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届土星奖的最佳女主角奖杯归属《金刚》的娜奥米-沃茨。妮娜成了鼓掌恭喜陪跑者,叶惟安慰她说:“没关系的,努力演好嘉莉,明年再来拿奖。”妮娜打趣自己:“这比去年好受多了,明年会更好。”

    克里斯蒂安-贝尔拿下最佳男主角,彼得-杰克逊夺得最佳导演,《星战前传3》最佳科幻电影,而《驱魔录像》击败《艾米丽-罗斯的驱魔》、《活死人之地》等片荣获最佳恐怖电影。

    在全场的轰然掌声中,在妮娜激动欢欣的注视下,叶惟上台领过金色的奖杯,站在玻璃领奖台后看着嘉宾们和记者们,犯难的说:“我能说什么?你们知道我是乌鸦嘴。”

    会堂随即一片轰笑,朱迪-福斯特、汤姆-克鲁斯等出席过金球和奥斯卡的嘉宾更是大乐。

    叶惟自然是指大礼包纳税事件,最近这事尘埃落定了,没人斗得过irs,还是要上税。ampas已经宣布结束大礼包制度,今年是最后一次,明年起安慰奖都没了。而金球奖这边,hfpa会帮明星们缴纳过去两年的礼包税费,今年的则由明星们自己去交。

    “我就感谢。《驱魔录像》是一个奇迹,但奇迹的基础是我们制作了一部好电影。谢谢安德鲁、赫克,他们写了个很不错的故事,谢谢迈克尔、朱莉、玛耶斯……剧组的每个人,谢谢大家的齐心协力。谢谢妮娜。”

    叶惟看向嘉宾席的一处,看着那张娇憨的笑脸,微笑道:“她惊艳的不可思议的表演是电影的灵魂,谢谢你。谢谢狮门公司卓绝的发行,还有必须感谢尤尼克-库勒。”

    全场顿时又冲起大笑,妮娜却正容起来。

    “多么激情澎湃的一个年轻人。谢谢学院,谢谢大家。”叶惟说罢,拿着奖杯走去。

    掌声响起,妮娜使劲地鼓着双手,高兴之外若有一些怅然,好像有什么应该要想到的,什么呢?多心了吧。

    这份怅然随着颁奖礼的结束而越发加重,没有庆功派对,她和叶惟回到后台,没有去作媒体曝光,他去和她妈妈打过招呼聊了几句就离去了。妮娜看得出他没有去聚聚的意思,他不想。

    这让她想起,她和他分手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不适合”,四个月前是,现在也还是。

    复合,异地恋,每次见面吵架,交流都成问题,他找别的女生填补她给不了的空白…这样好么?不好。

    他太聪明了,他知道不好。分手是为了大家都好,他看上去挺好的,她呢,新生活继续!

    ……

    离开环球影城希尔顿酒店后,叶惟和丁伯莱克有了一番短信和电话,关于超模的事情。

    丁伯莱克也没什么好介绍,老牌的出名的大都名花有主的了,没有和他个小年轻玩的兴致。叶惟同样没兴趣和“老女人”玩,他喜欢年纪相仿的,大小都最好不要差超过三岁。

    摩根-杜布莱德?她不在洛杉矶。安蒂-缪伊斯?娴静偏传统的性子,之前聊了几通电话后,他不想惹她。

    但他真的需要一个火辣风趣的内衣模特,不为什么,就是需要,内衣模特就像巧克力,会让人上瘾。

    手机里的模特号码真不少,也不是非要维秘模特,谁知道以后谁是不是,火辣风趣就行,有才华就更好了。

    今晚叶惟没有行动,因为写东西的意欲十分强烈,灵感关都关不住!

    驱车一路回到圣莫尼卡的住所,他冲上几杯茶,往工作间的电脑前坐下,打开word写起了之前构思的短篇小说,准备写好改好就上传博客,懒得还投稿什么。

    看着电脑屏幕,叶惟敲下了一个题目:

    the-collects-eyeball-man

    ※※

    在没有社交网络以前,媒体记者们不会有刷新明星名人的博客等网站这种工作环节。虽然在传统媒介领域,这样从网络上找新闻稿而不是公关发通稿、做专访的方式,还没有得到主流认可,却无疑是大势所趋,更别说网络媒体们。

    viy作为话题制作机之一,无数的记者和影迷粉丝都有刷他博客的习惯。

    这天早上,aol的娱乐记者大卫-卢克特如常地查看热门明星们的博客等,挖掘着新闻题材,当他刷新叶惟的博客,有新日志!viy连续四天更新博客,《收集眼球的人》?

    卢克特疑讶地点开,竟然是一篇上万单词的短篇小说,发布于5/3/2006—1:35am,也就是叶惟在昨晚土星奖之后发的。

    日志的点击和评论已经都有不少,满目的“哇,写得很棒!”、“继续写下去!”,卢克特在惊奇中立刻阅读起来。

    viy写起短篇小说不出奇,他其实也是天才编剧、博主和作家,在lat开的周专栏两年多了,只是成就没导演那么高而往往被人忽视,但也时常与克里斯多弗-鲍里尼等人列为十大少年作家之类的榜单。

    现在是个“终于”,就不知道写得怎么样?

    会被媒体同行们调侃揶揄,还是又一次展现斐然的文采?卢克特刚读了个开头,就双眼一亮,生起很大的兴趣,越看越投入,忘了去评价。

    与此同时,《收集眼球的人》还被许多人读着、传阅着,媒体们纷纷着手报道这个新闻:viy写小说了!

    这是个丧尸题材的恐怖故事,分为了三个段落。

    第一个段落的起始很有趣,在昨晚的土星奖颁奖礼现场,突发丧尸凶潮,一团糟糕,众人的逃亡既是惊心动魄又是极具讽刺意味。除了叶惟自己还叫叶惟,妮娜-杜波夫还叫妮娜-杜波夫,其他明星名人都使用了化名。

    但因为明显的形象描写而认得出来,络腮胡子的胖子导演“泰得-麦格德”开篇不久就由于体胖跑不动落在后面,被丧尸们扯着嘴巴撕成两半地活活吃掉,这显然是彼得-杰克逊。

    他的死状和他的时候惨叫出“my-lord!”,熟知pj电影的影迷看得出这是开《群尸玩过界》的玩笑:经典的撕嘴海报、麦格德神父对丧尸们喊的“我代表上帝教训你们!”

    撕嘴是否还有讽刺pj的大嘴巴?但叶惟似乎不是因为仇怨才这么写,乔治-a-罗梅罗是第一个惨死的,他的偶遇朱迪-福斯特逃出酒店后在路边看到有出租车驶来,她慌急的大叫“出租车!”,没想到司机是半变异丧尸,下车把她咬死了。

    如果不知道朱迪-福斯特的成名作《出租车司机》和辛克利事件,就只感到紧张;知情的影迷们面对这种正经的黑色幽默、残忍的文字,viy细写了一大段“艾瑞丝-多斯特”怎么被涌上来的丧尸群撕成碎片,真有种诡异的毛骨悚然。

    而叶惟和妮娜-杜波夫也逃出了酒店,但在停车场不幸遇上丧尸群,战斗之中。杜波夫被丧尸咬死活活吃掉,来不及说什么临死的话;也几乎死去的叶惟无能为力,只能悲痛的叫喊和逃命。

    在第二个段落里,叶惟一个人开着车在夜幕下的洛杉矶逃亡,要赶回布伦特伍德的家中,世界大变了,惨叫声、枪声四起,街道上充斥着丧尸和慌乱的人们。

    当叶惟历尽艰险的回到了家中,却发现他的家人们都已经死去,几只邻居丧尸正吃着他们和小狗托托的尸体。

    在第二段落的最后,叶惟逃到自己房间,拿过一把收藏的开山刀杀掉了丧尸们。而同时失火的厨房演变成了整栋屋子熊熊地燃烧,叶惟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家人们血泊中的尸体,面无表情。

    第三个段落是这么写的:

    【天蒙蒙亮了,微弱的晨光刺醒了杰伊和塔琳这对年轻情侣,可怕却安全的寂静依然笼罩着这片公路边的树林。忽然,他们听到了,呼隆的冷风中隐有丧尸的咆哮,它们不经常咆哮,只有在杀人的时候。

    两人知道该走了,危险已经迫近,于是他们提起简陋的一包行装,要走出树林继续上路。他们从贝克斯菲尔德出发,想要去内华达州,南加州人多,但那里地广人稀,按理说会更容易活下去。

    他们没有信心,现在的世界哪还有道理,按理说他们刚进入大学校园,而不是吃着仅剩的一点点饼干。

    他们在一只背包客丧尸那得到的饼干,很幸运,一开始足有五包。

    从三年前的灾变起,这是杰伊最走运的一次。塔琳比他好,她甚至吃过一块热腾腾的比萨,代价是也吃了一阵子不同的男人支巴,五男一女的团队,商人、教师、厨师、清洁工和流浪汉,他们后来全死了,她猜的,他们抛下她逃命。

    开车经过的杰伊救了她,就像霹雳游侠,他们怀念那辆车,1997年款的别克君威,银白色,看上去干净明亮,像是新的。它在撞翻一小群丧尸后抛锚在公路上,他们似乎开始走霉运了。

    “一张毯子!”

    塔琳突然惊喜的大声,杰伊也望见了,一张杂色格子毛毯铺在前方的一棵大橡树边。

    两人小心地走近,毛毯很干净,只有边角有发黑的血迹,塔琳拿起它,又柔又暖,这感觉棒极了,她嗅了嗅,没多少的腥臭味和霉味,但残留有男人的臭汗味,有人用过不久。

    “真见鬼,你的愿望实现了。”杰伊高兴的说,自从丢了那辆别克后,塔琳就一直说着想要一张毯子。

    “是啊,看来我们今天是走好运。”塔琳忍不住笑出声。

    沙沙!树林突然有让美梦惊醒的响声,两人的神经一瞬间都绷紧,右手都探向别在腰间的匕首,看起了周围。

    “那是我的毯子。”

    一把没什么情感的声音从橡树后方响起,杰伊和塔琳转身望去,只见是一个年轻高大的亚裔男人,他衣衫褴褛,右手拿着一把带血的开山刀,左手提着一个不会动的金发女性丧尸的头颅。

    中长的黑发贴着他的额头,遮去了半张脸庞,却仍能看到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莫名的笑意。

    见他走近,两人都不由屏着呼吸,三年间遇到过无数人,好人、坏人、也好也坏的人,这男人是什么,他们看不出。

    “朋友,我们没有恶意,这张毯子……”杰伊看了看被塔琳抓紧的毛毯,没有必要说下去,毯子已经是他们的了。

    “拿去吧。”年轻男人说,他往橡树的侧边席地坐下,放下开山刀,双手捧着那颗丧尸头颅在对视。

    杰伊和塔琳相视一眼,看到彼此的疑惑,他没有半句怨言,这让他们说服不了自己,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

    “真的?”塔琳开口问道。

    年轻男人咧嘴笑道:“只是一张毯子。”

    他的牙齿很白,在现在还有这么白的牙齿,并不是一件常见事。他的十只手指上段有着黑色字母纹身,突然,他伸手去把丧尸头颅的左眼球挖了出来,腐烂腥臭的黑血正流污着那右手的evil。

    两人警觉地退移了几步,沉默的看着他把头颅的右眼球也挖出,那左手的乳in也涂上黏糊的烂血。

    “看看这双漂亮的蓝眼睛。”头颅滚落在旁边,年轻男人双手各捏着一只滴血的眼球,天空般的湛蓝,他说道:“我以前是个电影导演,我想她本可以当个好莱坞明星的,我会让她当我的女主角。玛拉,她叫玛拉。”

    他一边说,一边把眼球往破烂的上衣衣袖擦拭着残连的血肉,然后放进衣袋,动作非常温柔。

    塔琳的目光微低,看着手中的毯子,那些边角的黑硬血块……

    “走吧。”杰伊对她说,没有和这个男人发生冲突的需要。

    正当他们要继续前行,却见到年轻男人拨开了旁边的一层落叶,露出了个藏于低洼的灰色帆布背包,背包看上去满满当当的,杰伊和塔琳的眼神都在变得狂热。

    “背包有什么?”杰伊又一次探向腰间的匕首,视线留意着那把就放在地上的大砍刀。

    塔琳向他使了个冷静的眼色,尽量友善的说:“我们没有食物了,如果你能给我们一些,那真是感激不尽。”

    嗞的一声,年轻男人拉开背包的上方拉链,打开地向他们展示,“一些眼球。”

    两人顿时都看见背包里装满了白色的眼球子,一颗颗犹如弹珠,杰伊咽了一口口水,塔琳的手有点颤抖。

    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尽快离开这里,远离这个男人,因为要收集到那一袋眼球,不管那是从活人还是从丧尸的头颅挖下来的,他们都不应该招惹这个男人。可是他们无法抵抗饥饿,在此之前就不能逃避。

    杰伊抽出了匕首,不觉地敛着双目,问道:“有什么用吗?”

    “这些眼球?”年轻男人咧嘴一笑,“以前留下的职业病,我要感觉自己很受关注才好。”

    塔琳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杰伊又问道:“还有什么?背包那些口袋。”

    “你以前不是狗仔队吧?”年轻男人从背包抓了一把眼球子出来,表情像在思考:“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丧失全身哪里都腐烂化,就两个地方没有,一是牙齿,二是眼球。为什么?”

    “它们是活的……”塔琳轻声说,但想到一个异况,声音都变了:“为什么那些眼球没有腐烂?”杰伊也惊觉过来,

    “因为煮熟了。”年轻男人的左手从右手掌拿起一颗眼珠,放进嘴巴嚼食起来,右手掌伸向他们,“要来一些蛋白质吗?”

    两人看着他使劲地嚼食,嚼得咔吧作响,都有些傻了,五脏六腑都感到想要呕吐,他在吃着丧尸…吃着人眼……

    紧张?害怕?惊愕?

    浑身的不安。

    舌底有苦涩的口水生起,喉咙发不出半点声响。

    年轻男人却看上去吃得很香,一声闷响,有什么被咬得支离破碎,他咧咧嘴,又说开了:“这家伙真结实,男人女人都有可能。你们知道不,我想它们的牙齿和眼球之所以没烂,是因为丧尸和人类吃的、看到的没什么不同。”

    “吃生命,看到死亡。”他又把一颗眼球放入嘴巴嚼动,摇头地笑叹:“生存、竞争和延续,一向如此,继续如此。”

    他看看两人,将右手中那把眼球放在地上,拉上了背包的拉链提起,同时拿起了那把开山刀。

    杰伊和塔琳都不由又后退几步,头皮有寒冷在炸起。

    “没所谓了。”年轻男人说,“食物给你们了,得到食物的方法也给你们了,享受吧。”

    两人没有作声,望着年轻男人提着背包与砍刀渐渐地走远,消失在树林的影影绰绰之中。他们这才小心地走到橡树边,俯视着泥地落叶上那一小堆眼球子,那个女丧尸头颅就仰摆在旁边,没了眼睛的目眶是两个仿佛无底的血洞。

    玛拉,她看着死时也就十六、十七岁。

    刚才那男人是叶惟,他们都想起来了,他们知道他,他们以前很喜欢他的《阳光小美女》。】

第447章 我才不会死    5月2日星期二晚,第32届土星奖颁奖礼在环球影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是科幻、魔幻、动作和恐怖类电影电视的盛典,有着崇高的地位,虽然没有电视转播,每年却都有众多知名嘉宾出席。

    夜幕下的环球城一片繁华热闹,而酒店的颁奖礼堂正在嘉宾入场,充满谈话声笑声。

    因为是半正式典礼,嘉宾们的衣装都显得休闲,但也是有媒体记者和摄影板的,女士们依然是争丽斗艳,娜奥米-沃茨、凯蒂-霍尔姆斯、克里斯汀-贝尔等人都来了,出席此类活动是曝光也是荣幸的青少年更都来了,达科塔-范宁、乔什-哈切森……

    他在哪?妮娜一边走出后台通道,一边留意着周围。

    《驱魔录像》有两项提名,最佳恐怖电影和她入围的最佳女主角,当初真难以置信!这是她第一次出席颁奖礼,妈妈陪她来的,在后台没见着叶惟,可是在短信里他说了会来。

    走出通道,妮娜看着热闹的礼堂,不是没见过场面,却很有些不自在,不由轻吁一口气。

    快四个月没见了,上次见面已经是在她17岁生日的1月9日,那天很不开心…被她闹的…但当时…就是想大家都好……

    妮娜扁扁嘴,不见面的时候想见到他,要见到他了又忽然不想见。

    妈妈说“你爱他,你想和他复合,你就直接告诉他”,自己怎么想呢?当然爱他了,就爱他!暂时。如果他不和莉莉-柯林斯在一起,那她没理由退让啊,她不想看到他的新绯闻了……

    不想,一点都不想!什么艾梅柏-希尔德,长得就不像个好人,谁啊,别让我看到她,滚蛋!!!还有那个……

    “你就不要管了吧。”他说。

    唉是啊,viy也没有怎么样,只是单身了去开始新约会,他那么受欢迎,同时好几个约会是花心了些,也就是花心了些,再从新约会里挑选女朋友,平常事情而已。

    能说什么?我不喜欢你单身时是个坏小子?

    妮娜不喜欢叫他坏小子,他是天才!他聪明、个性、无所不能,他总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别人以后才会明白,他总有他的想法、他的追求和行动,虽然情况和她想的不同。

    也是,一个笨人怎么可能给天才安排?

    也许这是他的什么计划?她现在清楚些什么呢,她不知道他和莉莉-柯林斯是什么情况,不知道他和艾米-罗森又是什么情况,她只是前女友之一。

    管得太多,那不是很自以为是吗?自己坚持要结束,结束了又八婆,那不是很糟糕吗?

    妮娜又怕是不是又有什么差错,想过打给柯林斯道歉和谈一谈,但以什么身份?这样随时才是把事情弄复杂,破坏了人家,所以最终没有打。她现在想…他又单身了,也许……

    “嘿,妮娜。”

    突然一声招呼从身后响起,妮娜惊得整个人弹了弹,浑身起着激动的疙瘩,以前从未想过,听到他的声音竟会是这种心情。她转身看去,顿时心头一松,只见叶惟一个人站在眼前,身穿黑色休闲西装,脸庞挂着微笑。

    他的体形又高大成熟了,短发渐长成了中短发,像他去加拿大前的照片那样,他的眼神似乎多了点坏,他的纹身……

    以前她总让他去纹身,现在她不想他有纹身,那是什么意思?乳in是指她和他么?是自己多想了吧。

    他真的很帅,有这么帅的前男友,不全是好事……妮娜一笑,轻声道:“嘿,viy。”

    “叫我惟吧。”在妮娜打量他的同时,叶惟也在看着她,她一身银白色的半礼服齐膝连衣裙,展现着青春婀娜的身姿,棕黑的长直发自然地披肩而下,左手拿着一个粉色小手包,手腕戴着只精致的银手镯,笑容可掬,眸有热情,美丽到了极致。

    他问道:“你看上去很好,最近怎么样?”

    “还好。”妮娜说,讨厌这种陌生感,讨厌讨厌讨厌这种客套感,之前她想说很多,眼下却不知该说什么,“你呢?”

    “真不错,前两天我打了个狗仔,他闯进我的屋子的后园。”叶惟笑说,领头走向那边的嘉宾座席,向跟在旁边的妮娜继续笑道:“没事,我没有法律责任,那家伙当时怕死了。”

    妮娜知道这事,不太想搭话,不知为何有些委屈,不觉地像以前的语气:“我在学校多了个绰号。”

    “什么?”叶惟疑问。

    “独角兽。”妮娜颦着秀眉,“他们都这么叫我。”

    “哈哈!”叶惟笑了声,“我懂了。”unicorn和unique相近,独角是单身。

    妮娜的眉头皱得更高,这不是她想要的反应,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又问道:“你呢?”

    “绰号?坏小子?我不知道。”叶惟耸耸肩,突然看到了谁,顿时笑着走去:“等等,那有我的一个老熟人!”

    妮娜见他走去,想了想,跟了上去。

    “嘿,彼得!”叶惟张着双手走向前面也未落座的彼得-杰克逊夫妇,大笑道:“收到我的信息没有?”

    “你个坏小子!”彼得-杰克逊回头见到叶惟,肥肉横生的胖脸立时一脸笑,与他拥了一下,新西兰口音的笑骂道:“拿我做转移媒体注意力的工具,这不好吧?”

    “老兄,你自找的。”叶惟轻捶了杰克逊胸口一拳,看看也在笑的弗兰-威尔士,“只是个互相促进的游戏,给大家来些刺激,好让日子不那么平凡。玩吗?”

    妮娜笑脸的站在他旁边,因为看过他的博客知道怎么回事……

    “这位是妮娜-杜波夫,《驱魔录像》的女主角,我的好朋友。”叶惟先作了介绍,当下妮娜和杰克逊夫妇笑语认识。

    颁奖礼快开始了,大会音效提示众人落座,杰克逊回答叶惟说:“我老了,就想日子平静点。”

    “那没关系。”叶惟点头,边走边问道:“你应史蒂文的邀请了吗?”

    他是指斯皮尔伯格,老斯今天电话邀请他这周星期天去乡村俱乐部玩,还会邀请杰克逊,准备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以及来个《可爱的骨头》圆桌会议。老斯曾经考虑过执导tlb,这次也会是梦工厂方面派出的监制。

    老斯和杰克逊关系很好,两人有谈着合作大项目《丁丁历险记》系列;老斯和他的关系也不错,除了tlb,还谈过其它的合作可能性。

    “应了。”杰克逊点头,胖脸的神情有点阴险:“惟格,那老家伙要求多多,是个电影偏执狂,想他满意不容易。”

    “我当他的助理时就知道。”叶惟笑了笑。杰克逊倒是讶然:“你当过他的助理?”叶惟说:“是的,一天,但他传给我三十年功力,像甘道夫给阿拉贡加冕。”杰克逊明白的哦了声。

    其实两人哪有什么大矛盾呢,闹着玩而已。典礼要开始了,周围人影绰绰,有什么周末再说,两人各和女伴落座而去。

    叶惟和妮娜往第二排左边区的座位相邻坐下,妮娜以只有他听到的耳语说起自己一件事:“我在谈着加盟《迪格拉丝中学:下一代》,演完《魔女嘉莉》之后的夏天演它。”

    《迪格拉丝中学:下一代》是一部加拿大的少儿电视剧,2001年10月开播起至今已是第五季,收视评价都很好;去年在美国播出也创下佳绩,更获得第7届青少年选择奖的“最佳夏日电视节目”。

    她准备加盟的是秋季播放的第六季,而《魔女嘉莉》这周就要在多伦多开拍,计划拍摄8周。

    “布莱恩告诉过我。”叶惟看着妮娜近在咫尺的脸容,脑袋微微后侧,问道:“想听听朋友的意见?”

    妮娜突然双眸一瞪,正过身子,闷声道:“不想听!”笑吧笑吧,我要演儿童剧了,对,就是尼克频道那种!对,艾米-罗森16、17的时候演的是《后天》和《歌剧魅影》。

    “但我要说。”叶惟认真的对她耳语:“我的建议是演,多点锻炼你的演技,但不要签长约,先就演一季。等《魔女嘉莉》上映后,你就得在一堆电影片约里做选择了。”

    “我又不是什么未来女孩……”妮娜嘟囔,不去看他。

    傻妞,她们全部加起来都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叶惟心说,笑了声:“妮娜……”她的杏目望来,他继续道:“没有人说得准未来。本来我想请你演‘露丝’的,只是变了,生活总是在变化,我们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但无论如何!”

    他说得无比认真:“我们是好朋友,有我在拍电影,你永远有电影演,只要你愿意。”

    妮娜的眸光黯了下去,他打住了,像他生日那天,没有复合的心思,变了,他有了新计划。她默默地点头,什么都不想说。

    这时候礼堂响起开幕音乐,全场嘉宾们静下,叶惟也转目望向舞台,看着一个中年男人从后台通道走出,颁奖礼开始了。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第32届土星奖颁奖典礼!我是你们的主持人杰夫瑞-罗斯。”

    热烈的掌声顿时响彻,叶惟和妮娜也在鼓掌,安静地观看典礼。

    颁奖礼没有嘉宾表演环节,在主持人的插科打诨之中,一个个奖项进行颁发,获奖者上台领奖和感言,《金刚》拿下最佳特效、詹姆斯-卡利斯和凯缇-萨克霍夫分获最佳电视男女配角……

    很快到了颁发最佳化妆,《纳尼亚传奇》击败《活死人之地》、《星战前传3》等片夺奖。

    妮娜瞧见叶惟从裤袋里拿出圆珠笔和白色标签纸,写起了什么来。她看了一会,他写了一页又一页,越写越起劲似的,不由轻声问:“你在写什么?”获奖稿?现在写?

    “我的一篇短篇小说的构思,突然来了灵感。”叶惟说。

    “你写小说了?”妮娜以前听他说过想写,还有书商想和他合作。

    “是的,还都是些想法,这篇是恐怖类。”叶惟扬着嘴角,边写边笑道:“在土星奖颁奖礼写这个最适合了。”妮娜抵不住好奇:“关干什么?”他看看周围,看看她,说道:“末日、丧尸、逃亡那些。”

    “想想看,如果现在,就现在就这里,突然爆发丧尸。一群丧尸从后台涌出舞台,一开始大家还以为那是表演环节,《活死人之地》的报复之类,大家开怀大笑,当丧尸们撕咬起台上几个嘉宾,全场才尖叫起来。”

    妮娜听着古怪的转转眼眸,不用怕,他一定会拼命保护她……或者她保护他。想到什么,她惊喜问道:“我变成嘉莉?把丧尸们都杀掉,再……”当场获得最佳女主角!

    “哈哈。”叶惟失笑,随着全场一阵鼓掌后,答她道:“你的思路不错,但属于恶搞类。我这么想,大家慌忙逃命,而乔治-a-罗梅罗!他像看到了神迹,呆呆的走近舞台,然后……被丧尸吃掉了。他死的时候喊得很疯狂‘原来我一直以来都拍错了!’”

    他一边说,一边往标签纸叠继续写。

    “我们呢?”妮娜有点期待。

    “我们逃出酒店了,但全世界都变了。”叶惟轻叹,“接着你死了,我救不了你,因为我连自己都救不了。”妮娜生气道:“这么快就死?”叶惟耸耸肩:“短篇啊,没办法。”

    妮娜撅嘴的嘟噜:“我才不会死,我的超能力会觉醒,人也好,丧尸也好,把你们都干掉。”

    “酷。”叶惟应了声。

    颁奖礼在继续,会堂一阵阵的掌声笑声感谢声,米基-洛克和莎莫-格劳分获最佳男女配角、《星战前传3》最佳配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