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谢大家!”

    悲伤的荣誉审议室里,众人仍没什么动静,都不愿接受这个结果。

    叶惟走向上方的委员桌,与老师教员们一个个地相拥,拜布尔教练重重地拍打他的肩膀:“你进了个乌龙球。”他也拍拍教练的肩膀:“比赛还没有结束,只是刚刚开球。”

    当他与老校长相拥,老校长十分难过:“小子,保重。”他笑着点头:“至少我还活着。”众人微露苦笑,老校长叹道:“返校节的时候回来吧。”他欣然道:“当然,那么多美食。”

    叶惟接着去和学生代表们相拥,捶了索拉-沃尔克肩膀一拳,笑骂道:“兄弟,你害惨我了,不是让你永远不要跟任何人说的吗?”沃尔克苦笑道:“我以为会有帮助。”叶惟笑说:“有的,别忘了《怪胎与书呆》精神,把它传承下去。”

    “如果遭到什么欺凌,找教员!”老校长的声音响起。

    “有什么需要帮助,比如哪个女孩想要约会,还是可以找我。”叶惟轻拥了劳蕾尔-肖恩一记,说笑逗乐了她。

    最后,他看向起身走来的莉莉,走去只是作势虚拥她,双手在几乎碰到她的肩背就收回来,认真道:“谢谢你,莉莉。”

    周围很多人,莉莉没说什么,已经擦掉泪水的双眸有些通红,努力地微笑,“你这下够酷了。”

    “是啊,被开除了,谁比我酷?”叶惟笑看众人,举起了右拳,“酷小孩的终极形态!”没有人笑。

    走廊上聚集的各年级学生们也一片低落,viy被开除了。

    该死的!神情最痛苦的可能是列夫,大鼻子早就红了,幼儿园开始到现在的最好朋友,眼睁睁看着他被开除。

    这时委员们和叶惟从审议室出来,可聚集学生们不肯离去的堵着,虽然叶惟说自己不是他们的英雄,他们却不这么认为。

    “学校将会通报这件事,同学们,都散了吧。”老校长温言地劝导众人。教员们也纷纷安慰和警告,叶惟被开除已成事实,不要再因为这事让更多人遭到处罚。

    “这是个错误。”还是有人不服气,一声两声,旋即很多人都激动起来,尤其是追梦联盟的人们:“留下叶惟!”、“我们要viy!”

    “大伙儿!听我说!”叶惟立即大声地喊停,看着挤得水泄不通的走廊、一张张的青春脸庞,心头那么的感动,喊道:“谢谢你们!学校做了正确的事,去年没有开除我已经是最大的宽容,我感谢学校,感谢你们!”

    众人仍是死死的站在原地,列夫突然高声:“惟哥,你不只是莉莉-柯林斯的英雄,你也是我的英雄!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是!”

    列夫话音未落,旁边的陈诺也喊起来:“惟哥,你也是我的英雄!”他黑框眼镜下的眼睛有着泪光。巴德迟了一步的大吼:“你也是我的英雄!”李明、巴布他们纷纷喊,连科尔温也大声,“你也是我的英雄!”

    “你个混蛋也是我的英雄!”吉娅大喊。

    众人突起的喊声响彻着学术大楼,空气中弥漫着无法消散的伤感。世事总是如此突然,几天之前viy还是学校的箭头人物,要带足球队拿冠军,要参与明年的hw电影节的工作,现在……

    这一刻,翠丝特、康妮等很多女生都掉了眼泪,也在激动喊着:“你也是我的英雄!”

    看着听着,叶惟不禁的眼眶泛泪,鼻子发酸,话声有点颤:“我是有多么幸运?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但你们要明白,这是为了学校的荣誉和纪律,我必须要走,我必须要走……”

    “谢谢你们。”他蓦地向着众人深深地鞠躬,“谢谢大家和我一起追梦,谢谢这里,谢谢!”

    “叶惟,只要你想飞,你就一定可以飞!”突然一把清丽的女生声音响起。

    听到这句《阳光小美女》的台词,几乎每个人都目眶湿润了,几个女生直接泪崩,众人的齐声在响彻:“只要你想飞,你就一定可以飞!”

    “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继续向前!”莉莉又喊,“加油,狼灌!!!”

    “加油,狼灌!!!”众人大喊。

    叶惟笑着仰了仰头,终究是落下了男儿泪,伸手去擦抹,笑骂声颤抖:“你们这些混蛋,被你们弄哭了……是的,只要你想飞,你就一定可以飞!不管在哪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永远不要放弃!加油,狼灌!!!”

    教员们早已不再说话,老校长悄然地擦年迈的眼眶……

    走廊上的人群终于开始移动,学生们浩浩荡荡地伴着叶惟离开学术大楼,他要回家和家人处理去了,也许这就是他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站在这片校园,他的id会被销去,他的身影会远去。

    天空的湛蓝都变得忧郁,众人一直把viy送到校门边的停车场,已经见不到有莉莉。

    叶惟回头望去,穿过人群的空隙,只见一道白衣裙身影站在远处的望着这边,冬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和裙摆,她在弯眸。

    莉莉,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做英雄了吧?

    因为做英雄最酷了!

    他收回目光,看看周围,很美丽,很宁静,古典与现代结合的庞大校园。

    再见了,哈佛-西湖,再见了,高中,再见了,大家!

    “好运,再见!”叶惟向众人挥挥手,转身打开自己的大众车车门,就要坐进去。

    “别走……”、“viy,留下啊!”这个时刻,落泪的学生更多了,列夫在捂脸,巴德在哭,许多女生都在失声痛哭

    “我必须要走,大家再见。”叶惟毅然地坐进驾驶座,就在这时候,一只手拉开了没锁上的副驾车门,坐进了车内,吉娅,她关车门、系安全带,跟车外的众人说道:“再见了,大伙儿。”

    “你怎么了?”叶惟的问声沙哑。

    “开车。”吉娅说。

    叶惟开动起了车子,再不走,他怕自己会突然哭出声,缓缓转动着方向盘,向着校外驶出去。

    外面有些学生开始追车,挥着手,喊着“多回来啊”、“保重!”、“我们以你为荣!”……渐渐的,车子驶出了校门,他们都停下了脚步,从倒后镜可以看到,他们有人抱头、有人甩手、有人定定的站着。

    “老天,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一天。”叶惟感慨地深呼吸,平复着心头的激流。

    吉娅轻笑了声,双目打量着他,“我也今天才知道你有多受欢迎。大家都没在意我的停学申请。”

    见他惊讶望了望来,她满不在乎地耸肩:“我早就说了,我是因为你才复学的,还要是哈佛-西湖,你被开除了我还读什么?不读了,跟你拍电影去。别他马告诉我你还要去找其它学校读,还读个屁呀?”

    “哈哈哈!”叶惟大笑了起来,“那我要被科波拉先生骂死了。”

    “只要你拍电影就不会。”吉娅模仿着爷爷科波拉的表情和腔调:“小子,多拍几部电影,不要只是一部电影,要很多部电影!”

    叶惟大力地一拍方向盘,踩下油门加速,眼里有火光在燃起,望着越发开阔的前方道路,大吼:“拍电影去!我们有太多的工作要做了,拍电影去!!!”

    “放点歌!来摇滚的!”

    “车上没多少唱碟,但是有……ac/dc!”

    很快,劲爆的摇滚歌声响起,《t。n。t。》响彻车内,飘扬风中,在车子在道路前进的同时,直冲云宵!

    “看着我安然度过了黄昏

    在你的彩色电视屏幕上

    我力求着能得到的一切

    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

    女人在我的左边

    女人在我的右边

    我没有带枪

    我没有带刀

    难道你还不想和我打一架?

    因为我是t。n。t。,我会爆炸!

    t。n。t。,我将赢得这场战斗!

    t。n。t。,我的电力负荷!

    t。n。t。,看我爆炸

    我肮脏,卑鄙和非常邪恶

    我是个通缉犯

    头号公敌

    你了解吗?

    所以关好你的女儿

    关好你的妻子

    关好你家的后门

    准备好为了你的生命逃跑

    那个男人已经回到镇上

    你最好不要惹我

    因为我是t。n。t。,我会爆炸!

    t。n。t。,我将赢得这场战斗!

    t。n。t。,我的电力负荷!

    t。n。t。,看我爆炸”

    ……

    “爸爸?你拿扫把做什么,爸爸?冷静,叶医生,嘿,冷静!”

    布伦特伍德,叶家。叶惟回到家的时候,叶浩根和顾乔早已接过了校方的电话通知,顾乔也已经从伯克利霍尔接了放学的朵朵回家,她和托托正在兰登太太家那边玩。此时的客厅里响着叶惟的大呼小叫。

    他刚往沙发坐下,要和爸妈长谈一番,刚对自己的计划说了句:“我不准备继续读书了,还有我要搬出去独立生活。”

    人生总是一个接一个的突如其来,让你好好的计划一下变乱,就像现在。

    听到儿子的打算,叶浩根沉默地起身走去厨房,马上就回来,手上拿着个木柄扫把,一走过来就打向叶惟。

    “嘿!!”叶惟一骨碌的从沙发滚落地板,躲过了老爸的第一记扫把头攻击,一骨碌弹起身要跑开,可后背还是被老爸反手挥来的木柄砸了一下,是真的用力打,火辣辣的疼,他连忙大叫:“妈妈!”

    老妈就站在沙发边看着,半点要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爸爸,冷静!”叶惟被老爸在客厅追着打,不一会就挨了好几下,“妈妈,救命!”他不得已躲到老妈后面,抓着她的肩膀。

    “你也知道要冷静?”老爸气红了脸,又中文又英语:“养不教,父之过!我们宠坏了你,你这不肖子,在你之前,我们家从没有人逃过一次课,更不要说被学校开除!真是有辱门楣!”

    叶惟嘀咕:“你自己明明说过,高中时你经常逃课……”

    “你答应过妈妈什么?”老妈的声音冰冷,“你不管怎么都会上大学!”

    叶惟低头靠了靠妈妈的肩膀,抬头,无奈的叹气,满脸诚恳,“这是我经过严肃考虑的决定。非要我还去哪家高中读书,有什么意思?知识不是只能从学校里获取,关键不是上不上学,是要有获取知识的心。”

    老妈转过身,也无奈,“惟,上学不只是知识,更是完善你的人格和丰富你的人生!你上了大学辍学可以,但你要上大学。”

    “唉!”老爸扔掉了扫把,叹息着往沙发坐下,“爸妈知道你是个独特的孩子,可是……有一天你也会做人父母,你就会明白我们宁愿你没有现在的成就,也不要轻易说不读书了,你才17岁。”

    “还有两个月我就18岁了,我长大了。”叶惟坐过去搂着老爸的肩膀,“我明白你们的意思,相比一时的成就,知识和思想更重要,我明白的,我也会继续完善自己。但爸爸、妈妈,很久以前我就已经走上一条非常规的道路了。”

    老妈也坐了下来,却还是沉着脸,“那搬出去呢?”

    “是时候了!”叶惟站起身,面对着爸妈,认真的道:“这一天只是提前了些到来,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和你们一起生活,我长大了。我得离开你们,去寻找和实现自己想过的生活,是时候独立了。”

    他热爱着家庭生活,却也向往着独立生活,是时候了。

    是时候过一种新生活,离开布伦特伍德,到别的地方租个住处,以自己的意愿布置,订下自己的规矩,一个自己的窝。

    想着这些,叶惟既有些期待,又有些怅然,“我会经常回来的,我可吃不惯外面的假中餐。”

    老爸、老妈都满脸沉默不说话,叶惟悄悄的将扫把踢开一些,就听到老爸问道:“你离开我们准备做什么,拍电影?”

    “是啊。”叶惟点点头,“拍电影,又是梦想,又是事业,而且现在混得还不错,为什么不?”

    老妈说出心中的担忧:“我一向不喜欢你当明星,娱乐行业太复杂太多诱惑了,很容易让人迷失。”老爸点头,叶惟摇头:“我不是明星,我就是个拍电影的。”

    “惟。”老妈严肃起了脸色,“你要独立生活,我们不能阻止你,可你要对自己负责任,生活要检点规律,不要瞎闹,不要到处招惹女孩子,你已经遇到几个好女孩了。照顾好你自己,考虑好别人!多回来,别让朵朵有哥哥像没有哥哥。”

    说到这,她的脸色黯然下去,这一天总会到来,但没有妈妈想看到这一天到来。

    叶惟重重地点头,“爸爸,妈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会的。”

    “我们都爱你,儿子。”老爸突然说。

    “呃,行了,肉麻。”叶惟笑了笑,心里感动,却真不习惯,自己家不会整天说爱不爱的,他跟女孩说是因为女孩需要听,跟父母几乎从来没说过“我爱你”。这时想向他们说一句,但这一句跟女孩想说就说的话,跟父母说竟然如此艰难……

    他欲言又止了几番,终是摇摇头,“算了,别肉麻了……我爱你们!”真的好肉麻。

    老妈都笑了,老爸瞪着眼睛:“我警告你,拍电影就好好拍,爸爸也是你的影迷,你拍出烂电影,我还会打你。”

    “噢,压力真大!”叶惟认真起来,“我尽力,对待电影我从来都尽力。”

    “你准备怎么跟朵朵说?”老妈问道。

    叶惟抿抿嘴巴,“告诉她,哥哥要开始新的历险了。”

第359章 英雄全是白痴    周日的下午,米哈埃拉和妮娜就回多伦多去了。

    叶惟没有得到妮娜的原谅,她基本上不再理会他,无论他说什么,她只是低落的摇头,说了几句话都是“你不用哄我了”、“我们分手了”、“你喜欢说就说吧”、“结束了”。

    米哈埃拉说妮娜需要些时间冷静和整理心情,说他也同样需要。

    需要时间,整理心情。叶惟憎恨这俩东西,但怎么能不呢,妮娜需要。他真希望第二天一大清早,就会接到她的电话,听到她的笑声:“尤尼克,起床!原谅你了,niuni继续!”

    他不会放弃赢回她,却也要处理好其它事情,学业上的,事业上的,自己都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案子正由查伯里律师忙着庭外和解,不过他暴力伤人的定性已经改变不了,证人太多,他先出拳,然后打伤了两个人。

    因为这个定性,学校要通过荣誉审议委员会裁决是否开除他。

    荣誉审议委员会是专门审议学生重大犯规案件的组织,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老师教员,二是全校学生选举产生的学生代表。违规学生也要出席进行自我辩护,最后以投票分数评定结果,但老师和学生代表的分值不一样。

    由于不考虑家长的意见,叶惟的爸妈不需出席,如果他们不满结果可以上诉甚至把学校告上法庭。

    秋季学期只剩下几天,裁决就在星期一放学后进行。

    周一这天,哈佛-西湖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氛,全校师生都已经知道今天会发生和可能发生什么事。

    从早上到中午,再到下午放学,两个校园内,都不断的有青春学子在谈论这事:

    “我听说viy被开除定了,普通打架都要开除,他是暴力犯罪。”

    “真不想他被开除,真不想!”

    “谁想呢?那可是viy!他人那么好。”

    “我准备去审议室声援他。”

    “一起去!”

    ……

    高中部周一下午3:10放学,这时候到了点数,湛蓝的天空洒下阳光,给这片庞大的校园的热闹升温。学术大楼里的荣誉审议室也在热闹起来,脚步声、谈话声、搬动椅子声,都在这法庭般的地方响起。

    赫德纳特老校长平时都是笑呵呵的和蔼模样,现在却板着老脸。其他十几位教员也都这样,他们有是叶惟的班主任、负责他的辅导院长、足球队教练、俱乐部辅助老师、委员会老师……每个人都神情严肃。

    他们往宽敞会议室的上方一排委员长桌边落座,后面的墙上挂着哈佛-西湖的狼獾红黑校徽旗帜,还有荣誉守则标志。

    学生代表们也到来了,十几位着装文雅的青少年,都没有嘻哈的神色,往两边的座位入座,好几人都悄悄的呼气。

    今天真是任务重大,全校都在等待着结果。

    “祝你好运,惟哥!”、“好好辩护,你行的!”、“我们都支持你!”

    审议室外面的走廊上更是热闹,一大群学生护送着叶惟来到这里,追梦联盟的成员能来都来了,列夫、吉娅等好友自然一个不少。有教员在维持秩序,让他们离开去做自己的事,走廊上聚集来的学生却越来越多。

    都为了那个身着红黑外套和牛仔裤的少年。

    “谢谢大家,都忙去吧,谢谢了。”叶惟对众人笑笑,就在一片声援中,开门走进了审议室。

    室内的布局是个u型,他往摆在中间的椅子走去,目光自然地扫视一圈,顿时怔了怔,看到一道白衣裙身影就坐在右手边的座席上方,莉莉。她是学生代表的一员?之前还真没留意,他太忙了,没有参与选举。

    莉莉也正在望来,微微地点点头。她的气色不错,两道英气的粗眉轻扬,眸子泛着凝静光芒,真的完全没有adhd的感觉。

    审议室里的每个人,叶惟都认识,学生代表包括了所有族裔,有学生会的,有同学互助会的,有联谊委员会的……

    “女士们先生们,男生们女生们。”叶惟看看众人,“你们好。”众人纷纷点头,他往橙色学生椅坐下,一脸平静。

    上方正中的赫德纳特老校长严肃地开始审议:“叶惟,我们的viy,他、他做了什么,不用我多介绍了,你们都知道。”看向桌上的一份文件,老校长又道:“大家都先看看叶惟的荣誉纪录。”

    委员会都往各自面前桌上的相同一份文件看起来,从七年级入学到现在十一年级的所有纪录,叶惟的违规行为真不少,喧哗、不礼貌用语、过火恶作剧、舞会冲突……大事也有两回,去年的喝酒打架,以及现在的暴力伤人。

    而他的荣誉非常耀目,从不挂科,足球二队冠军,热门俱乐部追梦联盟的创始人……电影节甚至以他的名字设立了一个奖项。

    莉莉看到“九年级秋季学期,11月3日,在周一集会喧哗,罚增加5小时墨鱼行动”,双眸一眨,抿了抿嘴。

    过了一会,众人都看完了,老校长向着审议室中间的叶惟说:“惟,你是学校近年的最大骄傲之一,哈佛-西湖以你为荣,但你也让她为你羞愧,因为你做出了非常严重、恶劣、让人失望的事情。对这起事件,你有什么解释?”

    众人的目光都看着叶惟,室里一片安静,学生们期待着什么。

    “我没什么解释。”叶惟辩护的第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皱皱眉,但他并不是轻佻嚣张,十分平和:“这件事的事发原因、经过和结果,都在荣誉纪录里写清楚了。我愿意也需要为我的行为负责,由于我的个人行为而让学校蒙羞,我很对不起。”

    老师们面面相觑,足球队拜布尔教练恨铁不成钢的道:“队长,告诉我们你的想法,为什么发生这种事?”

    今天之前,叶惟就想好了要怎么说,他九成九被开除,但莉莉还要继续在这上学,跟艾丽斯说的话当然不能在这里说。

    “当时我真的愤怒极了,那女人偷窃在先,还说着难听的话,我就是失控了。”他一声叹息,重复了遍“我就是失控了。”

    见叶惟好像不准备给自己辩护,学生们都有些急了,本来就已经很难挽回,viy还这种“我接受被开除”的态度!

    “还有什么吗?”辅导院长阿克塞尔女士问。

    “没什么了。”叶惟说。

    正当审议的气氛僵冷了下去,突然有一把清丽的少女声音响起:“不好意思,我要说几句。”

    众人闻声望去,莉莉-柯林斯,她说着站了起身。大家都知道她和叶惟热恋过,这在学校里太传奇了,她想说什么?

    叶惟的眉头一皱,轻声说:“莉莉,你不需要……”

    “他打的那个女人,多洛丽丝-帕拉克,是我家里的前家庭助理。”莉莉没有理会他,自若的说起来:“她确实偷了一箱东西,是我和叶惟恋爱期间,他送给我的东西。因为这件事,我们有了很大的误会,分手了。在事件的起因上,我可以证实叶惟的真诚。”

    她的话让学生们响起一片低呼。叶惟心情复杂,莉莉,你不喜欢这样的,别勉强自己……我不想要你这种支持……

    莉莉继续说道:“他那一拳,我先不予评价。我想说这里所有人,除了我和他,别人都不会明白。”她眨眨清澈的双眸,“也无法说得清楚。我们的美好,因为别人的一次偷窃,被毁掉了。”

    她扫视众人,“这里,有人正值青春,有人拥有过青春,还有爱情。你们能明白一种情感,刚刚认识时,想着是等他发短信来还是给他发短信,苦恼着要说什么……热恋时,可以聊通宵的电话,什么都说……你们明白。

    我想说,他那一拳,不是暴力犯罪,只是一次不理智的失控,那些就是原因。

    我了解这家伙!”

    莉莉凝眸看着那边沉默的叶惟,“你们也了解这家伙,他不是欺负别人的人,你们能在学校里找到谁说‘我被viy欺负了’、‘我讨厌viy’吗,你们能的,找到几个真正的校霸,那是他欺负的人。”

    “看看这里!”她有点激动的摊手,眼睛在发红,“像他做了什么巨大的错事。不是的,我告诉你们,是我,我跟他说过我要一个道歉,他费了很大的劲找到那女人,傻乎乎的就跑去了。”

    叶惟闭了闭眼,别说了,莉莉……没事的,真的没事。

    “大家认为叶惟会想不到更聪明的处理方式吗?他也许比我们这里哪个人都要聪明。”

    莉莉的话声一顿,“但这就是他,一个英雄。我得提醒大家一个事实,每位英雄都是不理智的!我和他曾经讨论过这个话题。”

    教员们和学生们都认真听着,面露思索的神态。

    “没有一个神智清醒的人会成为英雄!”莉莉看向上方的老师们,真诚自信的说着:“踏上战场的人,冲进暴风雪、大火去救人的人,这些人全是不理智的,因为你很可能明天就是一具死尸了,有什么后果是比死更严重的吗?”

    她摇摇头,“我想没有。可是,英雄还是会不理智地冒着生命危险、顾不上最严重的后果,就出发了,不会想那么多。”

    “什么事情都只考虑自己的人,那是坏蛋!”她的话声有点发颤,快抑不住心中的难过,“只有坏蛋才会时刻理智,才会做什么都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他们是胆小鬼,他们是自私鬼!

    你看到河里有人溺水了,就算你是个游泳教练,你跳下河去救人,你就有了生命危险。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想想你的家人、你的学校、你自己?当一切从理智出发,你是不会去救人的,你不会做一切跟自己利益无关的事。那是我们鼓励的吗?”

    叶惟微笑的看着她……

    听得动容的众人只见莉莉抿嘴摇头,她又道:“我们始终鼓励着个人英雄主义,美国最鼓励个人英雄主义了!为什么我们喜欢英雄?因为坏蛋只是他自己,英雄代表很多,也许是公正,也许是梦想,亲情、友情、爱情……就是没有理智!”

    莉莉高声后又顿了顿,右手指向叶惟,“如果我们拿不理智这个原因去指责他,说他怎么怎么错,那多么可笑啊!那我们是不是要指责其他一切英雄,你死之前怎么不多想想?你死了你家人怎么办?你为什么要救人?为什么要为别人出手?

    如果叶惟的不理智是做了坏事,我会第一个指责他!但他不是,坏蛋不是他,坏蛋是多洛丽丝-帕拉克。

    坏蛋可以为了自己为所欲为,英雄不为自己却要受到这么多的限制?这个世界听上去是属于坏蛋的,这又是什么道理!

    惟,你错了!为什么你要做英雄?为什么!?”

    莉莉望着叶惟,双眸泛着泪光,质问般的道:“做一个普通人,或者做一个坏蛋,你不就一点事都没有吗?你个白痴英雄!”

    “我不知道……”叶惟哂然的说,“我不知道。”

    “当然,你当然不知道,英雄全是白痴!”莉莉的泪眸扫视众人,“但是我们爱这些白痴,我们爱他。因为我们知道,当我们谁受到欺负,他也会为我们而出拳。为我,为你,为一个陌生人,当需要他出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不理智地出手。

    因为英雄不会时刻想着利益,英雄时刻想着牺牲!

    如果谁同意开除他,那是不是鼓励我们事事都以最理智的状态去对待,全部以自己的利益为先?那是什么良心?那是什么荣誉?!我要说,开除叶惟会是个巨大的错误!我们会丧失我们的荣誉,丧失我们的英雄。

    叶惟,他是一个英雄。”

    莉莉忍着哭腔,向众人点点头,歉意的看看叶惟,“我说完了。”

    就在她坐下的同时,审议室里响起了学生代表们热烈的赞同的掌声,教员们也鼓起了掌,叶惟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笑。

    掌声从室内传出走廊,旁听着的所有学生也都纷纷感动地鼓掌,莉莉说得真好!却没有谁喧哗大叫,每个人都十分认真。

    莉莉之后,又有几位学生代表陆续地发言。

    同学互助会的学生会长劳蕾尔-肖恩说道:“我完全同意莉莉-柯林斯说的,这件事不能定义为暴力伤人,是一次失去理智,而具体到原因和情况,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叶惟平时很忙,但他也积极参加同学互助,他为我们带来太多了。”

    “就我个人的情况,惟真的帮了我很多。”学生体育咨询委员会的安得烈-张说,“你们不清楚我七年级的时候是什么样,让我有了很大变化的不是这里哪个老师,是viy,我甚至不是他的好朋友。他带着我参加足球,带我去玩,认识到朋友。他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我不能想象没了他的学校。”

    “莉莉-柯林斯说得对,他会为别人出手,你们都没有我清楚。”同伴辅导会的索拉-沃尔克说,“我们八年级时,他曾经帮我教训过一个人,我就不说是谁了,他盯上了我,经常对我有言语欺凌和一些小欺凌,都是老师帮助不了的。

    我很烦恼,不知道怎么办,惟听说了,他为我堵住那家伙,半吓半揍的教训了对方一顿,不狠,没有别人知道。

    他说这是从《怪胎与书呆》里学到的,如果谁一直缠着欺负你,你去打他一顿,他就不敢惹你了。那家伙从那之后,真的看到我就绕路走,也没有欺负谁,因为viy对他说‘我盯着你了。’他总是帮助别人,却不会到处炫耀,所以大家才尊敬他,叫他波ss!”

    与此同时,走廊上的学生们依然在聚集,越来越多人,很拥挤却秩序井然。

    审议室里一位位学生代表发了言,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学生委员方面全票决定不开除叶惟,但可给予一些社区服务的惩罚。

    教员们都严肃着脸色,交换了文件和想法,作出投票是如此的艰难,一位名片式的、又受同学爱戴的明星学生。

    过了许久,他们的投票结果才到了赫德纳特老校长面前,而老校长自己也已经有了抉择,他像突然老了很多岁,看着这次审议的最终结果,久久都没有说话。

    看见老校长这样,学生们的心都提了上来,刚刚还觉得松了一口气,叶惟会没事……莉莉颦起了双眉,不,不!

    “经过委员会的裁决,这次审议有了结果。”老校长终于说话,“学校决定开除叶惟出校。”

    “不!!!”、“不能开除!”、“这是个错误!”学生代表们都不禁叫喊着起立,唯独莉莉站不起来般呆坐在那里。

    viy被开除了!外面走廊顿时也一片轰然,学生们惊呼声、不满的激动的喊声一片片:“不同意!”、“留下叶惟!!”、“viy!!”

    结果在意料之中,叶惟靠了靠椅背,有点无力地徐徐站起身。

    “肃静!”老校长一声大喊,学生们很快都静了下来,只是每个都满脸不服气,而教员们都一脸难受。

    老校长看着场中的叶惟,大叹了一声,才说道:“我们知道哈佛-西湖失去了怎么样的一个好学生。在我当校长的十几年里,学校开除过一些学生,没有谁比叶惟让我们艰难和痛心。”

    他知道不只是两边的学生代表,走廊有很多人在听,肃着老脸,高声的道:“同学们,这世界有太多分不清楚对错的事情,所以我们才需要法律,学校才需要纪律。不管什么原因,法律就是法律。

    惟的暴力行为,学校零容忍!哈佛-西湖不是某个人的英雄秀舞台,我们有学风和名誉要去维持,我们要有一个态度:暴力行为是绝对不行的。基于这个考虑,并且惟有过严重处分的前科,校方决定开除。

    同学们,在你们为叶惟骄傲的同时,引以为戒。”

    没有人听得进去,所有学生代表此时都满脸通红,叫声又纷纷响起在室内和走廊:“校长,再给他一个机会吧!”、“开除viy绝不是荣誉!”、“他是个英雄!”……

    莉莉按捂着自己的额头,无声的哭泣着,突然止不住地抽噎,望着地板,没有去看任何人。

    “谢谢大家。”这时候,叶惟大声地说话,周围随即变得安静,他看看那边抽泣的莉莉,看看老校长、众人,微笑的道:“莉莉-柯林斯的一番话很动人,但她说少了几句,做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也可以称为牺牲。

    如果我是个英雄,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

    我百分百理解学校的决定,一个人可以当英雄,也可以不当;学校做的是提供客观、良好和严格的环境,让我们自己选择当怎么样的一个人,除了坏人。所以,我自己认为我出拳并没有对错,而学校开除我,是对的。

    成为英雄有很多原因,不理智也有很多原因,正义、同情、道德、拯救……其中一种是愤怒,我这次的不理智是这种。

    我喜欢《蝙蝠侠》的一句台词:愤怒给了你巨大的力量,可一但过头也会毁了你。

    这是我从这件事中获得的最大反省,像校长说的,大家引以为戒吧,谢谢。”

    叶惟说完了,众人却还是一片寂静,学生们都说不出话,教员们都不由叹息。

    莉莉依然撑着额头,双肩颤动,无神的双眸落着泪,没有去看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