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地球上最快乐的地方,我们来了!”

    “我们来了!”

    6月9日周五早上阳光灿烂,虽然不是周末,暑期的加州迪士尼乐园也比往常更为热闹,有魔法时间的多天游门票游客们已经提前一小时入园,玩在各个项目景点,大人小孩的笑声响彻这片欢乐地。

    莉莉牵着朵朵的手,在开始喧闹起来的主街上向着北面“奇幻世界”区直奔而去,就像两道快乐的旋风。

    “哥哥,跟上啊!”朵朵回头叫了声,从早到现在一路上,她的小脸蛋都乐坏了的模样。

    “哦。”灰上衣搭卡其裤的叶惟本来跟在几步远的后面,却因为没跟着跑而越拉越远。

    都是白短袖宽t恤、浅粉七分裤和运动鞋,戴着同款的米色渔夫帽,小孩子朵朵淘气可爱,大孩子莉莉活泼飒爽,青涩的脸容和身段却焕发着最动人的美丽。

    她们减慢了脚步等他。莉莉清着嗓子对朵朵唱起什么儿歌,朵朵欢笑的一起唱,莉莉抬起手掌,朵朵也抬起手掌,她们舞着一致的步伐前行,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叶惟不由的微笑,也想上去一起唱,张张嘴巴却又停下,他不会唱,也听不清楚。

    “我去‘大雷山’拿fastpass。”他一走近,歌声就停了。

    朵朵是每次必去睡美人城堡的,玩完去玩别的,fastpass到点时去“边疆世界”区的大雷山过山车玩,就不用排队了。朵朵113cm的个子够必需身高的102cm了。

    “去吧。”莉莉带着朵朵继续奔向城堡,她们一走远,笑声歌声又起。

    叶惟突然自己大声唱起《哈库拉玛塔塔》,前方两人一阵爆笑声,不知什么好笑的。

    ……

    当叶惟拿了fastpass回到睡美人城堡这边,游客已经很多,不少是推着婴儿车的父母。睡美人“爱洛公主”出来了正在城门边,游客们争相和她合影、要签名,莉莉和朵朵在旁边等待着。

    忽然这时候,“爱洛公主”看到了什么,惊喜若狂的惊呼:“噢我的天,viy!!”

    viy?那不是哥哥吗?朵朵疑惑的看向莉莉,“爱洛公主认识哥哥?”

    叶惟当即转头走,那个少女演员却撇下诧异的游客们追奔上去,“等等!viy,我是你的粉丝!请等等!!”叶惟撒腿地跑远了。

    “朵朵,你哥哥说去小飞象!”莉莉拉着朵朵也立即走人,经过那金发少女演员时,朵朵听到她失落的感慨声:“那就是他,他真酷……”顿时高兴道:“莉莉,爱洛公主喜欢我哥哥!”

    “你哥哥很受欢迎的,很多女孩都喜欢他。”莉莉笑说。

    “你也是吗?”朵朵嘻问,“你们以前可好了。”

    “是啊。”莉莉想了想的点头,“我喜欢他的电影。”她换话题的说:“小公主,你是哪位公主?”朵朵大叫:“白雪公主!”莉莉笑道:“那我是白马王子,噢,我可爱的可爱的公主!”

    两人在小飞象旋转飞机处找到叶惟,不用排队就坐上小飞象,在半空中旋转着上下起伏。奇幻王国的项目设施都是为小朋友而设的,对叶惟和莉莉来说很温和,但朵朵玩得欢,他们也高兴。

    接着去玩了马戏团小火车,园区的游客渐渐拥挤起来,奇幻世界没有fastpass,排队很恼人,还好这时候大雷山快能玩了。先再领大雷山的fb,三人前后地坐上火车的车厢,莉莉坐朵朵旁边,开始西部的刺激之旅!

    朵朵向来胆大,在荒山之间转来转去的一点都不怕,反而玩得兴奋高呼。

    整列过山车的孩子们,就数她最欢乐,在后半段有个同龄小男孩吓哭了,她还疑问:“有什么可怕?”

    叶惟认为这是他对她的从小培养,什么过山车身高一到就坐上。莉莉则认为这是朵朵自己勇敢,才没有过山车恐惧症。

    “慢慢来,小心点。”

    玩完过山车后,三人在附近的卖场里玩起小游戏。

    一排抓娃娃机发着叮叮嗞嗞的声响,零散的有游客在玩,其中一台的前面,朵朵正握着娃娃机的摇杆,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机箱内堆满的布偶公仔,莉莉紧张地指导着她:“就现在!”

    朵朵降下抓手,抓向目标的那只棕色大布熊,然而抓手刚碰到布熊,没抓住就升上去了。朵朵一声急叫:“哎呀!”莉莉也是惋惜:“就差一点点。”

    差很多。旁边保镖般的叶惟看着两人玩,抓都没抓住,怎么可能就差一点。

    朵朵已经抓近十次了,还是没有任何收获,这下不得不让开位置让莉莉来抓。

    “祝我们好运。”莉莉决然的拿起放在控制台上还剩一小叠的硬币的一枚,投进机器,握着摇杆开始抓。嗞嗞声如同是007电影的配乐,朵朵同样紧张的说:“加油啊莉莉……”

    莉莉聚精会神的望着抓手,一按放下,抓手降下并张开钳住了熊娃娃的头,提了起来!朵朵欣喜若狂:“成功了,成功了!”

    只是熊娃娃在上升过程中掉落了,没有钳稳。

    “很接近了。”莉莉继续投币去抓,但好几次之后不过证明刚才是一次运气,那熊娃娃太大,周围又太多其它的布偶。

    “朵朵,我们抓别的好不好?”莉莉问,硬币只剩下五枚了。朵朵真想要那个娃娃,能和豆豆凑成一对,她看向沉默了多时的哥哥:“哥哥,你来试试?”莉莉也看向叶惟。

    “ok。”叶惟走前一步,站到莉莉让开的控制台前方位置,握着摇杆360度地扭了几圈熟悉手感,猛踢了娃娃机一脚,顿时砰的一声,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中,这才投币开抓。

    抓到移到熊娃娃的上空,降下去,稳稳的抓住脖子,升上去,移到机器出口处,放下。

    “哇!!!”朵朵激动得大叫,急忙从出口拿出熊娃娃一下紧紧的抱住,“哥哥太棒了,你怎么做到的?真棒!!!”

    莉莉也露起了微笑,哇噢了声。

    “要找准有抓力的位置。”叶惟耸肩,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这些机器都被设置过的,她们刚才抓了那么多次,也差不多出现强抓力的机会了。

    “继续抓!”朵朵觉得可以再接再励,“哥哥,抓一只给莉莉!”

    叶惟闻言看向莉莉,莉莉也在看来,两人的目光一记触碰……昨天晚上、今早到现在,两人都避免着眼神接触,不经意间的接触都迅速移开,这下也是这样。两人望向娃娃机,叶惟问道:“你要哪只?”

    “……那只小猫好了,左边靠箱边灰白的那只。”莉莉指了指。朵朵立时说:“它好可爱哦!”

    “ok。”投币后,叶惟操纵着抓手就向那只小猫抓去,这回却没有抓住就上升,继续投币再抓。

    莉莉神情平静,但朵朵大气不敢出。第二回依然没抓住,被箱沿阻扰了,第三回抓住了刚上去就掉落,第四回也掉落了,硬币全部花光。叶惟说道:“我再去换些硬币来。”

    “别了,我们去外面玩吧。”莉莉说。

    “先抓到再走。”叶惟就要去换硬币。

    “不用了。”莉莉叫着他。

    “很快就好。”叶惟说。

    “不行的。”莉莉挺眉。

    “行!”叶惟下了决心。

    “不行的!”莉莉双眸微瞪。

    “没什么不行,只要失败了还坚持。”

    “这不是坚持不坚持。”

    朵朵看着两人似乎争吵了起来,有点不舍的道:“不如这只熊娃娃送给莉莉?”

    莉莉对她一笑,“哇谢谢,但它喜欢你。”

    叶惟不再罗嗦地去换了一大堆硬币回来,什么都没说,一枚枚硬币投进去响起叮叮当当声,抓手先是把小猫周围的娃娃全都搬了开去,再碰动地把小猫娃娃放平,最后一枚硬币时,稳稳的抓住它的身体,升上去,移到出口处,放下。

    “哇啊!”朵朵激动地喜叫,要去取猫娃娃。

    叶惟却一把从出口拿出那只娃娃,递向微怔的莉莉,说道:“行了,收下吧。”莉莉看看他,看看那只娃娃,沉默的接过,放进了蓝色斜挎手袋里,“谢谢。”

    “走吧。”他说。

    “哥哥,你不抓一只给自己吗?”朵朵问道。

    “我?我一抓可就要抓七只,迪士尼就发财啦。”叶惟对她说。牵着朵朵手的莉莉一声失笑,他看看她,也不由笑了声。朵朵疑问道:“什么那么有趣?”两人顿时更加大笑。

    “什么那么有趣!?”朵朵嘻嘻的又问。

    “哈哈哈!”

    ……

    欢笑声响在热闹的园区街道,响在边疆射击街机走道,朵朵叫着“那边,那边!”叶惟和莉莉各拿着一把红外线长枪,合力地射击着有酒店、银行、公墓等的场景中跳出来的目标。

    响在牧场广场餐厅,三人围坐在菜香四溢的餐桌边,叶惟问道:“躲躲,昨天午餐吃的什么?”莉莉笑看着坐对面的朵朵:“我猜是些野果?”朵朵吃着炒饭道:“吃了些饼干。”

    叶惟嘲笑:“在梦中吧!”朵朵惊声:“哥哥你又知道?”莉莉神秘的说:“他是个造梦的人!”他看了看她。

    响在丛林巡航之旅,古旧小船上坐了一大半的游人,三人坐在船尾这边,听着老船长的幽默解说,看着沿岸的热带雨林风景,南洋、非洲又到亚马逊,河道中到处是会喷水的人造大象、河马、鳄鱼等动物,还有些悠然不怕人的活鸭子。

    朵朵探手想去摸它们,呼唤着:“唐老鸭!”莉莉问道:“很可爱不是吗?”朵朵连连地点头。

    “其实在亚马逊丛林……”叶惟要说什么。

    “你少来了。”莉莉打断,惊急的样子:“我们现在就在亚马逊丛林,看那边,食人鱼!”水中突然窜起的一群假食人鱼引得朵朵等小孩一片惊叫,莉莉凑着跟朵朵说:“食人鱼攻击人是因为它们没吃过糖果,给它们糖果就没事了。”

    朵朵听了惊喜:“我们还能做朋友!”莉莉轻笑说:“做朋友可能会太过刺激。”

    “莉莉,你都能当解说了,我和船长说一声,让你来解说。”叶惟打趣莉莉。

    莉莉笑着转了下白眼。

    “嘿,船长!这里有个年轻主持人想解说。”叶惟真的大喊,顿时全船人望来。

    “嘿!”莉莉娇嗔的打他,“食人鱼要吃人就把你推下去!”

    叶惟正要说“我太硬,它们吃不动”,话到口边却愣住,老船长说了些什么惹得全船大笑,也听不清楚……

    但是心脏的每一下跳动,都充满了久违的明朗,能感觉到自己确实活着,而且仿佛置身在仙境。

    看着她们的笑脸,听着她们的笑语,他看到了一道彩虹,亮着不同的光芒,那是纯真的、纯粹的、正直的、真诚的、忠实的、温暖的、美好的,那是…那是……我爱的。

    忽然之间,像到了一个新世界,叶惟长呼一口气,心跳仍然越跳越快、越跳越有力,从内心深处涌起的力量。

    他知道、他确认自己已经得到了一颗心,因为它正在破碎,同时又正在完好。

    那颗心有了决定,或者说,明白了。

    丛林巡航之后,欢笑声响在“泰山的树屋”,这是1999年版《人猿泰山》主题风格的景点,当年随电影上映而开放,三人走过吊桥通往这棵巨大的人造树上的木屋,都不是第一回来了,却是第一回一起来。

    叶惟沉静的看着莉莉用小巧的粉色数码卡片机给朵朵拍照,朵朵在木栏边比着v字手势,摆着各种可爱po色。

    拍了一会,朵朵突然兴冲冲的说:“哥哥,莉莉,我给你们照几张!”她蹦跳地抢过莉莉的相机,指挥起两人站到木栏边,“今天你们都没有合照。”

    两人相视一眼,按朵朵说的并肩站着,她矮了他一个多头。

    “笑啊!”咔嚓咔嚓,朵朵连连地按动相机,拍下一张张照片,却有些不满意,怎么都没什么表情动作呢?她随即有了主意:“哥哥,按着莉莉的肩膀!”

    “嘿……”叶惟不知道说什么好。莉莉点头道:“没关系的。”她靠近他一点,“朵朵,这样行吗?”叶惟的右手臂像灌了铅一样重,很不容易地抬起来,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几乎颤抖。

    咔嚓,朵朵这才拍得高兴:“哈哈!哥哥脸红了。”而莉莉的笑容没有变化。

    莉莉转眸的瞥瞥叶惟,果然见他的脸庞有点发红。

    “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叶惟像泰山般疑惑,“但是,简,我感觉你和我不同。”

    “绝对的不同。”莉莉露齿一笑,“还有你不是泰山。”

    叶惟沉默,搭在她肩上的右手被她推开了。

    ※※

    今天娱乐媒体们纷纷报道着昨天的一起儿童走失事件,viy的妹妹叶朵。失踪了几乎一天在山谷找回,万幸的一场虚惊。

    据悉叶惟闻讯后立即从费城飞回洛杉矶,《可爱的骨头》剧组也因此要停工两天。他的发言人莱斯利-达特表示:“这事真是把他吓坏了,但他处理好家事就会马上回费城继续拍摄工作。要说这事有什么收获,他对tlb的故事更加感同身受。”

    八卦媒体关注着另一情况,根据知情人的曝料,昨天有多位年轻明星都帮忙找叶朵,像艾玛-罗伯茨。

    绯闻?这个天才浪子的劲爆绯闻在纽约那边!

    “他和斯嘉丽-约翰逊一起进出酒店。”曝料人告诉tmz并提供了较模糊的手机照片,但可以认出就是两人,叶惟和斯嘉丽-约翰逊疑似激情又起!

    而近日还有狗仔拍到斯嘉丽的一组街拍照,她肩脖上有着多处诉说着激烈的紫红色吻痕,谁做的?答案已经浮出水面。

    关于叶惟的绯闻不会只有一宗,就有人声称在费城见到他和小演员凯特-戴琳斯约会,戴琳斯的博客一篇新日志耐人寻味:“哇!某人真的太聪明、太有趣了。”……

    明星名人的婚恋八卦消息常年有如一片大海,一台陈旧但还能发动的话题制造机菲尔-柯林斯最近就成了热点。

    菲尔继宣布与第三任妻子奥瑞安-塞威分居后,婚姻破裂地恢复单身的他有了新恋情,对象是小7岁的47岁的wcbs-tv新闻主持人黛娜-泰勒。据了解,事情源于上个月黛娜访问了菲尔关于《人猿泰山》舞台剧即将到百老汇演出,两人因而坠入爱河。

    这位问题摇滚巨星迎来了又一春。

    ※※

    一天游玩下来,时光很快的将近晚上7点,三人在乐园里吃了晚餐后就要走了,叶惟要上22:20前去费城的航班。他要先送莉莉回家,再把朵朵送回自己家,时间差不多就去机场。

    昨天的大冒险太累,今天又玩了一天,朵朵相当的疲累,当坐上自家的大众suv车后排的儿童安全座椅,车子还没有开动呢,她已经呼呼的睡得香甜了。

    叶惟开车返程,莉莉坐在副驾座,望着车窗外面的城市夜景。

    车子驶上高速公路,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看一眼,就像看不到对方,从泰山的树屋起就重新陷入这种状态。因为不能吵醒朵朵也没有放音乐,车内一片寂静。

    叶惟专心开车;莉莉有时按手机,有时候看窗外,有时候看车上的杂志。

    当一个小时后回到布伦特伍德,两人依然没说过话,也许这是故意在较劲,也许只是说不了什么话。

    叶惟看着前方夜空下的熟悉的社区街景,离她家越近,今天的快乐越在一丝丝地从他身体里抽离,那些黑色又在一点点地淹没,占据着明白了的心田。

    少来了!

    “嘿。”叶惟减慢了车速,看向莉莉,“很久没见了。”

    莉莉转头地看来,明显的礼节微笑:“是啊。”

    “你的发型都变了。”叶惟没有避开的看着她的明眸。

    “你的也是。”莉莉看向前方。

    “我以前就这样,但你这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叶惟留意路况间有空就看她,优雅的中发、英气的眉毛,她怎么能这么美?

    “还没有恭喜你呢,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人。”莉莉换话题的笑说,“那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叶惟听得出这份称赞中的客气,以前谁会想到这个时刻竟是这样,他说:“我也还没有恭喜你,我看到你的文章登上《洛杉矶时报》了,这也非常了不起。”

    莉莉轻笑了声,似有些不以为然,“还好。你的电影拍得怎么样?”

    “一切都不错。”叶惟发现自己和她在说废话……那你想说什么?那就说,那就说啊!

    如果连自己都战胜不了,又如何去战胜别人?如何去战胜世界?

    傻够了,你可是个造梦的人,你可是个他马的天才。

    几乎凝结的空气突然清新得犹如处身于春天清晨雨后的小树林,心脏在发酸、在颤抖、在怦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涌起。

    这不是回到过去,这是开启未来。

    一个新世界。

    叶惟突然的话声打破沉寂:“莉莉,我们先把朵朵送回家,再去聚聚好吗?”

    莉莉再次望了过来,美脸上十分平静,过了几秒,说道:“不了。不管你打什么主意,终止吧。”

    “莉莉!”叶惟一脚踩向刹车,把车子停在日落大道的街路边,骤然如此的激动,每一瞬都比之前激动百倍,满脸的涨红、呼吸难以平顺,看着她的脸容,说出只想说的:“莉莉,我爱你。”

    他深深的呼吸,本想平复一下心脏,她的百合香气却更让他的心要跃出胸口。

    “过去两年,我们错过了一次又一次……”他缓缓地呼吸、缓缓的说,因为一快就会语无伦次:“对于现在,我没有解释,我们之所以通往现在的本质、所有事情的本质,是我错了,没有其他人做错,是我,我一直都没有做好,我错了,莉莉。”

    “你都是这样泡妞的?”莉莉没有移开眸光,却也没有半点的感动,“这对我没用。”

    “莉莉,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给我一个机会!”叶惟急说,伸手想去握着她的手。

    “我不知道。”莉莉的眼神闪过凌厉,双手避开他的手,声音越发的冰冷:“你想做什么?泡我?当你的绯闻女友之一?想操-我?来兴趣了?后悔在夏威夷的时候没做过?”

    叶惟由着裂痛的心去说:“莉莉,我想和你重新在一起,我想爱你。”

    “这些话你留着跟别的女孩说吧。”莉莉微微地摇头,挺着英眉:“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想你误会了些什么,如果不是朵朵,我和你一起待着一秒钟我都不想,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关联。”

    “莉莉……”

    “你说你错了。”她轻呼一声,眨了眨移开的双眸,“你没有错,只是我们不适合。我会很高兴见到你做你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但请不要打扰我,我对你早就没有任何感觉了。”

    “听我说,莉莉。”叶惟真想抱住她,给她最大的温暖,“给我个机会,让我证明我值得你的原谅。”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莉莉泛起泪光的眼眸突然横着他,话声在微颤:“艾米-罗森、琳赛-艾林森、杜晨-科洛斯、斯嘉丽-约翰逊、亚历珊德拉-达达里奥、阿纳斯塔西-阿什利、艾梅柏-希尔德、摩根-杜布莱德……还有吗?半年不到。”

    叶惟的脸庞更红了,有的不只是激动,张张嘴想说什么……

    看着她的泪光,他说不出。

    “为什么不说?”莉莉的泪光渐渐地不见了,“还有呢,妮娜-杜波夫、艾玛-罗伯茨、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伊丽莎白-奥尔森……”

    “嘿!”叶惟不能不打断她,“艾玛、奥尔森和斯图尔特,她们不是!我今天就全向你坦白,如果说是公众人物,我还和鲁妮-玛拉、凯特-戴琳斯,还有……还有玛歌特-罗比做过。”

    “哈哈哈!”莉莉大声失笑,笑脸中却满是掩不住的厌恶,“天才viy,也许你可以泡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女生,但没有我!我和谁约会、就算和最混蛋的混蛋约会,也不会和你约会,因为你是这么、这么、这么让我恶心!”

    她骤然一声激动的大叫:“就知道操的丑陋怪物!”

    “莉莉……”叶惟红透了脸,耳根也红透,整个人变得低沉。

    “我已经看透你了。”莉莉轻叹,像刚才那声大叫用尽了所有力气,她靠着椅背望着前方被车灯照亮的街路,轻声道:“你就是有一个挚爱你的女孩都不够,还要和别的女生玩暧昧,逗逗这个逗逗那个,用你的才华寻开心。

    你就是想全世界的人都爱着你、捧着你、围着你,你不屑去理会,但你需要。你就是,一个莉莉不够,要一群女人,你才满足,才觉得自己没有亏、才不枉青春、才是你。”

    莉莉说着看了他一眼,问道:“我们说好的、你说过的,你都不会当真。你把一切都毁灭了,然后说让我们重新开始吧,这是爱情吗?这是什么狗屁爱情?”

    叶惟浑身起着冷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无法反驳,无从解释,一切都是借口,她说得对,她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更多。

    “这么说你,你不喜欢听是吗?”莉莉笑了声,不知道在嘲笑谁:“别听啊,那么多女人想的就是怎么讨好你,还比我火辣得多,对不,去找她们!你想操谁就找谁去,想玩新鲜的就一夜情,迪克!”

    “莉莉……”叶惟沙声的道:“相信我,那都过去了。”

    “不,是我们过去了。”莉莉摇头,“我相信了你很多,最后都只是上当。惟,我们不可能的了,我也有新约会了。”

    叶惟心痛着微笑,“有关系吗?你是个公主,公主当然会有很多追求者,但我不怕竞争,我还是有优势的。”

    “你没有。”莉莉看着他的双眸里就像一潭死水,“我对你只有恶心,你说的这些太让我恶心了……我不想再听下去。”她看看外面的街道,就打开车门、解开安全带、下车,“这一带很安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莉莉!”叶惟连忙也解了安全带,开门要下车跟去。

    莉莉却绕了过来按住车门,神情语气都平和:“惟,我的话有些很过分,可是我不想道歉,因为这就是我的想法。请你离我远点,你就是不能这样……不能毁了一切然后……”她忽然哽咽了起来。

    叶惟看着她的双眼一眨不眨,什么都说不出口,心脏痛得似在炸开,每一个细胞都在煎熬。

    “我走了。”莉莉哽咽说。

    “等等。”叶惟拿过副驾座边上的蓝色斜挎包递给她,evil纹身被那蓝色衬得更黑。

    莉莉接过了斜挎包背上,就往前面走去。叶惟开着车跟在不远的后面,一路地跟随护送,直至她安全的回到她家的宽阔前院,他透过车窗望着她大步的走进豪宅里,没有回头看一眼。

    他没有开车,就这样在黑夜中,静看了不知多久。

    “唔。”朵朵迷迷糊糊的醒了,“哥哥,莉莉呢?我梦到你们吵了起来……”

    “是的……刚才吵了一回。”叶惟说。

    “为什么呀?”朵朵惊讶。

    “因为我是个混蛋。”叶惟收回了眷恋的目光,开动车子离去。

第458章 靠近一点,宝贝    这是哪里?哥哥在这里吗?

    上午的阳光很温暖,树林里朵朵看着完全陌生的周围,小脸疑惑。

    那只怪兽真的好可怕,让她摔了一跤,单车和背包都被抢走了。她不舍得那些糖果,但哥哥说过遇到怪兽有时候要打,有时候要跑,关键是用脑子她打不过那只怪兽,它会飞的呢。

    小仙子会飞,阿拉丁也会飞,哥哥也会飞,会飞就是厉害。

    走了很久还在一片树林里,朵朵靠着一棵树坐下来歇息,肚子饿、口渴、犯困,擦伤的左小胳膊疼,想妈妈爸爸了。

    在透过大树枝叶缝隙的阳光照洒下,她打起了哈欠、打起瞌睡,睡着了……

    “朵朵!”哥哥笑喊着走来,妈妈、爸爸和托托也在,一颗颗糖果下雨般从天空落下,她拿着哥布林麻袋不停去接,好多!

    正当拆开一颗要吃,朵朵咂嘴着醒了过来,天色似乎变了,周围依然安静。她蹦跳了起身继续找,“哥哥?”

    又走了很久还是找不到任何的人影,迷—路—了!

    迷路走失就向别人求助,优先找警察、商店、然后是看上去好心的女人。朵朵谨记着妈妈的教导,虽然没找到哥哥,但她觉得自己应该求助了,只是找不到有谁。

    树林里没有人,她就见到有几只松鼠,好可爱的,她想和松鼠们玩一会,它们却不搭理她。

    朵朵走得又有些累了,穿凉鞋的脚底被泥沙硌得痛,坐到又一棵树边,看着天空在日落,很快变得天黑,周围不时有吓人的沙沙声响,她越发害怕,不由呜哇一声哭出来。

    哭了一会,好像听到哥哥说:“别哭,哭也没用,我的宝贝妹妹是个坚强的女孩!”

    她抹掉眼泪,起来继续找,找哥哥也找别人求助。

    繁多的星星闪亮在天上,夜风呼隆的吹过,朵朵有些冷,突然就打了个喷嚏。

    “呼哼……”

    有什么叫声响起,朵朵惊警的看看周围,躲进了旁边一堆草丛中,那是动物叫声,会不会是狮子?希望是白兔。过了半晌,她轻声的问道:“你好?我叫朵萝茜-叶,叶朵,大家叫我朵朵,但不是渡渡鸟。你呢?我们能做朋友吗?”

    没有得到回应,她又打了几声招呼“你好?”,小心地走出草丛,前面骤然有一道影子窜过

    “啊!”朵朵一声惊叫,吓得几乎倒在地上,却见是一只胖胖的浣熊,她顿时嘻嘻的笑:“我有熊朋友的,它叫豆豆。”

    想起了豆豆,继而想念哥哥、爸妈、托托,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他们?

    一想到这个可能,朵朵就要哭,肚子咕噜响,嘴唇都干裂了,很困,她坐回草丛中想睡一会。茂盛的荒草挡去了一些风,她却还是感到越来越冷,有点儿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打着瞌睡的朵朵忽然惊醒,听到有歌声传来!

    “当你的世界结束,没有地方可以藏身,你需要一个朋友在那里,在你的身边。

    给我发一条信息吧,我会到来,而你会看到。

    无论你是对的还是错的,这里就是你的归处。

    给它一个尝试,而你会看到。”

    朵朵眨巴着大眼睛,这首歌好熟悉,什么呢?是哥哥!!!这是哥哥喜欢听的歌,是哥哥!

    “朵朵?”有呼唤的声音。

    “哥哥!我在这里!!”朵朵惊喜地尖叫,起身向着歌声的方向奔去,扯开嗓子的大叫:“哥哥!!!!!!”

    有手电筒的光芒照来,十分强烈,映亮了整片树林,当她奔了一小段路,见到前方的几个人,顿时怔住了,不是哥哥。

    那是五个人,一个少女带头,两个大块头男人,打着手电筒,两个女人,拿着背包和一个有外接喇叭的随身听:

    “靠近一点,宝贝。

    你必须让我靠近,宝贝。

    走近一点,宝贝。

    在一起,我们就能让它实现。等着看吧。”

    一见到她,众人都欢呼的笑了,纷纷说着“谢谢上帝,谢谢上帝!”

    “朵朵!”那个奔来的少女身着白长袖外套和蓝牛仔裤,一双粉运动鞋,一头深棕的中发,漂亮的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两道英飒的粗眉毛挺起,看上去很美。

    “唔……”朵朵知道她是谁,但和记忆中的样子不太一样,会不会是怪兽的伪装?

    少女拉住朵朵好一番打量,紧紧地搂着她一会,长长的松出一口气:“太好了,太好了……小甜心,还记得我吗?”

    朵朵看着对方的眸子,少女歪头瞪目的做了个鬼脸,又清笑起来,朵朵惊喜地确定:“莉莉!!!”

    “我们还是朋友。”莉莉装童声的说,接过玛德琳递来的一件深蓝长外套给朵朵披上,再扭开一瓶矿泉水让她喝,朵朵立即咕咚咕咚的喝起来,莉莉笑说:“喝慢点,小淑女。”朵朵点头地继续喝。

    莉莉一边拿出手机要打,一边又道:“大家都在找你,我这就打给你妈妈。”

    今天早晨时,她突然收到叶惟的一条短信。不记得上次收到他的短信是什么时候了,他早已不是她手机里的联系人,但他的号码她还是一看就知道是谁,残留的记忆吧。

    发错了?他要说什么?她奇怪的打开,心头当即揪住,取消今天的安排开始帮忙寻找,绝对不能让朵朵出事。

    她叫上一队保姆和保镖一起行动,然而一天下来并没有找到,叶惟一直发布着最新情况,晚上快天黑时他的新短信说警方找到了朵朵的自行车和背包,在盖蒂中心附近居民区的一处树林。

    一切都往朵朵还自由安好去想,朵朵去哪了?为什么没向人求助?

    朵朵懂得求助,以前带她出去玩,还没有教,朵朵就知道走失要怎么求助,步骤和注意事项都非常清晰。所以应该是她找不到人求救,布伦特伍德什么地方会这样?荒无人烟的山林。

    朵朵的最后踪迹地往北面不很远就是曼德维尔山谷边缘,她完全有可能走到那里的。盖蒂中心四周都有人寻找,到曼德维尔山谷边缘找的也有,但那是连绵的群山,范围大得不是一下就能确定朵朵在不在,如果她走远了就更难了。

    怎么都得找,夜晚充满着危险。

    山林太大,一百码内和朵朵擦肩而过都可能,叫喊声在夜晚还可能吓着朵朵。莉莉想了个法子,一边呼唤,一边放些叶惟喜欢的经常听的歌,像卡朋特、妈妈凯丝、鲍勃-迪伦等的,朵朵一听到就知道是她哥哥。

    这种时刻莉莉想放些欢快喜乐的歌,一路上就多放妈妈凯丝,听得她自己心焦之外,有些莫名的怅然。

    一直找到凌晨还是没有发现朵朵的影迹,玛德琳说“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找。”他们深夜这样找也有危险。

    放弃吗?怎么能放弃!

    “再找一会。”莉莉说,一会后接着又一会,随着希望越来越渺茫,内心就越来越焦痛,但越是这样,越要继续找!24小时寻回黄金时间一点点都不能就让它过去。

    并不是漫无目的地找,选择这片区域是因为她觉得路好走但树林密集,才让鬼精灵的朵朵进去了、却走不出来。

    一码码地细找,当夜色越深,渐渐接近着山腰,随身听播起了《摸ve-in-a-little-clo色r,baby》,朵朵奇迹般的出现了。

    多么的庆幸!莉莉看着身边的朵朵,余悸还没有退却的心脏跳得很快而又发颤,真是万幸,真好。

    “呀!!”朵朵惊急地大叫,去拉抱莉莉按着手机的右手,希盼的说道:“莉莉,哥哥不见了,你帮我找回他好吗?”

    莉莉闻言怔了怔,手机按键上的手指停住,看着那张满是期盼、纯真、泛着疲惫的小脸蛋……

    “那先打给你哥哥。”她一笑,按了几下拨打了一个号码,“朵朵,你想找他可以先打给他啊,用家里的电话。”

    “我怕哥哥不同意我找他,他被罚了,好忙的。”朵朵认真的解释,不然笨蛋才不用电话。

    “这我不清楚,但如果他不想见你,你也找不到他的对吧,他那么聪明。”莉莉劝导。朵朵噢的一声:“怪不得哦!坏哥哥。”

    这时候,手机那头接通了,传出了一把沙哑的男声:“你好?”

    那声音沙哑、低沉、无力、茫然、压抑、悲痛,像是哭过。

    白痴。莉莉的双眉微皱,一听到这把声音,心里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平静,话声不由地发沉:“我找到她了……”

    旁边的朵朵激动地又蹦又叫喊:“哥哥!哥哥!!我和莉莉在一起呢!!!”莉莉按动手机,“手机外放了,朵朵没事,一点都没。”

    只听到叶惟顿时一记深呼吸,缓缓的闷声说:“son-of-a-逼tch……”

    莉莉连忙按回不放外,对疑惑的朵朵道:“你哥哥说‘son-of-a-beach’,阳光、海滩,在过来了。”朵朵高兴地点头:“哥哥原来在海滩?哥哥,你在什么海滩!?圣莫尼卡的?费城的?”

    “朵朵,我先和他说几句。”莉莉走开了些,已经平静了下来,告诉了他地址位置,并说好在都不远的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入口处见面,她又道:“你通知你父母和大家吧,别公开说是我找到她,让事情简单。”

    “我明白的,谢谢……”叶惟说罢就结束了通话。

    莉莉按看着手机,给通讯录里许久未有联系的顾乔发去短信说了大概情况,也已经收到叶惟的一条新群发短信:

    “朵朵在曼德维尔山谷里找到了,平安无事!谢谢大家的帮助,抱歉让大家担心了,事情安定后再告诉大家详情,想先知道更多情况的人可以去看《绿野仙踪》,晚安,谢谢!!!”

    ……

    夜空显得明亮起来,手机被扔到副驾上后,法拉利跑车疯了般启动打转飞奔而去。

    叶惟不由自主的不断爆着各种粗口,脸庞涨得通红,朵朵,都说你乖,你怎么乖了,比我小时候还皮,你个小坏蛋!!!

    距离会面地不远,几乎踩尽了油门,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对方倒是还没到。叶惟下了跑车,焦急地来回度步,有点胡思乱想,不会路上出什么事了吧?莉莉怎么找着的?

    莉莉……

    车灯打亮着周围,望望既熟悉又生疏的公园内,叶惟抓抓头,仰头望向星空,本就纷乱的脑海更加乱糟糟,无数的影像、声音,无数的回忆猛烈地汹涌,心情无法言说。

    过不了多久,他见到一辆黑色保姆车驶来了,很快停在几码外的前面,保姆车的一侧后车门打开,一位中发少女率先走出,她再接出了一个黑长发刘海小女孩,那家伙在激动地叫嚷:“哥哥!!!嘻哈哈,找到你了。”

    “你个小坏蛋!”叶惟顿时情绪不受控制,奔跑了上去,真切的看见朵朵没事,就擦伤了一点,这才长松一口气。右手伸去捏住她的左脸颊,狠狠地捏住,大喊道:“你都成躲萝茜了!!!汉字躲起来那个躲!躲躲,你个坏蛋……”

    “哎呀……”朵朵的脸蛋立即被他捏得发红,她痛叫地挣扎,都要哭了。

    莉莉一下推开了叶惟,微瞪着他,沉声说:“你疯了吗。”

    “是的,我疯了!!!”叶惟大叫,又上去抱住了朵朵,“你吓死我们了,不要再这么做了,明白吗,永远不要再这么做!”

    “对不起……”见哥哥焦急的,朵朵有些认识到错误,微低着小脸蛋的说:“但我想见到你……”

    “那你就说!”叶惟大声。朵朵小声道:“我说了,你都不回来,你游荡在街上,我担心你。”叶惟竭力地敛着骤然涌出来的眼泪,蹲身的平视着她,郑重的道:“你想见哥哥,什么时候都可以,告诉我就行。怕你了,真的怕你了。”

    “真的?”朵朵惊喜不已。

    “真的那种真的。”叶惟推搡了她脑门一下,就站起身,看向了莉莉,只能说出最适合也最需要说的:“谢谢。”

    “没什么,朵朵没事也是我的心愿。”莉莉说。

    “哥哥,我看到了只怪兽,好吓人。”朵朵正说起自己的历险记,车灯光闪过,突然注意到哥哥没被短袖t恤遮住的双手小手臂和手指,不禁惊呼:“哥哥,你纹身了!”

    叶惟看看双手,“是的……”朵朵疑问:“不是坏人才纹身么?”见他一时语塞,莉莉帮忙解释道:“朵朵,不是的,有没有纹身和一个人的好坏没关系。你哥哥是为了时尚,只是没什么品位而已。”叶惟点头道:“没错,她说得对。”

    “哦。”朵朵伸着右食指去点触哥哥小手臂上的纹身汉字,好奇的问道:“这些是什么意思?”

    这回莉莉没有说话,她也看着叶惟。

    “你知道……”叶惟扫视双手,摆动了几下,“你认识这些字吗?”朵朵看着认字说:“这是天字,也,无,这个是?”叶惟想到什么的笑了声,双手并拢地向她展示:“看看,一行行的看,这叫‘获无,罪所,于祷,天也’。”

    “什么意思?”朵朵用平齐的指甲往他的皮肤上使劲地刮,刮不掉,是真的。

    “意思是一个家伙一无所有了,因为罪过所以这样,于是他去祈祷,天啊!”叶惟笑语的解释。朵朵噢的又问:“那手指的这些呢?”他张开十指,又说道:“然后老天爷就回答了,这些不是英语,是汉语拼音,这样看,我给你读读,niu—r,‘牛人’,很厉害的人,li-v-ev在拼音里读yu,‘理喻哦’,意思说,你就算是一个牛人,也要讲道理,做个可以理喻的人。”

    他拍拍她的脑袋,斥道:“你今天就是不可理喻了,害得全世界都为你担心。”

    “是那只怪兽!”朵朵惊说,“它才不讲道理,还抢走了我的糖果。”叶惟耸肩道:“我捡到了,全部归我的了。”朵朵睁圆眼睛正要发怒讨回,忽而嘻嘻的笑了:“哥哥你吃,我就想送给你的,不过…可不可以留一颗给我?”叶惟摇头。

    莉莉微笑的看着这兄妹两人,不知道想着什么。

    这时候一辆大众suv车驶来了,车子停下后,叶浩根和顾乔迅速地下车,又喜又悲的抱住朵朵又看又亲,见她真的完好,两人的笑声这才重新响起。

    莉莉给他们讲了寻回朵朵的思路和经过,顾乔谢谢了又谢谢,叶惟不觉的站远了些,抿着嘴没说什么。

    “别责怪她了,她明白的。”莉莉抚按抱着自己的朵朵的肩膀,挺眉问道:“朵朵,今天有趣吗?”

    “一点点。”朵朵仰望着她。莉莉失笑了起来,顾乔和叶浩根也是笑了,沉默了多时的叶惟突然道:“今天有趣个屁,明天我带你去玩一天,你要是还觉得今天有趣,我姓你的姓氏。”

    “好啊好啊!!”朵朵真是惊喜,松开莉莉,手舞足蹈的拍手掌,“我要去迪士尼乐园,可以吗?”

    “你要去哪里都行。”叶惟说。

    “莉莉也去!”朵朵突然又抱住莉莉,兴奋期待的笑叫:“哥哥,请莉莉一起去!莉莉,莉莉,我们一起去!”莉莉一怔,叶惟皱眉道:“不行,你别吵了,好了,都打扰别人一天了,过来!”

    顾乔说道:“我们带你去。”

    “不!”朵朵急了,不想妈妈骂哥哥,“你们别去,你们会骂人的,就我和哥哥、莉莉去!”叶惟上前大力地要扯走朵朵,“我不会骂人,我和你去行了吧,再不听话就不去了。”朵朵顿时着急地哭闹:“啊……我想念和莉莉一起去玩,啊啊!”

    莉莉几次想说什么,却都没有说,也许并不是真的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也许就是夜晚的注意力很难集中。

    但看着朵朵哭闹,她有一种忆起小时候的感觉,一个小心愿而已,为什么就不能实现呢?小心愿而已……

    “好,我一起去!”莉莉也激动期待的样子,面向朵朵,张开双手。

    “太棒了!!!”朵朵欢呼地扑向莉莉,莉莉抱起她转了一圈,却因为力量不足,几乎自己跌倒,“哈哈!”

    听着一大一小两位女生的欢笑声,叶惟有点傻气的半咧着嘴,好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