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月8日是贝瑟尼-汉密尔顿的16岁生日,她的生日派对在夏威夷可爱岛的家中举行,那时候叶惟和艾玛-罗伯茨正闹着暴力事件,这真是份糟糕的生日礼物。

    然后渐渐,她所喜爱崇拜的viy好像不同了,不是他做了什么坏事,只是他近来的生活方式,她个人并不崇尚。

    但她最明白,叶惟正在经历着什么只有他自己内心清楚,就像她当初的痛苦。所以她是继续支持他,《灵魂冲浪人》更是她的传记片,当然要全家尽力帮助剧组的工作,比如教艾玛-罗伯茨、谢琳-伍蕾琳冲浪。

    虽然viy成了个花花公子,对待她们这些女生却十分规矩,像以前一样,应该说更正经了,有些严肃。

    阿纳斯塔西-阿什利是怎么回事,贝瑟尼倒是知道。因为剧组还需要招雇冲浪教练,阿什利参加了应聘,她最后没有得到工作,但和viy因此认识。

    阿什利也真够漂亮火辣……贝瑟尼叹息了一口气。

    马上是惟的18岁生日了,他没有办生日派对的意思,早早就对剧组说“谢谢大家,我喜欢自己一个人过生日。”

    ……

    2月16日是伊丽莎白-奥尔森的17岁生日,她的生日派对在洛杉矶希尔顿酒店举行,没有邀请叶惟出席。

    一是因为他身在夏威夷,二是不想他和她的两个姐姐发生冲突,三是交情没到那份上,丽兹觉得叶惟变得很陌生。说起来有点可笑,她和viy不算有多熟悉,也就最近因为工作有会面和短信交流。

    不过以她知道的那个viy来说,他变了,变得……

    丽兹没兴趣和这种花花公子约会,这样不酷,真的。

    每个人有自己的问题、有自己的追求,她不会妄加什么评判,只是生活中不想走近叶惟了,与他的来往仅限于工作就好。工作归工作,现在不管他怎么样,她都要演好“苏茜”的,为了《可爱的骨头》。

    叶惟怎么变成这样了?丽兹有时候也会思索,不明白。

    对于他18岁生日,她不送礼物,只送一句祝福。

    百老汇是个迷信的地方,人们相信一出戏剧开演前,预祝好运反而会带来恶运,所以台前幕后互相之间不会说“祝你好运”,而是说“祝你断一条腿”,她祝叶惟断两条腿,那两条长长的健壮的腿。

    他有185cm了吧?

    ※※

    “我的男人,我想告诉你我的一个判断,阿纳斯塔西-阿什利可能是蕾丝边,或者双性恋……我看得出的。”

    “我知道啊。”

    “你知道……?”

    “我有一项本领,谁是基,谁是蕾丝边,谁是双性恋,谁是异性恋,我一看就知道。阿什利八成是蕾丝边,两成是双性恋;而你,艾梅柏,你是双性恋。”

    “我自己也不确定……那你还和她约会?”

    “拜托,我和阿纳斯塔西只是朋友,她是个很风趣、很有才华的人,而且她的屁股真的很惹火。昨天我们玩得挺开心的,就是我吻她摸她的时候,她像块石头,哈哈!下次约会我继续进攻,看她怎么办。”

    “哈哈哈,你能把她操成异性恋。”

    “别拿性取向开玩笑。”

    “不好意思,我知道了……”

    “艾梅柏,这是一种捉弄,为了乐趣,她想耍我,我就耍她,难受的人总不会是我。”

    “是的,要我过去让你操吗,我想去夏威夷玩。”

    “等我先安稳下来,再过几天。”

    ※※

    2月19日不只是叶惟的生日,也是第59届英国电影学院奖颁奖典礼举办的日子。

    bafta是颁奖季的重大奖项和主要的奥斯卡风向标,近年来除了几个本土奖,它几乎是奥斯卡的一次预演。

    《阳光小美女》有5项提名: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电影音乐。

    叶惟没有入围最佳导演,但因为制片人身份获得提名,主办方很早就诚意的邀请他出席颁奖礼,然而那是在英国伦敦举行,叶惟以“抱歉,工作太忙,没时间”为由谢拒了出席。

    布瑞恩他们不太高兴,叶惟出席不但可以提升他在英国、欧洲的知名度,还能帮助lms的欧洲票房。

    真那么忙吗?洛杉矶也不回了,18岁生日派对也不办,那本来能办成一次盛大的庆祝和慈善活动,多的是赞助商要出钱。赚了名声,帮了别人,自己和家人朋友还开心。

    viy说不,他宁愿在夏威夷沉迷那个冲浪运动员新欢。

    当晚bafta颁奖礼上,10项提名的《不朽的园丁》只拿下一个最佳剪辑;9项提名的《断背山》荣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4个奖成为最大赢家;《阳光小美女》只捧走最佳男配角一项,最佳原创剧本由《撞车》夺得,这让奥斯卡多了些迷雾。

    艾伦-阿金登台领奖,感谢到叶惟时,说:“谢谢惟格,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做了好极的导演工作。今天是他18岁生日,惟格,生日快乐,祝愿你的未来一切顺利!”

    全场的各国电影人嘉宾们送以热烈的掌声,送给没在现场的天才少年,祝福他生日快乐。

    ……

    北美时间2月19日的太阳照常升起,叶惟18岁了!!!

    这天注定是惟密们的节日,不管英文网络、中文网络,都在各自时间的这一天一片沸腾,媒体网站们纷纷推出了专题图文报道,回顾着叶惟从16岁到18岁,这两年里他的变化、事迹、成就。

    今天的《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等报也刊有专题,对焦着迈入成年的叶惟会走向何方,大导演?自毁?

    作为一个青少年明星,叶惟的成长是被镜头纪录下来的,他的容貌身形是这样,从高大壮实的小子到模特运动员身材的年轻男人,从青涩到英俊,更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没有其他任何人有的,viy。

    他的事业也是这样,从短片《天使之舞》到现在制作第四部长片《灵魂冲浪人》,从神童到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

    他的私生活也能窥得一部分,从美国梦新典范的阳光少年,一路成了最近的花花大少。

    这个大才子,这个电影的宠儿,这个新生的全球偶像,成年了。

    无论国王现在怎么样,在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生日,viy魔法王国的万民还是欢呼庆祝,只需要因为过去两年的叶惟!

    人们在他的博客、个人网站、诱tube频道等地诉说着祝福:“viy,生日快乐!”、“谢谢你的电影!”、“你陪伴着我长大。”、“爱你!”、“你是我心中的英雄!”……

    在诱tube上面有很多影迷粉丝拍摄的庆生视频,其中一个个青春美丽的少女在笑语:“我想和你约会!”、“如果能得到你的回复,那会是我最大的荣幸。”、“viy,期待看到你更多的好电影!还有诱tube视频!”

    不只是大众网民在祝福,众多的叶惟圈内朋友也在社交网络上道贺他,并不是所有,不是每个人都有博客这些。

    让叶惟和妮娜-杜波夫恋爱支持者们失望的是,杜波夫的博客没有更新。

    艾米-罗森也没有。

    艾玛-罗伯茨有,“生日快乐!!!!!!”

    叶惟在夏威夷还是哪里?他会怎么度过这个人生大节日?和谁一起度过?家人?朋友?某个美女?

    除了凌晨的一篇新日志“18岁了,开始变老,谢谢大家。”他还会更新博客吗,会上传新的诱tube视频吗?

    惟密们都想看到更多的相关消息。

    ……

    最近很多人问吉娅:“viy怎么了?”,她能说什么,她知道些什么,他随身带着避孕套?一概回答:“他变了,是好是坏随你自己喜欢了,我是不喜欢的了。”

    吉娅不只是不喜欢,是现在看见他就不开心,连私人工作助理都快当不下去,她清楚自己随时可能会辞职。

    太失望了,以前她以为自己不会多失望,只要他拍好电影就行,当他真的变坏……唉。

    身为他的死党,她却什么都做不了,真不好受。

    叶惟变得所有朋友都不懂,虽然私生活是个人的,但常言说“鸟儿以羽毛的类型聚结在一起”,他的羽毛和大家的不同了。吉娅看着他正在众叛亲离,一位位朋友在疏远他,他却继续像蛮牛一样。

    他远离着他原来的世界,风流在世上,放浪着自己,不知道走向何方。

    也许这就是始于两年前的追梦故事的结局,这就是叶惟了。

    ※※

    其实阿纳斯塔西-阿什利很可能是同性恋,叶惟和她待了一个傍晚才察觉到,怎么看都不像,不过和她约会、亲热的感觉,是有一些不同的。还好挺开心的,阿什利充满着夏威夷女生的风情、运动女生的热情……

    随便吧,他们都是寻开心而已,何必较真。

    19号星期天,18岁了,只不过也是平常的一天。

    他没有回洛杉矶,只跟爸爸妈妈朵朵有了个视频通话。艾米想过来为他庆生,被他严词拒绝了。

    没有约阿什利出去玩,没有邀请杜晨、艾梅柏或者谁前来陪他。没有多理会那些挤爆各个信箱的祝福,几乎全部群发谢谢。

    这天的上午,叶惟开着一辆黄色的最新款奔驰g55-amg到野外去。这是他新买的另一辆车,花了十几万美元,提前运送到了可爱岛,以便这段时间在岛上的出入。

    湛蓝的天空下,越野车行驶在可爱岛的乡野小路上,车内响着轻缓古旧的歌声,飘落在徐徐的海风之中。

    驾驶座上,叶惟转着方向盘,望着前方的景色,如此的纯朴、温暖,秀美,椰树在摇曳生姿。

    不知道游荡了多久,渐渐的驶近鲁鲁森林保护区,忽然私人手机响了起来,只有少数几人的来电才会响。他停下车子,拿过手机一看,眉头顿时皱起,手上接通了。

    “嗨,妮娜。”他笑道。

    “viy,生日快乐!”妮娜娇憨活力的笑声从手机传出,“18岁了,要乖哦!”

    “谢谢。呵呵呵……”叶惟笑了起来,仰头靠着椅背,没有说话。那边的妮娜也陷入了沉默。他又笑道:“谢谢你。”

    “唔,唔……你在做什么?”妮娜突然鼓起劲的问,“你最近,我是说……”

    叶惟大声的打断她:“我知道你的意思,妮娜,我只是在前所未有的拥抱着自由,不用担心我,我过得很好。”

    妮娜嗔骂道:“死呆子,玩够了没有!”她的语气透着关心、认真、迟疑和期待:“我想了很久才打给你的,这和我想的不一样,我感觉是不是……要和你谈谈……”

    “不需要,我很享受我的新生活。”叶惟笑叹了一声,“我们有自己的新开始,你就不要管了吧?”

    “哦……”妮娜的气息随即弱了下去,声音若有若无:“你真要结婚了吗?”

    “你说什么?”叶惟听得一愣,“什么我要结婚?”她傻笑了声:“有个八卦说的,别人告诉我的。”他不禁笑道:“八卦还说我是同性恋,笨妞。”他猛然的停顿,马上又道:“妮娜……你好?听到吗?妮娜?”

    妮娜疑惑:“听着呢,说啊,尤……你听到吗,viy?”

    “你好?我这里信号不好,我在夏威夷,没什么信号,就这样了?妮娜,我得走了,你知道。”叶惟说。

    “哦,生日快乐。”妮娜再次祝贺,声音有点微颤,她知道有信号的。

    “谢谢!再见。”叶惟说罢,挂断了通话。他看着空白的手机屏幕,沉默了许久,“妮娜,我爱你,离我远点。”

    他摇头的笑了笑,继续驶动车子前进,温声唱起了《forever-诱ng》:

    “愿上帝的庇佑与你同在,愿你能够梦想成真。愿你能永远帮助别人,也能得到别人的扶持。愿你造出一把采摘繁星的云梯,然后摘下属于你的那颗。愿你永远年轻,永远年轻,永远年轻。”

    ……

    鲁鲁森林保护区,越野车停在山路边,叶惟背上一个橙色登山包,走进了茂盛的森林。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周围自然的花草树木,他的心头满是回忆,快两年了,上次来是那个春假。

    那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那时候,他还在一步步艰难的追着梦想,那时候,还……

    越过一条溪河,越发的深入了这片山林,叶惟的脚步时快时慢,当看见前方树林间的一棵古老大榕树,如同一把巨伞矗立在那里,藤蔓、树根和枝干都像一根根巨人的头发,一片安静。

    他不由得放慢脚步,踩着铺有落叶的泥山路,一步一步的走去。

    “这棵树这么老,如果你想寻找永远,它就是了。”

    “哇,永远……”

    “嘿嘿,看着。”

    “你要做什么?”

    “求点祝福。”

    “我也求。”

    叶惟仿佛看到在大树的前面,有一对青春年少的恋人正忙着往树身刻下彼此的名字,仿佛听到两人的欢笑,他们在打闹,在拥抱,在亲吻,尽管没说什么山盟海誓的话,那祈求永远的情思,却不用多说。

    他深呼吸了一下,走上前去,当看清楚那段树身上刻着的文字,他怔着了。

    vi

    li

    we-will-be-fine

    together

    love

    海风吹得树林沙沙的响,不知过了多久,叶惟忽然露起了笑容,看着那几行刻了上去能有一年时间的文字,说道:“你真不文明,这棵老树做错什么了,你要刻这么多,惹它生气了吧,不保佑我们了。”

    他停着沉沉的话声,伸起右手就要去抚摸那些刻字,正要抚到,手停在空中,又收了回去。

    “唔……”叶惟自嘲的摇头一笑,提了提登山包,转身走去了,温和的歌声响起在山林之间:

    “愿你总是忙碌充实,愿你的脚步永远轻快。愿你有一个坚强的信念,当暴风骤雨来临时,愿你的心总是充满快乐。愿你的歌曲能够永远被人传唱,愿你永远年轻,永远年轻,永远年轻。”

第425章 花花大少    2月10日星期五是个不大不小的日子,艾玛-罗伯茨的15岁生日。

    这天晚上,叶惟到艾玛家出席了她的生日派对,送了她几本书作为礼物,反正虽然她迷信,却没有“送输”的禁忌。

    派对很热闹,艾玛的很多好朋友都来了,像亚历克丝-麦肯纳、凯莉-彼得斯等等。叶惟跟这些小女生没什么好谈,想和吉娅聊几句吧,吉娅见着他就走开。

    现在除了工作,吉娅大师和他近乎零交流,就差没有绝交了。

    最后叶惟强抱着崔姬度过派对,几乎被它咬了小手臂一口,物似主人形。

    艾玛过了个愉快生日,叶惟却不开心,她15岁了,演技只比13岁时高一些。她的表演问题已经是他心中的一根巨刺,那天他对她说的不全是假话,如果她只有皱眉瞪眼咧嘴笑……

    他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就现在艾玛的水平,不至于演成一陀屎,但不会令人满意。

    叶惟希望、艾玛也希望暴力事件会成为一个转折点,可以最终使她进步。

    并不是没有可能,回想那一天,他发现艾玛有着精湛的表演,表演就是伪装,不知道她是怎么骗到朱莉娅的,但她面对着警察们时,那种气势,之后在警局的、面对狗仔们的,都让他印象深刻。

    叶惟问她:“当警察们冲进屋子的时候,你害不害怕?”

    “几支开了保险的手枪指着你,你说害不害怕!”艾玛说起来就心有余悸,“当时我早就蒙了,其它什么都不太清楚。”

    “找到了!”叶惟惊喜的找到她的最大症结的线索,“艾玛,如果那是在拍电影,你的表演好极了,没有过多的混乱的表情,而是用整体的神态,一种能让人感受得到的情感完成了表演,这就是我要你做到的。”

    艾玛的神情愣住:“有那么好吗?”

    “生活中每个人每天都在表演,原理是一样的。”叶惟说,“你害怕,但你装着不害怕,全部就这样!这是个整体,你抓住了,而你蒙了却正好让你的思维简单、精确。

    当演员表演的时候,没有投入真情实感,有着‘我在表演’的想法,潜意识就会不断想用技巧去弥补情感上的缺失,好像多做一点就能更好一点。我认为这是你的问题之一。”

    两人排了几场戏,这个问题越排越明显,艾玛总是找不到细致的情绪,只停留在表面的喜怒忧思悲恐惊,全都摆到脸上。

    她之所以喜欢眼球转动、皱眉瞪目的,是她不懂选择。

    “呃……”艾玛苦思了一番,“有点,我总觉得那里有个反应,那里又有个反应,我想把它们做好。”

    叶惟沉吟说:“你的心思很细腻,很容易有各种的感受、很多的想法,也许这干扰到了你对整体的理解,以至于无法投入。我们要搞清楚一件事,精确不精确是表演好坏最大的分别。

    我要你学会投入情感,并且对心思快速的做筛选,选择简单,选择正确。

    这就需要事前对整体有足够的认知,创建好你的人物,备好你的技巧工具,找准情感,把一场场戏演绎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不只是当时的一个个反应。这些事情,我会帮助你的。”

    “嗯嗯嗯。”艾玛点头不已,也感觉找到问题所在:“要是我演苏茜,你演雷,我一定很能入戏。”

    “这是危险的、反艺术的、错误的方式!角色和你,电影和现实,是不同的。”

    叶惟很认真,警告她别那样做:“就算你演爱情故事,能和对手演员谈恋爱,你演贝瑟尼,真去被鲨鱼咬吗?这样不行,治标不治本。最优秀的演员像变色龙,能投入也能抽离,为什么,因为他们在表演别人,而不是展示自己。”

    一直以来,艾玛的基础打得不牢固,靠着天赋、经验和背景工作,这次不同了,她必须完成叶惟的要求。

    时间不多了,更多的剧本与角色研究、排练和目标训练都只是其中一环;她作为演员本身,在情绪记忆、感官记忆、思考选择等方面都要加强训练。

    不只是叶惟教她,朱莉娅-罗伯茨也教她,好几个表演老师也教她,真是个千金大小姐。

    暴力事件倒不是没有好影响,艾玛更愿意努力了,虽然还是会撒撒娇,玩玩塔罗牌,练练拳。

    不过她对叶惟的私生活十分不满,并不掩饰自己依旧的爱慕。叶惟总是说,“别想那么多了,先把电影拍好。”艾玛想也是,把贝瑟尼演好了,看他还不心动!

    ※※

    暴力事件平息后,八卦媒体们没有拍到更多的叶惟和艾玛-罗伯茨的约会照片,两人就像没了那回事,各过各的日子。

    viy的私生活似乎开始精彩起来了!

    tmz、radaronline、laineygos私p等网站,《人物》、《娱乐周刊》等八卦杂志,《国家询问者报》、《审查员》等小报,都连接地报道着叶惟的新闻,有真实的,荒谬的,没照片的,有照片的……

    他每天的行踪几乎都一目了然,八卦着他的人们很是满足和惊奇。

    12号星期日这天上午,叶惟被拍到开着一辆新车上街,那辆保时捷911才开了大半个月,他又有了一辆火红色的新款法拉利f430-spider。而这辆硬顶敞篷跑车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金发蓝眼睛的年轻女人。

    杜晨-科洛斯,21岁,荷兰的新生代超模,去年起为维多利亚的秘密走秀,性感火辣。

    狗仔队的一次成功跟踪,两人到了圣莫尼卡海滩,玩起了摄影,在叶惟的指挥下,杜晨-科洛斯赤足的大摆po色。

    只是摄影合作吗?一众八卦媒体已经迫不及待地宣布他们在约会,两人的举止神态亲昵,还有拖着手的时刻,科洛斯连连的绽露笑容,玩得很开心。

    摄影完之后,两人开车离开沙滩,狗仔跟丢了他们。

    又一回姐弟恋!?媒体们纷纷炸呼,影迷粉丝们百感交集,viy的审美观正在扩展!生活作风正在改变!

    这才被艾玛-罗伯茨揍了没一周,又多一个绯闻女友,开始于之前还是之后?杜晨-科洛斯?那是谁?

    叶惟的q分40多,杜晨-科洛斯不到10分,她在模特界声名鹊起,但公众不熟悉她。不单是名气,权势、财富、才华等各方面相比,两人都不在一个层面,叶惟是个流行文化符号,杜晨-科洛斯是个小模特。

    这样的搭配。所以和叶惟传绯闻,科洛斯的名气随之上涨。

    媒体大众说什么都有,很多的感慨,开跑车、拥超模,viy开始有少年巨星、大才子该有的面貌了。

    这是平常事,也是一种viy正彰显着自己的魅力,他泡妞很行,他真的不缺女人,他连内-衣模特也搞得定,还大他三岁。无数的年轻人羡慕嫉妒,太酷了!无数人高呼这小子真行。

    美国崇拜的不是道德模范老好人,不是天才,是英雄,英雄不守规矩,英雄自然有很多美女。

    运动员明星、摇滚明星没几个不花,依然是大众宠儿,骨肉皮多的数不过来。

    贾斯汀-丁伯莱克有稳定女朋友,时常叫上一帮辣妹开派对,都没人会指责他,最多笑骂一句“贪玩”,依然流行小天王。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换女朋友像换衣服,最多被笑骂一句“花心”,依然银幕巨星。

    越优秀的越有侵略性的男人,越多女人,直至恋爱婚姻把这些终结,不是劈腿、出轨、召-妓、吸-毒那些丑事就好。

    这个viy,倒让更多人开始去了解他、认同他、喜爱他了;也更多人不爽他、憎恨他、指责他,因为他是亚裔。

    然而又有相当多的影迷粉丝倍感失落,传统价值观者、精英知识分子尤是。

    这几年大家看着叶惟长大,他阳光、励志、迷人,总说他坏小子,却并不是在女人这方面,或许他依然阳光、励志、迷人,却似乎真的成了花花大少。

    那个叶惟已经是过去了吗?

    在行业内,在媒体的追逐下,洛杉矶是个小城市,今天谁做了什么事,明天就会全世界都知道,谁的生活作风怎么样,谁在约会谁,一天两天藏得了,时间一长,总会露出水面。

    2月13日星期一,叶惟约会另一位金发性感女郎。

    ※※

    艾梅柏-希尔德这几天在梦幻中度过,又一次!像接触到了成功,完全不同以往的、不仅仅是成功的一次。

    她是对的,和叶惟扯上关系就会意味着很多很多,他太好了。

    “我要改造你。”一切源于叶惟那天的一句床话。

    艾梅柏就是想要这么个机会!被叶惟看上,由他安排,像他的那些“未来女孩”,一个个或已经或将要成为明星了。

    他让她不要晒黑皮肤,古铜色对她不是健美性感,是性感难看;他让她少吃点,把身材练到最好,特别要把腰练细一些;他让她重新做发型,她不适合波浪卷……然后他说:“还是请专业人士来吧。”

    “你这两天多照镜,记住自己现在的样子,这是你最后的土包子时光了。”

    过了10号一天,艾梅柏就坠入惊喜!

    瑞秋-佐伊!这位最火热之一的时尚造型师和她的团队,从纽约飞来了洛杉矶,为的就是给她服务。

    造型师不经常有这种工作,但一单够顶一个月。艾梅柏打听过,就一个周末两天,瑞秋-佐伊团队要收费10万美元以上。当然不是她出钱,所有这一切,包括叶惟给她报的健身班、饮食计划等等,都不用她出一美元。

    艾梅柏觉得安-兰德说得对,男人和女人肯定是有差异的,别的不说,女人花男人的钱天经地义,她很骄傲很享受自己能让叶惟为她花钱。

    专业就是不同,她以前真不知道造型还能有这么多门道,不知道自己可以变成另一个样子。人还是那个人,没做任何的整形,只是发型、妆容、衣着都换了,却感觉完全不同。

    瑞秋-佐伊称赞她富有可塑性,形象可以很多变,赞她的锁骨漂亮,适合穿露肩的衣服,说她浅眼影短睫毛更好看……

    12号下午造型做好后,艾梅柏看着全身镜中的自己,简直难以置信,她第一次敢说,自己比查理兹-塞隆还漂亮。

    叶惟看过后,点评说“外形上差不多了,还得健身,精神气质上还要培养,你距离狐狸精还远着呢。”

    那天晚上,新造型的艾梅柏又一次倾尽心力的伺候他,她真的真的高兴,也想他高兴。

    她如愿成了他的宠物,其实她更想说是他的婊-子,但viy非常不喜欢这种自贱粗言。

    艾梅柏提醒着自己,是什么都不是他的女朋友,别爱上他。她有机会迷倒他吗?她觉得没有,他又不是老男人。

    她不知道叶惟什么时候会玩腻她,她不管,只知道能多跟着他一天,她学到的、见识到的、得到的就越多。

    而且真开心,身体、灵魂都是。

    ※※

    狗仔们又拍到了!

    时隔一天,13号星期一夜晚,叶惟与一位金发年轻女人同车出行,这回开的是那辆保时捷911。

    艾梅柏-希尔德,19岁零10个月,一个小演员,最知名的是在《北方风云》饰演青少年版的“乔西”。

    相比去年10月出席《北方风云》首映礼时,希尔德的变化很大,媒体们几乎认不出来。她的发色染成浅金色,波浪卷成了露额的微卷,性感的身材,脸容的气质忧郁、冷艳,一点点旧时代的贵气……

    两人在晚餐之后,开车到了电影院,之后狗仔被发现,跟丢了。

    这下媒体们更加炸呼,影迷粉丝们更加惊讶。

    viy在做什么?同时约会多人还是“只是朋友”?

    狗仔拍到的照片中,希尔德挽着他的手臂。有一同出游照片为证的姐弟恋类型的叶惟绯闻女友,已经三个了。

    相比之下,媒体大众最为关心八卦叶惟和艾米-罗森怎么回事,散了?在继续?杜晨-科洛斯、艾梅柏-希尔德都只是各自行业中的小角色,艾米-罗森却是最有前途最红的年轻女演员之一。

    2月14日情人节,狗仔们早已擦掌磨拳,誓要拍到叶惟和谁的约会照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