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tlb剧组之所以选择在多伦多拍摄为期5天的绿幕戏,还是制片老原因,税低、便宜。

    拍了8周的《魔女嘉莉》如期在上周杀青了,叶惟一直都从金伯莉-皮尔斯那关注着它的拍摄情况,尤其是妮娜的状况。金伯莉说妮娜越演越好,最后这几周,她的发挥尤为出色。

    妮娜这个夏天还会参与《迪格拉丝中学:下一代》第六季的拍摄。

    叶惟没有联系她,更没有到士嘉堡探望她。他和她都知道,他们暂时不适宜走近,这对大家向前看都好。

    周一这天早上,剧组就在摄影棚开工。叶惟也是第一次拍绿幕戏,毛瑞恩等人同样经验不足,但剧组有视觉特效部门,在视觉特效总监罗杰-盖特的领导下协同导演完成工作。

    预算2500万,划给特效部分的预算并不高,对这部电影来说刚刚好。

    tlb最大的陷阱是什么?天堂。

    在怎么处理天堂的问题上,叶惟和彼得-杰克逊不只一次吵翻天,也是他赢下改编权的主要原因,艾丽斯-西伯德相信了他的思路。天堂不需要也不能华丽,它甚至并不美好。

    不管怎么处理天堂,上映后是一定会有争议的,因为原著中的和基督教描述的天堂都相去甚远。就算狡猾的说那其实是天堂和人间的中间站,谁会在乎呢?那就是天堂。

    也许最没有争议的天堂处理就是一团光芒,没有场景,没有色彩,没有状态,没有声音……不用拍了。

    这方面的争议是无法解决、无法解释的,因为设定就这样。或许会有观众质疑说“这不合理”,嘿设定就是设定。像西伯德说的“这和宗教无关”,只是她幻想的天堂而已。

    天堂既要具象化,有一定的幻想表现力,又不能太过张扬特效,花哨的天堂毫无意义,只会拖垮故事的主情感。

    这是叶惟对于tlb天堂的基调。

    苏茜去世后就已经不再是主角了,占主角地位的是人间,她的成长是作为支线去存在,她更多是一个旁观者。所以天堂的作用服务于人间,它的情感不能和人间的情感发生冲突,只能是一种渲染、烘托。

    他的想法简单而言,天堂不是一个游乐园,尽管原著中苏茜的天堂十分开阔,有苦中的快乐,有朋友、有老师,后来还和去世的外公互相探访……这些都不能忠于原著。

    苏茜的所谓天堂,只是个非常小的地方,像一个后花园那么小,周围被阴深密集诡异的森林包围,有一种强烈的禁闭感。虽然景象会有变化,却都会很破落凋零,不会有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那般程度的幻想。

    她的天堂景象与人间故事、她的心情相联系,但无论是悲痛或轻缓神经,怅然是贯穿其中的。

    随着人间众人的恢复、苏茜的成熟,她的天堂才相应地渐渐开阔美丽起来,最后禁闭感会被完全粉碎,重新有了希望。

    所以苏茜的遇害,不是让她到了一个更好更快乐的地方,所有的快乐并不源于天堂,而源于她自己和她的家人朋友们的心。

    怎么去渲染苏茜在天堂的禁闭、压抑,又以什么方式去窥看人间?

    叶惟想过很多,最终还是从最开始得到了答案,雪花玻璃球。

    当苏茜要观看人间,她走近森林的边缘,周围就会出现全息影像一般的无形玻璃球球面,从上而下的笼罩着她的天堂,通过球面的影像,让她看到人间的景象,仿佛置身于旁边。

    看上去触手可及,苏茜伸手去抚摸玻璃球面,甚至可以抚到家人的、雷的影像脸庞,但她不是真的抚到。

    凯尔茜演的“哈莉”是唯一出现在苏茜的天堂的人,她把原著中的辅导员弗妮等人的功能作用全部承包了。

    在苏茜重获新生之前,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完美的世界”之中,直至影片的结局。

    叶惟对自己提醒了又提醒,天堂的每个场景、每个镜头产生的作用都要有效、狠心、慎之又慎!

    那不是什么放松观众神经、安慰观众破碎心灵的糖果,那只能是毁灭观众最后一丝幻想“苏茜在天堂上幸福快乐”的大石,压到观众的心灵最深处,压碎它。

    苏茜在天堂上过得一点都不好!死亡就意味着失去、悲痛、负面,与人间的大伙儿死别,天堂和地狱没什么不同。

    那天的圆桌会议上,彼得-杰克逊夫妇对于叶惟透露出的天堂,还是保留着他们的意见:华丽的天堂不会影响故事的观感,还可以有一种凄美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震撼。

    震他的颅骨,想玩视觉震撼拍《霍比特人》去。

    天堂戏并不全是绿幕戏,在故事板中一些场景和人间没什么分别,就是在费城一些外景地拍的,只是灯光、色彩的处理不同于人间镜头。

    但剧组还是给绿幕戏留了五天,叶惟要放慢速度的拍摄这些戏,细细地斟酌天堂和人间的情感统一。

    ……

    “fire。”

    此时摄影棚的绿幕前面正拍着苏茜刚到天堂的一场戏,她处身于森林包围着的小雪地中,天空下着鹅毛大雪,一开始就提醒观众“天堂等于雪花玻璃球”,而通过cgi特效,森林、雪地和落雪都会有点梦幻。

    灯光在打去,毛瑞尔操作着的数字摄影机在运转,叶惟、吉娅等十几人在望着那边的丽兹。

    丽兹的脸上有些疑惑,环顾起了周围,同时走动着台步,伸着手掌去接想象中的雪花,抬头望阴沉而有极光变幻的天空。

    “cut。”叶惟喊停下来,评价道:“还不错,但是我怎么说的?”

    众人不太明白,安德森感觉丽兹这第一条可以,刚才有听导演要求的吉娅也觉得丽兹做到了。

    丽兹却知道叶惟还有一个要求,她会超越他的要求,“演出自己的东西”,这样还不够吗?该怎么办?在雪地上打个滚?她真的想不到,实话道:“导演,我已经有发挥自己了。”

    “你没有,给我你的个性!再来一条。”叶惟用上了严厉的语气。

    “好吧,我尽力。”丽兹只能点头。

    看着眼前一幕,安德森、毛瑞尔等老伙计都想起了《灵魂冲浪人》片场的那一次小暴君爆发,“加菲猫”被骂得几乎哭出来,如果viy那么骂一个17岁少女,可能丽兹当场就要哭鼻子。

    吉娅倒挺是不良的期待,上回她错过了那场好戏。

    然而叶惟没有骂人,只是严肃的说:“我不满意你的表演,因为你不过是做了每个普通人都会做的反应,我要你的反应!”

    很快,“fire”再一次响起,接着是“不行”,丽兹的第二条没有调度变化,只是演得更浮夸了些,被叶惟批评“你不是在演舞台剧!”第三条也ng了,丽兹加了低头打量自己的动作,还扯了几下衣服、摸摸被割喉过的脖子。叶惟批评说“太多了,超过这个镜头的时长了。”第四条又ng了,丽兹加了句疑问台词“有人吗?”叶惟批评说“这是个没有台词的镜头。”

    丽兹被他ng得没了脾气,怎么还有个性呢?

    唉!就算是舞台剧,演员们都要经过长时间的一次次排演才可以上台表演;而不连贯的镜头表演,很多时候演员就是连自己在演什么都不知道,按照导演说的去摆出样子而已,反正观众不会知道。

    叶惟什么意思?丽兹昨晚电话问过哥哥,她哥哥在usc学影视制作的,哥哥说:“有些导演喜欢演员当木偶,有些不喜欢。他做好了摄影机的调度,但演员调度方面给你留了空间,这部分空间由你自己决定和发挥,你没有填补它的空白,他就不高兴。

    照你这么说,其实叶惟对你真好,他不只是拍自己的电影,还想着培养你,丽兹,你真是遇着好导演了。”

    当然了,18岁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人,你说好不好?哥哥说的这些,丽兹也明白,viy给演员空间、珍惜演员的个性,她早就有所体会,可是自己不是已经用掉那些空间了吗?

    还有?还要怎么?

    “不行!”第五条继续ng,丽兹蹦跳了一下。叶惟火大的喊道:“丽兹-奥尔森,我给你个建议,从你的裤子里滚出来!”

    听了这句怒嘲,众人都不敢说话,吉娅瞥了叶惟一眼,是不是有点过分?都构成性骚-扰了。

    但作为《异形魔怪》的专家级粉丝,丽兹知道这是瓦伦丁对朗达说的“get-out-of-诱r-pants!”太经典了。不管在什么时候,丽兹一听到这话就会爆笑,却不是现在。

    她也有点火了:“我想我有个主意,为什么我们不往我们要走的路丢个炸弹?当它爆炸,我们跑得就像该死的混蛋!”

    “你可以试试,我一直就是想你有你的主意。”叶惟说。

    丽兹深吸一口气,好了,我知道了,我是个演员,不是导演的木偶,不是拼图,不是工具,我是演员!!

    “fire。”

    第六条开始拍摄,丽兹疑惑的神情,环顾着周围,走动了几步,抬起头望着天空的大雪,举起手地抓了一把雪花,张开手掌来看,什么都没有,更加迷惑了。

    叶惟认真的盯着她,当她演完,就一声大喊:“cut!”

    丽兹望了过去,等着他又说为什么不行,却见他笑了起来:“这条不错,这条真不错。荔枝,刚才的五条,不管好坏,从中我都能看到你的个性,那都是你的创造!”丽兹的心头顿时很暖,是啊,真是遇着好导演了……

    她露齿笑问道:“第六条过了?”

    “不,第一条最好、也最自然。”叶惟的笑容不变,“后期剪辑我会选用第一条。”

    刚刚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的众人都愕然,丽兹更是张大嘴巴,什么!?那刚才在干嘛?多拍的五条是在干嘛?

    叶惟走到了她的身前,看着她的灰眸,鼓励道:“好好的记住刚才的感觉,那必定是一种创造的感觉,独立于导演之外,运用你的创造力给你的角色赋予你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那是你的。

    你表现出来了,我看到了,现在你对你自己、我对你都有了更多的了解,这样我们才能做到更好。至于这一回,虽然我不采用,总会有我采用的时候。”

    “嗯……”丽兹听得不由思考,“我在努力理解你这些话……”

    叶惟走了回去,“一边理解导演,一边创造自己,好演员都这样,比如我。”

    “混蛋。”丽兹双眸恨恨的瞪着他,嘴角却笑翘而起。

    ……

    终于!

    六月最后一周才刚刚开始,八卦媒体们在viy这台话题机器上终于有了新的收获,叶惟和伊丽莎白-奥尔森,确定约会!就在25日星期天,两人被拍到一起现身费城的pat-s-king-of-steak就餐。

    在狗仔偷拍到的一系列照片中,两人有说有笑,还亲昵的争抢食物,小奥尔森满脸的娇嗔,恋爱中的青春人儿。

    没有这回事?八卦者们、影迷粉丝们好笑,现在有了吧!

    尽管对于这起事件,双方发言人都迅速的否认恋情,莱斯利-达特对媒体说:“他们只是在那里巧遇了,都想在随剧组离开费城之前,再去吃一次奶酪牛排三明治。”

    巧遇?谁会相信?没有更好的掩饰理由了吗?像同行的还有其他人但没有被拍进照片?

    惟密们已经看见了viy的新女友,小1岁的小奥尔森。

    tmz就说了,这有几点表明,一是叶惟玩厌了姐弟恋,二是小奥尔森不那么容易追求,三是叶惟这次还挺认真。所以叶惟扬言收心专心追求小奥尔森,结果怎么样都看到了,她还是逃不过“希斯克拉姆”的魔掌。

    laineygos私p则表示“我们早就预言过了。”

    ……

    叶惟觉得这事怪自己,当时一路都没有发现有狗仔队跟着,他马的!但是身为明星,一起出现在pat-s-king-of-steak这种地方九成会曝光,看见丽兹就应该转头走的,没人相信是巧遇。

    莱斯利不相信,她说对公众说是巧遇还不如什么都不说,是他坚持要说事实,就是巧遇,过一百年都是。

    好友们什么态度?列夫发来一条短信:“又一个!惟哥,看来你又开始开火了,真羡慕你的生活!”

    家人们呢?远在中国旅游的妈妈接到线报,打来电话问:“惟,谈谈你的新约会?”

    “没有!我在追求莉莉,你知道的。”叶惟如实告诉老妈,老妈选择了相信。妮娜和艾米也会相信的。

    除了家人密友,其实别人怎么想,他并不在意,只在意莉莉怎么想。他发了解释短信给她,没有打电话,迫得太紧不好,他知道她需要时间。

    一个人说比不过两个人说,虽然都在酒店,互相的套房隔着不远,叶惟打给了丽兹。一说起这宗绯闻,她真是醒目:“你要我帮忙向你女朋友解释是吗?”但也有不满:“我还没着急呢,几个朋友问我我是不是成了你的猎物,我的姐姐们……算了。”

    “拜托了。”叶惟只好叹息,完全没有白天在片场的英武。

    “行,我认识她,我会搞定的。”丽兹似是不耐。

    叶惟一怔,“我还没说是谁。”

    “斯嘉丽-约翰逊?”

    “不!”

    “逗你玩的,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对吧。”

    “是的。事实上,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是一种更加浪漫亲密的关系,我们称为ia关系。你理解为恋爱关系就行了。”

    ……

    ia关系?不明白。真有情调,别人家的男朋友啊!

    丽兹懒懒的半躺在床上,她和莉莉-柯林斯认识,不算很熟,互相有手机号码的,当下发短信问知方便打电话,就打了过去:“嗨,莉莉,最近怎么样?我是打来解释的。”

    她全部说实话:“惟格和我昨天真是巧遇,我们在餐桌谈的都是电影的事情,准确的说是他指导我的表演。我们一起走是因为……他担心我会多吃,在拍摄期我不能胖,但我是个吃货。你知道的,我没有理由骗你。”

    手机传出莉莉的笑声:“伊丽莎白,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和他也没在约会。你们的绯闻我才知道,你告诉我的。”

    “我知道,他有说你们是特别的关系。”丽兹也笑了一声。

    “别听他的,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朋友都不是。”莉莉说。

    “什么?”丽兹感觉自己满头的问号,“但是他说……”

    莉莉话声平静:“他在追求我,我已经拒绝过他了,他还在坚持的阶段,但我对他真的没有感觉。所以你不需要和我解释的,你们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哈!丽兹古怪的转转眸,叶惟在一厢情愿?想着最近的叶惟,她好心为他说好话:“他不错的,他妹妹走失寻回的事发生后,他从洛杉矶回来变了很多,我是见不到他有花心,只是男子气慨。”

    那头的莉莉沉默了一下,说道:“麻烦你转告他,别继续了,让大家都好好过日子。”

    “哦。”丽兹越发感到有趣,这真有意思,那可是viy!打趣的问道:“你真不要了?不要我就领走了哦,我还挺想约会他的,最近这个他。”话说出口,她心头一跳。

    “你要就领走吧,小心他,他最懂玩弄感情了。”莉莉轻笑的说。

    “跟你开玩笑啦,他很爱你的,我没有机会。”丽兹说着顿了顿,心中又感没劲,如果现在演苏茜看着雷和露丝亲吻的镜头,一定很有创造力。她又道:“好啦,就是这样,你们我不清楚,总之我和他没有发生任何什么,没有在约会!”

    “好的,再见,晚安。”

    “晚安。”

    结束通话后,丽兹看看手上的手机,想了一会,笑了一会,才打给叶惟作回复:“都说了,全说了。”

    “谢谢,她怎么说的?”叶惟着急的问。

    “唔……她的反应就像……她不喜欢你,她不在乎你。”

    “听上去像而已。”

    “她让我转告你‘别继续了,让大家都好好过日子。’”

    “你把她的原话一句句复述出来。”

    “那不行,这涉及到**。”

    “拜托。”

    “不行,真的不行。”

    “拜托……”

    “就给你说一句,你也该明白了‘小心他,他最懂玩弄感情了。’”

    “还有呢?”

    “再见,晚安。”

    “嘿,嘿!”

第467章 拿出你的个性    tlb剧组25号周日这天休息,将乘坐晚上7点的航班前往多伦多,明天复工。

    剩下的都是绿幕戏,演员中只有丽兹和凯尔茜前去,其余主要演员在这几天都已经陆续告别了剧组。两周时间不多,在这种精确而超时的快速拍摄下,基努、薇姿、萨兰登、图齐等人的戏瘾都不算满足。

    “小子啊,你什么时候翻拍《哈洛与慕德》?我们一起演。”萨兰登既是开玩笑,如果来真的也行。叶惟回答她:“你还不够老演慕德。”这话把萨兰登甜得大笑。

    薇姿要去演王家卫的《蓝莓之夜》了,道别时叶惟和她说笑:“王家卫问过我‘如果,我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也该告诉他我的答案了‘不会,你要坐的可是泰坦尼克号。’”薇姿笑着答应下来。

    “等着因为哈维先生被人骂翻天又赞翻天吧,你个该死的。”叶惟对图齐说。图齐用独特的嗓音发出一串诡异的笑声。

    “基努,对不起!”叶惟郑重的向基努做了道歉,“在对你的导戏上,我的行为非常不道德、缺乏人性。像外婆说的,我明知道那样不对,但看到你美妙的表演,我又很喜欢。你告诉我?”

    “我只怕我演得不够好。”基努说道。两人话中有话,都知道一切为了让这个故事更好一点、更好一点的呈现银幕上。叶惟点头说:“超棒,为了你的付出,我也要把这部电影尽力做到最好。”

    少女们的道别充满依依不舍。

    玛歌特要回去澳大利亚了,这几周对于她十分梦幻,梦想都成真了。昨天夜晚,她想和叶惟来take-two,并没有如愿。

    叶惟是满意她的表现的,“克莱丽莎”没什么发挥空间,像杰克晚上到玉米地追凶那场戏,他把在田间鬼混的克莱丽莎和布莱恩误当凶手扑击,结果被布莱恩用他的棒球棍把他打成重伤。玛歌特就是在旁边慌惧的惊叫,但她演得很用心。

    要说玛歌特和艾梅柏,外形差不多,表演天赋却不是同一个级别,玛歌特懂什么叫表演。生活造就人,家境贫苦却接受精英教育,这个16岁女孩有着很高、很细腻的感知。这样长远发展,她绝对不只是克莱丽莎。

    “回去继续努力,努力永远不会错。”叶惟对她很有期望。

    “viy,我还是不要你的资助了。”玛歌特有些失落,还以为自己能成为他的绯闻女友,或者秘密情人。

    叶惟激励了她一番:“你以为我没有收获?我能帮助你,我感到高兴,当你成为一位优秀演员、一位明星,我更会非常有成就感,这是我得到的。如果以后你是大人物,我衰到谁都不理会,你还能拉我一把,这也是投资!所以你好好努力、上学、恋爱、生活。玛姬,说真的,我对你有一份愧疚,就不要让它更大了。”

    玛歌特虽然不懂他的心思,但被说动了,继续接受他的资助,都记账下来以后有钱再还。

    “能给我一个吻吗?”她又期待的问。

    “不行。”叶惟笑了笑,“我们是朋友。”

    茉迪要回去洛杉矶,她的不舍几乎全用神色来表达,没说什么话。

    说起茉迪的表现,叶惟就满心欣慰,一种哥哥的情感。

    这位农场女孩一表演起来就变了个人,仿佛天生就可以说代入代入、说抽离抽离,前后不用几秒。这种本事该是她透露说自己长年在生活中表演所练就的,都成天性了。

    大琳茜又是很适合她本色的角色,安静、内敛,而又有着灵动。她演得太棒了。

    但他最欣赏的不是她的天赋,而是她的勤奋好学,她对“琳茜”做的功课比丽兹对“苏茜”做的还要多,超量的完成他的要求,对琳茜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了然于心,堪比一本tlb了。

    她也谨记着自己受教育程度低的缺陷,半年来上表演课、也在通过在线课程修读高中学业,以后想上大学。不求像艾米读哥大、波特曼读哈佛、薇姿读剑桥那样,就想多些文化,读社区大学都好。

    叶惟对此百分百支持,不用愁学费,惟哥给!

    不过茉迪的另一个梦想,他就爱莫能助了,那就是找到她的妈妈。

    一次聊天中,她怯怯的说过她妈妈就像苏茜妈一样走了,但原因是她父亲不是什么好人,这些年毫无音讯。他帮不了她,如果她妈妈还活着,有看金球奖,有关注电影娱乐新闻,都会知道茉迪的现状,没有现身来认她,那多半是因为羞愧。

    这次还有很多受骗少女得到演同学的机会,叶惟遵守着承诺,让那些表现特异的少女更多地露脸。虽然全是群演,却也是破冰的演出经历。她们的事业都在平稳发展中,好几个人签了不错的经纪,通过试镜在不同的独立电影、电视电影出演配角。

    “小琳茜”西尔莎-罗南早一步就离开剧组了。

    因为她才12岁,对于她的工作福利,剧组都照顾到位,盯着她的不只是sag,还有儿童福利机构、一路跟随的她的母亲。还好到了暑假不用雇请教师,她又是配角,一天下来她个人的工作时长不会超时。

    叶惟喜欢西尔莎这个小家伙,他会选择安娜索菲亚演商业片,选择西尔莎演文艺片。她的天赋实在太高了,外形气质可以多变,演技更是超乎年龄的成熟。

    如果是要拍一辈子电影,他的导演生涯才刚刚开始,和这些少女的合作也才刚刚开始。现在除了《冬天的骨头》的詹妮弗-劳伦斯和艾丽西卡-维坎德不知道怎么样,西尔莎是他最想有下次合作的那一位。

    道别的时候,他说:“下次合作见。”

    “下次合作见。”西尔莎的蓝眼眸神采高兴而憧憬。

    会的。离开费城之际,叶惟对这帮未来少女中最不满意的人却是,荔枝,莉姿,丽兹,伊丽莎白-奥尔森。

    不是她不好,是他感觉她还可以更好!感觉她始终没有被完全激活。

    真不甘心,怎么才能让她更好?首先应该说,她的问题是什么?

    在漫长的筹备期里,丽兹并不是不够努力,对于“苏茜”准备充分,也不是缺乏理想力、想象力和反应力,这些她没问题。

    他这些天渐渐有所察觉,她最大的问题或许是过于信奉:“舞台是演员的,电视是编剧的,电影是导演的。”

    他们一旦往深里讨论,她就会试图去理解他,而非发展自己。所以他极少看到她的鬼点子,她的表现力没有如她在选秀会舞台上甚至排演时那么好。

    她总要排演,寻着空就排演。他问起,她说“我害怕即兴表演。”

    这家伙不是害怕即兴表演,她是害怕没有实现导演的想法。

    在几周前,叶惟真的没有想过丽兹会有这个问题,因为她在选秀会和试镜中是那么自信、投入、倔强,那是好演员应该有的态度,结果到了片场就不见了,比导演的跟屁虫好一些。

    但她不是不自信,她看得太透了。

    虽然那是事实,却不是事实的全部,一个伟大演员不只是在于实现导演的意图,还要赋予人物灵魂。有灵魂的人物是不会甘心被导演和剧本绝对操纵的,所以才会有创作分歧、临场发挥这些回事。

    叶惟想要的是一个会反驳他质疑他的演员,甚至在他强硬的说“你就怎么怎么演”后,还是会说“我不同意你”,还非要以自己的方案多拍一条,哪怕最后成了剪辑室地板上的垃圾。但有可能不是呢?导演的想法也会变。

    丽兹没有这样的心态。八位少女都没有,艾玛没有,谢琳没有,西尔莎没有,茉迪没有……

    对于艾玛,叶惟有着别的愧疚,拍摄《灵魂冲浪人》时,他对她的放任确实多了些。这真是糊涂账,他应该放任丽兹,她却死抓着他;他不应该放任艾玛,却让她自由发挥了。

    两人都可以更好,只要找准适合她们的方式。

    现在在他心中,不论戏份,少女们的表现高低排行是:西尔莎,茉迪,丽兹,玛歌特,艾玛,谢琳,达科塔,凯尔茜。

    他希望当tlb杀青,丽兹会排到最前面。

    最后一周的绿幕戏只会更加难演,那真的近乎完全是实现导演的想象,没有场景、没有对手,最多有个凯尔茜,凭着导演说的镜头画面,对着空气进行表演。以丽兹的性子,她的发挥将更一步受限。

    但另一方面,天堂戏将会展现苏茜的更多面,多种不同的情感、一个复杂的整体,这对丽兹的要求也会更高。

    叶惟准备在前去多伦多的飞机上和丽兹谈一谈,也许已经迟了点,没办法,才弄明白。

    ……

    周日这天下午,叶惟又独自一人开车逛费城,又给莉莉买了一些有意思的礼物。

    当时间差不多,前往机场集结之前,他到了南第9大街、沃顿街和东柏西约克大道交叉口的“pat-s-king-of-steak”,费城最出名的奶酪牛排三明治店,准备再吃一回就走。

    上个月刚到费城,他就和艾丽斯-西伯德夫妇来过一次,后来与吉娅大师等很多人又来过一回。

    虽然开店76年了,24小时营业顾客络绎不绝,还就是马路边的一家快餐小店,一个个装着名人照片的相框挂在四周墙壁的上方,食客们分散在户外的红铁桌椅边,吃着美味但不健康的快餐。

    叶惟往路边停好小轿车,就要走去点取餐窗口,却看到了什么。

    只见一个金发灰瞳的少女坐在前面一桌边,正大快朵颐着一个奶酪牛排三明治,桌上还放着两个、一些薯条和一杯可乐。她的神情悠然自得,或者说陶醉,当吃完那一个,吮吮大拇指,又拿起了一个。

    老天!叶惟既无奈,又愤怒,她是不是想明天就胖得像一只圆桶!?

    他走了过去,什么都没说的往她桌对面坐下。

    丽兹怔了怔的望来,见到他,咬着三明治的嘴巴不但没有停下,还急忙地大咬一口,生怕被他抢走没得吃一般。

    “你在做什么?”叶惟问。

    “你来这里做什么就是我在做什么。”丽兹话声含糊,两边腮帮鼓了起来,连连地嚼动,手上悄然把桌上的三明治拉到自己的旁边,眸光故作温婉的看着他。

    叶惟的大手伸去,一把抢过了那个三明治,丽兹连忙的叫停:“那是我的!”叶惟已经咬吃了一口,拿着三明治似要递还给她:“嗯?”丽兹顿时很郁闷:“你好粗鲁。”

    他看着她,以一种好奇的语气问道:“你不在乎你很胖?”丽兹也以一种奇怪的语气反问他:“为什么我要在乎?”叶惟更奇怪了:“因为……女孩们总是在乎。我不是有体重歧视,我超爱梅丽莎-麦卡西的,我就是奇怪。”

    丽兹咽下一大口三明治,饮了一口可乐,慢慢的说:“女孩们总是在乎体重是因为世界的审美观是瘦是美丽,肥是丑陋。她们不肥,就能从美丽那里获取幸福。”他听着点头,她继续道:“但她们总是忘记,人类还能从美食里获取幸福,而我。”

    她又吃了起来:“我更在乎从美食里得到的幸福,所以不全是我不在乎,只是有时候……”

    见她语顿,叶惟说道:“美丽,我所欲也,美食,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美丽而取美食者也。”

    “是的!就是这个道理。”丽兹遇到知己似的笑开了脸,看看那边的点取餐窗口,“我现在再去买一个。我一次要吃三个的,医生说我的胃特别大,行吧?”

    “不行。”叶惟摇头,“等tlb杀青了,你一次吃十个我都不管你,现在不行。”

    丽兹不情愿的噘长了嘴,嚼食的速度慢了下来,“我会饿的,等会我们还得坐那么久的飞机。”

    “一个半小时。”

    “但飞机餐很难吃。”

    “那你就不要吃。”

    “噢啊!”丽兹发出一声哀嚎,突然双眸一亮,问道:“你会做中餐吗?”见他点头,她更有些兴奋期待:“世界上从美食里得到最多幸福的也许是中国人,也许是意大利人。”叶惟肯定的说:“绝对中国人,不信问吉娅。”

    “我听说西方的中餐都不正宗的,我就想你能不能让我尝到些正宗的?”丽兹食指大动。

    叶惟闻言想起什么,不由得哈哈大笑,笑声之大让周围食客都望来。

    丽兹有点困惑的看着他,“什么?我无意冒犯……”叶惟笑道:“没有,你听说的是对的。我是会做些正宗的中餐,但我的厨艺一般般,要吃最正宗的当然要到中国去吃。”

    他望望旁边车流不断的街道,“我有几年没回亚洲了,最想念的就是那里的美食,我准备八月份回去旅游,我家人现在就在中国玩。你知道不,虽然你爸爸是开银行的,但你们去中国也不会被抓起来,除非破产了,告诉你的姐姐们。”

    “真受够你拿我姐姐们说事。”丽兹沉下了脸,“我和她们不同!我甚至是无神论者,是的!我不信教,和你一样。”

    “不一样,我是泛神论者。”叶惟打量着她发怒的脸容,微笑问道:“荔枝,为什么你不在片场这么对我?”丽兹疑惑,叶惟又道:“我是说一种强硬的态度,在片场,你太过尊敬我了,我引导你鼓励你,可是你始终走得不够深。”

    “你是导演。”丽兹不太明白。叶惟引导她:“你在想什么?说说。”丽兹说道:“你是导演,还是比我聪明八百倍的天才!还是拍的独立电影,独立电影就是导演的啊。跟你相比,我都不懂什么是电影,我就是……”她想了想,“我是一块拼图。”

    叶惟一时默然,这女孩不是不高傲,她的高傲在于,她认为自己看到本质电影演员是导演的木偶。

    “你是拼图不假,但你应该做一块有自我意识的拼图,只有学会反对我,你才能释放你全部的潜能。”他劝说。

    丽兹思索的颦眉:“我还在学习怎么理解你。老实说,我是个聪明人,当别人要想很多,我觉得这不明摆着的吗。只是在你面前,我能怎么呢?”她耸耸肩,“你太该死的聪明和才华横溢了,这句话你可能每天都听到,它是事实。我就是你的一个学生。”

    “嘿。”叶惟很无奈,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大咧咧一些反而不会把他太当回事,认真道:“别那样想!我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和你这么说了,你就演你的,更狂野一些!更忘我一些!你还可以更好!伊丽莎白-蔡斯-奥尔森,拿出你的个性!”

    丽兹却越想越感觉为难,“‘苏茜’不是蜘蛛侠的女朋友什么的,她是一部独立电影的女主角,你的电影……”

    “是的,这是我的电影,但苏茜是你的苏茜。”叶惟细细的引导着她转过这个脑筋弯:“就像我是联邦政府,你是州政府,你有权制定你的法律。也许你反对我10次,有9次我会说‘你的想法烂透了’、‘你是个白痴’,但有1次!我说‘按你的来’,那就是你的闪光,那是我需要的!”

    “我尽力……”丽兹嘀咕,观念不是那么容易扭转过来,“那也太难了。”

    “难也要做,你反对导演成功得越多,你演得越好。”

    “为了反对而反对?”

    “不是,激活你自己,我们不可能什么都一个想法。看到苏珊-萨兰登怎么演戏的吗?看到她那个精神劲头吗?”

    “但是……”

    “没有但是!”叶惟对丽兹一笑,“我们的目标可是拿到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丽兹顿时也一笑。

    “电影是导演的,演戏的人却不是导演。”叶惟站起身,往点取餐窗口走去,“不全是。”

    “你要做什么?”

    “我一次要吃三个。这事情你想都别想!我是男生,高你20cm,三个已经很节制了。”

    “真不公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