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可爱的骨头》圆桌会议随着众人的到齐而开始,在乡村俱乐部的一处林荫草地休闲木桌边,斯皮尔伯格、彼得-杰克逊夫妇、艾丽斯-西伯德夫妇都在读着剧本,这都是他们第一次阅读终稿。

    虽然杰克逊夫妇不是项目里的任何人了,但也不用担心,剧本不会给他们带走,而且原著放在那里,也不怕他们泄漏出去,故事并不神秘,就看电影讲得怎么样。

    安静的气氛中,叶惟慢悠悠的沏着茶,自己带来的茶具和茶叶,时不时按动手机,与琳赛-艾林森聊短信。

    一杯热腾腾的清茶递来,看得投入的艾丽斯-西伯德没有留意到,她的神情正有点激动……

    彼得-杰克逊的胖脸微有讶然,与妻子弗兰-威尔士相视几眼,都越看越惊讶。

    由原著改编,剧本有些地方是和他们不谋而合的,比如开头第一个场景用了tlb的开卷场景:

    【爸爸的书桌上有个雪花玻璃球,里面有一只围着红白条纹围巾的企鹅。小时候爸爸抱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拿起玻璃球,把球翻过来,让雪花飘落在玻璃球的顶端,然后很快地把球翻转回来。我们看着雪花轻轻地飘落在企鹅身旁。我想企鹅孤单单地在玻璃球里,我真替它难过。我把这想法告诉爸爸,爸爸说:“苏茜,别担心,它活得很好呢,圈住它的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改编了就是:

    【1,内景,沙蒙家书房,日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苏茜-沙蒙在玩满地的玩具,她的父亲杰克-沙蒙坐在旁边书桌边忙着做瓶中船,桌上放有一个里面有一只围着红白条纹围巾的企鹅的雪花玻璃球。

    苏茜(旁白):在我小时候,我有过很多的玩具,我永远忘不了那个雪花玻璃球。

    小苏茜望着桌上的水晶球,放下玩具走去。杰克-沙蒙放下手活,抱起女儿在怀中,拿起水晶球翻转让雪花落下。小苏茜先是微笑,很快变得难过,落起了眼泪。

    苏茜:它好孤独。

    杰克:别担心,它在里面过得很好,圈住它的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苏茜(旁白):那时候,我真的相信。】

    有很多不谋而合,但是表现的方式和观感不同,故事的侧重、取材、时间轴等,与他们的思路很不同,越读越不同……

    又读到什么,杰克逊不由看了看邻座的叶惟,这小子真有想法……

    叶惟对看来的肥佬咧嘴一笑,举杯喝了口清甘的茶,肥佬又看回剧本去。

    都说改编tlb难于登月球,但只要按照时间前后把它的故事全部顺序排好,再从中选材和改编,讲述自己要讲的故事,也并不是难得无从下手。

    只是这本书改编起来有太多的陷阱,它太丰富、太多的诱惑,天堂就是最大的诱惑,也是最大的陷阱,可以毁掉故事情感的统一。还有那浓重的佛教思想、该死的哈维先生,他不要这一套,他要讲一个电影故事。

    “我想执导这个剧本。”斯皮尔伯格忽然说,小圆眼镜泛闪着异光。

    “你不能,史蒂文。”叶惟饮着茶,认真似的说道:“我不想和你打架,你们都结婚了,就不要和我争女孩了。”

    众人一片轻笑,艾丽斯-西伯德也是露起笑容,情况好像没有想的那么坏,越看越期待它的影像化……

    ……

    5月7日这天傍晚viy的博客更新了篇日志叫“那条鱼,我们都祝愿你在天堂快乐”,没多少文字内容,却有一组摄于今天的照片,叶惟、斯皮尔伯格、彼得-杰克逊等人一起在林荫草地座谈。

    在照片中,叶惟和彼得-杰克逊相邻而坐,都微笑样子,看上去是一对要好的老朋友。

    在另一张只有两人的合照中,他们互相瞪着对方,viy开玩笑的写道:“我邀请他演‘哈维先生’,他邀请我演《霍比特人》的‘神射手巴德’,会实现吗?”

    这就是口水战的结局?媒体们大失所望,还盼着两人撕破脸皮的吵翻天,结果是秀恩爱。

    但tlb书迷们看了后兴奋得大叫,三个导演,一个大师、一个指环王、一个天才都在为tlb出力,已经不能用豪华来形容了!几乎可以预见到这是一部动人的奥斯卡级别的好电影。

    影迷们也兴奋,而且在他们心中还是有viy对决pj这么一回事,就不知道杰克逊的新片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叶惟还晒了张他和斯皮尔伯格的两人合照,并写道:“真想明天就能看到《夺宝奇兵4》,而不是些零星的听闻。”

    媒体们在报道叶惟的同时也关注着老斯的动向,这次两人的合作既是宣传点,也是外界感兴趣的事情。

    在去年《世界大战》之后,经历梦工厂崩塌,老斯还没有落实的执导新计划,《夺宝奇兵4》是计划项目之一。不过他有多个参与制片的项目,像制片的《父辈的旗帜》、《硫磺岛来信》,监制的《可爱的骨头》、《变形金刚》等。

    说起老斯的合作好友,乔治-卢卡斯、简-德-邦特等人,迈克尔-贝正成为新的合作者;说起老斯的徒弟快60岁高龄的他近年已经有当师傅的行动,像36岁的布瑞克-埃斯纳,他是迈克尔-埃斯纳的儿子。

    虽然卡森伯格和埃斯纳势成水火,但祸不及家人,老斯一度很欣赏布瑞克,2002年他制片的梦工厂的电视迷你剧集《劫持》就由布瑞克导演了一集,开启他的导演之路。

    凭着深厚的背景,布瑞克在《劫持》后拍了部影碟电影《超感特工》,然后就执导1。3亿预算的独立大项目《撒哈拉骑兵》,去年4月由派拉蒙发行,结果39%新鲜度和54%喜爱度,0。68亿北美票房/1。19亿全球票房,亏了个大本。

    没人再敢投资这个富二代草包,包括埃斯纳自己,老斯也是失望。

    老斯也很欣赏剧集《双面女间谍》、《迷失》的主创j-j-艾布拉姆斯,因为他的力荐,去年派拉蒙把《碟中谍3》交给了这位现年40岁的新晋红人。但艾布拉姆斯还不算是老斯的门生,吉尔-克兰才是。

    30岁的印度裔导演吉尔-克兰是ucla动画系硕士,几年前凭10分钟毕业短片以实力说话,得到老斯和罗伯特-泽米吉斯的青睐,处女作即执导由两位大师监制的7500万预算的动画《怪兽屋》,安培林娱乐参与投资。

    行业内都在猜测他会不会是又一个的沙马兰,还是又一个小埃斯纳,这要到7月份影片上映了才知道。

    当然现在媒体们谈到谁是斯皮尔伯格、凯瑟琳-肯尼迪夫妇最得意的门生、最看重最具合作前景的年轻人,叶惟。这位18岁的天才当初抓着一个小机会,至今早已把克兰等人都抛在远远的身后。

    尽管viy的行业地位暂时还不及沙马兰,但他的公众影响力不是沙马兰可比。

    不过也是最让头痛的人,这是个浪子,《奇幻精灵事件薄》话筒不要,一年三部电影,却又不像克兰那样已经成家立室……

    兴奋的是八卦媒体们!五月份刚过了一个星期多,叶惟也刚宣布恢复单身一个星期多,绯闻一箩筐。

    艾梅柏-希尔德、杜晨-科洛斯是旧闻了,都有民众分别称看到她们和叶惟出街游玩,但没有照片为证。不是tmz新曝出的约会照,viy确实很忙,他又有新欢了,两个。

    一个是大他三岁的模特新星,琳赛-艾林森,tmz的狗仔拍到两人出外就餐,在圣莫尼卡小餐厅甜蜜庭院前清清楚楚,叶惟平静的向狗仔竖起右中指,艾林森则有点不悦。tmz接触到的知情人说:“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出去吃顿饭而已。”

    叶惟的普通朋友真多,没有过几天,这次狗仔拍到他和另一个女生出街,大他两岁的亚历珊德拉-达达里奥。

    tmz把达达里奥的资料一并放出,来头真不小,纽约名门女孩,她的祖父是著名民主党政治家埃米利奥-q-达达里奥,曾担任第86届-第91届国会议员。她的父母是检察官和律师,她在曼哈顿上东区长大,是布里尔利学校和纽约专业儿童学校的毕业生。

    亚历珊德拉16岁那年开始演员生涯,亮相1970年起播的长寿日间肥皂剧《我的孩子们》演了两季43集,也演了1集《法律与秩序》;银幕方面在《鱿鱼和鲸》里跑过龙套,一个有家世但没有名气的小演员。

    然而她长相漂亮,身材性感,173cm的身高与丰满的胸部。

    tmz惊呼的点评:“viy拒绝面见总统,原来是因为他忙着约会民主党辣妹!又一位斯嘉丽-约翰逊?”

    现在叶惟的审美观是什么,谁都说不准了,艾林森和达达里奥除了火辣,几乎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一个瘦得像竹子,另一个丰盈得像熊猫,也许只能说他迷上了模特和纽约曼哈顿女孩。

    八卦爱好者们、影迷粉丝们真是服了,“好样的,viy”?这已经不只是好样的,简直是叹为观止。

    ……

    叶惟最喜欢亚历珊德拉什么?她的逼g-tits,当然了,那么的大,就算在她丰感的身体上也显得突兀。

    拍到演员胸部以上的景别是近景镜头,所以近景镜头有个不太典雅的片场术语叫“two-tits”,也可以叫“twin-buttes”、“twin-peaks”,都一个意思,两座山峰。

    亚历珊德拉的双山镜头一定很唐突,她不适合拍这个景别,不然观众的视线全都聚在画框的下方,至于她的面容演了些什么,她的灰蓝猫眼是什么神采,大概没有人会注意。

    他觉得说“twin”并不尽然,她的右胸比左胸大一点点,左胸则比右胸垂一点点。穿着衣服时还看不出,但没了衣服,再经过一番仔细的勘察,不管是视觉和手感都告诉他不一样大。双胞胎也不是长得完全一样,他已经释然了。

    在激情过后,躺在圣莫尼卡卡萨德玛酒店的套房床上,他就像一个做面条的厨师,而她是他手中的面团。

    亚历珊德拉对于他沉迷她的胸部,有些不满的娇嗔:“你怎么也这样庸俗。”

    “原谅我,第一次攀登珠穆朗玛峰。”叶惟停不下来,看着这两块可以变幻着任何形状的羊脂白玉石,感慨道:“我懂了,为什么罗斯-梅尔说‘如果不是大胸女人,我宁愿打牌’,因为真的太有趣了,我能感觉到自己在着魔,这也太好玩了。”

    “你真粗鲁……”亚历珊德拉脸容发红,身子无法控制地颤抖,电流一阵阵的酥过。

    “天啊,这太棒了。”叶惟啧啧有声,“我想起了《发条橙》的开头镜头,我更懂了,这玩意真的能让人上瘾……”

    亚历珊德拉不禁抱紧他的头,娇叫在响起。

    ……

    詹姆斯-沙姆士最近牵线搭桥了一个会面,事情要从头说起,纽约有很多传统名门,凯特-玛拉的家族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曾祖父蒂姆-玛拉购买了nfl的纽约巨人队(1925年花了500美元,现在价值5亿多,逐年稳升,玛拉家族拥有50%股份及其它家族产业和基金),外祖父则是匹兹堡钢人队的创建者阿特-鲁尼。

    虽然她的父亲是11个孩子之一,现在是位nfl球探和巨人队的球员评估副总裁,她有40个表亲,有一哥哥一弟弟一妹妹。分下来她的财产不算多,可是生于这种富贵豪门,她是不愁衣食和未来。

    正如许多有钱女那样,凯特-玛拉想当一个电影明星,然而电影不是有钱就玩得转的,况且做得太过就会被媒体们说是纨绔子弟、裙带关系等,以致影评界和观众们反感兼挑剔,因此失败的富二代电影太多了。

    那样不但亏了钱,还葬送了自己的前途,一旦被打上靠家族的标签,很难再摘下来。

    以凯特-玛拉的雄厚出身和她手上挥舞的钞票,要成为明星并不难。

    只是她相貌平平,157cm的普通身材,又没什么演技,16岁起踏足电影业,到现在岁只能赢过一次失败的女主角和几个小角色,还要靠人脉关系,包括在《断背山》里出演“恩尼斯”的19岁女儿,戏份不多却十分重要。

    她没耐心了,青春很快就会过去,家族注册了一间制片公司“npp制作”投资350万拍了恐怖片《都市传奇-血腥玛丽》,她演女主角,她的妹妹鲁妮-玛拉也有客串,另一位想当电影明星的有钱女。

    《血腥玛丽》拍好后品质够不着上映,上映了也只是丢人兼亏钱,直接做影碟和海外发行去了。

    但凯特的家族优势还在,得到橄榄球运动题材的《我们是马歇尔》(6500万预算,华纳兄弟和传奇影业牵头)的一个主演角色是毫不费力,还有《十全十美》、《生死狙击》等片的角色。

    这些能让她走红吗?凯特-玛拉不确定,如果是叶惟为她专门打造一部电影却更大可能。

    她没有参加viy选秀会,年龄就超标了,但她有人脉。詹姆斯-沙姆士当起了中间人,叶惟听了一口拒绝“告诉她,去打橄榄球吧”,因为他说“就当帮我个忙”叶惟才肯出席,他比总统还有号召力。

    沙姆士已经给凯特表示过“他不可能答应你的”,她想试试,她有信心。

    这天晚上,在比弗利希尔顿酒店的一间豪华包厢,沙姆士和凯特-玛拉、鲁妮-玛拉见到了叶惟。

    鲁妮-玛拉21岁,相比姐姐长得更为精致娴雅,也更高,160cm。此时她正微笑的看着坐在餐桌对面的叶惟,真的是久仰了,他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中餐佳肴,似乎在听,又似乎没在听。

    凯特谈着她的计划,沙姆士从旁帮腔,一种是玛拉家族以隐蔽的方式投资他,另一种更好,他们牵头与大制片厂的商业大片项目合作,会尽力为他争取终剪权等权力,女主角当然要是她。对了,在两部骨头电影中,尽量为她安排角色。

    “怎么样?”凯特-玛拉问,一脸期待的笑容。

    “全都没有兴趣。”叶惟随即就回答,用筷子夹了只水饺吃起来。

    凯特的脸色顿时变了,她看向沙姆士,沙姆士却微微的摇头,她只好道:“viy,我只是需要一个机会。”

    “你最不缺的就是机会。”叶惟嚼动着水饺,耸肩道:“你只是需要演技,把你的表演才能提升上去,否则没有任何办法让你当上电影明星。因为你能不能达阵是观众们决定的,没有人在乎你是千金小姐还是酒吧侍应。还有,足球才是football。”

    “……”凯特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在气红,话声发冷:“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是的,谢谢詹姆斯吧,我本来就不想谈。”叶惟的目光看向了鲁妮-玛拉,突然道:“嘿,小的那个,你是苦的还是甜的?”

    沙姆士苦笑,凯特-玛拉愣住,鲁妮-玛拉也怔了怔,灰绿的眼眸中似有水波在荡漾。

    ……

    夜幕笼罩着洛杉矶,比弗利山庄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响起了激烈的接吻声,鲁妮-玛拉被叶惟重重的抵在墙上,他从上而下的遮盖着她,一记疯狂的长长的深吻,深入而且充满着不可抵抗的力量。

    她没有抗拒,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被他抱得浑身都在颤动,她被他擒杀了。

    衣服被飞速的脱去,被他压倒在白床单的大床上,她之前不知道自己还会发出这种声音,像喘息像在求饶又像在索取,完完全全的激情,他知道她想要,她的身体和灵魂都在叫着,他似乎是见她可怜,施舍给她。

    他时而强硬,时而温柔,像在玩着一场游戏,他抚碰她的脸颊和身子,他吻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唇、脖子、肩膀、山峰,吻遍着她的全身,他在欣赏着她,品尝着她,占有着她。

    他不是在得意,他是在享受。

    她在情迷意乱,被这股激情带去不知哪里,就疯一次吧……好久没疯了,就疯一次!!!

    纤巧的双腿被扛了上去,黑棕的直长发飘散地压在床上,她整个人犹如处身于激流大浪之中,被一阵阵的猛烈冲撞。

    套房里的声响持续了不知多久,随着又一阵地裂山崩般的女性叫声,才渐渐地停下,激情号列车在短暂的停歇。

    鲁妮和叶惟都在喘气地放松下来,她躺在他的臂弯之中,满脸潮红的侧看着他,轻喘的道:“这真是疯狂,让我姐姐知道了,她一定会怪我一辈子。”

    “谁在乎?”叶惟扬嘴的一笑,一边抚着她平滑紧实的娇躯,来来回回地游移,享着探索她的身体的乐趣,一边说道:“你姐姐绝对不会行,她外形不行,没有气质,也没有天赋,如果她是个努力的人、热爱表演的人,她不会这么多年就那么点的演技,还那么傲慢。她只想做个明星,但她永远成不了什么气候。”

    “你也挺傲慢的。”鲁妮的翡翠双眸泛着亮光,心火被他的手指在撩逗起来,他神奇的手指。

    “是的。你不同。”叶惟看着她,像是打量了几眼,“我不知道你其它的方面,但你长得这个样子,很有气质,有非常大的变化空间,你能成为电影明星。”

    鲁妮莞尔的道:“那你会打造我吗?”

    “看兴趣。”叶惟说,“暂时没有兴趣,如果有适合的机会,你又够实力,我不拒绝和你合作。现在我的兴趣是,你在床上还能做到什么?”他手上一下用力。

    “噢……”鲁妮的眼神渐在朦胧,激情的漩涡又开始旋转。

    夜色越发的醉人。

    ……

    《海神号》5月10号星期三在洛杉矶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礼,一众主演明星都出席了。这部电影没有失败的理由,有沃尔夫冈-彼德森这个擅长拍海难题材的大导演,有强大的演员阵容,1。6亿制片成本,以及铺天盖地的宣传。

    然而电影就是电影。每年都有这样的案例,去年有《逃出克隆岛》,今年……华纳兄弟影业心碎了。

    它的评价很烂,烂番茄新鲜度只有33%,观众喜爱度则是43%,imdb上5。6分,影评界和观众们几乎都一片骂声。

    罗杰-艾伯特在《芝加哥太阳报》上以2/4分评论说:“彼德森的心不在这里,他是个太过聪明的导演,以为那些是最好的材料。他还是个太好的导演,把这些材料变成令人愉快的垃圾。”

    《洛杉矶时报》的卡琳娜-考卡诺打了2/5分:“它是完美的《从海底出击》把令人讨厌的人物们压成一片片薄脆饼。我的意思是那是两种路子。”《今日美国》的克劳蒂亚-普格打了更低的1。5/5分:“《海神号》是一个烂的传奇,它以一个充斥着陈词滥调的剧本,几乎淹没在单调乏味的海水中。”

    不是演员们的错,也不是发行的问题,就是拍得太烂了。老糊涂的沃尔夫冈-彼德森要承担所有的责任,他活生生把不可能搞砸的任务搞砸,砸得不能再砸。

    《海神号》在骂声之中翻船沉没,5月12日-18日首映周,在3555家北美影院平均单馆只有7,757,收下了27,577,547票房排在周第二位,冠军是收下32,094,838的次周《碟中谍3》。

    媒体大众们见不到叶惟助阵《海神号》的首映礼,艾米-罗森是自己一个人出席的,清纯优雅的笑脸看上去心情挺好,没有受到分手的多少影响。

    但人们看到了叶惟给《海神号》写的影评,从《大人物拿破仑》起至今两年,viy写了上百篇的影评,有的发在博客,有的刊在专栏,现在他的影评已经会被烂番茄等评分网站所收录,最年轻的知名影评人。

    viy的影评风格独树一帜,专业的、抒情诗一般的、闲聊的等都有,千奇百怪。

    唯一相同的是,影迷读者们每次看他的影评,都会被震撼。

    这次他的影评同时发在博客和专栏,写得很长,有一千零三个单词,却只用了五个单词:

    【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

    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emmy-rossum。

    ……

    po色idon-only-have-emmy-rossum。】

第451章 告诉总统:滚    怎么才能说动叶惟接受白宫的总统接见邀请?布瑞恩不知道。

    白宫这个邀请不算迟也算不上早,像viy这样的新流行文化符号,18岁有他的成就和影响力,不管是什么族裔,都让白宫无法忽视,他还是亚裔的杰出典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次会面是个双赢,viy的巨大人气能为总统乔治-布什带去一定的民众支持,而他自己的价值也得到肯定和提升。

    如果换了别人,其他的青少年明星偶像,还不兴高采烈的答应下来,但不是叶惟!

    这坏小子已经拒绝过出席上个月29号的白宫年度记者协会晚宴,不过这事他表示后悔“太蠢了,我错过了一出好戏”,自然是指史蒂芬-科尔伯特在宴会上的演讲,那本该是脱口秀演出,结果史蒂芬当着总统、众多政要、各界名人和全球记者的面,狠狠的嘲弄了总统等人24分钟。

    这件事成了最近的热点,虽然主流媒体想一笔带过,但这段演讲被放上了诱tube,两天就有了270万点击。

    史蒂芬-科尔伯特真是火了,去年10月喜剧中心为他新开的脱口秀《科尔伯特报告》现在是收视爆炸。

    叶惟的拒绝出席也引起媒体们提及,不少批评他轻狂的声音。

    白宫继续邀请,这次是总统专门单独的接见。对此,viy听了第一句话是:“告诉总统,fuck-诱。”

    “惟格,你再考虑考虑?和你的家人商量商量?”布瑞恩尽力的劝说,“别管总统是谁,这是‘总统接见一位18岁天才’,怎么也是荣誉,你会更加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

    “也许你觉得是荣誉,我觉得是耻辱,所以没有兴趣。”叶惟笑说。

    “那么,注意分寸。”布瑞恩知道劝不动的了,不如做好提醒:“不要对总统太过不尊重。”

    “我尽量。”

    ……

    近日关于总统布什被羞辱的事件接二连三,继科尔伯特的惊人演讲后,叶惟先拒绝白宫记者协会再直接拒绝了白宫的邀请。

    白宫透露了这则消息,白宫发言人托尼-斯诺向媒体们遗憾的表示:“总统很喜欢叶惟的电影,一直都想接见和表彰这位弘扬美国梦的优秀年轻人。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惜未能获得他的应邀,想必他真的很忙。”

    斯诺又说白宫以后仍将邀请叶惟,希望总统的心愿可以早日实现。

    白宫已经把皮球踢给叶惟了,大声告诉了媒体大众:我们不是不正视他这个天才人物,是他不见我们。

    拒绝总统接见的人不多,但是也不少,比如每年的nba总冠军球队全队都会受到总统接见,迈克尔-乔丹和拉里-伯德都有过拒绝去见当时的总统,乔丹是以“太忙了”为由,伯德对媒体说:“总统要是想见我,他知道去哪里来找我。”

    现在多了个叶惟,18岁的天才坏小子。

    媒体上顿时一片哗然,右倾的媒体们纷纷指责叶惟不尊重总统,甚至说他不爱国,没有usa荣誉心。

    而左倾媒体们则在帮着叶惟,想为他叫好的人士和民众排着长队,但需要他表明态度,为什么拒绝?千万别是不爱国。

    这次人们的期待很快得到了viy的博客回应:“总统乔治-布什想见我,我不想见他。因为我不相信一只狗会不吠他,除非它也叫spot,是的曾经有一只,但它死了。”

    这番话的意思显而易见,spot是老布什的白宫第一狗“米利”的孩子,2001年随小布什一起入驻白宫,死于2004年。

    狗吠坏人、吠入侵者、吠扰乱安宁的人。spot既是斑点,也是污点的意思。

    媒体们把这句话翻译了就是:“布什-乔治他马的是个战犯,他和他发动的战争是美国的污点,他害得不计其数的人失去家园,也害死了很多很多人。我不是不爱国,我是不支持战争,并且厌恶布什这个傻帽。”

    左右的媒体都炸了,以前叶惟除了表明过自己是亲中派,还没有展现过其它政治立场,外界都不知道他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支持者。这下民主党真开心,viy肯定不是共和党人!

    娱乐行业的人士大都支持民主党,看来叶惟也是。

    无党派不是问题、不爱国其实也没什么,在美国能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只有公然种族主义。骂美国不会完蛋,奥利弗-斯通的电影都是骂美国,垮掉的一代大都骂美国。

    叶惟也没骂美国,只是骂布什政府而已,科尔伯特当面骂了24分钟。

    不过因为他是亚裔而凡事敏感,少数族裔往往努力地挤进主流,现在主流追逐他了,他却越发表现出对主流的不屑,越来越散发着垮掉的一代的浪子风气。

    《纽约时报》又给叶惟起了个绰号叫“小李白”。

    没几个普通美国民众知道李白,但垮掉派的四大天王艾伦-金斯伯格、杰克-凯鲁亚克、格雷戈里-柯尔索和威廉-博罗斯,前三位都受过李白的诗和生平故事的影响,把李白视为偶像之一。

    当然还有另一位信仰佛教禅宗的垮掉派天王、自称在五六十年代受中国文化与的影响度是80%的加里-斯奈德,他翻译的寒山诗集和他的诗对垮掉派影响深远,之后有了凯鲁亚克的《达摩浪人》,有了垮掉派对东方文化的情结,有了影响约翰-列侬的创作、人生理念,以及他和小野洋子、庞凤仪的爱情,甚至影响到菲尔-柯林斯的第三段婚姻。

    这也奠定了佛教在西方世界的传播与地位。佛教是世界上最讲平等、和平的宗教,正是当时美国社会最急需的精神。

    不过大多数垮掉派、嬉皮士、摇滚明星对东方文化、中国和佛教的崇尚只是一种不了解的臆想。

    《阿甘正传》毫不留情的戏谑过这点,在阿甘和约翰-列侬在脱口秀节目对话的经典段落里(特效合成),主持人问阿甘:“中国是怎么样的?”阿甘如实的回答:“在中国大陆,人们差不多什么都没有。”

    列侬听了疑问:“没有财产?”阿甘不明白的又说:“在中国,他们不去教堂。”列侬又问:“也没有宗教?”主持人说:“难以想象啊。”列侬深思的说:“只要你肯试着去想象,迪克(dick,支巴)。”于是有了传唱至今的《imagine》。

    “小李白”是什么意思,惟密们不在乎,他们就知道这坏小子真个性、真酷。

    媒体公众们欣赏不欣赏叶惟的反战态度要视乎自己的态度,有叫好声,也有继续的批评声,又一次争议。

    viy拒绝总统接见事件和科尔伯特事件轰动一时,之后叶惟没有再回应,他似乎真的很忙。

    ……

    5月7日星期天早上,应斯皮尔伯格的邀请,叶惟到了里维埃拉乡村俱乐部玩。在彼得-杰克逊夫妇、艾丽斯-西伯德夫妇到来之前,叶惟和斯皮尔伯格在幽美的乡村草地来了个边走边谈。

    斯皮尔伯格戴着标志的小圆框眼镜,温文尔雅的微笑样子,先提点了叶惟一句:可以政治表态,不可以涉足太深。

    “我对政治一向缺乏兴趣。”叶惟说,“这次是他们拉着我去白宫,我才赏他们一拳。”

    对于这事,两人没有多说。

    好莱坞的政治正确很多,不要种族歧视,尤其不要反犹,不要反同性恋等,就没有不要反政府。叶惟没有那些倾向,他本身就深受种族歧视的烦扰。

    “别让感情事影响你的电影,别太久。”斯皮尔伯格知道叶惟刚和艾米-罗森分手,也听闻着他近几个月的变化。

    老斯是有经验的,他年青时和艾米-欧文的故事讲几天讲不完。

    在1976年两人相识时,老斯30岁,刚因为《大白鲨》成了好莱坞大红人,艾米-欧文岁,刚在《魔女嘉莉》初次亮相银幕。

    两人一见钟情,就此开始约会,不久之后同居。本来也幸福快乐,但艾米-欧文是事业型女人,她说“我不想只被称为史蒂芬的女朋友”,所以她要打拼事业成为一个成功的女演员,但不演老斯的电影。

    而老斯自己既着迷于电影又向往着家庭,就此发生“不可调和的分歧”,相恋三年后的1979年,老斯被甩而分手。

    虽然两人仍然是亲密朋友,可受了情伤的老斯一段长时间内很疯狂,屡屡的失态,情场上与模特厮混,事业上陷入低潮,1979年的《1941》3500万成本只收到3100万北美票房,要知道前作2000万成本的《第三类接触》(1977)是1。16亿。

    人们都说老斯完了,天才堕落了,然后1981年《夺宝奇兵》、,1982年《外星人et》。

    老斯一直没有新女友,直至1984年,艾米-欧文凭《燕特尔》拿下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她感觉行了,终于不只是老斯的女朋友了。就这样分手五年后,奥斯卡一完,38岁的老斯和31岁的艾米-欧文复合,次年6月儿子出世,11月结婚。

    怎么形容他们当时的激情?两人的婚前协议是写在餐巾纸的,后来当然无效,当年史上第三贵的离婚费。

    本来也幸福快乐,但在结婚四年后的1989年,最终还是离婚收场,艾米-欧文还是受不了被叫“史蒂芬的妻子”,当不了他的贤妻良母,她要事业,儿子共同抚养。

    老斯又疯了,这次好得快,因为离婚不久后他和现在的妻子凯特-卡普肖开始约会,《夺宝奇兵2》的女主角,老斯的红颜知己,也小他7岁,带着个与前夫生的女儿杰西卡-卡普肖和领养的儿子西奥。家庭型女人,合乎老斯的大家庭梦想。

    两人1991年10月成婚至今,前后生了三个,再领养一个,养育了七个孩子。

    而艾米-欧文,离婚后迅速和小两岁的巴西导演布鲁诺-巴列托约会,两人1996年结婚,去年2005年离婚,育有一个儿子,如今单身之中,事业上艾米-欧文一直保持活跃,已是一名老戏骨。

    怎么说他们离婚后的最初状态?

    艾米-欧文1990年5月4日为巴列托生下儿子加百利,凯特-卡普肖1990年5月14日为老斯生下女儿萨莎。

    这就是老斯的爱情故事,也可以是任何人的爱情故事。

    “史蒂芬,说完全没有影响是假的,你知道的。”叶惟看着微笑的斯皮尔伯格,也不由笑了:“我有点担心《灵魂冲浪人》,不是我不尽力,只是有些时候我像只找不到方向的苍蝇……”

    “拍电影要有感觉,那种事会影响感觉。”斯皮尔伯格说。

    “是的。”叶惟耸了耸肩:“但我现在没事了,现在我心境平静、顺其自然、享受快乐,你不用担心我的工作。”

    感情事是个人的事,只有自己能明白和解决,工作怎么样交给工作。

    斯皮尔伯格没有多说什么,他30多岁时都做不到的事情,怎么去苛责一个18岁的少年没做到?《灵魂冲浪人》也不是梦工厂/安培林的项目。不过他作为tlb的投资方和监制,也当然容不得叶惟马虎。

    “小子,对tlb你只要这么想就好:我可以尽力了但拍砸,不可以不尽力。”老斯说,“这是我对你的唯一要求。”

    “我会的。”叶惟点头。

    “还有个要求,你离萨莎远点。”老斯不是开玩笑,萨莎一向欣赏喜欢叶惟,把他视为英雄,下个星期天她16岁生日,有邀请叶惟出席她的生日派对。

    叶惟怔了怔,“我不能出席她的生日派对了吗?拜托!我都答应她了。”

    “你是个坏小子,放她鸽子吧。”斯皮尔伯格老脸的微笑有点耐人寻味,“我不能给你这种机会。”

    “哈哈哈!”叶惟大笑,“ok,我不去,看在一位父亲的份上。放心好了,萨莎不会伤心的,毕竟她和总统享受到一样的待遇。”

    斯皮尔伯格用力地拍了叶惟的肩膀一下,继续边走边谈的谈起电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