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4月30日傍晚,叶惟和艾米-罗森的官方发言人向媒体发了联合声明,承认两人过去几个月有在约会,这个月正式恋爱,但已经于近日和平结束,他们感谢和祝愿彼此未来一切顺利。

    其实经过几个月以来的一次次曝光,两人的恋情已是铁一般的事实,特别是四月份,这段热恋众所周知。

    都作为公众人物,两人是合是离必须给公众一个交待的,否则生活和工作都会受影响。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承认恋情即是宣布分手。

    这是叶惟公开承认的第二段恋爱,这是艾米-罗森公开承认的第一段恋爱,就这样成了前男友和前女友。

    媒体们、影迷粉丝们一片哗然!

    这会不会是即将上映的《海神号》的炒作?显然不可能是,炒作只需用绯闻,而且viy是什么做派的人?叫好莱坞去死,拒绝了所有商业片的导演话筒,包括华纳兄弟的《北极的圣诞老人兄弟》。

    艾米-罗森呢?这位最有前途的新一代玉女掌门人直接息影去了。

    那怎么回事?叶惟劈腿了?

    媒体大众当然是往这个方向去想,三月份叶惟多么花,还和斯嘉丽-约翰逊试过约会,艾米都忍了他,这回是不忍了。而叶惟在博客上的一句话新日志耐人寻味:“i-am-a-逼g-baddie。”

    我是个大反派。这已经被laineygos私p评为明星名人年度最佳分手理由,就看叶惟自己能不能刷新了。

    难以形容艾米的粉丝们的愤怒!第一次和名人约会、第一次公布恋情,却……有句老话说得好,不要和坏小子谈恋爱!

    然而艾米当晚也在其博客上发文表示:“叶惟确实是个大坏蛋,但我们的分手无关背叛,没有人犯错,只是生活理念不同,我想我们都太过年轻。大坏蛋,期待你的新电影,我相信那会是这个世界的美丽之一。”

    她的话语虽然不多,却每一句都在维护叶惟,谁想要的和平结束清清楚楚,真是令人嘘唏。

    这种时候,已有大批离去的viy传统型粉丝又有大批离去,还在的人也要叹息:“艾米,是那个坏蛋对不起你!”

    也有大批非传统型粉丝涌进,这家伙真行!

    而viy影迷们心惊了一下,乖了一个月的叶惟恢复了单身,这极可能意味着……坏小子回来了。

    “他几乎杀了我。”同一天有另一条叶惟的劲爆新闻,一个名为戴夫-鲁迪的中年狗仔向tmz自曝,他今天闯进了叶惟住所的后园,被叶惟当场发现,结果是右膝髌骨骨裂、中度脑震荡、满脸青肿,以及所有的摄影装备被砸烂。

    狗仔的自曝照片让好事者们看了都哆嗦,那张脸就像什么陨石带,他身高体壮的一个人,看上去颇有战斗力,竟然被打成这样,比叶惟被艾玛-罗伯茨打的还要惨得多。

    “他让我别动,我没有动,可他还是冲过来打倒了我,我挨了几拳,晕了过去。”狗仔这么描述打斗过程。

    这件事从道德和法律来说,毫无疑问都是狗仔不对,根据“堡垒原则(castle-law)”和“不退让原则(stand-诱r-g肉nd)”,就算叶惟把这个非法入侵者杀掉,都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也没什么人会同情私闯民宅的戴夫-鲁迪,viy打得好!

    当惟黑们不分是非的说“叶惟是个暴力狂”,马上就遭到别人的反问:“暴力狂不还手艾玛-罗伯茨?”

    说到类似事件,老牌坏小子西恩-潘当年是拿枪开火打狗仔。tmz就点评:“戴夫,幸好叶惟没有枪,不然报道的可能是你的死讯了。”

    但戴夫-鲁迪自然不会感到羞耻,反而以此来做新闻事件售卖,更表示要向叶惟索赔被毁坏的摄影装备,还曝了另一个八卦讯息:“艾梅柏-希尔德当时也在场,叶惟和她在亲热。我本来拍下了照片,都被砸烂了。”

    这整件事还没有得到当事人的回应,又没有照片为证,狗仔说什么都行,说斯嘉丽-约翰逊在那里也行,可信度不高而已。

    不过叶惟和希尔德约会过不是什么秘密,如果是真的,只能说明viy和艾米-罗森分手后恢复迅速,大反派的速度。

    至于打狗仔一事,影迷粉丝没有惊讶,viy不打戴夫-鲁迪才是怪事。这倒让无数的女粉丝们尖叫不已,当一个人做的事情和约翰-韦恩一样多,那他就是约翰-韦恩。

    叶惟说自己是个反派,但在相当一大部分人的眼中,他是个牛仔。

    当然媒体大众提起叶惟,他首先是个电影天才。

    去年11月11日,《阳光小美女》北美公映,经过24周的放映,今年4月21-27日一周后,这部史上最卖座的公路片在北美全线下画了,最终的北美票房定格在160,731,093,比叶惟当初豪言的1。3亿还多了3073万。

    而lms的海外发行在去年12月就陆续开始,到今年3月奥斯卡期间全部登陆,现在两个月过去也都下画了。它表现最好的海外市场是法国,在那里它收了1836万美元,其次是英国的1304万。

    它在香港、台湾也因为叶惟的效应和梦幻阵容都各有二百万美元出头的票房,作为一部美式文艺喜剧片,真是一场丰收。

    90,6,775,这是lms海外票房的数字,尽管未如北美的火爆,是《断背山》、《撞车》等片的程度,却绝对让人满意。

    250,967,868,这是《阳光小美女》全球票房的数字。

    不管是相对它的600万预算,还是算上汉克斯+罗伯茨的价值的5600万,2。5亿美元票房都是十足的佳绩。还有6项奥斯卡提名,赢下其中的2项;还有影碟等周边和后续的可期收益,这部传奇的电影赚得每位投资者都盆满钵满。

    波m做了一个叫“叶惟飞得多高了?”的新闻:

    18岁的叶惟,两年间三部电影845万预算,有了5。319亿全球票房,平均1。77亿一部,全部由他制片和导演,两部还是编剧和剪辑师之一,他创造的这一切。

    波m的结论是同期无人能及那么高,斯皮尔伯格当年不行,索德伯格不行,沙马兰也不行,哪怕viy接下来什么都不做的活到25岁,也无人能动摇他的影史位置。

    但是在今年,viy会有三部电影上映,每一部都可能将是冲击颁奖季的卖座作品。

    这个坏小子是个天才。

    viy的成功经常都会被各方媒体和人士拿来说和分析,美国梦、才华、运气、偶然等什么都有。

    而《华尔街日报》表示叶惟的成功本质上没有不同:“他得到一个小机会,给别人赚了大钱,得到更大一点的机会,赚了更大的钱,雪球越滚越大。他的才华能赚钱,在生意场能赚钱就行得通了。”

    可是会不会继续呢?

    《灵魂冲浪人》的制作进展顺利,宣传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而《可爱的骨头》也于五月份开始前期制作。

    彼得-杰克逊最近“炮轰”了叶惟一回。

    两人的恩怨源于竞争tlb改编权,甚至一度大打出手。叶惟赢得改编权后,杰克逊没说过什么,直至近日在一次媒体专访中,谈到他的新片计划,并谈及tlb和叶惟。

    这位大导演说自己一直有关心tlb的情况,透露曾经想和叶惟合作,加入制片和编剧团队,却被对方拒绝了。他笑称“viy说我加入的唯一办法是出演‘哈维先生’。”

    杰克逊又说:“叶惟是个天才,我爱他的电影,但我担心他的匆忙会毁掉这个故事,他可还有丰富的私生活要忙。”

    这是讽刺还是调侃,要视乎两人私下的交情,媒体们报道时则多说“彼得-杰克逊担忧叶惟毁掉tlb”

    杰克逊向来不是什么善茬,年青时的《疯狂肥宝综艺秀》是对明星名人变态地嘲弄的经典,开口抨击都不是一回两回了。

    之前叶惟没有回应,在5月1日星期一早上,他近来少见的连续两天更新博客:

    “《可爱的骨头》启动!太兴奋了!

    p。s。彼得-杰克逊说我也许会搞砸,我十分确定以他们的想法拍一定会毁掉这个故事。只张嘴巴都胡扯,我们来比一比吧?我用这部电影和你的新片比口碑,考虑到你要用很多时间,还有官司要忙,今年明年的都行。老兄,来吧,不是开玩笑。”

    回应!下战书!?

    叶惟和彼得-杰克逊的口水战打起来了!

    媒体大众喜欢看这种热闹,一时间叶惟和艾米-罗森的分手都被冲淡不少,杰克逊会怎么回应!?

    杰克逊的新片是什么?早在拍完《魔戒》系列后,他就开始筹拍《霍比特人》系列,因为进展不顺先拍了《金刚》,去年又因为收益分配问题起诉新线影业,致使《霍比特人》的导演人选旁落吉尔默-德尔-托罗。

    《霍比特人》没了,tlb也没了,但杰克逊还是有很多项目在手的。

    杰克逊年轻时拍小成本cult片成名,要速拍一部电影不难,却已经过了那个阶段。

    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每次执导都要非常慎重,也早已看不上小成本了,什么新片都必然是大项目,非特效大片不拍,他给tlb开出的预算都是6000万以上,而叶惟仅仅是2500万。

    预算大、投资就复杂,杰克逊现在还拍得慢,他的新片明年底都不一定能出来。

    谁都知道“指环王”不可能应战,18岁的叶惟是个精力旺盛得过分的年轻人,44岁的彼得-杰克逊是个不再年轻的胖子。

    这封战书简直是叶惟按着杰克逊在地上揍,而杰克逊没有还手的心气力气。

    看着这样的局面,杰克逊的粉丝们气急败坏,谁来收拾一下这个死小子!!!

    ※※

    “我需要一个维秘模特,哪个好?急,速回。”叶惟发给丁伯莱克的短信。

第445章 现在不同了    砰的一声,屋门关上了,艾梅柏走进客厅,只见叶惟坐在那边的布艺沙发上,朝这边看了看,说“嗨,很久没见”,她笑道:“骑手,我要脱鞋吗?”

    “不用,随便就行。”叶惟说。

    艾梅柏走着猫步的走去,凝着媚眼看他,满是一股欣喜。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他的住所,在这种时刻!刚才一下照面,她就知道艾米-罗森和viy玩完了,真够能耐的,他都乖了一个月了。而他这个时间是叫她过来,足以说明她在他那里的地位。

    手袋放到茶几上,她上前蹲下身凑向他,抬头仰视着他,双手抚去他的胯下,张着红嫩的嘴唇:“给我。”

    “坐下。”叶惟拍了拍左边的位置,“先不要说话、不要动,我在思考。”

    “噢。”艾梅柏顿时停下,不敢逆他的意,往沙发坐下,媚眼依然看着他,安慰的轻抚他的大腿。

    “不要动。”叶惟又说,艾梅柏只好端正的坐好。

    客厅里沉静了良久,他忽然问道:“你听到歌声没有?”艾梅柏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疑惑说:“没有。”他听得入神的样子:“有人在唱歌……但我听不到是哪一首,随便吧。”

    “艾梅柏。”叶惟看向她,像回过了神来,“电影演得怎么样?”

    “我感觉不错。”艾梅柏点头说,“我尽力的演了,只是发挥的空间不大,不像你的电影。”

    叶惟又问:“《演员自我修养》看得怎么样?”

    “我每天有空都在看,看了又看,里面的练习我也有练。”艾梅柏倾倒在他身上,手上又不老实地抚摸,声音想要勾魂:“你考考我?或者先来点早晨运动?我想喝点牛奶。”

    “耶稣基督。”叶惟无奈的叹息,“坐好,我在和你好好说话。忘记我说的吗?展现你的忧郁,你才会性感迷人。”

    艾梅柏一惊,很怕又惹他不高兴而被赶走,不敢再乱调情,连忙道:“我记得,这次演出我那么去演了,像个有故事的人。”

    “那好。这段日子,你有做-爱吗?”叶惟问。

    “没有!”艾梅柏满脸着急,“我是你的人。其他人也都知道,没有人敢碰我。我想你……”

    “我想到了!”叶惟突然惊呼一般,“肯定是《色ntimental-journey》,你听过这首歌没有?”艾梅柏想着道:“有印象,不是很确定……”叶惟说道:“没关系。现在我们做个表演考试吧。”

    艾梅柏欢喜应好地起身,叶惟让她模拟起了狐狸、猫和老鼠,接着做了些即兴表演,认真的观察着她。

    “够了,谢谢。”他看着神情期待的她,耸肩道:“不行。首先,你对表演的理解也许有误。表演不是表现你自己,表演是为了不表现你自己。你需要理解这点,并且做到这点。”

    “惟哥,能说清楚点么?”艾梅柏不太明白的问。

    叶惟一笑,“有些人把表演视为是表现自己、施展自身魅力的方式,像你,但这是错的。第二,表演是一种控制的游戏。”

    艾梅柏在努力理解他的话,“怎么说?”

    “如果你真的熟读了《演员自我修养》,现在开始你要忘记它。因为剧场表演和镜头表演是不同的。”叶惟顿住了话,想了想问道:“你知不知道库里肖夫效应?”

    “不知道……”艾梅柏摇摇头。

    叶惟拍拍沙发让她先坐下,讲道:“简单来说,在电影刚刚诞生的年代,一个苏联的导演列夫-库里肖夫,他做了一个实验。他邀请了当时一位苏联非常著名的舞台演员,伊万-莫兹尤辛,拍了个面无表情的特写镜头,真的什么都没有,不是任何的什么表演,就是随便一个人也能做到的没有表情的样子。

    库里肖夫把这个特写镜头,和别的镜头一起并列,包括有餐桌上摆着一碗热汤、一个小女孩在快乐玩耍,还有一个老妇人躺在棺材里,当面无表情的伊万和这三个镜头分别组成三个蒙太奇,你知道观众们看了之后怎么评价吗?”

    艾梅柏摇头,叶惟笑道:“他们说伊万演得太棒了,像‘哇噢,他的演技太高超了,他是世界上最棒的演员’,因为当看到那碗汤,他表现得非常的饥饿;当他看到他的孩子,他展现出慈父的温柔;当面对他母亲的去世,他又表露出巨大的悲伤。”

    “那么……”不知道为何,艾梅柏忽然有点心慌。

    “这就是镜头表演,这就是影视演员。”叶惟又是一笑,“说偏激些,根本没有什么演技不演技,一切都是导演,一切都是剪辑,一个相同的面无表情镜头,在不同的蒙太奇里,让观众产生了不同的情绪。

    伊万在表演的时候在想什么?也许想着有没有外星人。

    但他演得好极了,因为真正重要的不是行动本身,而是观众对行动的反应。

    你有没有发现奥斯卡的影帝影后总是沉默平静内敛的,播起他们的华彩镜头,你问‘他们演的时候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们想什么没有关系,什么都没有也没关系,关键是观众会想什么。

    你明白吗,做这个实验之前,观众会怎么评价,导演和演员都不知道,所以他们并没有有目的的想让观众产生什么情绪,是观众自己倾注了情绪进去。”

    叶惟见她越发困惑,就放慢了语速:“观众的情绪反应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来自银幕投射出的情绪,二是来自他们自己放进银幕的情绪。他们会把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放进去,观众的代入感决定着导演和演员的工作做得是好是坏。”

    “那么……?”艾梅柏有些糊涂起来。

    叶惟随意做了几个表情,又道:“我想你明白,对一个专业演员来说,电影表演的行动一点都不难,面无表情、笑、哭,你可以做到,我也可以,任何演员都可以。所以镜头表演就这么回事,一,你需要和好导演合作。”

    艾梅柏明白这一点,当然了!艾玛-罗伯茨在《阳光小美女》的客串得到的赞誉比在《美人鱼》的主演更多。如果她演viy的电影,一定照样会被人称赞演技很棒。

    “二,你需要演技。”叶惟却又说,“导演是上帝,但演员有演员的重要和责任。

    库里肖夫效应让我们发现了电影的秘密,优秀的导演和演员都开始主动行事。你知道,控制观众的情绪反应,让他们在高度代入感中不知不觉地跟随你的意图,投射出你想要他们投射的情绪。

    比如接着是一碗汤,你想他们不想喝,你就皱眉;你想他们疑惑,你就看看左右;你想他们自由发挥,你就面无表情。

    对于影视演员,演个表情不难,真正难的是精确而连贯的行动,判断、选择、实现,悄悄的控制着观众。这源于对剧本的理解、对人物的构建,这才是演技高低的分别。明白吗?”

    “我好像明白,好像又不明白……”艾梅柏没有自作聪明。

    “慢慢来。”叶惟站了起身,往里边后花园走去想透透气,对跟在旁边的艾梅柏说:“我教你的这些,也是我教艾玛-罗伯茨、伊丽莎白-奥尔森、詹妮弗-劳伦斯她们的那些,我就懂这些了。”

    艾梅柏不禁脸露兴奋,她们是viy的女主角!

    “我想你成为一位优秀演员。”叶惟看看她。艾梅柏急忙说:“我绝对愿意!”

    他点头道:“那好。那十位女孩,她们都比你聪明,更有才华,尤其是奥尔森和劳伦斯,你不会知道她们的脑子能转得多快,有些人有天赋。你的外貌还行,但脑子里没有天赋。”

    他平静的语气十分确定,艾梅柏却没有感到被冒犯了,他这么说,那事实就是这样。

    这时候叶惟看到侧厅的钢琴,问道:“你会弹钢琴吗?”

    “不会。”艾梅柏看了过去,感觉到那是艾米-罗森的,“我不会。”

    “本来想送给你,既然你不会,我送给我妹妹好了,她在学钢琴。”叶惟又说回刚才的话题:“勤能补拙,这个道理放在任何行业都一样。只要你肯学,我就教你。不过有一个前提。”

    她紧张问道:“什么?”他耸了耸肩:“不要爱上我。”

    艾梅柏怔了怔,就挽着他的手臂,吃吃的笑道:“我是你的婊-子。”

    “你不是,别这么说你自己。”叶惟并不高兴,“刚才那个电话只是一次表演。你是什么?你是我的一个玩伴,记住这点,因为我有很多的玩伴。”

    “我知道……”艾梅柏神色暧昧,大胆的挑逗说:“我想操杜晨-科洛斯,有机会吗?”

    叶惟愕然的停步看着她,“你想什么?”艾梅柏眨媚眼的说:“我是双性恋。”叶惟顿时挺是无语:“我的雷达真的失灵了。”

    “有机会吗?”她醉声追问。

    “没有,杜晨不再是我的玩伴了。”叶惟一半在警告,“她有非常危险的想法,差不多是爱上我。”

    “哦……”艾梅柏不敢乱说话,“惟哥,你安排就好,教我表演。”

    “会的,但不是今天。我需要思考一下。”叶惟抬步走向花园。

    “什么?”艾梅柏趁机问,想自己的地位能更高,“你可以和我说的。”

    “很多的事情,《可爱的骨头》的前期筹备明天就开始了,我正准备大拍一场呢,拍《灵魂冲浪人》的时候拍不过瘾。”

    叶惟笑了笑,来到门边望着清晨的天空,“现在不同了,现在是……真的酷。我还得想想我的短篇小说,关于月球,我还不知道,还在想。我一直都想写小说,长篇的没时间,短篇的试试吧。”

    他看向花园的花草,“我还要想怎么驱鼠,最近这里成了迪士尼乐园,我被打扰到了。你有什么主意?”

    “下老鼠药?”艾梅柏好不容易能说上话,献宝的道:“我有经验……”

    她停住话语,因为叶惟大皱眉头:“不!我不想杀它们,一定要杀也绝不下药去杀,这种手段恶心至极。”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不起……”

    “想想看吧,女孩,那些老鼠也有家庭、有父母、有孩子,它们打扰我,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没有什么做错。当它们兴高采烈的找到一点食物,吃了,结果在痛苦中死去,那么痛苦、不解、绝望。你喜欢那样?我恨人类。”

    叶惟沉下了脸,“你想杀掉它们,有本事捉住杀掉,那它们知道自己为什么死。别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

    “不好意思……”艾梅柏面无表情,“只是在德州,我们都那样做……我没想过这些……”

    “你没什么要抱歉的,人类的同理心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同,你完全可以说我虚伪。但我对动物的同理心就这样,你说我虚伪,我说你残忍,人类总是有不同的看法。

    我有想买一个超声波驱鼠器,可我又怕那玩意会把这里的壁虎、蜘蛛等也赶走,我喜欢那些小动物的。我又想养一只猫来自然驱鼠,但我又没有时间去照顾那只猫。”

    叶惟说着苦恼的叹了声,“怎么办呢?”

    “放置老鼠笼怎么样?捉住它们,再放到野外。”艾梅柏顺着他的同理心。

    “我也有在考虑,但真要多买几个老鼠笼才行,因为真的很多老鼠。”叶惟一声失笑,“艾米-罗森,那家伙比我还不可理喻,她喂老鼠!一开始是因为有剩饭剩菜,她说扔了也是浪费,反正都有老鼠,给它们吧,然后……真希望她把那些老鼠也带走。”

    “哈哈……”艾梅柏也笑,又不敢真是取笑,“她是个好人。”

    “谁说不是呢,现在像她那样的人,不多了。”叶惟轻笑,目有难舍的神采,“她真的很好,我无法告诉你,但是……”

    他突然双目一瞪,看到了什么,“嘿!?”

    艾梅柏顿时也望去,只见后巷方向有个中年白人男人,背着斜挎包、拿着个摄影相机,正一脸被发现的惊笑,一看就是个狗仔队。狗仔队擅闯明星家偷拍、偷东西都不是新鲜事,没想到被她在这里遇个正着……

    “你好,婊-子养的!”叶惟的脸色一下冷怒到了极点,疾步地冲去,“这里是私人领地,你非法闯入了!别动!!我让你别动,为什么你动了!!!”他挥起拳头砸去

    “别打我,viy,我这就走!!”那个狗仔慌急的大叫,举起双手。

    “别他马动!!!”叶惟一拳挥去,虚的,踢向对方膝盖的一脚才是真

    艾梅柏有些惊呆了,她在《男孩都爱曼迪-莱恩》有演杀人,可是眼前的景象不是拍电影,viy太能打了,他一脚踢倒了狗仔,在狗仔的惨叫声中,他对着狗仔的脑侧直接又一脚、面门好几拳,她不由冲去,急叫道:“你不能杀他的!!”

    “我不会。”叶惟并没有失去理智,见狗仔被打得快昏厥了、发出虚弱的呻-吟,他笑着停下手:“我非常愤怒,但还好。”

    “尼康d2x?好机器啊。”他解下狗仔挂在脖子上的摄影相机,按动几下看了看,就取出记忆卡,把机器扔在草地上。看看周围,走去拿了个修篱笆的铁锤,砰砰砰的几下,把相机和记忆卡都砸了个稀巴烂。

    接着他又给了要缓过来的狗仔一拳,搜索起了对方的斜挎包,把里面的几个镜头和所有记忆卡都拿出砸烂。

    “对不起了,伙计们。”叶惟这才随手扔了铁锤,嘭的一声闷响。

    “老兄,你好了就走吧,别再来了,我不报警是因为我不想浪费时间在你这。”叶惟一边走去水龙头洗手一边说。

    艾梅柏看看地上的狗仔,看看走过的叶惟,极快的心跳很复杂,真有点害怕他会一锤子砸向狗仔的脑袋。

    “你看着他,他罗嗦半句,你就报警;他要非礼你,你大叫。”叶惟经过艾梅柏的时候说,洗了手,走回屋子去,拿出手机打给了索尔顿律师,笑道:“嘿,律师,我刚才打了个狗仔。”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索尔顿律师惊问。

    “在我家里。”叶惟当下说了事情经过,那头的索尔顿律师长松了一口气:“这样你没事……打得有多伤?”叶惟说:“不用担心,我留着力的。我不是想问这个,我是说我要办个持枪证,你帮我搞定行不。”

    “你有暴力纪录……”索尔顿律师迟疑,“办应该能办。惟格,你办持枪证做什么?”

    “当然是买枪了!”叶惟很好笑,望了外面花园一眼,“没有一把枪,住在洛杉矶真没有安全感,像这些婊-子养的,再有谁敢闯进我的屋子,他的屁股就会有两个洞。你帮我办吧,要我怎么配合再说。”

    结束通话后,他去冰柜拿了两杯冷饮,往外面走去,却见艾梅柏走来,她说道:“我开了后巷门,他走了,他都快哭了。”

    “很好。”叶惟递给她一杯冷饮,“这件事肯定会上八卦新闻的,我不会理会,你呢?”

    “我也不理会。”艾梅柏妩媚的抿动水杯,“想来点早晨运动了吗?把我也放倒。”

    “不是早上,我要思考。”叶惟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