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来到朗伊尔城的消息在16日当天就在岛上迅速地传开。这真是件新奇事,没什么好莱坞明星会跑来这个荒远的小地方,大概只有他了。居民和游客都想看看这位明星。

    但叶惟是来旅游而不是展览的,也就学生有特权。在17日上午,他在朗伊尔城学校和师生们会面互动,来了一场风趣的演讲,让孩子们和不多的青少年学生一片欢笑。

    这天的下午,叶惟独自开着一辆租来的白色吉普切诺基驶在小城的周围。

    极昼的天空时刻明亮,广袤无垠的冰原见不到积雪,让那些雪地摩托只能搁在草坪上等待冬季。不过这样开车驶向无边,总有一种自由广阔的畅快感觉。

    他一边开车,一边留意着四周可能出现的北极熊身影。七月、八月是岛上最好的观看北极熊时段,但它们很少靠近朗伊尔城,通常出现在北部和东部的冰川边。

    “熊啊熊,出来吧。”叶惟自言自语,并没有应愿。

    吉普车沿着路驶到了小城以东的一处山顶,车子停下,叶惟下车站在铁护拦边,目光所视,有湛蓝的天空,有平原、有环绕的群山,有远方的层峦叠嶂。

    看着这壮丽的天地,他胸怀中有什么在激荡,不禁大吼出声:“啊啊”

    一声又一声的叫喊,喊得嗓子都沙哑了,却是那么的痛快!

    “哈哈哈!”叶惟笑了起来,胡乱的手舞足蹈了一通,张开手脚的躺倒在满是小碎石的路面上,舒畅的呼了一声。

    天空的蓝白美得不真实,就好像朵朵画的彩笔画。虽然极昼让白雪消失了,但是洒下的自然光实在太棒了,充足而柔和,刚刚好,摄影不用想怎么补光或者遮光,像有一整天的魔法时间。

    过了许久,躺够了,叶惟起身从车上取出摄影器材,架设了三角架,先后用单反相机和dv机拍了很多照片和影像。

    接着,他拿出昨天折的那一朵白色纸折百合花,放在路面一个摄影位置上,拍下它屹立在风中的英姿。

    他又开始摄像,想拍一个纸飞机从山顶飞向天际的镜头,可是岛上严禁随地扔垃圾,这一扔出去,不保证能找回来。怎么样?还是拍吧?一只纸飞机而已,不算污染,被动物吃了也没问题,纸张以后还会自然腐烂……

    “不,不行。”叶惟否决了这个坏念头。all-the-world-is-lily将是个完全美好的视频,它的每个镜头本身和幕后都要完全美好,这种违反小岛法律和精神追求的镜头再好看也是烂的,不拍。

    最后他拍了几个纸飞机在山顶上飞的镜头,什么折纸都带走了。

    这天下午和晚上就这么度过,开车游历着小岛,寻找北极熊,拍摄照片和影像素材。

    当叶惟回到小镇的极地酒店已经是晚上零点,依然和白天一样!他辗转反侧的很难入睡,昨晚也是这样,生物钟被极昼彻底的扰乱了,充沛的精力更是不准他休息。

    朦胧地浅睡眠了三个小时,3点多他就醒来了,今天14:45回去特罗姆瑟,找北极熊的时间只剩不到12小时了。

    很快,叶惟离开酒店再度出发。

    居民们遵照日夜时段去作息,一路上没什么人。过去两天走在哪里,见着他的人几乎都会笑语打招呼:“viy!”他则会笑语回应:“hello。”有时候会说泰语的“sawatdee-k乳p”,岛上的泰国人不少,都是旅游服务人员。

    昨天都在人迹热闹的地区转悠,没看到北极熊很正常,今天他决定往北部的海湾去,那里时常有北极熊出没。

    离开朗伊尔城越远,就算是吉普车,道路也变得越难开。气温在下降,因为远方海面有大块大块的冰川,冰原也有点冰原的样子了,也就一点,叶惟穿上了羽绒服,继续向北寻找。

    从半夜找到清晨,从清晨找到早上10点多,得回程了,都快迷路了,油和时间都不够。

    看来得在岛上多停留一天,反正回特罗姆瑟也不一定能看到极光。

    又找了一会,叶惟突然双目一瞪,只见远远的前方有一只大北极熊和两只小熊在走过。他顿时一声兴奋的喔噢高呼,刹停了车子激动的举起右拳:“我们成了!太他马酷了!”

    尽管不是看见外星人,但这真的酷,他才不去岛上的博物馆看北极熊标本,他从来不喜欢看标本。

    与北极熊之间是安全距离,叶惟拿着摄影器材下了车。先用装上长焦镜头的单反相机拍个不停,一阵咔嚓的声响后,再用dv机拍了些影像,然而太远了,只能拍大全景。

    北极熊们已经注意起了这边,既不害怕他,也似乎没有兴趣,继续慢悠悠的走动。

    “好运!”叶惟回到车上,关好了车窗,祈祷了一声,就开车慢慢的驶近过去。岛上严禁伤害任何野生动物,他也没有这意思,只是想拍些近距离的图像。

    吉普车一点点的靠近北极熊母子仨,它们驻足的望过来。这里的北极熊是幸福的,它们并不清楚人类能有多么可怕。就在相距十几码的时候,那只熊妈妈突然发怒的奔来。

    叶惟停下了车子,但没有熄火,不慌不忙的拿起相机拍起了珍贵的照片,母熊奔来、小熊跟随、它们在车头徘徊……

    熊妈妈走到驾驶座车窗外,站起来双掌扑在车窗上,憨厚的熊脸似在疑惑:这是什么玩意?那是谁?食物?

    “你好,美女,我就叫你艾米了,我叫惟。”叶惟一边拍照,一边向它问好。如果从车窗伸手出去都能摸着它那黑漆漆湿答答的鼻子,他喜欢捏托托的鼻子,虽然它不喜欢。

    前一瞬还和睦相处,转瞬之间,熊妈妈就示威的张开嘴巴,露出满口利齿和灰紫色的舌头。

    “艾曼妞,冷静!”叶惟笑说,拿过那朵纸百合花凑到车窗边,然后拍起照片。本意是要送给北极熊,让它细嗅百合花的清香。可是“艾米”被激怒了,它拍打起了车窗,拍下的照片倒是像他在刺激它。

    “拜托,艾米,我们是和平分手的啊……”他觉得自己最好闭嘴,整辆吉普车被它拍打得有点摇晃,两头小熊也有样学样的加入了,车窗响着砰砰砰的响声。

    吉普车的车窗很扎实,但袭击的是北极熊!危险已经迫近,一旦车窗被母熊击碎,后果严重。

    这就走吗?现在的情况太宝贵了,他还没有看过类似的影像,记忆中看了多年的各种动物纪录片都没有看过北极熊拍车窗,作为一个电影人,有什么理由不拍点影像再走?

    一念而过,叶惟连忙的拿过dv机开拍,把镜头对着外面的母熊,说道:“嘿,伙计们!这里是斯瓦尔巴德群岛,它们是我新认识的北极熊朋友!一位熊妈妈和它可爱的、可爱的一对儿女。看看它们,噢它们在向全世界人类问好:‘hello,逼tches!’”

    他在拍摄北极熊,北极熊在拍打车窗。也许是因为不满意他的代发言,母熊彻底的怒了,猛地一拳拍向车窗,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车窗玻璃爆开了,爆成了一片散落的珠状碎片

    “哎噢!!我得走了!”叶惟失声大喊,一直放在油门上的右脚一下踩到尽,车子立即向前冲去!

    他继续转身朝后面拍摄,只见三只北极熊都待在原地没有追上来,应该受了点惊吓。他不由的哈哈大笑,真他马刺激,真他马有趣,“再见,熊女士,再见,熊宝宝!我会想你们的,好运。”

    镜头一转拍向自己,他笑道:“就是这样了,伙计们,回见!”

    按下停止拍摄,越回味这事越得瑟,笑得像个傻子。

    哈哈,这才是我的球!

    ※※

    “嘿,伙计们!这里是斯瓦尔巴德群岛,它们是我新认识的北极熊朋友……哎噢!!我得走了!”

    诱tube的viy频道的最新视频“北极熊向人类的问好”在挪威时间8月19日上午一经上传,就以席卷的方式迅速火爆了整个网络。这段1:35分秒的影像是个病毒视频典范,时长短,内容惊奇,惊奇到全网独一份,生命危险级别的突发险象,拍摄人的旁白却极其搞笑,拍摄人还是叶惟。

    它当即被诱tube高高的挂在首页,推荐给了全球每一位用户,不到24小时,点击量就创纪录的超过了500万。

    评论板也是爆炸了,成千上万的网民留言。turner-pesl惊问出众多人的一个疑问:“这是表演还是真的?无论如何,viy,你让我一整天大叫大笑!”celine-k的惊声代表着女粉丝们:“真的?真的?惟,别再那么做了!你随时会成为它们的晚餐。”无数像engstrom的惊赞:“aakeiteasy感慨说:“viy你再一次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是不是叶惟的影迷粉丝这回都服了,在那种情形下,他还能从容的拍下这段影像。虽然车窗被打爆的瞬间,他惊叫出声,但随之的大笑,哪有半点的紧张和害怕。

    “hello,逼tches!”是viy说了最新的流行。

    这件事也当即被全球媒体所报道和转载,它不是明星娱乐新闻,而是一条世界奇闻,换了普通摄影师、普通游客,任何人发生都会被全球报道。现在是叶惟,那更加到处都报道。

    什么新闻标题都有,寻常的“叶惟拍下北极熊袭击影像,全程幽默应对危险”,吓人点的“叶惟荒野惊魂,被北极熊拍碎车窗险丧命”,还有“叶惟近距离接触北极熊母孩,险象中拍下大量图像”、“天才与野兽!当叶惟和北极熊相遇,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媒体们报道时都会引用叶惟发在博客的一组照片之一,珍贵的北极熊走来、扑车、咆哮、拍打车窗等的全过程。

    以过去的标准,这组摄影照足以登上《国家地理》,并且会被选进“年度十大惊奇照片”之类的榜单。

    这是叶惟最近第一次发布旅游图片,也是他迄今最高的摄影成就,却标明了“喜欢就拿去吧”。

    那段视频影像同样的免费流通,现身全美五大电视网等多个的新闻节目,但“逼tches”都成了哔的一声。也被一些脱口秀关注,《每日秀》就播报了,乔恩-斯图尔特愣了半晌,“那是叶惟新的约会?两个孩子的妈妈?”

    八卦媒体们感觉凑不了热闹,狗仔们头都痛了,常年都有明星名人去度假,都去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海滩,去迪拜等的奢华繁闹之地,哪有人会去……北极?斯瓦尔巴德群岛?还有了这么一出?

    tmz感叹,夏威夷那些被叶惟滋事痛揍的人真是没什么好抱怨的,这小子连北极熊都敢去滋扰。

    在人们还听着“希斯克拉姆事件”的余音、看着“《粗话世界》”整得mpaa方寸大乱的时候,viy已经玩起了北极熊。

    ※※

    洛杉矶时间8月20日晚上,第8届青少年选择奖颁奖典礼在环球影城吉普森剧院举行,主办方fox广播网进行直播,由戴恩-库克、杰西卡-辛普森主持,表演嘉宾有妮莉-费塔朵和提姆巴兰、蕾哈娜、凯文-费德林。

    有数以百万计的年轻观众收看颁奖礼,对他们来说,今晚很多出席和走上舞台的嘉宾,比奥斯卡的还有吸引力。

    比如艾什利-奥尔森、艾什顿-库奇、小甜甜布兰妮、jojo、约翰尼-德普、汤姆-汉克斯等等。

    不过叶惟将会缺席,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他在北极圈一个叫斯瓦尔巴德群岛的地方。就算有了“北极熊向人类的问好”,年轻观众们对viy的缺席还是充满失望,已经做了一切的fox频道很无奈。

    早在6月3日举行的第15届mtv电影奖,叶惟就缺席了。

    《阳光小美女》还有包括最佳影片的5项提名,最后赢走3个奖,最佳银幕搭档(一家六口)、最具突破表演(阿比吉尔-布莱斯林)和最佳喜剧表演(史蒂夫-卡瑞尔,lms和《四十岁的老处男》)。《驱魔录像》也有1项提名,最佳惊恐表演(妮娜-杜波夫)。

    而在本届青少年选择奖:

    《驱魔录像》3项提名1获胜,√最佳惊悚电影,最佳突破电影女星、最佳电影尖叫(妮娜-杜波夫)。

    《阳光小美女》5项提名2获胜,√最佳喜剧电影,√最佳电影火花(一家六口),最佳电影对峙戏(汤姆-汉克斯对峙梅丽尔-斯特里普),最佳电影怒火戏(汤姆-汉克斯),最佳电影混球(梅丽尔-斯特里普,lms和《穿普拉达的女王》)。

    5种类型最佳影片奖,一个人赢得两个,还有主办方专门开始新设的一个直颁奖项“最才华横溢(choice-b日lliant)”,如果再当起颁奖嘉宾,本来这个夜晚,叶惟会多次登上舞台,绝对的风光盖过全场。

    但fox频道没有请动叶惟,去年他还几乎是no波dy,今年有一个新设奖项,这就是人气变化。

    吉普森剧院,在全场的一片热烈掌声中,在电视观众们的观看中,身着一套中性风格的时尚衣裤的吉娅走上舞台,从颁奖嘉宾瑞茜-威瑟斯彭那替叶惟接过一块红色冲浪板。

    “谢谢。”吉娅又让威瑟斯彭拿着,从衣袋取出一张稿纸,对着落地麦克风说道:“叶惟去旅游了,来不了,但他给了我一份获奖感言,我给大家念念。”

    台下一阵的掌声呼声,直播镜头扫过中间那一群青少年,都是颇有人气的男女演员和歌手。妮娜也在,她起劲的拍着手掌。

    吉娅心想叶惟不来是对的,不然他往那里一坐,把别人都衬得太幼稚了,那简直扫兴。

    赶紧念完走人,站在台上真不舒服,她看着稿纸,模仿起了叶惟的语气念道:

    “乡亲们,你们好。为什么我不来领奖呢,因为这是一个烂奖。首先名称上就不好,b日lliant缩写成了b,回家让我父母一看,我小命不保,直接叫choice-a+不好吗。”

    刚刚还一片尴尬寂静的全场顿时轰然大笑,台上威瑟斯彭也笑出了声。

    在停不下的笑声中,吉娅面无表情的继续念:

    “其次,我这么多优点,为什么就颁最才华横溢,而不是最火辣或者最冷酷?温度计坏了?最坏也好,那才是青少年最关心的事。而才华横溢也可以称为书呆子,我不会感谢fox,你们什么居心?

    好吧,也许我就是个书呆子吧,你们肯定不知道如何正确地刷牙,但我从小就知道,牙刷毛要斜45度的放在牙齿和牙龈的交界处……你们在笑吧,尽管笑,口臭就是这么来的。

    第三点,我觉得我是个傻子,是的,我是个傻子,你们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我是,傻瓜,像一只狐獴,就是丁满。我不想当丁满,我也不想当彭彭或辛巴。

    我想当一头大象,走在无垠的非洲大草原上,当夜幕开始降临,我看着天空,我问‘那是黑暗吗?’我想自己会回答‘不,那是美丽。’我就要看到非洲璀璨的星空了,愿你们也能看见那片璀璨,在洛杉矶、在纽约、在世界哪里都能看见。晚安。”

    吉娅刚一说罢,剧院里掌声高呼声雷动,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嘉宾们都鼓着掌,很多人起立了,致敬那个缺席的人。

    ※※

    “8月21日,离开北极,前往非洲。”叶惟寄给莉莉的明信片

第475章 世界尽头    从纽约到了挪威的奥斯陆,再从奥斯陆到了特罗姆瑟,又从特罗姆瑟到了斯瓦尔巴德群岛。

    经过三趟的飞机,叶惟到达了这片世界尽头,这时候已经是8月16日下午二点多。

    岛上的朗伊尔城是世界最北端的人类永远居住地之一,人口只有不到2000,基本上是科研人员和旅游从业人员,通常住个几年就会带着学龄孩子走人,小岛的生活教育条件都太简陋了。

    从4月中旬到8月中下旬是群岛的极昼时段,即一天24小时都是白天。

    到北极有两个观景心愿,一是北极光,二是北极熊,都要运气够好才能得见。有极昼当然不可能看见极光,他准备待到18日下午回去繁华的特罗姆瑟碰运气,昨晚没看到;20日下午再出发前往非洲肯尼亚。

    入住好了小镇中央的雷迪森布鲁极地酒店后,叶惟就独自出外,朝着不远的市中心走去,镇上唯一的邮局在那里。

    虽然呼气成雾,但夏季的天气不冷,能有6c左右,只是大风刮得面有点疼。他穿得一般厚,风衣和加厚牛仔裤,都不用戴毛帽和手套,单肩背着个深棕的帆布旅游包。

    小镇并不大,依着群山而建,低矮的房屋一如北欧的风格,三角形的房顶,整间涂成简单而鲜艳的各种颜色,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五彩缤纷的,犹如走进一个童话王国。

    不过他感觉自己来错了季节,或者做错了旅游计划。天空一片明亮,别说冰天雪地了,一点雪都没有,不少地方还生长着美丽的植被花草。要不是那些房屋,真有种身处盐湖城的错觉。

    他没看见居民屋前有雪橇,但看到几只被拴着的雪橇犬,都没有吠他这个异国旅人。尽管岛上挪威人最多,但什么国家的居民和游客都有,谁都不会对他感到好奇,似乎也没人认识他。

    不久,叶惟走进了邮局,开始寄起明信片,给家人的,给密友的,都贴上驯鹿图案的邮票。

    最后是那个女孩的,他想写一封信给她,坐在小圆木桌边,拿着买来的信纸写了起来。写着写着,他把笔墨密麻麻的信纸抓起皱成一团,写了几遍最后都成了纸团。

    他呼了一口气,还是决定只寄一张明信片,只写了一句:“8月16日,来自北极的真挚问候。”

    离开邮局后,叶惟往南边走去,因为看见不远有个小型滑板场。三个小孩戴着头盔、穿普通鞋子的在奔来走去,两位中年母亲在旁边笑聊着天。他看着孩子们,不知道在极昼极夜中度过孩提时代是什么滋味?

    两位母亲注意到他,其中一位金发女人打招呼道:“你好。”

    “你们好。”叶惟对她们微笑,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在这种地方,让挪威裔的丽兹来了也是说英语,她就不会说挪威语,他也是。他笑道:“我叫惟格-叶,从美国来的游客,我妹妹朵萝茜和他们差不多大,他们真可爱。”

    那金发女人突然惊道:“噢,你是那个电影天才,viy!”她一看他手指的纹身,顿时确定了,“utrolig!难以置信!”

    这里不是与世隔绝的冰川,有电视,有网络,那些时常关注好莱坞电影娱乐的人,九成都会认得viy。

    “是的,我是。”叶惟笑了笑,其实不想被人认出,都到北极了,感觉却像还没有走出洛杉矶。

    当下金发女人高兴的介绍起来,她叫玛丽安,那戴粉头盔的小女孩是她女儿弗丽达、戴蓝头盔的小男孩是她儿子托尔,挪威人。而红发女人叫凯伦,那戴白头盔的小女孩是她女儿薇拉,俄罗斯人。

    三个小孩都因为听说这人是“好莱坞超级巨星”而好奇,岛上不少的亚洲人,他们不陌生东方面孔。但弗丽达一句童言无忌的笑语“你真好看”把大人们都逗乐了,薇拉说着“是啊”,托尔对他的纹身最感兴趣拉着手要看。

    叶惟任孩子们拉扯,笑声中有着自嘲,自己不喜欢好莱坞,却走到哪里别人都会说他是好莱坞的一员。

    “我就是个电影人。”他说了想说的话,“没关系了,你们喜欢看电影吗?”

    “喜欢啊!”孩子们都点头,托尔抢先的说:“我喜欢《怪物史莱克》!”弗丽达喜欢《南极大冒险》,薇拉喜欢《小美人鱼》,托尔问道:“你演过什么电影?”两位母亲不说话的笑看着他们。

    “演过几部,最出名的叫《婚期将至》。”叶惟笑答,忽然感觉真好,即使是在世界尽头,电影也在给人们带去精神享受。

    孩子们摇头,没有看过。他又道:“我主要是做导演。”孩子们纷纷问起:“什么是导演?”

    叶惟正要回答又顿住,看着他们天真的小脸,由心的说道:“导演把自己的思考、想象、感受、情感、光明面阴暗面、好的坏的……所有这些对世界和事物的认知、追求和梦想,用电影去表达、创造、改变、探索。还能赚点钱。”

    他说着一笑,哇噢,原来我做着这么棒的事!不知道是有些忘记了,还是突然理解得更加深刻。

    三个小孩自然听不懂,两位母亲感慨的样子,他继续说:“导演拍电影,拍电影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永远无法说‘我全部做完了’的事情,所以也是很酷的,当然比不了这里酷。”

    大人笑了,小孩没有,孩子们似乎认为他在废话,要走回去玩滑板。

    “女士们,我想拍些朗伊尔城的风土人情照,我能请你们孩子拍几张照片吗?”叶惟诚恳的问起一个想法,回去给朵朵看,让她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个地方、这么群小孩。

    “当然!”玛丽安和凯伦都十分乐意,感到是种荣幸。

    叶惟从帆布背包里取出了单反相机等摄影器材,一边设着镜头的参数,一边笑道:“大伙儿,你们跟平常一样玩耍就好了。”

    三个孩子在滑板场欢乐的走动,时不时的望镜头,弗丽达因此摔倒在斜坡上。

    “很好,很好。”叶惟按动着相机快门,捕捉着一个个美好的瞬间,心灵也渐渐的充满温暖,而且越发的宁静。

    又一个想法从宁静中浮现。

    他停下摄影,笑问道:“你们会折纸折百合花吗?”大人小孩都不会。他从背包拿出一叠早已有准备的白纸,给众人都分派了一张,“我也是最近才学会,我教你们怎么折。”

    在他演示和手把手的辅助下,三个孩子都折好了一朵漂亮的纸折百合花,大感有趣的欢笑连连。

    叶惟又拍了些孩子们手持纸百合花的照片后,换上数码摄像机,神秘的道:“我在制作一个旅游视频,你们愿意出镜吗?”大人小孩都很有兴趣,但只有三个孩子能出镜。

    他教了他们唯一的一句台词,做好了调度,就开启摄像机,笑喊一声:“fire。”

    三个小孩并排的站在滑板场旁边,自然的手持着纸百合,随着导演的号令,左边的托尔举起纸花,中间的薇拉双手拿着,右边的弗丽达轻轻挥舞了起来,都笑脸灿烂,齐声的大喊:

    “全世界都是百合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