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怎么没人接通?

    多伦多,周六的傍晚,上午采购完毕后回家,忙东忙西一下午,妮娜正疑惑的看着手机,本想打给尤尼克问他上了飞机没有,因为他说的是下午3点的航班,算起来该上飞机了。

    总感觉今天有古怪!早上的通话里尤尼克情绪很低沉似的,中午开始短信都不回,是上飞机关手机了吗?

    离晚上11点还有好久,吃晚餐还早,妮娜回到自己房间继续完善环游世界计划,准备今晚拿出一个初始方案给他看看。

    兴致勃勃的编写了一会,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过一看是尤尼克打来的,顿时接通笑道:“宝贝!上飞机了吗?”

    “妮娜……我现在在旧金山,得回去洛杉矶,今天到不了了,我明天再去多伦多。”

    “什么?你怎么在旧金山?”妮娜听不明白,“怎么回事?”

    “今天我去了旧金山……我说的那个老同学是莉莉-柯林斯,我和她以前约会的时候,她家的一个家庭助理偷了我的东西跑了,非常糟糕。我找了她很久,昨天终于找到了,今天,我打了她。我刚从警局出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听到莉莉-柯林斯,妮娜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听到他打人进警局,不禁惊道:“你还好吗?”

    “我还好,保释了,没什么事的。”

    “但怎么回事?你和莉莉-柯林斯?”妮娜搞不清楚状况,秀眉皱起,“你们现在在一起!?”

    “不,她不知道这件事,我自己的主意。”

    “你因为柯林斯的事没来多伦多,跑到旧金山去?是这样么?”妮娜望着电脑屏幕上的环球世界计划文档,心堵了上来,“我们说好了这周末怎么过,我准备了多少……你跑去旧金山打人?”

    “……我慢慢给你解释。”

    妮娜气不打一处来,“我去洛杉矶,明天你给我说清楚。”她挂断通话,把手机重重地啪的放到电脑桌上,啊啊的大喊几声!

    听到这愤怒伤心的喊声的顾小姐冲进了卧室,关切的蹲在旁边看着妮娜。

    “你爸爸是个混蛋!”妮娜向顾小姐怒喊了声,起身快步走去,一下扑到床上不起,“如果那混蛋再骗我……他死定了……”

    ……

    “viy的新含义:violate-yegg”《国家询问者报》

    “神童叶惟旧金山袭击情侣,将执导《黑暗崛起》?”英国《每日邮报》

    “惟哥打人被捕!”新浪网

    叶惟暴力伤人一事在全球媒体上迅速发酵,主流、娱乐或八卦都在关注。

    而早在周六晚上,叶惟的发言人莱斯利-达特向媒体们做了官方回应:“多洛丽丝是一个前明星家庭助理,她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偷了惟的一箱重要物品,酿成了严重的恶果。惟也是最近才得知真相,今天是想找多洛丽丝谈谈,要个道歉,没想到对方言语恶劣,她的男朋友甚至是侮辱咒骂,惟失控了。”

    多洛丽丝方面则告诉媒体们:“那不是真的,我没有偷东西,叶惟冤枉了我,他是拿我撒气。”

    叶惟就读的名校哈佛-西湖也已经官方发言,说这起事情让人震惊和遗憾,学校不会包庇罪犯,叶惟将面临严正的处分。

    影迷粉丝们真的是震惊!

    ……

    洛杉矶,星期天的上午九点,叶惟来到lax接机,戴上了球帽和墨镜。在繁忙的候机楼大厅内等了一会,就见到妮娜和陪同前来的米哈埃拉的身影。妮娜一身时尚的冬装,柔顺的黑色长发瀑布般披垂,右手挽着个格子手袋,脸容上面无表情。

    “米拉,妮娜。”叶惟走到两人跟前,去牵妮娜的手。

    “你们聊吧,我自己安排。”米哈埃拉和叶惟已经通话过了,她有些没好气,关键是妮娜的想法,“保持联系。”

    米哈埃拉走开了,而妮娜猛一下甩开叶惟的手,“别碰我。你的拘留照真帅,一拳打晕别人,真厉害。”她的话声满是讽刺。

    候机楼不是谈话的地方,叶惟自嘲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妮娜也没说话,沉着脸大步走去。

    很快,两人到了候机楼外的停车场,没发现有狗仔队的摄影闪光,上了大众车,叶惟边开车边喊道:“出发,迪士尼乐园!”

    “你不准备说清楚?”副驾上的妮娜瞪向他,棕眸闪烁着厉色,“你当我是傻子?”

    “先去迪斯尼乐园玩一个上午,下午再说好不?”叶惟话音未落,妮娜就扭身要去抢方向盘,他连忙大叫:“嘿!行,我们去酒店。”他又故作轻松的一笑,“这小半年来我们每次见面,都是从吵架开始的,不过最后总会没事。”

    妮娜没有说话,像在抵制他。

    当下,叶惟开着车到了就在机场附近的威斯汀酒店,真不喜欢在这种地方谈这种话,却没有哪里更适合的了。

    在大堂开了个未被预定的最贵的高楼层豪华套房,两人并不避忌地一同出入。当来到豪华光鲜的套房,叶惟立即哇的一声,走向阳台那边,妮娜突然一声暴喊:“你有什么不能说的!?”

    “没有,我会全部告诉你。”叶惟温柔的说,转身走向饮品机,“咖啡还是茶?”

    妮娜抓着大号床上的枕头就扔去,寒冷道:“尤尼克,去年我就说过,不要再骗我!我不喜欢别人骗我,尤其是我的男朋友。”她的嘴唇微颤,“老同学?你就不敢说是莉莉-柯林斯?如果不是你失控打人,那我是不是永远不会知道?认真告诉我!”

    “我只是不想气氛那么紧张,我们可以轻松的说这事,因为真没有多严重。”叶惟把枕头放回去,走去要搂吻她。

    “别碰我!”妮娜一下推开他,“对我很严重,很严重,很严重!”她几乎就哭了出来,“我男朋友在别的城市打人,为了他的前女友,这是什么事啊……”

    叶惟皱起眉头,呼出一口气,往床边坐下,“你先听我说完,你知道我和莉莉的曾经,去年7月我们分手了。不只是因为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事,还因为这个助理。”他把事情的缘由说出,今年8月时解开了误会,他寻找多洛丽丝,然后是昨天的事。

    妮娜听得浑身直发颤,气息沉重了起来,漂亮的脸蛋没了神光,“你说……因为你误会了柯林斯,你才和我在一起?”

    “不是!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叶惟以最真诚的态度回答她,“你拯救了我。”

    “那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妮娜的泪珠在眼眶打转,手足无措的徘徊,“8月到现在多久了,你不告诉我?我明白了……!为什么莉莉-柯林斯那样看我,像我是个闲人,一个傻子,她在嘲笑我……”

    “没有人嘲笑你。”叶惟急忙安慰,“我不告诉你是因为这件事太过诡异,我不想你胡想,而且我们是异地恋,你知道了很容易会疑心我这边,这只有坏影响。我和莉莉不管为什么分手,都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这叫过去了?”妮娜忍着什么忍得贝齿都在打格,“不想我搬来洛杉矶的真相原因是这个吗?我是你多伦多的女朋友,柯林斯是你洛杉矶的女朋友!?”

    “不是……”叶惟无力的躺倒床上,又坐起来,“相信我,不是的!我和莉莉虽然没了误会,但并没有什么来往,只有有时候的偶遇,因为工作、节日等非常偶尔的电话,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妮娜沉默着摇头,双眸黯淡中生着怒火,“我再也不相信你,你是个骗子,莉莉-柯林斯是个婊-子!你们都是混蛋!!”

    叶惟站了起身,话声不由高了点:“妮娜!莉莉是个善良的女孩,像你一样。我们的事情里,莉莉没有做错什么,从来没有,也像你一样!”他呼了又一口气,“昨天我和她谈过,我们决定不再来往,普通朋友也不了,就是觉得不适合。”

    “为什么不适合?”妮娜冷笑,看他还在急着为柯林斯辩护,心头喘不过气来,“你和我分手,不就适合了吗?”

    “嘘,别说那个词。”叶惟把她搂入怀中,重重地搂着,脸庞贴着她的秀发,“我愿意永远这样抱着你。”

    “因为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让你很爽是吗?”妮娜颤声。

    “每个人都由身体和心灵组成,我当然爱你的身体,我爱你的全部。”叶惟亲吻她的额头,“你就是这么可爱。”

    “不是这一回,甜言蜜语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她啜泣了起来:“我明白了,我有多蠢都明白了,我相信你和柯林斯没有偷情,你不是这种人,我知道你没有,但你爱着她!尤尼克,你爱她!”

    叶惟有几秒的沉默,“妮娜,我爱你。”

    这几秒沉默,让妮娜突然激动万分:“不是你爱不爱我,是你爱着莉莉-柯林斯!!!”她挣扎地推开他,抓狂地甩手,“如果我们分手了,你立即就会和她又在一起,对不!因为你爱她,你为她出拳打人,为了她你宁愿毁掉自己,你宁愿不去多伦多!”

    她的脸容已是落满泪水,巨大的痛苦淹没着整个世界,“我给你发照片,我等着你,我是你女朋友,你都不去多伦多……”

    “正因为你是我女朋友,我才先去旧金山解决掉那件事,我们有的是时间!”叶惟忙说,“妮娜,你知道的,我会为你做一切的事!谁敢欺负你,我会杀人。”

    “那我要你去死!你去吗!?”妮娜一通大吼。叶惟认真说:“假如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我绝对会把我的木板给你。”妮娜越听越吼得疯狂:“你爱着莉莉-柯林斯,你爱她,你爱她,你爱她,承认啊,你不爱她?你告诉我!你爱她!”

    叶惟侧了侧头,望向别处,又看回她,艰难的沉声道:“莉莉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和特殊的一个人,我在乎她,我爱你。”

    妮娜的双眸一凝,突然往阳台走去,拿出手机按动起来。今天的天气不好,天空一片灰蒙,像快要下雨。

    “怎么?”叶惟疑惑,有股不好的感觉,连忙跑上去拉住她,“妮娜?”

    妮娜抬起手机往耳朵听去,就怒喊道:“莉莉-柯林斯,你是个婊-子!!!”

    “不!!”叶惟失声,又惊又急地要抢她的手机,“妮娜!!”

    “婊-子,你去死!!!”妮娜又一声大喊,看着他满脸通红,看着他满头的冷汗,她哈哈笑了,“看看你,多紧张她。”

    叶惟紧张的望着那手机,“你没有真打给她对吧?”妮娜向他展示手机屏幕,显示着通话已结束,真打给了莉莉。叶惟一瞬间几乎疯掉,“全是我的错!莉莉都不想理我,这件事已经给她造成很大的困扰……妮娜,莉莉有很大的心理创伤,别这样做。”

    “看看你。”妮娜连连的发笑,泪水在汹涌,“看看你。”

    “我们等下再说。”叶惟挡着阳台方向,立即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莉莉,嘟了两声接通了,他道歉道:“莉莉,很对不起,我和妮娜因为昨天的事在吵架,她很激动,但她没有恶意的……”

    “你是个婊-子!”妮娜突然又是大喊,“这混蛋是我的男朋友,只有我能操他,你个婊-子!”

    “对不起!别在意,会好的,不打扰你了。”叶惟沉声,手机传出了莉莉死水般的声音:“没什么,我理解她,再见。”

    叶惟结束了通话,并没有责怪妮娜的失控,只是……心痛得快炸开,徐徐的把手机放回衣袋,依然说不出什么,最后叹息道:“我认识的爱的妮可莉娜-康斯坦丁诺娃-杜波夫是个善良热情的女孩,我知道的……”

    “哈哈哈!”妮娜笑得更大声,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挽动着头发,“真是个笑话。你以为自己是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想说什么,你对我很失望!?我拿不到金牌,我不聪明,我不爱读书,我不懂电影,我骂了莉莉-柯林斯,你很失望?”

    “我是说我知道你气坏了。”叶惟温柔着话。

    “你,对我很失望!?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妮娜举起双手,张大嘴巴,像头野兽般冲他吼道:“你以为我没有其他男生喜欢吗?你以为自己有些成绩就可以控制我吗?我和你在一起是你赚了,不是我!我随时都可以找到一群比你好的男朋友,什么类型都可以,你算什么,你只是个亚裔男生!!!”

    叶惟深吸了一口气,皱起了眉头,绷紧了脸庞,“妮娜……”

    “为什么?!为什么总有些傻子以为自己很重要,一个、两个都这样,每次要分手都以为自己是个大人物!”

    妮娜满脸的嘲笑,“我最开始答应跟你约会,是因为见你可怜,一个中国落后农村来的书呆子,像只熊猫有点新鲜,反正那时候我正好单身,施舍一下你,当做好事而已。你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今天我就能找到一个新男朋友,谁要你啊!?”

    她浑身在颤抖,“viy,我不需要你!我不是你的宠物!带着你的甜言蜜语、你的环游世界计划滚蛋去吧,我不需要你!!!”

    “呼……”叶惟想说什么,却只能长长地一叹。

    “我不是好运!我说了无数遍,我不是好运!”妮娜落着泪,眸光凶厉,喊声沙哑:“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我一样能出人头地,我一样能成为大明星!”

    “没有人说你是好运。”叶惟的声音也有点沙,“我一向都认为,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不比任何人差。我从来没觉得自己高于你,我只是在乎你,我尽力爱护你……”

    “闭嘴吧!”妮娜大喊,“你让我想呕!去吧,去找莉莉-柯林斯吧,我正式告诉你,我们完了,不是你甩我,是我甩你!”

    她抿紧了颤抖的嘴巴,转身要往套房外面走去。

    叶惟跑去挡住门口方向,张开双手地拦着她。

    “想打我?那就打啊!”妮娜大叫,“你不是喜欢打人吗,不是会功夫吗,打我啊!”

    “我是爱莉莉。”叶惟突然说,平静、坦诚、真挚:“也许我永远都爱她。但我再一次告诉你,分手之后,我和她恪守着朋友的界限。我不希望你误会了一个好女孩,更不希望你多了一份莫名的仇恨心。还有,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你说那些话有什么用,一年多了,我们还不够清楚?我们是个整体。别傻了。”

    妮娜骤然痛哭了出声,扑到他身上,紧紧地抱着他,哭声从他怀中怀出:“我们不再是个整体了……我不要一个爱着别人的男朋友……我们完了……尤尼克,我们完了……”

    “妮娜。”叶惟搂着她的背,抚着她的秀发,第一次如此的痛恨自己,“我会努力赢回你。如果我做不到,别因为我而做任何的蠢事好吗?跳过那个阶段,好好地生活。所有的这一切,我很对不起,是我搞砸了,原谅我。”

    “不,不……我,我不会原谅你,因为我爱你……”妮娜猛地推开他,奔向房门打开出去了,有破碎的泪珠飘洒在空中。

    叶惟敛着双目,一边跟上去,一边拿出手机打给米哈埃拉。

    ※※

    2004年10月,初秋的多伦多,悬崖公园。

    天空下着淅淅的细雨,色彩斑斓的树林路上,少年一手搂着少女的肩膀,一手举着米黄色的夹克为她遮雨,谈笑着奔走回家。

    “我想起了一首流行摇滚。”少年说道。

    “你也喜欢摇滚?”少女笑呼,有点惊奇,“什么歌?”

    少年笑道:“当然,卡朋特的歌《rainy-days-and-摸ndays》,我还会唱。”少女苦思的样子,却想不起来:“卡朋特?好像听说过,又好像没有……我不太清楚。”

    “我唱唱你就知道了。”少年说着轻唱了起来。少女微笑的看着他,聆听着这一首深情的雨中曲:

    “自言自语,感到自己老了

    有时候真想放弃

    做什么都不对劲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我现在的所有都只会唤来忧郁

    没什么真的很糟糕

    只是感觉我不属于这里

    四处闲逛

    像个孤独的小丑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有趣的是我似乎总是和你一起在这里

    我很高兴知道有人爱我

    滑稽但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去找一位钟爱我的人

    我感到有什么到来了,有什么过去了

    没必要说出来

    我们知道这都关干什么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滑稽但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去找一位钟爱我的人

    我感到有什么到来了,有什么过去了

    没必要说出来

    我们知道这都关干什么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四处闲逛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

    我低落”

第357章 海明威是个混蛋    夜空下,叶惟正要上车离开校园,心情十分凌乱,刚打开车门,私人手机来了电话。他拿出一看来电人是吉尔-塔沃曼,怎么会这么巧?一边接通,一边看看周围,感觉塔沃曼或谁就在附近。

    “你好,女士。哦……好的,可以,我这就过去。”

    塔沃曼说见个面谈谈这件事,叶惟应下了,当即开车前往塔沃曼说的见面地点,就位于比弗利山庄区的一栋住宅。

    不远,不用十分钟就到了,应该是塔沃曼的物业,环境很幽雅,但前院不像有经常打理。叶惟往院落停好车,只见塔沃曼站在这红顶白墙的一层式住宅的正门边,他走过去,“晚上好,女士。”

    “晚上好。”塔沃曼微微点头,带着他走到屋内的客厅,“咖啡还是茶?”

    “清水就行了。”叶惟往布艺沙发坐下,看了看简洁雅致的周围,茶几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几叠文件。

    塔沃曼走去开放式厨房倒了一杯清水,走来递给他,往对面沙发坐下,“我不评价你这件事怎么样,因为你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她仍有风韵的中老脸庞升起了愁云,“你在害莉莉变成一个精神病人。”

    叶惟怔了怔,往水杯抿了一口,凉凉的水渗入心脾,倏地一股寒意,“我不认为会,莉莉不会的……”

    “莉莉不知道我们这次谈话,绝对不要让她知道。”塔沃曼说着一叹,“你对adhd了解多少?”

    “adhd?你是说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叶惟皱起眉头,更感到有什么不好,“在我小时候,我父母怀疑我有adhd,就带我去做检查。结果医生说‘把他带回去,他不是尼奥,他只是太顽皮了。’顺便说一下,我几乎把那办公室拆了。听说天才都有adhd,我爸爸听到我不是的时候,他真的很失望,像‘我儿子居然没有adhd’。”

    他的说笑没有让气氛变轻松,塔沃曼的严肃纹丝不减,“你说的是phi型,易冲动,多动,暴躁;还有pi型,走神、发呆、焦虑不安;还有混合型,什么症状都有。如果你当年是以dsm-iii-r的严格标准来诊断,是会没有adhd;如果你以现今宽松的标准诊断,今天的你就是个adhd-phi型患者。”

    “女士,我不太明白……”叶惟疑道,讽刺?又不像。

    “莉莉患有混合型adhd,从她四岁就开始了。”塔沃曼的神情掩不住心中的难过。

    “什么?”叶惟愣住,莉莉?adhd?不由都说上全称:“莉莉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

    开玩笑吗?别说相信了,他此时满是荒谬的感觉,就像有人说“哥斯拉最喜欢禅定”,太荒诞了,莉莉是英国和美国的完美结合,她优雅,她酷,她温淑,她灵动……就是跟adhd扯不上关系。

    “你一定在开玩笑对吧……”他错愕的笑了,自己也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和察觉,怎么会?

    “没有妈妈会开这种玩笑。”塔沃曼的话语充满自责:“我和菲尔害的她,她曾经是那么健康快乐的一个孩子……你知道莉莉多大上了第一次杂志封面吗?”

    叶惟摇摇头:“我不知道。”

    “刚出生后。”塔沃曼打开了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为这个面谈早有准备,她在鼠标区拖点了几下,“你看看。”

    叶惟望向转过来的电脑屏幕,只见打开着一张图片,顿时哈的一声:“真可爱。”

    这是张温馨的近景摄像照,左边是金发的塔沃曼,她身着淡蓝色产服,右边是黑发的菲尔-柯林斯,浅青色衬衣,他搂着塔沃曼,而塔沃曼双手抱着个小婴儿,那么小,被被塔沃曼完全抱在臂弯之中,莉莉。

    她穿着新生儿的粉白衣服,左脚踝上系着个医院编牌,她双目紧闭,好像不情愿似的,眉毛浅浅,一头浓密的黑棕头发。

    塔沃曼露齿笑得开心,菲尔抿嘴笑着也很神气,看上去非常幸福。

    “莉莉真可爱。女士,你年轻时也真迷人,菲尔是有多幸运……”叶惟说着停住,“我以前没看过这照片。”

    “这张照片是菲尔的主意,当时被媒体大众批评了一顿,认为这样不适合,没保护好孩子的隐私。”塔沃曼有点追忆,“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爱、信任、崇拜着菲尔,他的主意就是好主意,我也不介意让全世界看到我们的幸福。”

    她又一叹:“没人问过莉莉想什么。这就是莉莉-柯林斯,一个摇滚巨星的女儿,从她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她就活在聚光灯之中,每个人都可以对她评头论足。莉莉,她从小就承受了太多超过她可以承受的压力……”

    叶惟默然地听着塔沃曼的讲述,她从莉莉出生说起,曾经有多快乐,几岁就跟着菲尔世界巡回演唱、客串《成长的烦恼》、媒体大众的宠儿、父母的宝贝……然后像电影的第一幕结束,转折点是父母离婚。

    而且是闹得非常难看的“传真离婚”,恩爱的父母突然互相背叛、欺骗、咒骂,全世界看着。

    “我真不清楚……”叶惟喃喃,“我没有去了解过。”他以为离婚就是离婚了,没怎么了解过“传真离婚”的过程,不知道这对莉莉的伤害能有多大。

    “不用了解你也知道《太阳报》那些小报有多么无耻。”塔沃曼都不愿回忆,“他们不会因为莉莉才四岁就放过她,每一天,一大群狗仔队追着她拍照,想着办法制造新闻。我不知道莉莉受到多大的精神创伤,但她因此有了adhd。”

    塔沃曼捂了捂发红的鼻子,饮了饮水,才继续道:“菲尔想了个主意,我们自己发布她的官方照片,请那些狗仔队收手。行不通。那段时间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折磨。可是我把传真给了他们,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是位母亲,为了莉莉,我不择手段。”

    她的双目闪过厉光,“我不告诉你多洛丽丝的下落,不是我怕事,我是为了莉莉。你应该相信我。”

    “……”叶惟说不了什么。

    塔沃曼继续刚才的讲述,莉莉的变化,从快乐小孩成了个忧郁孩子,搬到美国洛杉矶,融入新环境的艰难,一直对adhd的治疗,青春期开始停药,和他的恋爱,一度完全好了,然后分手,像电影的第二幕结束。

    第三幕是近一年来的折腾,暂时的结局是最近adhd复发。

    塔沃曼一边说,一边用笔记本电脑展示着一些旧图片和资料。

    叶惟没有插半句话,全神贯注的听着,越听越感受到莉莉的苦恼,当听到菲尔又要离婚,心头一下揪了起来,不禁怒骂:“又一次!?去年马修才出生。他真够可以……”

    “‘话题王’菲尔-柯林斯这几年已经算消停了。”塔沃曼嘲然的摇头一笑,向叶惟展示了一系列的图片,有照片有新闻旧照,都是菲尔-柯林斯的往事,有莉莉出生前的,也有她成长过程的。

    摇滚巨星毕竟是摇滚巨星,就算“小猫王”是抒情摇滚,也是那么放荡不羁、桀骜不逊。

    叶惟看着这老头年青时代赤上身、竖中指等一张张疯狂照片,从好先生到被整个英国狂骂,“菲尔-柯林斯要回英国了”成了句“狼来了”般的谚语,相比之下,他今天这事似乎不算是事。

    塔沃曼严肃的道:“有这样一位父亲,莉莉看到的、经历的已经太多,她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成了这么个人,但你在拉着她走上这条轨道。如果这件事闹大,你和莉莉的故事曝出去,到时候你就会知道这是怎样的一场灾难。

    一个是菲尔-柯林斯的女儿,一个是有女朋友的电影天才。英国、美国,所有的小报都会发疯,你会看到它们有多无耻,编的故事有多恶心,说的话有多难听,给你和你的家人、莉莉带去多少的烦恼和伤害。这是你想要的吗?”

    “不,这不是。”叶惟沉声,心中突然明白过来什么,那天!那天莉莉是有点古怪,第二天下午再见到时又好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不是在前些天,是在还热恋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

    adhd?那有什么关系?

    莉莉是个迷。叶惟很早就有这种感觉,她只是向他展现了自己很少的一部分,与她交往得越久,像越了解她,越心有灵犀,却又越觉得不够了解她,她的想法、她的往昔,莉莉是个迷。

    “我能做什么?”他看向塔沃曼。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心理医生说关键问题在于你。”塔沃曼一脸认真,“我不清楚你们的状况,但莉莉真的经受不了你现在给她的痛苦。我没有主意,我恳求你想想办法,你告诉我,我这做母亲的该怎么办?”

    叶惟喝了一口清水,缓缓地喝,心头却愈加发紧,事情怎么就成这样了?连去对莉莉说“我喜欢你有adhd”都不行?

    “我希望你们复合,相信我,莉莉爱你。”塔沃曼十分的真挚:“她太想和你在一起,这是为什么她的病复发。但如果你给不了她,就像个男子汉的离开,不要伤害两个女孩,莉莉,还有妮娜。你在伤害她们两个。”

    叶惟靠着沙发,喝完了一杯水,还是没说出半句话,低着头,有些出神……

    “我不能。”他突然沙声说,双手握紧水杯,抬起头,认真、郑重地承诺道:“女士,我不会再出现在莉莉的生活中了,我和她先前谈过,我们已经决定不再来往。我想我在学校也待不下去了,他们准备开除我。”

    “我很遗憾。”塔沃曼皱眉,对他的抉择,有失望,也有松一口气。

    “我也答应庭外和解了,让这件事快结束吧。”叶惟缓缓的把水杯放回茶几,“这世界没有谁是没了谁就不行的,莉莉没了我,她一样会很好。但塔沃曼女士,你是莉莉的英雄,一直都是!

    你教会了莉莉坚强、自信、独立,你把她教育成了如此优秀的一个女孩!也许她不在你面前表达,可她始终说,她以你为傲。”

    塔沃曼点着头,眼眶骤然起泪。

    “所以在这段时期,不管你多忙,你一定要拿出时间多陪伴她,告诉她一切都会好的。她的adhd不会是问题,因为她是那么强大的一个女孩。”叶惟顿了顿,又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你打给我,任何时间,我会尽力帮忙。”

    “年轻人,我也给你个建议。”塔沃曼说,“想清楚你自己的想法。”

    叶惟目光闪烁,点点头:“我会的。”

    ……

    离开塔沃曼的别宅,叶惟开车返回家中,一路上不知道骂了多少粗口,不知道是骂什么。

    禁足继续执行,夜光从窗户透入,使没有开灯的卧室中一切朦朦胧胧,他盘腿坐在地板上,面对着靠墙的黑石板,思索。

    过了很久,他拿起旁边的手机打给了《可爱的骨头》作者艾丽斯-西伯德。

    这段日子来,事情已经取得新的进展,之前第二次面谈中,他进一步打动了艾丽斯,只是在一些问题上面双方还有着分歧和考虑,他又卷入了多个大制片厂项目,tlb这边就有点停滞。

    今天的事在不知内情的艾丽斯看来,她肯定非常震惊,暴力行为,还是对一个女人的暴力行为。如果说之前他是100分,现在应该是负分。

    电话嘟了几声后,接通了。

    “晚上好,艾丽斯,你知道我今天打人的事吗?”

    手机传出艾丽斯疑虑而失望的声音:“我知道了,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发生这种事?你不像暴力的人。”

    叶惟望着黑石板,就这么在黑暗的朦胧中衷心诉说起来:

    “媒体上关于我打人这事已经有很多传闻,没一个是真的,我告诉你真相。

    艾丽斯,我曾经和一个女孩相爱,我们真的非常好……在她以前我谈过很多次恋爱,可我第一次真正尝到爱情的滋味,是她给的,那种感觉就是和她在一起,牵着她的手,你就拥有了全世界。看着她笑了,整个世界都灿烂。

    去年夏天,我失去了她。跟那个女人有直接关系,多洛丽丝-帕拉克,她的一次偷窃导致了我们因为误会而分手。

    不是她,她不知情,是我误会了她,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是我搞砸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苏茜,我是雷,她是我的苏茜,那个女人是哈维先生。

    前一阵,我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我的苏茜无辜地受了多大伤害,我有多愤怒?那个女人是哈维先生!今天我找上她,我要求她给我的苏茜一个道歉,她像‘不,你个傻子,你没证据,你能拿我怎么办?去死吧!’

    然后,我给了她一拳。所有的情感就是当我遇到哈维先生,我会怎么做,我会打他,没有别的,我会打他。

    刚才我在想,越想越理解你为什么安排苏茜爸爸追凶却被人误当是罪犯打成残疾,那是现实;你为什么安排哈维先生那样死去,那是一个美好的心愿。

    这个世界上的哈维先生太多了,但逍遥法外的哈维先生也太多了,他们活得很好,坏人却像好人,只得到奖励;好人却像坏人,遭受着不公的伤害、别人的误解和指责。别说把那些坏蛋绳之以法,连要一个道歉都要不到,这就是这个世界。

    我多希望那个女人会遭受报应,不需要死去,恶有恶报就行。

    但我知道不会的,今天之前我就知道不会,上帝不在乎。宗教告诉我们,上帝在乎,会有因果,可我们明白,不是的,上帝不在乎你,也不在乎我,这世界被毁灭了上帝也不在乎。天堂?不是这里。

    我给了那女人一拳,我的苏茜骂我是白痴,白痴就白痴,我就是要告诉她,上帝不在乎,但我在乎!

    她现在知道了,我在乎。我告诉过她,我可以为她放弃一切,她以前不确定,她现在知道了。当她想起我们的事,当她面临再一次这种问题,当她遇到又一个哈维先生……

    她会明白,你不需要指望上帝,也不需要指望因果,你可以自己出拳,也会有人为你出拳,为你愿意做一切。

    那人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一个普通得有他的七情六欲、有他的迷茫矛盾、他的理智和不理智的一个普通人。

    今天,几乎每个人都告诉我,‘你是个天才!你怎么能那么做事?’、‘你要当个摇滚明星吗?’、‘你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更聪明的方式!’、‘你疯了吗?’、‘现在是你事业的关键期!’

    他们在想什么?说得好像这是一盘生意,是一场游戏,一台机器,你设置了参数,无论什么都会那么运行。操他们!

    这不是!事实就是,这件事不关于成熟或幼稚,不关于天才或愚蠢,不关于对或错。

    你就没有试过失去理智的时候吗?那我不理解你。我会有。我不是说每个人都应该或者都会选择出拳,但我会,有时候我不会,有时候我会。如果有人伤害我的家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我不只会出拳。

    但我又理解他们,同时感激他们,他们只是关心我、不清楚我的感受,只是忘记了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

    不说这件事,在所有事情上,我不是个不会错的人,我不是个完美的人。

    我也不想做那样的人,那样不是人,是个失去一切、只有名利的壳。

    不过,这件事我并没有做好,今晚我才知道,我只是继续伤害了我的苏茜,这是我感到愧疚的原因。还有我的家人、我学校都对我失望和担忧,也是我感到非常抱歉的原因。

    是的,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明白,我自己也明白,明白得太过了,我爱她,我非常非常爱她。

    但你知道,我有女朋友,所以我也伤害了另一个女孩,妮娜,我爱她。

    一个人怎么能爱两个人呢?我不知道!这种时候,我才算理解了海明威的一句话:‘我多希望在只爱她一个人的时候死去。’

    这是他马的混蛋的一句话,海明威是个混蛋,我也是个混蛋,一个该死的混蛋。

    这样不对!我知道的,我也知道其实只有一个挚爱,也许当我老了,我会像他马的海明威跟一个老女孩说‘我搞砸了。’

    我只是还不清楚……我也不能!我真不能……有时候我太年轻,太严肃了,也太矛盾了。

    但如果海明威都要老了临死才能清楚,我怎么能?我害怕。

    我想自己也会失去妮娜。我会全部告诉她,我了解她,她很简单,她不会原谅我的。我会尝试让她原谅我,因为我爱她,因为我不想再搞砸了,因为我很担心她,她不同我的苏茜……相同的是,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全是我的错,我搞砸了……

    无论如何,她们会好的,我也会,遗憾会一辈子,伤痛不会永远,新的骨头会长出来。人生总是这样,我们都只能怀着美好的祝愿,不断向前。像苏茜说的:‘我祝大家都幸福长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