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月中旬《可爱的骨头》剧组进驻费城莫尔文镇后,前筹工作就继续进行。

    莫尔文镇位于费城市中心西面30英里外,一个宁静优美的小地方。对于tlb的取景拍摄,当地居民和政府都非常欢迎,居民社区、大谷地高中等取景地没有问题。

    如果不去关注媒体八卦,线上线下人员们都不会有叶惟够不够努力这种想法,viy的工作表现没得说,该做的都做好了。至于下班后和周日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不是他们要管和可管的。

    没有人不满的最大原因是叶惟怎么花都不会花到剧组、片场去,尽管他和伊丽莎白-奥尔森有绯闻,却没有影响工作。

    剧组在6月1日星期四开机,到4号星期日拍了3天,片场一切顺利。

    ……

    大苹果城的夜色迷醉,文华东方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里,疯狂的碰撞声响犹如山洪暴发,整张特大号床都似乎要坍塌。

    叶惟和斯嘉丽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这将是一场恶斗,他本钱本领十足、年少力盛、经验丰富、对明星效应免疫,她同样是这样,谁想让谁最先ing,都不是易事。

    这也注定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激情,粗暴的、巨大的、简单而又复杂的。

    他双手紧抓着她的下方双山,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动作像100倍快镜头,浑身的肌肉绷紧,每一下都使尽了全力。她又抬头又低头,发出着古怪的叫声,受不了的要爬开,但他就像粘住了她,依然不断地撞击,让她的上方双山波澜壮阔。

    “fuck-诱!你这个荡妇!”他一边动,一边狂喊。

    她突然满脸红透,整个人打起摆子,尖叫起来:“啊!!”

    “不行了?原来你这么不行啊!”叶惟喊着又一顿冲撞,抓向她的肩膀拉起她,全力地攥住她的逼t-tits,像一头发了疯的猛兽,嘶鸣着凑去她迷乱的脸容,“你喜欢这样?说点什么!”

    “你是个疯子……”斯嘉丽已经说不顺话,感觉要爆了,这是虐待,“你是个疯子!”

    “现在说太早了,我都还没有发疯!”他把她翻过来放倒在床上,已长到187cm的身体压着她160cm的身子,看似传统的姿势却是完完全全的重重的锁死她,一手掐软玉,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发疯地起动。

    她的脸在涨红,全身在发红,她像在失控地大叫,又像发不出一丝声音,呼吸不了,动不了,像到了死亡的边缘。

    斯嘉丽求饶的看着叶惟,叶惟也在看着她,他渐渐的笑了。

    他看到了自己的内心,那里有一团漆黑的火焰在燃烧,他看到了一个姑娘站在黑暗的街道上,她身着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内衣,她有些地方是红色的,但是他想把它们变成黑色。

    夜空是黑色的,光芒是黑色的,大脑是黑色的,心脏是黑色的,血是黑色的,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

    “哈哈哈哈!”他发起了诡异的笑声,她在艰难地喘息。

    所有一切都变成黑色吧!

    ※※

    洛杉矶布伦特伍德,清晨的天空还没全亮,只有微弱的晨曦洒下,一个黑发小女孩踏着一辆有护轮的阳光般的黄色儿童自行车驶在人行道上,蓝色儿童背包放在车头篮里,旁边跟随着一只有点脏兮兮的白色凯恩梗狗狗。

    “托托,你知道哥哥在哪里吗?”朵朵张望着宁静的社区街道,问起了托托。

    当她减慢车速,托托就带路地走在前面,很自信的奔向一个方向。

    “噢这里是射手学校!上个月五朔节我们来看过花柱的。”过不了多时,朵朵惊呼起来,停下了自行车,“哥哥可能在里面!”但托托继续往前跑,她看看学校,看看托托,急忙叫道:“托托,等等啊!”

    ※※

    纽约和费城的六月初长夜没什么分别,叶惟在工作日不是每天都有夜生活,有也是在费城一带。他已经许久没有做过恶梦了,这天却梦到《灵魂冲浪人》上映后一塌糊涂,谁都在说烂。

    他惊醒了过来,一看时间凌晨5点多了,差不多该动身回去莫尔文镇。

    酒店套房里一片安静,他看向枕边的金发女人,抚向她柔滑的长腿,艾梅柏-希尔德,她专程来费城陪他的。

    “唔……”艾梅柏在他的抚弄中醒来,眼神朦胧的看着他,昨夜的激烈也让她有一些懒惫,那模样越来越像一只狐狸精。

    她以媚眼说着话,把住他的毒蛇动了起来,正当他要说什么,她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嘴唇,柔声道:“你就躺着,留着体力工作,我来让你舒服。”他做了个“随意”的表情,她张着嘴儿,爬起身掀掉白被单凑过去。

    她就像品尝起了什么大餐,吃得放浪、细致、变化多端、富有节奏……

    她的嘴巴就是黑洞,一旦被吸住什么物质都无法逃脱。

    天色在变化,叶惟从平躺到半躺,看着那淡金长发上下地飘动,一阵阵的快感侵袭着身心,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呼出,手上抓抚着她的金发。艾梅柏顿时加速地转舌,抬着灰蓝的眸子凝视着他。

    他感觉自己正沉沦在欲望的大海中,感觉找到了人间的一种极乐。

    他突然半坐起身,双手用力地按着她的脑袋,呼吸变得粗重。她有点呜呜声,含有笑意的嘴角流出了白色的什么。

    但他看到了,那是黑色的,漆黑一团。

    “艾梅柏。”

    “嗯?”

    “改天我们叫上个有兴趣的女人一起玩,我想试试。”

    “好!”

    ※※

    “托托,我们已经不在洛杉矶了是吗,到费城了吗?”

    天空越发明亮,朵朵看见周围变得陌生,不由心里欢喜,是不是到费城了?虽然妈妈说到费城要坐5小时飞机,但她觉得会有其它的可能,像坐魔法扫把几分钟就能到,像托托带她走了一条捷径,快可以见到哥哥啦。

    骑自行车很威风,但她有遵守交通规则过马路的,走斑马线,绿灯!好像就没什么车。

    突然这时候,看到前方空旷的草地,朵朵认出来了,这里不是费城,是狗狗公园!托托兴奋地冲过去,吠了好几声。她有些疑惑又有些期待,哥哥在狗狗公园里?

    “哥哥?哥哥?”她驶了过去,停车走进铁丝网围栏里的公园,托托顿时奔了开去。

    公园里还没什么人影狗影,朵朵找了一圈,留意着四方。

    她知道不能让别人注意到她,因为他们会把她带回家去的,那就见不到哥哥了。所以一路上一见到有人,她都赶紧跑到一边躲起来,她玩捉迷藏可厉害了,幼儿园里大家都玩不过她。

    只是一圈下来没找着哥哥,朵朵很生气,托托是来玩的!她骂起远处的托托:“托托,你不带我找哥哥,我自己找!”

    她当即往公园外面走去,见到远远有个大块头男人走进公园,心中生起些害怕。

    哥哥,你在哪里呢?

    ※※

    六月份的第二周,全美的中小学大都已经放暑假了,tlb往大谷地高中取景也变得更加方便。

    这天饰演“克莱丽莎”的玛歌特-罗比从澳大利亚到达费城,准备拍摄她的戏份。她自己一个人来的,终于见到了叶惟,那么的高大英俊才华,真是完美。

    在片场的第一天是梦幻的,虽然就以配角参演了一场戏,却正式是个电影演员了,不可思议的viy!

    傍晚收工后,让玛歌特惊喜万分的是叶惟邀请她一起去吃晚餐,有什么好事将要发生!她早就做好准备并且期待着会发生这种事情。她想把自己送给他,这是她现在唯一有的好礼物。

    当然viy要了才是她的收获,她爱慕他、感激他,如果能和他做,那真是最好的16岁生日礼物和人生回忆。

    一顿晚餐吃得十分愉快,玛歌特更着迷叶惟了,幽默博学个性随和邪气,完美中的完美。离开餐馆后,她主动的问道:“接下来做什么?”叶惟回答说:“我送你回去万怡酒店。”

    那是剧组全体成员下榻的酒店,就在莫尔文镇北面。玛歌特听了一怔,“我们不做点……有趣的?”

    “什么有趣的?”叶惟好笑的问她。

    “性。”玛歌特直接说,必须抓住不多的机会。

    “哦?”叶惟看着她,像在打量,也像在思量。

    玛歌特知道自己很性感漂亮,年纪不大却足够成熟,看上去有18岁,可是青春又在其中,168cm,有胸有屁股,不可能没有吸引力。她的心跳快乱,真诚的说道:“viy,我没有别的企图,我就是喜欢你,想和你做。”

    “你知道吗?我有个原则,不和我的女演员发生性关系,除非是我女朋友。但你不同!”叶惟说着笑了起来,“克莱丽莎是个性感青少年角色、你影响不了片场……好吧,这些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你很火辣。”

    “那么……”玛歌特的天蓝双眸闪烁着亮光。

    “顺其自然,让我们去做点有趣的。”叶惟笑说。

    他驱车带着她到了费城市区去玩,当气氛越来越旖旎,两人前后脚的到了大学城希尔顿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

    当玛歌特一走进套房,叶惟就拥吻着她,她激烈地回应。欲焰迅速地烧得熊熊,男女的衣物都迅速飞脱,他把她扑到床上,品尝起她晒得小麦色的美妙肉体,她既熟练又生涩,做得不多的表现,还没开始就已经泛滥成灾。

    看着身下的她,他挑逗了她几下,就猛地挺身。

    “啊……!”玛歌特随即一声欢叫,浑身就在颤栗,搂在他后背上的双手手指甲陷进他的背肉里。

    叶惟却皱起了眉头,突然一阵剧烈的心慌。

    “我有个原则”,什么?

    帮助她,就为了操她吗?

    她是个打几份工养家的女孩,她一直只有世道艰难,为什么就不给她一点梦幻?比如帮助了她却不会操她?

    她是红色的,只有他是黑色的。

    她就是那个姑娘,他在涂黑她,他在涂黑很多人。

    叶惟又看到了,自己的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什么都没有,黑火也没有,熄灭得留不下半点灰烬,只有黑暗。

    ※※

    “这是哪里?”

    朵朵看着完全陌生的街道周围,感到迷路了,很有些害怕,但一想到哥哥也流浪在街上不能回家,她就要继续找。停车到路边,她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张地图,横着看竖着看都看不明白。

    这写的画的是什么呢?自己现在在哪里呢?哥哥最可能在哪里呢?

    渴了就喝饮料,累了就躲到路边隐蔽处休息,又找了很久,天空的阳光有点猛烈,朵朵被晒得有点晕。

    渐渐的到了一片公园还是哪里的树林,寂静的四周没有一个人,她越发害怕了,张望着周围茂密的树木,小心的唤道:“哥哥?哥哥?你在吗?我是朵朵啊,哥哥?”

    突然刚转了个弯,她看见前方的一棵大树上吊着一个黑衣服的半身人,极度的惊惧涌上心头,她尖叫起来:“啊!!!”

    朵朵转着自行车就逃跑,慌不择路,不由地哭了出声:“哥哥,妈妈,爸爸,哥哥……”

    风吹过,吹动了那个吊在树上的恐怖稻草人。

    ※※

    6月8日星期四上午,《可爱的骨头》剧组继续在莫尔文镇大谷地高中取景拍摄,包括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等不少人都注意到叶惟心情不好,从早上开工前就很低沉,不知道怎么了,不太可能是因为今天有苏茜和雷的吻戏。

    10点多,剧组忙碌在学校走廊片场,叶惟正要和丽兹说说戏,争取一条过,被一群人围着看接吻并不旖旎。

    “丽兹,过来!”

    “来一条不?”丽兹走来就递给他一条绿箭口香糖,其实是种委婉的要求。

    “我是牙医的儿子。”叶惟没好气的不想接。丽兹微微的撇嘴,小声说:“我还没要你的健康报告呢。”叶惟一把接过口香糖,“ok。等会你……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私人手机震响了起来,只有几个号码被设置得会响,而在工作时间打来非常罕见。他拿出来一看是爸爸的来电,不由皱眉,记忆中这是第一次……

    他当即接通:“你好,爸爸?”

    丽兹走了开去,众人都在忙着各自的布置工作。

    “惟,朵朵不见了。”手机传出了爸爸焦急的话声。

    “什么……?”叶惟听了一怔,下意识地扫视起周围,“怎么回事?”

    “我们起床之后,你妈妈在她房间找不到她,我们在客厅茶几上发现了她的留言,她说‘我找哥哥了’,托托也跟着走了,我们在巴林顿狗狗公园找到它,但我们找不到朵朵!一个半小时了。”

    费城和洛杉矶时差3小时,那边还是7点半。

    “认真的?”叶惟有些反应不过来,抓乱了做好的头发。

    “你个!!”爸爸突然一声怒吼,又抑下,“她有没有打过给你?”

    “没有…冷静,爸爸,冷静!”叶惟环顾周围,感觉一切都旋转起来,丽兹几人在看了看来,他急道:“你们报警了吗?”

    “我们第一时间就报警了,现在朵朵上了安伯警报,还没有消息……你妈妈都急疯了……”

    “我这就回去。没事的,会没事的。”叶惟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发颤,冷汗在涌起,朵朵才5岁半,如果……不!没有如果。

    “……你也要冷静,你回来也没什么用,我们继续找,大家都在找了。”

    “不,我这就回去。”越确切这件事,叶惟越难以呼吸,沉声的说:“不用说了,朵朵想见我,我就要回去,我要亲眼看见她没事。爸爸,给妈妈听?妈妈,会没事的,一定会。”

    他凭本能的说着什么,看着模糊的片场,无法思考,无法想象,无法反应,一片空白。

    你在做什么?

    ……

    从费城飞往洛杉矶的空客321起飞了,冲上了天空,飞行在云彩之间。

    商务舱的一个临窗座位,叶惟正望着窗外,直至他登机,朵朵还没有找到,已经失踪了5小时。

    他祈祷朵朵会安好,思考朵朵在哪里?

    无数的想法、影像、声音,无数的颜色,纠成了凌乱,越想就只有越发的凌乱,每一个念头都被因为朵朵而生的急火焚烧。

    “改年三日已悭晴,又遣微吟和雨声。

    压屋天卑如可问,舂胸愁大莫能名。

    旧游觅客容高枕,新计摊书剩短檠。

    拈出山城孤馆句,知应类我此时情。”

    刚进千禧年初秋的洛杉矶,布伦特伍德的叶家后花园,一家人围坐在休闲桌边。

    顾乔正念起一首中文诗,轻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满是母性光芒的脸庞又有着一丝怅然。旁边的叶浩根拍着手掌,刚开始青春期的小叶惟也敷衍地鼓掌。

    “这是钱钟书的诗,很有趣的一个人。”顾乔说道。

    “听不太懂,那些字眼挺深奥的,什么意思?”小叶惟问。

    顾乔对父子两人解释道:“新年三天了,天公还不肯放晴,又只好让吟诗声和合着雨声。天空低沉得压着屋顶,似乎可以与之对话;无名的愁绪舂杵着心胸,悲痛,想不明白。旧时的朋友和游地,只有在好梦中才能见到;现在唯有摊开书本,相伴的只有小灯。找出你写的‘山城孤馆雨潇潇’的诗句,大概你早已知道类似我此时的心情。”

    “ok……这诗真忧伤。”小叶惟说,旋即惊道:“妈妈,你不会患上产前忧郁症了吧?”叶浩根也是惊讶:“乔?”

    “我今天是有些莫名伤感。钱钟书是个非常幽默的人,但是惟,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刻,特别伤感、非常的难过。”顾乔轻叹一声,“在这种时候,我们都需要坚强起来。”

    “听你妈妈的。”叶浩根说。

    “放心吧,妈妈。”小叶惟笑容灿烂,“我喜欢妹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享福的,我会对她很好很好,什么都让着她!而且我巴不得你们多生个孩子,以后少点管我,哈哈!行了吧,不要忧郁啦。”

    顾乔和叶浩根相视而笑,他也是笑,朝着母亲的肚子喊道:“嘿,朵萝茜!快点出生吧,等不及捏你的小脸蛋了!”

第455章 舂胸愁大莫能名    “哥哥去哪里了?”朵朵问妈妈。

    妈妈说:“他去外地拍电影了,费城莫尔文镇,坐飞机去要至少5小时。”又去外地拍电影了?朵朵问爸爸:“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爸爸说:“他要在费城待上一半个月,七月份回来。”

    “哥哥,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呀?”朵朵打电话问哥哥。哥哥说他很忙,中间就不回家了,七月才回来,所以不能出席她的学校晚会和其它活动。

    “我们去探望你好不?”朵朵又问,放暑假了。哥哥说不要,他没空招待他们,要拍电影呢。

    爸爸妈妈有家庭旅游计划,回中国玩半个月,月中出发。爸爸兴高采烈的说:“你上次爬长城都是小宝宝的时候了,你哥哥像你这么大时,5岁半,都爬几次了。”

    能去中国旅游当然好啦,但托托不能去,哥哥又不会去,朵朵不太开心。

    她有个想法,事情和哥哥考试不及格有关!他们去玩,他却要工作和补习,他被罚了。

    哥哥好惨。好想见到他哦,自从他搬了出去,就好少回家,一个月都没有几次。她又画了一幅彩笔画,画的家里屋子,比饭糕的好看多了,可是还没有机会送给哥哥。

    六月上旬这一天凌晨,朵朵被一个恶梦吓醒了,在梦中哥哥被一群怪兽吃掉了,好真实,好恐怖!她几乎吓哭,但哥哥说要坚强,她抱着心爱的棕色熊娃娃“豆豆”,没有哭闹地走出房间去找爸妈。

    走廊上亮着昏黄的灯光,爸妈的房间就在不远,朵朵奔过去正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出的谈话声:

    “我真的很担心他……”妈妈叹息说。

    “年轻人放荡可以理解,他会想尝试很多东西,过了这个年纪自然会好起来的。”爸爸说。

    “你确定?”

    “……不确定,我就确定惟绝对不会碰毒品,不会做那些真正的坏事,他是个有原则的人。”

    “这方面我也信任他。但是,他的诱惑太多了,他太年轻了,我不敢去想象如果就一次,因为什么情况,别人怂恿、争意气或者就是他忽然想试试,先是大麻再……最终死在街上。这种事少吗?”

    “我会跟他谈谈这方面。”

    “而且他继续这种浪荡的生活……我不知道,浩根,在我心中,惟永远是那个捣蛋但可爱的小精灵。我还记得他刚学钢琴的时候,在琴行他看着那些贵钢琴,我问‘你想买这种?’他反问我‘我们有钱吗?’,他其实很懂事的……”妈妈像要哭泣。

    “嘿,嘿……”爸爸连声地安慰。

    “我也担心朵朵,她甚至还不知道他纹身了,她总会知道的,知道她哥哥现在怎么样,我们应该怎么告诉她?怎么和她说‘不要学习你哥哥’?他从来都是她的榜样。”

    “让惟和她说吧。”

    “唉,惟也不懂要怎么说,所以他才不回家了。我们再给他压力也不好。”

    “那混小子……”爸爸骂了句。

    悄悄的偷听着爸妈的谈话声,朵朵已经是满脸惊讶,不明白全部,可是她听到了一些可怕的词,毒品!纹身!浪荡!

    哥哥正浪荡在街上?

    哥哥到底在哪里?

    为什么?

    朵朵抱紧怀中的熊娃娃,小脸蛋上有些涨红,乌漆的大眼睛闪烁着担忧的泪光。

    ※※

    五月中旬的多伦多,离开韦克斯福德后,叶惟去了趟杜波夫家,小胖妞顾小姐热情得像是疯了。

    他和它玩了一会,又与米哈埃拉聊了一会,请她建议妮娜演嘉莉可以模仿离群的小象,战斗力最高却看似十分无力,周围总有一些小动物嘲弄它,哪怕它已长成大象。当它终于被激怒,它失控地踩踏它们。

    他嘱咐米哈埃拉别告诉妮娜他来过、别说这是他的建议,因为他的建议妮娜不一定会听,很可能是逆反而行。

    没逗留多久,就离开多伦多,坐上前往纽约的飞机,今晚就在纽约过了。

    “我在去纽约,明天早上6点去费城。”叶惟在纽约有很多朋友,这条短信的收信人则是亚历珊德拉。

    “我们哪里见?你想去哪里玩?注意隐蔽。”亚历珊德拉回复。

    “你安排吧,但我听说纽约有两座山特别出名。”

    “混蛋。”

    夜幕下的曼哈顿繁华璀璨,游客们游玩在时代广场、帝国大厦、格林威治村……

    文华东方酒店的一间公园景观特大床豪华套房里,激情碰撞的声响绵绵不绝,雪白的两团软玉上出现了一道道瑕疵似的发红指痕,青春丰感的胴体也这里红那里红的,如同云彩之间的红霞。

    一声震颤的女性长叫后,激烈还在继续,噼里啪啦一通,伴随着疯狂的叫喊:“来啊,来啊,来啊!”

    “噢我的天……”女声如泣般叫着。

    又过了好一阵,粗重的男声变得更加急促,声响的快和重达至爆炸的程度,这才慢慢地停下,女声早已没了声。

    “呼亚历克丝,你真是太棒了。”

    “你也是……”

    “我感觉我都患上恋胸癖了,不对,是你把我的一种雄性本能激发出来了,哈哈。”

    “在你的玩伴里,我有多棒?”亚历珊德拉饶有兴趣的问。

    “这很难说。”叶惟看着她潮红未退的脸容和那双猫眼,说道:“类型不同,玩法和感受都不同,就像不同的扑克游戏。”

    亚历珊德拉问道:“琳赛-艾林森呢?我知道你们也有在来往。”叶惟像有想了想的皱眉,“你和她我都喜欢,不同在于和她做,肉体上没有和你做这么痛快,但有趣的是她是个衣架子,我们会试各种的衣服、制服和内衣,很有情趣。”

    “换装?我也行吧。”她不以为然,“下次我们就那样玩。”

    “不,你没有明白,艾林森是穿着衣服会更让人疯狂、做起来更来劲,而你。”叶惟笑了一声,陷溺于她的近景镜头,拍了又拍拍了又拍,“你是什么都不穿更好,我可不能让那些破布遮着那些美妙的波动。”

    “混蛋。”亚历珊德拉也是笑了。

    ……

    “viy,你什么时候来纽约么?”知道叶惟到了费城,鲁妮-玛拉发短信给他。

    “昨晚我就在纽约,下次不清楚。”叶惟回复。

    什么!?昨天他来纽约了?鲁妮一怔,为什么没找我?他找艾米去了?应该不是,如果他们复合了,艾米会告诉她的。那他就是找其他人去了,亚历珊德拉-达达里奥?

    鲁妮不由气恼,却又没有办法。

    她想讨好他。她可以带他去巨人体育场的任何一处,可以给他任何巨人队能给他的东西,他想去碰碰那些nfl冠军(前身)和超级碗冠军奖杯也行,他想见伊莱-曼宁、不管哪个球员,她都可以安排。

    然而viy根本不感兴趣,他说:“伊莱-曼宁?就算我是女人,我也选择佩顿-曼宁。你操过他吗?”

    “没有,我不和球员交往。他们的生活和你相比,你是个好孩子。”她说,球员们的才华对她没有吸引力。

    “噢,我还想知道他是巨人还是小曼宁,问问你姐姐?”

    她被他的幽默弄得啼笑皆非,问他:“你很不喜欢橄榄球?”他却说:“不,我喜欢橄榄球,我小时候玩的四分卫,但后来不玩了,专注于足球。”她又问为什么,她觉得他玩四分卫会很厉害,他的智慧、反应、大局观等。

    “因为你难免会被装进袋子里(sacks,擒杀),那怎么比得上劲射(hard-shot)。”

    他说成人俏皮话真是想说就说。

    “我能到费城找你玩么?”鲁妮又发去短信问。

    “可以啊。”叶惟回复,“但我要见到一个戴着肚脐环的朋克女孩。”

    看着这条短信,鲁妮心神一荡,刺激漫向了全身,他知道她想要什么,他指引着她走向一场新的历险。

    照他说的,她去打了肚脐环,再往身上多处贴了些纹身贴纸,又做了一个朋克混合哥特的造型。从镜子中看见自己叛逆颓废的样子,什么教养都抛之脑后,太酷了。

    这天到了费城,叶惟见到她后挺满意的:“不错,有点意思。”

    他掌镜为她拍摄了一辑摄影照,鲁妮这才知道自己能是这种模样,大家都说她是大家闺秀、上流社会的淑女,viy却看到她的另一面,并且开发出来。如果被姐姐知道,她一定妒忌疯。这可不只是劲射……

    整个夜晚,鲁妮都在试图反抗,却每次都遭到他更为猛烈的掌控和冲击,她只能紧紧地抱着他,喘息不已。

    望着车窗外晃动的夜空,她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着迷叶惟,因为他让她认识到不为人知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鲁妮-玛拉,她感到自己更完整了,他在让她变得完整。

    ……

    近日《vogue》有一辑摄影写真“来自荷兰的蓝色阳光”令人惊艳,模特是新生代人气超模杜晨-科洛斯,掌镜的摄影师是天才坏蛋叶惟。这是科洛斯和叶惟摄影合作期间拍的写真之一,也是viy的摄影集第一次登上时尚杂志。

    叶惟是个天才导演众所周知,但拍电影和拍硬照是有分别的,以往他的摄影才能只见于他的博客,他经常会晒风景照和动物照,而人物写真也就晒过几次是他女朋友时的妮娜-杜波夫。

    这回人们真的见识到了,专业的级别下,在圣莫尼卡海滩、花园等背景地,叶惟完全抓住了主题和科洛斯的神韵,每张都拍得美丽绝伦。最美的是身着一套露肩连衣白色短裙,尽展着她身段的纤长婀娜、容貌的甜美迷幻。

    这算是科洛斯对于之前她和叶惟的绯闻的一个侧面官方说法,之前他们走那么近都是因为摄影合作。科洛斯也表示:“和他这次合作是一段愉快的经历。”

    当然这不过是谁都不相信的形式,在游艇上那样搂抱嬉戏绝对不仅仅是合作,叶惟不是同性恋,是花花公子。

    都科洛斯在说,叶惟方面继续对所有绯闻没有任何回应,也对她似乎没了兴趣。

    这个浪子又有模特新欢了!

    叶惟被狗仔拍到在21日星期天在纽约某个时尚活动后,开着跑车接走了出席活动的摩根-杜布莱德。21岁、身高180cm的法国超模,2005年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时装秀的模特之一,同样是t台上的一颗闪耀新星。

    两人都不怕传绯闻,有说有笑的,出街约会无疑。

    曝料的radaronline十分感慨:“婚礼之神正在寻找新的天使!”杜晨-科洛斯、摩根-杜布莱德;而琳赛-艾林森虽然还未为维秘走过秀,却只是时间问题。

    叶惟已经前后与三位模特新星传起绯闻了,全都大他3岁,全都是未来维秘签约天使的有力竞争者。这还是有曝光的,没有曝光的呢?而且这三人的名声都挺好,尤其是出道不久的艾林森,那些小模特呢?那些作风豪放的模特呢?

    按照这种节律,再过上些年头,radaronline感慨说:“也许我们看到的2010年维密秀就是叶惟绯闻女友秀。”

    ……

    “如果不是大胸女人,我宁愿打牌。”

    对于罗斯-梅尔这句话,叶惟接触得越多就感触得越多,同样的巨大,却是大同多异!

    不过难以说清楚亚历珊德拉和凯特-戴琳斯的分别,大概这就叫“舂胸愁大莫能名”,他给戴琳斯念了这句中文诗,并解释说:“捣来捣去,发起了愁,真大啊,根本捣不过来,想说点什么吧,可就是说不了。”

    “嘴里含着东西当然说不了。”她说。

    所以他更喜欢戴琳斯,不是因为她更大,是因为她很风趣也很文艺,这和她母亲是个诗人有关。

    19岁末的凯特-戴琳斯是费城人,一个活跃多年的小演员,演过些剧集和电影小配角,之前也有参加viy选秀会但是落选,她和他的约会实属是由不同的激情所驱动,不是因为利益,也并非什么长远打算。

    他喜欢她的肉体,她倾慕他的才华。

    戴琳斯很喜欢写博客,没有人在乎写了些什么的那种,包括她赞叹viy的文章。她是“viy说了”的忠实粉丝,铁杆粉丝中的铁杆,许多俏皮话、讽刺话、酷话连叶惟自己都忘记说过,戴琳斯却张口就来。

    工作日没时间往返于纽约,叶惟就开始约会她,戴琳斯什么最好?她的逼g-tits。不同于亚历珊德拉的半推半就,戴琳斯对此很骄傲:“这是我身上最好的东西。”

    叶惟不会和她客气,尽情的实践感悟舂胸愁大莫能名。

    激情第一夜后,戴琳斯从手袋拿出一套未拆封的《阳光小美女》精装版dvd,“我早就准备好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拿到你的签名。我知道这很庸俗,但我就是你的大粉丝。”

    “是的,你这种行为让你像个骨肉皮,这让我有些负罪感。”叶惟还是给戴琳斯签了名,两个。

    一个签在dvd上面,另一个签在她令人发愁之地。

    ……

    《阳光小美女》的dvd早已上市了,最近精装版dvd也推出市场。

    阔绰的影迷粉丝们没别的选择,购买收藏!在精装版里面有更多的内容、片场花絮,还有叶惟亲笔的一批原画。

    viy会画画不是秘密,他在博客上晒过画作,在《婚期将至》dvd也曝光出一些,但这么多、这么详尽则是第一次。在这批画集中,有场景插画、关键帧、分镜故事板等概念图,每条线条都由他绘制。

    这一手精湛的画功不是每个导演都有的,何况18岁,他绘制时16、17岁。

    媒体们和人们从这张dvd了解到更多的内幕,为什么叶惟当初能以他的年纪打动汉克斯、斯皮尔伯格等人,实在是他从《天使之舞》起展现出的才能,不输于大他11岁的吉尔-克兰。

    吉尔-克兰得到一个执导7500万的项目的机会;叶惟只是短片免费电视播放和20万投资用于《婚期将至》的重制。

    说到会画画的导演,总会提起黑泽明、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等的名字,以后自然多了一个叶惟。

    这些原画已经开始流传于网络,英文中文网络都是,以“十位最会画画的导演”、“viy的画是什么水平?”、“viy这手素描让我亢奋”、“让你们看看惟哥的逆天画作”等标题出现。

    dvd的片场花絮还证实了以前的一些传言,现在影片成功了、叶惟奥斯卡提名了,一些在《viy》和宣传花絮都没有的影像也可以面世:天才小子毫不畏惧汉克斯、罗伯茨等巨星明星,照样地当着他的片场上帝,他甚至对艾伦-阿金发火。

    当然最让影迷们着迷的是导演评论音轨版,叶惟真是尽纵地挥洒着他的才情,不只是幽默,还有对影片高深的阐述、解剖和幕后的种种。最viy的一处是“爷爷”在车上骂mpaa时,他的评论是一连串的:“fuck-mpaa!fuck-mpaa!fuck-mpaa!fun-mpaa!fun-mpaa!fun-mpaa!……”

    最近除了音乐,叶惟可谓是全方位展示什么是大才子,他的创作力就和他的精力一样旺盛,他的短篇小说一篇接一篇地更新在博客上,恐怖的、科幻的、黑色幽默的,虽然不是每篇都惊艳,却都在水平之上。

    影迷粉丝们看得开心,但丧尸迷们很不满,十几天了,丧尸第三篇还没有更新!每天都有人往留言板询问,终于得到的叶惟答复却是“长篇看心情”,读者们讨厌这种家伙,只管挖坑不管填坑,太坑了!

    他都在忙什么?

    如果关心viy的八卦,就多少可以知道一些,不过真假很难分清楚,就只有《国家询问者报》那些夸张离谱荒唐的报道一看就假,例如说叶惟每天都服用伟哥,这份周刊对他的抹黑数不胜数。

    除了在费城和纽约的新旧绯闻,还有些别的。

    近日就有个狗仔声称在费城一家饭店外遭到叶惟的暴打,当时叶惟和艾梅柏-希尔德在约会,狗仔告诉tmz:“他看到我在拍照,冲上来就打我,把我的机器都摔坏了。”还说将要起诉叶惟,像是戴夫-鲁迪事件的翻版。

    这条没有证据的消息得到叶惟官方发言人莱斯利-达特的回应:“胡扯!那天是周日,他并不在费城,他去了纽约。”

    但也有传闻叶惟在纽约一家夜店出没,那是拒绝21岁以下人士进场的夜店,而他使用了假id混进去,还在里面引起了冲突,因为有人调戏他的女伴。根据知情人透露:“她看上去像艾薇儿。”

    同样没有照片为证,而这条八卦被艾薇儿方面予以否定,没有这回事。

    关于叶惟打架斗殴的传闻真不少,显然与最近他被曝光证实的一件事有关:他在夏威夷可爱岛拍摄《灵魂冲浪人》期间,在岛上多次滋事打斗。

    先是一名酒吧老板给tmz提供了一段由酒吧内监控拍下的录像,这个视频也被传上诱tube,两天就破百万点击,被tmz怒诉而被诱tube删除。

    人们点开都只见叶惟和已被认证的阿纳斯塔西-阿什利走进了酒吧,他径直走向吧台这边朝着一群大汉顾客说了些什么,双方就打了起来。让惟黑们失望的是叶惟以一敌三击倒了三个动手的大汉,阿什利激动地跑过去抱住他,他搂着她的肩膀,又说了些什么,放下几张钞票走了。

    “他给他们买了单,说很欣赏他们的真挚,敢愤怒就出手。”酒吧老板透露,这件事太少见,他记忆深刻。

    tmz问叶惟还说了些什么?他怎么挑衅的?

    酒吧老板则回答:“他进来就找人打架,他问他们是不是想操那个女生,然后嘲笑他们,好像是说‘我让她冒泡,你们让啤酒冒泡,喝完回家对你们的婆娘撒气,如果你们有老婆的话。’”

    听着像是viy说的……面对人们的一片轰笑,铁杆惟蜜们都不知说什么好,还是笑吧。

    对于这事,莱斯利-达特拒绝发表任何评论;阿什利方面则表示当时她和叶惟确实有约会,但已经结束了,她感谢叶惟带给她的美好,并祝愿他一切顺利。

    叶惟有在博客上亲自回应:“是的,那就是我。我无意辩解太多,我不崇尚暴力,只是有时候也要和男人活动一下筋骨,只是我是个大反派,会拍少女被鲨鱼吃了手臂、少女被变态奸杀碎尸的畜生。”

    其实没多少从暴力方面指责他的声音,还比不上一场拳击。但这事真让影迷粉丝们的脑子转不过来,找人打架?《搏击俱乐部》吗?

    从这件事起,tmz、radaronline等八卦网站接到多宗来自可爱岛的酒吧的曝料,叶惟滋事了不只一次,却不是每宗都有确凿的证据,多是像其中一家酒吧说保留着被他踢烂的一张木椅,连星光大道、中国剧院、杜莎夫人蜡像馆等地都没有。

    杜莎夫人蜡像馆年初就想收录18岁版的叶惟的蜡像,在洛杉矶、纽约、香港分馆都展出,然而由于叶惟不同意而未能开启制作。不用自己出钱、可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影响力、并肩数百年来的人类名人们,为什么不同意呢?

    邪典的天才混蛋。

    ……

    时间进入六月份,叶惟突然对斯嘉丽-约翰逊来了兴趣,他想知道她的近景镜头和亚历珊德拉、戴琳斯有什么不同。以前他不屑这个女人,就是个俗物,但他不也是俗物?她不是淑女,他不是君子,正好。

    斯嘉丽,她有才华,她有大胸,这就会有乐趣!

    “我是叶惟,有兴趣寻找让我们互相满意的交往方式吗?”周末这天,他给斯嘉丽发去短信,拿到她的号码很轻易。

    “没有。”斯嘉丽很快回复。

    没有就不会回了。叶惟笑了笑,一个自以为成熟、迷恋文艺才子、热爱激情的女人,你总不会比艾米难。他一边出发去纽约,一边按动手机和她聊起短信,今晚就操到你。

    “我最近在做一项研究,需要你的配合。”

    “你找别人吧,我不惹你了。”

    “找不到,只有你能提供关键数据,这项研究叫‘胸部大小和才华高低的共振效应’。”

    “你是个疯子。”

    “疯子的力量可以让你疯狂。”

    ※※

    洛杉矶的天空初亮,捂在被子里的哥哥闹钟被关停,叶惟正有一道小身影在蹑手蹑脚地起床。

    朵朵拿着一个有云彩图案的浅蓝色儿童背包,先把自己卧室里秘藏的糖果都放进包里,又跑到哥哥的房间,一片漆黑,像隐藏着什么可怕,她有点害怕的轻唤了声:“哥哥?”

    没有人在,没有回应的声音。

    她在哥哥房间转溜了圈,拿走所有秘藏糖果,还有书桌上的一份地图,看不懂也放进背包,她感觉这能让她找到哥哥。

    轻轻的来到了楼下,连连地打着哈欠,朵朵走到厨房打开冰柜,拿走了些面包、饼干和饮料,够不着就搬过一张椅子来够,被吵醒的托托好奇的站在旁边。

    再把分散在一楼里的秘藏糖果都拿走,有藏在猪仔钱罐里的、有藏在花瓶中的、有藏在地毯下的……

    一番行动后,朵朵看着背包里几乎装满了的糖果,不由嘻嘻的笑出声,今天就和哥哥一起吃个开心!

    拉上背包的拉链,就要往屋外走去,突然想起什么,她拿过茶几上的彩笔和画纸,睁圆大眼睛,涂涂画画的写下中文留言:

    “我找哥哥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