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是一片金黄色的小麦田野,小麦在风中摇曳,天空蓝得没有一点的杂质。在地平线那边,有一棵优美的橄榄树,茂盛的枝叶富有生命力,它非常巨大,但一点压迫感都没有。

    你们的面前是一条通往橄榄树的小直路,泥土散发着芬芳,大树的周围有一小圈空地,前面有些小女孩和女人在聚会,七、八个吧,她们柔和的谈笑声在传来。苏茜,你的目光焦点在一个小女孩那里,她个子瘦小,穿着一件陈旧的棉布连衣裙,她在快乐的旋转,裙摆舞成了一个小圆圈。

    在那一瞬间,你的心柔和了下来,你几乎哭了。哈莉要带你走过去,但你突然感觉,不!她们是自欺欺人,是背叛。”

    摄影棚的绿幕前,丽兹和凯尔茜正专注的听着看着叶惟的导戏,他亲自演示着这场戏的调度。

    这是改编自原著中第14章末尾的场景,辅导员弗妮给了苏茜一张地图,让她去麦田大树,一些同样被哈维先生杀害的、因为悲惨遭遇去世的女孩女人齐聚于此,进行同伴互助之类的活动。

    原著中苏茜“忍不住哭了出来”,与众人说出心事,“每说一次,心里的悲伤就减轻一点点”。

    但是在叶惟的改编剧本里,这个场景释放着几乎完全的悲伤压抑,她斥了哈莉,并退回了自己的禁闭天堂。

    “我不过去!”叶惟摇着头的后退,望着前方的摄影机当橄榄树,把毛瑞尔等人当受害女生们,悲声道:“你们在欺骗自己,也许你们很开心,但人间每天都在悲伤!我们家人,每一天,都在悲伤!”

    他说罢转身奔跑了去,然后又快速走到哈莉的台位演了起来,侧身回头望去,神情低落,喊道:“苏茜,苏茜!”

    一个身高187cm的魁梧男儿用一种细尖的少女声腔、女性化的神态,演着两个少女,看上去十分搞笑。

    但两位少女演员已经见怪不怪,无良的吉娅大师也早已笑够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笑,这就是导演。

    尤其是绿幕戏,这几天tlb片场每天都有一大堆这种场面。每个镜头在叶惟讲解之前,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回事,讲解有两种,一种是画图,另一种是亲身示范,他都用。

    尽管如此,有时候就算他说干了口水,丽兹两人依然一脸疑惑。

    现在就是这样,叶惟演了一遍,把走位、念白节奏甚至动作神态都展现出来了,两人还是有着很多的不明白。

    丽兹看向手中的素描概念图,不是叶惟画的,是概念图画师的手笔,那棵橄榄树占着画框的三分之一,和他说的“地平线”的视角感觉不一致。这幅画可能是空镜头,或者是给特效公司的原画,并不是苏茜的所见。

    她只好疑惑问道:“导演,我想知道从我的视角看过去,那棵树具体有多大?我对我们和树的距离有点不确定。”

    叶惟拿过丽兹手中的原画看看,它的视角的确不是他想要的苏茜的视角,以后的镜头画面不会是这样。他讲道:“那棵树在地平线那边,所以虽然它很巨大,但在你看来,它又不大……”

    “多大?”丽兹的疑惑未减,凯尔茜也有些疑惑起来,她们在这场戏的视角是一样的,距离影响着她们的想象。

    “吉娅!给我纸笔。”叶惟看了看她们,意识到用言语已经无法让她们明白,还不如直接画图展示。

    跟在旁边的吉娅做起助理工作,把一支铅笔和一块固定有画纸的小画板递给他。

    凯尔茜的俏脸现起兴奋,她痴迷看viy画画,他几分钟之内就能画出他想象的画面,真的太厉害了。

    在这方面,丽兹也是深感佩服,如果说“希斯克拉姆”唱歌只是还不错,他画画真是相当惊人。

    叶惟拿过素描笔和画板,就全神贯注的往画纸上画起来。

    一道道的线条落下,不用三分钟,一幅苏茜和哈莉的视角的景物速写就画在纸上,以三分法(井字构图)来说画框,橄榄树在中间格下线靠上,天空占着上方三格和中间三格一大半,有一种非常宽广开阔的感觉,也非常遥远。

    “你们看到的就是这样。”叶惟取下这幅画交给丽兹两人,接着往一页白纸上速画起了这个场景的平面图,把空间、距离、人物视角都画清楚,把摄影机的机位和运动路线以虚线,把标号s的苏茜、标号h的哈莉的移动路线以实线也画出来。

    三人看着他似乎随手画一般的画着那些箭头、虚线、实线,看惯了都还是感慨,他甚至标明了后期剪辑的镜头关系和表演节拍。电影天才不是只会说说,这一手导演画功真不简单。

    “你们看看这里。”叶惟用笔尖点了点平面场景图的两个机位变化,对两人讲道:“当苏茜和哈莉刚到麦田望向大树,还有当苏茜转身跑着离去,虽然都会用全景镜头,她们和摄影机的距离接近于相同,但机位会不同。”

    见两人听着,他继续道:“一开始是正面,麦田在画框两边,她们在中间,观感很公正平和。但最后,摄影机移到了麦田斜左侧,整个世界就像倾斜了,观感也变得尖锐,当苏茜跑回去,观众不是看着她的背影,而是她的侧背影,那并非是和人物之间完全隔离的,观众能感受到她的复杂心情,感受到那是一条通往孤寂的回路,这会给她的离去造成最大化的失落力量。

    所以你们表演的时候,也要遵从这种观感的变化。苏茜爆发时不只是悲伤,还是尖锐的;而哈莉叫唤苏茜的时候,苏茜离去造成的孤寂、压抑,是有感染到她的,她也在倾斜,天堂上就算最坦然的人都还会有怅然。明白吗?”

    丽兹和凯尔茜相视一眼,都摇摇头,异口同声:“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叶惟怔住的看着她们,已经说得够明白清楚的了。

    “我就知道你很厉害。”丽兹嘀咕,同时在心里说:这就是为什么电影是导演的,为什么演员约等于导演的工具。每个镜头的构图和调度,它们背后的作用,演员决定多少呢?

    演了这三天,她依然很不习惯什么发挥自己,只是他那么要求,她就硬着头皮那么尝试,结果被他一天骂十次不止。

    “是啊。”凯尔茜赞同的点头,太帅了!经过这几天主要地上场演戏,她更加清晰的体会到电影和电视剧的分别,在《篮球兄弟》片场哪会听到这样的话?听不到的,那些导演像木头一样。

    吉娅颇感好笑,这家伙对她们讲这些镜头语言,是不是太多了?就连吉娅大师,也不能完全理解啊!

    “这么说吧。”叶惟换一种方式,“苏茜把一场派对的欢乐气氛弄得很僵,没人惹她,就是她心情不好,突然看不惯别人好心情,吼了扫兴的话,让大家都有点想走了。”

    这回两人明白的点点头,丽兹想起什么的说:“还真有这种讨厌的人。”

    “ok!你们消化消化,两分钟后开拍!”叶惟把画笔画板递还给吉娅,走回摄影机那边去。

    吉娅收走两人手中的概念图等物,跟着走回去。

    ……

    “你好,我是希斯克拉姆,今天我要为你唱的歌是i-was-波rn-to-love-诱。”

    当人们打开ia-songs频道这个新视频,只见视频窗口的影像里,希斯克拉姆继续戴着盖伊-福克斯的笑脸面具,黑发黑衣黑鞋黑手套,抱着一把原木色吉他。这已经是99。9%叶惟的第18个翻唱视频。

    最近一周的视频背景地换了,不同的酒店房间阳台。

    媒体们结合tlb剧组离开费城到多伦多的日子,毫无疑问这就是叶惟。《纽约时报》评说“叶惟一次蹩脚的伪装”,《洛杉矶时报》大赞他唱功了得“现场表演不会跑调”,很多网友深有同感,viy比一些全靠调音师、一旦清唱和现场就露馅的歌手强多了。

    对于这些声音,叶惟方面一直没有半点回应,博客天天更新,却就像没有这一回事。

    希斯克拉姆已然成了诱tube翻唱红人,每个视频都能有上百万的点击,一大批“歌迷”每天晚上都会去听听他又翻唱了什么歌。六月最后一天是i-was-波rn-to-love-诱,皇后乐队主唱弗雷迪-莫库里的个人专辑《坏家伙先生》的歌。

    坏小子为了一个女生痴狂的样子已经明摆在了面具上。

    “我是为了爱你而生,伴随我心脏的每一下跳动。是的,我就是为了照顾你而生,伴随我的人生每一天。”

    视频中,希斯克拉姆一边弹着吉他,一边歌声清朗而深情的唱着这首名曲:

    “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天作,你是我的狂热。即使我拥有一切,我会为了你的爱而终止,所以给我个机会,让我和你一起浪漫。我被困在一个梦想中,而我的梦想正在成真。

    多么难以置信,这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一种令人惊叹的感觉,透遍了身心!

    我就是为了爱你而生,伴随我心脏的每一下跳动……”

    ……

    在6月30日的下午,《可爱的骨头》完成了为期5天的全部绿幕戏的拍摄,并且如期地杀青了。

    剧组晚上20:45乘飞机回洛杉矶,当然两位演员想留在多伦多也行,她们自由了。丽兹想吃多少东西都可以了,不过她的工作还未全部结束,几天后她就要进行后期录音,工作量还挺多,因为苏茜的旁白贯穿着影片。

    凯尔茜回去哥伦比亚市,丽兹一起回la。

    对于tlb的拍摄成果,叶惟不是十分满意。但是拍电影这事真不好说,有时候感觉拍得很顺利,比如《灵魂冲浪人》,最终又感觉不是那么好,有时觉得不顺利却最后很好。还是成片做好了、上映了才知道。

    他的不满意很大部分来源于丽兹,这一周她的创造力渐渐多了些,也就一些。真是被她气死!明明那么高的天赋,却莫名的压着,想得多还不如不想的典范。

    电影固然不是奥尔森姐妹那些真人秀,表演也不是要做自己,但不代表演员毫无自我。

    丽兹的总体表现只算中上,仍然排在西尔莎、茉迪的后面,前两人都是漂亮的璞玉,自然、个性、充满创造力。

    老实说,tlb的成败最大方面取决于故事改编的成败,并非一个两个演员的表现可以左右只要不是演技烂得无法看下去。丽兹演得不烂,只是在释放自我上面,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到了现在,今年的三部电影只剩一位女主角演员了,即将年满16岁的詹妮弗-劳伦斯。

    这女孩是个高智商的聪明人,为了专心发展演艺事业和演好《冬天的骨头》,她今年已经提前高中毕业了,平均成绩是3。9/4。她在全美任何一间高中里都会被划分为天才学生。

    在选秀会时,她就是个惊人的表演天才,但在片场怎么样,一切都是未知数。

    叶惟希望到时她会发挥她的聪明,带来一些惊喜。

    说真的,《冬天的骨头》是个完完全全的独立项目,预算只有300万,由他自己独资,发行商韦恩斯坦影业先期不会投入多少宣传费,点映看口碑再说,首先制片就随时会被他搁置。

    三位女主角之中,詹妮弗-劳伦斯的地位最低。

    不过现在叶惟对她的期望最大,也是已经零选择了。就像他是尤达大师,收了三个绝地武士徒弟,老大丽兹和老三艾玛都不中用了,艾玛是因为表演基本功不够过硬,丽兹则是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

    还有个老二詹妮。

    他觉得还是可以期望的。丽兹、艾玛都是家境优越的千金大小姐,尤其是丽兹,她家里就开银行的,她两个姐姐几亿身家;而艾玛有个好姑妈。她们是属于那种什么时候都不愁衣食、不愁机会的人。

    这次机会对她们并不是生或死,一点点那样的感觉都不会有。相比起演艺事业、自我价值、名利,她们似乎更看重“我和叶惟合作了哦”,“我演了叶惟的电影”,她们的精神劲头很软。

    詹妮弗不同,叶惟从这个肯塔基州的农场女孩身上看到自己当初的影子,她极度看重这个机会,眼睛都发了红的死抓着。

    所以就算这半年来,他不怎么管她,在她那里花的时间和心思最少,她照样做了很多很多,让他不得不赞赏起来了。

    接下来,他可要对她花更多的心思了,距离《冬天的骨头》开拍还有三个月,他要拥有一位如“芮”一样坚韧的少女演员。

    这三个月,还得完成tlb的后制,只有令自己满意的完成了,八月份才可以去旅游,希望会和莉莉一起去。

    ……

    一架飞往洛杉矶的波音飞机驶在万里夜空上,6小时旅程+3小时时差,它将在当地时间:抵达洛杉矶机场。

    作为线上人员,叶惟和丽兹都坐头等舱,舒适的座椅相邻而靠,两人正轻声的说着话。

    “真的不能告诉我?”叶惟问。

    丽兹翻了翻白眼,这几天着实见识到他罗嗦的一面。又听到他笑说:“你不说我也知道,她肯定说我和他没关系啦,你们的绯闻不关我事啦,随便啦。”丽兹看向他,“知道还问?”

    “确定一下你有没有说我坏话。”叶惟松了一口气。

    “我可是给你说了很多好话!”丽兹低吼,转过头不想理他,看看走过的空姐更好。

    又真有些好奇,她不是个八卦的人,但事情就发生在身边,人总有八卦的时候……想起“希斯克拉姆”那些歌,如果换了是她,真不保证能抵抗到第18天,可能第8天就被他感动了…第10天吧。

    也许莉莉是真的不在乎他,不然她不怕么?每多过一天,变数就成倍增加。男生被一次次拒绝,哪会好受,说不准哪次之后就算了。还要是叶惟这么优秀骄傲个性的人,还要有一榜单一榜单的美女想约会他。

    莉莉如果在乎他,她不可能不紧张。丽兹自问自己做不到。

    “荔枝。”

    “嗯?”丽兹转头看着他。叶惟静了半晌,忽然问道:“你觉得我怎么样?”丽兹一怔,察觉到他一丝不寻常的低落,她轻柔的道:“你这么问,我很难回答,看什么方面了。”

    叶惟一脸默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觉得你……”丽兹说着没了声音,过了一会,才道:“很好。”

    几乎完美,她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完美,大概是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是完美。

    她问道:“你还要从我这里找自信?”

    “不,我就是……”叶惟的眼睛上望,“在想着我怎么可以更好,让她满意。”

    天哎,这两个家伙。丽兹很无奈,无奈得不想说话,却口不由心的说开:“喜欢不喜欢一个人,又不是因为对方够不够好,很好不一定就喜欢,不好不一定不喜欢,都不一定的。”

    “我知道。”叶惟说。丽兹好心的鼓励:“那你为什么要妥协呢?我就不想妥协地成长,做自己就好。”他笑了笑:“在片场我让你做自己,你怎么不做。”她皱了皱眉目,“表演不同。”

    “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满意你这次的表现。”叶惟摇摇头,“希望我们下次合作的时候,你已经是一位更优秀的演员。”

    “对不起,这次让你失望了。”丽兹真心的抱歉,心情也有点低落,“我会努力的,你说的我都记着了,做自己!”

    叶惟的嘴角扬起自嘲的微笑,“其实现在我认为,‘做你自己’是一种不准确的说法,因为九成人的自己是傻帽,剩下一成人的自己是傻蛋。那都是人类的本性,往往是不好的那些方面,自己有时候就等于自私。”

    他耸肩地顿了顿,“做什么都好,别做你自己,要做就努力做一个理想的自己。”

    丽兹看着他,“你知道你很有男子气慨吗?”

    “你告诉我?”叶惟也看着她。

    “被拒绝但不恼羞,失败了但不气馁,不过傲不自卑不被击垮,花的时候可以超花,爱一个人又可以全心去爱,这是真正的男子气慨。”丽兹说得都心酸了,别人家的追求者。

    叶惟惊讶的说:“嘿,我才是尤达大师!”

    “如果她真不要你,我要你。”丽兹突然抑不住那心动,灰眸闪过别样的神采,“我是说约会,认真的约会,我们可以试试。”

    “不会的。我是为了爱她而生的。”叶惟一笑,“如果不是在飞机上,我都唱起来了,一首歌。”

    “我听过。”丽兹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把她拿下吧!”

第468章 真是遇着好导演了    tlb剧组之所以选择在多伦多拍摄为期5天的绿幕戏,还是制片老原因,税低、便宜。

    拍了8周的《魔女嘉莉》如期在上周杀青了,叶惟一直都从金伯莉-皮尔斯那关注着它的拍摄情况,尤其是妮娜的状况。金伯莉说妮娜越演越好,最后这几周,她的发挥尤为出色。

    妮娜这个夏天还会参与《迪格拉丝中学:下一代》第六季的拍摄。

    叶惟没有联系她,更没有到士嘉堡探望她。他和她都知道,他们暂时不适宜走近,这对大家向前看都好。

    周一这天早上,剧组就在摄影棚开工。叶惟也是第一次拍绿幕戏,毛瑞恩等人同样经验不足,但剧组有视觉特效部门,在视觉特效总监罗杰-盖特的领导下协同导演完成工作。

    预算2500万,划给特效部分的预算并不高,对这部电影来说刚刚好。

    tlb最大的陷阱是什么?天堂。

    在怎么处理天堂的问题上,叶惟和彼得-杰克逊不只一次吵翻天,也是他赢下改编权的主要原因,艾丽斯-西伯德相信了他的思路。天堂不需要也不能华丽,它甚至并不美好。

    不管怎么处理天堂,上映后是一定会有争议的,因为原著中的和基督教描述的天堂都相去甚远。就算狡猾的说那其实是天堂和人间的中间站,谁会在乎呢?那就是天堂。

    也许最没有争议的天堂处理就是一团光芒,没有场景,没有色彩,没有状态,没有声音……不用拍了。

    这方面的争议是无法解决、无法解释的,因为设定就这样。或许会有观众质疑说“这不合理”,嘿设定就是设定。像西伯德说的“这和宗教无关”,只是她幻想的天堂而已。

    天堂既要具象化,有一定的幻想表现力,又不能太过张扬特效,花哨的天堂毫无意义,只会拖垮故事的主情感。

    这是叶惟对于tlb天堂的基调。

    苏茜去世后就已经不再是主角了,占主角地位的是人间,她的成长是作为支线去存在,她更多是一个旁观者。所以天堂的作用服务于人间,它的情感不能和人间的情感发生冲突,只能是一种渲染、烘托。

    他的想法简单而言,天堂不是一个游乐园,尽管原著中苏茜的天堂十分开阔,有苦中的快乐,有朋友、有老师,后来还和去世的外公互相探访……这些都不能忠于原著。

    苏茜的所谓天堂,只是个非常小的地方,像一个后花园那么小,周围被阴深密集诡异的森林包围,有一种强烈的禁闭感。虽然景象会有变化,却都会很破落凋零,不会有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那般程度的幻想。

    她的天堂景象与人间故事、她的心情相联系,但无论是悲痛或轻缓神经,怅然是贯穿其中的。

    随着人间众人的恢复、苏茜的成熟,她的天堂才相应地渐渐开阔美丽起来,最后禁闭感会被完全粉碎,重新有了希望。

    所以苏茜的遇害,不是让她到了一个更好更快乐的地方,所有的快乐并不源于天堂,而源于她自己和她的家人朋友们的心。

    怎么去渲染苏茜在天堂的禁闭、压抑,又以什么方式去窥看人间?

    叶惟想过很多,最终还是从最开始得到了答案,雪花玻璃球。

    当苏茜要观看人间,她走近森林的边缘,周围就会出现全息影像一般的无形玻璃球球面,从上而下的笼罩着她的天堂,通过球面的影像,让她看到人间的景象,仿佛置身于旁边。

    看上去触手可及,苏茜伸手去抚摸玻璃球面,甚至可以抚到家人的、雷的影像脸庞,但她不是真的抚到。

    凯尔茜演的“哈莉”是唯一出现在苏茜的天堂的人,她把原著中的辅导员弗妮等人的功能作用全部承包了。

    在苏茜重获新生之前,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完美的世界”之中,直至影片的结局。

    叶惟对自己提醒了又提醒,天堂的每个场景、每个镜头产生的作用都要有效、狠心、慎之又慎!

    那不是什么放松观众神经、安慰观众破碎心灵的糖果,那只能是毁灭观众最后一丝幻想“苏茜在天堂上幸福快乐”的大石,压到观众的心灵最深处,压碎它。

    苏茜在天堂上过得一点都不好!死亡就意味着失去、悲痛、负面,与人间的大伙儿死别,天堂和地狱没什么不同。

    那天的圆桌会议上,彼得-杰克逊夫妇对于叶惟透露出的天堂,还是保留着他们的意见:华丽的天堂不会影响故事的观感,还可以有一种凄美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震撼。

    震他的颅骨,想玩视觉震撼拍《霍比特人》去。

    天堂戏并不全是绿幕戏,在故事板中一些场景和人间没什么分别,就是在费城一些外景地拍的,只是灯光、色彩的处理不同于人间镜头。

    但剧组还是给绿幕戏留了五天,叶惟要放慢速度的拍摄这些戏,细细地斟酌天堂和人间的情感统一。

    ……

    “fire。”

    此时摄影棚的绿幕前面正拍着苏茜刚到天堂的一场戏,她处身于森林包围着的小雪地中,天空下着鹅毛大雪,一开始就提醒观众“天堂等于雪花玻璃球”,而通过cgi特效,森林、雪地和落雪都会有点梦幻。

    灯光在打去,毛瑞尔操作着的数字摄影机在运转,叶惟、吉娅等十几人在望着那边的丽兹。

    丽兹的脸上有些疑惑,环顾起了周围,同时走动着台步,伸着手掌去接想象中的雪花,抬头望阴沉而有极光变幻的天空。

    “cut。”叶惟喊停下来,评价道:“还不错,但是我怎么说的?”

    众人不太明白,安德森感觉丽兹这第一条可以,刚才有听导演要求的吉娅也觉得丽兹做到了。

    丽兹却知道叶惟还有一个要求,她会超越他的要求,“演出自己的东西”,这样还不够吗?该怎么办?在雪地上打个滚?她真的想不到,实话道:“导演,我已经有发挥自己了。”

    “你没有,给我你的个性!再来一条。”叶惟用上了严厉的语气。

    “好吧,我尽力。”丽兹只能点头。

    看着眼前一幕,安德森、毛瑞尔等老伙计都想起了《灵魂冲浪人》片场的那一次小暴君爆发,“加菲猫”被骂得几乎哭出来,如果viy那么骂一个17岁少女,可能丽兹当场就要哭鼻子。

    吉娅倒挺是不良的期待,上回她错过了那场好戏。

    然而叶惟没有骂人,只是严肃的说:“我不满意你的表演,因为你不过是做了每个普通人都会做的反应,我要你的反应!”

    很快,“fire”再一次响起,接着是“不行”,丽兹的第二条没有调度变化,只是演得更浮夸了些,被叶惟批评“你不是在演舞台剧!”第三条也ng了,丽兹加了低头打量自己的动作,还扯了几下衣服、摸摸被割喉过的脖子。叶惟批评说“太多了,超过这个镜头的时长了。”第四条又ng了,丽兹加了句疑问台词“有人吗?”叶惟批评说“这是个没有台词的镜头。”

    丽兹被他ng得没了脾气,怎么还有个性呢?

    唉!就算是舞台剧,演员们都要经过长时间的一次次排演才可以上台表演;而不连贯的镜头表演,很多时候演员就是连自己在演什么都不知道,按照导演说的去摆出样子而已,反正观众不会知道。

    叶惟什么意思?丽兹昨晚电话问过哥哥,她哥哥在usc学影视制作的,哥哥说:“有些导演喜欢演员当木偶,有些不喜欢。他做好了摄影机的调度,但演员调度方面给你留了空间,这部分空间由你自己决定和发挥,你没有填补它的空白,他就不高兴。

    照你这么说,其实叶惟对你真好,他不只是拍自己的电影,还想着培养你,丽兹,你真是遇着好导演了。”

    当然了,18岁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人,你说好不好?哥哥说的这些,丽兹也明白,viy给演员空间、珍惜演员的个性,她早就有所体会,可是自己不是已经用掉那些空间了吗?

    还有?还要怎么?

    “不行!”第五条继续ng,丽兹蹦跳了一下。叶惟火大的喊道:“丽兹-奥尔森,我给你个建议,从你的裤子里滚出来!”

    听了这句怒嘲,众人都不敢说话,吉娅瞥了叶惟一眼,是不是有点过分?都构成性骚-扰了。

    但作为《异形魔怪》的专家级粉丝,丽兹知道这是瓦伦丁对朗达说的“get-out-of-诱r-pants!”太经典了。不管在什么时候,丽兹一听到这话就会爆笑,却不是现在。

    她也有点火了:“我想我有个主意,为什么我们不往我们要走的路丢个炸弹?当它爆炸,我们跑得就像该死的混蛋!”

    “你可以试试,我一直就是想你有你的主意。”叶惟说。

    丽兹深吸一口气,好了,我知道了,我是个演员,不是导演的木偶,不是拼图,不是工具,我是演员!!

    “fire。”

    第六条开始拍摄,丽兹疑惑的神情,环顾着周围,走动了几步,抬起头望着天空的大雪,举起手地抓了一把雪花,张开手掌来看,什么都没有,更加迷惑了。

    叶惟认真的盯着她,当她演完,就一声大喊:“cut!”

    丽兹望了过去,等着他又说为什么不行,却见他笑了起来:“这条不错,这条真不错。荔枝,刚才的五条,不管好坏,从中我都能看到你的个性,那都是你的创造!”丽兹的心头顿时很暖,是啊,真是遇着好导演了……

    她露齿笑问道:“第六条过了?”

    “不,第一条最好、也最自然。”叶惟的笑容不变,“后期剪辑我会选用第一条。”

    刚刚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的众人都愕然,丽兹更是张大嘴巴,什么!?那刚才在干嘛?多拍的五条是在干嘛?

    叶惟走到了她的身前,看着她的灰眸,鼓励道:“好好的记住刚才的感觉,那必定是一种创造的感觉,独立于导演之外,运用你的创造力给你的角色赋予你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那是你的。

    你表现出来了,我看到了,现在你对你自己、我对你都有了更多的了解,这样我们才能做到更好。至于这一回,虽然我不采用,总会有我采用的时候。”

    “嗯……”丽兹听得不由思考,“我在努力理解你这些话……”

    叶惟走了回去,“一边理解导演,一边创造自己,好演员都这样,比如我。”

    “混蛋。”丽兹双眸恨恨的瞪着他,嘴角却笑翘而起。

    ……

    终于!

    六月最后一周才刚刚开始,八卦媒体们在viy这台话题机器上终于有了新的收获,叶惟和伊丽莎白-奥尔森,确定约会!就在25日星期天,两人被拍到一起现身费城的pat-s-king-of-steak就餐。

    在狗仔偷拍到的一系列照片中,两人有说有笑,还亲昵的争抢食物,小奥尔森满脸的娇嗔,恋爱中的青春人儿。

    没有这回事?八卦者们、影迷粉丝们好笑,现在有了吧!

    尽管对于这起事件,双方发言人都迅速的否认恋情,莱斯利-达特对媒体说:“他们只是在那里巧遇了,都想在随剧组离开费城之前,再去吃一次奶酪牛排三明治。”

    巧遇?谁会相信?没有更好的掩饰理由了吗?像同行的还有其他人但没有被拍进照片?

    惟密们已经看见了viy的新女友,小1岁的小奥尔森。

    tmz就说了,这有几点表明,一是叶惟玩厌了姐弟恋,二是小奥尔森不那么容易追求,三是叶惟这次还挺认真。所以叶惟扬言收心专心追求小奥尔森,结果怎么样都看到了,她还是逃不过“希斯克拉姆”的魔掌。

    laineygos私p则表示“我们早就预言过了。”

    ……

    叶惟觉得这事怪自己,当时一路都没有发现有狗仔队跟着,他马的!但是身为明星,一起出现在pat-s-king-of-steak这种地方九成会曝光,看见丽兹就应该转头走的,没人相信是巧遇。

    莱斯利不相信,她说对公众说是巧遇还不如什么都不说,是他坚持要说事实,就是巧遇,过一百年都是。

    好友们什么态度?列夫发来一条短信:“又一个!惟哥,看来你又开始开火了,真羡慕你的生活!”

    家人们呢?远在中国旅游的妈妈接到线报,打来电话问:“惟,谈谈你的新约会?”

    “没有!我在追求莉莉,你知道的。”叶惟如实告诉老妈,老妈选择了相信。妮娜和艾米也会相信的。

    除了家人密友,其实别人怎么想,他并不在意,只在意莉莉怎么想。他发了解释短信给她,没有打电话,迫得太紧不好,他知道她需要时间。

    一个人说比不过两个人说,虽然都在酒店,互相的套房隔着不远,叶惟打给了丽兹。一说起这宗绯闻,她真是醒目:“你要我帮忙向你女朋友解释是吗?”但也有不满:“我还没着急呢,几个朋友问我我是不是成了你的猎物,我的姐姐们……算了。”

    “拜托了。”叶惟只好叹息,完全没有白天在片场的英武。

    “行,我认识她,我会搞定的。”丽兹似是不耐。

    叶惟一怔,“我还没说是谁。”

    “斯嘉丽-约翰逊?”

    “不!”

    “逗你玩的,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对吧。”

    “是的。事实上,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是一种更加浪漫亲密的关系,我们称为ia关系。你理解为恋爱关系就行了。”

    ……

    ia关系?不明白。真有情调,别人家的男朋友啊!

    丽兹懒懒的半躺在床上,她和莉莉-柯林斯认识,不算很熟,互相有手机号码的,当下发短信问知方便打电话,就打了过去:“嗨,莉莉,最近怎么样?我是打来解释的。”

    她全部说实话:“惟格和我昨天真是巧遇,我们在餐桌谈的都是电影的事情,准确的说是他指导我的表演。我们一起走是因为……他担心我会多吃,在拍摄期我不能胖,但我是个吃货。你知道的,我没有理由骗你。”

    手机传出莉莉的笑声:“伊丽莎白,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和他也没在约会。你们的绯闻我才知道,你告诉我的。”

    “我知道,他有说你们是特别的关系。”丽兹也笑了一声。

    “别听他的,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朋友都不是。”莉莉说。

    “什么?”丽兹感觉自己满头的问号,“但是他说……”

    莉莉话声平静:“他在追求我,我已经拒绝过他了,他还在坚持的阶段,但我对他真的没有感觉。所以你不需要和我解释的,你们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哈!丽兹古怪的转转眸,叶惟在一厢情愿?想着最近的叶惟,她好心为他说好话:“他不错的,他妹妹走失寻回的事发生后,他从洛杉矶回来变了很多,我是见不到他有花心,只是男子气慨。”

    那头的莉莉沉默了一下,说道:“麻烦你转告他,别继续了,让大家都好好过日子。”

    “哦。”丽兹越发感到有趣,这真有意思,那可是viy!打趣的问道:“你真不要了?不要我就领走了哦,我还挺想约会他的,最近这个他。”话说出口,她心头一跳。

    “你要就领走吧,小心他,他最懂玩弄感情了。”莉莉轻笑的说。

    “跟你开玩笑啦,他很爱你的,我没有机会。”丽兹说着顿了顿,心中又感没劲,如果现在演苏茜看着雷和露丝亲吻的镜头,一定很有创造力。她又道:“好啦,就是这样,你们我不清楚,总之我和他没有发生任何什么,没有在约会!”

    “好的,再见,晚安。”

    “晚安。”

    结束通话后,丽兹看看手上的手机,想了一会,笑了一会,才打给叶惟作回复:“都说了,全说了。”

    “谢谢,她怎么说的?”叶惟着急的问。

    “唔……她的反应就像……她不喜欢你,她不在乎你。”

    “听上去像而已。”

    “她让我转告你‘别继续了,让大家都好好过日子。’”

    “你把她的原话一句句复述出来。”

    “那不行,这涉及到**。”

    “拜托。”

    “不行,真的不行。”

    “拜托……”

    “就给你说一句,你也该明白了‘小心他,他最懂玩弄感情了。’”

    “还有呢?”

    “再见,晚安。”

    “嘿,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