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是你的真心实意?”

    “是的!”

    叶惟停住了脚步,回身望着她,她的泪光让他的声音不由缓下:“艾米,你是个好女孩,但我就是不爱,就这么回事。”

    “为什么?”艾米的泪眸凝视着他,“你给我一个真心的原因,我会理解;如果你说因为你是个混蛋,你知道,我也知道,那不是真的。你只是……像你故意不会唱歌,你骗了自己,就一直不愿意醒来。”

    “别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其实一点都不。”叶惟摊手的笑了笑,“你觉得自己和我天生一对?每个和我交往的女生都这么觉得,为什么,因为我是个高手!”

    他指着自己胸口,笑道:“我能知道每个女生要什么,然后我给她。女人非常复杂,但女人也非常简单。她想说什么,听她说;她想听什么,说给她听;她想要什么,满足她。一个女人就爱上我,像你。”

    艾米的泪珠从目眶滑落,她抬手擦了擦,“你认为我是个傻瓜?”

    “没有,你很聪明。”叶惟耸肩,“还有很可爱、善良、贤惠、理想主义……所以为什么我不喜欢,你让我感到不安,我他马的掌控不住你了。我给不了你要的,我知道你要什么,艾米,你想要结婚,‘幸福妻子,幸福人生’那一套。”

    看着她强笑,他失笑了起来:“哈哈哈!噢老天,我是说,拜托!你19岁,我18岁,你是有什么毛病?年纪轻轻就想着相夫教子?相信我,你30岁结婚,都不会有人说迟。”

    “而我!我工作得十分辛苦,我努力了那么多,终于有了现在的一点点,地位。”

    叶惟说着一声冷笑,“你让我就长年累月的守着你过日子?是的你很漂亮,和你一起挺开心,但没有到那个份上,没有女生到!所以金球奖那晚我才勾搭你。混蛋?我就是不懂,你们这些家伙发了什么疯,我杀人了?我****了?还是我有私生子了?”

    “我只是享受我的青春!有不只一个的约会。然后你们每一个人。”

    他满脸的不屑,“blahblahblah,好像我不是个圣贤我就罪大恶极了,fuck!我不说明星名人,你去高中、去大学走上一圈,哪个他马的有点本事的男生,没有几个约会?没有操着几个女孩?你告诉我!”

    “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有问题?像我活该要做个书呆子,像我活该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拍电影都要辛苦工作,四年才能休息一天!其它有一天我去玩,我就成了混蛋。我-操-你们所有人!”

    他一通大吼,青筋都狰狞地暴起:“我他马就不拍了,怎么样!?我他马就泡妞了,怎么样!?

    你们想离去,那就离去。现在我不请求任何人,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至于你们这些人说什么,我是天才还是坏蛋,谁他马在乎。你们那么喜欢指责,去指责那些他马的流行偶像,他们在吸毒呢!!!”

    “我可以说出很多人。”艾米的话声在颤栗的侧厅显得非常平静,有着一股倔强:“我,我认真做人。还有你,以前的你,这个月的你,也许是真正的你。我不约会名人,除了你,我认为你是不同的,直到现在,我还这样认为。”

    叶惟笑了又笑,摇头了又摇头:“以前的我还真不是,但我是现在的我,你懂吗?以前是为了现在,不是以前的努力,我去不了金球奖,****不到你,艾米-罗森,现在我可以!”

    “你以前更可以,如果我们认识。”艾米说,“我们早该认识的……”

    “那谢谢了。”叶惟从裤袋里拿出手机,“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艾米没有说话,眸光有些涣散。

    叶惟按着手机拨打了出去,按了扬声器模式,嘟嘟几声接通后,就说道:“我的婊-子,立即过来我的住所,马上!”

    “噢?好!哪里?”艾梅柏既疑惑又兴奋的话声响起,她前几天已经从德州回了洛杉矶,《男孩都爱曼迪-莱恩》杀青了。

    叶惟说了地址后,又道:“立即。”

    “你的德州婊-子现在就来!”艾梅柏激动得娇喘。

    叶惟结束通话,望着那边的艾米,“那是艾梅柏-希尔德,她刚20岁,但简单多了,比你更会操,她的****简直像个黑洞。”

    “哈哈。”艾米笑了,笑得那么无由,无力的坐倒在钢琴凳上,“你叫她来做什么,在我面前操她?好让我放弃你?”

    她突然泪如雨下,抽泣了起来:“惟,你说得对……我好累,我想安定下来,我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把我自己全部给他。你说得对,我想当个好妻子……有个好丈夫……我不能……我不能修理你太久了,我自己都找着一个人来带领。”

    “艾米,你就走吧。”叶惟轻声,看着她的双手在发抖地扭缠、在掰着手指头,目光移了开去,“你想要的居家好男人会有的,只是不是我。”

    “我知道了。”艾米哭着微微的点头,想抹干眼泪,却怎么都抹不尽,撑着钢琴沿起身走去,脚步有点蹒跚。

    叶惟又一次看向她,这个美丽女人,她身穿短袖宽松白t恤和浅蓝色七分裤,她的棕色微卷长发披肩而下,她的大眼睛泛着澄澈,她的脸容柔媚、优雅、清朗而又倔强,她的心……她是那么美。

    他深呼吸了下,隔着好几步的距离,跟着她走去。

    艾米到了两人的卧室,拿过她的那个淡红色旅行背包,在卧室里收拾了一番,只带走了几件东西、几本书、一支唇膏……

    叶惟双手环胸的倚在门口边,寂静的看着她。

    艾米提着背包走出卧室,一言不发的从他身边走过。

    她到了音乐室,拿走她的曲谱歌本,她拿起一叠他画给她的素描,静看了一会,也放进了背包。她到了影音厅,到了厨房,到了后花园……看了一圈,什么都没带走。她到了一楼客厅,往电视柜、茶几上拿了几件她的小物什、几本书。

    叶惟就这样跟着看着,手机来了艾梅柏的短信:“骑手,你的马到了。”他没有回复理会。

    “惟,那我走了。”艾米背着背包拿着手袋,站在关着的屋门前,脚步却没有挪动半点,已停了眼泪的双眸还有着一丝希盼。

    “再见。”叶惟说。

    艾米又是强笑,泪水在泛涌,她似笑似哭:“你很幼稚,叶惟。你是个不敢面对自己的懦夫,现在我确定你已经不是迷茫,你是在逃避。不管是我,或者不是我,有一个人,你应该去面对的,你没有,你情愿欺骗自己。”

    “是的,我是个懦夫、浪荡子、笨蛋、感情骗子和无赖,这就是我的种类。”叶惟笑了声,“听明白没有?”

    “嗯。”艾米点头,coward,libertine,airhead,swindlers,scoundrel,class。

    她走了上去,吻了他的嘴唇一下,凝视着他的黑眼睛,说道:“惟,也许我不是你的那个人。如果我是,如果你好了,你可以找我,在我找到我的那个人结婚之前,都可以。”

    “我不会的。”叶惟微笑,“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艾米从手袋拿出一串钥匙,掰掉其中一把屋门钥匙,交还给他,就转身走向屋外。

    她打开屋门,只见外面门廊上站着个露肩低胸黑上衣和牛仔热裤的金发年轻女人,艾梅柏-希尔德,对方怔了怔,笑脸凝结。

    艾米的嘴角微扬了下,什么都没说,迈步走向前院的车道,越过草坪时,她回头望了望,只见艾梅柏-希尔德走进屋子,砰的一声,屋门被关上了。她感到无法呼吸,就像被什么勒得快要窒息……

    他没有追出来,没有笑嘿嘿的说:“今天我们去迪士尼乐园!”

    “再见。”艾米缓缓地用力呼吸,走向她的福特轿车,打开车门,把背包手袋放在副驾上,坐进车里,开车离去。

    白色轿车行驶在清晨的社区街道上,透过车前挡风玻璃,她望着前方的路况,没有一个路人,忽然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这种时刻,很多人都有过吧。

    像一首老歌唱的……

    “我喜欢听老歌。”他说,“经历了时间洗礼的老歌有一种非常独特的魅力,你可以接触到过去,还活在现在,照样可以憧憬未来。”

    “是的,是的!”她心动的说,“关于过去的那部分!老歌的沉淀感是新歌所没有的。音乐在于情感的共鸣,我认为老歌的共鸣比新歌强烈得多,你听老歌的时候,会感觉过去这么多年,有多少人……”

    “有多少人和你经历了同样的事情!”

    “是啊!经历了多少同样的事情,有过多少同样的感受,当听着一首歌,那种浩瀚的情感沉淀像个宝藏。”

    “艾曼妞,我更喜欢你了。”

    “我也是,惟格。”

    艾米转着方向盘,思绪飘往了不知哪里,忽而轻轻的唱起了《色ntimental-journey》:

    “去开始一段感触之旅,去把我的心放在轻松中

    去开始一段感触之旅,更新旧的回忆

    拿起我的背包,拿起我的订票,花了我能花得起的每一分钱

    我像个孩子般在疯狂期待

    我渴望听到:‘请都上车吧!’

    七点,那是我们离开的时候

    我会等待着美丽的仙境

    计算着每一英里的铁路轨道,那把我的思绪带了回去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心会这么留恋

    现在我想,为什么决定去流浪?

    我要开始一趟感触之旅

    一趟回家的感触之旅”

第443章 让我慢下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叶惟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这是c大调的,接着是c小调: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叶惟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哈哈哈,这很酷。”

    月光从窗户照进,欢快的歌声响在宽敞的卧室里,艾米唱着歌为叶惟补庆生日,他正乐不可支。

    她可以用全部十二音调唱《生日快乐歌》,7岁的时候就可以了,因此进入的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儿童合唱团。

    “你还真行。”叶惟的手探进她的杏色睡衣内,抚玩起那温柔娇软。艾米却拨开他,坐了起身,笑说“d大调”,他惊道:“你真要全部唱上一遍?”

    “是的,准备好接受吧!”艾米笑得明眸皓齿,“祝你生日快乐……”

    “我有个主意,我让你舒服一次,才能得到一首。”叶惟也仰身坐起,“还有10首是吗?一晚有点纵欲,还好。”艾米失笑:“那只是一个八度。”他搂着她的纤腰,吻向她的嘴唇,“不管了。”

    “等我唱完,唔……”艾米倒在他的怀中,与之热吻起来,双眸流露着痴醉。

    ……

    1993年。满场数千的观众们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在合唱指挥家埃琳娜-多里亚的指挥下,舞台上一群儿童高声地歌唱,其中一位7岁小女孩专注中有些紧张,这是她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第一次登台表演。

    1999年,13岁的少女以电视电影《双面天才》提名青年艺术家奖的最佳电视电影或试映集的表演—配角年轻女演员。2000年,少女以第一部电影《民谣搜集者》提名独立精神奖的最佳亮相表演。

    同年,权威杂志《综艺》把她列入“十位最值得注意的新演员”之一。

    《奥黛丽-赫本的故事》、《美国天堂》、《及时快乐》、《真爱赌局》、《诺拉》、《神秘河》、《歌剧魅影》、《后天》……

    2003年,英国松林制片厂《歌剧魅影》片场,16岁的少女坐在场边主演椅上,她难受的颦着眉头,古典的束腰紧身戏服勒得她感觉无法呼吸。

    少女看着巴黎歌剧院般的四周,看着忙碌的剧组,一声声的“action”和“cut”,渐渐的走神。

    凯蒂-赫尔姆斯、安妮-海瑟薇、凯拉-奈特利、夏洛蒂-澈奇……都想演“克里斯蒂娜”,她赢了。

    人们都说她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她在银幕上光明远大,可是为什么?

    对于眼前的这一切,所有的演艺这些,她感觉越来越没有意思,这全部不是真的!戏剧、电影、电视,说到底……全部不是真的。而名利场的浮光水影,又怎么可能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那为什么要弃那些美丽不顾,去追逐这些?

    不值,真的不值。

    少女满心的迷茫,隐约生起一个念头: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要这样。

    “艾米?你的戏要开始了!”

    2005年1月16日,第62届金球奖颁奖晚宴在希尔顿酒店举行。

    “这里是提名情况,安妮特-贝宁,《成为朱莉娅》;艾什莉-贾德,《小可爱》;艾米-罗森,《歌剧魅影》;凯特-温丝莱特,《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芮妮-齐薇格,《bj单身日记2:理性边缘》。获得金球奖的是……”

    全场嘉宾们和数以千万计的电视观众们注目着台上的颁奖嘉宾威尔-法瑞尔,他看看写有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结果的信封,笑念道:“安妮特-贝宁,《成为朱莉娅》。”

    宴会厅一片欢呼沸腾!落选的18岁少女笑着鼓掌。

    2005年5月3日,第31届土星奖正在颁发最佳年轻演员。

    “获得土星奖的是……艾米-罗森!”

    2005年6月,《海神号》开拍了。少女看着忙碌的片场,呼了一口气,打起精神走去,加油!你已经很久没有演戏了,上次踏足片场都快是一年半前的事了,今年没有新片上映。

    每个人都说你在浪费时间、浪费建立势力的时机,也是有点道理。

    一年演一部电影,就这么点,你行的!

    会有趣的。

    ……

    “你觉得《海神号》会好看吗?”

    “我还没有看过,但是我觉得……它是一部暑假爆米花灾难片,没什么意义,不错的约会电影。”

    “你们和旧版《海神号历险记》相比有什么优势?”

    “特效、场面那些,新版会更加华丽、刺激。”

    “这能是优势吗?《海神号历险记》可是灾难片的祖宗,经典!《泰坦尼克号》那样的级别。这些年,像《决战猩球》、《金刚》已经让观众对翻拍大片很失望了,新版除了特效什么都输,这像话吗?

    喜欢旧版的人,像我,都喜欢里面的人物塑造、人性的刻画,如果只是爆米花片,我为什么不去看更有悬念的新片呢?你知道外面还都在拿《海神号》和《泰坦尼克号》相比,这是个可怕的期望,非常可怕。

    只要你们不如《泰坦尼克号》,你不是‘露丝’,那么这就是一部烂片,怕吗?”

    “唔,我不懂这些。这是制片人、导演和电影公司去考虑的事情,作为演员,我已经做到我的最好。”

    “为什么加盟它?”

    “兴趣,我也是旧版的粉丝,还有它是大片,我的宗旨是要么不演商业片,要演就演大制作。”

    “导演沃尔夫冈-彼德森的工作做得怎么样?顺便说一下,我感觉他有些老糊涂了,但他当年的《从海底出击》真是经典。我希望能在《海神号》里看到那种绝望的禁闭感。”

    “有的,我们有很多禁闭的场景。我认为他很严格,所以我们演得很辛苦,剧组里很多人都轻微感染了。我们几乎每天都泡在水中工作,除了导演。”

    “卑鄙的导演。这次你会死吗?为什么你这么能惹事,在《后天》害死那么多人还不够,还要害死一船人你才高兴?”

    “哈哈,不能告诉你,想知道我死没死,到时候去影院看吧!”

    “ok,从1到10,你预期给《海神号》打个分,多少?”

    “7分。”

    “你会这么告诉媒体吗?”

    “当然不会,在媒体上我会说9分,这是我的专业精神。”

    “谢谢罗森小姐,祝《海神号》大卖座。”

    “谢谢。”

    4月日星期天,明朗的夜空下,黑色奔驰越野车行驶在前往格里菲斯天文馆的路上。

    车内话声刚落下,叶惟和艾米就又大笑了起来。

    《海神号》5月10号首映礼、5月12号北美公映,预定3555家开幕影院,还会有imax版本同时上映,今年夏天唯一一部imax真人电影。这部灾难大片的宣传早已是如火如荼,有上过超级碗广告。

    两人前些天来过格里菲斯天文馆玩,结果与其说观星,还不如说是排队等候,很不过瘾。

    叶惟一怒之下说“我们自带天文望远镜来!”他从小就喜欢观星,家里就有一台星特朗omni-xlt,这次新买了两台上万美元的星特朗cge-pro。

    今天玩了一天后,两人带上设备再次来到天文馆,往停车场停好车,往山顶的一处较僻静的山景栏杆边架设好两台重重的天文望远镜,周围的游客不影响两人的兴致,终于可以好好地仰望星辰。

    “太美了。”通过主镜,叶惟看着近在眼前的月球,“我感觉我正在宇宙中飘游。”

    旁边的艾米也在看着,感慨说:“这就是为什么银幕很小……你说月球上有没有外星人?我觉得有。”

    “我也觉得有……有个说法是他们在月球的背面。”

    “我想看月球背面。”

    “你不行的。”

    “如果我是太空人,我就行。”

    “你是外星人也可以。”叶惟一边说,一边调整着望远镜,忽然笑道:“嘿,我好像找到了一颗超新星,我拍下来了。”

    “真的?在哪里?”艾米惊喜的问,眼睛离开镜头看向他。

    “我可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的星星。”叶惟继续调整观测,“有人让我申请星光大道的留名名额,我才不做那种蠢事,把自己的名字放在那里让别人踩?我要找到一颗超新星,以我的名字对它命名。”

    “有想法。”艾米露齿一笑,看回镜头去,“我也找,看看我们谁先做到!”

    两人观赏着璀璨的银河,笑语响在清凉的夜风之中。

    ……

    4月30日,又一个星期天,甜蜜的时间总是很快。

    过完今天就一个月了,艾米的日子过得越发的不可思议,越发的美好。

    叶惟,viy,这个媒体大众口中的坏小子,这个月里一点都不坏。

    他怎么能那么好?她和他怎么会那么合适?满分100。

    不是他们一模一样,就是太合适了,还要都在因为彼此而改变而学习。她吃起了肉,他唱起了歌;她教他法语、西班牙语等语言,他教她汉语。

    他们一起做各种的事情,像玩游戏,从数独、填字到龙与地下城,从《铁拳》到《合金装备》;像听音乐,在家里听,去音乐厅听,到街头公园听;像去艺术博物馆,像去看电影……

    像做爱,除了她生理期没有,每天晚上都做爱,在他的住所,在她的寓所,在酒店,仿佛是在寻找欢爱的极限。

    他们迷上了一个叫“带我去做一件你从来没有和别人做过的事”的即时游戏,做了很多的有趣疯狂事。月中的周六晚他差人买了各种各样的酒,和她躲在家里放开地喝,她和他都醉得一塌糊涂,像两个疯子。

    事后回想……万幸没有惊动邻居报警,这对他们都是犯法行为,有时候做坏事真回味。

    所有的这些,灵与欲,情与爱,这才是人生应该的样子!

    虽然他总是说“没有承诺”,艾米却实实在在的得到他的认真、他的品格。这个月他没有与其他女人有什么勾搭,因为他工作以外的时间都给了她,除去他陪伴家人的时候。

    他的工作很顺利,《灵魂冲浪人》完成了剪辑,开始进行音频、配乐放置、混音等的后制,这些工作只需要他监管就行了,他有时间去做《可爱的骨头》的前期筹备。

    tlb的改编剧本也完成了,她不清楚过程,但他说过很多次“你真是我的缪斯”,所以她有帮助?哈哈。有幸先看了剧本,真的非常动人,如果不是大了点,她真想演苏茜,关键是演他的电影。

    一个月来,艾米都有准备一件事,今天执行!

    那就是打破“没有承诺”,鼓励他踏出这自然而然的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承认这段感情,承认他和她是男女朋友,承认他放下了,承认他不喜欢混蛋生活,承认他新的开始。

    不只是对她承认,是对他自己承认。

    这天就如往常,清晨的天空初亮,艾米先起床了,不久叶惟也起床了,洗漱、晨运、早餐等过后,两人准备出去游玩。

    “去动物园怎么样?”晨光照耀下的后花园休闲桌边,叶惟兴致勃勃的说着:“我有段时间没有亲近动物了。”

    “亲近动物?我们不如去‘最好朋友动物协会’,在米申希尔斯那边。”艾米提议。the-best-f日ends-animal-society是没有人道杀毁类型的流浪宠物收容所,全美最大的动物救援组织之一。

    “好主意!”叶惟一听大感兴趣,随即却又摇摇头:“还是不吧,我不能去那种地方。因为我知道当我走的时候,我会抱着一只、或者两只、最好三只狗狗一起走的。”

    “我们捐钱让协会照顾它们就好,领养一只狗狗也行。”艾米微笑起来,倒开始憧憬。

    “我也想,我是个没有狗狗活不下去的人,但我这么忙。”叶惟皱眉,“五月份我只会更忙……”他说着顿了顿,“五月了……艾米,一个月了。”他望向远处的花草,不知想着什么。

    “嗯,一个月了。”艾米点头。

    “……那我不欠你什么了。”叶惟笑了声,不自然的神情似是腼腆,“我们了结了。”

    “跟我来。”艾米起身牵着他的手来到屋内的侧厅,她往黑色三角钢琴前坐下,抑着那股激动,柔声的道:“惟,这段日子我编好了一首歌,我的这首歌,为你而唱。”

    站在旁边的叶惟顿时皱眉,声音有点僵硬:“什么歌……”

    “我给它取名叫《slow-me-down》。”艾米冲他笑笑,明亮清澄的大眼睛看着他,毫不掩盖心扉的爱恋,按在琴键上的双手纤指弹动了起来,清脆的钢琴声响起,她唱道:

    “匆赶、竞赛和奔跑在一个圈子里

    变动如此之快,我遗忘着我的目标

    模糊繁拥的车流让我晕乎乎

    无处可去

    我的脑海和我的心在冲突、一团糟

    我真希望我可以停下世界的步伐

    试着去演出,就像我已经打起精神

    我要崩解了”

    迷茫的歌声中,艾米站了起身,向一步开外的叶惟伸着纤柔的右手,满脸的恳求,钢琴声不再,她缓悠地继续唱:

    “救救我,谁来抓住我的手,带领我

    让我慢下来

    别让爱和我擦肩而过

    就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因为我已经准备好坠入

    让我慢下来”

    “艾米……”叶惟的双手微微握动,没有去抓她的手,脸庞在绷紧,眼中似有挣扎的神光。

    “别让我生活在谎言之中,在我的生命飞逝之前,我需要你来放慢我的脚步。”艾米唱着抿抿嘴,主动地上前一步,纤手握着他的右手,温暖中在发凉,犹如是她的心。

    她的左手抚向他的脸庞,双眸闪烁着冀愿的光芒,继续唱道:

    “有时候我害怕自己会消失

    就在模糊中匆忙前进,我又犯病了

    忘记了呼吸。我需要睡觉。我无处可去!

    我在映像中看到我所有错过的

    在我当初还没有注意到,就眨眼过去

    我厌倦匆赶、竞赛和奔跑了

    我在崩溃之中

    告诉我

    你会抓住我的手,带领我”

    “艾米……”叶惟的右手任她握着,左手却不由地紧握成拳,双目渐渐地扭曲,他看着她,盯着她,瞪着她,“艾米,别唱了!”

    “让我慢下来。”艾米的眸光多了点茫然,看着他,请求着他,吻向他,歌声在发颤:“我需要你来放慢我的脚步,就告诉我吧,我需要你来放慢我的脚步……让我慢下来……”

    叶惟突然猛地一下甩开她的手,凌乱的后退一步,面红耳赤的怒吼:“够了!!!!!!”

    “这个世界的喧嚣正让我深陷,时钟在匆赶,我希望我能停下它,只是需要呼吸。”艾米轻轻的唱着,再一次向他伸出右手,双眸泛起泪光,歌声依然满是真挚:“谁,请你了,让我慢下来……”

    “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不是!!!”叶惟失控的吼喊,“你想给我洗脑?这他马的一个月,你每天都想给我洗脑,你谁啊!你什么都不是!我早就说了,我们不是认真的,为什么你要这样?”

    他满脸通红,眼睛也发红,看着艾米那双涌着泪水的眸子,深呼吸了下,沉声道:“错在我。这个错误是我开始的,我也没有及时去结束它,我对不起!”

    “惟……”

    “别,就是别!你知道吗,我们是个错误,我们待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错误!!!”

    “我受够了,就今天,结束!”叶惟后退着身子,举起着双手,“不管你想什么,不管你说什么,结束!全都结束了。艾米,我一开始就说过……我的错,我是个坏人!但是我没事。你有事吗?你自找的。艾米,游戏结束了。”

    “这是你的想法?”艾米哽咽的问道,“这是你的心意?错误?结束?”

    “是的,你该死的正确。”叶惟冷着脸转身走去。

    艾米望着他的背影,“你再回答我一遍,这是你的真心实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