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瓦伦丁节不是法定假日,叶惟更不会放假,明天就要带队前往夏威夷了,什么都紧张起来。

    《灵魂冲浪人》剧组实行的是无视节日工作制,所以20日的总统节不会放假,下个月的复活节假期就放一天。他以身作则,之前的春节、元宵节都不放假,不过刚好都在星期天,刚好而已。

    这天收工后,叶惟没有叫上一位美女出去玩,已经叫大家都不要打扰他,回家去,谁的贺卡也比不上朵朵的那张。

    “嘻嘻嘻!”

    蓝天下,叶家后花园中,朵朵的欢笑响个不停,奔来冲去,托托想抢她手中的巧克力,她不给:“不能给你,会吃死你的!”

    休闲桌边,叶惟戴着黑手套的右手正挠挠头,看着坐在桌边的爸妈,奇怪的问道:“妈妈,我的贺卡呢?”

    老妈给了老爸、朵朵贺卡,托托、本吉也各有一张,就他没有。

    “别叫我,我没有你这个儿子。”顾乔冷声。叶浩根这回直摇头,没说什么,劝都劝过了。按照家规祖训,惟最近的生活作风足以让他被逐出家门。

    “好吧。”叶惟无奈,去和朵朵、托托玩。

    吃过晚餐后,他就走了,省得在家里给人添堵。

    刚一上街,就发现后面跟着几辆车,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些狗仔都没有自己的生活的吗?叶惟开始理解为什么有明星暴打狗仔了。虽然说他没所谓,以后还是多注意点吧,不想往媒体方面费神了。

    在街头上游荡多时,叶惟把狗仔们甩开了,法拉利就是够劲,这20多万花得值。

    夜空一片漆黑,回到住所,走进屋子后,叶惟探头探脑的看着客厅周围,“哈喽?有人在吗?”没有回应,没有人影。

    他小松了一口气,艾米不在,随着他要到夏威夷一个半月,她准备回去纽约了,大学、做音乐什么的,希望她就这样罢休。

    “你咬着我的嘴唇,拉出第一次的血,温暖了我冰冷冰冷的心。”

    不知道是什么兴致,叶惟唱起了滚石乐队的名曲《don‘t-stop》,轻轻晃动着肩膀,双手做着弹吉他的姿势,走向屋内的侧厅,吉他在那里,“你在我的背上写下你的名字,男孩,你的指甲是这么锋利。”

    “不要停,亲爱的,不要停下。”突然背后有一把女声响起接着唱。

    叶惟应声吓了一大跳,有一种“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独自坐在房间里,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的恐怖科幻感,回头看去,只见艾米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微笑的脸容,还在唱着:“不要停,求你了,不要停下。”

    “老天,艾曼妞……”叶惟仰头大叫了声,“你刚才躲在哪里?怎么找不到你?”

    “没有,隐形起来而已。”艾米走向他,双手搭着他的肩膀,搂着他的脖子,美眸流转着亮光,继续唱道:“我爱你那激情澎湃的呐喊,在这个漫长炎热的夏夜,你却用毒镖向我扫射,用你的小刀蹂-躏我。”

    “小刀!?小刀的是米克-贾格尔。”叶惟叫嚷,“我是大刀好不。”

    “不要停,亲爱的,不要停下。”艾米呢喃唱着吻向他,“不要停,求你了,不要停下……”

    叶惟吻了她一会,艾米的手在抚摸,他却停了下来,扶着她的肩膀,认真道:“艾米,我真的不能和你继续了。”

    “你害怕了?害怕会爱上我?”艾米说话间露着贝齿,“不敢试下去了吗?”叶惟点头道:“有一点。”

    她骤然变得热情似火,疯狂地吻动他,语带喘息的唱道:“我只求你一件事,给回我一些骄傲,不要把我抛弃到肮脏的街头,还有把我挂到干。不要停,亲爱的,不要停下,不要停,求你了,不要停下……”

    看着她的美脸,那清纯的、净洁的、温柔的、成熟的、俏皮的、优雅的、艺术的、喜爱的,叶惟突然紧抱着她激吻起来。

    艾米任由他抱着吻着,轻轻的笑道:“你又给了我信心。在神圣的日子,你就不会混蛋,你就是你。”

    停下,叶惟额头碰着她的额头,眼睛看着她的眼睛,沉默了一阵,笑道:“别自作聪明了,我是因为不知道叫哪个出去好,叫了这个,另一个吃醋,叫谁都不好,懂吗?”

    “不懂,我就知道今年情人节,你是我的了。”艾米越发的轻柔,“当个好男生,那么我全部是你的,全部……”

    “不停下,宝贝,我不会停下。”叶惟搂抱着她摇动身子,继续走向侧厅,即兴的唱着:“我会让你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直至你哭,求我停下。不停下,宝贝女孩,我不会停下……”

    艾米嗔笑的翘起嘴角,“别想在钢琴上。”

    “don‘t-stop,baby,i-don‘t-stop。piano-said-no-no-no-no-no,诱-guys-give-me-fu_ck-off。but-baby-pie,we-don‘t-stop。ahahah,we-don‘t-stop。”

    “哈哈哈!”

    屋内侧厅亮起灯火,钢琴边,两道身影在重叠。

    ※※

    经过一段日子的调查,sag公布了对叶惟和viy选秀会的调查结果,没有违规。sag发言人帕梅拉-格林华向媒体表示:“这个选秀会的专业得到了参选人员、出席人员的广泛认可。”

    然而sag却向工会成员们发出了警示,加盟叶惟的项目要慎重,因为以《灵魂冲浪人》的工作要求,有着大量违反工会法规的地方,演员的福利极可能得不到保障。

    并对叶惟发出了警令,如果实际也违法了,工会将进一步采取措施。

    《灵魂冲浪人》方面暂时还没有回应。

    这不是媒体大众对叶惟的关注热点,他的私生活才是。不过在刚刚过去的情人节,没有狗仔拍到叶惟的约会照片,行踪消息都没有,viy不知道去哪了。

    叶惟和艾米-罗森到底什么情况?

    就在2月15日星期一,罗森的影迷粉丝们突然有了一条晴天霹雳的新闻!

    艾米-罗森的官方发言人告知媒体,她正式无限期息影,大概两三年,可能更短时间或者更长时间。她接下来会完成《海神号》的宣传工作,追求她的音乐理想和一些重大人生目标,并会在公益慈善方面继续做好推广和形象代言。

    媒体公众们一片错愕,行业内也是一片震惊,多篇报道使用“难以置信”、“个性”、“终止”等词来形容心情。

    drop!

    放弃电影,放弃名利,放弃前途,放弃一切。

    19岁零5个月的艾米-罗森,这位今年金球奖最年轻的女星嘉宾,在她最好的青春年华,最佳的上升时期。

    在21岁零3个月的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着《致命魔术》,之后档期紧接着主演《保姆日记》,今年还有《黑色大丽花》、《独家新闻》要上映,在她的绯闻丑闻一箩筐,在她正在晋升巨星的这时候。

    艾米-罗森,突然宣布要息影。

    她在想什么?!

    而罗森在其博客上简单的表示:“我爱表演,我没有放弃影视,我会回来的!只是对我来说,如果一切都放在一块银幕上,那真是不值得的,想想都害怕。这是严肃的决定,现在我要找寻一些别的东西去了。”

    什么东西?罗森的拥趸们心都碎了,她这简直是作践自己。

    无数的不如意的同龄女演员感到要疯掉,她疯了吗?多少人眼巴巴的想要她现有的东西,死抓着不放。

    一些同龄女星悄然的松了口气,艾米-罗森退出当然是好事,少了一个皇后级的竞争对手。两三年后就不同了,谁还记得她。

    艾米-罗森向来个性十足,她做出这种事,媒体公众震惊过后也能相信,但她这么潇洒,实在太让人感慨。

    为什么?有没有内情?所有人都很自然的联系到一个人,叶惟。

    根据radaronline的知情人透露:“viy想艾米专心的陪伴他,他和妮娜-杜波夫因为长期分隔两地而走向结束,他不想再和艾米过那种生活了。但他是不会放弃他的事业的,只能是艾米放弃了。”

    “艾米一向淡泊名利,叶惟促使了她作出决定。”tmz的知情人则说,“她很着迷他,很认真。但viy太狂野了,就算在她的眼皮底下,他都成群的女伴。艾米担心长时间的分离会搞砸,所以才想抽出更多时间,管住他。”

    关于艾米-罗森息影,一时间众说纷纭,十个说法之中有八个跟叶惟有关,甚至有说艾米怀上了他的孩子。

    “下个月传出他们结婚的消息,我一点都不奇怪。”射superficial的知情人这样说。

    这下子,艾米的影迷粉丝们真是恨透了叶惟,如果他能好好的待她,那么艾米息影就算了,送上祝福。但他不是!都不知道这坏小子约会着多少个女人,可怜的艾米。

    艾米-罗森是从来不和明星名人传绯闻的人,没有丑闻,和叶惟传是第一次,传了之后两人至今没有回应。这次也是这样,所以事情闹不起来,除了当事者,没人清楚什么是真相。

    事实就是,一个冉冉升起的闪耀新星,并没有顺着寻常的轨道升上去成为巨星,而是主动选择了隐退。

    有罗森的粉丝建了一个网站“damn-vigor-yeah-stay-a”,该死的叶惟离艾米-罗森远点。

    媒体大众打开后就两行文字,一行英文:“plea色。”,一行中文:“求你了。”

    ……

    叶惟显然不理会这个请求,正在花花大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艾梅柏-希尔德之后还没有几天,他又多了一个绯闻对象。

    有人拍到他的照片爆料给了tmz,17号的傍晚,在夏威夷可爱岛的一处幽静海滩,叶惟和一位棕金发少女漫步、笑语、嬉戏和摄影,虽然两人没什么过线的亲昵举动,却绝对不像普通朋友,那肯定是个约会。

    阿纳斯塔西-阿什利(anasta私a-ashley),1987年2月10日生人,刚刚年满19岁,身高173cm,出生于加州圣克利门蒂,5岁搬到夏威夷,6岁开始冲浪,16岁获得三重冠年度最佳新秀奖,以及一个国家大赛冠军,之后屡屡夺奖,是冲浪界的新星。

    她有过几次的新闻访谈电视节目亮相,因为外貌性感火辣,也有过一些模特摄影工作,展现自己前突后翘的美好身材。

    她最出名的是,疑似和叶惟在约会。

    媒体们又一次炸呼,好事者们的下巴都要惊掉下去,艾米-罗森拥趸们气疯了,有人呼吁艾玛-罗伯茨再揍他一顿。

    viy才到夏威夷几天?两天。

    他的博客渐渐从网红到一片荒废的景象,上上篇是1月30号声援选秀会女生们的“你们不够聪明”,上一篇是本月15号的一篇图文日志,好几张夏威夷的风景照和一句耐人寻味的“不要停下。”

    之前媒体大众理解为“不要停下拍电影的步伐”,因为他是带着《灵魂冲浪人》剧组到夏威夷开展前筹工作。

    现在……似乎是不要停下泡妞。两天而已,他就搭上了又一位的年长女生,这个混蛋小子!

    叶惟的私生活这么丰富多彩,真的让影迷们不由得有了一份担忧,viy还有没有心思和精力拍电影?这种情况下,常规的制片方式都令人担心,何况他是惊世的一年三部,每部三个月的方式?

    就有娱乐媒体打趣,那些投资叶惟的人,现在有理由买安眠药了。

    2月19日即将到来,这一天是叶惟的18岁生日,如此重要的大日子,又适逢是周日,他会怎么度过?会不会见新闻?

    媒体大众期待已久!

第424章 不要成为你曾经所鄙视的人    艾梅柏-希尔德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气氛,就像是恋人间的约会,叶惟带着她到了一家叫好味道国度的餐厅共进晚餐。一顿晚餐下来,她不知道自己笑了多少回,他让她少笑,她却被不断的逗乐。

    他幽默,什么话题都可以谈,都有很多的学识和见解,包括了德州的风土人情,斥骂休斯顿火箭队是“hoton-sucket”,骂火箭队老板是个葛朗台,耽误着姚明的年华。

    她才清楚叶惟也看nba,因为他似乎从来没有现身过湖人队或快船队的赛场边,但他肯定有不少的场边座球票。

    晚餐之后,并不是去斯台普斯球馆看球赛,叶惟一句兴冲冲的“我们去唱卡啦ok!”就出发了。

    要在圣莫尼卡找可以唱歌的酒吧不难,找那种有单独包厢的卡啦ok店不容易。艾梅柏不知道哪里有,叶惟知道,开车到了斯沃泰尔大道一家叫麦克斯卡啦ok的店,停好车,两人走进店里。

    老板和叶惟是熟人,热情的招呼,没八卦什么,不像刚才餐厅的老板夫妇。

    “愿你永远年轻,永远年轻,永远年轻,愿你永远年轻”

    灯光炫丽的小包厢里,一台液晶电视挂在墙壁上,点唱机、音响等设备一应俱全,一张长沙发前是一张茶几,放着饮料、零食等物,这时叶惟正站着高唱鲍勃-迪伦的《forever-诱ng》。

    艾梅柏坐在沙发上,一双长腿并拢的垂下,笑看着叶惟举着有线麦克风,唱得有点声嘶力竭:“愿你长大后正直无私,愿你长大后真实善良,愿你永远了解真理的方向!”

    她听过这首歌,不是这么唱的,但他像发泄着什么,她听不出,只是被声音还是什么力量震得心头纷乱。

    “所在之处都有高灯明照,愿你永远勇敢无畏,坚韧不拔,意志坚强!!”

    叶惟仰起头,甩了一下拳头,突然又大吼:“愿你永远年轻,永远年轻,永远年轻!!!”

    ……

    在麦克斯卡啦ok待了半个小时多,两人各唱了几首歌,叶惟就要走了,说“我们去打保龄球。”艾梅柏自然是跟着。

    不多时,两人到了皮科大路的保龄莫尔,球馆里一般热闹,顾客们自己玩自己的,不断有啵啵砰砰声响起,还有笑语欢呼。

    很快,他们站在靠边的一条保龄球道前面,艾梅柏右手抓着一个红色保龄球,望着前方那堆球瓶,舒展着柔曼的身姿,小走几步把保龄球甩了出去,一腿前倾,另一腿后弯,牛仔热裤包裹着的丰满臀部,翘起一道性感曲线。

    叶惟先看着她的姿容,又望去那颗保龄球。

    碌碌碌,保龄球滚溜着前去,啵砰一声,把10个白色球瓶击倒了8个,还有2个安好的立在左边。

    “噢!差一点。”艾梅柏很可惜的语气,颦眉的看看叶惟。

    “你是故意差一点。”叶惟笑说,“你的持球、出球都很专业,这一球你本可以全中的,为什么不?”

    艾梅柏娇嗔的挽动金发,“不是,真的差一点。”

    “你的演技不行。”叶惟拿过一个保龄球扔出去把剩余的两个球瓶打掉,才继续道:“艾梅柏,我最后告诉你一次,我们出来玩是为了开心,伪装会让我不高兴,除非你能骗得了我。”

    最后告诉你一次。艾梅柏感到自己又做错了,顿时心焦起来,连忙的点头:“我明白了,抱歉。”

    她有些明白viy不是别人,viy是viy,她骗不了、哄不了、迷不了他,他在想什么,她都无法猜测。

    向他展现真实的自己,才是最好的媚惑?

    “女孩。”让她讶然的是叶惟竟然又安慰的说:“没什么。我知道你想做只狐狸精,但还有得学,你现在最多只是小狐狸,你能变得更狐狸的,外形上、精神上都是。”

    饶是有着些阅历,艾梅柏也不过是个不到20岁的少女,他的语气是安慰,内容却不好听,foxtrel,她笑得尴尬,那天的卑惭感觉又来了……她说道:“你能教我吗?”

    “教你?”叶惟打量着她,“再看看。先保龄起来!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

    艾梅柏决定不再耍聪明,在天才面前自作聪明是一种愚蠢,她全力地出了一球,碌碌碌,啵砰!这回只中了7个。

    “就是这样。”叶惟却欢呼一声,抬起着右手掌,艾梅柏笑着和他击了击掌,突然就被他用力地搂住肩膀,他鼓劲道:“自信的做你自己,7个也比8个好!”

    “嗯!”艾梅柏紧贴着他魁壮的身体,不顾是公众地方,抚摸起他的胸膛。

    “我们来比赛一场。”叶惟松开她,继续保龄。

    ……

    渐渐放开之后,艾梅柏玩得越发开心,在保龄球馆玩了一个多小时,她和叶惟的比赛赢多输少,但他表现得十分尽兴,连被她打趣了几句,都一点没有生气。

    他时而强硬,时而温柔,很邪气,很才华,支配着她,却又尊重着她,她真享受这种感觉。

    离开球馆到停车场,这时候还是晚上9点半,两人准备去附近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然而因为一个电话的到来而改变。

    还没有开动车子,叶惟看着手机屏幕,挺了挺眉头。

    副驾上的艾梅柏目视前方,他的来电一个接一个,应该都关于工作,每次他说上几句就会结束,时间越晚电话越少,但这次是另一部手机。而她早已对手机设置了无声状态,没有那种重要到需要接通而打断约会的来电。

    “嗨。”叶惟听着手机,杜晨-科洛斯的轻声传出:“活动结束了,你能来接我吗?我想你了。”

    他看看旁边的艾梅柏,沉静了几瞬,就道:“你先去酒店等,我现在有点事,忙完了就来。”

    “……那我等你。”杜晨说,套房是密码门锁,她知道密码。

    结束通话,叶惟对艾梅柏微笑道:“不好意思,我得走了,我送你回家吧。”

    艾梅柏已经变了脸色,从只言片语中,她听得出发生了什么事,有另一个女人找叶惟,他要去赴约。不管那是谁,他的意思是这次寻开心完了,就这样。

    叶惟开动车子驶去,这里离她的公寓不远,也就十分钟。

    “惟哥……”艾梅柏不知该怎么办,自己出局了,他没有看上她,她不得不故作媚态,“你会操-我么?”

    “我知道你是为了事业,但我给不了你角色,真的。”叶惟说。

    “不是,我想被你操。”艾梅柏柔声,“你不用给我角色,今晚我好高兴,我只是想更高兴。”

    “你是个演员,虽然很差劲,依然是个演员。”叶惟话声认真,注意路况间看看她,“今晚我也玩得很高兴,所以我忠实的告诉你,真正能让你的事业起来,能让你成为明星巨星的,只有你的表演,没有其它。”

    艾梅柏想伸手去摸他,却绝不能有违交通安全,越来越近公寓了,她急道:“我不是演员,我就是你的一个德克萨斯金发婊-子,viy,让我吃你!”

    叶惟哂笑的摇摇头,“你真是让我为难,当一个像你这种性感女郎说‘让我吃你’,我并非没有*,只是……”艾梅柏忙问:“只是什么?”叶惟笑叹:“我不知道。”

    “我好久没有*了,几个月了!”艾梅柏一边想着为什么,一边解释:“和你交换号码之后,我也没和男人约会,我一直等着你的需要。我没有滥-交,刚打拼事业的时候,我以为脱了衣服就能怎么样,那时的我很容易。

    现在早就不是了,我明白女人越不容易,才越有价值。我不是什么教堂女孩,我是个无神论者,可我没有病,我干净的,我公寓里有健康检查报告,我可以给你看……”

    “嘿!”叶惟失笑地叫停:“够了,这不是到超市买菜,*都没了,所以我才说你距离狐狸精的境界还很远。”

    “操-我吧,求你了。”艾梅柏几乎是哀求,“我只让你一个人操,如果你想要,这个金发婊-子随叫随到,求你了。”

    叶惟转着方向盘,说道:“你知道什么女生会这么说话、这么做吗?一个有企图的女生,你要的,我真的给不了你。”他温声道:“艾梅柏,别这样,常规的去试镜,那条路其实更好走。”

    “我在走那条路了!但是我……我是个土包子。”

    回想过去两年,艾梅柏突然的落入沮丧,说得有点想哭:“你说我该怎么才性感,以前没人告诉过我,最多就是色眯眯的说‘你很性感’、‘要么性感,要么不是,性感的有机会,不性感的没有’……我也是个人!但事实上在好莱坞,我感觉我只是个小婊-子。

    我不懂要怎么做了,我就没遇到那种能给我专业意见、会为我着想、把我当人看的人。你不同,viy,今晚我真的开心,我想和你*!不用给我角色,我只要你的操,你高兴就多提点我几句。”

    叶惟没说什么,艾梅柏紧张的看着他,“我说真的……”

    很快,跑车再一次到了那栋五、六层的公寓楼前,街道两边的路灯映得一片明亮,车子停到了路边。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愉快的晚上。”叶惟看向她,“艾梅柏,加油,祝你好运。”

    艾梅柏解开安全带,却没有下车,俯下身子扑向叶惟,嘴巴凑去乱亲,“我要吃你,我就是个金发婊-子,给我,给我……”

    “耶稣。”叶惟无语了,第一次遇着这种情况,真他马诡异!我这是哪门子花花公子?看着她的金发翻动,双手要解他的裤子,他急忙的拉起她,一声大喝:“停下!!!”

    艾梅柏吓得停了下来,被他推拉地坐好回副驾座上。

    “尊重你自己,就是尊重我。”叶惟十分认真,艾梅柏神情有些黯然,却焕发着一股独特的性感光彩,他看得生起了点兴趣,“你想我上你,其实是打着和我扯上关系的主意,对吧。”

    “之前是,现在不是。”艾梅柏挽整起凌乱的长发,叶惟突然道:“我给你个机会,一句话形容你现在,马上!马上!”艾梅柏下意识的说:“我在漏水。”

    “哈哈!”叶惟闻言被逗笑了,“那去你的公寓吧,正好我是个水管工。”

    艾梅柏一下瞪大眼睛,不知道什么导致了转变,他的心情!?

    她欣喜地笑了,迷醉的随着他下车,走进公寓楼,回到公寓单间,一关上门,她就紧紧的抱住他,吻住他……

    “给我吃,我要吃……”

    今天之前,艾梅柏每天想如果有现在,一定要好好的伺候叶惟,使出自己最大的本事、所有的技巧,让他舒爽,让他尝了一回就想尝第二回……

    今晚,现在,事业企图之外,又是百分百的情愿,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早于*,被他操-了。

    她春情高涨,他精力充沛。

    白上衣、牛仔热裤、t恤、军装裤都在飞走。

    公寓里从客厅到卧室到卫生间的一切,妙不可言。

    ……

    叶惟在艾梅柏的公寓待了两个小时才离去,开车前去比弗利山庄酒店,当到了豪华套房的门外,已经是凌晨时分。

    过去两小时像连续坐着过山车一样刺激,但他仍然体力不错,能说什么呢,年轻真好,基因也好。

    艾梅柏说她很爽很爽,看上去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因为水管没修好,手艺不精,修爆了。

    他也挺爽,她全身很够劲,不输于杜晨,就是胸怀都不大。大概是为了竭力表现,她颇有些疯狂……确实让人难忘。

    还在回味刚才的激情,一走进套房,叶惟的冲劲又上来了,只见杜晨-科洛斯半躺在沙发上,一头金发披垂,身着敞开的紫色白花纹睡衣,里面没有其它,大片大片的姣好暴露在外,睡裤掩不住双腿的纤细修长。

    她的脸容是另一种类型的性感,甜美精致型。

    “来了?”杜晨望了过来,显然不太高兴,“还有体力吗?”

    “我昨天告诉过你。”叶惟走向她,笑道:“这事关乎精神和物质,我的精神在,就算没力气也能行,况且我没有体力问题。”

    “别让我失望,我可是等了你几个小时。”杜晨的双足移到地上,刚站起身,就被叶惟搂住了,他的双手探向她的睡衣内,“那我让你爽上几个小时。”

    她的气息顿时急了起来,他有超能力的,一定有,不然他的手、嘴巴怎么这样……

    “美女,今晚教我说另一句荷兰语。”

    “什、什么……”

    “i‘m-fini射d。”

    “看你能不能让我说……”

    长夜漫漫,时间在欢愉之中却过得很快,半夜的天空一片乌黑,酒店有些客房的灯还在明亮,有些则已经熄灭。

    杜晨再一次被叶惟改变了对他的看法,这人简直是头怪物,他来之前没做什么吧?不过他今晚更加温柔,像不同的风格,却同样让她教了他荷兰语,事后他的情话、他的笑容,蜷在他的臂膀中,更仿佛自己是这座城市里最快乐的女人。

    她知道这只是寻欢作乐,还不能认真,但年轻不享乐什么时候享呢?有一天,她会嫁人,有家庭,有孩子;而现在,她单身,享受着青春,拥着一个完美的性伴侣,真棒。

    看了会闭目入睡的叶惟,杜晨带着极大的满足香甜的睡去。

    套房卧室里灯光昏暗,两人先是搂在一起,渐渐的,睡梦之中,叶惟抽回了手臂,转了个身,面向了另一边。

    ……

    “你知道你真正爱的是什么吗?正直。那些不可能的东西。纯洁的、自始至终的、理性的、自我忠诚的、表里如一的东西,像一件艺术品。那是它能被发现的唯一领域艺术。但是你想在*中找到它。”

    “你知道你真正爱的是什么吗?正直。那些不可能的东西。纯洁的、自始至终的、理性的、自我忠诚的、表里如一的东西,像一件艺术品。那是它能被发现的唯一领域艺术。但是你想在*中找到它。”

    “你知道你真正爱的是什么吗?正直。那些不可能的东西。纯洁的、自始至终的、理性的、自我忠诚的、表里如一的东西,像一件艺术品。那是它能被发现的唯一领域艺术。但是你想在*中找到它。”

    ……

    窗外夜色黑得犹如整个世界已经不复存在,完全的轰塌,只有黑暗。

    “呼!”骤然间,叶惟惊醒了过来,眼睛还没有睁开,后背就涌起了冷汗。

    他睁开眼睛看看,豪华套房里一片死寂,身边是一个背对着的金发女郎,薄床单下起伏着曼妙的曲线,乍一眼看去,竟然分不清楚是杜晨-科洛斯还是艾梅柏-希尔德。

    叶惟收回目光,平躺着身子,深呼吸了一下,却越发的头皮发麻、心头颤抖。

    “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不要成为你曾经所鄙视的人。”

    “你知道你真正爱的是什么吗?”

    闭嘴!叶惟猛地侧过身,从杜晨-科洛斯背后抱住了她,闭上朦胧的眼睛,继续睡,去你他马的,安-兰德。

    连孔夫子都管不了我,你算个屁。

    ……

    1、2、3、4、5、6、7、8、9、10、11……51、52、53……70、71、72……83……99……158……621……这没有用。

    还是再操一次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