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好!”

    可爱岛北部的普林斯维尔哈纳莱湾海滩上不算热闹,一位深棕发少女正漫步着观赏傍晚的美景,这时候一声呼唤传来,她转头看去,只见那个随行了一会的亚裔帅哥走来。

    他身着灰色短袖t恤的淡棕卡其短裤,身材魁梧挺拔,双手有几处黑色纹身,十分的俊帅。

    少女的清秀脸容顿时露笑,“你好。”

    “我是迪克,你好像很面生,来夏威夷旅游?”他问道,声音富有磁性。

    “是的,我叫佩塔。”少女看着这宽肩膀、腰壮、腿长的夏威夷黑发帅哥,不住地心动。她身材平平,相貌也不是多漂亮,有这样的帅哥搭讪,真是不常的。她又道:“我来自匈牙利,英语不太好。”

    帅哥点头微笑,牙齿整齐精致洁白得就像假的,“我知道匈牙利,布达佩斯。一个人来?不是有点危险吗?”

    “我已经独自旅游过多个国家了。”佩塔笑道,不自觉的打量着充满异域情调的他。

    “哇噢,都有什么?”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虽然语言有些不通,说话带着比划的也能懂,欢快的笑声连连地响起。

    ……

    《灵魂冲浪人》剧组下榻在普林斯维尔,一处是哈纳莱湾度假酒店,150美元每晚的房租,线下人员的归宿;另一处是旁边的瑞吉王子度假酒店,五星级,最便宜的客房都一晚400美元,总统套房4000多,线上人员的归宿。

    从酒店到哇尼哈要半小时车程。哇尼哈是贝瑟尼的家乡,也是主要的拍摄地,一个人口不到400的小地方,小得连一家多房间旅馆也没有,剧组才不得不选择普林斯维尔。

    叶惟两头住,视当天的工作需要。

    剧组不会因为下班而完全停止运作,虽然有彼得-赫勒,有制片主任、部门主管们等人,有一大支助理团队,他睡大觉也能完成导演工作,仅仅是完成而已,很多时候还是需要他。

    “惟在哪里?”

    瑞吉王子度假酒店,艾玛正满脸的生气,找不着人!发短信打电话也不行,到了夏威夷,几乎每天都这样,连他生日那天都见不着人,似乎只能在片场看到他。

    “吉娅,有见到那混蛋吗?是不是又和哪个女人约会去了?”

    “不是。”吉娅的话声从手机传出,“在游泳池这边,他和科林-费斯在谈着剧本。”

    艾玛当即前去酒店的卢外游泳池区。

    傍晚的天空下,优美的海湾边,游泳池几乎和大海连接,都一片碧蓝,对面远方的山景重峦叠嶂,泳池边的大椰树边摆放着一张张休闲椅,有的空着,有的躺着泳装游人。

    在靠海边安静的一处休闲桌椅,叶惟和费斯正在交谈,吉娅、泽维尔-多兰跟在左右。

    艾玛松了一口气,笑着走去,很快就听到他的认真声音:

    “我赞同,一些压抑的暴躁是汤姆那时候会有的。而且这是个没有解决办法的障碍,怎么能让贝瑟尼要回她的左手?这是无法实现的,所以汤姆的人物目标在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之前,他会暴躁。”

    科林-费斯微微的点头,中年俊脸也一脸认真,“你认为他有没有迁怒霍尔特-布兰查德?”

    “他理解霍尔特,明白这件事不能迁怒任何人,但我认为会有那样的时刻,就是剧本上他表现的发火。并不只是迁怒霍尔特,除了贝瑟尼,他迁怒所有的一切。他有目标,无法行动,巨大障碍,这让他迷失了,得不到答案,连耶稣基督也开始怀疑。”

    艾玛嘿的一声跟众人打过招呼,拉过张休闲椅坐在叶惟旁边。

    这种时候的viy是最帅的,她右手托着下巴,花痴的看着听着,感受着他的才气,太酷了。

    她忽然留意到多兰看他的小眼神……多兰绝对100%基。

    ……

    叶惟和阿纳斯塔西-阿什利认识了十来天,约会了几次,也到哈纳莱湾玩过一回冲浪。

    她身着蓝色的连体冲浪服,踏着白色冲浪板,在浪涛上犹如一条美丽的海豚,又像有着丰臀和长腿的性感美人鱼。而他在冲浪方面菜鸟不如,被一个大浪打来,就狼狈的扑入海中。

    阿纳斯塔西看得失笑,颇有女生的娇媚姿态。

    叶惟真的感觉自己的同性恋雷达失灵了,分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

    身为同志的多兰给出他的判断:“有一半机率是。”

    “你觉得《断背山》怎么样?”这天夜晚,又一次约会,到卡帕的电影院看电影,在路上,叶惟决心要搞清楚这事。

    “我看过了,很棒。”越野车副驾上的阿纳斯塔西顿时赞叹,“我都看哭了,他们应该一起生活的。”叶惟看看她,“那么说,你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我支持的。”她说道:“我也是。”

    “我不是同性恋。”阿纳斯塔西看出来了,“我只是很难喜欢男生,和女生待在一起我会更自在,但我对你有感觉!”

    “我像女生?”叶惟惊讶。

    “不是!”阿纳斯塔西吐舌头的一笑,“感觉就是解释不了。”

    “我喜欢你这句话。”叶惟点头,忽然问:“我能尝尝你吗?我想知道你可以辣到什么程度。”

    阿纳斯塔西不常笑,更多时候是扑克脸,不过此时她的笑容很旖旎,双眸似在勾魂,“我和男人做得不多。”

    “今天开始就多了。”叶惟笑说。

    两人第一次约会就说清楚,这不是朝着长期恋爱方向去的,只是一段时间的玩乐,他们都不想要认真的关系。

    当下继续前去卡帕,看了场《约会电影》,一部预算二千万的恶搞新片,把《bj单身日记》、《我的盛大希腊婚礼》、《婚期将至》、《大人物拿破仑》等都恶搞了,掠夺者类型的恶搞,6%烂番茄新鲜度,一众影评人纷纷说:“太无聊了!”

    这么无聊的电影、平庸的上座率,正好让他们在角落亲热。

    离开影院后,两人到了不远的利胡埃万豪酒店,办了个海景豪华套房,在海风的吹拂中,一次次地欢愉。

    第二天一大清早,叶惟独自开车先回去北部。

    真不过瘾,阿纳斯塔西的身材非常辣,丰盈而结实的屁股,手感很好,纤腰也令人玩不释手,而且浑身力量充沛,可是床技完全不行。原来不是和男人做得不多,是从来没和男人做过,以前只和女人做。

    荣幸吗,他只感到不上不下。

    在回去的路上,叶惟打给了艾梅柏:“马上来夏威夷可爱岛!我要你。”

    “你的金发坐骑现在就出发。”艾梅柏兴奋的说。

    ……

    “泽维尔,胶片拍摄和数字拍摄,我都试过了,胶片就是传统型女孩,你要非常非常认真、很多步骤、很多方面,都要照顾好,一个不好就有各种的灾难。数字拍摄就是开放型女孩,一切简单、轻松、快,真他马的爽。”

    “你和我说女孩,我不懂。”

    “这么说吧,胶片拍摄是汉克斯,数字拍摄是莱纳昂多,你喜欢哪个?”

    “当然莱纳昂多,他是我的梦想。”

    “那你的梦想恐怕永远都成不了了。”

    哈纳莱湾度假酒店的停车场,剧组的车队车辆都停放在这里。

    像“移动电影工作室(摸逼le-摸vie-studio)”,这种卡车不仅装配了全套场务和照明设备,还可以充当制片办公室,还拥有剪辑设备、桌椅、对讲机和发电机,而且整车的租用费比各种设备分别租便宜多了。

    又像摄影装备卡车,这是分别租的,有摄影机,三脚架、云台、移动摄影车、摇臂等辅助设备,还有其它诸多的工具。

    叶惟正带着多兰、吉娅在卡车厢里做巡视,其实毛瑞尔都搞定了,他可以放心的,只是没几天就要开拍,总得亲自看看。

    两年过去了,索尼hdc-f950还是最好的数字摄影机,创建于去年的数字摄影机厂商新公司red的red-one要明年才能推出市场。叶惟对几台hdc-f950摸碰了一番,又拿起一件斯坦尼康背心要穿上,大笑道:“这玩意可贵了,我爱它。”

    多兰看着周围种种的摄影装备,眼神流露出一股强烈的意欲,总有一天,不久的一天,我也会拍电影。

    吉娅一直不声不吭,直到检查一圈后要走了,她忽然看到什么,一副深颜色的烟熏色的单片眼镜,就去拿过戴到叶惟的脸上,说道:“为什么要戴隐形眼镜,戴这副就好。”

    这是摄影师的小工具之一,通过这种眼镜观察光源之后判断光线的强弱,它学名叫什么没人记得,在片场它叫bullsh_it-glass。

    因为这种测光方式很不可靠,厉害的摄影师用肉眼就可以判断,普通摄影师戴上眼镜也只是看到和说出一堆bullsh_it。而大师毕竟是少数,所以通常都是bullsh_it。

    叶惟一只左眼的望着那边吉娅率先地走下车去,看看身边不明所以的多兰,似是生气的道:“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反正你现在都是些牛屎(胡扯)。”吉娅说。

    “我这样帅不?”叶惟问多兰。

    “不。”多兰摇摇头,“让人性-欲下降。”

    叶惟立即摘下牛屎墨镜,扔了回去。

    ……

    “噢!!!”

    浩瀚的夜空下,可爱岛北部一处森林边的荒野,一辆黄色奔驰越野车停靠在隐蔽的草丛深处,车灯照得明亮,一声燃尽激情的女性尖叫响彻了车厢,接着一阵猛烈的娇喘。

    “艾梅柏,几天没见,你怎么这么不行了?”

    宽敞的后排座上,叶惟满脸不尽兴,看着怀中大汗淋漓的艾梅柏,她的格子上衣凌乱地敞开,牛仔热裤脱在一边椅座。

    艾梅柏软倒的靠着他,淡蓝的双眸转着妩媚,喘息道:“这里的气氛太棒了,好刺激……”

    “我还不够呢,怎么办?”叶惟一边说,一边把玩她的两个好东西。

    “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艾梅柏吻起他的肩脖。

    叶惟突然一笑:“让我们到后备箱去,那里可是一个广阔的天地。”

    “骑我吧,骑我吧。”艾梅柏还在激吻着他,“你是我的牛仔……”

    “我不管我是你什么,别让我失望,你现在这样太让我失望了。”

    ……

    2月25日星期六上午,《灵魂冲浪人》的圆桌阅读会在瑞吉王子酒店一间小型会议室进行,所有主演人员出席,叶惟负责未出席的其他演员,像梅丽莎-麦卡西,她的工作日还要很久才到。

    众人围坐在实木圆桌旁边,人手一份剧本,桌上还放有原著传记《灵魂冲浪》和一些文档资料、笔记本电脑等。

    “我不是认为,我是知道,我会回到大海。”艾玛正决然的念着一句对白。

    叶惟听了一皱眉头,讲解道:“贝瑟尼,你过于坚决了,这里要有一些迷茫,因为我们事实上不知道后来,这句话就像只是死咬着你的信念,但你并不确定。”

    艾玛点点头,没有反驳或者讨论,圆桌阅读会就是先过一遍,她用铅笔往剧本中记上:“some-confed”

    “继续吧。”叶惟说着伸了伸懒腰,t恤有点扯开,微露肩膀。

    “那是吻痕?”艾玛突然留意到他左肩上疑似有个唇印,不禁的惊呼。

    会议室的气氛顿时陷入尴尬,科林-费斯、海伦-亨特都没有说话,他们加盟时viy还不是最近的样子,如果早是这样,那真的要多考虑一番。谢琳、多兰、加菲尔德也都不出声,装着自己是空气。

    “什么?”叶惟愣着,抚了抚脖子左侧,“被蚊子叮的,夏威夷的蚊子特别巨大。”见艾玛气红了脸,他也有些生气,绝不想自己的剧组像《日以作夜》,认真道:“严肃点!”

    艾玛握着拳头抬了抬,神情多了些委屈,继续念读剧本。

    过了一会,圆桌的气氛才活跃回来。

    ……

    26日星期天,蔚蓝的天空下,一艘中型豪华私人游艇正驶在可爱岛北部外的茫茫海面上。

    多兰站在船侧的栏杆边望着大海,这是叶惟租的游艇,除了船员等人,就叶惟和一个金发美女,还有他这个生活助理。

    他走向前甲板那边,只见船头处叶惟正搂着那美女在热吻,她身着白色比基尼,一头淡金长发在阳光下闪亮,性感的模特身材;而叶惟穿着黑色五分裤,赤露的上身青春健壮,道道迷人的肌肉线条。

    “唔,唔……”

    虽然他走近,两人还在吻着,那美女的蓝眼睛望了一望,渐渐的停住,打了声招呼:“嗨。”

    “嗨。”多兰回了句。

    “别管他了,杜晨,我们忙我们的。”叶惟继续要去吻她,杜晨讶然的向他使使眼色,不是有些古怪吗?叶惟哈哈笑道:“多兰是个同志,他看的是我,不是你。”

    杜晨怔了怔,一样很奇怪……

    “嗯,不用理我。”多兰微微一笑,“我就喜欢看漂亮的人接吻,你们继续。”

    “好吧!船头给你了,我们去上面的甲板,你别跟上来!”叶惟说罢,就牵着杜晨的手走向楼梯那边,看看大海看看她,笑道:“我会不会买一只游艇就看你的了。”

    “为什么?”杜晨疑问。

    “今天我们来几发,如果在游艇上做很棒,那就买;如果我晕船那就算了。”叶惟亲了她一口,“现在有一点点。”

    杜晨甜笑起来:“被我迷的吗?”

    “是的。”

    ……

    时间踏入3月份,春天已然是到来了,在四季如春的夏威夷,季节的变化并没有那么分明。

    3月1号星期三,《灵魂冲浪人》开机拍摄的日子!

    这天一早,主演们就早早的起来集结,到了哇尼哈的片场做造型。剧组会先拍摄第一幕的内景,“汉密尔顿家”这个大场景,并不是就在汉密尔顿家拍摄,也不是搭建的布景,而是租了一间环境更优美、空间更开阔的海边屋子。

    过去一段时间,美术部门已经在这里收拾好了。

    时隔两年,吉娅再一次以剧组人员身份站在叶惟的片场。此时大屋子的客厅正要拍摄开机的早餐戏,她站在摄影机后面,双手插着裤袋,看着忙碌的片场,颇有些物是人非的心情。

    主演们都往餐桌边坐好,叶惟讲了一番戏,稍为彩排了一回,时间差不多了,他走回摄影机这边。

    与他长期合作的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见状大喊:“全世界准备!”

    人员拥挤的客厅爆发出了最后的繁忙,旋即迅速地静了下来,录音部门可以,灯光部门可以,摄影部门可以。

    毛瑞尔掌控着数字摄影机,场记琳恩往镜头前打了一下电子场记板,哒的一声,“第五场,第一个镜头,第一条。”

    全场的关注中,叶惟平静的说:“action。”

    老伙计们一听都感觉不对劲,毛瑞尔不由的看看导演,吉娅抿着嘴巴,这个该死的混蛋真的变了。

第428章 非工会认可项目    对于叶惟的18岁生日,媒体公众颇是失望,除了知道叶惟留在夏威夷,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他的博客、诱tube频道等全都没有更新。

    有八卦媒体说,没有庆生活动,叶惟独自过的生日,地点不详。知情人透露:“他很早就说要自己一个人过,他也那么做了。”

    viy又一次的神秘莫测,说他变得花花、奢华吧,在这种可以名正言顺地玩乐的日子,他却异常的低调。

    但也有八卦媒体说,叶惟办了一场盛大的海上游艇派对,在数十位比基尼美女的陪伴下走进成人。知情人感慨的说:“他是游艇上唯一的男人,她们都想得到他的欢心,那真是太疯狂了。”

    真假分不清楚,现在人们倾向于相信叶惟带着一群美女开派对去了。

    越来越多的铁杆惟密也是摇头笑叹,viy这坏小子。

    ……

    2月20日星期一,第32届土星奖公布提名名单,去年现象级的《驱魔录像》获得两项提名:最佳恐怖电影、最佳女主角(妮娜-杜波夫)。本届的颁奖典礼将于5月2日星期二晚举行。

    这天下午,继上周一发出口头警示后,sag向它的全体会员们发出了一封警告信,信中明确地通知《灵魂冲浪人》未与工会达成协议,建议会员们不要参与该项目的演出!

    否则很可能会让利益受损。如果已经与它签约了,应当尽快与工会取得联系。

    行业内外对此一片哗然,这倒不是针对,只是常规的对非工会认可项目的处理,但一千万预算的非工会“剥削片”,真够出奇。

    《灵魂冲浪人》的问题不是工薪保险,而是苛刻的工作条件,不只sag,几乎什么工会都不认可它的制作合法性。

    通常非工会项目不会雇请工会的人,就是怕惹麻烦;工会人员也不想参演,到时候被坑了,还被人说活该。

    距离ss的计划开拍只剩一周多,演员们都签好了,主演会是sag会员,这可怎么办?项目会不会因此搁置?或者ss方面做出让步?

    在媒体影迷的关注中,次天周二ss的制片方狮门发言人评论说:“这个谈判结果令人遗憾,其实项目的工作条件很宽厚,有着和工时相称的薪酬福利,还没有工会演员要退出,项目会如期开机。”

    毕竟ss不是寻常的项目,这真在媒体的意料之中,只要ss能内部处理好就没事。

    过了两天,日传出新消息,叶惟退出了美国演员工会,尽管他并不会出演《灵魂冲浪人》。

    消息来自叶惟的博客,最新的一篇简短日志:“谢谢sag的爱护,我只是还不想慢下来,我想拼命。今天退出了sag,我自由了!我可以一天工作16个小时了!哈哈哈,多棒啊!”

    示威?回应?时隔近一个月,viy又一次嚣张的言论!

    但媒体大众很有些质疑,16个小时?叶惟说得好听,就他近来的花花公子生活,昨天又被民众目击他和一位不知名的红发美女共进晚餐,没有照片的八卦爆料。

    viy到底把多少时间、多少心思放在工作上?电影能拍好吗?

    越来越多的铁杆惟密也是心里嘀咕……

    ※※

    早上的可爱岛特别柔和,蓝天白云下的海滩边,ss剧组正进行着演员的冲浪培训。汉密尔顿一家都在,还有贝瑟尼从小的冲浪教练罗素-路易斯,他是剧组的总教练。

    这时候,艾玛-罗伯茨、谢琳-伍德蕾在海面不同的浪段,踏着冲浪板在御浪,旁边有剧组的两艘快艇跟随着。

    两人不是毫无冲浪的基础,艾玛去年演《美人鱼》的期间在澳大利亚经常有玩的了,时间虽然紧张却足够练好拍摄的需求。其他主要演员会的不会的凡是有冲浪戏份也都要练练。

    叶惟在一艘快艇上用导演取景器看了一阵,当回到岸边,就带着勘景部门的人员走了,今天要完成外景勘定工作。

    汉密尔顿一家都会冲浪,贝瑟尼的父亲汤姆、母亲谢利、大哥诺亚、二哥提姆,都曾经或现在是业余或职业的冲浪运动员。

    “罗素-路易斯”不会登上大银幕,因为把故事改编成剧本,他的角色作用重叠了,教贝瑟尼冲浪的人已经有她的家人、阿兰娜的父亲霍尔特-布兰查德,也是在那次事故中救了她的人。

    所以虽然路易斯在现实里对贝瑟尼是一位重要的导师,却没有登场空间。

    导师也够多的了,上帝、家人朋友相互之间、狗狗,还有一个人,贝瑟尼的青少年导师莎拉-希尔。

    她的最大定位就是导师,发挥类似于《可爱的骨头》里“外婆”的作用,悲痛的家庭之外的人,一个上帝的代言人,能安慰整个故事和观众,在主基调下缓和气氛,故事里帮助人物,推动着改变。

    梅丽莎-麦卡西出演莎拉-希尔是一种理所当然,太适合了!

    她们不只是长得像,性格也像,都是那种一看就和蔼可亲兼搞笑的肥婆。这就是叶惟需要的莎拉-希尔,又和麦卡西在lms有过合作了,她客串餐厅的肥婆侍应,邀请她出演ss,一个电话就搞定。

    角色人选的外形气质要考虑其在故事里的作用、给观众们的感官,以及整体卡司的化学反应。

    汤姆、谢利都属于嘻嘻哈哈的乐天派,但选角不能就这样来,电影故事是一趟旅行,他们要带的行李有开心,更有一个主要面貌,悲伤痛苦中的振作,重获心灵的平静。

    所以他们不能太嘻哈,嘻哈由莎拉-希尔来。

    之前的一番工作成果是科林-费斯、海伦-亨特联手出演汤姆、谢利。

    科比-费斯,达西先生!这位现年45岁的英国老戏骨正越老越红,处于一线明星的边缘。

    说起他的影视形象,知道他的人大多数会描述出一位内敛、含蓄、沉着、严肃、英俊的英国绅士。但只要他咧开嘴巴露齿地乐笑,一样可以嘻哈,可以夏威夷,达西先生是万能的。

    费斯近年演的喜剧不少,像《bj单身日记》、《春天的希望》,刚上映不久的《魔法保姆麦克菲》。

    不过当初把费斯列为第一人选,叶惟不是看中他的笑容,还是他那一份沉稳。

    因为第二幕起就需要这样的汤姆-汉密尔顿:一个扛着家庭巨变的男人,可以咧嘴笑得灿烂,也可以一个人躲着悲伤,可以给予妻子孩子温柔,也能向外界展现他的强硬,甚至是一度质疑基督信仰的霸气,科林-费斯全中。

    那时候发邀请,科林-费斯正好有档期,本届颁奖季没他的事,片酬各方面都谈得合,故事剧本、这个人物又打动着他,还有viy的吸引力,就有了这次合作。

    海伦-亨特的加盟也有着顺利的过程,这位现年43岁的老戏骨可是奥斯卡影后(1998年第70届,《尽善尽美》),之后几年的一线女星,《男人百分百》、《荒岛余生》的女主角都是她。

    进入21世纪后,她经历了结婚、婚姻失败、新约会、04年生了个女儿,早已是半息影的状态。但这次她是主动谋求加盟的,只因她是贝瑟尼的粉丝,还和科林-费斯是好朋友。

    她的温和气质真的非常适合,母亲、妻子,一个坚韧的女人。

    海伦-亨特9岁起就开始表演了,她的专业、成熟、淡泊使得片酬待遇什么的都好说,就是要带着两岁大的女儿来夏威夷,需要剧组的安置,尽量把她的戏安排在白天拍摄,好让她晚上回去照顾女儿。

    剧组都尽力满足了,相比朱莉娅-罗伯茨在lms的待遇,这要简单得多。

    亨特与费斯有很棒的搭档效果,加上艾玛也是,他们的阳光感都是温和而不灿烂,有一些书卷气,看上去像一家人,像传统保守虔诚的基督徒。

    事实上两人的确在好男人好女人的行列中,科林-费斯与其妻利维亚-吉吉丽结婚多年,有个幸福的家庭。

    扮演诺亚的不是陈诺,是22岁的小演员安德鲁-加菲尔德,他生于洛杉矶,成长于英国,这几年先在舞台剧领域崭露头角,又在《疯狂的荷尔蒙》等英国剧集有过亮相荧幕,演电影是第一回。

    诺亚由选角组进行选角,当时有三个选择,叶惟拍板决定了安德鲁-加菲尔德,一是这家伙够优秀,二是叫加菲猫,有趣。

    提姆和诺亚一样,都没什么独立戏份,出场就一起、一家人的小配角,演员人选是快17岁的泽维尔-多兰。

    叶惟和多兰的友谊始于04年多伦多电影节,认识那天起就互相欣赏对方的才华。

    在导演方面,多兰的天赋和现有才能比吉娅大师只高不低,叶惟喜欢和他来往,因为有很多共同话题,谈得很来,但因为多兰居住在魁北克,玩得不多,却竟然传过绯闻。

    这次加盟ss是多兰提出的意愿,他还想免费给剧组多做什么工作,他想学习和进步,然后拍电影。

    没有问题,多兰本身就是魁北克的演员,外形气质也适合,试镜后就完成加盟。并会担任叶惟这段时间的私人生活助理。

    汉密尔顿一家的卡司阳光中有点忧郁,可以很动,也可以很静,在众人都静的时候,更能突显艾玛的阳光气息,使之成为银幕中最不幸却最乐天的坚强的女孩。

    而阿兰娜的父亲霍尔特则由约翰-施耐德出演,一位45岁的影视两栖老戏骨。他是嘻哈阳光型的演员,一看就很夏威夷、很好人,当他自责没有保护好贝瑟尼而低落悲伤,像错的是他,那是非常棒的反差。

    对于这个阵容,外界的反应不一,争议最大的当属科林-费斯,别说冲浪了,这个英国绅士和海滩似乎都是绝缘体。

    叶惟却觉得根本不用愁,费斯接下了片约,就会演好,以他都意料不到的方式。

    费斯可不是艾玛那样的菜鸟。令人欣慰的是艾玛总算有了些进步的苗头,随着对“贝瑟尼”越发深入的人物研究,她越来越表现出她的灵性,选择上越来越从容精准。

    ※※

    “晚上好,惟。”

    “我这边不是晚上,才傍晚。”

    “今天工作还好么?”

    “不错,我们完成了勘景,其实可爱岛这么美丽、开阔,在哪里拍外景都可以。”

    “那就好。我在大学过了一天,晚上编曲写歌,现在我躺在床上,我有些想你了。”

    “哈哈,我可不想你,艾米,我得走了,我有个约会,拜拜!”

    “阿纳斯塔西-阿什利?”

    “不是!这里可是夏威夷,往海滩走上一圈,哪知道会是谁,我正期待着一场浪漫的邂逅呢,今天的。”

    “你真的开心就行。”

    “我当然开心了,昨晚我和一个拉丁女孩过,她很热情,性感,在床上很狂野,挺好的。今天我想尝试别的类型,再见。”

    “你不是不上骨肉皮吗?”

    “她不是,她都不认识我是谁,只是次旅游时的激情,她是哥伦比亚人。”

    “真的?”

    “我没那么聪明,但我不是傻子,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