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viy写短篇小说了!

    写短篇小说的明星名人有不少,像詹姆斯-弗兰科、约瑟夫-高登-莱维特等都有写,但像叶惟以18岁之龄写出此等质量的文章,真是独一个,拿去和弗兰科等人比较是对他们的不公,他在专业w日ter的范围。

    因为叶惟注明“喜欢就转载分享吧”,高水平加明星效应,等于短时间内疯狂地传播。

    人们普遍赞赏《收集眼球的人》,越有恐怖题材阅读力越觉得惊艳,倒是很多的青少年粉丝表示许多单词看不懂,读起来有点困难。但媒体们、书评人们纷纷加以赞慨:

    著名书评杂志kirk的官网评说“极致的末日气氛,丰满自然的细节,叶惟把读者带到了一个残酷世界。”《纽约时报》书评网说“恐怖和黑色幽默的冷酷结合,绝望感存在每个段落之中”,洛杉矶书评网更说“创造丧尸新风气的动人开端”……

    丧尸迷们确实大都被惊艳到了,zom逼efans网第一时间转载了文章,读者们的评分高达9。5分,评论板里充斥着“天啊!还有吗?”、“这种丧尸故事的感觉太棒了!”、“viy,请写下去!”……

    从现代丧尸类型(zom逼e)诞生之初的1929年的第一本小说《魔幻岛》,到1932年的第一部电影《白魔鬼》,再到现在2006年5月,丧尸早已是一种流行于全球的大众文化,遍及小说、影视、游戏、动漫等等,没几个人没有接触过丧尸故事。

    在如今可以说什么丧尸都被写过拍过了,没有智力、有智力,不能繁殖、能繁殖,病毒的、外星来的、能说话的……

    《收集眼球的人》的丧尸属于最老套的那种,有什么惊艳?

    因为丧尸题材还从来没有往它的方向去发掘到这种深度。

    它不像《蛇与彩虹》(1985)以巫毒、邪教去写;不像《来自天王星的流浪丧尸》(2003)写得像《安德的游戏》一般;不像《一天天地世界末日》(2004)的军人、高科技、世界大战。

    不像理查德-麦瑟森的《我是传奇》(1954),不像斯蒂芬-金的《宠物坟场》(1983),也不像乔治-a-罗梅罗的《活死人》系列电影(1968、1978、1985、2005)。

    《我是传奇》开创丧尸食人,《活死人之夜》发扬光大……

    这三位大师互相影响,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丧尸文化、流派和类型。

    全世界完蛋/主角的活动地全完蛋,主角一个人对抗所有敌人,那是《我是传奇》;丧尸发展出新文明,主角成了唯一异类,新文明的传说里的杀人恶魔,那也是《我是传奇》。

    一个城市/小镇/屋子爆发丧尸危机,人物们落入危险,困死在场景中,要么对付怪物,要么死。那是《宠物坟场》,也是《大白鲨》、《异形》、《异形魔怪》、《群尸玩过界》、《僵尸肖恩》等等。

    在这种类型中,是丧尸是鲨鱼或是gra波ids其实都一样,也能是恶鬼、杀人狂、外星人,形态不同而已。

    《活死人》系列的伟大无需多言,它的种种开创是丧尸片里至今不衰的基石。从故事形式来说,一个人类小团队一起逃亡,杀丧尸、内部分歧矛盾、有成员死去、目标是前往一个未沦陷的安全地,类似的故事都要认其为鼻祖。

    还有一种就是《生化危机》、《辐射》等,它们的故事视角非常高,着眼于科技变化、国际动荡、人类文明的生死存亡这些,说丧尸、生存,还不如说未来、科幻、冒险、势力争斗、废土世界。

    说到废土世界、反乌托邦,当然得说《疯狂的麦克斯》系列,而它和《星球大战》是一类:人类最原始的英雄故事。

    在一部电影现世之前,丧尸文化大致就是这样,人物们的目标无外乎:

    为了解药、不要被吃掉、逃到安全的地方、把怪物们杀光就行了、阻止世界末日。

    在2002年被一部800万预算的英国恐怖片改变了,它叫《惊变28天》:

    吉姆从一次车祸导致的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赤身的躺在一家破落医院里,世界已经大变,他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离开医院游荡在伦敦街头,几乎被丧尸们杀死时,被其他的幸存者所救。

    吉姆这才知晓真相,病毒、28天英国就全完了,还有的是无数丧尸、一点点幸存者和广播中的曼彻斯特外的军人。他们要前去避难,一路凶险、有成员死去,剩吉姆和两个女人到达,其实是陷阱,军人们成了禽兽,要强-奸俩女人。吉姆逃了,又回去救人,军人们完蛋了,最后是多结局,有吉姆活的,有吉姆死的。

    往大来说,《惊变28天》依然是老一套的“不要被吃掉+逃到安全的地方”,但它却给死气沉沉的丧尸世界带去一股新活力,因为它的视角很低、世界很凋零,它着重于生存、真实、人性的黑暗。

    相比丧尸,其他的活人更加恐怖。

    不过《惊变28天》后,这股新活力没有得到发展,《死亡之屋》、《僵尸肖恩》继续“把怪物们杀光就行了”,《生化危机2》、《猎杀活死人》继续“不要被吃掉+逃出去”,《活死人之地》是进化丧尸和人类的文明对抗,人类的最后堡垒还内部一团糟。

    就是没有《惊变28天》那种:“现在的世界快速全线崩溃,杀不尽的丧尸,随时被吃掉,没有解药,没有安全之地,已经世界末日,有好人,但也到处是坏人,你能做的只有争取多活几天。”

    《收集眼球的人》也属于这类,所以新鲜,所以惊艳。

    不需要丧尸怎么革新,只需要选择新颖的视角。

    在丧尸迷们看来,叶惟这篇短篇小说实在是集丧尸故事于一体:

    第一段落是《活死人》+《宠物坟场》,团队逃亡,展现了环球影城;第二段落是《我是传奇》+《生化危机》,社会动荡,展现了一座城市洛杉矶;第三段落则是《惊变28天》和自己的新风,活下去,展现了整个世界。

    篇幅最小的第三段落却是他们的最爱,像评论家弗林-迪亚斯所言:“一觉睡醒,提砍刀去杀丧尸,与别的幸存者巧遇聊天,挖眼球,吃早餐,谈谈末世感想,viy的新生活真是让人……没所谓了。”

    除了视角,以几段话通过两个大学新生年龄的幸存者的背景介绍,就把一个混乱黑暗的末日世界呈现眼前,凛冽的文风、自然的调度、流畅而富有画面感的电影式描写……所有这些老道的笔力,都让书评家们赞叹不已。

    一点饼干、一张毯子就是杰伊和塔琳为之拼命的东西,他们对“收眼人”的一连串态度变化,这种视角、世界设定和故事力量是现在丧尸文化所奇缺的,也是全球丧尸迷所饥渴的。

    而“叶惟”已经收了读者们的眼睛,三年中他都经历了些什么?他在想什么?他是好人还是坏人?算好人还是坏人?他帮助了两人,但他吃人眼,他似乎仍是那个聪明幽默的viy,或者该叫他的新名字:收集眼球的人。

    viy以第一篇短篇小说再度宣示他的天才之名。

    丧尸迷们想看到更多!这是顶级的丧尸故事之一,现今2006年最有吸引力没有之一,然而叶惟说这是短篇小说……

    他们只好像丧尸一般涌到叶惟的博客刷留言,请求他写成长篇,要不多写几个系列短篇,反正继续写!以后拍出来!

    与此同时,惟密们百感交集,担忧他才华不再的人们宽心了很多,尤尼克的粉丝们更是欢欣,终于又见到他的黑暗才华。

    媒体们、影迷们都在挖掘文章中的深意,虽然只看精彩的故事,不去管有没有什么隐喻也没有关系,但不代表它没有。

    第一段落里的明星们的死法和台词背后的黑色幽默是最容易看出的;

    要看出《阳光小美女》的关联对于影迷也不难,lms的结局是一家人在公路边的餐桌吃雪糕,只要家人在,哪里都是家,只要自己心中有阳光,哪里都是心灵的仙境;《收眼人》是三个陌生人在公路边树林吃眼球,无处可归,无处可去,心灵阳光?想起来了,那是以前的事。

    aol的大卫-卢克特竟然看出与《圣经》有关?怎么回事!?

    “marah”是苦、苦水的意思,这源于《圣经》旧约出埃及记。

    摩西带着以色列人逃亡,出15:“到了玛拉,不能喝那里的水,因为水苦,所以那地名叫玛拉。”出15:24“百姓就向摩西发怨言,说:“我们喝什么呢?”出15:25“摩西呼求耶和华,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他把树丢在水里,水就变甜了。耶和华在那里为他们定了律例、典章,在那里试验他们。”

    丧尸是埃及人,杰伊是摩西,塔琳是以色列人,但收眼人不是耶和华,是撒旦、是堕落的恶魔。当杰伊问“我们吃什么呢?”收眼人给了他们指示,苦水是眼球,树还是树。

    出15:26“又说:你若留意听耶和华你神的话,又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留心听我的诫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将所加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

    收眼人说鱼渔都授给两人了,听上去很有道理,实际上不是医治他们,是诱引他们行邪事,继而堕落地狱。

    可是在一个神审判众生的世界里,神要如何去救赎世人,世人又如何救赎自己?逃避不了的生命本质,我们喝什么吃什么呢?也许这是没有神只有恶魔的世界。

    evil和乳in纹身可以说是直接地点明“叶惟”是撒旦,而第二段落里他的结局也已经有过暗示:

    在《圣经》旧约以西结书28:12-18有着撒旦的最早记载:

    【人子啊,你为推罗王作起哀歌,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

    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就是红宝石、红璧玺、金钢石、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

    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

    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所以我因你亵渎圣地,就从神的山驱逐你。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

    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已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

    你因罪孽众多,贸易不公,就亵渎你那里的圣所。故此,我使火从你中间发出,烧灭你,使你在所有观看的人眼前变为地上的炉灰。

    各国民中,凡认识你的都必为你惊奇。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

    撒旦本是上帝的宠儿,有过所有的荣华富贵,“只是一张毯子”,更是个全能、全智、全美的天才,以前所行的都完全,却因为高傲和智慧而败坏,变得不义、犯下罪孽、亵渎圣所,终被耶和华施下惩罚,用火烧灭他,让他在所有人的注目中化为灰烬。

    在《收眼人》里,viy调侃了很多人,最大的讽刺却是对他自己,从好小子到坏小子再到大坏蛋。

    不过在丧尸迷的眼中,叶惟是能带领他们走出沉闷的旧丧尸世界的摩西,如果他感兴趣的话。

    kzin85在叶惟博客请求说:“拜托多写几篇吧,这对你一点都不难。”波okerace想了办法:“viy,把你的约会减少一个,多出来的时间来写这个系列,周刊不行,两周一篇怎么样?”gureghian称赞说:“我一直想写小说但一直写不好,真羡慕你有这样的才华。能告诉我杰伊和塔琳的结局吗?”……

第448章 收集眼球的人    本届土星奖的最佳女主角奖杯归属《金刚》的娜奥米-沃茨。妮娜成了鼓掌恭喜陪跑者,叶惟安慰她说:“没关系的,努力演好嘉莉,明年再来拿奖。”妮娜打趣自己:“这比去年好受多了,明年会更好。”

    克里斯蒂安-贝尔拿下最佳男主角,彼得-杰克逊夺得最佳导演,《星战前传3》最佳科幻电影,而《驱魔录像》击败《艾米丽-罗斯的驱魔》、《活死人之地》等片荣获最佳恐怖电影。

    在全场的轰然掌声中,在妮娜激动欢欣的注视下,叶惟上台领过金色的奖杯,站在玻璃领奖台后看着嘉宾们和记者们,犯难的说:“我能说什么?你们知道我是乌鸦嘴。”

    会堂随即一片轰笑,朱迪-福斯特、汤姆-克鲁斯等出席过金球和奥斯卡的嘉宾更是大乐。

    叶惟自然是指大礼包纳税事件,最近这事尘埃落定了,没人斗得过irs,还是要上税。ampas已经宣布结束大礼包制度,今年是最后一次,明年起安慰奖都没了。而金球奖这边,hfpa会帮明星们缴纳过去两年的礼包税费,今年的则由明星们自己去交。

    “我就感谢。《驱魔录像》是一个奇迹,但奇迹的基础是我们制作了一部好电影。谢谢安德鲁、赫克,他们写了个很不错的故事,谢谢迈克尔、朱莉、玛耶斯……剧组的每个人,谢谢大家的齐心协力。谢谢妮娜。”

    叶惟看向嘉宾席的一处,看着那张娇憨的笑脸,微笑道:“她惊艳的不可思议的表演是电影的灵魂,谢谢你。谢谢狮门公司卓绝的发行,还有必须感谢尤尼克-库勒。”

    全场顿时又冲起大笑,妮娜却正容起来。

    “多么激情澎湃的一个年轻人。谢谢学院,谢谢大家。”叶惟说罢,拿着奖杯走去。

    掌声响起,妮娜使劲地鼓着双手,高兴之外若有一些怅然,好像有什么应该要想到的,什么呢?多心了吧。

    这份怅然随着颁奖礼的结束而越发加重,没有庆功派对,她和叶惟回到后台,没有去作媒体曝光,他去和她妈妈打过招呼聊了几句就离去了。妮娜看得出他没有去聚聚的意思,他不想。

    这让她想起,她和他分手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不适合”,四个月前是,现在也还是。

    复合,异地恋,每次见面吵架,交流都成问题,他找别的女生填补她给不了的空白…这样好么?不好。

    他太聪明了,他知道不好。分手是为了大家都好,他看上去挺好的,她呢,新生活继续!

    ……

    离开环球影城希尔顿酒店后,叶惟和丁伯莱克有了一番短信和电话,关于超模的事情。

    丁伯莱克也没什么好介绍,老牌的出名的大都名花有主的了,没有和他个小年轻玩的兴致。叶惟同样没兴趣和“老女人”玩,他喜欢年纪相仿的,大小都最好不要差超过三岁。

    摩根-杜布莱德?她不在洛杉矶。安蒂-缪伊斯?娴静偏传统的性子,之前聊了几通电话后,他不想惹她。

    但他真的需要一个火辣风趣的内衣模特,不为什么,就是需要,内衣模特就像巧克力,会让人上瘾。

    手机里的模特号码真不少,也不是非要维秘模特,谁知道以后谁是不是,火辣风趣就行,有才华就更好了。

    今晚叶惟没有行动,因为写东西的意欲十分强烈,灵感关都关不住!

    驱车一路回到圣莫尼卡的住所,他冲上几杯茶,往工作间的电脑前坐下,打开word写起了之前构思的短篇小说,准备写好改好就上传博客,懒得还投稿什么。

    看着电脑屏幕,叶惟敲下了一个题目:

    the-collects-eyeball-man

    ※※

    在没有社交网络以前,媒体记者们不会有刷新明星名人的博客等网站这种工作环节。虽然在传统媒介领域,这样从网络上找新闻稿而不是公关发通稿、做专访的方式,还没有得到主流认可,却无疑是大势所趋,更别说网络媒体们。

    viy作为话题制作机之一,无数的记者和影迷粉丝都有刷他博客的习惯。

    这天早上,aol的娱乐记者大卫-卢克特如常地查看热门明星们的博客等,挖掘着新闻题材,当他刷新叶惟的博客,有新日志!viy连续四天更新博客,《收集眼球的人》?

    卢克特疑讶地点开,竟然是一篇上万单词的短篇小说,发布于5/3/2006—1:35am,也就是叶惟在昨晚土星奖之后发的。

    日志的点击和评论已经都有不少,满目的“哇,写得很棒!”、“继续写下去!”,卢克特在惊奇中立刻阅读起来。

    viy写起短篇小说不出奇,他其实也是天才编剧、博主和作家,在lat开的周专栏两年多了,只是成就没导演那么高而往往被人忽视,但也时常与克里斯多弗-鲍里尼等人列为十大少年作家之类的榜单。

    现在是个“终于”,就不知道写得怎么样?

    会被媒体同行们调侃揶揄,还是又一次展现斐然的文采?卢克特刚读了个开头,就双眼一亮,生起很大的兴趣,越看越投入,忘了去评价。

    与此同时,《收集眼球的人》还被许多人读着、传阅着,媒体们纷纷着手报道这个新闻:viy写小说了!

    这是个丧尸题材的恐怖故事,分为了三个段落。

    第一个段落的起始很有趣,在昨晚的土星奖颁奖礼现场,突发丧尸凶潮,一团糟糕,众人的逃亡既是惊心动魄又是极具讽刺意味。除了叶惟自己还叫叶惟,妮娜-杜波夫还叫妮娜-杜波夫,其他明星名人都使用了化名。

    但因为明显的形象描写而认得出来,络腮胡子的胖子导演“泰得-麦格德”开篇不久就由于体胖跑不动落在后面,被丧尸们扯着嘴巴撕成两半地活活吃掉,这显然是彼得-杰克逊。

    他的死状和他的时候惨叫出“my-lord!”,熟知pj电影的影迷看得出这是开《群尸玩过界》的玩笑:经典的撕嘴海报、麦格德神父对丧尸们喊的“我代表上帝教训你们!”

    撕嘴是否还有讽刺pj的大嘴巴?但叶惟似乎不是因为仇怨才这么写,乔治-a-罗梅罗是第一个惨死的,他的偶遇朱迪-福斯特逃出酒店后在路边看到有出租车驶来,她慌急的大叫“出租车!”,没想到司机是半变异丧尸,下车把她咬死了。

    如果不知道朱迪-福斯特的成名作《出租车司机》和辛克利事件,就只感到紧张;知情的影迷们面对这种正经的黑色幽默、残忍的文字,viy细写了一大段“艾瑞丝-多斯特”怎么被涌上来的丧尸群撕成碎片,真有种诡异的毛骨悚然。

    而叶惟和妮娜-杜波夫也逃出了酒店,但在停车场不幸遇上丧尸群,战斗之中。杜波夫被丧尸咬死活活吃掉,来不及说什么临死的话;也几乎死去的叶惟无能为力,只能悲痛的叫喊和逃命。

    在第二个段落里,叶惟一个人开着车在夜幕下的洛杉矶逃亡,要赶回布伦特伍德的家中,世界大变了,惨叫声、枪声四起,街道上充斥着丧尸和慌乱的人们。

    当叶惟历尽艰险的回到了家中,却发现他的家人们都已经死去,几只邻居丧尸正吃着他们和小狗托托的尸体。

    在第二段落的最后,叶惟逃到自己房间,拿过一把收藏的开山刀杀掉了丧尸们。而同时失火的厨房演变成了整栋屋子熊熊地燃烧,叶惟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家人们血泊中的尸体,面无表情。

    第三个段落是这么写的:

    【天蒙蒙亮了,微弱的晨光刺醒了杰伊和塔琳这对年轻情侣,可怕却安全的寂静依然笼罩着这片公路边的树林。忽然,他们听到了,呼隆的冷风中隐有丧尸的咆哮,它们不经常咆哮,只有在杀人的时候。

    两人知道该走了,危险已经迫近,于是他们提起简陋的一包行装,要走出树林继续上路。他们从贝克斯菲尔德出发,想要去内华达州,南加州人多,但那里地广人稀,按理说会更容易活下去。

    他们没有信心,现在的世界哪还有道理,按理说他们刚进入大学校园,而不是吃着仅剩的一点点饼干。

    他们在一只背包客丧尸那得到的饼干,很幸运,一开始足有五包。

    从三年前的灾变起,这是杰伊最走运的一次。塔琳比他好,她甚至吃过一块热腾腾的比萨,代价是也吃了一阵子不同的男人支巴,五男一女的团队,商人、教师、厨师、清洁工和流浪汉,他们后来全死了,她猜的,他们抛下她逃命。

    开车经过的杰伊救了她,就像霹雳游侠,他们怀念那辆车,1997年款的别克君威,银白色,看上去干净明亮,像是新的。它在撞翻一小群丧尸后抛锚在公路上,他们似乎开始走霉运了。

    “一张毯子!”

    塔琳突然惊喜的大声,杰伊也望见了,一张杂色格子毛毯铺在前方的一棵大橡树边。

    两人小心地走近,毛毯很干净,只有边角有发黑的血迹,塔琳拿起它,又柔又暖,这感觉棒极了,她嗅了嗅,没多少的腥臭味和霉味,但残留有男人的臭汗味,有人用过不久。

    “真见鬼,你的愿望实现了。”杰伊高兴的说,自从丢了那辆别克后,塔琳就一直说着想要一张毯子。

    “是啊,看来我们今天是走好运。”塔琳忍不住笑出声。

    沙沙!树林突然有让美梦惊醒的响声,两人的神经一瞬间都绷紧,右手都探向别在腰间的匕首,看起了周围。

    “那是我的毯子。”

    一把没什么情感的声音从橡树后方响起,杰伊和塔琳转身望去,只见是一个年轻高大的亚裔男人,他衣衫褴褛,右手拿着一把带血的开山刀,左手提着一个不会动的金发女性丧尸的头颅。

    中长的黑发贴着他的额头,遮去了半张脸庞,却仍能看到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莫名的笑意。

    见他走近,两人都不由屏着呼吸,三年间遇到过无数人,好人、坏人、也好也坏的人,这男人是什么,他们看不出。

    “朋友,我们没有恶意,这张毯子……”杰伊看了看被塔琳抓紧的毛毯,没有必要说下去,毯子已经是他们的了。

    “拿去吧。”年轻男人说,他往橡树的侧边席地坐下,放下开山刀,双手捧着那颗丧尸头颅在对视。

    杰伊和塔琳相视一眼,看到彼此的疑惑,他没有半句怨言,这让他们说服不了自己,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

    “真的?”塔琳开口问道。

    年轻男人咧嘴笑道:“只是一张毯子。”

    他的牙齿很白,在现在还有这么白的牙齿,并不是一件常见事。他的十只手指上段有着黑色字母纹身,突然,他伸手去把丧尸头颅的左眼球挖了出来,腐烂腥臭的黑血正流污着那右手的evil。

    两人警觉地退移了几步,沉默的看着他把头颅的右眼球也挖出,那左手的乳in也涂上黏糊的烂血。

    “看看这双漂亮的蓝眼睛。”头颅滚落在旁边,年轻男人双手各捏着一只滴血的眼球,天空般的湛蓝,他说道:“我以前是个电影导演,我想她本可以当个好莱坞明星的,我会让她当我的女主角。玛拉,她叫玛拉。”

    他一边说,一边把眼球往破烂的上衣衣袖擦拭着残连的血肉,然后放进衣袋,动作非常温柔。

    塔琳的目光微低,看着手中的毯子,那些边角的黑硬血块……

    “走吧。”杰伊对她说,没有和这个男人发生冲突的需要。

    正当他们要继续前行,却见到年轻男人拨开了旁边的一层落叶,露出了个藏于低洼的灰色帆布背包,背包看上去满满当当的,杰伊和塔琳的眼神都在变得狂热。

    “背包有什么?”杰伊又一次探向腰间的匕首,视线留意着那把就放在地上的大砍刀。

    塔琳向他使了个冷静的眼色,尽量友善的说:“我们没有食物了,如果你能给我们一些,那真是感激不尽。”

    嗞的一声,年轻男人拉开背包的上方拉链,打开地向他们展示,“一些眼球。”

    两人顿时都看见背包里装满了白色的眼球子,一颗颗犹如弹珠,杰伊咽了一口口水,塔琳的手有点颤抖。

    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尽快离开这里,远离这个男人,因为要收集到那一袋眼球,不管那是从活人还是从丧尸的头颅挖下来的,他们都不应该招惹这个男人。可是他们无法抵抗饥饿,在此之前就不能逃避。

    杰伊抽出了匕首,不觉地敛着双目,问道:“有什么用吗?”

    “这些眼球?”年轻男人咧嘴一笑,“以前留下的职业病,我要感觉自己很受关注才好。”

    塔琳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杰伊又问道:“还有什么?背包那些口袋。”

    “你以前不是狗仔队吧?”年轻男人从背包抓了一把眼球子出来,表情像在思考:“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丧失全身哪里都腐烂化,就两个地方没有,一是牙齿,二是眼球。为什么?”

    “它们是活的……”塔琳轻声说,但想到一个异况,声音都变了:“为什么那些眼球没有腐烂?”杰伊也惊觉过来,

    “因为煮熟了。”年轻男人的左手从右手掌拿起一颗眼珠,放进嘴巴嚼食起来,右手掌伸向他们,“要来一些蛋白质吗?”

    两人看着他使劲地嚼食,嚼得咔吧作响,都有些傻了,五脏六腑都感到想要呕吐,他在吃着丧尸…吃着人眼……

    紧张?害怕?惊愕?

    浑身的不安。

    舌底有苦涩的口水生起,喉咙发不出半点声响。

    年轻男人却看上去吃得很香,一声闷响,有什么被咬得支离破碎,他咧咧嘴,又说开了:“这家伙真结实,男人女人都有可能。你们知道不,我想它们的牙齿和眼球之所以没烂,是因为丧尸和人类吃的、看到的没什么不同。”

    “吃生命,看到死亡。”他又把一颗眼球放入嘴巴嚼动,摇头地笑叹:“生存、竞争和延续,一向如此,继续如此。”

    他看看两人,将右手中那把眼球放在地上,拉上了背包的拉链提起,同时拿起了那把开山刀。

    杰伊和塔琳都不由又后退几步,头皮有寒冷在炸起。

    “没所谓了。”年轻男人说,“食物给你们了,得到食物的方法也给你们了,享受吧。”

    两人没有作声,望着年轻男人提着背包与砍刀渐渐地走远,消失在树林的影影绰绰之中。他们这才小心地走到橡树边,俯视着泥地落叶上那一小堆眼球子,那个女丧尸头颅就仰摆在旁边,没了眼睛的目眶是两个仿佛无底的血洞。

    玛拉,她看着死时也就十六、十七岁。

    刚才那男人是叶惟,他们都想起来了,他们知道他,他们以前很喜欢他的《阳光小美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