,不会要多少,但要分红。这不是制片商的部分,是他个人的部分,不管是否现货交易,他的分红条款都会跟随影片而去。

    现在要做的是联系各方,取得初步的意向,就可以对外公布了。

    肯定很多人会被吓着,无论内部或外部,这是个疯狂的计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