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周日上午的圣莫尼卡第三步行街上颇多来往的游人,人工制作的植物恐龙设在街中,各种商店林立在街道两边,书店、衣服店、艺术品店等,逛累了就到咖啡厅、饮品店、餐厅休憩,欢度悠闲的周末时光。

    叶惟和艾米漫步在街上,这是两人时隔近两个月一起出街玩,说说笑笑间,走进了他们都想光顾的一家音像店金字塔音像。

    这家店时常有难得的新旧光盘、磁带和黑胶唱片,对于喜爱听老歌的两人,这里永远都是个未知宝藏,没人知道这一次走进去,会不会淘到什么新到的珍贵旧唱片。

    音像店里的顾客不是很多,零星的站在一排排满置的音像架前挑选着心头好。

    两人进店后直奔老歌的区域,望见那些包装陈旧却显得特别精美的唱片,都加快了脚步,几乎是直扑过去。

    “哇噢!!!看我找到什么?”在60年代经典货架前刚刚驻足,叶惟就惊喜地拿起一张黑胶唱片,“琼-贝兹的《donna-donna》!45转。不管多贵,买了,我可以连续听上它一整天!”

    “噢!”艾米顿时奔去,“给我看看!”她激动得有点脸红,这是首超经典的民谣,也是犹太民族的伤歌。她拿过唱片抚着牛皮纸封套,不由地轻喃:“多娜,多娜,多娜,多娜,多娜……”

    “别把你的口水溅下去,那是我的。”叶惟说。

    “我们的。”艾米笑着唱。

    “是我的,就算我们结了婚,当我们离婚,它也是我的。”叶惟抢回她手中的唱片,哼唱着:“多娜,多娜,多娜……”

    艾米瞪瞪他,到50年代的货架上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她突然惊呼:“噢我的天,多丽丝-戴的《que-色ra-色ra》!我们今天是走什么运了!?”她拿起一张封套印有多丽丝-戴年轻肖像的黑胶唱片。

    “你跟我开玩笑吗?”那边的叶惟疯叫着奔来,一看连忙从她手中夺过,“哈哈,这是我的,这张我绝对不能让给你。”

    开什么玩笑,《que-色ra-色ra》!希区柯克的《擒凶记》里的经典配曲,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

    艾米的左手撑着腰,皱眉的瞪着他,摊着右手掌。

    “你不可能比我更爱《que-色ra-色ra》,我是希区柯克的大粉丝,我也是多丽丝-戴的大粉丝。”叶惟紧抱着两张唱片,“你说得出这首歌拿的是第几届奥斯卡吗?你说不出。”

    “不只有你是多丽丝-戴的粉丝。”艾米转眸的想了会,在叶惟的取笑声中,她说道:“第29届。”看到他一愣,她吐舌的道:“我对数字很敏感的,我想过当一个数学家。还给我!”

    “不给,你能怎么?”叶惟大笑。

    “你要学会放手!”艾米微嗔。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你。”叶惟转身继续挑选,继续哼唱:“多娜,多娜,多娜……”

    “耍赖皮!”艾米生气地一甩双手,他无动于衷,她笑了。

    两人逛了一圈,当走出音像店时真是满载而归,除了那两张宝贵的唱片,还买了一些其它经典。奇怪的是他们的品味都差不多,这让每张唱片的归属都有笑语争执。

    刚在第三街接着逛,突然间,叶惟敏锐的注意到什么,无奈道:“他马的狗仔队。”

    艾米听了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街道对面,果然见有人拿着摄影相机朝他们拍,她立时也颦起眉头,“他们真无处不在。”

    “我们被跟踪了。”叶惟说,“走吧,换个地儿玩。”

    ……

    周日下午的盖蒂中心挺热闹,游人们游玩在中心花园,游玩在博物馆院落,闲歇在餐馆和咖啡馆。

    盖蒂中心藏画丰富,有达-芬奇、伦勃朗、莫奈、梵高等人的画作,也有两万多幅从19世纪早期到目前的摄影及相关的优秀作品,还有精美的雕刻、陶艺等艺术品,令爱好者流连忘返。

    一处绘画陈列室里十分安静,游客们观赏着挂在墙上的珍稀杰作。

    在“印象派之父”克劳德-莫奈的画作《麦堆,雪景,清晨》(orning)前面,叶惟和艾米都双手环胸的看着。

    两人静静的,旁边有游客走过,也不影响他们的欣赏。

    “很美丽不是吗。”

    “这种破碎的笔触真的充满朦胧美。”叶惟感触说,看得很享受,莫奈的画就是越看越轻松。

    艾米也是陶醉,她虽然没有他在绘画方面的造诣,但看画就像听音乐,最重要是去感受。她说道:“它的色彩很美。”

    “是啊,色彩很美,它的变化更迷人。”叶惟一边欣赏,一边道:“这是画的清晨,但光线色彩看上去又像黄昏,天空和雪地互相渗透,你看看,它们的粉色形成反射,交错、浑然一体。”

    艾米点点头,“雪地的线条形状很棒。”

    “这又是莫奈的高明之处。”叶惟看看她,“那些不是简单的斑点,他捕捉到了细微的光线创造出这些坚实的线条,非常不容易,而且两个麦堆的倒影造成不同的力量。你感觉怎么样?”

    “温暖,但又清冷。”艾米感受着说。

    “你有没有感到吹过一阵凉风?”叶惟问。艾米点头道:“我感觉到了,像阳光温暖,但有一阵风带来了清冷。”

    叶惟笑赞道:“所以这幅画是活的、动的、多样性的,它的光、它的风都在不断地变化,表现的氛围也在变幻。看着像温暖,又像寒冷;看着像柔和,又像凛冽;像粗犷,可是又那么细致,真美。”

    艾米转眸看着他,他那投入在艺术感知中的样子也真美,她的神采为之灿烂,心中泛着甜意。

    “莫奈画了很多麦堆,但我最喜欢这一幅。”叶惟思索起什么,“变化,一个令人敬畏的东西。”

    “好在黑夜过去了,清晨到来。”艾米挽住他的右手臂,往外边走去,“我们去看梵高。”

    叶惟好笑说:“我就是上了这个王八蛋的当学的画画。”艾米饶有兴趣:“怎么?”叶惟笑道:“小时候我看他的画和我画的儿童画没什么分别啊,他的《鸢尾花》卖了5300万美元!就是5300万,我记得牢牢的。”

    “但直到我长大了,别人才告诉我。”他做了个憎恶的表情,“梵高没有花到一美仙,他死了他的画才值钱。”

    他看向她的笑脸,“我画给你的画,你藏好了,谁知道以后值多少?我想1000万总是有的,还说我欠你。”

    艾米嗔道:“你死了,我也死了,花不到那钱。”

    “不一定,哈佛大学最新研究表明,女性的寿命一般比男性长。两岁的距离不大,你有机会的。”

    “17个月!”

    ……

    “不要再逃避了,伊芙,你这一生都在逃避。”

    “我……我不能呼吸了……哮喘,在我小时候……”

    amc影城的《v字仇杀队》放映厅里气氛紧张,大银幕中娜塔丽-波特曼饰演的已是光头造型的“伊芙”正痛苦得喘不过气,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的v正指引着她。

    影厅坐了一小半的观众,这部r级科幻惊悚剧情片已经上映第三周了,2900多家北美影院还有得看。

    叶惟和艾米坐在第五排的中间靠左边。

    开场到现在快一个半小时,放在俩椅子之间扶手的一桶爆米花还剩有大半,只有他吃,她不能吃麸质食品。但他也没怎么吃,两人观影都全情投入,这又是一部好电影就更加入神了。

    “听我说,伊芙,现在也许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你要认真面对。他们从你身边夺走了你的父母,他们从你身边夺走了你的哥哥,他们把你关在牢房里,夺去了除生命以外的一切。而你曾经相信什么都没有了,对吧?”

    银幕中v继续指引着伊芙,她既痛苦又迷茫,痛哭流涕的挣扎在一个未知的边缘。

    “你相信你拥有的只剩下生命,其实不是的,你发现了还有一些别的。在那间牢房里,你发现了对你来说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当他们威胁你,如果你不说出他们想要的就杀死你的时候,你告诉他们,你宁可死。”

    这时候,两人都往爆米花桶去拿爆米花,手指碰到了一起。

    艾米拿起一块爆米花喂到叶惟的嘴边,他吃过,她凑来轻声道:“总有些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但不只是自由,是不?”

    “是的,还有爆米花。”叶惟嚼着说。

    “每个人都有那种时候,困在一间牢房中,受尽折磨,不断地失去,直至认清了自我,还有敢于走出牢房。其实所有的障碍和恐惧都只是你自以为真的假象而已。”艾米轻喃说着,握着他的手。

    叶惟咧嘴的笑了:“你什么时候当起魅影了?”

    “我不是。”艾米又给他喂爆米花。

    与此同时,大银幕中,伊芙哭落着眼泪,v继续说:“你直面了死亡,伊芙,你沉着而平静,试着再体验一下当时的感觉。”

    “噢天啊……我感到……”伊芙竭力地压着哭声,渐渐地停下,回想感受起了当时。

    “什么?”v问。

    “我头晕。我需要空气。请你了,我要到外面去。”伊芙无力的说。

    v抚着她哭红的脸庞,说道:“那边有个电梯,可以通向屋顶。”

    镜头一切,在哀壮的配乐下,v和伊芙来到了风雨交加之中的屋顶。v要为她披上外套,身着囚衣的伊芙却迷茫地走了开去,雨水打湿着她的光头、她的脸庞和她整个人,她轻声道:“上帝就在雨中。”

    一个随雨水俯视而下的上帝视角镜头,对准着她的脑袋。

    在v的注目中,伊芙走到了屋顶的围栏边,望着大雨磅礴中的灰暗伦敦。蒙太奇镜头,当初的v焚烧在熊熊烈焰中。伊芙闭目地抬起了头,笑了出声,她张开了双手,又哭又笑。

    这一刻,沐浴在雨水之中的伊芙,与燃烧在烈火之中的v,合二为一,都举起着双手,大喊出声!

    大银幕前的观众们也都激动起来,艾米凝着眸子,看着伊芙迎来新生,她突破了以前的自我。

    “做得好。”叶惟有点眼眶泛泪,被电影的力量冲腾着内心,他对艾米说道:“上帝已死!”

    听他这么一说,艾米恍然大悟,“上帝就在雨中”并不是指伊芙接受上帝的洗礼,而是……再大的雨也浇不灭身心已经燃起的烈火,没用的,上帝已死!

    上帝已死,权威已死,我们自己就是自己的新上帝我们的思想。

    她看看他,他当然比她更加看懂电影了,他是电影天才呢。可惜人的自我、思想不是看一部电影就能清晰明了,有时候行,有时候不行,电影的力量还没有那么大。

    《v字仇杀队》继续放映了40分钟,在极具震撼力的结局后,放映厅在一小片掌声中散场了。

    两人意犹未尽地离开放映厅,走在过道中,叶惟一个劲的说着“酷,太他马酷了”,好像就只有这么点浅薄的观影感想。

    艾米笑问道:“你得到什么觉悟了吗?”

    “还好吧。”叶惟耸肩,“你知道,我想起了琼-贝兹的一首歌。”艾米瞪目的讶说:“那首。”

    叶惟皱眉道:“以前我痛恨,现在我试图去理解,反正我是个中国粉丝,那里每年都更好,这很棒。政治,谁说得清楚?政治里没有绝对,什么国家都一样,美国做的坏事多了去了。但无政府主义行得通吗?我又深表怀疑。”

    他笑了笑,“所以我认为这是一部有趣的邪典电影,距离伟大还不够,不过我已经成了它的教徒!管那么多,太酷了,我要买一个v那样的面具,哈哈哈!”

    两人笑谈着来到影城的售票大厅,来往的顾客不少,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往外面走去。

    “正好我也叫v。你呢?”叶惟笑说。

    “我不会削光头的。”艾米坚决说不。

    叶惟心领神会到她带有醋意的玩笑,不禁哈哈笑出来:“如果我想操娜塔丽-波特曼,我有她的号码,我会直接向她进攻,用不着你扮演。但是……”他一笑,“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有点怕她。”

    “什么?”艾米惊讶,“viy也有害怕的女生?”

    “老天,那是阿米达拉女王,黑武士都怕她,我为什么不能怕她?”叶惟白了艾米一眼,“她还比我大7岁!”

    艾米拖住他的手,故作严肃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下回我遇着波特曼,我就问她‘viy怕你,你做过什么了?’”

    叶惟大笑,挣开手搂着她的肩膀,一边走出影城,一边笑道:“记得还要告诉她,别相信莱昂,只有男人的人生才总是这么hard,女人不是。”

    这真要看过《这个杀手不太冷》才知道他在说什么笑,艾米是看过的,美脸的神情古怪,“你在想什么?”

    “不是因为她,因为你,你让我感到很艰难。”叶惟感慨的叹息,“女人天生就有这两项本事:一,让男人感到hard;二,让男人感到hard。”

    艾米失笑地打他,忍不住地大笑:“你毁了一句经典台词!”

    “我的荣幸。”

    ……

    夜幕下的洛杉矶,海风吹拂着圣莫尼卡,一所高档住宅的客厅里正进行着一场打斗。

    “你死定了,艾曼妞,吃我这一招,熊鬼神拳!”

    “迷ss!我也不知道这叫什么,看我的脚!”

    “啊……这是白鷺下段脚,太伤了!”

    液晶大电视屏幕里是《铁拳5》的战斗画面,旁边放着的一台ps2连着的两只黑手柄,分别被坐在前方的米色双人布艺沙发的叶惟和艾米拿着,他操纵着“熊猫”,她操纵着“风间飞鸟”,正打得激烈。

    吃了一脚,熊猫的血量已经所剩不多,艾米毫不客气的连连按动,最后一掌把熊猫劈倒。

    看着风间飞鸟做起胜利动作,叶惟一声惨叫,无力的靠着她。

    “哈哈哈!”艾米笑得调侃,肩膀甩开他,嗔说:“你就是打不过女生!”

    一开始叶惟还能轻松地赢她,可是赢了几场之后,他就被她压制着打了。她学得真快!也是因为他日子过得太忙,很久没有打机了,水平下降了不少。

    “我要复仇。”叶惟坐下身子,闷声道:“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太可恶了,你是个女生,怎么能这么擅长电子游戏?”

    “可能是因为我的手指灵活。”艾米微笑示人,“手柄才几个键,十个都不到,钢琴有88个键。”

    “ok,艾米-贝多芬,你怎么成的聋子?是被打的吧!”叶惟大喊着重选着人物,“我最拿手的是大威廉姆斯,我会把你当达文波特打的。”他说着选用了“妮娜-威廉姆斯”。

    艾米俏皮的眨巴大眼睛,“来吧。”她继续使用风间飞鸟。

    “我的前女友找你晦气来了,死!!!!!!”格斗刚一开始,叶惟疯狂大吼地疯按着手柄,电视屏幕里的妮娜发起猛烈的攻势,顿时间压着风间飞鸟来打。

    艾米什么都没说,平静地按着手柄,从下风抓住机会转为上风,很快以一记大招拿下胜利,她笑道:“不好意思,又赢了。”

    “……你不能用风间飞鸟。”叶惟有了新主意,“这次我用风间飞鸟,你用王惊雷。”

    “随便用什么。”艾米当下选了王惊雷。

    一场激战又开始了。

    “看掌,哈哈!死变态老头,想非礼我?去死吧!”

    “惟,人生总是这么强弱分明?还是只有打《铁拳5》的时候?你完了。”

    没一会儿,王惊雷做起了胜利动作。

    叶惟愕然的看向艾米,“这不可能,你连王惊雷都会用,这不可能。”他皱起眉,“除非……你不是菜鸟。”艾米露齿笑道:“我没说我是,我有说吗?你以为而已。”

    “看来只能来一场真人格斗了。”叶惟扔掉手柄,箍抱住了她,要把她往地板一起摔滚去。艾米挣扎不已,看着他,笑叫着:“你不怕邻居报警了?”

    “警察来了也是抓走你,是你家暴!”

第439章 长腿盲蛛    3月11日那天,艾梅柏当即离开夏威夷回去洛杉矶,遵照叶惟说的修习起了《演员自我修养》,同时继续打拼演艺事业。

    她决定加盟《男孩都爱曼迪-莱恩》演女主角,这是新独立公司“乘员电影”的75万预算的b级恐怖片项目,北美影院发行基本无望,主打影碟和海外版权销售。随时的影像废品。

    此前她因为德州背景的优势和小有的名气,已经是试镜领跑者,成了viy绯闻女友后,在这种项目里更成了大明星般的人物。

    但她一直让经纪人拖着,原以为可以出演叶惟的电影……现在只能演这个了。

    加盟前她问过叶惟的意见,他说“有电影演就演,多锻炼演技,你有什么可输的,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说不定就成功了呢?艾梅柏也这么想,总比什么都不演好。

    《男孩都爱曼迪-莱恩》4月在德州拍摄,而叶惟也4月回洛杉矶。

    她不想离开他,尽管他不给她角色,却给了她很多,没有人能像他那么慷慨,而且跟他一起让她的名气涨了不少,试过几次走在街上有狗仔队拍她,这在以前真是不可想象。

    她还能学习,她还有机会,她也喜欢他,和他约会很有趣很欢愉。

    艾梅柏每天都给叶惟发短信,用手机自拍些性感照发给他,别让他忘了艾梅柏-希尔德这一号人,但叶惟很少回复。

    4月1日这天傍晚,在她兴奋的心情中,他来到了她的公寓。本以为会有一场欢爱,可是没有发生。他看上去心情低落,却又不想要,做的、吹的、什么都不要。

    他只是考了一番她的自学成果,似乎还算满意,说“继续努力吧,演你的电影去,演完再说。”然后就走了。

    第二天,艾梅柏不安的启程回去德州。这次要在德州待上一个月,近两个月没做,她在他的女人里排到第几了?会不会回来时,已经不再有她的位置?她心里没底。

    女主角总是要演的,虽然看剧本就感觉一般,但这就是她能有的机会。

    真不知道“克莱丽莎”会是哪个幸运儿?

    ……

    愚人节周末刚过,viy选秀会方公布了新消息!

    接替坎迪丝-阿科拉出演“克莱丽莎”的少女是:玛歌特-罗比。

    谁是玛歌特-罗比?媒体大众关注者们面面相觑,没有人听说过。

    现在这个人选之所以受人瞩目,并不是因为“克莱丽莎”有多么重要,而是在影迷们眼里,viy选秀会已经是一场真人秀,未来女孩十人队的任何一员都值得关注。

    但还以为叶惟会被“叛君者”阿科拉气坏,再全力邀请一位少女明星像布蕾克-莱弗利来演的影迷们失望了。

    只是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全新人。

    viy选秀会公布的资料是这样的:1990年7月2日,玛歌特-罗比出生于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州的黄金海岸,她是萨默塞特学院的高中生,在学校有学习戏剧,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表演经历,一片空白。

    她的成长背景倒是令影迷们大呼有趣。玛歌特自小父母离异,她有个哥哥、姐姐和弟弟,四人都由单亲妈妈沙利尔-凯斯勒抚养。她母亲是一位理疗医生,她父亲则是一位农场主,玛歌特从小在祖父母的农场度过很多岁月。

    是不是似曾相识?

    媒体影迷们都提起了几个名字,茉迪-赛明顿,艾丽西卡-维坎德。詹妮弗-劳伦斯?

    这些少女的成长背景有着一个个交叉的共同点,父母离异,农场,还有……医生的女儿!

    走了一个心胸外科医生的女儿,来了一个理疗科医生的女儿。

    有媒体打趣,这是叶惟做完换心手术要做理疗;也有说什么是viy未来女孩:“你是父母离异、成长在农场、没有演过戏、不是加州人的医生女儿。”

    玛歌特-罗比全中。

    在公布的几张照片里,虽然玛歌特现在还不到16岁,但已经长得十分成熟,说她18岁、20岁都没有问题。一头长金发,蓝色大眼睛,167cm的高挑身材,性感的气质。

    相比偏向清秀的阿科拉,她是妩媚娇冶,有一份复古的美艳,并不是梦露的风格,而是金-诺瓦克。

    大银幕的未来?影迷们不太相信,看着就像个《花花公子》女郎,显然viy成了个卡萨诺瓦后,口味都变了。也有人们喜欢玛歌特多过阿科拉,甚至已给她起了个响当当的绰号“护国者”。

    除了发些《灵魂冲浪人》拍摄日志、有段时间没说什么的viy,因为这件事,终于在其博客上发了一篇简短的新日志:

    “margot-rob逼e,let‘s-go-get-it,i-have-every-confidence-in-诱。”

    (玛歌特-罗比,加油吧,我对你非常有信心。)

    ……

    家里的经济情况很拮据,萨默塞特学院是私立学校,又需要高昂的学费。

    父亲那边指望不上,玛歌特自小就和父亲没什么接触,为了分担家中的财务压力,她今年起同时做着三份兼职,她的兄弟姐妹也是这样。

    虽然生活艰难,谁没有点梦想呢,她也是有的,计划着从高中毕业后,就搬去墨尔本开展演艺事业,先当个演员,然后是澳大利亚的新星演员,再到美国好莱坞闯荡,演最好的电影……

    不过都只是想想而已,她的一天就是上学、兼职,或者不上学、全工作。

    去年底viy选秀会突然出现了。

    在澳大利亚,叶惟的知名度一般般,现在奥斯卡后高了些。玛歌特知道viy是因为《婚期将至》,不算是粉丝,没那么多时间去追星,却一直很佩服这人,他越厉害,她越佩服。

    选秀会当然要参加,这就像一场灰姑娘的舞会,随时能今年就成为大明星。

    但玛歌特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思,她都不清楚自己的简历是否正规就投了过去,照片用的是去年的学校年鉴照。没想到过了些天,选秀会发来回复,她通过了简历关!可以到洛杉矶参加面试!

    然而到洛杉矶的来回机票就要二千多澳元,食宿等方面也要钱。

    玛歌特没有钱去,家人并不知道这回事,说了又能怎么样,因为她一个白日梦就花掉几千块?家里负担不起。她成了选秀会缺席的人。选秀会那个周末,白天还是去当侍应,晚上回到家,她就躲在被窝里哭。

    她听说了茉迪-赛明顿的故事,听说viy对那些受骗少女是多么爱护,但是不包括澳大利亚,他都不知道她这个人。

    哭了两天后,玛歌特给选秀会发去了一封邮件,说清楚自己是因为没有钱前往美国才会缺席,非常抱歉和遗憾。还不知发了什么疯,最后说希望能转告叶惟:“我这个玛姬不会被贫穷这只恶魔击败。”

    选秀会回复了,说如果有什么机会会通知她。那是官方自动回复而已,她知道。

    玛歌特的生活一切如常,除了每天关心着选秀会的新闻情况。

    人选名单公布出来了,有好几个是全新人,有两个农场女孩,她不由感觉,自己原本是有机会的。viy说“她们是未来”,但不是你。难过有什么用,她痛恨自己的贫穷,以后一定不要再穷!

    生活就是意想不到……澳洲时间3月12号周日那天,突然有一个电话打来,玛歌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通电话,叶惟打来的电话,那是在下午4:16,她在海滩的冲浪用品店兼职着售货员。

    “你好,玛歌特-罗比?我是叶惟。”

    玛歌特听得傻了,真是叶惟的声音,她只能说出:“是的,是我。”

    “啊……天啊。”那边叶惟忽然发出舒畅的轻叫声,好像在……他随即又说:“不好意思,我在做着热石spa,这spa太棒了,有机会你真该来试试,夏威夷可爱岛威斯汀普林斯维尔海滨度假村,太棒了。”

    “噢好的,叶先生,你打给我是?”玛歌特完全蒙了,不懂怎么和对方说话。

    “叫我惟,我们这边坎迪丝-阿科拉辞演了,你很快会看到新闻的,她的角色‘克莱丽莎’要重新定人选。玛姬,我知道你的情况,我想给你一个机会,有兴趣吗?”

    “是的!!!”玛歌特毫不犹豫,只凭着本能反应回答,“我该怎么做?”

    “那你等我们的安排,不用你出钱。你的外形很好,能不能演就看你的实力了。我在夏威夷拍电影,没空亲自招待你,但我会看你的试镜录像的,所以加油吧。先就这样,再见。啊啊……”

    “再见,谢谢你。”

    在viy的畅快声中,通话结束了,玛歌特激动尖叫了出声!

    商店里众人愕然的看着她,老板一脸怒气,可他们知道什么,她要去美国了!

    选秀会果然次天就联系上来,是真的,往返洛杉矶的机票、四星级酒店高级双人客房包食宿一周、景点游玩安排,还有到斯台普斯球馆看一场nba比赛,3月日的湖人队vs国王队,靠近场边座的好座位。

    她的母亲可以随行!

    发生什么事了?玛歌特不清楚,才知情的家人们都难以置信,会不会是诈骗?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是真的!真的邮件、真的联系,3月19日,她在母亲的陪伴下前去美国,开启了一周的梦幻旅程。

    她在选角导演艾维-考夫曼的主持下完成试镜,然后就等待结果,与母亲去游玩了很多地方,好莱坞、比弗利山、圣莫尼卡……去看了球赛。在24日那天,有结果了,viy满意她的试镜表现,她能演“克莱丽莎”。

    签意向合同、拿到筹备和学习的材料,以及“viy奖学金”,她再不懂行情也明白这是叶惟送钱给她,他致电给她说让她安心准备,打一份闲散兼职就好,他不容商量的说:“拿着,你是我的演员了,我不能让其它工作抢走你的时间。”

    母亲不想接受这份恩惠,玛歌特接受了,奖学金不但能让她轻松下来,能在学业方面投入更多,也能让家里宽余不少。

    “你不用记着感激我,我每年做上百万慈善,但帮助的是我不认识的人,现在我只是帮助了一位我认识的人而已。”

    叶惟这么说。怎么能不感激呢?美国媒体都说如今的viy是花花公子,玛歌特却感觉他是“长腿盲蛛”,而她是茱蒂……

    呵呵,daddy-long-legs,似乎像sugar-daddy,才不是,viy不花钱要什么年轻美女都有,他是长腿盲蛛杰维少爷。

    感谢坎迪丝-阿科拉对杰维少爷的背叛!

    玛歌特想,才有了她的机会,像茱蒂那样努力,是对自己和对恩人最好的回报。

    25日晚返程回去澳大利亚,玛歌特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哭得像失败而归。她的心情无法言说,最遗憾没能和叶惟见上一面,要等到《可爱的骨头》拍摄期了。

    ……

    viy回到洛杉矶,全城的狗仔们欢欣鼓舞,说意料之中说意外都可以的第一单八卦新闻:叶惟和艾米-罗森出街了!

    4月2日星期天,两人被拍到现身于圣莫尼卡第三街游玩,虽然没什么亲昵举止,却绝不是刚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有说有笑的,罗森更满脸的情意。

    还没有散!

    许久没有两人的约会讯息,叶惟的花边又传个不停,经过斯嘉丽-约翰逊的落实交往,外界一度传言两人已经散了。但没有。叶惟一回来就和艾米-罗森约会,果然她才是viy正牌女友?

    好事者们很八卦,艾丽斯-西伯德的八卦则迫于无奈,她也想知道叶惟近来怎么了!

    之前得知坎迪丝-阿科拉退出,西伯德就打给她询问过原因,她是很喜欢坎迪丝的,大方得体、才华出众的好女孩。听了坎迪丝说“舆论压力”后,她没有话可说,只庆幸伊丽莎白-奥尔森几人没有想退出。

    现在的叶惟,西伯德也不喜欢,这不是她欣赏的叶惟,也不是她心目中的雷。

    当初是因为他情真意切,他的正直、对tlb的理解和爱惜,又那么适合演雷,她才把版权交托给他。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他变成了这样。也许是处于人生的艰难时期,也许就是变了。

    如果问有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西伯德会说有一些。

    人到中年有家室妻儿的彼得-杰克逊的状态会更稳定,她之前也知道,杰克逊也说过“叶惟是个天才,他也是个年轻人,他的问题炸弹是我的十倍百倍那么多。”

    回想起来,她和丈夫都颇有点中了惟格的迷魂汤。

    现在拿回售出的版权是不可能的了,劝又不好劝惟格什么,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工作上依然专业,没有违反任何关于改编、选角、制片的合同条款。他只是年少风流,并且达不到损害tlb名誉的程度。

    西伯德真的管不了,也不是改编团队的一员,更不参与制片工作,只能看着。

    只能祈祷自己的血泪之作还是会有好结果,她可能一辈子写得最好的书就是《可爱的骨头》了。

    viy,别毁了它。

    ……

    杜晨-科洛斯有些不满,那死小子回来洛杉矶好几天了,还没有找过她。她做模特工作要时常飞来飞去,回欧洲、纽约等,在洛杉矶的时间本就不多,四月初专程为了他待在la,他却似乎不想见她。

    “你还要不要我了?我很饿!”她不得不发脾气。

    “先过几天。”他在电话里说,“这几天我很忙。”

    虽然因为和他的绯闻,她的名声大振,在维多利亚的秘密天使候选人最为亮眼,但她不是一定需要。

    模特界的竞争是非常残酷的,每年都有超过800名全球知名模特申请为维密走秀,最终赢得试镜而入选的只有10-20人。她去年就成功了,今年有信心继续,继而成为一位世界级超模。

    现在是怎么都有了点感情,越来越受不了他的花心,她想自己是吃醋了。

    “你不就是和艾米-罗森去玩吗?怎么了,你让她霸占着了?是你就告诉我,我找别人去。”

    “杜晨,过几天,到时候我一次喂饱你,让你饱到吐,行吗。”

    “你最好快点!”

    “不,快点不是我的风格。”

    ※※

    三月末的时候,艾米刚刚回到纽约曼哈顿,又准备去洛杉矶。之前哥大的春假她独自去了佛罗里达旅游散心,叶惟和斯嘉丽-约翰逊的事真是气着她了,什么“激情邂逅”,像金球奖那夜吗?他总是那样猎艳吗?

    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斯嘉丽那里有两个金球奖,我拿不到奥斯卡,只好拿金球去了,就这回事。”

    艾米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他在她面前,真难保会不会揍他。

    斯嘉丽-约翰逊很快放弃了。可是她呢?到底行不行?艾米也是迷茫。

    她和妈妈亲密无间,这天把新情况和自己的心思又和妈妈说了:

    “我不想放弃,他好的时候真的好极了,那是我想去爱他、嫁给他的一个人。我们也非常搭配,什么都合得来。

    但他一直放不下他的两位前女友,我知道的,他不想接受我是因为接受了我,就等于放下她们了,他不想。特别是其中一位,我不完全确定是谁。他表现得像个混蛋,骗着别人和他自己,像他在迷恋现在的混蛋生活才不接受我,不是的……”

    “尽你最大的能力和宽容去爱他,给他一段时间。如果还不行,艾米,你也要学会放手。”妈妈鼓励说。

    “……那就,一个月!我要修好他。”艾米的双眸闪烁着亮光,“我有信心,一个喜欢听卡朋特的人,会顽固,但不会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