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4月1日是愚人节,各种的愚人节新闻是每年必有的乐子。作为时下的火热人物之一,叶惟也成了媒体开涮的对象,有说他潜入李安家中偷走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杯,也有说他在夏威夷赢得一个冲浪比赛的冠军奖杯。

    现在viy这混小子似乎什么都做得出来,人们真有点难分真假。

    不过这条新闻是确定的,近日斯嘉丽-约翰逊的发言人告知媒体们,斯嘉丽和叶惟已经终止约会,原因是“他们找不到互相满意的交往方式”,换句话说叶惟太花了,斯嘉丽大失所望,只能就此结束。

    这很平常,约会一两次不代表恋爱,就像相亲而已。

    两人有没有上床?那还用说!叶惟越发的成了男士们的眼中钉,花花公子的形象也越发稳固,闻名于全球。

    今天他从夏威夷归来,洛杉矶的狗仔们高兴得像是过节,这座大金山终于回来了!下宗的viy绯闻,说不定就出于谁的手上!

    长期守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狗仔如愿地拍到了叶惟离开候机楼的照片,他没有和艾玛-罗伯茨或者谁同行,随行的只有几名助理人员。他身着有企鹅冲浪图案的灰色长袖t恤和黑色卡其裤,既酷又年轻。

    viy的心情应该很好,向狗仔队展露了招牌的露齿微笑,看上去依然阳光十足。

    ……

    “我回来了!朵朵?妈妈?爸爸?有人在吗,托托?都去哪里了……哥哥回来了!”

    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上学,叶惟也早已说好下午5点前回到家,但此时家里一片安静,谁都不在,连本吉都不在。

    他站在屋子后门廊边,皱眉地看着整洁的后花园,带起脚边的一颗足球,拿出手机打了出去。

    这个周末他也休息放假,然后继续一周六天的节奏,这个月内完成《灵魂冲浪人》的剪辑,因为有精确分镜,五百多个特效镜头也会同时制作,此外还要参与后期录音、配乐等工作,整个后制计划5月中旬完成。

    与此同时,他还要在月内对《可爱的骨头》剧本定稿,5月份准时开展前期筹备。tlb的剧本由他和迈克尔-阿恩特联合改编,他之前定下框架和写了草稿,这段时间阿恩特都在细改,但是距离定稿还有不少工作。

    跟他在夏威夷期间反馈得慢离不开关系,这让4-5月份的工作量有些紧张。

    在飞机上时,叶惟有了个决定,无论如何,不管怎样,把更多时间放到电影工作方面。

    一夜情没有乐趣了。虽然那些女孩不是骨肉皮,她们每个都很享受那种艳遇。但他已经失去乐趣,更没有刺激,他试过几乎所有类型和族裔,没意思了,其实近半个月来,他都只和阿纳斯塔西、杜晨玩。

    还是优秀的女生更有艺术激情。

    现在叶惟的玩伴女郎只有杜晨和艾梅柏,别人说他是花花公子,嘿,差远喽!一周挨个换都凑不够。要是她们都不在洛杉矶,那真是《花花公子》了。

    艾米?叶惟不把艾米视为玩伴,他也不知道艾米是什么。

    这段日子以来,艾曼妞每天傍晚准时一个电话,就不说短信了,每天!他不想去想艾米到底是什么,多少次让她停止,她就是不肯停,她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就一傻妞,太傻了。

    未来一段时间会很忙,所以叶惟珍惜着这个周末,回来第一天当然要和家人过,可亲人们去了哪里?

    “嘿,老家伙?你们在哪里?”

    手机传出的话声随即从老爸变成了老妈,老妈说全家出去玩了,却不肯说是在哪里。

    叶惟不禁无奈的道:“认真的?老天!妈妈,我怎么了?我可没有犯罪,只是约会着几个性感女人。不是儿子越有女人缘,做母亲的越高兴吗?哈喽,你们的儿子很受欢迎啊!”

    “我们没有你这个儿子。”老妈的冷声传来。

    “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只是不太孝顺。”叶惟说着大笑起来。

    “你犯着巨大的错误,妮娜有了新约会,你知道吗?”老妈又说。

    “酷!我追求她的时候,她就刚和前男友分手。”叶惟一脚踢走脚下的足球,走向屋子前院,“你知道,妮娜是个热情外向的人……哈哈哈,我知道你在撒谎,妮娜告诉我在演完《魔女嘉莉》之前都要单身。”

    “这次是骗你,但你不追回她,事情迟早会发生。”

    叶惟闻言翻了翻白眼,又道:“为什么你认为我和妮娜还没结束?其实我们没联系……唔,一个半月了。她真有新开始,我祝福她。那么你们不准备让我见朵朵?我和她说好我今天回来的!”

    “我们告诉她那是愚人节玩笑,你要月底才回来。”

    “拜托……我是她的哥哥,唯一的哥哥,永远都是,这份骨肉相连的血缘,你是不能打断的。”叶惟哀声说。

    “我们不能让你亲吻朵朵的脸颊。你的嘴巴碰过什么,你自己知道。”

    “老天!别把我想得那么肮脏。”叶惟不由苦笑,“世界上存在没点洁癖的医生孩子吗?这样行不,我去你老公的诊所洗次牙,行不?”答案自然是不行,他叹道:“真冷酷。ok,ok!礼物我放在家里了,你们最好想好怎么骗朵朵。”

    “惟,你一天不结束混乱的生活,你一天见不到我们。这就是为你好,别再让我们失望了,想清楚。”

    “我真烦什么别让人失望,我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的!”

    叶惟大声了点,被老妈挂了电话,很快,老爸打了过来:“惟,听你妈妈的,她是全宇宙最爱你的人。”

    “爸爸,说到宇宙一切就成了未知,而且你的话把自己置于何地,把她对你的爱置于何地,妈妈不会高兴!‘她是最爱我们的那个女人’就行了。告诉妈妈,谢谢,爱你们!”

    结束通话后,叶惟去关好屋门,就坐进保时捷跑车要离去,心里颇是感慨,真是的,真是的……有个这么酷的儿子,做父母的却一点都不酷,也不热,两个古董。

    他要开动车子,但不知道要去哪里,不想回去住所,艾米多半在那。想着想着很想见到老熟人,女生这边,吉娅大师不理他了,艾玛也不理他了……

    安娜索菲亚?她不在洛杉矶。

    前些天,阿娜顺利地赢得了《仙境之桥》的女主角“莱斯利”。也是前些天,他的名声变坏,阿娜的母亲兼经理人珍妮特委婉的请他和阿娜保持距离。

    阿娜只是个12岁的小少女,心智思想并不成熟,珍妮特不想女儿学坏,阿娜连学校都没有去过的一个人,容易受他影响。还有阿娜的公众形象也是非常健康、阳光的,跟坏小子走得太近会损害她的形象和事业。

    如果闹出什么丑闻,《仙境之桥》绝对不会再让她演,而这个角色对阿娜太重要了。

    叶惟十分同意,其实不用珍妮特要求,他都会这么做,很早和阿娜的联系就很少了。她会偶尔打来,对于他的变化,总是笑说:“我们一直是约会关系呢,我也是坏女孩了,嘻嘻!”

    阿娜是想他好起来的,他知道,但为什么每个人都这样?现在就挺好的啊……

    “谢谢了,乡亲们。”叶惟微微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想起一件事,列夫那个贱精,编造“viy说了”还没跟他算账!什么斯嘉丽的胸部,她的胸部再大,够“鲍勃”的胸部大吗?差远喽。

    当下,叶惟打给了列夫,得知他们一伙人在圣莫尼卡忙社团活动,就开车出发了。

第436章 最好就是下一场大雨    清晨的阳光照洒洛杉矶,日历被翻到了2月1号,新的一天开始了。宽敞的豪宅饭厅里满是早餐的香气,一些如《洛杉矶时报》的日报也放在餐桌上,玛德琳还在厨柜边忙着。

    “安全的吗?”

    莉莉刚往椅子坐下,正要去拿报纸,停了下来询问餐桌对面的妈妈。

    “都检查过了。”塔沃曼打量着女儿的神色,还不错,“莉莉,妈妈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莉莉翻起了《洛杉矶时报》,看得有些随意,娱乐版少了一个版面。

    “我们把你的健康状况告诉学校,好吗?”塔沃曼问道。

    莉莉顿时看向母亲,皱起了两道粗长的英眉,“你怕我的学业压力太大?”

    “是的,妈妈担心你。”塔沃曼安慰的微笑。

    患有adhd的学生会有不同的评估和待遇,比如减少作业量,又如测试和考试的时间更多。

    哈佛-西湖是洛杉矶数一数二的顶尖私立学校,全美最佳高中前三十,不是让学生混日子的公立学校,每天各科作业就一般1。5-2。5个小时,为了测试通宵看书的学生大有人在。

    除了学业,还有课外活动的追求,还有各方面的才艺培养,总体到了残酷的地步。

    莉莉对自己向来高要求,努力要证明自己不是纨绔子弟。但她就是adhd患者,而且最近的情况很不好,她还要坚持以前的生活节奏,塔沃曼怎么能不担心。

    “不行。”莉莉郑重的说,“我有了两倍考试时间,那第二天全学校都知道我有adhd,第三天全世界都知道。”她笑了笑,“我没事的,我已经放下了。”

    塔沃曼只好也笑了声,“那你不要勉强自己,成绩差一些没问题,只要别逃课、别做坏事,妈妈现在对你没有要求。”

    “好的,女士。”莉莉点点头,“我是adhd,但我不是笨蛋,我才不做坏事,我还有那么多的好事要做呢,忙不过来!”

    她再次看起了报纸,忽然说:“那家伙得到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了,我昨天就知道了。我只是想说。”她看向母亲,“在他拍电影的事情上,当初我的判断是对的,你是错的。但是……关于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看起来你是对的,呵呵。”

    “宝贝……”塔沃曼想要说什么,眨眨眼,说道:“加油。”

    莉莉嗯了声,继续阅读残缺的报纸。

    ……

    哈佛-西湖高中部下午放学后,各种的活动开始了,包括众多的新闻组织,采访、写稿、忙校报、校杂志等。

    新闻学学会要做一个关于最近国会立法紧缩美国的移民政策的专题报道,已经在校园内采访了一圈,学子们很多是新移民、二代移民,自然不喜欢紧缩政策,但重点问题是非法移民合法化,所以态度不一。

    有说反对,认为这违反美国的宪法精神,也会导致国家逐步走向腐朽;有说值得讨论,非法移民问题日益严重,再不治理的话,这个国家将进一步陷入混乱。

    今天采访队前往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洛杉矶办事处进行访问。

    此时明亮的副主任办公室里,摄制组几个男女架设着摄像机机位,而负责采访的莉莉正和办公桌另一边的副主任布朗-阿奎特说着等会的采访问题。说好之后,阿奎特乐呵的笑道:“柯林斯小姐,我是你父亲的歌迷,能送我一个他的签名吗?”

    莉莉先是失笑,点头道:“可以,我会寄给你的,一张签名精选专辑。”

    “太谢谢了。”阿奎特听了大喜过望。

    当众人设好机位、开了摄像机,莉莉笑看着镜头方向,说道:“大家好,我是莉莉-柯林斯,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uscis洛杉矶办公室副主任布朗-阿奎特。阿奎特先生,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你们客气了。”阿奎特乐说,真是感到荣幸的。

    “最近国内移民法要改革,请你先为我们介绍一下洛杉矶的非法移民状况?”莉莉正容的问道。

    “当然。”阿奎特当下回答起来。

    ……

    “这份报纸怎么回事?我都说了不用再这样了。”

    清晨的阳光照洒,豪宅饭厅里,莉莉扬着手中这份2月20日的《洛杉矶时报》,有些没好气的看着母亲,“叶惟又做什么了?昨天是他生日对吗,他又做什么了?”

    “没有。”塔沃曼如实的说,“那男孩没做什么,今天星期一,有他的专栏。”

    “哦是了。妈妈,以后不用再这样。”莉莉往椅子坐下,“他的专栏也不用剪,完全没事了,过去了。”

    塔沃曼打量着女儿,前几天她把长发剪成了中短发,烫成了微卷,看上去成熟清爽了很多,气色很好。知道信息隔离只是缓冲期的措施,也是时候该结束了,就应了声好。

    “慈善会那边准备办个奥斯卡的慈善活动,今年我们学校可够亮眼的,杰克-吉林哈尔有提名,还有《阳光小美女》,我们就想办个为了儿童的活动。”莉莉看着报纸,说着话,“妈妈,你有什么建议?”

    塔沃曼作为比弗利山庄女性俱乐部的多年主席,办活动是大师级的,问道:“你们打算以什么形式?”

    “大家说好观摩派对,让我邀请几位青少年明星去当嘉宾,最好是叶惟那个混蛋。”莉莉说着一声清笑,“别让他去柯达剧院凑热闹了,反正他也拿不到奖的。”

    看她轻松的开起叶惟的玩笑,塔沃曼很高兴,莉莉真的在放下了。

    “而且谁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冲上舞台跳起脱衣舞,我们不能让那发生。”

    莉莉一边笑说,一边有点心思飘动。

    不管叶惟怎么过的生日,有什么所谓,有什么关系。

    她看透了这件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前的一切都只是错误的幻想,那些才是真正的误会。

    叶惟没有说谎,他去旧金山打那个女人更多是为了他自己的复仇,并不是什么她的英雄;他和妮娜分手也不是因为她,也许是因为艾玛-罗伯茨,之后还被艾玛揍了一顿,或者因为其他的谁。

    就不是因为莉莉-柯林斯,所以才这样。

    他对这段感情并不珍重,一直都只是玩,没有她以为的认真,他就是个小嬉皮,那些所谓的甜蜜都是他的泡妞手段。转眼就可以是妮娜-杜波夫,转眼就可以是艾米-罗森,还跟不知多少女生玩暧昧,现在干脆同时约会,不掩饰了。

    就这么一个人,这么一段感情,她竟然还迷得神魂颠倒,如今想来,真是好笑。

    之前每当她想这些,心头都会响起一把虚弱的叫声:不是的!你厌恶现在的叶惟就好,别把以前的他想进去。别忘了他在夏威夷,别忘了……他的纹身是有深意的,他肯定有什么苦衷,他和艾米-罗森是喝醉酒、发疯、被勾引、一时冲动犯错……

    然后他在自暴自弃,才会有听说的那些绯闻,其实他没和那些女人做爱……至少他是麻醉自己,没有多开心……

    前两天听说他到了夏威夷可爱岛,莉莉被那把声音吵得失眠了,他会不会去那里,生活会不会又走进未知。

    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弱智力量的驱使,她打开电脑上了网,看到叶惟和阿纳斯塔西-阿什利在海滩嬉戏的八卦新闻。

    那把声音终于消散不见,他的确是个大烂人,是她用浪漫去误解了一切,真相就是这么可笑。

    仿佛从一个泥潭中跳了出来,不再是当局者,莉莉看得更清楚了。她和他并不是什么天生一对,她祖上是保险商人,而他祖上是军人,一个卖保险的,一个卖命的。

    他以前说过一句幽默的浪漫话:“来到世上寻找你是流淌在我的血液之中的追求,买了保险上战场,死也不怕了。”

    但事实却是合不来,什么都合不来,全是些假象。她开始讨厌这些回忆,讨厌这些情话,讨厌他的嬉皮笑脸,只会不断说漂亮话,却没有一句算数,真是令人厌恶。

    越想就越厌恶……也算有些美好回忆的,也算是。

    让自己成熟冷静的看待,莉莉想叶惟在某些方面是个好人,现在也没有特别坏,只是……原来彼此不适合、对待这段感情的态度不一样、人生的追求不同,现在弄清楚了,没有感觉了,也可以放下了,如释重负。

    其实不用刻意去遗忘,也许什么时候再见到,还可以笑谈一番近况呢,谁知道。

    ……

    哈佛-西湖高中部图书馆阅读区一片安静,三三两两的学子们有在看书,有在做作业,有在轻敲着笔记本电脑。

    其中一张长桌上放满着一叠叠的书籍材料,几位女生各自忙着写历史科的论文作业。莉莉在写着一篇世界和欧洲史课程的论文,翻着书,时不时往笔记本电脑载入材料,思考着自己的观点。

    “嗨,你们好,我能坐这里吗?”

    众女生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卷发男生,篮球队的人,他看着的是莉莉,显然是在询问她。

    翠丝特几人纷纷笑了,以前学校里没什么人敢追莉莉,因为她的家境,她的眼光又高,初中部的小男生哪行,很快她就成了叶惟的女友,前女友时期不清不楚,但现在众所周知两人真的过去了。

    最近搭讪、追求莉莉的人太多了,校内校外的都有,篮球队的、棒球队的、击剑队的、戏剧社的、新闻系的……一位位英俊的优秀男生,都想赢得这位公主的青睐。

    而莉莉对谁都友善和气,还不知道她看中哪个。

    “只要你保持安静。”莉莉微微笑了笑,“这节课结束前,我们得搞定这些。”

    她拍了拍桌上面前的一叠书,又继续去敲动笔记本电脑,双眸转着明亮。

    女生们看着那帅哥连忙坐到长桌边,还和莉莉隔着两个座位,却高兴得眉飞色舞。

    ……

    《阳光小美女》在奥斯卡拿下两个奖,让哈佛-西湖校园里十分欢腾,当晚在橄榄球剧院举办的慈善观摩派对也非常成功。

    没过两天,viy的新绯闻更让学子们轰动,奥斯卡那晚他和斯嘉丽-约翰逊有了一回!这可不是杜晨-科洛斯、艾梅柏-希尔德之类,斯嘉丽-约翰逊!这个绯闻随后因为约翰逊的承认、到《灵魂冲浪人》片场探班而疯狂。

    “惟哥告诉我,上帝的胸部就是斯嘉丽-约翰逊的胸部,当你枕在她的胸部上睡觉,那你全部的梦想都会成真。”

    大鼻子列夫这句话成了校园里的流行语录,应该说是叶惟的话。男生们一说起来就又羡慕嫉妒又笑得滚地;女生们有人感叹,有人叫酷,而翠丝特等人一听,“恶心!”

    恶心,除了恶心没有别的,只有恶心。这是莉莉的心感,继而有些自嘲、有些奇怪:为什么我曾经那么……爱他。

    不对,我爱的不是这个叶惟,是误想的那个叶惟。

    那个他已经不在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就算他以后变好或者变得更坏,那个他都死去了。

    这天回到家后,莉莉不停地走神,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总觉得有什么应该做却没有做,总好像忘记了什么,错了什么……

    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

    想想,究竟是什么?

    那个箱子!莉莉突然想到了,之前她把叶惟的所有东西再次放回那个箱子里,包括那个简-爱娃娃,然后扔进了杂物房不再去管。为什么不扔掉呢?都是些没有意义和价值的小玩意,还放在那里做什么?

    扔掉吧,今天就扔掉。

    莉莉来到杂物房找到那箱子,看着纸箱上写的“2003-112004-7”,看着那“frankly,my-dear,i-don‘t-give-a-damn。”也许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我他马一点都不在乎。

    既然彼此都不在乎了,为什么还留着。

    莉莉抱着箱子要扔到宅子后巷的垃圾箱,转念又想,如果又被谁捡到、被狗仔队翻到,那真的不好。怎么办……

    不久,有了主意。

    很快,傍晚的夕阳红光的映照下,纸箱被放在宅子后花园的草坪上,纤手打开它,把里面的很多剪报拿了出来纷扬在箱子上,一件6号红黑球衣也被扔到上面。双手拿着火柴盒点燃了一根火柴,烧着了一张报纸。

    那张报纸好像是……

    我害怕时,她握着我的双手

    我孤独时,她在我身旁高歌

    我欢愉时,她也笑容灿烂

    我的心,为之痴醉

    哈,瞧我看到了什么,夏天里百花齐放,秋天里百花凋零,为什么,我看世间万物,都是百合花呢?

    百合花,因为你,我拥有了一切

    莉莉面无表情,看着火光先是燃着那些报纸,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冒起了浓烟,然后那件球衣也着火了,在夏威夷游玩的照片也着火了,然后……那个简-爱娃娃也燃烧起来,她的金色头发、漂亮的裙摆、她可爱的脸容……全部都在化为灰烬。

    “战争烂透了,我希望世界和平。”

    “好,愿世界和平,愿原力与你我同在,‘聋子’是你的了。”

    烈火烧得箱子噼啪响,像是一对青春男女的邂逅笑语声。

    “fire!”又像是一个少年导演激情纯真的喊声,不知道从何方传来,《婚期将至》的片场吗?心底?

    突然之间,莉莉像也在焚烧,心脏痛得站不稳的跌坐在草坪上,通红的双眼不知是因为火光,还是时光。

    前所未有的那么确定,结束了。

    她和他的爱情,到此为止。

    ……

    哈佛-西湖高中部橄榄球剧院正进行着一场短话剧,舞台上学生们在表演,台下观众席坐着一小半的家长们和师生们在观看。

    这时候看到莉莉从舞台左侧出场了,塔沃曼露出了笑容,只见她有模有样的走着台步,加入众人的表演。

    塔沃曼不由地无声鼓掌。那天真是吓坏她,烧毁东西属于是破坏性的行为,玛琪听了也说近期一定要看管好莉莉,别发生更严重的恶果。还好是一场虚惊,莉莉说那是和过去彻底告别。

    从那天起,莉莉的精气神各方面都更好了,聪颖、活泼、灵动也在回来。现在看到报纸杂志上有什么叶惟的信息,她最多是表示厌恶的“ugh!”一声,然后翻掉或继续看,一切如常。

    什么都会放下,塔沃曼看得到,莉莉放下了。

    她真为女儿感到骄傲,莉莉刚过17岁生日,在《elle-girl》英国版开着专栏,最近又在《洛杉矶时报》上登稿了,过着正常的校园生活,不但通识学业、体育、新闻学都没有落下,还加重在表演艺术-戏剧课程的修习,看看以后会不会更大兴趣当个演员。

    主持人、记者、演员都好,只要莉莉开心,塔沃曼就支持。

    在即将到来的春假,莉莉和好友们计划去欧洲旅游。年轻人要学习也要玩,不要太疯就行。

    ……

    三月底,英国伦敦还是那样子,红色双层巴士穿梭在古朴的街道,悠闲的行人,随处可见的书店和报刊亭。

    “要下雨了。”一个身着米色长外套和蓝色牛仔裤的少女说,她望着乌黑的天空,展眉的笑了笑,打开手上的淡蓝色雨伞提起来,行走在渐渐小雨淅沥的英伦街头。

    真思念下雨,最好就是下一场大雨了。

    我讨厌不下雨的春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