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六月的费城早上5点半就日出了,tlb剧组的开工时间是早上7点半,但在此之前剧组就已经从万怡酒店出发,前往今天的拍摄地山谷地高中做准备工作。

    等会要拍的一场戏出于原著中第6章,这天苏茜上学,由于迟到而从学校后门溜进去,在礼堂舞台边被旷课的雷叫住,然后在他的撺掇下也爬上了舞台支架一起旷课。

    一番青春男女的交谈后,正当雷要吻苏茜,露丝从舞台旁边的门推开走出,跟着的校长彼得-福德先生和教美术的莱恩小姐斥责她,因为她在美术课上画了一幅裸体女人的画作,对其他学生影响不好。

    这时候的露丝是可怜失败的,她在校长两人走后开始抽泣,最糟糕的是雷和苏茜从舞台支架下来要走,他们都听到看到了。露丝对雷的旷课毫不奇怪,他照样好成绩,她只想确定另一个人是不是苏茜,苏茜旷课的概率“就像班上最聪明的女孩被训导人员大声责骂一样微小”,她问了:“苏茜-沙蒙?”

    以原著的话,此时的露丝是个“安静的反叛分子”,学校里没人留意的隐形人,但相当叛逆;雷是个“比其他人都聪明八百倍的火星人”,旷课是家常便饭。最乖的最想变酷的人是苏茜,出事的偏偏是她。

    叶惟改编剧本时,还没有定框架就已经决定完全采用这个场景。

    彼得-杰克认为雷和露丝的登场可以合并到其它场景中,像苏茜家人一同出游、像苏茜和雷的走廊接吻戏。

    叶惟不认同,在他的架构中,这场戏的作用不只是人物登场,有非常重要的几点,一是表现14岁的苏茜情窦初开,再加上那场吻戏后,一对青春恋人开始萌生。这不是爱情电影,但有了这股情感,苏茜这个人物才完整,有亲情、有青涩的爱情。

    她和雷是美好的,她的遇害使这个美好被玷污、破灭、嘎然而止,观众们才会能有多心痛就多心痛。

    其二是一种前后的对比变化而生的复杂怅惆,正是苏茜的心情。

    那时候她的青春比露丝的更有盼头、更刺激有趣,也更优越,家境、外貌、学校人气都苏茜更高,她还和雷恋爱了。而露丝只是被校长骂哭的怪胎,苏茜和雷在舞台支架上听着,她尴尬,雷捏她的手,然而很快一切就变了。

    当苏茜伸手去触碰露丝的脸颊,当她在天堂上痴看着雷和露丝渐渐走近。观众们自然感受到,那些原本属于她的美好都没有了,永远没有了,属于别人的了。

    所以这是个重要场景,不但不做场景上的合并改编,叶惟还要把它好好拍,加强它所产生的情感的渲染。

    如果说杰克逊是着眼“案发前、案发、查案、破案”,这些阶段要有的情感点随便合并安放,有就行;叶惟不是,他着眼故事的种种美好被摧毁,除了哈维先生,每个人都有了巨大的创伤,在时间中慢慢恢复。

    苏茜和雷的感情必须渲染。

    先是一个姐妹走在上学路的场景,随着苏茜的旁白“一周前,我第一次戴着这朵帽子上学,那时我还不喜欢它,但发生了一些事。”接这个场景,之后苏茜再旁白说“那一周,太奇妙了”,用一个蒙太奇展现她最后的幸福时光。有在家里、有在校园,都与她和雷有关,亲情、爱情都融合进去。

    比如雷在课堂上给苏茜递情书字条。苏茜夹在诗集里带回家后,琳茜无意中翻起诗集看了打趣她。姐妹两人因此争闹起来,闹得似乎全家都要翻转却其实很温馨,以后沙蒙家再无这样的景象。

    在蒙太奇的最后,苏茜在学校走廊寄物柜边取东西,她见到雷走来了,他叫了声:“苏茜。”

    再接她和雷的吻戏。接吻之前,雷说今天不能一起走,下午要出发去宾州大学参与父亲的演讲,他也要站上讲台给45位国际生讲述自己的青春期经验。两人约好明天周末出去玩,他还笑说让她明天戴上那朵绒球彩色毛帽,他喜欢她戴那朵帽子。

    下午放学后,苏茜在收割后的玉米地被哈维先生骗进地洞奸-杀,过程中组接沙蒙家准备着晚餐、雷在宾大演讲的镜头。

    时间不多、篇幅不重,在苏茜和雷的关系方面,这是叶惟能想到的最好改编方案了,也最能渲染哈维先生奸-杀苏茜时的恐怖、残忍、悲愤。他就不信弄不哭善良的观众们。

    在原著中雷给苏茜写的情书纸碎被警察找到,让他首先成了嫌犯,但因为他在宾大演讲有不在场证明而摆脱嫌疑。杰克-沙蒙还病急乱投医的去过他家询问案情。这些内容都容不进电影里,只能弃用。

    ……

    叶惟不是第一次演戏了,却就是无法喜欢上妆,娘娘腔一般坐在大本营化妆车的化妆台前面,被以化妆师桑迪-库珀为首的化妆组人员用一堆他叫不出名字的工具捣弄发型和脸。

    他十指的纹身都被粉膏涂成肉色,拍手指特写都看不出来,小手臂的则被长袖黑外套戏服遮住。

    助理化妆师妮可-索提伦把他的中短发梳整成旧年代的感觉后,开始上妆,说笑道:“导演,要不要给你来个烟熏妆?”

    同在车上不同的化妆台前的丽兹、达科塔都笑了声。她们也被人员们围着化妆,桑迪来回的指导。

    “想都别想,把我收拾干净就行了。”叶惟故作严肃的说:“你们好好准备等会的演出情绪,别到时候又ng次数等于你们的年龄。现在还好,再过20年呢?笑什么。”

    虽然说笑不断,他对演员们十分严格,包括他自己这个演员。

    因为市场、政治等各方面原因,银幕上的亚裔角色很少,青少年角色特别少。不管以前或现在,他是绝对不容许自己搞砸这次机会,“雷”有着别样的意义。

    叶惟对他的解剖构建是导演和演员的一起做,“雷”不难,他如今更感觉自己完全掌握了这个人物,因为他完全理解他。他们某些方面很相似,心高气傲、自命不凡,“雷”不是坏小子,他只是不在乎。

    他不在乎这个小镇的一切,从小多次搬家的他有随时就会搬走的漂泊感,就算不搬走,他长大后也不会继续待在小镇里,所以莫尔文镇只是个暂时的落脚地,他是一定会离开的。

    所以学校里的人、小镇里的人,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他们说什么想什么,雷不在乎。这不是那种负面的不在乎,是一种超乎他年龄的成熟及叛逆,很多事物在他眼中是可笑的,让他甚至不屑去笑的可笑。当然雷毕竟是个青少年,他也会有一些装模作样,没有融入社群的孤行,并不是真正的洒脱。

    但是苏茜是个完全的例外,雷喜欢苏茜。

    为什么?原著里雷的第一句台词是:“你很漂亮,苏茜-沙蒙。”这就是为什么,在雷的眼中,苏茜很漂亮,不只是外貌的漂亮,还有她性情的漂亮,她每一个小眼神、小动作,他都喜欢。

    苏茜是不同的,不同于小镇的一切,不同于这个世界,她很漂亮。对于青少年这就够了,说起来也是爱情的本因之一。

    要演好雷、演出雷和苏茜之间的感情,叶惟觉得没什么难度。

    前些天里已经拍完雷在宾大演讲的戏,过了一把很久没过的演讲瘾。很多导演的演技其实都很好,尤其是学表演出身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其中之一,但相比《婚期将至》的主演和《阳光小美女》的客串,肯定又进步了。

    他没有用本色演出的风格,也避免使用情感替代的方法,别因为表演搅乱了脑子里的情感记忆。特别是今天,一起床就提醒着自己:叶惟是叶惟,雷是雷,莉莉是莉莉,丽兹是丽兹,苏茜是苏茜。

    ……

    正值空闲的暑假,山谷地高中很多学生都回校看tlb剧组的取景拍摄,以女生们居多,说不定能走运客串,或者被viy看中而走上明星之路呢,发生点什么激情也好。

    最走运的是守在停车场看见叶惟等人下车走去学校,学生们想闯进礼堂里的片场,都被保安们阻拦住。但场务主务出面说了viy的谢意,他和奥尔森姐妹的妹妹等几位少女演员会在午餐时间见他们一面,签名合影都有机会。

    此时礼堂的舞台边正一片忙碌,这个场景是个不小的工程,有很多不同的机位,分为地面的和要动用摄影升降机的,后者属于是要拍在舞台支架上的镜头。这些镜头对灯光组、录音组也都有着更多的工作量。

    摇臂要架设、剧组要热身,所以先拍完地面镜头,再拍摇臂镜头。

    今天摄影组人员最忙,美术组人员也闲不下来,所有人间场景都要有70年代的观感,这对布景、服装、道具的要求很高。

    tlb的服装设计师是玛耶斯-c-鲁贝奥,她和叶惟继tet后的第二次合作;布景师是希瑟-莱夫勒,美术设计亚当-斯托克豪森,道具师托尼-波纳文图拉,他们和叶惟继lms后的第二次合作;唐纳德-伯特继续担任艺术指导,他和叶惟继lms和ss后的第三次合作。

    初次合作的时候,除了波纳文图拉,大家的地位行业都不高,现在全有了提升,但一如以前那么认真和拼搏。

    叶惟不是那个年代过来的,唐纳德-伯特是,他1976年读的高中。说起70年代,这老家伙当然懂得更多,所以他这回在美术方面更为放权,更多的采纳艺指的意见。

    他和唐纳德正谈着舞台的一些小装饰。

    原著中说“低龄磕药族”最经常从后门溜进来上学以逃过校方的责罚,1973年末那时候嬉皮士运动正达到高潮,那些人每天走过路过,不可能不对舞台支架做点什么,像张贴米克-贾格尔、芭芭拉-史翠珊等人的照片。

    前筹时他就和布景组交流过,唐纳德也说了可行。现在两人正作着最后的效果确定,这不是纯洁的舞台,却发生纯洁的事。

    定下来后,叶惟拍拍唐纳德的老肩,就要转身走去看看,摄影组和专门操作人员在那边安置着摇臂,还有吉娅大师。

    “导演。”丽兹却在走来。

    叶惟停步的看向她,“什么?”

    “有空排演了吗?”丽兹微笑问。她今天身着淡紫色外套和白裤子戏服、戴着那朵手织毛帽,金发披肩而下,青春的脸容上眉毛秀丽,睫毛长长的,那双灰蓝的眼睛穿透力十足,眨动间像是会说话。

    而为了分别,达科塔的发色染成了黑棕色,这倒让她更加显得孤僻冷艳。她正坐在不远的场边演员椅上看着剧本。

    “ok。”叶惟点点头,反正当一百年导演,都不会让他去架设摇臂,那是专业人士做的。

    与其凑热闹还不如抓紧时间排演,也好知道是否需要修改台词。尽管有原著支撑,但电影拍摄往往最后一刻都能改台词,这要由情景的实际感觉、临场的发挥来决定。

    叶惟和丽兹走到一边演员区,不会碍着其他人走动做事,茉迪几人都来了。

    他先以导演的身份讲道:“这场戏的要旨是互相试探,雷的需求是苏茜搭理他,苏茜的需求是踏出冒险,在这种他们都不确定对方怎么想的气氛里,他们互相试探、感受,之后牵手的身体接触对他们已经非常刺激和满足。我们要演出这种初恋的感觉。”

    “明白了。”丽兹想着应下来。

    “你有初恋吧?”叶惟问。

    “当然了。”丽兹顿时翻了一下白眼,声音好像不堪回首似的:“不怎么有趣。怎么?”

    “先全部忘记掉,你是苏茜,你没有恋爱过,这是第一次。”叶惟对她说。

    剧组里还没有初恋的大概只有12岁的西尔莎和“我的名字叫害羞”的茉迪,要一个都成情圣的人演出初恋样子,这是表演的荒谬之处,也是表演的好玩之处。

    “虽然我们都不再年轻了。”他正说着,被丽兹打断:“17岁和18岁不年轻?”他认真道:“我们要演的是14、15那时候,有什么刚刚开始了,想想你刚进中学、刚进高中,那种感觉!一切都全新的、充满未知的和希望的,你可以让一切梦想都发生。”

    丽兹感受着点头,没说什么。

    两人又看了会剧本,都放下椅子后,在达科塔几人的目光中,叶惟走远了几步当站在舞台支架上。

    他望着丽兹的漂亮脸蛋,一点不想用情感替代,心头却不受控制地浮起莉莉的笑脸,一瞬间涌起了很多回忆,那天的墨鱼行动,在卧室找她的手绳,送给她简爱娃娃……满心都是初恋的情愫。

    他自然的微笑,以一种玩世不恭的口吻说道:“你很漂亮,苏茜-沙蒙。”

    丽兹也演了起来,闻言愣住的模样,张望起了周围。

    “我在这里。”叶惟又笑说。

    丽兹望去,只见他高大的身子穿着黑外套和牛仔裤,能让女生目不转睛的宽厚肩膀、一双长长的帅腿、帅气的脸庞、深邃的眼神。她心中怦然一声,确切的感到苏茜“一颗心直直地坠落到地面上”的心情。

    “嗨。”叶惟打了声招呼,双眼正好的一眨。

    “……”丽兹继续的怔了几秒,才抿着嘴角的微笑,问道:“第一堂课都开始了,你在上面做什么?”

    “你上来看看就知道了。”叶惟的笑容渐渐地更盛,露出整齐精巧的皓齿,对她伸出右手,“上来看看吧,苏茜。”

    被他直接叫苏茜,越发地怦然心动,但旷课吗?丽兹有点犹豫的望望礼堂的出口方向,最后却着了魔般微笑走过去。

    达科塔几人看着这一场排演,越看越惊讶,他们还真是来戏,搭档的观感也好……

    正所谓一次完美的排演等于浪费了一堆好镜头,现在就是这样,两人这次排演被彻底浪费掉了。

    以后观众们在银幕上看到的影像大致会是这样的:1一个全景镜头,苏茜背着书包匆忙地走来,画外音响起“你很漂亮,苏茜-沙蒙”。2一个中近景镜头,她疑惑的停步四望,画外音又说“我在这里。”她抬头看去。

    3一个苏茜背面角度大全景仰视镜头,她仰看到画框上方即舞台支架上的雷;4一个雷的近景镜头,他往支架坐下,微微的俯视,同时打招呼说“嗨”;5一个苏茜抬头看的中近景俯视镜头,她微笑问雷在上面做什么。

    6一个上空的斜侧角度全景镜头,雷伸手邀请她上来。7一个地面的正面特写镜头,苏茜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过去。8一个苏茜侧面的大全景,她要爬上支架,雷要拉她上去。

    这八个镜头在片场拍摄却是这样的:剧组先拍完这个大场景全部的地面镜头,包括露丝的戏等,才再拍全部的摇臂镜头,包括苏茜和雷躺在支架上聊天等。而这组镜头的先后完成顺序为:2号、7号、3号、1号、8号、4号、6号、5号。

    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场记,也是为什么热爱表演的演员都会向往和走上舞台,真的拍着演还不如排演时更有感觉更过瘾,关键就在于连贯。

    拍完这个大场景已经花去好几小时快到中午,片场继续在学校里搬来搬去,拍摄那个蒙太奇的素材。

    中午午餐前,叶惟和丽兹等人到教学大楼外见了热情的学生们一面,都是同龄人,学子们却一片激动的喧哗。

    一整天,叶惟有意的压着那场吻戏不想拍,但是每天拍摄表上要拍的始终要拍,而且这一吻非有不可。

    那天的圆桌会议,杰克逊说了个想法,先留着这个吻作为遗憾,等到以后苏茜从天堂下凡附体露丝,与雷重逢亲热的那场戏再用,就可以是弥补遗憾,合并场景后还可以是选择了爱和放下。

    他对此真不敢同意,这一吻是苏茜的美好青春的点睛之笔,完全全全的纯洁、真挚、美好。

    原著中这么写道:“那个星期雷在寄物柜旁边吻了我。他本想在舞台支架上吻我,却没有如愿;我们唯一的吻纯属意外,就像瓦斯枪所散发的彩虹光环一样美丽。”

    这一段写得太好了!

    这是一个没有说清楚的意外之吻。什么意外?被其他学生撞到导致的?两人不经意之间的转头导致的?还是雷突然摔倒扑过去导致的?他喜欢摔倒!这种老套的意外的吻却有着命运安排的感觉,亦是两人青春中的笨拙的见证。苏茜回忆起来,这个吻太美了,美得可以用根本毫无美感的瓦斯枪来比喻它的美丽,它让什么都变得美丽。

    当哈维先生张着臭嘴强吻苏茜,观众们将会痛入骨髓,命运的安排被撕裂,青春的梦想被破灭,太惨了。

    所以雷和苏茜一定要吻上,而且要有意外成分。当两人说完了事情,雷转身要走却脚下打滑,趔趄地前扑,几乎压到苏茜身上,两人凝视,没有台词,雷吻了苏茜,嘴唇贴嘴唇的那种轻吻。

    这时候已是下午,这一处教学楼内走廊寄物柜边,剧组正在拍摄。

    没有学生龙套,片场里人不多,只有必须的摄制人员和两位演员,导演要求清场,闲杂人等全部不得围观这场戏。连吉娅都被轰走,她说:“有本事让我以后在影院也看不到。”

    尽管如此,仍然有摄影、灯光、录音等的十几人在工作,拍完这场戏的其它镜头后,终于还是到了两人的接吻一幕,侧面中近景再缓缓地推近,温柔浪漫的靠近感,苏茜在左边,雷在右边。

    两位演员在一边做着准备。叶惟在嚼着口香糖,丽兹也在嚼着口香糖,相视一眼,不用说都知道彼此的想法,争取一条过!

    “断一条腿!”丽兹为自己加油。

    “我给你起了个中文名。”叶惟忽然说。

    “什么?”丽兹疑惑的看他。

    叶惟拿出口袋的签字笔,往剧本上写了两个字“莉姿”,对她解释道:“这两个字的中文念起来就是liz,它的意思是‘茉莉花的风姿’,但是百合花的中文译名是‘莉莉’,所以也能说是‘百合花的风姿’。”

    丽兹眉头一皱,有些会意了过来,不说什么的点头。

    导演亲自出马,fire的声音自然没有在片场响起,当一切准备好后,毛瑞尔操作着摄影机,琳恩打下场记板,安德森轻说了声:“action。”众目睽睽之中,机器就在旁边,有柔光打来,上空还吊着个麦克风,两人就这样开演。

    咚!镜头里画框左边,丽兹紧贴着寄物柜,右边摔来的叶惟右手按住了寄物柜,手掌按在她的肩膀上方,发出一声声响,他比她高一个个头,顿时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丽兹的眸光先是有些闪避,随着他的脸庞慢慢地凑来,她渐渐的凝望向他,脸颊在发红。

    叶惟看着她,几乎贴碰着她的额头,凑得越近,她的神情越痴越柔,他微张嘴唇,吻住了她的嘴唇,轻轻的一吻。

    丽兹的眼眸微闭,满脸初恋少女的美丽风情。

    ※※

    多年以后,当被称为“壁咚”的场景风行于世,媒体大众提起影视中的一次次壁咚,必然会提起早在2006年美国电影《可爱的骨头》中叶惟对伊丽莎白-奥尔森的经典壁咚。这也都是两人的银幕初恋和初吻。

第462章 FIRE!    叶惟赶回莫尔文镇的tlb片场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从昨晚到现在,他先后去了多伦多、纽约再回费城,两封信送了出去,心中有怅然,更有朝气的跃动。

    莉莉没有回复短信,但他知道她会看的,准备洛杉矶时间晚上再发一条,一天两条,不会打扰到她的同时每天联系。

    他对阿纳斯塔西说过,创作的动能有两种,光明的和黑暗的,都在自己既不知道也无法控制的潜意识里,像两个按钮,当触发其中一个,就有了创作的灵感。

    现在他觉得自己按下第三个按钮,一种全新的感觉!

    像是阔别已久的光明回来了,又像是平静而强力地掌握了黑暗。

    创作灵感在爆发,创作欲也在爆发,从来没有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拍电影,仿佛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踏足片场。

    这两天的变故带来了很多新想法,在路途之中,叶惟就对剧本和分镜剧本做了些台词、细节和镜头上的修改增删,甚至包括了结局场景的重要特效镜头。当画完新的镜头画面,他不由笑了起来,太美了。

    摄制表做了新的安排,并不是接着那天拍苏茜和雷在学校走廊的吻戏,因为演员要上场先得上妆,与其花很久给他化妆、大家等着,还不如先拍别的戏,大家准备好、他一回来就开拍。

    “嘿,伙计们!”

    午后的阳光温暖,当叶惟来到优美宁静的小镇社区街道上的片场,与人员们打起招呼。都知道朵朵没事,像继续为他掌镜的肖恩-毛瑞尔、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等熟人也会问句“还好吧?”,他笑着点头:“她玩得可开心了。”

    “准备好了吗?”他接过安德森递来的拍摄计划表,看了看就知道即将要拍什么,苏茜和琳茜走在上学路上的镜头。

    拍摄日少了一天,日程更紧张了,但是他满怀信心可以拍完拍好,看看周围,大家都全力以赴,这不可能拍不好。

    “导演,有个人回来了。”安德森的语气很高兴。

    叶惟一怔,心头怦的一跳,就见到一个羊毛外套工装裤的女子大步的走来,他不禁大喊一声:“吉娅!”快步奔上去,满脸的欣喜,激动的张开双手:“吉娅大师,欢迎回来!好想你!”

    “不用多说了。”吉娅拥了拥他,笑眯眯的打量着他,问道:“你也回来了吧。”

    “唔……”叶惟想着笑了声,“没有回来,但已经过去,这是一个新的我。”

    “搞那么复杂,我就当你回来了。”吉娅忍不住地笑开了脸,心中的欢欣都摆了出来,“我感觉到你需要我,所以你的特邀助理、兼你的导师、兼你的敌人,大师吉娅-科波拉,回来了!”

    “哈哈哈!”叶惟推搡了她一下,笑着走向那边的摄影机,一大一小的伊丽莎白-奥尔森、西尔莎-罗南都在微笑的望来,她们已经有过彩排,一切都准备好了。

    演露丝的达科塔-约翰逊也在,今天就有戏;玛歌特、茉迪、凯尔茜都在,不管今天有没有戏。叶惟让她们跟着剧组多看多揣摩学习,没戏的天数就当探班,三人不知道这笔学费是由他私人支付,学得越多进步越快。

    此时她们安静的站在闲人区域看着,叶惟朝她们笑了笑当打过招呼,走去和毛瑞尔了解好情况,就对副导说:“开始。”

    “大伙儿,没有人动,就没有人受伤!”安德森拍着手掌大喊,片场迅速地静了下来,众人各就各位,灯光组喊起ok。

    “录音开始。”

    “摄影开始。”

    “加速。”

    “标记。”

    听着这些声音,叶惟感到全身的血液在沸腾,看着前面的两位演员,场记往镜头前打下场记板,那一声“哒”就像沸点的声响,在众人的环绕中,在这小区人行道上,他一声大喊:“fire!!!”

    fire……?首度合作的成员们都怔了,丽兹和西尔莎也怔着,什么?

    见叶惟抡动手臂地示意“开始了,演啊!”,丽兹先反应了过来,想起在《viy》里看过,这才是他的action,终于亲耳听到了!真是宇宙大爆炸以来第一次听到。

    站在他旁边的吉娅早已举起了双手,无声的大笑,火焰回来了,你们看到了吗?就在这里!

    亮得刺眼对吗,这就是天才导演的光芒,你们会习惯的!

    跟着他一起燃烧吧!

    “uh,cut!”

    当丽兹和西尔莎开演地走位、念白,镜头完成后,叶惟喊停的声音并不满意,没有走过去导戏,却走向无人的一边:“丽兹,过来。”他要单独和她说几句。

    西尔莎没有这个问题,过去一周已经拍完了她的单人戏,表现真不错,太有灵气了,外形又好,她以后一定能成功。

    片场顿时又停下,众人回避视线的等待,少女们难掩好奇的扫望,吉娅直接望。

    “怎么了?我发誓我没有胖。”丽兹跟上去嘟囔说。

    叶惟倒打量起了她,一身苏茜遇害当天的造型,70年代风格的宝蓝色带帽外套、黄色喇叭裤和头戴一朵镶了绒球的杂色羊毛手织帽,金色长发染得适中,不深不浅的,十分温暖怡人,身段青春苗条,真的没有胖。

    他温声的说道:“丽兹,我得告诉你,这两天我有了很大的变化,简单点理解是我回来了,难点理解是我进化了。我不同了!你不会讨厌这个我,你会看到的。”

    “所以?”丽兹有点疑惑。

    “你可以信任我,信任你的导演。”叶惟耸肩的笑说。

    为片场创造适合的氛围是导演的主要职责,这非常重要,不只是影响士气、效率,也影响演员的表现。氛围越让演员们觉得安全、愿意做出冒险,演员们就越能发挥出自己的潜力。

    相反一个没有安全感、不信任导演的演员会以安全的方式去表演,也就演得平庸无趣。

    导演要给演员们安上翅膀,让他们尽情地飞翔,从天空中掉下去怎么办?没事,有导演接住你。

    他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天丽兹并没有完全释放她的才能,她的想象力是很好的,他却没看到多少。其中的关键问题,他想是因为她对他的反感,他没有激活她。

    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叶惟笑道:“说得迟比不说要好,丽兹-奥尔森,欢迎来到我的片场,一个梦想发生之地!”

    “哇哦。”丽兹的眸光无法不好奇,他似乎真不同了,依然邪气的眼神好像多了些暖意,他甚至不叫她英音的“lichee”。她这个绰号早就传遍片场了,连媒体都有报道。

    叶惟直视着她的灰蓝眸子,又说:“一旦开始表演,你不要想那么多,不要用脑去演,用心去演。对错好坏有我盯着,你一点都不需要去想,你就演。我会帮你演出连贯可信的‘苏茜’,只要你相信我。”

    “嗯我会的……”丽兹点点头,该说什么呢,开拍以来,这是叶惟第一回这样激励她。

    对于他的片场,她还不能下定论的评价,但不管怎么变,肯定会有“交流沟通”这个优点。

    viy真不是传说中的小暴君,他会先让你自己尝试演绎之后,才再提出一些具体的导演建议,让你去深化发挥他要的东西。有时候ng多了,他才会直接告诉你要做什么神情动作。

    虽然她是首次演银幕电影,但在百老汇混迹过,对影视片场也不陌生,所以她知道叶惟真的自信过人。

    也许是因为他有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天才之名没什么可质疑了吧,仅仅18岁的他却没有那种狗狗护食般的“我很聪明,我是这里的上帝,我说的就是圣经!”他听得进话,哪怕是个小演员,他都珍惜那个小演员的个性。

    这实际上是一种自信得超然才有的风度。

    他也不喜欢发火,就没有骂过谁,道理、逻辑、学问、权威,他总有办法说服你。

    早上谈起这事,吉娅说viy其实也有过这个阶段,据说拍《婚期将至》的时候他比狗狗护食还严重,容不得有一点别人感觉他不熟行,把导演权威抓得死死的,谁对抗他随时被他踢出剧组。

    现在不同了,而今天他突然说“之前的我还不够好,更好的我来了”,丽兹还真是讶然。

    她清楚电影表演的本质,很多名家也都说过,所有的剧组成员都是为导演的想象而服务。电影虽是团队创作,但所有成果都必须经过一个漏斗进去瓶子,什么能进、什么不能进由漏斗决定。漏斗就是导演。

    她之所以提前人生计划要演电影,就因为想实现viy的想象。

    大概由于这个情感原因太重,她很容易受到他的场外事情影响心情。五月上旬时对他恢复好感,但他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最糟糕的是前几天她发现他和玛歌特-罗比出街约会。

    在片场信任不信任他?他是天才导演,丽兹当然信任他,只是他这么说,又确实感觉没到最好的状态。

    “用心去演。”丽兹看着他,越看越觉得不同。

    “是的,你有心的对吧。”叶惟说。丽兹不知突发什么疯:“有,但没斯嘉丽-约翰逊的那么大。”叶惟若无其事的样子:“有就行了,像荔枝那么点也行,哈哈哈!”他失笑地走回去,向众人喊起来:“大家准备好!”

    丽兹瞪着他的背影也走回去,你错了,我讨厌这个你,还是个混蛋。

    片场很快又一次响起“fire”,众人都不知道叶惟和丽兹说了些什么,却都能看见前后两条的分别:前一条丽兹像在表演苏茜,后一条丽兹就是苏茜。感情的不同导致了细微的分别,细微的分别导致了整体的不同。

    “good-take!”叶惟高兴地大声,“就这样!”

    吉娅的笑容更欢,看到奥尔森在天才的庇佑下像一只学飞的小鸟,离开巢穴飞向了天空,噢可怜的艾玛!

    不管毛瑞尔、安德森,或是达科塔、茉迪等人,都颇是惊奇。随着一个个镜头的拍摄越发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同了,他们的导演更加积极,感染力存在每一声fire之中,让片场的效率提升了不少。

    六月份的费城晚上8点半日落,剧组一连工作7小时后,在8点吃晚餐和休息。因为今天的日景镜头都已经拍完,魔法时间被大量浪费。剧组准备等到天黑后接着拍夜景镜头,包括苏茜遇害后与露丝的相遇等。

    此时剧组已经移师到了大谷地高中空荡的停车场,正在大本营进晚餐,叶惟、吉娅和演员少女们领了餐盒后,往安静的一边的专用椅子坐下围成圆圈,边吃边谈。

    “女孩们,现在不是拍那些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镜头的时候。”叶惟说。

    “拍摄间隙正是谈谈那些需要花大时间拍摄的镜头的时候。”吉娅接话说。

    两人说罢相视地大笑,因为菜鸟们的怔然笑得更起劲!

    “it-s-not-the-time-it-takes-to-take-the-takes-that-takes-the-time,it-s-the-time-it-takes-to-talk-between-the-takes-that-takes-the-time。”这句话叫“道格拉斯-特鲁姆布格言”,由导演和视觉特效的传奇先驱特鲁姆布所创,“花时间”和“拍电影”的动词都是“take”,表示“一条镜头”也是take,就有了这句巧妙的绕口令。

    但不是片场老油条真不知道,这下连丽兹、达科塔都笑愣,茉迪几人更是,听了吉娅的讲解才明白过来。

    “说真的。”叶惟一边吃饭,一边和对面的丽兹、达科塔说道:“我们谈谈等会的戏。”

    在前筹的阶段,他就已经帮助两人创建了“我”,尤其是丽兹,她对苏茜的创建和理解的笔记写了有一份剧本那么厚。都准备足够了,现阶段在于用到表演里去。

    这场戏在原著中,苏茜离开人间前,在学校停车场遇到露丝。露丝站在锈迹斑斑的一辆汽车边,她看到苏茜身披白长袍的飘过来,然后苏茜“想在离开人间之前,再感受一次人间的温暖”,伸手碰触了一下露丝的脸。

    而在剧本和拍摄中,苏茜还是身着遇害前的衣服,像活人一般走来,因为披白袍和飘在银幕上都很着迹。两人都看到对方,苏茜伸手去触露丝的脸颊,渐渐地消失不见。

    拍摄不是照着顺序来,今晚拍这场戏,明天却要拍苏茜出事前的几场学校戏。叶惟先给两人温了遍她们当前的位置,刚从哪里出来,又要到哪里去。

    “这场戏有三个关键镜头。”他又说。

    少女们都在认真的听着。

    叶惟描述起了设计的镜头画面:“一个是侧身中景,露丝在画框左边,苏茜在右边,她慢慢的抬手去碰露丝的脸。镜头从她开始抬手到碰到露丝的脸颊。紧接着是苏茜的面部特写,三四秒之后,她开始变得模糊,隐隐约约的。

    丽兹,这个镜头就是你的表演时间了。当你开始模糊,接着是露丝的面部特写,也会有三四秒,直到苏茜的手完全消失,达科塔,这是你的表演时间。再跟一个上升镜头,让观众就像跟着苏茜升上天堂。听明白吗?”

    “非常清楚。”丽兹点头说,能想象到那一组镜头画面。

    “明白。”达科塔也是点头。

    “这里是一个华彩点,会放到预告片里那种。”叶惟十分认真,抬起筷子指着一方,“我要以后坐在大银幕前的观众们,成年人也好、青少年也好,都因为这三个镜头,他们的泪水流得像大象喷水。”

    吉娅也听得入神,学习着他的想法,这会有一股强烈的对比,同样的花季少女,一个还活着,另一个已经死去,最令人心酸的显然是苏茜对人间的眷恋。

    叶惟在说着:“让我们给他们点厉害看看。在那几秒之内,我要你们都从一种姿态向另一种姿态转化,带动观众从一种情绪到另一种情绪,用你们的脸表现你们的内心,我们要拍出最好的特写镜头。”

    他看向若有所思的丽兹,问道:“眷恋是苏茜最大的要点,你同意吗?”

    “同意,我理解这里。”丽兹停着餐勺,想着道:“她看到露丝,不只是眷恋,还有害怕、一些自卑,她被玷污了,而露丝没有,她明白自己永远不能再像露丝那样了,她死了。”

    “很好的想法。”叶惟点头又问:“她会哭吗?”

    “我觉得……没有。”丽兹吃了一口饭,“苏茜不是爱哭的人。”

    “那你就不要哭。我全部的要求是情绪变化,一种在单个镜头内就能让人心碎的变化。”叶惟转目看向达科塔,问道:“露丝的最大要点是什么?”达科塔应道:“困惑?”他微微摇头:“困惑不能让人落泪,也没有塑造人物,谁都会困惑。失落?”

    他看着还明亮的天空,“在那个时刻,露丝想起了很多自己的失去时刻、很多这个世界的失去时刻,你想挽留,但一点办法都没有。比如你养了多年的狗死了,美丽的花凋零了,你不想冬天到来但它还是到来了,那种有什么离去的失落。”

    “悲伤呢?”达科塔又疑问。

    叶惟微笑道:“只要情绪是结束于失落,之前怎么变化,你来表演,我再判断。趁现在好好回忆你的失去时刻吧。丽兹,你也回忆你的眷恋时刻。ok,我先去找我们的摄影师聊聊。”他站起身,捧着餐盒走向远边的毛瑞尔几人。

    “噢天啊!”导演一走开,达科塔就不禁的对她们感慨:“他真有才华,刚才我都蒙了。”

    少女们一片深有同感的轻笑,茉迪红着脸,玛歌特迷醉的望着那道走远的身影,丽兹没好气的样子,却也在笑。

    “你们没机会的了,看看他,多快乐,不可能是因为你们。”吉娅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也起身走去。

    她们面面相觑,突然都一惊,viy和吉娅大师!?

    ※※

    “莉莉,晚上好,我们今天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有几个镜头特别难,不是我难,是演员们难演,ng了有十几次,还好最后还是拍出了我想要的效果,她们不哭,我几乎哭了,希望今晚不会做恶梦。”

    叮咚!一条新短信:

    “不要打扰我行吗?你再这样,我只好把你拉进黑名单了。”

    “:-(让我发吧,一天两条。”

    “请不要打扰我,谢谢。”

    “试试阻止我?hahahaha。”

    “这条短信后我会把你拉黑,祝你好运。”

    “真的?真拉黑了?你好?”、“莉莉?在吗?”、“有人吗?”、“哎这里好黑,放我出去,请放我出去!”、“救命!”、“反正你拉黑了,不会打扰你,那我尽情发吧。”、“我在跳舞,真有趣。”、“想唱歌。”、“啦啦啦啦啦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