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怎么才能说动叶惟接受白宫的总统接见邀请?布瑞恩不知道。

    白宫这个邀请不算迟也算不上早,像viy这样的新流行文化符号,18岁有他的成就和影响力,不管是什么族裔,都让白宫无法忽视,他还是亚裔的杰出典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次会面是个双赢,viy的巨大人气能为总统乔治-布什带去一定的民众支持,而他自己的价值也得到肯定和提升。

    如果换了别人,其他的青少年明星偶像,还不兴高采烈的答应下来,但不是叶惟!

    这坏小子已经拒绝过出席上个月29号的白宫年度记者协会晚宴,不过这事他表示后悔“太蠢了,我错过了一出好戏”,自然是指史蒂芬-科尔伯特在宴会上的演讲,那本该是脱口秀演出,结果史蒂芬当着总统、众多政要、各界名人和全球记者的面,狠狠的嘲弄了总统等人24分钟。

    这件事成了最近的热点,虽然主流媒体想一笔带过,但这段演讲被放上了诱tube,两天就有了270万点击。

    史蒂芬-科尔伯特真是火了,去年10月喜剧中心为他新开的脱口秀《科尔伯特报告》现在是收视爆炸。

    叶惟的拒绝出席也引起媒体们提及,不少批评他轻狂的声音。

    白宫继续邀请,这次是总统专门单独的接见。对此,viy听了第一句话是:“告诉总统,fuck-诱。”

    “惟格,你再考虑考虑?和你的家人商量商量?”布瑞恩尽力的劝说,“别管总统是谁,这是‘总统接见一位18岁天才’,怎么也是荣誉,你会更加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

    “也许你觉得是荣誉,我觉得是耻辱,所以没有兴趣。”叶惟笑说。

    “那么,注意分寸。”布瑞恩知道劝不动的了,不如做好提醒:“不要对总统太过不尊重。”

    “我尽量。”

    ……

    近日关于总统布什被羞辱的事件接二连三,继科尔伯特的惊人演讲后,叶惟先拒绝白宫记者协会再直接拒绝了白宫的邀请。

    白宫透露了这则消息,白宫发言人托尼-斯诺向媒体们遗憾的表示:“总统很喜欢叶惟的电影,一直都想接见和表彰这位弘扬美国梦的优秀年轻人。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惜未能获得他的应邀,想必他真的很忙。”

    斯诺又说白宫以后仍将邀请叶惟,希望总统的心愿可以早日实现。

    白宫已经把皮球踢给叶惟了,大声告诉了媒体大众:我们不是不正视他这个天才人物,是他不见我们。

    拒绝总统接见的人不多,但是也不少,比如每年的nba总冠军球队全队都会受到总统接见,迈克尔-乔丹和拉里-伯德都有过拒绝去见当时的总统,乔丹是以“太忙了”为由,伯德对媒体说:“总统要是想见我,他知道去哪里来找我。”

    现在多了个叶惟,18岁的天才坏小子。

    媒体上顿时一片哗然,右倾的媒体们纷纷指责叶惟不尊重总统,甚至说他不爱国,没有usa荣誉心。

    而左倾媒体们则在帮着叶惟,想为他叫好的人士和民众排着长队,但需要他表明态度,为什么拒绝?千万别是不爱国。

    这次人们的期待很快得到了viy的博客回应:“总统乔治-布什想见我,我不想见他。因为我不相信一只狗会不吠他,除非它也叫spot,是的曾经有一只,但它死了。”

    这番话的意思显而易见,spot是老布什的白宫第一狗“米利”的孩子,2001年随小布什一起入驻白宫,死于2004年。

    狗吠坏人、吠入侵者、吠扰乱安宁的人。spot既是斑点,也是污点的意思。

    媒体们把这句话翻译了就是:“布什-乔治他马的是个战犯,他和他发动的战争是美国的污点,他害得不计其数的人失去家园,也害死了很多很多人。我不是不爱国,我是不支持战争,并且厌恶布什这个傻帽。”

    左右的媒体都炸了,以前叶惟除了表明过自己是亲中派,还没有展现过其它政治立场,外界都不知道他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支持者。这下民主党真开心,viy肯定不是共和党人!

    娱乐行业的人士大都支持民主党,看来叶惟也是。

    无党派不是问题、不爱国其实也没什么,在美国能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只有公然种族主义。骂美国不会完蛋,奥利弗-斯通的电影都是骂美国,垮掉的一代大都骂美国。

    叶惟也没骂美国,只是骂布什政府而已,科尔伯特当面骂了24分钟。

    不过因为他是亚裔而凡事敏感,少数族裔往往努力地挤进主流,现在主流追逐他了,他却越发表现出对主流的不屑,越来越散发着垮掉的一代的浪子风气。

    《纽约时报》又给叶惟起了个绰号叫“小李白”。

    没几个普通美国民众知道李白,但垮掉派的四大天王艾伦-金斯伯格、杰克-凯鲁亚克、格雷戈里-柯尔索和威廉-博罗斯,前三位都受过李白的诗和生平故事的影响,把李白视为偶像之一。

    当然还有另一位信仰佛教禅宗的垮掉派天王、自称在五六十年代受中国文化与的影响度是80%的加里-斯奈德,他翻译的寒山诗集和他的诗对垮掉派影响深远,之后有了凯鲁亚克的《达摩浪人》,有了垮掉派对东方文化的情结,有了影响约翰-列侬的创作、人生理念,以及他和小野洋子、庞凤仪的爱情,甚至影响到菲尔-柯林斯的第三段婚姻。

    这也奠定了佛教在西方世界的传播与地位。佛教是世界上最讲平等、和平的宗教,正是当时美国社会最急需的精神。

    不过大多数垮掉派、嬉皮士、摇滚明星对东方文化、中国和佛教的崇尚只是一种不了解的臆想。

    《阿甘正传》毫不留情的戏谑过这点,在阿甘和约翰-列侬在脱口秀节目对话的经典段落里(特效合成),主持人问阿甘:“中国是怎么样的?”阿甘如实的回答:“在中国大陆,人们差不多什么都没有。”

    列侬听了疑问:“没有财产?”阿甘不明白的又说:“在中国,他们不去教堂。”列侬又问:“也没有宗教?”主持人说:“难以想象啊。”列侬深思的说:“只要你肯试着去想象,迪克(dick,支巴)。”于是有了传唱至今的《imagine》。

    “小李白”是什么意思,惟密们不在乎,他们就知道这坏小子真个性、真酷。

    媒体公众们欣赏不欣赏叶惟的反战态度要视乎自己的态度,有叫好声,也有继续的批评声,又一次争议。

    viy拒绝总统接见事件和科尔伯特事件轰动一时,之后叶惟没有再回应,他似乎真的很忙。

    ……

    5月7日星期天早上,应斯皮尔伯格的邀请,叶惟到了里维埃拉乡村俱乐部玩。在彼得-杰克逊夫妇、艾丽斯-西伯德夫妇到来之前,叶惟和斯皮尔伯格在幽美的乡村草地来了个边走边谈。

    斯皮尔伯格戴着标志的小圆框眼镜,温文尔雅的微笑样子,先提点了叶惟一句:可以政治表态,不可以涉足太深。

    “我对政治一向缺乏兴趣。”叶惟说,“这次是他们拉着我去白宫,我才赏他们一拳。”

    对于这事,两人没有多说。

    好莱坞的政治正确很多,不要种族歧视,尤其不要反犹,不要反同性恋等,就没有不要反政府。叶惟没有那些倾向,他本身就深受种族歧视的烦扰。

    “别让感情事影响你的电影,别太久。”斯皮尔伯格知道叶惟刚和艾米-罗森分手,也听闻着他近几个月的变化。

    老斯是有经验的,他年青时和艾米-欧文的故事讲几天讲不完。

    在1976年两人相识时,老斯30岁,刚因为《大白鲨》成了好莱坞大红人,艾米-欧文岁,刚在《魔女嘉莉》初次亮相银幕。

    两人一见钟情,就此开始约会,不久之后同居。本来也幸福快乐,但艾米-欧文是事业型女人,她说“我不想只被称为史蒂芬的女朋友”,所以她要打拼事业成为一个成功的女演员,但不演老斯的电影。

    而老斯自己既着迷于电影又向往着家庭,就此发生“不可调和的分歧”,相恋三年后的1979年,老斯被甩而分手。

    虽然两人仍然是亲密朋友,可受了情伤的老斯一段长时间内很疯狂,屡屡的失态,情场上与模特厮混,事业上陷入低潮,1979年的《1941》3500万成本只收到3100万北美票房,要知道前作2000万成本的《第三类接触》(1977)是1。16亿。

    人们都说老斯完了,天才堕落了,然后1981年《夺宝奇兵》、,1982年《外星人et》。

    老斯一直没有新女友,直至1984年,艾米-欧文凭《燕特尔》拿下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她感觉行了,终于不只是老斯的女朋友了。就这样分手五年后,奥斯卡一完,38岁的老斯和31岁的艾米-欧文复合,次年6月儿子出世,11月结婚。

    怎么形容他们当时的激情?两人的婚前协议是写在餐巾纸的,后来当然无效,当年史上第三贵的离婚费。

    本来也幸福快乐,但在结婚四年后的1989年,最终还是离婚收场,艾米-欧文还是受不了被叫“史蒂芬的妻子”,当不了他的贤妻良母,她要事业,儿子共同抚养。

    老斯又疯了,这次好得快,因为离婚不久后他和现在的妻子凯特-卡普肖开始约会,《夺宝奇兵2》的女主角,老斯的红颜知己,也小他7岁,带着个与前夫生的女儿杰西卡-卡普肖和领养的儿子西奥。家庭型女人,合乎老斯的大家庭梦想。

    两人1991年10月成婚至今,前后生了三个,再领养一个,养育了七个孩子。

    而艾米-欧文,离婚后迅速和小两岁的巴西导演布鲁诺-巴列托约会,两人1996年结婚,去年2005年离婚,育有一个儿子,如今单身之中,事业上艾米-欧文一直保持活跃,已是一名老戏骨。

    怎么说他们离婚后的最初状态?

    艾米-欧文1990年5月4日为巴列托生下儿子加百利,凯特-卡普肖1990年5月14日为老斯生下女儿萨莎。

    这就是老斯的爱情故事,也可以是任何人的爱情故事。

    “史蒂芬,说完全没有影响是假的,你知道的。”叶惟看着微笑的斯皮尔伯格,也不由笑了:“我有点担心《灵魂冲浪人》,不是我不尽力,只是有些时候我像只找不到方向的苍蝇……”

    “拍电影要有感觉,那种事会影响感觉。”斯皮尔伯格说。

    “是的。”叶惟耸了耸肩:“但我现在没事了,现在我心境平静、顺其自然、享受快乐,你不用担心我的工作。”

    感情事是个人的事,只有自己能明白和解决,工作怎么样交给工作。

    斯皮尔伯格没有多说什么,他30多岁时都做不到的事情,怎么去苛责一个18岁的少年没做到?《灵魂冲浪人》也不是梦工厂/安培林的项目。不过他作为tlb的投资方和监制,也当然容不得叶惟马虎。

    “小子,对tlb你只要这么想就好:我可以尽力了但拍砸,不可以不尽力。”老斯说,“这是我对你的唯一要求。”

    “我会的。”叶惟点头。

    “还有个要求,你离萨莎远点。”老斯不是开玩笑,萨莎一向欣赏喜欢叶惟,把他视为英雄,下个星期天她16岁生日,有邀请叶惟出席她的生日派对。

    叶惟怔了怔,“我不能出席她的生日派对了吗?拜托!我都答应她了。”

    “你是个坏小子,放她鸽子吧。”斯皮尔伯格老脸的微笑有点耐人寻味,“我不能给你这种机会。”

    “哈哈哈!”叶惟大笑,“ok,我不去,看在一位父亲的份上。放心好了,萨莎不会伤心的,毕竟她和总统享受到一样的待遇。”

    斯皮尔伯格用力地拍了叶惟的肩膀一下,继续边走边谈的谈起电影。

第450章 我泡妞一向以坦率真诚闻名    “这个是哥哥,特别高,我们家最高的人。”

    朵朵新画了一幅全家去郊游的彩笔画,一家四口和托托都画上了,火红的太阳,蔚蓝的天空和翠绿的草地,一家手拉着手,爸爸拉着妈妈,妈妈拉着哥哥,哥哥拉着她,她拉着托托,大家都在欢笑。

    她把哥哥画得最高,因为他是家里长得最高的人。

    这幅画得到老师的夸奖,妈妈爸爸看了也都很开心。哥哥昨天回家时,朵朵把这幅画送给了他,哥哥好惊喜,说她画得有饭糕那么好,她在盖蒂中心看过饭糕的画,画得不错,她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画也能挂到盖蒂中心去。

    妈妈又有点生气哥哥,说了生气就会说的一句话“你要好好想想”,哥哥怎么了呢,可能是考试不及格了。

    帮不了他,家里不能不及格的,好好学习嘛,那些功课又不难,连托托都会做。

    真的,那天她问托托10减9等于多少,托托吠了一声。

    ……

    “哇噢。”

    丽兹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感慨的往嘴里塞了块巧克力夹心饼干,吃起来像有一股眼球的味道。

    这篇《收集眼球的人》写得真好,她也想看到更多,忽然想为什么不叫the-eats-eyeball-man?“收眼人”是比“吃眼人”、“派眼人”都更酷,只是因为更酷吗?肯定不是……哦!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其实是《收集灵魂的人》,“叶惟”这个恶魔给了杰伊和塔琳眼球,不是送的,他们得把灵魂交给他。要从恶魔那里得到东西,只有用灵魂交换。

    不知为什么,看了这篇文章后,丽兹对viy的好感在回来,虽然不喜欢坏小子,但这个坏小子坏得与众不同。

    viy做了什么事情被叫坏小子,打架?打狗仔?喝酒?言论嚣张?年少轻狂?花心?

    差不多是这些,但没有别的坏小子能说和有实力说他那些viy说了,没有别的坏小子分手后揽责说自己是大反派,也没有能写出这种文章讽刺自己,编剧、写小说、写专栏、拍电影、表演……没有这种大才子。

    多数坏小子是真正的自大愚蠢败坏,夜店动物、沉迷派对、吸毒、游手好闲就做蠢事……

    叶惟不是,他太邪了,他是……

    18岁帅哥版的霍华德-休斯?斯坦利-库布里克?海明威?迪恩?菲尼克斯?莱昂纳多?不,不,他就是他,叶惟。

    丽兹极少会说一个人潇洒,但叶惟真的是,潇洒不羁。

    文章的留言板很多让他继续写的呼声,她也想知道他的态度,今天下午因为tlb的前筹事务要去他的公司总部一趟,到时候问问他好了。

    天!我不会喜欢他了吧?丽兹一惊,得吃颗水果糖压惊。

    ……

    “你这是怎么了?”

    当周五这天下午,叶惟在联合总部ceo办公室见到有一段时间未见面的伊丽莎白-奥尔森,一照面就不禁惊愕,她的样子!不是长高或长丑,而是长胖了,她整个人胖了一圈,看上去有点肿。

    丽兹低头看看自己,吸气的缩起小肚腩,往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我在长大……”

    叶惟没有和她开玩笑的心思,“那就做个彼得-潘,今天起你要立即开始给我瘦下来,苏茜不是一个胖女孩。”

    “不好意思。”丽兹感到自己有失专业,脸容认真的解释道:“这学年的体育课我之前就修满了,最近要忙期末考试,动得有些少,吃得又有些多……”她尴尬的一笑,“其实我就想吃饱肚子而已。”

    “相信我,荔枝,如果我要的是个重量级苏茜,我会找梅丽莎-麦卡西演而不是你。”

    叶惟无奈的皱眉,真是没有想过这种情况,还要吩咐她“你不要长胖了”?哪个女孩子不爱美不贪好身材,吉娅大师都在乎着时尚。吉娅仍然不愿意回来当他助理,她正忙着拍新的短片,还说“我会看着你的。”

    话说回来,荔枝才17岁!怎么会容许自己胖成这样子……

    “我知道了。”丽兹点点头,“我会节食加健身,半个月给你瘦下来。”

    “一周。”叶惟说,“下周之后我就要你像琳赛-艾林森那样。”丽兹疑问:“她是谁?”叶惟耸耸肩:“一个模特,很纤瘦。”

    飘逸的直长金发,灰蓝的大眼眸,身高180cm,身材不小巧却十分纤秀,但是有胸有小屁股,腰身细致得像难民,最有魔力的是那双竹笋般的长腿,精致的小脸、可爱的兔牙。

    作为牙医的儿子,当他吻上她的兔牙,感觉就像在犯罪。还只是接吻和拥抱,她想慢慢来。

    一念而过,叶惟继续道:“总之再让我看到你这么胖,我让怪物踩踏你的屁股。”

    丽兹微微讶然的看着他的双眼,“别这么混蛋好吗。”叶惟为难的道:“我就是个混蛋,你怎么能让一个混蛋不那么混蛋?”

    “看起来我又错了。”丽兹苦了一下脸。

    “你只是胖了,这是最新的定稿剧本。”叶惟把桌上一份tlb剧本交给她,周日的圆桌会议不会影响他的剧本,而是围绕他的剧本来做探究。

    丽兹拿过翻看起了这份有150页的改编剧本,一页一分钟,她知道片长会在120-150分钟。相比这份剧本的工作量,《收眼人》应该只是viy的零食,改编最不可能改编为电影的小说,这才是圣诞大餐。

    如此聪明的写作方式,令人深思的内容……感觉在痴迷进去,她合上了剧本,“我会天天看的,有什么问题再问你。”

    “行。”叶惟说。

    “我看了你的短篇小说,《收集眼球的人》,写得真好。”丽兹由心的称赞。

    “花了我一个晚上,当然了。”

    “你会继续写吗?”

    “也许。”

    丽兹有个想法:“如果你继续写,写一篇我当主角的怎么样?”叶惟看看她的圆脸,“你想怎么死?”丽兹说:“饱死。”叶惟点头:“那就饱死。”她连忙道:“说笑,我要活着,遭遇了些什么随便你写,但要身体完整,会很厉害,武器是……斧头。”

    “ok,我还会给你两个排球,叫威尔逊姐妹。”叶惟当即往键盘敲了几下,像在纪录下来。

    “嘿!”丽兹肃起了脸,一句话把她们姐妹三人都打趣了,他就是个讨厌的坏蛋。

    “是你自己要求要有一些球(很厉害)。”叶惟看着她的冷脸,“还想有我那么多?”

    丽兹说着“那不有趣……”却失笑了起来,灰眸因为笑意很显明亮,“什么时候写?今晚?”

    “没空,等我有空有心情了就写。”叶惟笑了笑,“今晚我有约会,一位火辣风趣的女士。”

    丽兹在这方面说什么都不好,就“哇噢”一声。

    “准备下班。”叶惟送客的眼神,“那就这样了。”

    ……

    琳赛-艾林森前两天刚和叶惟认识,经人介绍的一起出去玩,一想起这事就刺激。

    她现年21岁,在加州的小城市莫雷诺谷长大,高中毕业后进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读生物学。因为机遇了天才同性恋时装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她走上了模特之路。

    从去年的春夏季ready-to-wear秀上第一次亮相,到现在也走过t台、登过杂志封面,算是有些名气的模特界新星。

    几天以前,琳赛都没想过自己会和叶惟约会,虽然和消遣相比,她更喜欢稳定的长期关系,但感觉来了就是挡不住。

    被个年轻三岁的男生迷倒似乎是件可笑事,但她不是第一个,有原因,像触电一样,接吻时简直迷醉。

    而且以viy的传媒往迹,他花心是花心,却不会闹感情丑闻,与他约会、传绯闻都不用担心声誉受损;一旦成了恋爱关系,他就会变得相当专一,他的前女友和绯闻女友还都没有骂过他,这说明了些什么。

    这种心思让她接受了尝试,第一次约会真的很好,今晚是第二次,viy开始就说低调高调都可以,随她喜欢,她要了低调。

    “今晚是一个长夜。”

    今晚的愉快约会随着《房车之旅》散场走向结束,在保时捷跑车上,叶惟笑说。

    琳赛知道他的意思,激情的感觉很棒,却又忍不住问:“我们会认真起来吗?”

    “不会。”叶惟回答得不假思索,“琳赛,我们可以有个简单的关系,拥抱乐趣、别想那么多。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做,像路易斯-阿姆斯特朗那首歌,let-s-do-it,即使是懒惰的水母都做了,何况我们呢。”

    “你可真够坦白。”琳赛微笑的露着两颗洁白的门牙。

    “我泡妞一向以坦率真诚闻名。”叶惟看着她说。

    与他对视,琳赛的灰蓝双眸燃起着火焰……

    ……

    激情的声响、女性的娇喘回荡在比弗利山庄酒店的豪华套房里,玻璃窗映着醉人的夜色,镜子映着前方的旖旎,那双纤细的双手被反拉在后面,手指头都在抓紧,长腿下踩在地上的蓝色凉鞋在颤抖。

    洁白的月亮在推移,激情在继续,凉鞋脱在了床边,长腿弯屈地贴在一起,扯紧的玉足被握在有纹身的大手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汹涌的浪潮一般的声响后,套房里才渐渐静下来。

    两人稍收拾了一下,平躺在特大号床上,合盖着没什么用的薄被,回味着刚刚的欢愉。

    “刚才我一直担心你会骨折。”叶惟的气息没什么粗乱,手上轻抚着琳赛的纤身,有种无法释手的快感。她还在呼呼的喘息:“我没那么弱。”他扬嘴一笑:“也没有多强,你的力量不够,不过你是和我做过的最高的女生。”

    琳赛微嗔的问道:“不满意?”

    “还好,有些肉会更好,可你是模特,这事不能怪你。”叶惟凑去吻了吻她,笑道:“我是个注重精神享受的人,你的美丽就已经让我非常的满足了,准确来说,你的兔牙。”

    琳赛动着兔牙轻咬嫣红的下嘴唇,一脸笑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