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伙儿,你们在做什么?”

    “很明显的,社区服务,我们要凭这个项目填在我们的大学申请表格的社区服务栏上。惟哥,你看呢?”

    下午五点多的天空一片晴朗,星期六的圣莫尼卡海滩尤为热闹,游人随处可见。在东边靠近威尼斯海滩一处,叶惟找到了五位老友,列夫、巴德、陈诺、李明、科尔温。

    科尔温拿着摄影相机,李明拿着装垃圾的白色塑料袋,巴德拿着垃圾钳,一看就是在捡垃圾。

    听到列夫的话,叶惟怔了怔,“海滩环保?有点普通了吧?”

    “哈哈哈!”除了科尔温,四人都乐笑了起来,列夫兴高的道:“这是个大计划,你看看这家伙。”他指向面无表情的科尔温,又道:“我们的目标是办一个摄影展,主题是有垃圾和没有垃圾,到时候再起个艺术性的名字。我们展出的就是环保前后的对比照片,海滩、公园、居民区、学校、城市街道……各个的地方。”

    众人都兴冲冲的点头,科尔温径自拍了一张大海。叶惟听着问:“然后?”

    “然后是重头戏。”列夫激动得大鼻子发红,“这不是普通的摄影展,这是个慈善募捐摄影展,所有的善款都会捐给环保慈善机构。募捐金额的目标是!”

    四人齐声地喊道:“50万美元,哈哈!”

    “所以这是你们组织的项目。”叶惟若有所思。

    “但这还不是最酷的。”列夫看看左右几人,乐道:“我们在学校创建了一个新的慈善服务机构‘透过镜头’,把这个项目一代代做下去!用镜头去纪录这座城市的环保变化。”他说罢,众人纷纷击掌,科尔温也伸手去击。

    叶惟也伸着右手,“所以这不是追梦联盟的项目。”

    “……”列夫的手掌停了停,和他击了下,解释道:“惟哥,追梦联盟太大了,也太代表你了。我们当然会把众筹拍《阳光小美女》填到成就里去,但我们需要一个更能突出我们五个人的能力的社团和社区服务。”

    巴德也说道:“是啊!你不在,吉娅大师不在,莉莉也不在,我们没有人有能力办一个能让大家都受益的项目,追梦联盟现在不行……”

    众人的眼神都横向巴德,这让他的肥大嘴巴也感到不妥地停下。

    “怎么了?”叶惟皱眉问道,“有什么不能说?”

    先说话的是科尔温:“每个人都要为简历奋斗,都要突出自己的独特。”列夫接话说:“追梦联盟就像是《老友记》里面的咖啡馆,我们有空会去坐坐、聊几句,但有不同的工作。”

    “就像欧盟解体。”巴德说。列夫让他闭嘴:“欧盟还好好的。”巴德说:“迟早会的。”陈诺要说话:“从数学的角度……”

    叶惟环顾他们,不由的微笑,“酷……为什么我今天才听说?这个项目?”

    “惟哥,你那么忙!你忙的可是大生意,哪有时间管我们这些小事。”列夫满脸的羡慕,众人或多或少的也有羡慕。

    “我不那么认为,兄弟们。”叶惟耸肩地一笑,“还有我重申一遍,我和斯嘉丽-约翰逊没有怎么样。”

    “明白,明白。”列夫以手掌向着叶惟,“看到没有,这就是情场浪子!斯嘉丽-约翰逊?那又怎么样!惟哥,你真帅!”

    众人笑谈着走向威尼斯海滩木板道那边,周围的游人更多,不少的太阳伞和沙滩椅。

    游客多就意味着垃圾多,沙滩上到处有零星的矿泉水瓶、塑料袋等物,五人继续着此前的工作,拍照片、拾垃圾、又拍照片,有只有景象的,也有有人入框的,还设计了个“拒绝不环保”的标志,双手以爱的手势拼凑一起作镜头状。

    忙活了一阵子,众人又捡满一袋垃圾,纷纷大笑庆祝。

    叶惟也在笑,提议道:“今晚我们出去玩?打球?打游戏机?”

    “……”众人都没有应声,列夫说道:“惟哥,我们晚上都要回去学校参加活动。”

    “噢拜托,社交的?”叶惟笑问。

    陈诺推了推黑框眼镜,这回率先答道:“我的是学习聚会。惟哥,你知道的,我要进常青藤盟校,目标是哈佛大学。我得争取到下学年高级指导研究的项目,竞争很激烈。玩的时间真的不多,抱歉。”

    李明也道:“我在争取下年级的海外学年,我想到法国去。”

    “我真不知道法国有什么好,连我都不回去。”列夫说。叶惟笑说:“法国美女多,又热情,对吧。”李明干笑。巴德嚷嚷道:“我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可也快疯了,我准备去看心理医生,给我弄个adhd的病……”

    “嘿!”叶惟打断,“巴德,那样不酷。”

    “不酷?惟哥,考试考砸了才不酷。”巴德不服气。列夫小声的道:“哥儿们,我知道几个人没有adhd但在吃利他林,他们告诉我那种感觉……”

    众人望着他,叶惟皱眉,陈诺的眼镜似有亮光,列夫继续道:“也许那就是嗨!心无杂念,注意力高度集中,看书、温习的效果明显更好更快了,像自行车变成跑车,好像都成了天才。”

    “哇噢。”陈诺感叹。

    “你没有adhd但吃利他林,那就是吃兴奋剂!”叶惟有些严肃,“这种风气会对真正的adhd患者造成很多伤害。”

    众人面面相觑,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

    “惟哥,你不理解的。”列夫拍拍叶惟的肩膀,正经的说:“公立学校学生抽大麻,私立学校学生嗑利他林,全美都这样。我们不是天才,周围每个人都拼足了劲,不跟着就掉到不知哪去了。但我们还是想想而已,我没吃!”

    科尔温出声道:“不包括我,我支持惟。”

    “这样做是卑鄙……”列夫还在说。

    “惟哥!你看我是不是瘦了?”巴德大声问道。众人停下脚步,叶惟打量了他几眼,“好像是瘦了些,怎么回事?”

    巴德的话声沉闷:“凌晨1点睡觉,早上6点起来,忙到现在,这就是怎么回事。咖啡、茶、红牛,下一步利他林,这就是怎么回事。我今年来瘦了10斤,这就是怎么回事!”

    陈诺深有同感的叹道:“我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好好睡觉了。”叶惟讶然:“不是刚放春假吗?”陈诺顿时也讶然:“惟哥,11年级了,我是个呆子,我在数学训练营过的春假。”

    “唉!有时候我想。”列夫无语的样子,顿了几秒又道:“为什么我的父母是中产阶级。如果他们是大富翁,我没事;如果他们是穷鬼,我也没事,在公立学校玩着呢。为什么把我扔进哈佛-西湖……”

    “常春藤联盟+麻省理工+斯坦福的录取率,去年全美最佳高中前30平均是28%,我们学校是32%。”陈诺说出准确的数据,“校长说,你们的学长们付出了他们的努力,你们呢?”

    “我们也可以。”众人纷纷说,一个口号。

    列夫看着沉默的叶惟,宽慰道:“惟哥,你已经上岸了,你这两年努力的比我们加起来都多,过上了酷毙的生活,哈哈!”众人也都乐笑了,列夫嘿嘿道:“给我们讲讲那些美女?绝对不透露出去!斯嘉丽-约翰逊!”

    叶惟自嘲的笑叹,“没有那回事……不想说女人,谈些男生的事吧。”

    虽然有点扫兴,众人没有勉强,谈起了学校的体育赛事,今年足球队还是未能拿到冠军,但棒球队、篮球队的成绩很好。

    巴德成了“哈佛-西湖狂热”的一员,也正身着hw的红色t恤。在高中部,狂热分子参加各种运动比赛的主场,穿统一的红t恤,喊统一的欢呼,为狼獾加油!巴德骄傲的说:“全场没有人比我能喊!”

    “可不是,那天篮球赛,巴德把阿古拉高中的人惹得几乎打他!”、“哈哈哈!”

    众人有说有笑,谈着一场场的比赛,谈着本月的电影节,谈着下个月的优等生入职,陈诺入选了优等生协会。之前叶惟也是,现在被除名了。

    叶惟微笑地听着他们在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不想说,也说不了什么。

    看着他们的脸庞忙累却洋溢着热情、他们的眼神充满拼劲与憧憬,尽管诸多抱怨、压力很大却其实乐在其中。

    他们做着有意义的事,追着他们的梦。

    他们透过镜头纪录的……是他们的青春。

    我的青春呢?

    现在这样?

    有趣?

    也许。

    突然间,叶惟感到自己格格不入,像和老友们不在同一个世界,像自己是个lo色r,被什么好的坏的都打败了。

    又走了一段路,他拿出了手机,做着有来电的模样,走开地接通道:“你好。哦,好的,我这就过去。”他放下手机,看向众人,说道:“伙计们,我得走了,有点事情。”

    “女人的事情?”列夫的大鼻子红光发亮。

    “是的,女人的事情。”叶惟点点头。

    “哈哈哈!”众人顿时一片乐笑,巴德吼问道:“惟哥,哪个?”李明问:“斯嘉丽-约翰逊?”

    “不是。”叶惟耸了下肩,“艾梅柏-希尔德。”

    “噢!!!我喜欢她。”列夫尖叫,“她好性感哦。”呆子如陈诺也赞同:“是啊。”巴德惊道:“杜晨-科洛斯怎么了?你的女朋友们里,我最喜欢她了。”

    “她们不是我的女朋友……只是,只是朋友。”叶惟无奈地扬手,不知该怎么说,不多说了,双手去和他们击击掌,“那我走了,兄弟们,都加油吧,再见。”

    在众人的道别声中,他转身走向海滩边的停车场,纷乱的心念让神情沉静。

    不久,叶惟坐上独自一人的保时捷跑车,开动离去。

    ……

    “你好?艾玛?”

    “惟,我是打给你道歉的,昨晚……对不起,我有些过分了。”

    “没什么,我不好好说话在先。”

    “嗯……我明白了,你对我没有感觉。我没事的!我们还是朋友。”

    “我的荣幸,那很酷。”

    “那么,那么……就这样,祝你有个愉快的周末。”

    “也祝你有个愉快的周末。”

    ……

    “哥哥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夜幕下的布伦特伍德,叶家的前院热闹起来,刚一回家,托托就疯狂地摇着尾巴冲向了后院那边,这让顾乔很疑惑,可是见不到任何的可疑车辆。

    三人进了屋子,只见客厅的茶几边堆满了五颜六色的礼物盒。叶浩根对女儿说“那是惟邮寄回来的”,朵朵抱起一个粉色小礼盒要拆,又高兴又想念哥哥,问着爸爸妈妈。

    叶浩根答不上来,看着老婆。顾乔已经知道了:“今天。”

    “哥哥在家了!”这时候,一把悦耳的男声传来。

    朵朵一听到顿时惊喜大叫,扔掉手中的礼物盒,叫着奔去屋子里处:“哥哥!!!!!!”

    叶浩根也惊喜笑了,顾乔无奈及松了一口气的笑,两人都走去。

    “哈哈哈!”一道高大的身影奔来客厅,托托欢欣若狂的跟随在旁边,朵朵的小脸蛋眉开眼笑地扑过去。叶惟戴着黑色半指手套的双手抱起了她,大笑不已:“这才是愚人节玩笑!想哥哥了吗?”

    “想!”朵朵笑嘻嘻的,抱靠着他的肩膀。

    “你的车停哪了?”顾乔问。

    “街道前些。”叶惟说。

    “哥哥的电影拍好了吗?”朵朵笑问。

    叶惟哈哈笑了几声,才答道:“也算拍好了吧……你的钢琴学得怎么样?”

    “好!”朵朵大声,“我拿了个熊猫贴纸。”

    “那是什么?”叶惟疑问。

    “成绩,a+。”顾乔说。叶浩根开心的说:“朵朵有音乐天赋。”叶惟哇了声:“看来你们都留着给朵朵了?”叶浩根笑说:“我们给你的可不少。来抱一个,帅小子。”

    叶惟放下了朵朵,上前拥了父亲一下,“叶医生。”叶浩根拍拍儿子的肩背,“回来就好。”叶惟笑着走向母亲,“顾夫子。”朵朵欢蹦的先奔去抱着母亲,像是察觉到什么,“妈妈,别骂哥哥啦。”

    顾乔看着儿子,问道:“想清楚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会想的……”叶惟轻声,耸了耸肩,瞪眼,咧嘴,“给我些时间,我会想的。”

    “你会想就好。”顾乔终于露起了笑容,按着他的肩膀,双眼有点泪光,“你会想,妈妈就支持你,妈妈就怕你不去想。你想了,是什么生活,你自己决定。我们可能不会支持你,但你说得没错,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你永远是我们的儿子,永远是朵朵的哥哥。欢迎回家。”

    “家人。”叶惟笑得不好意思,见不得妈妈的眼泪,哈哈笑道:“我明白了,这才是你们的计划,这真的击中我了!哈哈哈。”

    顾乔没好气笑了,叶浩根也笑,不明就里的朵朵更是笑得欢,又大喊大叫:“哥哥,哥哥!”

    “怎么啦?”叶惟蹲下了身子。

    朵朵凑到他耳边,悄悄的道:“前几天学校派了些假期糖果,其中一种可好吃了,我给你留了一颗。”

    “哇!”叶惟欢笑,没吃糖就已经甜到心头,“在哪里?”朵朵嘻笑地拉着他的手走向后花园那边,托托在前面带路。

    叶浩根和顾乔笑跟着,相视一眼,都满心的欣慰,太好了,他们看到了曙光,儿子真正地回来的曙光。

    ……

    这天晚上,叶惟没有留在家里过,与家人笑谈玩闹,直至朵朵睡下了,就辞别回去圣莫尼卡的住所。朵朵不在的时候,他面对着爸爸妈妈,有些莫名的不自然,是的,心里有一股愧疚。

    当回到住所已经是凌晨时分,还没有下车,一看到屋子客厅亮着灯光,叶惟就知道艾米在,只有他和艾米有钥匙。

    “艾米-格蕾,你个疯子。”叶惟停好车,当开门走进屋,果然见到艾米笑脸的迎了上来。

    她高挑的身子穿着短袖白t恤和蓝色七分裤,长发扎着马尾,居家而素雅,大眼睛明亮明亮的,似个等待到丈夫归家的妻子。

    一个半月没见,两人却因为每天的联系而没什么陌生感,有的是微妙的激动。

    “我知道你说什么了。”艾米露齿笑说。

    “什么?”叶惟一怔。

    “‘没有虚伪在那些土豆里,也没有欺骗在椰菜花里,这是完全诚实的一餐!’”艾米模仿起他当时的烦躁语气,却显得十分俏皮,她顿了顿,又道:“这是《the-heartbreak-kid》里的台词。”

    叶惟好笑的仰仰头,“好吧,你知道了,那又怎么样?”

    “你也不是那么难了解,只要花时间花心思去了解。”艾米跟着他走到沙发边,笑问:“心碎的坏小子,在夏威夷玩够了没?”

    “老天。”叶惟坐倒在沙发上,疲惫的闭目道:“我还以为经过这段时间,你会玩够这场游戏……”

    “我没有玩了,我要来真的。”艾米没有坐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话声决然:“给我一个月,就这个月,你好好的和我约会。”

    叶惟没有睁目,也不知想着什么,语气懒洋洋快睡着般的反问:“为什么你不肯放弃呢?”

    “因为我喜欢你,因为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艾米有些激动,这段日子怎么可能不委屈,“你以为我随便和人上床?我和你第一次约会上了床,那我就不能轻易放弃!一个月,你欠我的!”

    “我不欠你什么。”叶惟喃喃。

    “你就是欠我!”艾米去捏他的脸颊,要他睁开眼睛,“就一个月!”

    叶惟笑了声,沉默了一会,睁目看看周围,看看艾米,欲言又止了好几次,终是叹出一口气:“反正我这个月会很忙,没什么时间泡妞……”艾米立时满脸大喜,叶惟懒声道:“我的周末都给你,一个月,然后我不欠你什么。”

    艾米突然用美声唱法唱了起来:“说你在每一个清醒时刻都爱我,用夏日的美好使我忘记恐惧,说你需要我和你一起,现在和永远,承诺你的话都出自真心,那是我对你的所有请求”

    “呃……”叶惟石化的看着她唱起了《歌剧魅影》,笑了,笑得复杂,“你想我们邻居又报警吗?”

    “爱我!那是我对你的所有请求”

第437章 谢谢了    4月1日是愚人节,各种的愚人节新闻是每年必有的乐子。作为时下的火热人物之一,叶惟也成了媒体开涮的对象,有说他潜入李安家中偷走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杯,也有说他在夏威夷赢得一个冲浪比赛的冠军奖杯。

    现在viy这混小子似乎什么都做得出来,人们真有点难分真假。

    不过这条新闻是确定的,近日斯嘉丽-约翰逊的发言人告知媒体们,斯嘉丽和叶惟已经终止约会,原因是“他们找不到互相满意的交往方式”,换句话说叶惟太花了,斯嘉丽大失所望,只能就此结束。

    这很平常,约会一两次不代表恋爱,就像相亲而已。

    两人有没有上床?那还用说!叶惟越发的成了男士们的眼中钉,花花公子的形象也越发稳固,闻名于全球。

    今天他从夏威夷归来,洛杉矶的狗仔们高兴得像是过节,这座大金山终于回来了!下宗的viy绯闻,说不定就出于谁的手上!

    长期守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狗仔如愿地拍到了叶惟离开候机楼的照片,他没有和艾玛-罗伯茨或者谁同行,随行的只有几名助理人员。他身着有企鹅冲浪图案的灰色长袖t恤和黑色卡其裤,既酷又年轻。

    viy的心情应该很好,向狗仔队展露了招牌的露齿微笑,看上去依然阳光十足。

    ……

    “我回来了!朵朵?妈妈?爸爸?有人在吗,托托?都去哪里了……哥哥回来了!”

    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上学,叶惟也早已说好下午5点前回到家,但此时家里一片安静,谁都不在,连本吉都不在。

    他站在屋子后门廊边,皱眉地看着整洁的后花园,带起脚边的一颗足球,拿出手机打了出去。

    这个周末他也休息放假,然后继续一周六天的节奏,这个月内完成《灵魂冲浪人》的剪辑,因为有精确分镜,五百多个特效镜头也会同时制作,此外还要参与后期录音、配乐等工作,整个后制计划5月中旬完成。

    与此同时,他还要在月内对《可爱的骨头》剧本定稿,5月份准时开展前期筹备。tlb的剧本由他和迈克尔-阿恩特联合改编,他之前定下框架和写了草稿,这段时间阿恩特都在细改,但是距离定稿还有不少工作。

    跟他在夏威夷期间反馈得慢离不开关系,这让4-5月份的工作量有些紧张。

    在飞机上时,叶惟有了个决定,无论如何,不管怎样,把更多时间放到电影工作方面。

    一夜情没有乐趣了。虽然那些女孩不是骨肉皮,她们每个都很享受那种艳遇。但他已经失去乐趣,更没有刺激,他试过几乎所有类型和族裔,没意思了,其实近半个月来,他都只和阿纳斯塔西、杜晨玩。

    还是优秀的女生更有艺术激情。

    现在叶惟的玩伴女郎只有杜晨和艾梅柏,别人说他是花花公子,嘿,差远喽!一周挨个换都凑不够。要是她们都不在洛杉矶,那真是《花花公子》了。

    艾米?叶惟不把艾米视为玩伴,他也不知道艾米是什么。

    这段日子以来,艾曼妞每天傍晚准时一个电话,就不说短信了,每天!他不想去想艾米到底是什么,多少次让她停止,她就是不肯停,她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就一傻妞,太傻了。

    未来一段时间会很忙,所以叶惟珍惜着这个周末,回来第一天当然要和家人过,可亲人们去了哪里?

    “嘿,老家伙?你们在哪里?”

    手机传出的话声随即从老爸变成了老妈,老妈说全家出去玩了,却不肯说是在哪里。

    叶惟不禁无奈的道:“认真的?老天!妈妈,我怎么了?我可没有犯罪,只是约会着几个性感女人。不是儿子越有女人缘,做母亲的越高兴吗?哈喽,你们的儿子很受欢迎啊!”

    “我们没有你这个儿子。”老妈的冷声传来。

    “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只是不太孝顺。”叶惟说着大笑起来。

    “你犯着巨大的错误,妮娜有了新约会,你知道吗?”老妈又说。

    “酷!我追求她的时候,她就刚和前男友分手。”叶惟一脚踢走脚下的足球,走向屋子前院,“你知道,妮娜是个热情外向的人……哈哈哈,我知道你在撒谎,妮娜告诉我在演完《魔女嘉莉》之前都要单身。”

    “这次是骗你,但你不追回她,事情迟早会发生。”

    叶惟闻言翻了翻白眼,又道:“为什么你认为我和妮娜还没结束?其实我们没联系……唔,一个半月了。她真有新开始,我祝福她。那么你们不准备让我见朵朵?我和她说好我今天回来的!”

    “我们告诉她那是愚人节玩笑,你要月底才回来。”

    “拜托……我是她的哥哥,唯一的哥哥,永远都是,这份骨肉相连的血缘,你是不能打断的。”叶惟哀声说。

    “我们不能让你亲吻朵朵的脸颊。你的嘴巴碰过什么,你自己知道。”

    “老天!别把我想得那么肮脏。”叶惟不由苦笑,“世界上存在没点洁癖的医生孩子吗?这样行不,我去你老公的诊所洗次牙,行不?”答案自然是不行,他叹道:“真冷酷。ok,ok!礼物我放在家里了,你们最好想好怎么骗朵朵。”

    “惟,你一天不结束混乱的生活,你一天见不到我们。这就是为你好,别再让我们失望了,想清楚。”

    “我真烦什么别让人失望,我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的!”

    叶惟大声了点,被老妈挂了电话,很快,老爸打了过来:“惟,听你妈妈的,她是全宇宙最爱你的人。”

    “爸爸,说到宇宙一切就成了未知,而且你的话把自己置于何地,把她对你的爱置于何地,妈妈不会高兴!‘她是最爱我们的那个女人’就行了。告诉妈妈,谢谢,爱你们!”

    结束通话后,叶惟去关好屋门,就坐进保时捷跑车要离去,心里颇是感慨,真是的,真是的……有个这么酷的儿子,做父母的却一点都不酷,也不热,两个古董。

    他要开动车子,但不知道要去哪里,不想回去住所,艾米多半在那。想着想着很想见到老熟人,女生这边,吉娅大师不理他了,艾玛也不理他了……

    安娜索菲亚?她不在洛杉矶。

    前些天,阿娜顺利地赢得了《仙境之桥》的女主角“莱斯利”。也是前些天,他的名声变坏,阿娜的母亲兼经理人珍妮特委婉的请他和阿娜保持距离。

    阿娜只是个12岁的小少女,心智思想并不成熟,珍妮特不想女儿学坏,阿娜连学校都没有去过的一个人,容易受他影响。还有阿娜的公众形象也是非常健康、阳光的,跟坏小子走得太近会损害她的形象和事业。

    如果闹出什么丑闻,《仙境之桥》绝对不会再让她演,而这个角色对阿娜太重要了。

    叶惟十分同意,其实不用珍妮特要求,他都会这么做,很早和阿娜的联系就很少了。她会偶尔打来,对于他的变化,总是笑说:“我们一直是约会关系呢,我也是坏女孩了,嘻嘻!”

    阿娜是想他好起来的,他知道,但为什么每个人都这样?现在就挺好的啊……

    “谢谢了,乡亲们。”叶惟微微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想起一件事,列夫那个贱精,编造“viy说了”还没跟他算账!什么斯嘉丽的胸部,她的胸部再大,够“鲍勃”的胸部大吗?差远喽。

    当下,叶惟打给了列夫,得知他们一伙人在圣莫尼卡忙社团活动,就开车出发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