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周日的下午,米哈埃拉和妮娜就回多伦多去了。

    叶惟没有得到妮娜的原谅,她基本上不再理会他,无论他说什么,她只是低落的摇头,说了几句话都是“你不用哄我了”、“我们分手了”、“你喜欢说就说吧”、“结束了”。

    米哈埃拉说妮娜需要些时间冷静和整理心情,说他也同样需要。

    需要时间,整理心情。叶惟憎恨这俩东西,但怎么能不呢,妮娜需要。他真希望第二天一大清早,就会接到她的电话,听到她的笑声:“尤尼克,起床!原谅你了,niuni继续!”

    他不会放弃赢回她,却也要处理好其它事情,学业上的,事业上的,自己都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案子正由查伯里律师忙着庭外和解,不过他暴力伤人的定性已经改变不了,证人太多,他先出拳,然后打伤了两个人。

    因为这个定性,学校要通过荣誉审议委员会裁决是否开除他。

    荣誉审议委员会是专门审议学生重大犯规案件的组织,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老师教员,二是全校学生选举产生的学生代表。违规学生也要出席进行自我辩护,最后以投票分数评定结果,但老师和学生代表的分值不一样。

    由于不考虑家长的意见,叶惟的爸妈不需出席,如果他们不满结果可以上诉甚至把学校告上法庭。

    秋季学期只剩下几天,裁决就在星期一放学后进行。

    周一这天,哈佛-西湖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氛,全校师生都已经知道今天会发生和可能发生什么事。

    从早上到中午,再到下午放学,两个校园内,都不断的有青春学子在谈论这事:

    “我听说viy被开除定了,普通打架都要开除,他是暴力犯罪。”

    “真不想他被开除,真不想!”

    “谁想呢?那可是viy!他人那么好。”

    “我准备去审议室声援他。”

    “一起去!”

    ……

    高中部周一下午3:10放学,这时候到了点数,湛蓝的天空洒下阳光,给这片庞大的校园的热闹升温。学术大楼里的荣誉审议室也在热闹起来,脚步声、谈话声、搬动椅子声,都在这法庭般的地方响起。

    赫德纳特老校长平时都是笑呵呵的和蔼模样,现在却板着老脸。其他十几位教员也都这样,他们有是叶惟的班主任、负责他的辅导院长、足球队教练、俱乐部辅助老师、委员会老师……每个人都神情严肃。

    他们往宽敞会议室的上方一排委员长桌边落座,后面的墙上挂着哈佛-西湖的狼獾红黑校徽旗帜,还有荣誉守则标志。

    学生代表们也到来了,十几位着装文雅的青少年,都没有嘻哈的神色,往两边的座位入座,好几人都悄悄的呼气。

    今天真是任务重大,全校都在等待着结果。

    “祝你好运,惟哥!”、“好好辩护,你行的!”、“我们都支持你!”

    审议室外面的走廊上更是热闹,一大群学生护送着叶惟来到这里,追梦联盟的成员能来都来了,列夫、吉娅等好友自然一个不少。有教员在维持秩序,让他们离开去做自己的事,走廊上聚集来的学生却越来越多。

    都为了那个身着红黑外套和牛仔裤的少年。

    “谢谢大家,都忙去吧,谢谢了。”叶惟对众人笑笑,就在一片声援中,开门走进了审议室。

    室内的布局是个u型,他往摆在中间的椅子走去,目光自然地扫视一圈,顿时怔了怔,看到一道白衣裙身影就坐在右手边的座席上方,莉莉。她是学生代表的一员?之前还真没留意,他太忙了,没有参与选举。

    莉莉也正在望来,微微地点点头。她的气色不错,两道英气的粗眉轻扬,眸子泛着凝静光芒,真的完全没有adhd的感觉。

    审议室里的每个人,叶惟都认识,学生代表包括了所有族裔,有学生会的,有同学互助会的,有联谊委员会的……

    “女士们先生们,男生们女生们。”叶惟看看众人,“你们好。”众人纷纷点头,他往橙色学生椅坐下,一脸平静。

    上方正中的赫德纳特老校长严肃地开始审议:“叶惟,我们的viy,他、他做了什么,不用我多介绍了,你们都知道。”看向桌上的一份文件,老校长又道:“大家都先看看叶惟的荣誉纪录。”

    委员会都往各自面前桌上的相同一份文件看起来,从七年级入学到现在十一年级的所有纪录,叶惟的违规行为真不少,喧哗、不礼貌用语、过火恶作剧、舞会冲突……大事也有两回,去年的喝酒打架,以及现在的暴力伤人。

    而他的荣誉非常耀目,从不挂科,足球二队冠军,热门俱乐部追梦联盟的创始人……电影节甚至以他的名字设立了一个奖项。

    莉莉看到“九年级秋季学期,11月3日,在周一集会喧哗,罚增加5小时墨鱼行动”,双眸一眨,抿了抿嘴。

    过了一会,众人都看完了,老校长向着审议室中间的叶惟说:“惟,你是学校近年的最大骄傲之一,哈佛-西湖以你为荣,但你也让她为你羞愧,因为你做出了非常严重、恶劣、让人失望的事情。对这起事件,你有什么解释?”

    众人的目光都看着叶惟,室里一片安静,学生们期待着什么。

    “我没什么解释。”叶惟辩护的第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皱皱眉,但他并不是轻佻嚣张,十分平和:“这件事的事发原因、经过和结果,都在荣誉纪录里写清楚了。我愿意也需要为我的行为负责,由于我的个人行为而让学校蒙羞,我很对不起。”

    老师们面面相觑,足球队拜布尔教练恨铁不成钢的道:“队长,告诉我们你的想法,为什么发生这种事?”

    今天之前,叶惟就想好了要怎么说,他九成九被开除,但莉莉还要继续在这上学,跟艾丽斯说的话当然不能在这里说。

    “当时我真的愤怒极了,那女人偷窃在先,还说着难听的话,我就是失控了。”他一声叹息,重复了遍“我就是失控了。”

    见叶惟好像不准备给自己辩护,学生们都有些急了,本来就已经很难挽回,viy还这种“我接受被开除”的态度!

    “还有什么吗?”辅导院长阿克塞尔女士问。

    “没什么了。”叶惟说。

    正当审议的气氛僵冷了下去,突然有一把清丽的少女声音响起:“不好意思,我要说几句。”

    众人闻声望去,莉莉-柯林斯,她说着站了起身。大家都知道她和叶惟热恋过,这在学校里太传奇了,她想说什么?

    叶惟的眉头一皱,轻声说:“莉莉,你不需要……”

    “他打的那个女人,多洛丽丝-帕拉克,是我家里的前家庭助理。”莉莉没有理会他,自若的说起来:“她确实偷了一箱东西,是我和叶惟恋爱期间,他送给我的东西。因为这件事,我们有了很大的误会,分手了。在事件的起因上,我可以证实叶惟的真诚。”

    她的话让学生们响起一片低呼。叶惟心情复杂,莉莉,你不喜欢这样的,别勉强自己……我不想要你这种支持……

    莉莉继续说道:“他那一拳,我先不予评价。我想说这里所有人,除了我和他,别人都不会明白。”她眨眨清澈的双眸,“也无法说得清楚。我们的美好,因为别人的一次偷窃,被毁掉了。”

    她扫视众人,“这里,有人正值青春,有人拥有过青春,还有爱情。你们能明白一种情感,刚刚认识时,想着是等他发短信来还是给他发短信,苦恼着要说什么……热恋时,可以聊通宵的电话,什么都说……你们明白。

    我想说,他那一拳,不是暴力犯罪,只是一次不理智的失控,那些就是原因。

    我了解这家伙!”

    莉莉凝眸看着那边沉默的叶惟,“你们也了解这家伙,他不是欺负别人的人,你们能在学校里找到谁说‘我被viy欺负了’、‘我讨厌viy’吗,你们能的,找到几个真正的校霸,那是他欺负的人。”

    “看看这里!”她有点激动的摊手,眼睛在发红,“像他做了什么巨大的错事。不是的,我告诉你们,是我,我跟他说过我要一个道歉,他费了很大的劲找到那女人,傻乎乎的就跑去了。”

    叶惟闭了闭眼,别说了,莉莉……没事的,真的没事。

    “大家认为叶惟会想不到更聪明的处理方式吗?他也许比我们这里哪个人都要聪明。”

    莉莉的话声一顿,“但这就是他,一个英雄。我得提醒大家一个事实,每位英雄都是不理智的!我和他曾经讨论过这个话题。”

    教员们和学生们都认真听着,面露思索的神态。

    “没有一个神智清醒的人会成为英雄!”莉莉看向上方的老师们,真诚自信的说着:“踏上战场的人,冲进暴风雪、大火去救人的人,这些人全是不理智的,因为你很可能明天就是一具死尸了,有什么后果是比死更严重的吗?”

    她摇摇头,“我想没有。可是,英雄还是会不理智地冒着生命危险、顾不上最严重的后果,就出发了,不会想那么多。”

    “什么事情都只考虑自己的人,那是坏蛋!”她的话声有点发颤,快抑不住心中的难过,“只有坏蛋才会时刻理智,才会做什么都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他们是胆小鬼,他们是自私鬼!

    你看到河里有人溺水了,就算你是个游泳教练,你跳下河去救人,你就有了生命危险。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想想你的家人、你的学校、你自己?当一切从理智出发,你是不会去救人的,你不会做一切跟自己利益无关的事。那是我们鼓励的吗?”

    叶惟微笑的看着她……

    听得动容的众人只见莉莉抿嘴摇头,她又道:“我们始终鼓励着个人英雄主义,美国最鼓励个人英雄主义了!为什么我们喜欢英雄?因为坏蛋只是他自己,英雄代表很多,也许是公正,也许是梦想,亲情、友情、爱情……就是没有理智!”

    莉莉高声后又顿了顿,右手指向叶惟,“如果我们拿不理智这个原因去指责他,说他怎么怎么错,那多么可笑啊!那我们是不是要指责其他一切英雄,你死之前怎么不多想想?你死了你家人怎么办?你为什么要救人?为什么要为别人出手?

    如果叶惟的不理智是做了坏事,我会第一个指责他!但他不是,坏蛋不是他,坏蛋是多洛丽丝-帕拉克。

    坏蛋可以为了自己为所欲为,英雄不为自己却要受到这么多的限制?这个世界听上去是属于坏蛋的,这又是什么道理!

    惟,你错了!为什么你要做英雄?为什么!?”

    莉莉望着叶惟,双眸泛着泪光,质问般的道:“做一个普通人,或者做一个坏蛋,你不就一点事都没有吗?你个白痴英雄!”

    “我不知道……”叶惟哂然的说,“我不知道。”

    “当然,你当然不知道,英雄全是白痴!”莉莉的泪眸扫视众人,“但是我们爱这些白痴,我们爱他。因为我们知道,当我们谁受到欺负,他也会为我们而出拳。为我,为你,为一个陌生人,当需要他出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不理智地出手。

    因为英雄不会时刻想着利益,英雄时刻想着牺牲!

    如果谁同意开除他,那是不是鼓励我们事事都以最理智的状态去对待,全部以自己的利益为先?那是什么良心?那是什么荣誉?!我要说,开除叶惟会是个巨大的错误!我们会丧失我们的荣誉,丧失我们的英雄。

    叶惟,他是一个英雄。”

    莉莉忍着哭腔,向众人点点头,歉意的看看叶惟,“我说完了。”

    就在她坐下的同时,审议室里响起了学生代表们热烈的赞同的掌声,教员们也鼓起了掌,叶惟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笑。

    掌声从室内传出走廊,旁听着的所有学生也都纷纷感动地鼓掌,莉莉说得真好!却没有谁喧哗大叫,每个人都十分认真。

    莉莉之后,又有几位学生代表陆续地发言。

    同学互助会的学生会长劳蕾尔-肖恩说道:“我完全同意莉莉-柯林斯说的,这件事不能定义为暴力伤人,是一次失去理智,而具体到原因和情况,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叶惟平时很忙,但他也积极参加同学互助,他为我们带来太多了。”

    “就我个人的情况,惟真的帮了我很多。”学生体育咨询委员会的安得烈-张说,“你们不清楚我七年级的时候是什么样,让我有了很大变化的不是这里哪个老师,是viy,我甚至不是他的好朋友。他带着我参加足球,带我去玩,认识到朋友。他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我不能想象没了他的学校。”

    “莉莉-柯林斯说得对,他会为别人出手,你们都没有我清楚。”同伴辅导会的索拉-沃尔克说,“我们八年级时,他曾经帮我教训过一个人,我就不说是谁了,他盯上了我,经常对我有言语欺凌和一些小欺凌,都是老师帮助不了的。

    我很烦恼,不知道怎么办,惟听说了,他为我堵住那家伙,半吓半揍的教训了对方一顿,不狠,没有别人知道。

    他说这是从《怪胎与书呆》里学到的,如果谁一直缠着欺负你,你去打他一顿,他就不敢惹你了。那家伙从那之后,真的看到我就绕路走,也没有欺负谁,因为viy对他说‘我盯着你了。’他总是帮助别人,却不会到处炫耀,所以大家才尊敬他,叫他波ss!”

    与此同时,走廊上的学生们依然在聚集,越来越多人,很拥挤却秩序井然。

    审议室里一位位学生代表发了言,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学生委员方面全票决定不开除叶惟,但可给予一些社区服务的惩罚。

    教员们都严肃着脸色,交换了文件和想法,作出投票是如此的艰难,一位名片式的、又受同学爱戴的明星学生。

    过了许久,他们的投票结果才到了赫德纳特老校长面前,而老校长自己也已经有了抉择,他像突然老了很多岁,看着这次审议的最终结果,久久都没有说话。

    看见老校长这样,学生们的心都提了上来,刚刚还觉得松了一口气,叶惟会没事……莉莉颦起了双眉,不,不!

    “经过委员会的裁决,这次审议有了结果。”老校长终于说话,“学校决定开除叶惟出校。”

    “不!!!”、“不能开除!”、“这是个错误!”学生代表们都不禁叫喊着起立,唯独莉莉站不起来般呆坐在那里。

    viy被开除了!外面走廊顿时也一片轰然,学生们惊呼声、不满的激动的喊声一片片:“不同意!”、“留下叶惟!!”、“viy!!”

    结果在意料之中,叶惟靠了靠椅背,有点无力地徐徐站起身。

    “肃静!”老校长一声大喊,学生们很快都静了下来,只是每个都满脸不服气,而教员们都一脸难受。

    老校长看着场中的叶惟,大叹了一声,才说道:“我们知道哈佛-西湖失去了怎么样的一个好学生。在我当校长的十几年里,学校开除过一些学生,没有谁比叶惟让我们艰难和痛心。”

    他知道不只是两边的学生代表,走廊有很多人在听,肃着老脸,高声的道:“同学们,这世界有太多分不清楚对错的事情,所以我们才需要法律,学校才需要纪律。不管什么原因,法律就是法律。

    惟的暴力行为,学校零容忍!哈佛-西湖不是某个人的英雄秀舞台,我们有学风和名誉要去维持,我们要有一个态度:暴力行为是绝对不行的。基于这个考虑,并且惟有过严重处分的前科,校方决定开除。

    同学们,在你们为叶惟骄傲的同时,引以为戒。”

    没有人听得进去,所有学生代表此时都满脸通红,叫声又纷纷响起在室内和走廊:“校长,再给他一个机会吧!”、“开除viy绝不是荣誉!”、“他是个英雄!”……

    莉莉按捂着自己的额头,无声的哭泣着,突然止不住地抽噎,望着地板,没有去看任何人。

    “谢谢大家。”这时候,叶惟大声地说话,周围随即变得安静,他看看那边抽泣的莉莉,看看老校长、众人,微笑的道:“莉莉-柯林斯的一番话很动人,但她说少了几句,做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也可以称为牺牲。

    如果我是个英雄,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

    我百分百理解学校的决定,一个人可以当英雄,也可以不当;学校做的是提供客观、良好和严格的环境,让我们自己选择当怎么样的一个人,除了坏人。所以,我自己认为我出拳并没有对错,而学校开除我,是对的。

    成为英雄有很多原因,不理智也有很多原因,正义、同情、道德、拯救……其中一种是愤怒,我这次的不理智是这种。

    我喜欢《蝙蝠侠》的一句台词:愤怒给了你巨大的力量,可一但过头也会毁了你。

    这是我从这件事中获得的最大反省,像校长说的,大家引以为戒吧,谢谢。”

    叶惟说完了,众人却还是一片寂静,学生们都说不出话,教员们都不由叹息。

    莉莉依然撑着额头,双肩颤动,无神的双眸落着泪,没有去看他……

第358章 雨天和星期一    怎么没人接通?

    多伦多,周六的傍晚,上午采购完毕后回家,忙东忙西一下午,妮娜正疑惑的看着手机,本想打给尤尼克问他上了飞机没有,因为他说的是下午3点的航班,算起来该上飞机了。

    总感觉今天有古怪!早上的通话里尤尼克情绪很低沉似的,中午开始短信都不回,是上飞机关手机了吗?

    离晚上11点还有好久,吃晚餐还早,妮娜回到自己房间继续完善环游世界计划,准备今晚拿出一个初始方案给他看看。

    兴致勃勃的编写了一会,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过一看是尤尼克打来的,顿时接通笑道:“宝贝!上飞机了吗?”

    “妮娜……我现在在旧金山,得回去洛杉矶,今天到不了了,我明天再去多伦多。”

    “什么?你怎么在旧金山?”妮娜听不明白,“怎么回事?”

    “今天我去了旧金山……我说的那个老同学是莉莉-柯林斯,我和她以前约会的时候,她家的一个家庭助理偷了我的东西跑了,非常糟糕。我找了她很久,昨天终于找到了,今天,我打了她。我刚从警局出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听到莉莉-柯林斯,妮娜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听到他打人进警局,不禁惊道:“你还好吗?”

    “我还好,保释了,没什么事的。”

    “但怎么回事?你和莉莉-柯林斯?”妮娜搞不清楚状况,秀眉皱起,“你们现在在一起!?”

    “不,她不知道这件事,我自己的主意。”

    “你因为柯林斯的事没来多伦多,跑到旧金山去?是这样么?”妮娜望着电脑屏幕上的环球世界计划文档,心堵了上来,“我们说好了这周末怎么过,我准备了多少……你跑去旧金山打人?”

    “……我慢慢给你解释。”

    妮娜气不打一处来,“我去洛杉矶,明天你给我说清楚。”她挂断通话,把手机重重地啪的放到电脑桌上,啊啊的大喊几声!

    听到这愤怒伤心的喊声的顾小姐冲进了卧室,关切的蹲在旁边看着妮娜。

    “你爸爸是个混蛋!”妮娜向顾小姐怒喊了声,起身快步走去,一下扑到床上不起,“如果那混蛋再骗我……他死定了……”

    ……

    “viy的新含义:violate-yegg”《国家询问者报》

    “神童叶惟旧金山袭击情侣,将执导《黑暗崛起》?”英国《每日邮报》

    “惟哥打人被捕!”新浪网

    叶惟暴力伤人一事在全球媒体上迅速发酵,主流、娱乐或八卦都在关注。

    而早在周六晚上,叶惟的发言人莱斯利-达特向媒体们做了官方回应:“多洛丽丝是一个前明星家庭助理,她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偷了惟的一箱重要物品,酿成了严重的恶果。惟也是最近才得知真相,今天是想找多洛丽丝谈谈,要个道歉,没想到对方言语恶劣,她的男朋友甚至是侮辱咒骂,惟失控了。”

    多洛丽丝方面则告诉媒体们:“那不是真的,我没有偷东西,叶惟冤枉了我,他是拿我撒气。”

    叶惟就读的名校哈佛-西湖也已经官方发言,说这起事情让人震惊和遗憾,学校不会包庇罪犯,叶惟将面临严正的处分。

    影迷粉丝们真的是震惊!

    ……

    洛杉矶,星期天的上午九点,叶惟来到lax接机,戴上了球帽和墨镜。在繁忙的候机楼大厅内等了一会,就见到妮娜和陪同前来的米哈埃拉的身影。妮娜一身时尚的冬装,柔顺的黑色长发瀑布般披垂,右手挽着个格子手袋,脸容上面无表情。

    “米拉,妮娜。”叶惟走到两人跟前,去牵妮娜的手。

    “你们聊吧,我自己安排。”米哈埃拉和叶惟已经通话过了,她有些没好气,关键是妮娜的想法,“保持联系。”

    米哈埃拉走开了,而妮娜猛一下甩开叶惟的手,“别碰我。你的拘留照真帅,一拳打晕别人,真厉害。”她的话声满是讽刺。

    候机楼不是谈话的地方,叶惟自嘲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妮娜也没说话,沉着脸大步走去。

    很快,两人到了候机楼外的停车场,没发现有狗仔队的摄影闪光,上了大众车,叶惟边开车边喊道:“出发,迪士尼乐园!”

    “你不准备说清楚?”副驾上的妮娜瞪向他,棕眸闪烁着厉色,“你当我是傻子?”

    “先去迪斯尼乐园玩一个上午,下午再说好不?”叶惟话音未落,妮娜就扭身要去抢方向盘,他连忙大叫:“嘿!行,我们去酒店。”他又故作轻松的一笑,“这小半年来我们每次见面,都是从吵架开始的,不过最后总会没事。”

    妮娜没有说话,像在抵制他。

    当下,叶惟开着车到了就在机场附近的威斯汀酒店,真不喜欢在这种地方谈这种话,却没有哪里更适合的了。

    在大堂开了个未被预定的最贵的高楼层豪华套房,两人并不避忌地一同出入。当来到豪华光鲜的套房,叶惟立即哇的一声,走向阳台那边,妮娜突然一声暴喊:“你有什么不能说的!?”

    “没有,我会全部告诉你。”叶惟温柔的说,转身走向饮品机,“咖啡还是茶?”

    妮娜抓着大号床上的枕头就扔去,寒冷道:“尤尼克,去年我就说过,不要再骗我!我不喜欢别人骗我,尤其是我的男朋友。”她的嘴唇微颤,“老同学?你就不敢说是莉莉-柯林斯?如果不是你失控打人,那我是不是永远不会知道?认真告诉我!”

    “我只是不想气氛那么紧张,我们可以轻松的说这事,因为真没有多严重。”叶惟把枕头放回去,走去要搂吻她。

    “别碰我!”妮娜一下推开他,“对我很严重,很严重,很严重!”她几乎就哭了出来,“我男朋友在别的城市打人,为了他的前女友,这是什么事啊……”

    叶惟皱起眉头,呼出一口气,往床边坐下,“你先听我说完,你知道我和莉莉的曾经,去年7月我们分手了。不只是因为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事,还因为这个助理。”他把事情的缘由说出,今年8月时解开了误会,他寻找多洛丽丝,然后是昨天的事。

    妮娜听得浑身直发颤,气息沉重了起来,漂亮的脸蛋没了神光,“你说……因为你误会了柯林斯,你才和我在一起?”

    “不是!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叶惟以最真诚的态度回答她,“你拯救了我。”

    “那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妮娜的泪珠在眼眶打转,手足无措的徘徊,“8月到现在多久了,你不告诉我?我明白了……!为什么莉莉-柯林斯那样看我,像我是个闲人,一个傻子,她在嘲笑我……”

    “没有人嘲笑你。”叶惟急忙安慰,“我不告诉你是因为这件事太过诡异,我不想你胡想,而且我们是异地恋,你知道了很容易会疑心我这边,这只有坏影响。我和莉莉不管为什么分手,都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这叫过去了?”妮娜忍着什么忍得贝齿都在打格,“不想我搬来洛杉矶的真相原因是这个吗?我是你多伦多的女朋友,柯林斯是你洛杉矶的女朋友!?”

    “不是……”叶惟无力的躺倒床上,又坐起来,“相信我,不是的!我和莉莉虽然没了误会,但并没有什么来往,只有有时候的偶遇,因为工作、节日等非常偶尔的电话,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妮娜沉默着摇头,双眸黯淡中生着怒火,“我再也不相信你,你是个骗子,莉莉-柯林斯是个婊-子!你们都是混蛋!!”

    叶惟站了起身,话声不由高了点:“妮娜!莉莉是个善良的女孩,像你一样。我们的事情里,莉莉没有做错什么,从来没有,也像你一样!”他呼了又一口气,“昨天我和她谈过,我们决定不再来往,普通朋友也不了,就是觉得不适合。”

    “为什么不适合?”妮娜冷笑,看他还在急着为柯林斯辩护,心头喘不过气来,“你和我分手,不就适合了吗?”

    “嘘,别说那个词。”叶惟把她搂入怀中,重重地搂着,脸庞贴着她的秀发,“我愿意永远这样抱着你。”

    “因为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让你很爽是吗?”妮娜颤声。

    “每个人都由身体和心灵组成,我当然爱你的身体,我爱你的全部。”叶惟亲吻她的额头,“你就是这么可爱。”

    “不是这一回,甜言蜜语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她啜泣了起来:“我明白了,我有多蠢都明白了,我相信你和柯林斯没有偷情,你不是这种人,我知道你没有,但你爱着她!尤尼克,你爱她!”

    叶惟有几秒的沉默,“妮娜,我爱你。”

    这几秒沉默,让妮娜突然激动万分:“不是你爱不爱我,是你爱着莉莉-柯林斯!!!”她挣扎地推开他,抓狂地甩手,“如果我们分手了,你立即就会和她又在一起,对不!因为你爱她,你为她出拳打人,为了她你宁愿毁掉自己,你宁愿不去多伦多!”

    她的脸容已是落满泪水,巨大的痛苦淹没着整个世界,“我给你发照片,我等着你,我是你女朋友,你都不去多伦多……”

    “正因为你是我女朋友,我才先去旧金山解决掉那件事,我们有的是时间!”叶惟忙说,“妮娜,你知道的,我会为你做一切的事!谁敢欺负你,我会杀人。”

    “那我要你去死!你去吗!?”妮娜一通大吼。叶惟认真说:“假如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我绝对会把我的木板给你。”妮娜越听越吼得疯狂:“你爱着莉莉-柯林斯,你爱她,你爱她,你爱她,承认啊,你不爱她?你告诉我!你爱她!”

    叶惟侧了侧头,望向别处,又看回她,艰难的沉声道:“莉莉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和特殊的一个人,我在乎她,我爱你。”

    妮娜的双眸一凝,突然往阳台走去,拿出手机按动起来。今天的天气不好,天空一片灰蒙,像快要下雨。

    “怎么?”叶惟疑惑,有股不好的感觉,连忙跑上去拉住她,“妮娜?”

    妮娜抬起手机往耳朵听去,就怒喊道:“莉莉-柯林斯,你是个婊-子!!!”

    “不!!”叶惟失声,又惊又急地要抢她的手机,“妮娜!!”

    “婊-子,你去死!!!”妮娜又一声大喊,看着他满脸通红,看着他满头的冷汗,她哈哈笑了,“看看你,多紧张她。”

    叶惟紧张的望着那手机,“你没有真打给她对吧?”妮娜向他展示手机屏幕,显示着通话已结束,真打给了莉莉。叶惟一瞬间几乎疯掉,“全是我的错!莉莉都不想理我,这件事已经给她造成很大的困扰……妮娜,莉莉有很大的心理创伤,别这样做。”

    “看看你。”妮娜连连的发笑,泪水在汹涌,“看看你。”

    “我们等下再说。”叶惟挡着阳台方向,立即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莉莉,嘟了两声接通了,他道歉道:“莉莉,很对不起,我和妮娜因为昨天的事在吵架,她很激动,但她没有恶意的……”

    “你是个婊-子!”妮娜突然又是大喊,“这混蛋是我的男朋友,只有我能操他,你个婊-子!”

    “对不起!别在意,会好的,不打扰你了。”叶惟沉声,手机传出了莉莉死水般的声音:“没什么,我理解她,再见。”

    叶惟结束了通话,并没有责怪妮娜的失控,只是……心痛得快炸开,徐徐的把手机放回衣袋,依然说不出什么,最后叹息道:“我认识的爱的妮可莉娜-康斯坦丁诺娃-杜波夫是个善良热情的女孩,我知道的……”

    “哈哈哈!”妮娜笑得更大声,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挽动着头发,“真是个笑话。你以为自己是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想说什么,你对我很失望!?我拿不到金牌,我不聪明,我不爱读书,我不懂电影,我骂了莉莉-柯林斯,你很失望?”

    “我是说我知道你气坏了。”叶惟温柔着话。

    “你,对我很失望!?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妮娜举起双手,张大嘴巴,像头野兽般冲他吼道:“你以为我没有其他男生喜欢吗?你以为自己有些成绩就可以控制我吗?我和你在一起是你赚了,不是我!我随时都可以找到一群比你好的男朋友,什么类型都可以,你算什么,你只是个亚裔男生!!!”

    叶惟深吸了一口气,皱起了眉头,绷紧了脸庞,“妮娜……”

    “为什么?!为什么总有些傻子以为自己很重要,一个、两个都这样,每次要分手都以为自己是个大人物!”

    妮娜满脸的嘲笑,“我最开始答应跟你约会,是因为见你可怜,一个中国落后农村来的书呆子,像只熊猫有点新鲜,反正那时候我正好单身,施舍一下你,当做好事而已。你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今天我就能找到一个新男朋友,谁要你啊!?”

    她浑身在颤抖,“viy,我不需要你!我不是你的宠物!带着你的甜言蜜语、你的环游世界计划滚蛋去吧,我不需要你!!!”

    “呼……”叶惟想说什么,却只能长长地一叹。

    “我不是好运!我说了无数遍,我不是好运!”妮娜落着泪,眸光凶厉,喊声沙哑:“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我一样能出人头地,我一样能成为大明星!”

    “没有人说你是好运。”叶惟的声音也有点沙,“我一向都认为,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不比任何人差。我从来没觉得自己高于你,我只是在乎你,我尽力爱护你……”

    “闭嘴吧!”妮娜大喊,“你让我想呕!去吧,去找莉莉-柯林斯吧,我正式告诉你,我们完了,不是你甩我,是我甩你!”

    她抿紧了颤抖的嘴巴,转身要往套房外面走去。

    叶惟跑去挡住门口方向,张开双手地拦着她。

    “想打我?那就打啊!”妮娜大叫,“你不是喜欢打人吗,不是会功夫吗,打我啊!”

    “我是爱莉莉。”叶惟突然说,平静、坦诚、真挚:“也许我永远都爱她。但我再一次告诉你,分手之后,我和她恪守着朋友的界限。我不希望你误会了一个好女孩,更不希望你多了一份莫名的仇恨心。还有,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你说那些话有什么用,一年多了,我们还不够清楚?我们是个整体。别傻了。”

    妮娜骤然痛哭了出声,扑到他身上,紧紧地抱着他,哭声从他怀中怀出:“我们不再是个整体了……我不要一个爱着别人的男朋友……我们完了……尤尼克,我们完了……”

    “妮娜。”叶惟搂着她的背,抚着她的秀发,第一次如此的痛恨自己,“我会努力赢回你。如果我做不到,别因为我而做任何的蠢事好吗?跳过那个阶段,好好地生活。所有的这一切,我很对不起,是我搞砸了,原谅我。”

    “不,不……我,我不会原谅你,因为我爱你……”妮娜猛地推开他,奔向房门打开出去了,有破碎的泪珠飘洒在空中。

    叶惟敛着双目,一边跟上去,一边拿出手机打给米哈埃拉。

    ※※

    2004年10月,初秋的多伦多,悬崖公园。

    天空下着淅淅的细雨,色彩斑斓的树林路上,少年一手搂着少女的肩膀,一手举着米黄色的夹克为她遮雨,谈笑着奔走回家。

    “我想起了一首流行摇滚。”少年说道。

    “你也喜欢摇滚?”少女笑呼,有点惊奇,“什么歌?”

    少年笑道:“当然,卡朋特的歌《rainy-days-and-摸ndays》,我还会唱。”少女苦思的样子,却想不起来:“卡朋特?好像听说过,又好像没有……我不太清楚。”

    “我唱唱你就知道了。”少年说着轻唱了起来。少女微笑的看着他,聆听着这一首深情的雨中曲:

    “自言自语,感到自己老了

    有时候真想放弃

    做什么都不对劲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我现在的所有都只会唤来忧郁

    没什么真的很糟糕

    只是感觉我不属于这里

    四处闲逛

    像个孤独的小丑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有趣的是我似乎总是和你一起在这里

    我很高兴知道有人爱我

    滑稽但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去找一位钟爱我的人

    我感到有什么到来了,有什么过去了

    没必要说出来

    我们知道这都关干什么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滑稽但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去找一位钟爱我的人

    我感到有什么到来了,有什么过去了

    没必要说出来

    我们知道这都关干什么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

    我低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