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赶回莫尔文镇的tlb片场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从昨晚到现在,他先后去了多伦多、纽约再回费城,两封信送了出去,心中有怅然,更有朝气的跃动。

    莉莉没有回复短信,但他知道她会看的,准备洛杉矶时间晚上再发一条,一天两条,不会打扰到她的同时每天联系。

    他对阿纳斯塔西说过,创作的动能有两种,光明的和黑暗的,都在自己既不知道也无法控制的潜意识里,像两个按钮,当触发其中一个,就有了创作的灵感。

    现在他觉得自己按下第三个按钮,一种全新的感觉!

    像是阔别已久的光明回来了,又像是平静而强力地掌握了黑暗。

    创作灵感在爆发,创作欲也在爆发,从来没有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拍电影,仿佛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踏足片场。

    这两天的变故带来了很多新想法,在路途之中,叶惟就对剧本和分镜剧本做了些台词、细节和镜头上的修改增删,甚至包括了结局场景的重要特效镜头。当画完新的镜头画面,他不由笑了起来,太美了。

    摄制表做了新的安排,并不是接着那天拍苏茜和雷在学校走廊的吻戏,因为演员要上场先得上妆,与其花很久给他化妆、大家等着,还不如先拍别的戏,大家准备好、他一回来就开拍。

    “嘿,伙计们!”

    午后的阳光温暖,当叶惟来到优美宁静的小镇社区街道上的片场,与人员们打起招呼。都知道朵朵没事,像继续为他掌镜的肖恩-毛瑞尔、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等熟人也会问句“还好吧?”,他笑着点头:“她玩得可开心了。”

    “准备好了吗?”他接过安德森递来的拍摄计划表,看了看就知道即将要拍什么,苏茜和琳茜走在上学路上的镜头。

    拍摄日少了一天,日程更紧张了,但是他满怀信心可以拍完拍好,看看周围,大家都全力以赴,这不可能拍不好。

    “导演,有个人回来了。”安德森的语气很高兴。

    叶惟一怔,心头怦的一跳,就见到一个羊毛外套工装裤的女子大步的走来,他不禁大喊一声:“吉娅!”快步奔上去,满脸的欣喜,激动的张开双手:“吉娅大师,欢迎回来!好想你!”

    “不用多说了。”吉娅拥了拥他,笑眯眯的打量着他,问道:“你也回来了吧。”

    “唔……”叶惟想着笑了声,“没有回来,但已经过去,这是一个新的我。”

    “搞那么复杂,我就当你回来了。”吉娅忍不住地笑开了脸,心中的欢欣都摆了出来,“我感觉到你需要我,所以你的特邀助理、兼你的导师、兼你的敌人,大师吉娅-科波拉,回来了!”

    “哈哈哈!”叶惟推搡了她一下,笑着走向那边的摄影机,一大一小的伊丽莎白-奥尔森、西尔莎-罗南都在微笑的望来,她们已经有过彩排,一切都准备好了。

    演露丝的达科塔-约翰逊也在,今天就有戏;玛歌特、茉迪、凯尔茜都在,不管今天有没有戏。叶惟让她们跟着剧组多看多揣摩学习,没戏的天数就当探班,三人不知道这笔学费是由他私人支付,学得越多进步越快。

    此时她们安静的站在闲人区域看着,叶惟朝她们笑了笑当打过招呼,走去和毛瑞尔了解好情况,就对副导说:“开始。”

    “大伙儿,没有人动,就没有人受伤!”安德森拍着手掌大喊,片场迅速地静了下来,众人各就各位,灯光组喊起ok。

    “录音开始。”

    “摄影开始。”

    “加速。”

    “标记。”

    听着这些声音,叶惟感到全身的血液在沸腾,看着前面的两位演员,场记往镜头前打下场记板,那一声“哒”就像沸点的声响,在众人的环绕中,在这小区人行道上,他一声大喊:“fire!!!”

    fire……?首度合作的成员们都怔了,丽兹和西尔莎也怔着,什么?

    见叶惟抡动手臂地示意“开始了,演啊!”,丽兹先反应了过来,想起在《viy》里看过,这才是他的action,终于亲耳听到了!真是宇宙大爆炸以来第一次听到。

    站在他旁边的吉娅早已举起了双手,无声的大笑,火焰回来了,你们看到了吗?就在这里!

    亮得刺眼对吗,这就是天才导演的光芒,你们会习惯的!

    跟着他一起燃烧吧!

    “uh,cut!”

    当丽兹和西尔莎开演地走位、念白,镜头完成后,叶惟喊停的声音并不满意,没有走过去导戏,却走向无人的一边:“丽兹,过来。”他要单独和她说几句。

    西尔莎没有这个问题,过去一周已经拍完了她的单人戏,表现真不错,太有灵气了,外形又好,她以后一定能成功。

    片场顿时又停下,众人回避视线的等待,少女们难掩好奇的扫望,吉娅直接望。

    “怎么了?我发誓我没有胖。”丽兹跟上去嘟囔说。

    叶惟倒打量起了她,一身苏茜遇害当天的造型,70年代风格的宝蓝色带帽外套、黄色喇叭裤和头戴一朵镶了绒球的杂色羊毛手织帽,金色长发染得适中,不深不浅的,十分温暖怡人,身段青春苗条,真的没有胖。

    他温声的说道:“丽兹,我得告诉你,这两天我有了很大的变化,简单点理解是我回来了,难点理解是我进化了。我不同了!你不会讨厌这个我,你会看到的。”

    “所以?”丽兹有点疑惑。

    “你可以信任我,信任你的导演。”叶惟耸肩的笑说。

    为片场创造适合的氛围是导演的主要职责,这非常重要,不只是影响士气、效率,也影响演员的表现。氛围越让演员们觉得安全、愿意做出冒险,演员们就越能发挥出自己的潜力。

    相反一个没有安全感、不信任导演的演员会以安全的方式去表演,也就演得平庸无趣。

    导演要给演员们安上翅膀,让他们尽情地飞翔,从天空中掉下去怎么办?没事,有导演接住你。

    他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天丽兹并没有完全释放她的才能,她的想象力是很好的,他却没看到多少。其中的关键问题,他想是因为她对他的反感,他没有激活她。

    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叶惟笑道:“说得迟比不说要好,丽兹-奥尔森,欢迎来到我的片场,一个梦想发生之地!”

    “哇哦。”丽兹的眸光无法不好奇,他似乎真不同了,依然邪气的眼神好像多了些暖意,他甚至不叫她英音的“lichee”。她这个绰号早就传遍片场了,连媒体都有报道。

    叶惟直视着她的灰蓝眸子,又说:“一旦开始表演,你不要想那么多,不要用脑去演,用心去演。对错好坏有我盯着,你一点都不需要去想,你就演。我会帮你演出连贯可信的‘苏茜’,只要你相信我。”

    “嗯我会的……”丽兹点点头,该说什么呢,开拍以来,这是叶惟第一回这样激励她。

    对于他的片场,她还不能下定论的评价,但不管怎么变,肯定会有“交流沟通”这个优点。

    viy真不是传说中的小暴君,他会先让你自己尝试演绎之后,才再提出一些具体的导演建议,让你去深化发挥他要的东西。有时候ng多了,他才会直接告诉你要做什么神情动作。

    虽然她是首次演银幕电影,但在百老汇混迹过,对影视片场也不陌生,所以她知道叶惟真的自信过人。

    也许是因为他有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天才之名没什么可质疑了吧,仅仅18岁的他却没有那种狗狗护食般的“我很聪明,我是这里的上帝,我说的就是圣经!”他听得进话,哪怕是个小演员,他都珍惜那个小演员的个性。

    这实际上是一种自信得超然才有的风度。

    他也不喜欢发火,就没有骂过谁,道理、逻辑、学问、权威,他总有办法说服你。

    早上谈起这事,吉娅说viy其实也有过这个阶段,据说拍《婚期将至》的时候他比狗狗护食还严重,容不得有一点别人感觉他不熟行,把导演权威抓得死死的,谁对抗他随时被他踢出剧组。

    现在不同了,而今天他突然说“之前的我还不够好,更好的我来了”,丽兹还真是讶然。

    她清楚电影表演的本质,很多名家也都说过,所有的剧组成员都是为导演的想象而服务。电影虽是团队创作,但所有成果都必须经过一个漏斗进去瓶子,什么能进、什么不能进由漏斗决定。漏斗就是导演。

    她之所以提前人生计划要演电影,就因为想实现viy的想象。

    大概由于这个情感原因太重,她很容易受到他的场外事情影响心情。五月上旬时对他恢复好感,但他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最糟糕的是前几天她发现他和玛歌特-罗比出街约会。

    在片场信任不信任他?他是天才导演,丽兹当然信任他,只是他这么说,又确实感觉没到最好的状态。

    “用心去演。”丽兹看着他,越看越觉得不同。

    “是的,你有心的对吧。”叶惟说。丽兹不知突发什么疯:“有,但没斯嘉丽-约翰逊的那么大。”叶惟若无其事的样子:“有就行了,像荔枝那么点也行,哈哈哈!”他失笑地走回去,向众人喊起来:“大家准备好!”

    丽兹瞪着他的背影也走回去,你错了,我讨厌这个你,还是个混蛋。

    片场很快又一次响起“fire”,众人都不知道叶惟和丽兹说了些什么,却都能看见前后两条的分别:前一条丽兹像在表演苏茜,后一条丽兹就是苏茜。感情的不同导致了细微的分别,细微的分别导致了整体的不同。

    “good-take!”叶惟高兴地大声,“就这样!”

    吉娅的笑容更欢,看到奥尔森在天才的庇佑下像一只学飞的小鸟,离开巢穴飞向了天空,噢可怜的艾玛!

    不管毛瑞尔、安德森,或是达科塔、茉迪等人,都颇是惊奇。随着一个个镜头的拍摄越发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同了,他们的导演更加积极,感染力存在每一声fire之中,让片场的效率提升了不少。

    六月份的费城晚上8点半日落,剧组一连工作7小时后,在8点吃晚餐和休息。因为今天的日景镜头都已经拍完,魔法时间被大量浪费。剧组准备等到天黑后接着拍夜景镜头,包括苏茜遇害后与露丝的相遇等。

    此时剧组已经移师到了大谷地高中空荡的停车场,正在大本营进晚餐,叶惟、吉娅和演员少女们领了餐盒后,往安静的一边的专用椅子坐下围成圆圈,边吃边谈。

    “女孩们,现在不是拍那些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镜头的时候。”叶惟说。

    “拍摄间隙正是谈谈那些需要花大时间拍摄的镜头的时候。”吉娅接话说。

    两人说罢相视地大笑,因为菜鸟们的怔然笑得更起劲!

    “it-s-not-the-time-it-takes-to-take-the-takes-that-takes-the-time,it-s-the-time-it-takes-to-talk-between-the-takes-that-takes-the-time。”这句话叫“道格拉斯-特鲁姆布格言”,由导演和视觉特效的传奇先驱特鲁姆布所创,“花时间”和“拍电影”的动词都是“take”,表示“一条镜头”也是take,就有了这句巧妙的绕口令。

    但不是片场老油条真不知道,这下连丽兹、达科塔都笑愣,茉迪几人更是,听了吉娅的讲解才明白过来。

    “说真的。”叶惟一边吃饭,一边和对面的丽兹、达科塔说道:“我们谈谈等会的戏。”

    在前筹的阶段,他就已经帮助两人创建了“我”,尤其是丽兹,她对苏茜的创建和理解的笔记写了有一份剧本那么厚。都准备足够了,现阶段在于用到表演里去。

    这场戏在原著中,苏茜离开人间前,在学校停车场遇到露丝。露丝站在锈迹斑斑的一辆汽车边,她看到苏茜身披白长袍的飘过来,然后苏茜“想在离开人间之前,再感受一次人间的温暖”,伸手碰触了一下露丝的脸。

    而在剧本和拍摄中,苏茜还是身着遇害前的衣服,像活人一般走来,因为披白袍和飘在银幕上都很着迹。两人都看到对方,苏茜伸手去触露丝的脸颊,渐渐地消失不见。

    拍摄不是照着顺序来,今晚拍这场戏,明天却要拍苏茜出事前的几场学校戏。叶惟先给两人温了遍她们当前的位置,刚从哪里出来,又要到哪里去。

    “这场戏有三个关键镜头。”他又说。

    少女们都在认真的听着。

    叶惟描述起了设计的镜头画面:“一个是侧身中景,露丝在画框左边,苏茜在右边,她慢慢的抬手去碰露丝的脸。镜头从她开始抬手到碰到露丝的脸颊。紧接着是苏茜的面部特写,三四秒之后,她开始变得模糊,隐隐约约的。

    丽兹,这个镜头就是你的表演时间了。当你开始模糊,接着是露丝的面部特写,也会有三四秒,直到苏茜的手完全消失,达科塔,这是你的表演时间。再跟一个上升镜头,让观众就像跟着苏茜升上天堂。听明白吗?”

    “非常清楚。”丽兹点头说,能想象到那一组镜头画面。

    “明白。”达科塔也是点头。

    “这里是一个华彩点,会放到预告片里那种。”叶惟十分认真,抬起筷子指着一方,“我要以后坐在大银幕前的观众们,成年人也好、青少年也好,都因为这三个镜头,他们的泪水流得像大象喷水。”

    吉娅也听得入神,学习着他的想法,这会有一股强烈的对比,同样的花季少女,一个还活着,另一个已经死去,最令人心酸的显然是苏茜对人间的眷恋。

    叶惟在说着:“让我们给他们点厉害看看。在那几秒之内,我要你们都从一种姿态向另一种姿态转化,带动观众从一种情绪到另一种情绪,用你们的脸表现你们的内心,我们要拍出最好的特写镜头。”

    他看向若有所思的丽兹,问道:“眷恋是苏茜最大的要点,你同意吗?”

    “同意,我理解这里。”丽兹停着餐勺,想着道:“她看到露丝,不只是眷恋,还有害怕、一些自卑,她被玷污了,而露丝没有,她明白自己永远不能再像露丝那样了,她死了。”

    “很好的想法。”叶惟点头又问:“她会哭吗?”

    “我觉得……没有。”丽兹吃了一口饭,“苏茜不是爱哭的人。”

    “那你就不要哭。我全部的要求是情绪变化,一种在单个镜头内就能让人心碎的变化。”叶惟转目看向达科塔,问道:“露丝的最大要点是什么?”达科塔应道:“困惑?”他微微摇头:“困惑不能让人落泪,也没有塑造人物,谁都会困惑。失落?”

    他看着还明亮的天空,“在那个时刻,露丝想起了很多自己的失去时刻、很多这个世界的失去时刻,你想挽留,但一点办法都没有。比如你养了多年的狗死了,美丽的花凋零了,你不想冬天到来但它还是到来了,那种有什么离去的失落。”

    “悲伤呢?”达科塔又疑问。

    叶惟微笑道:“只要情绪是结束于失落,之前怎么变化,你来表演,我再判断。趁现在好好回忆你的失去时刻吧。丽兹,你也回忆你的眷恋时刻。ok,我先去找我们的摄影师聊聊。”他站起身,捧着餐盒走向远边的毛瑞尔几人。

    “噢天啊!”导演一走开,达科塔就不禁的对她们感慨:“他真有才华,刚才我都蒙了。”

    少女们一片深有同感的轻笑,茉迪红着脸,玛歌特迷醉的望着那道走远的身影,丽兹没好气的样子,却也在笑。

    “你们没机会的了,看看他,多快乐,不可能是因为你们。”吉娅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也起身走去。

    她们面面相觑,突然都一惊,viy和吉娅大师!?

    ※※

    “莉莉,晚上好,我们今天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有几个镜头特别难,不是我难,是演员们难演,ng了有十几次,还好最后还是拍出了我想要的效果,她们不哭,我几乎哭了,希望今晚不会做恶梦。”

    叮咚!一条新短信:

    “不要打扰我行吗?你再这样,我只好把你拉进黑名单了。”

    “:-(让我发吧,一天两条。”

    “请不要打扰我,谢谢。”

    “试试阻止我?hahahaha。”

    “这条短信后我会把你拉黑,祝你好运。”

    “真的?真拉黑了?你好?”、“莉莉?在吗?”、“有人吗?”、“哎这里好黑,放我出去,请放我出去!”、“救命!”、“反正你拉黑了,不会打扰你,那我尽情发吧。”、“我在跳舞,真有趣。”、“想唱歌。”、“啦啦啦啦啦啦。”……

第461章 个性爆表的卡司    因为叶惟的家事,《可爱的骨头》剧组从8号上午就停工了,到10号星期六下午复工。明天周日会补工一天,但即使满打满算,本就不多的拍摄日还是少了一天。

    剧组的拍摄计划能这么“灵活”地调整,最主要是因为tlb和《灵魂冲浪人》一样,是个非工会认可项目。虽然它的预算高达2500万,又是由梦工厂主资制片,照样被4a联合会发出警示,这是个工作福利得不到保障的项目。

    比如像这样突然把周五的拍摄日移到周日,比如一周六天还加班的超时工作制。 ag已经多次严厉的警告叶惟,但没有任何效果。也是因为就算收到警告信,依然有大量的工会演员参与试镜和加盟viy的项目。sag喊着“如果出了什么事,工会不会管!早就告诉你们了。”演员们说“好吧,出事自认倒霉,加盟。”

    tlb的主要角色们非常抢手,众多知名演员都想出演,一演就等于已经半只脚踏上奥斯卡的红地毯,而且戴上一半的北美周票房冠军桂冠。这个非工会项目金光闪闪。

    在叶惟接手之前,tlb就是个大热门项目。

    要知道在最新一期的“美国十大超级畅销书”排行榜上,tlb排名第三位,前两位是《达-芬奇密码》和《你在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都拍电影了,前者是由汤姆-汉克斯主演的过亿预算大片,5月19日上映后评价口碑烂透,票房表现却很好。

    改编畅销书的电影很经常这样,没有让读者们满意,但是有人气支撑的保底票房。

    超级畅销书、好故事、天才导演、斯皮尔伯格担当监制、派拉蒙发行,这都深深吸引着演员们。

    所以没有出现剧组辛苦地邀请心仪演员的情况,而是从一份长名单里挑选出最好的人选。

    但“哈维先生”不是凯文-史派西,他不想再演一个聪明的变态,加盟的是斯坦利-图齐。图齐的外形气质很适合,再经过化妆的给他梳个70年代的发型、蓄上胡子、戴上眼镜,像个斯文人,观众们一看却感觉不是什么好人。

    图齐更不愧是一根老戏骨,在试镜中的表现十分惊艳,说他不是变态都没人相信。

    这是他继lms后第二次和叶惟合作。不过他不算线上人员,tlb的演员表里只有三个人算进线上,一个是“苏茜”伊丽莎白-奥尔森,另外两个是苏茜的父母“杰克”和“阿比盖尔”。

    “杰克”长什么样子?艾丽斯-西伯德表示像瑞恩-高斯林。

    如果叶惟点头,这不是问题,高斯林有出演的意愿,他主演的独立片《半个尼尔森》在圣丹斯也被叶惟买下和出资发行而有了闪耀颁奖季的希望。

    叶惟不是不欣赏他,但高斯林太年轻了,今年过了生日才26岁,丽兹17岁。就算他长得显老,“杰克”是个年青帅爸爸,让他去演还是不像,凑一起倒像是苏茜的哥哥。

    高斯林当然不行,关键是他的类型,气质可以很精神,也可以很忧郁颓废,能诠释tlb的故事阶段变化。

    “杰克”最后谈好的演员是基努-里维斯。

    说起里维斯,知道他的人都会说“《黑客帝国》”。从1986年的银幕处女作《血性小子》配角的3000片酬,到2003年《黑客帝国》第二部和第三部都1500万+15%调整后毛收入分成,从22岁到现今41岁,他的巨星之路走了平稳又曲折的二十年。

    他是以低片酬+5%调整后毛利分成加盟tlb的。

    并不是tlb捡了便宜。项目有分好莱坞和独立、商业和艺术,以行业的标准来分,tlb属于独立文艺片,介于film和摸vie之间,不管谁来演,没有经纪人会索要等同于好莱坞商业片的片酬,那是不懂规矩。

    里维斯自《黑客帝国》后进入千万片酬俱乐部,但1500万暂时就是巅峰了,距离2000万、2500万的顶级还差着一些。

    就像当年成名作《生死时速》(120万片酬,3000万预算,3。5亿全球票房)后紧接着的是《非常特务》(200万片酬,2600万预算,1907万全球票房),《黑客帝国》系列后去年的《地狱神探》,这部1亿预算的动作惊悚大片只有0。75亿北美票房/2。30亿全球票房,要被归入失败边缘的行列。

    这对里维斯的身价是个沉重打击,没有更进一步,反而落了回去。

    说他运气不好大概也不适合,但相比那些巨星,他的确差着些好运气。

    不过里维斯不是钻到钱眼里的人,去年他有两部电影,另一部是文艺独立片《吮拇指的人》,400万预算,谁都知道它不会有多少收入,分成也只是基本待遇而已,重要的是演一部film。

    而今年他的摸vie是搭档桑德拉-布洛克的即将上映的《触不到的恋人》(4000万预算,改编韩国经典电影);他的film则是《盲区行者》(850万预算),还包括了小罗伯特-唐尼和薇诺娜-瑞德,理查德-林克莱特的电影。

    这两部电影早在去年和前年拍好的了,现在里维斯除了tlb,没有其它的片约。

    对于这个人选,西伯德很满意,够帅、够阳光却又够忧郁,外形没问题,在苏茜出事后的定妆造型,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样子沧桑得让人唏嘘。

    她就有点担心表演能力,印象中里维斯就是耍酷卖帅的动作明星。

    叶惟不担心,里维斯虽然没有获过奥斯卡和金球提名,但有着深厚的表演功底,早在《吸血僵尸惊情四百年》(1992)、《小活佛》(1994)等电影中就有过表现,只是他成大名于动作片,人们时常遗忘这一点。

    而且这不是有他导演吗?里维斯有足够能力完成他的要求,其它的就交给他吧。

    当初媒体们对里维斯出演“杰克”可谓是一片哗然!

    tlb这种故事对他更加情感复杂,因为在1999年12月,他当时的女朋友詹妮弗-赛姆怀孕了8个月生产却生了一个死胎,那是他的女儿阿瓦-阿切尔-赛姆-里维斯。18个月后,赛姆在一次独自开车时发生车祸丧生。

    这是两起悬案,都疑似与毒品有关系,有说是因为赛姆吸毒导致胎儿死亡,所以里维斯随后与她分手。而在赛姆的车上,警方找到两卷含白色粉状物的美钞、两瓶处方药,事故调查还表明她当时没系安全带,并且是酒驾状态。赛姆的母亲则说女儿出事前一直在治疗背痛和忧郁症。

    无论如何,里维斯是经历过丧女之痛的,不到6年时间,新骨头都不知道长出来没有。

    1993年10月时,他(时29岁)的好兄弟传奇的瑞凡-菲尼克斯在约翰尼-德普(时30岁)的私人俱乐部中吸毒过量而死亡,年仅岁。吸毒传闻也伴随着里维斯的早年,有没有吸没有定论,但在菲尼克斯去世后,他就变得“古怪”起来。

    玩乐队、飙车、做很多与主流相背的事情,次年《生死时速》让他大获成功,叛逆的生活作风却影响着他的运气和事业,正是《非常特务》等片失败的原因之一。

    这位一度的问题人物直到现在依然个性十足,在《综艺》专访中谈到为什么加盟tlb,他说:“因为叶惟。”

    想来里维斯不觉得viy坏。相比这些人,叶惟这半年确实坏不了哪去,大麻都没碰,况且他只有18岁。但在媒体大众的眼中,叶惟是个天才,天才犯错的空间非常小,跟德普、菲尼克斯、里维斯这些人当年比是丢份。

    都个性、都放荡不羁,叶惟和里维斯会不会闹出些什么事来?其他的个性成员呢?

    媒体影迷们都密切关注着才华和个性都爆表的tlb片场!

    tlb对于饰演“阿比盖尔”的蕾切尔-薇姿也有别样的情感,这位36岁的带刺英伦玫瑰上个月刚当上妈妈,她的丈夫是才子系成员之一的达伦-阿罗诺夫斯基,《梦之安魂曲》的导演。

    顾乔生了叶惟和朵朵后虽然没有坐月子,却没有这么迅速地折腾,更没有放下刚出生的孩子去演电影。

    对薇姿就不是什么事,有预产期不影响她接片约,产后顺利迅速地复出,让替补演员们没有上场的机会,先演tlb再演《蓝莓之夜》,都六月份开拍的项目。

    不过拍摄计划上都有照顾她,tlb拍了一周多,她和里维斯才准备到费城。因为剧组先拍苏茜、哈维先生等人的戏,然后沙蒙家才会陆续到齐,最后要到其它取景地和摄影棚绿幕前拍摄天堂戏。

    让剧组人数尽可能地轻简是好的摄制表的基础,还能让薇姿多休息几天。对她的儿子来说,好消息是tlb拍摄期很短,而王家卫的电影都要拍很久,《蓝莓之夜》没那么号召集薇姿的。

    她同样是个性十足的人,剑桥大学毕业的才女,凯拉-奈特利等英伦风格系后辈女演员都要叫她一声师姐。

    她的tlb片约只有片酬没有分成,总比预算仅1000万的《蓝莓之夜》好。

    薇姿近年的事业总体走强,今年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但去年《地狱神探》也给了她打击。tlb将是她第三次和基努-里维斯演对手戏,此外还有她第一部好莱坞电影《连锁反应》(1996)。

    两人的银幕搭配反应是早已被行业认证的,这次再度联手演剧情片,让媒体影迷很是期待。

    tlb的演员表中很多中国元素,尽管应该无法在中国内地上映,依然被中文媒体们时常报道。

    其一是亲自出演“雷”的叶惟;其二是有1/2中国血统的凯尔茜-周;其三是有1/8中国血统的里维斯,那来源于他一半中国人一半夏威夷人的祖母。他曾经表示说:“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围绕着中国艺术、家具和美食。”

    其四是“外婆”苏珊-萨兰登,这位60岁的老一辈奥斯卡影后(1次获奖,4次提名)倒不是有中国血统,而是个中国通。

    生于她的年代、叛逆的性子,受到跨掉派的影响而对东方文化充满精神寄托的人有很多,却不是很多人像她那样实行追求,她进入凯斯西储大学后主修中文,会说会看会写,喜爱中国文化和佛教,并有一定的了解。

    还热爱乒乓球,她是纽约乒乓球俱乐部的联合拥有人,准备把分店开到多伦多去。她对叶惟说的一个加盟条件是:“我要带一张乒乓球桌到片场,我们有空就打几局。”

    “我不会乒乓。”当时叶惟听了哑然,他从小到现在摸乒乓球拍的次数不超过10次,他喜欢跑起来的运动。

    “你会我就不找你打了。”萨兰登说。

    这位《末路狂花》的女主角、个性女人的标杆人物加盟tlb是自然而然的,她就是西伯德心目中的外婆。当剧组发出邀请,基本上是一拍即合,就是对哈维先生的死法有些疑问,她更喜欢原著里佛教的因果报应。

    “不是我不喜欢因果报应,只是电影不喜欢。”叶惟回答她。

    当然萨兰登最后还是签下片约,出于对这个故事和viy的兴趣。

    tlb的卡司已经足够豪华,不需要花更多的钱在这上面,其他人选都就近找费城、纽约的演员,像巴克利的小孩和大小孩、费奈蒙警官、琳茜的男朋友塞谬尔、克莱丽莎的男朋友布莱恩等这些配角或龙套,大都默默无闻甚至是第一次演电影。

    此外还有西尔莎、茉迪、达科塔、凯尔茜、玛歌特这五位不同背景的选秀会少女。

    而在10号周六步入下午时分,《可爱的骨头》片场迎回了导演叶惟。

    ※※

    “莉莉,早上好,我到费城了。原来那个奇怪的人捡到了我的心,我又有心了,lol!今天拍摄任务繁重,加油,爱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