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是哪里?哥哥在这里吗?

    上午的阳光很温暖,树林里朵朵看着完全陌生的周围,小脸疑惑。

    那只怪兽真的好可怕,让她摔了一跤,单车和背包都被抢走了。她不舍得那些糖果,但哥哥说过遇到怪兽有时候要打,有时候要跑,关键是用脑子她打不过那只怪兽,它会飞的呢。

    小仙子会飞,阿拉丁也会飞,哥哥也会飞,会飞就是厉害。

    走了很久还在一片树林里,朵朵靠着一棵树坐下来歇息,肚子饿、口渴、犯困,擦伤的左小胳膊疼,想妈妈爸爸了。

    在透过大树枝叶缝隙的阳光照洒下,她打起了哈欠、打起瞌睡,睡着了……

    “朵朵!”哥哥笑喊着走来,妈妈、爸爸和托托也在,一颗颗糖果下雨般从天空落下,她拿着哥布林麻袋不停去接,好多!

    正当拆开一颗要吃,朵朵咂嘴着醒了过来,天色似乎变了,周围依然安静。她蹦跳了起身继续找,“哥哥?”

    又走了很久还是找不到任何的人影,迷—路—了!

    迷路走失就向别人求助,优先找警察、商店、然后是看上去好心的女人。朵朵谨记着妈妈的教导,虽然没找到哥哥,但她觉得自己应该求助了,只是找不到有谁。

    树林里没有人,她就见到有几只松鼠,好可爱的,她想和松鼠们玩一会,它们却不搭理她。

    朵朵走得又有些累了,穿凉鞋的脚底被泥沙硌得痛,坐到又一棵树边,看着天空在日落,很快变得天黑,周围不时有吓人的沙沙声响,她越发害怕,不由呜哇一声哭出来。

    哭了一会,好像听到哥哥说:“别哭,哭也没用,我的宝贝妹妹是个坚强的女孩!”

    她抹掉眼泪,起来继续找,找哥哥也找别人求助。

    繁多的星星闪亮在天上,夜风呼隆的吹过,朵朵有些冷,突然就打了个喷嚏。

    “呼哼……”

    有什么叫声响起,朵朵惊警的看看周围,躲进了旁边一堆草丛中,那是动物叫声,会不会是狮子?希望是白兔。过了半晌,她轻声的问道:“你好?我叫朵萝茜-叶,叶朵,大家叫我朵朵,但不是渡渡鸟。你呢?我们能做朋友吗?”

    没有得到回应,她又打了几声招呼“你好?”,小心地走出草丛,前面骤然有一道影子窜过

    “啊!”朵朵一声惊叫,吓得几乎倒在地上,却见是一只胖胖的浣熊,她顿时嘻嘻的笑:“我有熊朋友的,它叫豆豆。”

    想起了豆豆,继而想念哥哥、爸妈、托托,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他们?

    一想到这个可能,朵朵就要哭,肚子咕噜响,嘴唇都干裂了,很困,她坐回草丛中想睡一会。茂盛的荒草挡去了一些风,她却还是感到越来越冷,有点儿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打着瞌睡的朵朵忽然惊醒,听到有歌声传来!

    “当你的世界结束,没有地方可以藏身,你需要一个朋友在那里,在你的身边。

    给我发一条信息吧,我会到来,而你会看到。

    无论你是对的还是错的,这里就是你的归处。

    给它一个尝试,而你会看到。”

    朵朵眨巴着大眼睛,这首歌好熟悉,什么呢?是哥哥!!!这是哥哥喜欢听的歌,是哥哥!

    “朵朵?”有呼唤的声音。

    “哥哥!我在这里!!”朵朵惊喜地尖叫,起身向着歌声的方向奔去,扯开嗓子的大叫:“哥哥!!!!!!”

    有手电筒的光芒照来,十分强烈,映亮了整片树林,当她奔了一小段路,见到前方的几个人,顿时怔住了,不是哥哥。

    那是五个人,一个少女带头,两个大块头男人,打着手电筒,两个女人,拿着背包和一个有外接喇叭的随身听:

    “靠近一点,宝贝。

    你必须让我靠近,宝贝。

    走近一点,宝贝。

    在一起,我们就能让它实现。等着看吧。”

    一见到她,众人都欢呼的笑了,纷纷说着“谢谢上帝,谢谢上帝!”

    “朵朵!”那个奔来的少女身着白长袖外套和蓝牛仔裤,一双粉运动鞋,一头深棕的中发,漂亮的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两道英飒的粗眉毛挺起,看上去很美。

    “唔……”朵朵知道她是谁,但和记忆中的样子不太一样,会不会是怪兽的伪装?

    少女拉住朵朵好一番打量,紧紧地搂着她一会,长长的松出一口气:“太好了,太好了……小甜心,还记得我吗?”

    朵朵看着对方的眸子,少女歪头瞪目的做了个鬼脸,又清笑起来,朵朵惊喜地确定:“莉莉!!!”

    “我们还是朋友。”莉莉装童声的说,接过玛德琳递来的一件深蓝长外套给朵朵披上,再扭开一瓶矿泉水让她喝,朵朵立即咕咚咕咚的喝起来,莉莉笑说:“喝慢点,小淑女。”朵朵点头地继续喝。

    莉莉一边拿出手机要打,一边又道:“大家都在找你,我这就打给你妈妈。”

    今天早晨时,她突然收到叶惟的一条短信。不记得上次收到他的短信是什么时候了,他早已不是她手机里的联系人,但他的号码她还是一看就知道是谁,残留的记忆吧。

    发错了?他要说什么?她奇怪的打开,心头当即揪住,取消今天的安排开始帮忙寻找,绝对不能让朵朵出事。

    她叫上一队保姆和保镖一起行动,然而一天下来并没有找到,叶惟一直发布着最新情况,晚上快天黑时他的新短信说警方找到了朵朵的自行车和背包,在盖蒂中心附近居民区的一处树林。

    一切都往朵朵还自由安好去想,朵朵去哪了?为什么没向人求助?

    朵朵懂得求助,以前带她出去玩,还没有教,朵朵就知道走失要怎么求助,步骤和注意事项都非常清晰。所以应该是她找不到人求救,布伦特伍德什么地方会这样?荒无人烟的山林。

    朵朵的最后踪迹地往北面不很远就是曼德维尔山谷边缘,她完全有可能走到那里的。盖蒂中心四周都有人寻找,到曼德维尔山谷边缘找的也有,但那是连绵的群山,范围大得不是一下就能确定朵朵在不在,如果她走远了就更难了。

    怎么都得找,夜晚充满着危险。

    山林太大,一百码内和朵朵擦肩而过都可能,叫喊声在夜晚还可能吓着朵朵。莉莉想了个法子,一边呼唤,一边放些叶惟喜欢的经常听的歌,像卡朋特、妈妈凯丝、鲍勃-迪伦等的,朵朵一听到就知道是她哥哥。

    这种时刻莉莉想放些欢快喜乐的歌,一路上就多放妈妈凯丝,听得她自己心焦之外,有些莫名的怅然。

    一直找到凌晨还是没有发现朵朵的影迹,玛德琳说“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找。”他们深夜这样找也有危险。

    放弃吗?怎么能放弃!

    “再找一会。”莉莉说,一会后接着又一会,随着希望越来越渺茫,内心就越来越焦痛,但越是这样,越要继续找!24小时寻回黄金时间一点点都不能就让它过去。

    并不是漫无目的地找,选择这片区域是因为她觉得路好走但树林密集,才让鬼精灵的朵朵进去了、却走不出来。

    一码码地细找,当夜色越深,渐渐接近着山腰,随身听播起了《摸ve-in-a-little-clo色r,baby》,朵朵奇迹般的出现了。

    多么的庆幸!莉莉看着身边的朵朵,余悸还没有退却的心脏跳得很快而又发颤,真是万幸,真好。

    “呀!!”朵朵惊急地大叫,去拉抱莉莉按着手机的右手,希盼的说道:“莉莉,哥哥不见了,你帮我找回他好吗?”

    莉莉闻言怔了怔,手机按键上的手指停住,看着那张满是期盼、纯真、泛着疲惫的小脸蛋……

    “那先打给你哥哥。”她一笑,按了几下拨打了一个号码,“朵朵,你想找他可以先打给他啊,用家里的电话。”

    “我怕哥哥不同意我找他,他被罚了,好忙的。”朵朵认真的解释,不然笨蛋才不用电话。

    “这我不清楚,但如果他不想见你,你也找不到他的对吧,他那么聪明。”莉莉劝导。朵朵噢的一声:“怪不得哦!坏哥哥。”

    这时候,手机那头接通了,传出了一把沙哑的男声:“你好?”

    那声音沙哑、低沉、无力、茫然、压抑、悲痛,像是哭过。

    白痴。莉莉的双眉微皱,一听到这把声音,心里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平静,话声不由地发沉:“我找到她了……”

    旁边的朵朵激动地又蹦又叫喊:“哥哥!哥哥!!我和莉莉在一起呢!!!”莉莉按动手机,“手机外放了,朵朵没事,一点都没。”

    只听到叶惟顿时一记深呼吸,缓缓的闷声说:“son-of-a-逼tch……”

    莉莉连忙按回不放外,对疑惑的朵朵道:“你哥哥说‘son-of-a-beach’,阳光、海滩,在过来了。”朵朵高兴地点头:“哥哥原来在海滩?哥哥,你在什么海滩!?圣莫尼卡的?费城的?”

    “朵朵,我先和他说几句。”莉莉走开了些,已经平静了下来,告诉了他地址位置,并说好在都不远的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入口处见面,她又道:“你通知你父母和大家吧,别公开说是我找到她,让事情简单。”

    “我明白的,谢谢……”叶惟说罢就结束了通话。

    莉莉按看着手机,给通讯录里许久未有联系的顾乔发去短信说了大概情况,也已经收到叶惟的一条新群发短信:

    “朵朵在曼德维尔山谷里找到了,平安无事!谢谢大家的帮助,抱歉让大家担心了,事情安定后再告诉大家详情,想先知道更多情况的人可以去看《绿野仙踪》,晚安,谢谢!!!”

    ……

    夜空显得明亮起来,手机被扔到副驾上后,法拉利跑车疯了般启动打转飞奔而去。

    叶惟不由自主的不断爆着各种粗口,脸庞涨得通红,朵朵,都说你乖,你怎么乖了,比我小时候还皮,你个小坏蛋!!!

    距离会面地不远,几乎踩尽了油门,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对方倒是还没到。叶惟下了跑车,焦急地来回度步,有点胡思乱想,不会路上出什么事了吧?莉莉怎么找着的?

    莉莉……

    车灯打亮着周围,望望既熟悉又生疏的公园内,叶惟抓抓头,仰头望向星空,本就纷乱的脑海更加乱糟糟,无数的影像、声音,无数的回忆猛烈地汹涌,心情无法言说。

    过不了多久,他见到一辆黑色保姆车驶来了,很快停在几码外的前面,保姆车的一侧后车门打开,一位中发少女率先走出,她再接出了一个黑长发刘海小女孩,那家伙在激动地叫嚷:“哥哥!!!嘻哈哈,找到你了。”

    “你个小坏蛋!”叶惟顿时情绪不受控制,奔跑了上去,真切的看见朵朵没事,就擦伤了一点,这才长松一口气。右手伸去捏住她的左脸颊,狠狠地捏住,大喊道:“你都成躲萝茜了!!!汉字躲起来那个躲!躲躲,你个坏蛋……”

    “哎呀……”朵朵的脸蛋立即被他捏得发红,她痛叫地挣扎,都要哭了。

    莉莉一下推开了叶惟,微瞪着他,沉声说:“你疯了吗。”

    “是的,我疯了!!!”叶惟大叫,又上去抱住了朵朵,“你吓死我们了,不要再这么做了,明白吗,永远不要再这么做!”

    “对不起……”见哥哥焦急的,朵朵有些认识到错误,微低着小脸蛋的说:“但我想见到你……”

    “那你就说!”叶惟大声。朵朵小声道:“我说了,你都不回来,你游荡在街上,我担心你。”叶惟竭力地敛着骤然涌出来的眼泪,蹲身的平视着她,郑重的道:“你想见哥哥,什么时候都可以,告诉我就行。怕你了,真的怕你了。”

    “真的?”朵朵惊喜不已。

    “真的那种真的。”叶惟推搡了她脑门一下,就站起身,看向了莉莉,只能说出最适合也最需要说的:“谢谢。”

    “没什么,朵朵没事也是我的心愿。”莉莉说。

    “哥哥,我看到了只怪兽,好吓人。”朵朵正说起自己的历险记,车灯光闪过,突然注意到哥哥没被短袖t恤遮住的双手小手臂和手指,不禁惊呼:“哥哥,你纹身了!”

    叶惟看看双手,“是的……”朵朵疑问:“不是坏人才纹身么?”见他一时语塞,莉莉帮忙解释道:“朵朵,不是的,有没有纹身和一个人的好坏没关系。你哥哥是为了时尚,只是没什么品位而已。”叶惟点头道:“没错,她说得对。”

    “哦。”朵朵伸着右食指去点触哥哥小手臂上的纹身汉字,好奇的问道:“这些是什么意思?”

    这回莉莉没有说话,她也看着叶惟。

    “你知道……”叶惟扫视双手,摆动了几下,“你认识这些字吗?”朵朵看着认字说:“这是天字,也,无,这个是?”叶惟想到什么的笑了声,双手并拢地向她展示:“看看,一行行的看,这叫‘获无,罪所,于祷,天也’。”

    “什么意思?”朵朵用平齐的指甲往他的皮肤上使劲地刮,刮不掉,是真的。

    “意思是一个家伙一无所有了,因为罪过所以这样,于是他去祈祷,天啊!”叶惟笑语的解释。朵朵噢的又问:“那手指的这些呢?”他张开十指,又说道:“然后老天爷就回答了,这些不是英语,是汉语拼音,这样看,我给你读读,niu—r,‘牛人’,很厉害的人,li-v-ev在拼音里读yu,‘理喻哦’,意思说,你就算是一个牛人,也要讲道理,做个可以理喻的人。”

    他拍拍她的脑袋,斥道:“你今天就是不可理喻了,害得全世界都为你担心。”

    “是那只怪兽!”朵朵惊说,“它才不讲道理,还抢走了我的糖果。”叶惟耸肩道:“我捡到了,全部归我的了。”朵朵睁圆眼睛正要发怒讨回,忽而嘻嘻的笑了:“哥哥你吃,我就想送给你的,不过…可不可以留一颗给我?”叶惟摇头。

    莉莉微笑的看着这兄妹两人,不知道想着什么。

    这时候一辆大众suv车驶来了,车子停下后,叶浩根和顾乔迅速地下车,又喜又悲的抱住朵朵又看又亲,见她真的完好,两人的笑声这才重新响起。

    莉莉给他们讲了寻回朵朵的思路和经过,顾乔谢谢了又谢谢,叶惟不觉的站远了些,抿着嘴没说什么。

    “别责怪她了,她明白的。”莉莉抚按抱着自己的朵朵的肩膀,挺眉问道:“朵朵,今天有趣吗?”

    “一点点。”朵朵仰望着她。莉莉失笑了起来,顾乔和叶浩根也是笑了,沉默了多时的叶惟突然道:“今天有趣个屁,明天我带你去玩一天,你要是还觉得今天有趣,我姓你的姓氏。”

    “好啊好啊!!”朵朵真是惊喜,松开莉莉,手舞足蹈的拍手掌,“我要去迪士尼乐园,可以吗?”

    “你要去哪里都行。”叶惟说。

    “莉莉也去!”朵朵突然又抱住莉莉,兴奋期待的笑叫:“哥哥,请莉莉一起去!莉莉,莉莉,我们一起去!”莉莉一怔,叶惟皱眉道:“不行,你别吵了,好了,都打扰别人一天了,过来!”

    顾乔说道:“我们带你去。”

    “不!”朵朵急了,不想妈妈骂哥哥,“你们别去,你们会骂人的,就我和哥哥、莉莉去!”叶惟上前大力地要扯走朵朵,“我不会骂人,我和你去行了吧,再不听话就不去了。”朵朵顿时着急地哭闹:“啊……我想念和莉莉一起去玩,啊啊!”

    莉莉几次想说什么,却都没有说,也许并不是真的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也许就是夜晚的注意力很难集中。

    但看着朵朵哭闹,她有一种忆起小时候的感觉,一个小心愿而已,为什么就不能实现呢?小心愿而已……

    “好,我一起去!”莉莉也激动期待的样子,面向朵朵,张开双手。

    “太棒了!!!”朵朵欢呼地扑向莉莉,莉莉抱起她转了一圈,却因为力量不足,几乎自己跌倒,“哈哈!”

    听着一大一小两位女生的欢笑声,叶惟有点傻气的半咧着嘴,好吧。

第457章 一切都他马的搞砸了    飞机到达洛杉矶时是当地时间16:44,当叶惟开着自己的法拉利跑车离开机场,回到布伦特伍德的家中,已经快是17:30了,朵朵失踪了将近12个小时,还没有找回。

    他不敢去想这意味着什么,但他明白这有多么糟糕。

    他知道目前所有的情况,爸妈和很多人整天都在寻找,在布伦特伍德找,也往圣莫尼卡、韦斯特伍德等周围的可能地找。

    朵朵走失的消息和她的照片,他当即就发上了博客,一是希望引起媒体关注后,更多人加入寻找的队伍。只要朵朵平安无事,不管是影迷粉丝还是狗仔找到她,那都是天大的幸事。

    二是警告坏人们不要打她主意,她不是普通小孩,寻找她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大,在找到她之前不会停止。

    但在寻回黄金24小时,最关键的还是亚当系统和安伯系统两大警报系统的良好机制。

    现在美国的失踪儿童寻回率有95%,然而还有5%找不回,以每年80万的失踪儿童人口来算,那是可怕的四万人。

    40000个儿童,就那么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遭遇了些什么、最后是怎么样。

    从警方接到儿童失踪的报案后即刻立案调查,再到两大警报系统,背后是一宗宗的悲剧,失踪并被杀害的6岁男孩亚当,骑自行车时被绑架并遭割喉的9岁女孩安伯。

    还有“苏茜”,不,不,如果这是电影,那也是《绿野仙踪》,朵朵和托托去了一个魔幻世界,一番历险后安然的归来。

    “托托。”叶惟走进屋子,托托迎了上来,半个月没见却没什么热情,它舔了他几下就趴在门口边,无精打采的自责样子。他拍了拍它,就快步走向客厅,只见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都神情呆滞。

    妈妈的眼睛显得通红,眸中只有泪光,整个人看不到平时的神采,像是丢了灵魂。

    爸爸的脸庞低沉,打起的刚毅也布满着一道道可见的裂痕,随时就会破碎,他看了看来,“惟。”

    话声传不远,寂静的空气似在凝结。

    “爸爸,妈妈,一切都会好的。”叶惟走去,安慰声没有得到两人的回应,妈妈哽咽说:“快天黑了。”

    六月的洛杉矶晚上八点日落,八点半天空全黑,还有大约3小时,夜幕就到来了。如果还找不回朵朵,没有人敢去想她在外面会有多少危险,她又会有多么害怕,没有人敢设想她现在的情况。

    叶惟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那张留言纸,拿起来看,白画纸上用不同颜色的彩笔写着五个大大的简体汉字“我找哥哥了”,蓝色、黄色、红色、棕色,“哥哥”是红色的,在她心中,他是红色的,像一团火焰。

    文字的旁边还画着一个高大的人儿,黑头发、笑脸、踢着个足球,那是他……不,那是她心中的哥哥。

    “会没事的。”叶惟又说,双手握紧着这张留言。

    “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朵朵会在哪里?”妈妈的沙声多少有着希冀。

    “我……我不知道。”叶惟不想这么说,从费城回来的一路上都在想,但是想不到。

    巴林顿狗狗公园附近都找遍了,布伦特伍德的公园和可能地也都找遍了,盖蒂中心、乡村俱乐部找过了,他在圣莫尼卡的住所、爸爸的诊所、海滩都找过了,伯克利霍尔、连哈佛-西湖两个校园也找了,没有,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其实朵朵那么小,她不可能识路前去这些地方,最可能的是她离开狗狗公园后,很快就迷路。只是她踩着自行车,就算她踩得不快,一小时也能去到很远的地方,现在12个小时,她踩到了市中心、伯班克、马里布、长滩都可能……

    但那样不太可能不被路人注意到并且报警。除非她没怎么游荡,躲起来了;或者跑进了北面的山区,又或者。

    她在狗狗公园或哪里被坏人拐带走了。

    “我们继续找。”爸爸站起身,妈妈也站起身,“先去你房间看看朵朵有没有带走什么。”

    朵朵去过他的卧室,还拿了个闹钟用,她很可能还拿走别的什么,也许会是线索。

    叶惟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留言纸,又看了看,带着父母到了楼上自己的卧室,就开始察看起来。

    房间里被翻找过又摆放回原样,他看着周围的众多东西,却陷入了茫然。年初搬出去后,就很少回家,留宿的次数十只手指都数得过来,这个房间让他有生疏的感觉,翻找了一圈,不知道有没有少东西。

    “有什么吗?”妈妈焦急的问。

    “我不知道……”叶惟只能这样说。

    妈妈的眼眶怒敛了下,就往房间外快步奔去,“我们没时间浪费了,朵朵还在外面游荡!”爸爸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肩膀,快步跟着走了。

    叶惟还在四望繁杂的周围,床、电脑桌、书柜、书桌、杂物柜、黑石板、d2……有少东西吗?

    不知道,只有一团焚急的纷乱。

    他猛地一下深呼吸,奔跑地跟出去,不停的想着朵朵会在哪里。

    越多人寻找越好,但也需要一个人守在家中,以免如果朵朵自己回来了又出差错。帮助的是兰登太太一家,他们同样的万分忧急,朵朵是整个社区的小天使。

    叶浩根和顾乔开车去狗狗公园东南面的国家退役军人公园细找,也请求了很多朋友分别在各地细找。

    叶惟也是,早上时他就无差别的向朋友组联系人群发了一条短信:

    “我的5岁大的妹妹朵萝茜今晨因为要找我离家出走,至今未能找回,她驶走一辆黄色儿童自行车,带走一个蓝色儿童背包,可知的最后踪迹是洛杉矶布伦特伍德的巴林顿狗狗公园。我博客上有她的照片。如果你们谁有空请帮忙寻找,有见到她、有任何线索请立即联系我!不用回复,无暇说话,谢谢!”

    还是有不少密友回复安慰了,众人在洛杉矶的有空的都马上帮忙,没空的想法子找时间,不在洛杉矶的也帮忙打听和散布消息,都在尽他们的所能。

    “朵朵是个聪明丫头,她需要时懂得向别人求助的,没事。”之前几乎绝交的吉娅二话不说,带着一队朋友找一天了,现在在圣莫尼卡东面找。

    “她可能有经过射手女校,但我们找不到线索。”说是朋友却没有联系的艾玛也在带人找,现在在布伦特伍德北面。

    “惟哥,朵朵在捉弄我们而已,一定没事。”列夫、陈诺他们都在找,只要在洛杉矶。

    还有很多人。

    这些好心、援手、从未真正离去的情谊却随着时间的过去,而让叶惟越发的恐惧,这么多人在找都找不到。

    也让他有了一个判断,朵朵并没有走远,她躲起来了,躲在一个没被人找过的位置,一英里的范围就能有上百个这样的位置。不过应该不在居民区,她知道不能擅闯民宅,哪怕那是闲置的房屋,她最可能躲在公园树林之地。

    但大家早就多数在那些地方找。

    距离日落天黑越来越近了,叶惟驶着开蓬的跑车在巴林顿狗狗公园一带的大街小巷,开得很慢,留意着两边,沿途不断地叫喊:“朵朵,哥哥回来了,快出来啊!朵朵!”

    他知道这样大海捞针,可是发动、请求、雇请、宣传……他能让别人代劳的都做了,还能怎么办。

    当到了7点,朵朵失踪13小时,依然没有消息。失踪越久,平安无事的可能就越低。

    为什么?叶惟不想去想原因,但一些想法压抑不住地涌上心头。

    朵朵出什么意外了?如果是交通意外也会有消息,其它什么意外?她被什么坏人拐走了?

    她那么可爱漂亮……

    叶惟的心脏突然痛得无法承受,不得不把车子停到路边,大口大口的呼吸,望着街道的前方,默默的做了个祈愿:神明,庇佑朵朵吧!如果她被拐带了,请不要是恋童癖,只是为了钱的人贩,没有伤害她,她还好好的……

    一道灵光倏地闪过。

    “我知道她在哪里了!”

    秘密基地!朵朵是个天才儿童,在学校进了天才班,她的记性向来很好,很可能还记得去年夏天一次在曼德维尔山谷的郊游露营,他、妮娜和她一起做了个秘密基地。他不知道她怎么认路去的,但她就在那里!

    叶惟连忙开动车子立即飞奔前往北面的曼德维尔山谷,二十几分钟后,车子驶上了一片山顶,他看到一些准备观看日落的游人,却看不到有朵朵。

    “嘿!你们有看到一个踩自行车的小女孩吗?”

    游人们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朵朵!?”他停好车,解了安全带就奔出去,奔向记忆中的秘密基地,那里却已经荒草丛生,简易小木屋的树木散落在地上,都在发霉腐烂,见不到印象中一丝一毫的样子。

    他拨开着茂密的野草,张望着周围,“朵朵,哥哥来了,你在吗?”

    没有回应的声音,没有一道奔出来的小天使身影。

    朵朵不在这里,她不可能识路来这里。

    叶惟无力的倒在地上,压垮了些野草,仰望着一片片日落红霞的天空,开始入夜了。

    山谷的开阔只是徒增着茫然,他闭了闭眼睛,随即一骨碌爬起身,往那边的跑车奔回去。

    当他驾着跑车回到盖蒂中心一带,接到了父亲的来电,父亲的话声沉重得几乎说不出话:“惟,警方找到了朵朵的自行车和背包……”

    嗡的一声,叶惟有些蒙了,找到她的自行车和背包,没有找到她。

    不!!!至少有了线索。

    发现地就在盖蒂中心附近,显然朵朵离开狗狗公园后是往北面走。不需几分钟,叶惟就到了,这一片区域属于是未开发完全的居民区,大别墅豪宅这里一间那里一间,有很多荒野般的树林。

    朵朵的自行车和背包被发现时就倒在路边,泥沙地上有点擦伤皮肉留下的血迹,她骑车拐弯时摔了一跤,似乎是在非常慌急地逃跑,连护轮都保护不了。

    为什么她会逃跑?就在树林的前方,一棵松树上吊着个恐怖的黑色半身稻草人,也许是年轻人挂在上面吓唬路人玩的,又或者这里是什么活动地。朵朵最可能被这稻草人吓得惊逃,也可能是其它原因……

    由几名警察和父母带路,叶惟看到那个稻草人,熟悉的黑色……

    一切都搞砸了。

    一切都他马的搞砸了。

    他突然冲过去对着那棵松树拳打脚踢,失声地大叫:“啊!!!”

    搞砸了,就像现在这样,他想打稻草人,却打了松树,世界第一傻子。

    “惟!”顾乔喊了声,双眼在落着泪。

    “他马的混蛋……”叶惟喘着粗气走回去。叶浩根把朵朵的背包递到他手上,什么都没说。叶惟提着这个蓝色小背包,却感到心头被整个天空般的万亿斤压着,拉开了背包,只见里面满是糖果和零食,还有……

    他拿起里面的一张龙与地下城的地图,终于知道房间里少了什么;又拿起一幅儿童彩笔画,画纸上蓝天白云太阳笑脸之下,一间屋子矗立在那里,前院有一只白毛小狗在玩耍。

    家,温暖的家。

    “哥哥,我新画了一幅画!什么时候回来呀?我要把它送给你。”

    朵朵,你画得真好,比饭糕的好多了。

    目眶涌起了泪水,叶惟敛了敛,往回路大步走去,大声道:“朵朵不在这里!那些血迹都发干了,她早就离开这一带了,我们不能就呆在这里。”

    14个半小时了,朵朵丢了背包多久?13小时?12小时?这期间她有吃什么吗?水呢?如果她没有被拐带、没有出事,她现在就是躲在某个地方挨饿挨害怕,已经天黑了,她还能支撑多久?她只有5岁。

    路上爸爸、妈妈像说了些什么,但他听不到,坐上跑车就开动离去,朵朵往北面走,不太可能回南面,稻草人挡着东北面,她逃去西面的可能性最大。

    “朵朵?朵朵!你在吗?我是哥哥,听到吗?”

    叶惟开车向着西面游荡而去,一边寻找一边唤喊。

    时间的过去不被任何人的意志所左右,朵朵失踪15小时,晚上九点了,夜空漆黑一团。

    人们毕竟有自己的事情,也要进餐和休息,24小时黄金时间越来越少,朵朵的危险越来越高,寻找朵朵的人却越来越少,可以找的地方也已经越来越少。

    “朵朵……”叶惟转悠到了曼德维尔山谷的一处半山腰,望着夜幕下的城市,每一处都隐藏着凶险,快凌晨了。

    6月9日,朵朵失踪18小时。夜空在崩塌,黑色淹没了一切。

    法拉利跑车停在静谧的街道边,昏黄的路灯映得车身的红色十分诡异,车内一片死寂。

    叶惟低垂着头,渐渐的倒在方向盘上,两边肩膀微微地颤动,发红的双目落着泪水,打湿了方向盘,被忍抑着的哭声很轻很轻,成了粗沉的呼吸、断续的喘息。

    一切都他马的搞砸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没了哭声,只有泪水在掉落。

    只有黑暗。

    突然放在副驾上的手机震响了起来,叶惟没有抬头地拿过,举到耳边接通,声音沙哑:“你好?”

    “我找到她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