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幕下的热闹派对,丁伯莱克看着叶惟走向那边的杜晨-科洛斯,吹了声起哄的口哨,就搂着两个辣妹嘻哈的走开去了。

    灯光照映得那道高挑身影有点迷离,她身着紧身黑色无袖上衣,深金色长发自然地中分披垂而下,半遮半露着纤削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胸前撑起了圆润的轮廓,一条火红的中长褶裙十分夺目,棕色厚底粗跟鞋让她更加挺拔。

    她的脸容混合着甜美与性感,微粗的秀丽双眉,双眼皮下的蓝色大眼睛,涂了粉红唇膏的嘴唇正因为和旁人谈话而张动,戴着好几串装饰手链和一只女士手表的左手拿着个鸡尾酒杯。

    “嗨。”叶惟径直走到这处游泳池边,无视和杜晨聊着的一个年轻男人,向她伸出右手,说道:“我是叶惟,一个拍电影的。”

    杜晨-科洛斯早就留意到他走来,她穿鞋身高和叶惟身高相当,这时两人平视,她以荷兰口音的英语笑道:“你好。杜晨-科洛斯,一个模特。”

    “很高兴认识你。至于你……”叶惟望向旁边那个卷发w型下巴男,不知道是谁,也没兴趣知道是谁。

    那男人一开始还在笑,要自我介绍,多看叶惟几眼,笑容就没了,viy驱赶的意思摆在平静的脸庞上。

    他看看杜晨,见她没说什么,耸了耸肩,举杯喝着酒的走开了。

    “为什么你在这里?”叶惟上前一步,靠近着杜晨-科洛斯,她身后就是碧波荡漾的游泳池。

    杜晨微微一怔,“我在la有个商业活动,丁伯莱克邀请我来玩,我有空就来了。”

    “为了乐趣。”叶惟说。杜晨点点头:“主要的,为了乐趣。”

    叶惟看着她妸娜的身段,越看心中越生起一段影像,这就是灵感,问道:“你拍过广告吗?”杜晨微笑的抿酒:“还没有。”

    她应该拍广告。中近景镜头,她游在碧蓝的海面上,光滑的双肩、划动海水的双手,她湿润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泛闪着白芒,金色的长发与海水纠缠在一起,每一根都流露着性感。

    远景镜头,热闹的沙滩上,人们惊奇的往大海望去。全景镜头,渐渐推近,她从海中走上沙滩,穿着白色无带比基尼,走着轻盈的猫步,柔软的身体滴着海水,就像一条上岸的美人鱼。

    镜头在推近,她近乎完美的身材看得更清楚了,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身,从肩膀到小腹,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的赘肉,只有轻微的肌肉线条,不丰腴也不纤瘦,但紧致、活力、香媚。

    特写镜头,她双手整理起了比基尼,先是只有一根绳带和巴掌大布料的泳裤,接着是半露胸口的抹胸,美妙的春光若隐若现。

    中景镜头,沙滩上一群男士都看呆了眼,一群穿着老套连体比基尼的女士都很尴尬。

    近景推至特写,主体从她的右手到她的脸蛋,她把食指放在唇边,似是吻似是咬的一下,蓝眼眸有点挑逗,看着镜头,柔声说:“我的比基尼的味道就像大海,想要试试吗?”画面淡出。

    几乎是一瞬间,叶惟换了心思,又问道:“你喜欢中国菜吗?”

    杜晨不明所以的点头,“我喜欢。”

    “我告诉你,你平时看到的吃到的都是假中国菜,是为了迎合西方人口味弄的中国菜。”叶惟说,杜晨哦了一声,他再走近,快要贴到她身上,以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有兴趣吃真的中国菜吗?”

    这下,杜晨自然听出了其中的暧昧,一下露齿笑了,“这道菜也许太嫩了。”

    “你觉得自己比这道菜成熟?”叶惟的语气有点戏谑。

    杜晨顿时语塞,她虽然年长对方3岁,但她只是个鹊起的模特,viy是个年轻的电影巨子……

    当然比不了。她看着他青春却又雄俊的脸庞,一副运动员的高大身材,一看就很壮实的肌肉,黑色眼神最为与众不同,让她好像自己被看透,却对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贴得是这么近,他的气息都可以感觉得到,如同一头在猎食的野狼。

    “你知道吗,真中国菜没有幸运饼干。”叶惟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我们不把漂亮的(nifty)放在饼干(cooky)里面,但把cock放在漂亮的里面。”

    这句成人调情话,杜晨听得蓝眸泛了圈涟漪,轻声回应这个天才:“你想怎么样?”

    叶惟笑了笑,“我想操-你。”

    “你可真够直接。”杜晨皱皱秀眉。叶惟又道:“美国人最喜欢的其实是快餐。”杜晨摇头:“我不喜欢快餐。”叶惟说:“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什么,快餐,慢餐,都行,我是个大厨师(逼g-cook)。”

    杜晨不由又失笑了,“你真是下流。”

    “我不总是这样,只是我有……三天没有做爱了。”叶惟嗅了嗅她,“一天还能容忍,两天开始难受,第三天就只能下流了。”

    “男人。”杜晨说。叶惟问:“你很了解男人?”杜晨跟不上节奏:“还算了解。”她突然被他伸手搂住了腰,本能的挣了挣,可是无法退后半步,而且心头有点跃跃,她笑问:“你不怕又被揍了?”

    “她不是我的女孩。”叶惟搂着杜晨往一边清静处走去,“揍我是因为工作。”

    “你真可爱。”杜晨虽然由着被他带去,却这么笑说。

    cute不是一个褒义词,意思等同于,你是个小孩,你对我没有吸引力。

    叶惟还没说什么,就被走来打招呼的周围人拦着,对男人他应付了事,对女人他有几句笑语,旁边的杜晨都看在眼里。

    “我爱你的电影!每一部都爱。”另一位与维多利亚的秘密有合作的新兴模特摩根-杜布莱德热情洋溢。她也是21岁,身高180cm,在老家法国很知名,在美国时尚界也开始走红。

    “谢谢。”叶惟对她行吻面礼,两颊一边亲三次后,说道:“法国电影在我心中一直都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别谈新浪潮了,谈《晚餐游戏》!你看过没有?”

    “哈哈哈!”摩根-杜布莱德已经笑了起来,《晚餐游戏》对于法国人,那是家喻户晓的喜剧神作,没几个法国人没看过。

    叶惟以法语的腔调说着英语:“不,我正和那个查税员的老婆在一起。”

    “哈哈!!”杜布莱德顿时更是爆笑,标志的哀怨苦瓜脸都没了,这是《晚餐游戏》最爆笑的一幕之一,只有看过才知道有多好玩。她笑得停不下来,“viy,你太幽默了……”

    “能用法语为我念一遍吗?”叶惟笑道。杜布莱德点头笑念:“不,我正和那个查税员的老婆在一起。”

    “就是这种感觉!哈哈!”叶惟也大笑出声,“你们法国人才是太幽默了。我最好的朋友是法裔,他自封是西哈诺-德-贝热拉克,我总是说,噢拜托,你最多也就是弗朗索瓦-皮格诺。”

    杜布莱德的爆笑声又起,“皮格诺……”

    “呵呵呵。”一直微笑的杜晨-科洛斯发出几声轻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笑,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她见叶惟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自己这里了,心里总有点不高兴,就要走开到别处,却猛然被他拉住手。

    “摩根,我真想和你多谈谈,但我和杜晨聊着点事情。”叶惟说。杜布莱德露起了苦瓜脸,看看杜晨、看看他,点头道:“那你们聊。”她拿着酒杯转身走了。

    “为什么你不和我谈电影?”杜晨看着叶惟,有一股心喜生起,就像自己是舞会最闪亮的人。

    “因为对着你,我满脑子都是性。”叶惟又搂着她的紧细腰身,“我需要先把它释放出来,才能和你谈其它的任何东西。”

    杜晨感到他的手正把玩她的腰,也在燥热起来,身上有什么在涌动,轻声问:“三天没有做爱了?”叶惟捏捏她作为回应:“你呢?”杜晨说:“我有一段日子了。”

    “我不相信,谁会冷落你这样的尤物?”叶惟好笑。杜晨的眼眸似在挑逗,“真的,所以我很饿,你的菜够吗?”

    周围一片热闹,叶惟对她耳语道:“我有个昵称,因为我的中间名ivan,以及我的一个身体特征。”杜晨气息加重:“什么?”他说道:“ivory(象牙)。”

    她一声失笑,又被激起涟漪一阵阵,这种不露骨却十分下流的调情话,简直让她着迷。

    他们都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享乐,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怀着享乐的心意。

    “希望不会吓着你。我想学一句荷兰语,你能教我吗?”叶惟笑说。

    “什么?”杜晨感觉自己只会说这句话了,就听到他说:“i‘m-ing。”她又是失笑,正要说什么,叶惟嘘声道:“不要现在说,到来的时候再告诉我。”

    “会有吗?”她的甜笑有着狐媚。

    “说再多也没用,试试不就知道了。”叶惟拍了她隆翘的臀部一下,杜晨不置可否,身上越来越散发出一股热气。

    “我们换个地方玩,走吧。”他牵着她的手往别墅前院走去。

    “派对才开始。”杜晨有些欲拒还迎。

    “但我们今晚的乐趣已经找到了。”叶惟松开她的手,没有停步地继续走,“时间是宝贵的,留下或者走,你自己选择。”

    杜晨看看闹腾的周围,见叶惟要消失在幢幢的人影中,她心中一跳,快步跟了上去。

    “viy!”、“看到你真好!”一路上,不断有宾客主动搭讪叶惟,不论男女,他都应了应就走。

    “我就说了。”那边的丁伯莱克看见叶惟一个人要走,以为他搞砸了恼羞成怒,就要过去笑话他几句,再给他介绍女孩,却马上看到杜晨-科洛斯跟在后面,不难看出她是跟着叶惟走。

    他惊讶的张大嘴巴,“该死的混蛋小子,他真的得手了……上帝!那小子真行!比我还行……难以置信!”

    “哈哈哈!”丁伯莱克笑着拍打寸板脑袋,本来还想勾搭一下杜晨-科洛斯的,把叶惟叫来,真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作为今晚的贵宾,viy有一个前院的多丽丝-戴停车位。

    夜光正璀璨,豪宅里正热闹,杜晨跟着叶惟到了一辆奢华的保时捷跑车旁边,继而坐在副驾驶座上,挽了挽凌乱的金发。

    她打量着简洁的车内,这辆车真好,坐进来都有一种优越感。

    关好车门,系好安全带,敞篷也关上了,叶惟开动跑车来到外面的街道,就大踩油门,载着这位风情万种的妙龄尤物而去。

    驰骋在路上的跑车,就像黑夜中的一道白色闪电。

    杜晨看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路景,都是一栋栋占地辽阔的豪宅,有的毫无人烟,有的传出喧闹,现在才晚上10点多,夜生活刚刚开始。她看向沉默着的叶惟,“我们去哪里?”

    “比弗利山庄酒店,我在那里订了个豪华套房。”叶惟一笑,转转方向盘,“嘘!别说话,别破坏气氛。”

    不到十分钟,跑车就停在比弗利山庄酒店的停车场,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这大型酒店,然后到了高层的一间典雅整洁的豪华套房。很快,激情就弥漫在套房的空气中。

    黑上衣、红裙子、外套牛仔裤等衣物都被扔到地板上,铺着白床单的特大号床上,一场欢愉开始了。

    她性感火辣,他英俊强壮。

    刻骨的销魂。

    ……

    帘布未遮的阳台窗外夜色十分撩人,已经是凌晨时分,套房里的激情暂时告一段落。

    花纹薄床单勉强的遮盖着两人的身体,说话声音仍然带着还没平复的粗重。

    “你怎么那么棒?”杜晨枕在叶惟的左臂上,脸容的潮红尚未退却,淡蓝的双眸一片迷醉,看着他在微笑,不由感慨的问。

    他在床上简直是个大师,似乎拥有超能力,可以了解她每时每刻的每个需要,他的昵称也不假,而且有着惊人的持久力……

    viy在床第的一切,真的太过超乎她的预想,在床上有人重技巧,像个技术员,有人重力量,像只蛮牛……他都不是,兼备着温柔、凶猛,既是疯狂、贪婪,却又优雅、自在,这人好聪明。

    他开始时说一旦启动以后,除非女方求饶,否则他绝对不会停下来。

    她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但到了最后,她真的教了他那句荷兰语,她真的求饶了。

    “你真不可思议。”杜晨不禁说,他看上去还一点都不累,“为什么?”

    “很简单,我更注重精神的享受。”叶惟转头看看臂弯里的她,“你知道,男人如果只顾自己肉体爽,谁都会很快。那不是我的风格,我喜欢这样,先让女人满意了,我精神上爽了,再爽。”

    “哈哈。”杜晨笑得妩媚,“你个小混蛋。”

    “让你爽翻天,还说我混蛋?”叶惟满脸的好笑,“你还真逗趣,我这可是绅士所为。”

    杜晨忽然情不自禁的吻了他肩膀一口,笑道:“现在能和我谈电影了吗?我一直仰慕着你的才华。”

    叶惟说道:“我很早就发现一件事,当你被认为才华横溢,周围就会出现一群平庸的马屁精,他们喜欢称赞你很有才华,可不见得他们真的欣赏。这又是为什么?你在想什么?”

    被说是平庸的马屁精,杜晨的神情微变,“我……就是,真的仰慕。”谁不喜欢才子呢?还要是这么行的才子。

    “如果真的仰慕,我想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源于对对方的喜爱,二是源于对自己的才华的不自信,你是哪种?”叶惟问。

    “都有吧,你说话真厉害。”杜晨眨动眼眸,“那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等会怎么使用你。”叶惟说,手上轻抚着她。杜晨失笑道:“随你喜欢,你觉得我怎么样?”叶惟像在思索的样子,半晌才道:“还不赖,很有活力,不过可以更狂野一些。”

    “那我们还有下次吗?我是说今晚之后。”她现在很有些期待。

    “你不要和其他人做,就有下次。”叶惟一笑,“下次我要你穿着荷兰队的橙色球衣。”

    杜晨也笑了,没有说好不好,问道:“我正在成为你长长的床伴名单上的新名字,是吗?”

    “也许,但你肯定在名单的最前面,因为你真的很辣。”叶惟又开始对她把玩起来,杜晨的娇喘声又响起了。

第420章 只是为了乐趣    “惟格,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艾玛施暴事件不只是个人的事,也离不开《灵魂冲浪人》项目,叶惟因此多了些不被人知的麻烦,拥有项目50%股权和发行权的狮门影业有权过问,乔恩-菲尔海默在电话中十分惊疑。

    叶惟就说是好朋友纠纷,对项目不会有什么坏影响。

    “我们信任你,把所有权力都交给你了,但惟格,你一定要做好工作。”这次乔恩的语气强硬了些,“这种事随时会毁掉一个项目,特别是你这种这么独特的项目。”

    “是的,我明白,这次是我们不好,没有下次。”叶惟作出了保证,“我不会让你为难的,ss的前期筹备一切良好,不是吗?私生活是私生活,电影是电影,没事。”

    “你是个天才,不用我教怎么办,我们就等着你拍出一部好电影。”乔恩以这种方式施压。

    “三部。”

    叶惟费了些唇舌才把不满的狮门给安抚下来,而普雷通那边,汉克斯和高兹曼都知道内情的,没多说什么,只是叫他处理好,别再有损害项目的行为,老天!是他被艾玛打。

    除了投资方,当然还要和贝瑟尼团队、贝瑟尼本人解释。

    贝瑟尼也有些不满,最近项目接连的争议、他的纹身,以及这件事都让她感到不安,汉密尔顿家是虔诚的基督徒家庭,不喜欢卷入这些事情中。

    “影响并没有那么坏,没人真的责怪艾玛,她太娇小了,打我显得像一场玩笑。只有我自己知道她真的几乎杀了我,开个玩笑。艾玛失控是因为我没照顾好她的感受,我相信上帝不会罪责她。”

    “惟,那上帝会罪责你吗?”贝瑟尼叹息的问。

    “当然会,我缝了5针,这不是罪责是什么?”

    叶惟安慰了她一番,并保证没有下次,贝瑟尼才算暂时消了疑虑。

    其实《灵魂冲浪人》的改编权早已卖给追梦联盟,什么都已经启动,贝瑟尼团队想收回是不行的,最多退出和闹翻。

    但他不想和贝瑟尼闹翻,感情上、工作上都不想,艾玛她们还要学冲浪,有些镜头可能需要贝瑟尼亲自完成,也要获得他们更多的资料和拍摄支持,还有以后的宣传。

    为什么闹翻?现在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些调解无疑平添了很多工作,艾玛这一顿揍真是揍得够呛。

    不过叶惟如今有四个私人工作助理了,新雇的两人分别是马科-德克森、达丽卡-乔伊斯,两人都是经验老道的三十多岁的上层助理,再加上吉娅和帕雷拉,总的来说,他轻松多了。

    他也不必再像lms前筹那样,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亲自把每个环节都做到150%。

    比如分镜表和故事板,lms时绝对比得过希区柯克,这并非是必要的,视乎自己的执导需要。

    李安说:“直到电影学院二年级,我都规规矩矩地做分镜表。但对我来说电影制作是寻找电影生命一个过程。我喜欢直到最后一天的合成都用那种有机的、不定的方式。我也发现很难把移动的图像放在静止的画面里。现在只有别人要求我,我才做分镜表。比如技师需要分镜表总结、规划场景。”

    叶惟不太想做分镜表了,但拍摄期只有一个月,为了精确和高质量,他还是把分镜表做好,到时候可以执行和更改,就是不会乱糟糟。

    但他只是画线条草图,火柴人加文字描述,定好机位、镜头运动等,再由合作的分镜团队来完善画工,概念图等方面也是。

    这不是偷懒,而是常规方式,导演和分镜师、画师的合作,如果都由自己去细画,就算不玩不眠,他都没那么多时间。

    制片事务方面,有彼得-赫勒、马克-福利尼奥两位老搭档去带队执行,叶惟不管那些非创作工作。话说回来,作为一个制片人,他独自把项目的预算全部搞定,用权势镇着投资方的行政,已经什么都做了。

    他可以把工作时间和精力最大化的放到创作上,就像人物解剖;而前筹期的剧组各部门工作,他负责下达任务、验收成果、做出决定,说行还是不行,说还要怎么样。

    所以每天的工作,谈不上有多累,也没有多轻松。

    创作是一种不平均的东西,要讲究灵感、激情、心情等等,这些玩意却不是电源开关,有时候苦苦寻找它,它不知道在哪里,有时候没想见它,它却在那里欢蹦乱跳。

    叶惟被艾玛揍不郁闷,郁闷的是昨天回家,又被老妈子因此责斥了一顿,儿子被打啊!还是朵朵好,听说哥哥摔了一跤,紧张得不得了。

    九位少女也纷纷有短信问候。

    真的难为她们了,最近他和她们都有短信交流,不说吧好像漠不关心,说吧又能说什么,说这也不是,说那也不是。茉迪显然没想那么多:“viy,你还好吗?”他回复:“还不错。”

    荔枝发了一句《异形魔怪》的经典台词:“如果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我都不会给你一支枪。”

    “只有人类和外星人的战争,才会让我踏上战场。”叶惟笑着回复她,不是电影台词。

    和荔枝说话总是挺有趣,本来和艾米-罗森也是,6号出事那天晚上,他就接到了艾曼妞的来电,她很生气。

    “怎么回事!?”

    “就这么回事。”

    “你说过你和艾玛-罗伯茨只是好朋友。”她的话声有点发颤,“这算什么?”

    “我和艾玛确实只是好朋友,她打我是因为工作的事,总之我没有和她约会。另外,艾曼妞,我们是约会关系,不是恋爱关系。这件事你怎么想都可以,但不要指责我,我们没到那种程度。”

    艾米没有听进去,很激动:“我说过,不要带女孩回家!我刚走一天,你就带女孩回家……”

    “家!?我们必须结束了,艾米,你太认真了,我怕你了。”叶惟还没说完,就被艾米挂了电话,正当他长呼了一口气,却收到她的短信:“我们还没有完。”

    叶惟咧着嘴角摇摇头,这可不有趣。

    生活就是要有乐趣。

    7号晚上送了艾玛回家后,他去了趟列夫家玩,心情才好了不少。

    8号星期三中午,贾斯汀-丁伯莱克又打来电话,自从在《领头狗》庆功派对结识后,他和丁伯莱克通了一些短信,关于奥斯卡提名,关于前几天周末,丁伯莱克开了个派对,叫他去玩。

    那天不怎么有空和心情,他没去。

    这让丁伯莱克当时很不高兴,没想到才过几天,又来派对邀请:“哈哈哈!怪不得上次你不来,原来家里有母老虎。今晚我又开派对了!敢不敢来?”

    叶惟正缺着今天下班之后的消遣,一听,今天饶有兴趣,“ok,有美女吗?”

    “哈哈!”丁伯莱克惊喜的大笑,“那还用问?我请到了三位和维多利亚的秘密有合作的单身模特,还有大量的美女!大家都是来寻欢作乐的唷!”

    ……

    璀璨的夜空下,比弗利山庄的一栋庄园豪宅正十分热闹,从豪宅里面到后园,都有年轻男女在笑谈,喝酒的、喝饮料的;游泳池边的舞池,响着激昂动感的摇滚乐,有宾客们在跳舞,周围围着一群人欢呼大叫。

    从9点派对正式开始,丁伯莱克看了好几次手表,担心叶惟会爽约,快9点半,派对才盼来了这位电影天才。

    “天才!!!”此时灯光五彩的大后园里,见叶惟在自己助理的带路下走来,丁伯莱克顿时不顾身边的两个辣妹,激动的迎上去。只见他身着黑外套和蓝牛仔裤,爽朗的黑发,俊脸上有点被打痕迹。

    “嘿,老兄。”叶惟举目扫视热闹的周围,果然能看到很多的美女,什么类型都有。

    这不是夜店派对,能来这种私人地方的宾客应该不是骨肉皮,派对看上去很干净,一个交际玩耍的场合而已。他看看丁伯莱克,笑道:“不错的派对。”

    “viy!”、“噢你真来了!”这时候跟上来的两个辣妹兴奋地惊呼,她们想认识叶惟,丁伯莱克却把她们先驱赶了开去。

    他一手搂叶惟的肩膀,一手指着一个方向,“看到那个美女没有?棕发,穿浅褐上衣、白裤子那个。”叶惟点点头。

    丁伯莱克介绍道:“她叫安蒂-缪伊斯,19岁,5英尺7。7英寸(176cm),来自加拿大,参加过去年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模特界的新星!非常漂亮的纤腰、气质清纯,就我知道的不是很爱玩的人,做女朋友都没问题。你看她,在等着你搭讪呢。”

    叶惟望了安蒂-缪伊斯几眼,就移开目光四望,很快定在不远处的另一道高挑身影上,问道:“那个是谁?”

    “哪个?金头发,穿黑上衣、红中长裙那个?wow。”丁伯莱克看着惊慨了一声,如数家珍的说:“她是杜晨-科洛斯,21岁,5英尺7英寸(174cm),来自荷兰,也参加过去年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她更火一些,很有机会成为新的天使。”

    他看向叶惟,疑笑道:“你看上她?要挑战更大年龄差了?”

    “随便吧,她让我发情了。”叶惟笑了笑。

    “伙计,我不确定你们适合不适合。”丁伯莱克微微摇头,“她是那种……难度很高的,事业很明朗,不算有多爱玩,但不是菜鸟了,她对你的兴趣可能不会很大,你可能还真搞不定。”

    “你操过她们吗?”叶惟问,神情透着认真,“我不操-你操过的。”布兰妮也不。

    “没有,这些女人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丁伯莱克也认真说,“但她们肯定不是处女了。”

    叶惟一笑,“她来找乐子的对吧,她有着开放心态对吧,我不是无名小卒对吧,她不是超级模特对吧,如果全对,今晚我就能操到她。”他转目看看另一边的缪伊斯,“安蒂-缪伊斯,下回,你别操她了。”

    饶是已在欢场流连多年,丁伯莱克都被他的态度震住,“没那么容易,有信心是好事吧,祝你好运……如果搞不定这些,还有无数美女等着你,那些美妙的身体会排成一长排,你喜欢哪个就哪个。”

    “我不喜欢骨肉皮。”叶惟望着杜晨-科洛斯,想着什么,“我最喜欢有挑战性的,这可是乐趣。”

    “哈哈哈!那你试试,你放弃了,我再试。”丁伯莱克拍拍他肩膀,就大喊着走向舞池那边,“viy来了!!!!!!”

    一时间,豪宅的后花园立时一片沸腾,人们欢呼着往这边走来,女生们纷纷展露起了笑脸,惊喜,激动,期待!

    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人!

    几乎可以确定的未来大导演!

    风头正劲的天才!

    “viy,viy,viy!”不知谁开的头,众人齐声地笑喊,刚刚的遭受家暴事件反而让他更显得亲和。

    叶惟就像一个国王般走去,丁伯莱克举起着右手,“静一静,听天才说话。”全场静下,叶惟对众人道:“我不是天才,只是个被乐趣召唤而来的家伙,所以没什么说的,谢谢大家,别让派对停下来!”

    “听到没有!”丁伯莱克大吼,泳池边随即继续响起了劲爆的摇滚乐,“让我们多点乐趣!”

    派对恢复刚才的面貌,众人跳舞、欢笑、喝酒、搭讪、笑语……

Comments are closed.